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徐志雷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总有一些人,说了再见却再也没见
534 次点击
1 个回复
徐志雷 于 2018/2/27 21:58:1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该珍惜的终会珍惜,该别离的终会别离

    文|牛皮明明

    01

    12月13日晚上,朴树穿着棉格子衬衣,扎着红色围巾,和18年前唱《那些花儿》时一样,他依然很瘦,话依旧很少,依然腼腆。

    他孤独地站在那,开始唱《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当唱到“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时,他声音哽咽起来,这场面,像极了十年前我们唱他的:

    “啦啦啦啦……去呀,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时一样,先是哽咽,良久之后,变成捂着脸,泣不成声。

    后来,朴树说唱这首歌时,想起了曾经的朋友吉他手程鑫,2013年,陈鑫得了胰腺癌,永远走了。4年里,朴树每唱一次《送别》,便会落一次泪,最后变成了断肠人。

    许多人都在写朴树,却没有几个人懂朴树,朴树的朋友不多,知交更少,他内心的这种苦,其实就叫苍茫,就叫知交半零落。

    

    02

    英国女作家J.K.罗琳出生于英国格温特郡,1989年,她24岁,一天,她坐火车从曼彻斯特前往伦敦。

    在旅途中,一个瘦弱、戴着眼镜的黑发小男孩,在窗外一直对着她微笑。然后火车奔驰而过,那个车窗外小男孩的笑脸瞬间即逝。可是,长在心里的那个小男孩的笑脸却多少年挥之不去。

    这是她和这个小男孩的初见,初见即是别离。很多年里,她从曼彻斯特常常坐火车去伦敦,却再也未曾遇见那张笑脸。

    8年过去了,1994年,J.K.罗琳人生走入低谷,她经历了婚姻失败,一个人独自抚养女儿。

    在生活无助时,她常常想起车窗外向她微笑的小男孩,那是一张笑得无比干净的脸,是她人生从未见过的干净。

    J.K.罗琳常常带着女儿到咖啡馆里,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左手摇晃摇篮,右手在一张又一张纸上书写。

    一个又一个“哈利·波特”的人物和场景就这样诞生了。而哈利·波特的原型都是那张窗外对着她微笑的脸。《哈利·波特》风靡全球,小说被翻译成73种语言,累计销售4.5亿本。

    而J.K.罗琳一直在写着回忆,回忆那张在窗外冲着她微笑的脸,既是她人生的初见,也是她人生的别离。那一个短暂的瞬间,在这个星球上,变成了永恒。

    我们的生活里,总是有许多不期而遇的相遇,陌生的人、陌生的事物,以各式各样的方式与我们初见,我们最爱的故事,最终都会以温暖的方式留在我们的心里。

    

    

    03

    电影《致青春》的编剧李樯,2009年,他的父亲77岁。

    这一年,父亲脑萎缩加快,思维举止、行为言论都越来越离奇,他与外界交流的一切器官都关闭了,只剩下一双眼睛空洞地张开着。

    有天,父亲向李樯要一部相机。

    李樯没有正视父亲的要求,因父亲的记忆力在快速地衰退,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记不得了,李樯以为父亲只是孩子般一时兴起。

    而父亲很执着,三番五次地索要。最后,在“火山爆发”之前,李樯以闪电般的速度在距家最近的数码店买了相机。

    从拥有相机的那一天起,父亲眼力变得非常发达,能看见孩子们看不到的一切蛛丝马迹。他开始画画,画花花草草,衣服口袋里,褥下枕边塞满了他采摘的花草。

    他的父亲一生不懂任何摄影技术,有些照片拍虚了,拍的是什么,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可凡是眼睛能够看到的一切,他都会疯狂地用相机拍下来。

    后来,李樯才明白,原来父亲是舍不得和这个世界告别。每一件事物走进父亲的眼里,其实都是在别离。父亲原来索要相机,是因为他想抓住这一切,拖延这时光。

    这缤纷的世界,他真的真的不想离开。

    

    我们和父母之间,看上去是漫长的交往,各自都用去了半生。

    其实细算下来,这各自用去半生对于这个星球而言,不过是一次初见,初见即是别离!

    父母说老就老了,时光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如果有来生的话,其实我们和父母真的不一定会相见。

    初见即别离,真的是一种很疼的精神体验。

    04

    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曾用一个月的时间,一个人、一个背包、一部相机独自在欧洲旅行。

    旅行期间,那里没有著名音乐人,“内地音乐教父”的头衔,只有一个人和一万多公里的旅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旅客。

    一路上,他拍与他擦肩而过的孩子,拍满头白发的老人,拍金发的少女,拍土耳其披着白色头巾的陌生路人。

    当他将这些照片在暗房冲洗出来,他在一张照片前呆住了。这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照片,一个中年男子,穿着普通的灰色夹克,牛仔裤,身体有些发福,他正从一面高高的围墙下面走过,而这时,他却不小心闯入了张亚东的镜头。

    这个世界一共72亿人口,张亚东和这个陌生的男子是其中的72亿分之一,是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完全陌生的两个人。

    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交流,甚至张亚东自己都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遇见过这个男子,他们只是擦肩而过。张亚东看着照片,良久,才对着照片里这个男子说了一句:

    你不会知道我见过你,如果不是这张照片,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见过你!

    张亚东后来去了北极,极昼之下,冰天雪地,苍茫一片,他一个人坐在一只北极熊面前,北极熊也端坐着注视着他。苍茫大地上,只有他和一头孤独的北极熊。

    随后,北极熊缓慢离开,越来越远,张亚东突然泪流满面。

    “那一刻,我知道此生再也见不到这头北极熊了。这是我们的初见,竟是我们的别离!”

    

    

    05

    人生旅途,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曾相见过,或者曾经同行,却无从认识。

    有无限的初见里,不断的别离。离开的人、泼出的水,不可返回。有时候,用同一个名字,来的却是不同的人。

    你呢?我的朋友,你是否在马路上遇到过我?

    或者在拥挤的地铁里,或者在一截行走的车厢里,机舱里。我们曾擦肩而过,鼻息相通,甚至在拥挤的人群中,被推挤着快要拥抱、枕在肩膀上如恋人般的瞬间。

    我们也许一起走过很长的旅程,也许像车窗外对着J.K.罗琳微笑的小男孩那样,我们也曾对视微笑,而后别离,最后我们只能成为对方背景的瞬间,这一生我们无从认识,却早该熟悉。

    该珍惜的终会珍惜,该别离的终会别离。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这离散,爱上这旅程。爱上这无数个擦肩而过,爱上这无数个成为背景,落泪的瞬间。

    正是这些一张张完全陌生的脸孔,才让我们的人生不虚此行。初见即别离,别离也即是永恒。

    ---------------

    插图|文章图片来自网络,不做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联系我们。

    ▽

    你有想见却再也见不到的人吗?

    作者:牛皮明明,诗人、作家,曾在西藏流浪多年。擅长写民国人物,写那些被遗忘的故事,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够让人热泪盈眶!微信公众号:听明明吹牛皮,ID:niupimingming。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7 22:10:09    跟帖回复:
       沙发
    加油!加油~~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总有一些人,说了再见却再也没见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