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按倒放血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为什么我如此用力地活着,仍旧感到饥饿?
23208 次点击
21 个回复
按倒放血 于 2018/6/15 22:20: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非洲卡拉哈里沙漠中的布希族认为有两种饥饿的人,用英语说就是hunger,一种是little hunger,一种是great hunger,little hunger是指一般肚子饿的人,great hunger则是指为人生意义感到饥饿的人,我们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他们会一直去思考探寻。这种人才是真正饥饿的人。”

    这段类似心灵鸡汤的说法,在电影《燃烧》中出现了两次,也点明了这部影片的主题,即对人生意义的叩问。不能不说此种表达方式略嫌浅白,尤其是涉及到人生意义这个伪命题,自古以来言人人殊,一经剧中人道出,难免局限了影像表现的丰富性和不确定的美感。就像影片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女主角惠美在夕阳余晖下的裸舞。她一言不发,赤裸身体,在逆光的镜头中,慢慢地伸展,旋转,飞舞,远处是在微光中黯淡寂静的田野。有些意义和美,是无须用语言注释的,在这一刻你感受到了什么,就是什么。

    这次戛纳电影节,我们两个邻国的导演大出风头,一个是拿下金棕榈大奖的是枝裕和,一个是作品刷新戛纳场刊最高分的李沧东,而这部创造历史的神片就是《燃烧》。《燃烧》改编自村上春树的小说《烧仓房》,以至于很多评论都惊呼,这是为数极少的电影超越原著的例子,是对村上小说最成功的改编。

    我怀疑这些一惊一乍的评论者都没有看过原著,只是想当然地乱下评判。电影《燃烧》和小说《烧仓房》,虽然在情节上大致差不多,但叙事态度的迥异和人设的差别却导致了所表达主题的大相径庭。村上的小说《烧仓房》接近零度叙事,叙事者“我”更像是一个面目模糊的旁观者,叙事的语气是超然的、淡漠的、无所谓的,带一点玩世不恭,这也是村上小说一贯的腔调。而电影《燃烧》中最重要的叙事视角“钟秀”就是故事的主角,他的形象和性格特征都非常鲜明,情感色彩也更强烈。小说中的“我”是一个成功的作家,一个有妻子的中产者,与女主角像是炮友关系,面对女主角的有钱男友毫无压力;电影里的“钟秀”只是一个打零工的文学青年,没写过什么作品,也没有女人,他甚至爱上了惠美,在惠美男友“Ben”的面前却处于被碾压的位置。很难说电影的这些改编是失败的,这种见仁见智的问题不必争论。但改编让李沧东的表达更清晰也更急迫,将村上春树饶有意味的小玄思,变成了更能引发共鸣的阶级批判。

    这有点像张艺谋的电影《活着》对余华小说的改编,余华的《活着》压根无意于社会层面的反思,他仅仅在哲学意义上呈现“活着”的荒谬感和悲剧性,而张艺谋却对造成人生悲剧的制度和时代因素进行了控诉。那也是老张最勇敢的一次表达。然后,电影被禁了,小说还在畅销。

    因而李沧东电影和村上的原著基本没有可比性,若按照村上的原教旨来拍,电影也许会更有逼格,也大有可能沦为莫名其妙。电影作为一个大众艺术形式,言之有物有时是一个硬道理,哪怕因此损伤一点深度都是值得的。

    即便在今天,在相对完善的社会制度中,阶级批判仍旧大有市场。钟秀上了大学,服了兵役,心怀梦想,努力工作,仍旧一无所有;“Ben”年纪轻轻,游手好闲,不知道做什么工作,也看不出有何过人之处,却拥有豪宅名车。这种不可理解的的贫富差距,一定会在弱势者的心中埋下仇恨的种子,这不仅是简单的仇富心理,还有对生命意义和个体存在的困惑,也就是影片中提到的hunger,饥饿感。事实上,饥饿早已不分大小,人类文明发展至今,真正受“小饿”困扰的人已经很少了,也缺乏深入探讨的价值,与我们生命时刻相伴的是“大饿”,就算我们此刻饿着肚子,我们也会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如此用力地活着,还是会饿着肚子?

