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尼泊尔(下):虔诚与淳朴
276193 次点击
530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8-03-09 17:00: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尼泊尔是个宗教传统深厚,民众宗教信仰虔诚,民风淳朴的国家。全国86%的民众皈依印度教,7.8%信奉佛教,3.8%为伊斯兰教徒。1962年宪法规定尼泊尔是“印度教王国”,“其君主崇信雅利安文化和印度教”。由于联邦宪法至今难产,所以在法理上印度教仍具准国教地位。尼泊尔有远古流传下来的万物有灵的密宗崇拜传统,以及释迦牟尼出生地的影响,印度教与佛教的融合比印度更深,两教信徒视印度教、佛教主神相互化身,印度教神庙或佛寺也会出现在对方的寺、庙建筑群里,既凸显尼泊尔民众对“异教”的理解、尊重与宽容,也表明他们难得的对众神皈依的虔诚。

    尼泊尔小小的加德满都谷地,聚集了7处“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其中印度教昌古纳拉扬神庙在2015年的8.1级大地震中被毁),举世鲜见。我们走马观花看了5处。

    一、斯瓦扬布纳特寺与博达哈大佛塔

    尼泊尔虽长期奉印度教为国教,但加德满都谷地至今在还留下了许多佛寺或佛教神迹,这些历史遗存告诉现在,尼泊尔佛教曾经的辉煌。在印度教传入尼泊尔以前,因释迦牟尼宗教思想的传播,尼泊尔流行的是大乘派(亦称密宗派,与传入西藏的佛教同宗)佛教,核心教义是人都可以通过学习菩萨的光辉榜样,最终达到“涅槃”境界。即使后来印度教盛行,佛教仍以融合方式坚守。

    建于公元前3世纪的斯瓦扬布纳特寺,亦称“猴庙”,是亚洲最古老的佛教圣迹。相传佛祖释迦牟尼曾亲临此地,择优录取了 1500名弟子。现在每逢佛祖诞辰,寺内都要举行盛大的大法会,来自尼泊尔各地和印度、不丹,中国的西藏、台湾等地的佛教徒在此汇聚欢庆,瞻仰法力无边的“五方如来”。

    走近斯瓦扬布纳特寺,我对僧人起居的外院造型、装饰、色彩,院内大佛塔形态以及从塔顶密集“放射”出的道道色彩飞扬的经幡等景物感觉十分眼熟——那正是在西藏各地随处可见的场景。细想想这也自然:斯瓦扬布纳特寺的佛祖神迹,原本就是藏传佛教之流的源头,宗教基因相同。

    斯瓦扬布山顶的主佛塔高达四五十米;白色塔基;塔身金黄,是四面体,每面都画有佛祖眉毛微皱的巨大慧眼。我这不信神不怕鬼的小老儿,顿时被那慧眼盯得心里有点发毛。佛祖双眼间的鼻子打着旋涡下垂,是尼泊尔数字“1”的写法,内含“止恶行善,离苦得乐”的哲理,小老儿基本拥护,虽然做得不好,可也不算太坏。同时联想佛祖仁慈,便留底气。再往上是个圆锥体造型,摞着13层金色圆盘,表示菩萨模范行为准则的13行因果位序,榜样的力量。顶端有尊贵的华盖与宝顶即“塔刹”,在强烈的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金光。塔刹上面突出一个青铜金刚杵,金光熠熠,象征密宗的权力。这座“柴特亚”式佛塔,被佛教界誉为尼泊尔佛教金塔建筑的典范。

    在主佛塔四周,寺庙建筑、设施密集。主佛塔周围是一圈青铜转经桶;外围赫然耸立着两座金色的印度教神庙,即阿难陀普尔神庙和普拉塔普尔神庙,印度教神庙前与佛寺前一样也有香火烛光;西侧是一座粉白色的四角塔,从第三层开始向上收缩,共有七层神龛,使我想起“七级浮屠”(在佛教中最高境界的宝塔,在圣地却如此之小);西南侧建有一座红色经院;西北角立着一尊红底黑色佛像,据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佛陀立体照片之一。在这些宗教设施之间,穿插着更多黑色或白色的小塔,主佛塔斜坡上有座文殊菩萨庙,北面外围是一个密集的小塔林。

    由于建筑与设施密集,空间逼仄,人头攒动,十分拥挤。穿着时髦些的多是游客,当地人与印度人差不多,也是胖多瘦少,且胖瘦与年龄明显呈正相关关系。女性到此喜欢穿红色外衣:或飘逸的民族服装,或女式西装,或短大衣之类,洋溢着节日的喜气;很多男人着装看着有点脏兮兮,衣物陈旧,比较随便。据我观察,烧香拜佛的主力是当地女人和少数藏装女人,她们比男人更虔诚。这种宗教忠诚度的性别差异,在我国佛教群体中似乎并不存在。

    上山的转角处有一幢震后受损的经院,开裂的砖墙大部已被封闭,裸露部分前头立着一座黑色金属小佛塔,靠墙还有更小的神与神兽雕像。这点神迹在这座举世闻名的佛寺里看上去是那样微不足道。然而,一个来自台湾的佛教团体,包括剃度过的僧、尼与未曾剃度的居士或信徒,却都恭恭敬敬地齐聚小塔、小雕像前,正严肃地齐声诵读,也像宣誓。那种庄重、认真、规范的宗教仪式感,吸引了很多游客驻足。我想,他们远道而来专选此处与佛对话,一定知道那小塔、神像的来历与价值。

    加德满都另一处佛教圣地是1200多年前建造的博达哈大佛塔,是全球最大的圆佛塔,实际也是佛寺,佛教排场一应俱全,都在佛塔里头。大佛塔比斯瓦扬布纳特寺的主塔矮,高38米,但周长达100米,体量远大于后者,世界翘楚,当之无愧。从造型看,两塔相似,都是白色的复钵状半圆形塔基,上立一个金色四面体,四面皆有佛祖慧眼阅尽天下。上面一段都是金色椎体,再往上便是形态相似、金光熠熠的塔顶。两塔的显著区别在于那段金色椎体:博达哈大佛塔为方椎体,而斯瓦扬布纳特寺主塔是圆锥体。

    环绕巨塔,是一条环形的青石砖步道,环道外是一幢幢大多为三层的楼房,这圈房舍大多饰赭红色,也有黄色在跳跃,其中很多是新建筑,应是震后重建。

    由于大佛塔外貌我曾似相识,喜新厌旧,便盯住了环形步道上的人流。人流主要成分是游客、信徒、僧人,僧人多为红袍居士,也有红袍剃度和尚。人群中穿着藏服的男女或许来自西藏,或是已扎根当地的藏人。当地居民穿着五花八门,像中国落后地区的村民,他们坐在房前、店旁、塔下、道边,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有一对尼泊尔中老年夫妇扎眼:老头戴着比亨德拉二世当年经常访问中国时戴的那种圆坛式平顶帽,敞着肥大的西装,里头穿衬衣和毛衣;身边的女人穿着也讲究些,还有点色彩,但挎着的皮包已经龟裂。我想,这大概就是尼泊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