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野航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访古天彭门哲思记
486 次点击
3 个回复
野航 于 2018/3/14 8:08:3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访古天彭门哲思记之一:“门”的象征意义

    多年来,我一直重复做着一个同一主题的梦:门关不上了。我因此长久地思考着这一主题的意义。“门”这一意象一定意味着什么。梦中的“门”肯定不是指现实世界中的那道家门,梦中的“门”乃是一种“集体无意识原型”,它意味着人类社会那些个不同的文化/生活架构的边界。我生活于其间的这个名叫四川的地方,历史上曾有着三道巨大的、极富象征意义的“门”。一道是划分出青藏高原文化与川西坝子文化之分界线的“天彭门”。一道是划分中原文化与四川文化的“剑门”,另一道是划分四川文化与湖湘、下江文化的夔门。这三道门让四川人足以被称为“四川人”。可随着无坚不摧的现代化进程之“车轮”的滚滚推进,这三道门的的确确是“坏了”,彻底失去了其分割地域文化的意义。甚至于许多生于四川的九零后年轻人都不习惯说四川话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当我们说“我”这个词,且需要有一个属于“我”的家的时候。我们在强调着某种作为人类个体之有别于他者、具有不可通约性的那部分。这部分是独一无二的。正因为它的独一无二性,“我”对于他者而言就成了需要的对象、且我们只有当我们将“我”的独特性拿出去交换的时候,“我”在他者那里的价值才得以体现。而我们得以保持“我”之独特性的屏障,即在于“我”有一道无形的“自我设置”之“门”。这道“门”让“我”得以聚焦、深入于我的独特性、也排除了那些足以让“我”的独特性“失焦”的外部势能。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门”对自我之独特性而言意味着某种“定焦功能”。对于个体自我而言,存在着一个“定焦”的问题,对于一个区域、民族乃至国家之“自我”而言,也莫不如此。

    传说古蜀先民从岷江河谷走出“天彭门”下到川西坝子,建都于瞿上(双流)与郫邑(郫县)一代,遂创造出了一种神秘的、新型的、灿烂的文化形态(即今天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所发掘出来之文化遗存)。此文化形态从某种意义上讲犹如一个人独特之“自我”。蜀灭于秦之后,古蜀先民又从天彭门回到他们原来的岷山之巅,据说“获得了不死的生命”、成了“神”一般的存在,可后来的岷山中,却找不到他们在川西坝子所创造过的那种文化遗存了。仿佛在这个群体的身上,由于从天彭门的一出一入,发生了某种今天量子科学所谓之“次元转换”。这一戏剧性的过程实在是太神秘了!这不禁让人难免发出这样的疑问:天彭门是什么?难道仅仅是某种像门一样的峡谷地貌吗?带着这个神秘的问题,我决定展开一次天彭门之探访之旅。我并不打算像一个学究一般地去确定那被古人认为是“天彭门”的“物质性”的地方的原址,我更感兴趣的是找到那个足以引发文化心理乃至存在形态之“次元转换”之集体无意识之门。

    访古天彭门哲思记之二:“神”是什么?

    据从成都博物馆获得的资讯,天彭门被认为位于灌县的漩口镇附近(基于对农业文明时代的怀念和认同,我拒绝使用灌县的当前名字:都江堰市)。我约上刻字工艺师小孙,再次前往漩口。岷江从松潘县一带自北向南沿着岷山河谷滔滔而下,在灌县的漩口拐了一个急弯,然后奔赴向它自秦代李冰治水以来的命运——为号称天府之国的川西坝子提供水源。被神格化的李冰斗蛟龙、誓水的故事象征着人的意志与自然势能之角逐。然而随着工业技术力量之突飞猛进,古代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因为紫坪铺水库的修建而失去了其调节水源的意义。李冰的功业以及被神话的灌口二郎神也就再也不“神”了。现代人不打算把他们所掌握或尚未掌握的科技力量叫做“神”,但科技力量所开启的生产力以及所主导的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却正像“神”一样地统治着人们的命运。这样说乃是因为绝大多数的人们并未因掌握科技而成为世界的主人,相反,他们正沦为他们所发明的东西的苦不堪言的奴隶。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当马克思发现了异化的时候,他就深入到历史的本质性的那一度中去了”。

    一路上,我与开车的小孙谈论“神是否存在”的问题。小孙坚决不信“神”是存在的。我说:“你不信神存在,是合理的,因为你感受不到神。不过,是否‘神’将永远对你不构成意义,就很难说了。打个比方:你从农村出来打工久了,村里的村支书对你就不构成意义了。假如连村支书也外出打工,那个位子没人干,成了空缺,村支书对于本村人而言也会越来越不构成意义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村支书这个概念背后的功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可能在你打工的处境中被置换为企业上司或社区片警而对你产生实际意义。‘神’这个概念也一样,或许,你没有感受到财神爷在保佑或不保佑你,但你有钱或没钱的处境却受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势能的支配和制约,此制约和作用的势能,把它叫做‘神’也并无不可。所以,当一个人宣称自己绝不信神的时候,他所宣称的,其实是:绝不信让自己感受不到其势能或作用力的观念架构。所以,人必然是信‘神’的,只要他迷信着支配着他的某种不可抗拒的势能、无论他叫它什么或是否对此有意识。不过需要补充一点的是:那些似乎不愿意把自身仅仅定义为受命运支配的肉体、而感受到自己有一个灵魂、且灵魂有着自己独特的需要的人则会信一个看起来似乎抽象的、难以理解的‘神’。这种人不一定是某个具体宗教的信徒,不一定全盘接受某种宗教信念系统,但他们真的信‘神’。”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野航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4 13:26:22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野航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4 20:02:46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野航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4 20:03:09    跟帖回复:
       第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访古天彭门哲思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