    理论上我们都是饥饿者。影片的三个主角也一样。“Ben”物质富足,却精神空虚,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就烧“塑料大棚”来寻找刺激,以获得仿佛“骨骼深处的贝斯声”一般的喜悦。这是对世俗秩序的一种微小的反抗(如果他只是烧塑料棚的话),他企图以此来窥探那种俯视众生的神圣感。尽管他的那套说辞听起来颇具禅意,但“烧塑料棚”属实比较LOW逼,与很多电影里动辄毁灭人类的大反派相比,只算是个小坏蛋。惠美的饥饿感主要来自内心,她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贫穷和孤独,而是有点玛丽苏地陶醉于灵魂的自在与升华,快乐就笑,伤心就流泪,累了就随处都能安睡,随随便便地喜欢和丢弃,看到晚霞的逝去,就想与晚霞一同消失。她同样是轻视秩序的人,却在自由中无所适从。钟秀则面临着物质的、精神的、情感的多重饥饿,可悲哀的是,他是活得最认真的那个人,循规蹈矩,却茫然无措,亲情里找不到温暖,爱情似乎是一场误会,理想在风中飘,生活是一团糟。他的生命中堆积了太多他无法理解的东西,父亲的执拗,母亲的薄情,“Ben”的富有,惠美的移情别恋,还有他一字未写的小说和“Ben”烧塑料棚的乐趣,而他最无法理解和接受的,在于他所珍视的,却是别人不在意的。比如钟秀对“Ben”夺走惠美,本来没脾气,可对方轻描淡写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影片对三个人饥饿状态的不同设定,特别是“Ben”与钟秀的对立,透出明显的道德反讽和阶级批判意味,这就限制了故事的走向,使之最终成为正直的穷人向邪恶的富人实施阶级复仇的社会寓言。

    村上的小说写到女主角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地消失就结束了,只留下细思恐极的想象空间。李沧东的电影却不得不在悬疑的路上多走一步,但也没有庸俗到明确“Ben”就是连环杀手、“烧塑料大棚”就代表杀人的地步。所以过度解读此片都是希区柯克粉丝们无关要旨的小趣味。如果我来拍结尾,一定添加一段惠美还活着的证据,比如钟秀杀人归来,看到电视上正播放惠美表演哑剧的画面,他呆呆地盯着电视里的惠美,嘴角泄露一丝含义不明的微笑......

    好吧,貌似也挺LOW。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5 22:32:11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主辛苦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8:03:44    android
       第 3
    楼主你真的看仔细了吗?ben杀了惠美,所以主角才会把他杀死的,尔惠美是喜欢钟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8:41:38    android
       第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Ⅹīàoㄧì 2018/6/16 8:03:44  的原帖: 楼主你真的看仔细了吗?ben杀了惠美,所以主角才会把他杀死的,尔惠美是喜欢钟的。 为什么不能是一场误会呢?Ben杀死惠美的证据严重不足,很可能是钟秀对阶级差别的意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9:11:45    android
       第 5
    首先ben说烧了钟家附近的仓房,而钟每天巡查尔没发现所以这(仓房)另有所指,然后是惠美说的“井”惠美妈妈和附近的邻居都说没有,而钟妈妈说是有的这到底谁说谎可能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然后是惠美家的猫,手上的表,一切都表示ben杀人买通所有人,不管有直接没证据,钟心里都直接认为ben杀了惠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9:32:21    跟帖回复:
    6
        楼主辛苦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9:45:48    android
    7
    为何人生意义是个伪命题?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说法
    回帖人:
    lukuan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0:40:35    跟帖回复:
    8
    饥饿,人就精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0:41:40    跟帖回复:
    9
    为了保证你清心寡欲,须让你做梦也忙温饱。嘎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1:16:16    跟帖回复:
    10
    因为你不是撸嗨了权贵。如果你想不饥饿,就得放下有碍获取财富的一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1:40:48    iPhone客户端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新闻实习生 2018/6/16 10:41:40  的原帖:为了保证你清心寡欲,须让你做梦也忙温饱。嘎嘎 再在你家六个口袋塞满砖头,累不累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1:59:58    跟帖回复:
    12
    因为你从来就没有饱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2:14:37    回复 10 楼:
    13
        叫天天不应被打断8根肋骨轻伤一级得不到立案!

    是谁导演策划了雇凶绑架案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居然在扫

    黑除恶的当下“轻伤一级”的我居然长达7个多月的今天一直得不到立案?

        
        我叫张桂珍,现年65岁,家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2017年10月19日凌晨,被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策划雇用 4名“社会人员”,将我由市区挟持、绑架到百里之外的荒山野外,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现已经被《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伤残评定为 “轻伤一级”。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7年10月18日晚,我在北京市南站火车站北门正对面的“东庄”上厕所时,正赶上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的警察对过往的行人进行检查时,不但扣留下了我的“身份证”,还把我带到了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对此,原来所发生的这一切我的“身份证”已经被地方政府贴上了访民“上访人”的标签!)。
        在派出所里一直到深夜11点左右钟的时候,终于走进来了“四个人”,直接的走到了派出所大厅的窗口处,声称是;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并还签下了警官王崇峰的名字(该名警官的职务是: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的纪检副书记,也是常驻北京市的工作组的领导),然后,就不由分说强行的及其野蛮的的将我连推带拽的把我整上了车。尽管我极力的抗争着坚决的不上车,但我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能够与四个彪形大汉相抗争呢?
        由于是深夜,我又是一个女人,加之海港区公安分局的四个警察,一没有出示“工作证”,二没有穿“警服”,三开的车辆又不是“警车”,顿时,恐惧感油然而生,脑海中即刻闪现出了新闻、网络、刊登、报道过的;四川省岳池县访民杨天直,被强制遣返回程途中喝尿、被捆绑、殴打致死的情景……
        对此,应该说我们所反映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涉法涉诉的案子,更应该说我们所反映的问题与海港区公安分局一点点都搭不上边,因为我们的责任主体一直都是秦皇岛市海港区海港镇政府,公安部门向来一直都没有介入过接访的事情,直觉第六感官告诉我;来者不善,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可怕的事情要发生,看起来今晚我是凶多吉少,在劫难逃。据此,种种迹象证明“四个人”很可能不是警察。
        最后,铁的事实果然的证明了这一点;在回程的途中我索要“身份证”时,一直得不到归还,报警110时,我的手机居然又被抢夺,尽管恐惧中的我是非常的害怕,但身处黑夜中无助的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只有面对的份了,此时此刻恐惧害怕的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上帝保佑着我……
        紧接着到了小区的家门口;也就是2017年10月19日凌晨之后,我就遭到了挟持绑架到了小树林处,同时还抓住我的头发使劲的往车门上撞,几下子就把我撞得昏了过去,苏醒之后的我已经被被绑架到我们秦皇岛市废弃的牛奶公司大院,之后又驾着中华牌的轿车,将我挟持绑架到远离市区百里之外的荒山野外,山下边是水库,院子里边还有三条大狼狗,当时的我已经被吓的胆破魂飞。做梦都没有想到电影电视剧中绑架的事情,居然会真实的上演发生在我的身上,应该说在遭到挟持绑架并又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的时候,那种剧痛,那种恐惧,那种绝望,那种无助的感觉是常人无法能够体会到的,然而,就在绑架我的车辆飞速的行驶在我们秦皇岛市燕山大街公交站——市政集团站点处时,我看见了有很多人在等公交车。
        而且,正前方正好是燕山大街与西港路红绿灯的十字路口,这时后绑架我的车辆的速度逐渐的慢了下来,当时,无比恐惧的我不但大口的呕吐着,已经吓的我把屎尿拉了一裤子,这时,坐在我身旁的凶犯指挥者前边开车的司机打开了锁死的后车窗,对此,应该说这是我唯一自救逃生的机会,如果一旦出了市区我就在也不会有机会了……
        尽管当时我非常非常的害怕,但面对着“生与死”求生的本能,脑海里只有一个概念支配着我,宁可让车轱辘压死,也不能让绑架到荒山野外变成一堆白骨,连尸首都无法找寻,如果再有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的介入,更何谈线索侦查破案呢?聂树斌,呼格吉勒图不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吗?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顷刻间,就激发了我跳车的勇气,就在那一瞬一刻间,我飞速的跳出了车外滚落在了地上,拼命般的;声嘶力竭的;大声的喊叫着,我被绑架了,求求你们救救我, 求你们报警救救我!
        这时不但围观了很多人,而且交通也已经断交了,当时凶犯的手机响了起来,并汇报说;“不好了,这娘们儿已经跳车了,事情已经暴露了,中午朋友圈肯定就得满了。” 当时,我借着凶犯打电话的机会,爬起来就串着车水马龙车辆的缝隙拼命的奔跑着,但很快就被他们抓住了,反扭着我的胳膊连打带踹的顺地拖拽着我,疯狂的把我往绑架的车辆里踹,这时的我一直在极力的反抗着大声的哭着、喊叫着,呼救着;我被绑架了,求求你们报警救救我。
        最后终于有人从围观的人群中站出来质问;但却被绑架我的凶犯说成;“我是个精神病犯者,是他们的老婆,是家务事,别人管不着”。就这样我被他们连打带踹的整进了车里,仰躺在后排座的脚踏处,我依然的在车里反抗着、喊叫着,这时的凶犯就用脚使劲的踹着我的右胸部(断了肋骨6、7、8三根),之后,又把腿使劲的晃动着猛烈的跪压在我的左胸部(断了肋骨5、6、7、8、9五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剧烈的疼痛导致了我几度的昏迷,并失去了一切的反抗能力,醒来时剩下的只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尽管如此,凶犯们也没有放过我,依然的驾驶着犯罪的车辆疯狂的拐进了秦皇岛市秦皇西大街,一直沿着市公安局、区政府、开发区直至抚宁县的方向飞速的狂奔着,途中他们又非常的担心有车辆尾随着、跟踪者,同时途中还多次接打电话问;到哪儿了?
        当我被挟持绑架到荒山野外的山上时,极度的恐惧再加之被打段的8根肋骨剧烈的疼痛又使我几度的昏迷。然而,就在绑架我的凶犯们以为我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就疏于了严格的看守,竟然在在院子里面喝酒吃起了烧烤。
        苏醒后的我偷听到凶犯正在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妥,死老太太再也不可能上访给你找麻烦了,天一黑就给我弄到万家去处理了,请冯书记放心”。
    听到这里,我不但毛骨悚然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凶手们要把我转移到别的地方对我下手了,看起来我是必死无疑了,此时此刻的我出于“求生”的本能,唯一逃生的出处就是关押我房间的窗户,当时我忍受着剧烈般的疼痛咬着牙坚持着跳出了窗户。如果不是凶犯们喝酒吃烧烤,我根本就不可能有逃出魔掌的一线希望。逃出后的我,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秦皇岛市军工医院拍片三维CT重建平扫身体检查,随后就被查出胸部被打断了7根肋骨,并被收治住院。之后在医生的建议下10月20日报了警。
        2017年10月26日,燕山派出所为我开出了“伤残鉴定委托书”,之后,又经过公安医院做三维CT重建平扫身体检查,报告的结果依然是7根肋骨折,对此,两家医院都已经通过三维CT重建平扫检查报告,我被打断了7根肋骨。 但对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7年11月9日的下午,海港镇的党委书记冯立志与我谈话时说:“要求我必须到我市权威的人民医院从新做三维从建CT平扫身体检查,别的医院检查的不准确等等”,我回答说;冯书记,你说到哪家医院从新做三维CT重建平扫检查,我都会积极的配合你的,
        紧接着2017年11月10日,我就接到了鉴定机构何云龙法医打给我的电话:“告诉我说;你必须到人民医院从新做三维CT重建检查”。同时还特别的叮嘱我说:“从今天开始计算必须要等‘14天’以后,才能够去人民医院检查。”听了之后我非常的不理解,就反问着何云龙法医,为什么非要等 ‘14天’以后去人民医院检查呢?前提是这叫做过度的检查,多产生的700多元的费用谁掏呀?这时的何云龙法医非常不耐烦的回答说:“当然是你掏了。”我问;为什么呀?这时的何云龙法医又非常不耐烦的回答说:“让你查你就得查,这是工作的需要”。
        就这样在海港镇党委书记冯立志,法医何云龙的坚持下,当然也更少不了海港区公安局的授意下,我只有去人民医院做了三维CT平扫重建检查。对此,当我到人民医院去取三维重建CT平扫检查报告结果时,我震惊了,原来两家医院已经检查的7根肋骨骨折,却在权威的人民医院这里变成了5根肋骨骨折,无形中却被人民医院的医生活生生的给整没了2根肋骨……
        原来是公权力海港镇政府与海港区公安分局联手,通过关系网摆平了人民医院的医生给整出来了一份“假报告”, 对此,面对着如此般的无所不用其极、更应该说是登峰造极的“造假报告”,气愤之下,通过网络查询北京市哪家医院是国家级别骨科最高权威医院,查询的结果是——北京市积水潭医院。
    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北京市积水潭医院,几天之后的等待,当我拿到北京市积水潭医院三维CT重建平扫报告的结果时,我不但被震惊了,还放声的大哭了起来,一个小小的伤残评定历经了一条龙的造假,最终发现我不是7根肋骨骨折,而且是8根肋骨骨折。对此,居然被权威的秦皇岛市人民医院,通过造假的手段把8根肋骨骨折给整成了5根,无形中就给整没了3根……
        尽管如此,根据人体伤残程度鉴定的标准,现已经被《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伤残评定为 “轻伤一级”。对此,只因我被雇凶绑架一案发生在维稳的过程中,不但涉及到了一些政府官员,更涉及到了绑架我的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再加之公权力的大棒,金钱的魔力,关系网的深入,已经8根肋骨骨折“轻伤一级”的我,居然7个多月的今天而得不到立案!
        一句话,办案单位接到了上边领导的指令,案件搁置,不让立案。其主要理由就是涉及到了政府官员,特别是直接涉及到了维稳单位海港镇政府,当然更少不了海港区公安分局的警察直接的参与、导演、策划……对此,我们不禁要问的是;难道说老百姓就只有当待宰的羔羊吗?难怪山东省于欢“辱母”案背后浮出水面的,不就是政府官员东古城镇的书记张卫东、镇长武德明,指使黑社会吴学占等人员控制访民、绑架、拘禁、残酷的折磨上访人王秀娥80个小时,差点被活埋吗?对此,我遭到绑架被打断8根肋骨不给立案也就不足为奇了。
        综上,陈情控告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因为2009年津秦铁路征收了我们家490多平米的房子,时至今日,巨额的房屋征收补偿款10年多的今天都没有得到分文的给付。对此,就写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从此,就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疯狂的打击报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迫给逼上了10年多慢慢的上访维权路。之后,又于2017年10月19日凌晨,遭到了雇凶绑架到荒山野外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轻伤一级)事件一案。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居然在长达7个多月的今天一直得不到立案。  据此,针对以上反映的这些问题,敬请赵克志部长在扫黑除恶严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当下,给予彻查、过问,关注,早一天给予立案、破案、抓凶为盼!!
                                                    控告人:张桂珍
                                                     2018年5月29日
                                                 联系电话;1378593968
    附证据五份8页
        第一份证据;秦皇岛市军工医院三维CI重建平扫报告“7根肋骨骨折”



    第二份证据;秦皇岛市军工医院诊断证据明确的记录着“7根肋骨骨折”。



    第三份证据;秦皇岛市《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的三维CT重建检查报告,不但记录着“7根肋骨骨折”,同时还记录着断端凹陷。



    第四份证据;一个骨折,却被权威的秦皇岛市人民医院却给整出了两种不同版本的“造假 报告”,本来军工医院、秦皇岛市公安医院拍片检查都是7跟骨折,但却被海港镇党委书记冯立志公权力大棒的黑手通过关系网摆平了人民医院的医生,居然把7根肋骨骨折活生生的造假整成了5根,无形中就给整没有2根。最后通过北京积水潭医院检查是8根肋骨骨折,具体的说人民医院给整没了3根肋骨。 请看以下人民医院的真假CT报告单!

        第一份CT报告



       第二份CT报告



    第五份证据;《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评定中心》伤残评定报告一份3页;“轻伤一级”。









    “轻伤一级”长达7个多月得不到立案?
        对此请看;我们秦皇岛市市委孟祥伟书记在2018年2月26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会议中讲话强调:各级党委负主体责任主要负责人是第一责任人,具体工作由市委政法委牵头,纪检、组织、宣传等部门要在市委的同一领导和市委政法委的协调调度下各负其责,形成严密的工作链条和责任网络。
        线索发现不了县乡村书记负责;
        线索甄别不清,公安局长负责;
        审理判决不到位,法院院长负责;
        舆论引导不力,宣传部长负责;
        黑恶势力进入基层政权,组织部长负责;
        政法队伍“内鬼”清楚不彻底,政法委书记负责;
        深挖彻查“关系网”“保护伞”不力,纪委书记负责。
        坚决依法严惩,快捕、快诉、重判一些涉黑涉恶案件,做到立案、侦查、起诉、审批执行等环节环环相扣,防止见事不见人,防止消息封锁,压案不报,对不愿打、不敢打、不真打、不深打的干部免职调离记入档案,要严肃追责问责,对因重视、不够、发现不及时、打击不力,对第一责任人及相关责任人严肃追责。坚持“一案三查” 既要查黑恶势力犯罪,又要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还要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部门的监督管理责任。
       试问;“轻伤一级”长达7个多月得不到立案,何谈扫黑除恶?何谈“一案三查”?何谈何谈黑恶势力犯罪?何谈黑恶势力背的“保护伞”?何谈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何谈部门的监督监管的监查责任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2:17:34    跟帖回复:
    14
        叫天天不应被打断8根肋骨轻伤一级得不到立案!

    是谁导演策划了雇凶绑架案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居然在扫

    黑除恶的当下“轻伤一级”的我居然长达7个多月的今天一直得不到立案?
        

        我叫张桂珍,现年65岁,家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2017年10月19日凌晨,被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策划雇用 4名“社会人员”,将我由市区挟持、绑架到百里之外的荒山野外,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现已经被《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伤残评定为 “轻伤一级”。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7年10月18日晚,我在北京市南站火车站北门正对面的“东庄”上厕所时,正赶上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的警察对过往的行人进行检查时,不但扣留下了我的“身份证”,还把我带到了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对此,原来所发生的这一切,我的“身份证”已经被地方政府贴上了访民“上访人”的标签!)。
        在派出所里一直到深夜11点左右钟的时候,终于走进来了“四个人”,直接的走到了派出所大厅的窗口处,声称是;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并还签下了警官王崇峰的名字(该名警官的职务是: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的纪检副书记,也是常驻北京市的工作组的领导),然后,就不由分说强行的及其野蛮的的将我连推带拽的把我整上了车。尽管我极力的抗争着坚决的不上车,但我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能够与四个彪形大汉相抗争呢?
        由于是深夜,我又是一个女人,加之海港区公安分局的四个警察,一没有出示“工作证”,二没有穿“警服”,三开的车辆又不是“警车”,顿时,恐惧感油然而生,脑海中即刻闪现出了新闻、网络、刊登、报道过的;四川省岳池县访民杨天直,被强制遣返回程途中喝尿、被捆绑、殴打致死的情景……
        对此,应该说我们所反映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涉法涉诉的案子,更应该说我们所反映的问题与海港区公安分局一点点都搭不上边,因为我们的责任主体一直都是秦皇岛市海港区海港镇政府,公安部门向来一直都没有介入过接访的事情,直觉第六感官告诉我;来者不善,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可怕的事情要发生,看起来今晚我是凶多吉少,在劫难逃。据此,种种迹象证明“四个人”很可能不是警察。
        最后,铁的事实果然的证明了这一点;在回程的途中我索要“身份证”时,一直得不到归还,报警110时,我的手机居然又被抢夺,尽管恐惧中的我是非常的害怕,但身处黑夜中无助的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只有面对的份了,此时此刻恐惧害怕的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上帝保佑着我……
        紧接着到了小区的家门口;也就是2017年10月19日凌晨之后,我就遭到了挟持绑架到了小树林处,同时还抓住我的头发使劲的往车门上撞,几下子就把我撞得昏了过去,苏醒之后的我已经被被绑架到我们秦皇岛市废弃的牛奶公司大院,之后又驾着中华牌的轿车,将我挟持绑架到远离市区百里之外的荒山野外,山下边是水库,院子里边还有三条大狼狗,当时的我已经被吓的胆破魂飞。做梦都没有想到电影电视剧中绑架的事情,居然会真实的上演发生在我的身上,应该说在遭到挟持绑架并又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的时候,那种剧痛,那种恐惧,那种绝望,那种无助的感觉是常人无法能够体会到的,然而,就在绑架我的车辆飞速的行驶在我们秦皇岛市燕山大街公交站——市政集团站点处时,我看见了有很多人在等公交车。
        而且,正前方正好是燕山大街与西港路红绿灯的十字路口,这时后绑架我的车辆的速度逐渐的慢了下来,当时,无比恐惧的我不但大口的呕吐着,已经吓的我把屎尿拉了一裤子,这时,坐在我身旁的凶犯指挥者前边开车的司机打开了锁死的后车窗,对此,应该说这是我唯一自救逃生的机会,如果一旦出了市区我就在也不会有机会了……
        尽管当时我非常非常的害怕,但面对着“生与死”求生的本能,脑海里只有一个概念支配着我,宁可让车轱辘压死,也不能让绑架到荒山野外变成一堆白骨,连尸首都无法找寻,如果再有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的介入,更何谈线索侦查破案呢?聂树斌,呼格吉勒图不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吗?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顷刻间,就激发了我跳车的勇气,就在那一瞬一刻间,我飞速的跳出了车外滚落在了地上,拼命般的;声嘶力竭的;大声的喊叫着,我被绑架了,求求你们救救我, 求你们报警救救我!
        这时不但围观了很多人,而且交通也已经断交了,当时凶犯的手机响了起来,并汇报说;“不好了,这娘们儿已经跳车了,事情已经暴露了,中午朋友圈肯定就得满了。” 当时,我借着凶犯打电话的机会,爬起来就串着车水马龙车辆的缝隙拼命的奔跑着,但很快就被他们抓住了,反扭着我的胳膊连打带踹的顺地拖拽着我,疯狂的把我往绑架的车辆里踹,这时的我一直在极力的反抗着大声的哭着、喊叫着,呼救着;我被绑架了,求求你们报警救救我。
        最后终于有人从围观的人群中站出来质问;但却被绑架我的凶犯说成;“我是个精神病犯者,是他们的老婆,是家务事,别人管不着”。就这样我被他们连打带踹的整进了车里,仰躺在后排座的脚踏处,我依然的在车里反抗着、喊叫着,这时的凶犯就用脚使劲的踹着我的右胸部(断了肋骨6、7、8三根),之后,又把腿使劲的晃动着猛烈的跪压在我的左胸部(断了肋骨5、6、7、8、9五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剧烈的疼痛导致了我几度的昏迷,并失去了一切的反抗能力,醒来时剩下的只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尽管如此,凶犯们也没有放过我,依然的驾驶着犯罪的车辆疯狂的拐进了秦皇岛市秦皇西大街,一直沿着市公安局、区政府、开发区直至抚宁县的方向飞速的狂奔着,途中他们又非常的担心有车辆尾随着、跟踪者,同时途中还多次接打电话问;到哪儿了?
        当我被挟持绑架到荒山野外的山上时,极度的恐惧再加之被打段的8根肋骨剧烈的疼痛又使我几度的昏迷。然而,就在绑架我的凶犯们以为我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就疏于了严格的看守,竟然在在院子里面喝酒吃起了烧烤。
        苏醒后的我偷听到凶犯正在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妥,死老太太再也不可能上访给你找麻烦了,天一黑就给我弄到万家去处理了,请冯书记放心”。 听到这里,我不但毛骨悚然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凶手们要把我转移到别的地方对我下手了,看起来我是必死无疑了,此时此刻的我出于“求生”的本能,唯一逃生的出处就是关押我房间的窗户,当时我忍受着剧烈般的疼痛咬着牙坚持着跳出了窗户。如果不是凶犯们喝酒吃烧烤,我根本就不可能有逃出魔掌的一线希望。逃出后的我,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秦皇岛市军工医院拍片三维CT重建平扫身体检查,随后就被查出胸部被打断了7根肋骨,并被收治住院。之后在医生的建议下10月20日报了警。
        2017年10月26日,燕山派出所为我开出了“伤残鉴定委托书”,之后,又经过公安医院做三维CT重建平扫身体检查,报告的结果依然是7根肋骨折,对此,两家医院都已经通过三维CT重建平扫检查报告,我被打断了7根肋骨。 但对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7年11月9日的下午,海港镇的党委书记冯立志与我谈话时说:“要求我必须到我市权威的人民医院从新做三维从建CT平扫身体检查,别的医院检查的不准确等等”,我回答说;冯书记,你说到哪家医院从新做三维CT重建平扫检查,我都会积极的配合你的,
        紧接着2017年11月10日,我就接到了鉴定机构何云龙法医打给我的电话:“告诉我说;你必须到人民医院从新做三维CT重建检查”。同时还特别的叮嘱我说:“从今天开始计算必须要等‘14天’以后,才能够去人民医院检查。”听了之后我非常的不理解,就反问着何云龙法医,为什么非要等 ‘14天’以后去人民医院检查呢?前提是这叫做过度的检查,多产生的700多元的费用谁掏呀?这时的何云龙法医非常不耐烦的回答说:“当然是你掏了。”我问;为什么呀?这时的何云龙法医又非常不耐烦的回答说:“让你查你就得查,这是工作的需要”。
        就这样在海港镇党委书记冯立志,法医何云龙的坚持下,当然也更少不了海港区公安局的授意下,我只有去人民医院做了三维CT平扫重建检查。对此,当我到人民医院去取三维重建CT平扫检查报告结果时,我震惊了,原来两家医院已经检查的7根肋骨骨折,却在权威的人民医院这里变成了5根肋骨骨折,无形中却被人民医院的医生活生生的给整没了2根……
        原来是公权力海港镇政府与海港区公安分局联手,通过关系网摆平了人民医院的医生给整出来了一份“假报告”, 对此,面对着如此般的无所不用其极、更应该说是登峰造极的“造假报告”,气愤之下,通过网络查询北京市哪家医院是国家级别骨科最高权威医院,查询的结果是——北京市积水潭医院。
    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北京市积水潭医院,几天之后的等待,当我拿到北京市积水潭医院三维CT重建平扫报告的结果时,我不但被震惊了,还放声的大哭了起来,一个小小的伤残评定历经了一条龙的造假,最终发现我不是7根肋骨骨折,而且是8根肋骨骨折。对此,居然被权威的秦皇岛市人民医院,通过造假的手段把8根肋骨骨折给整成了5根,无形中就给整没了3根……
        尽管如此,根据人体伤残程度鉴定的标准,现已经被《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伤残评定为 “轻伤一级”。对此,只因我被雇凶绑架一案发生在维稳的过程中,不但涉及到了一些政府官员,更涉及到了绑架我的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再加之公权力的大棒,金钱的魔力,关系网的深入,已经8根肋骨骨折“轻伤一级”的我,居然7个多月的今天而得不到立案!
        一句话,我的办案单位接到了上边领导的指令,案件搁置,不让立案。其主要理由就是涉及到了政府官员,特别是直接涉及到了维稳单位海港镇政府,当然更少不了海港区公安分局的警察直接的参与、导演、策划……对此,我们不禁要问的是;难道说老百姓就只有当待宰的羔羊吗?难怪山东省于欢“辱母”案背后浮出水面的,不就是政府官员东古城镇的书记张卫东、镇长武德明,指使黑社会吴学占等人员控制访民、绑架、拘禁、残酷的折磨上访人王秀娥80个小时,差点被活埋吗?对此,我遭到绑架被打断8根肋骨不给立案也就不足为奇了。
        综上,陈情控告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因为2009年津秦铁路征收了我们家490多平米的房子,时至今日,巨额的房屋征收补偿款10年多的今天都没有得到分文的给付。对此,就写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从此,就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疯狂的打击报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迫给逼上了10年多慢慢的上访维权路。之后,又于2017年10月19日凌晨,遭到了雇凶绑架到荒山野外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轻伤一级)事件一案。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居然在长达7个多月的今天一直得不到立案。  据此,针对以上反映的这些问题,敬请赵克志部长在扫黑除恶严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当下,给予彻查、过问,关注,早一天给予立案、破案、抓凶为盼!!
                               控告人:张桂珍
                                2018年5月29日
                             联系电话;1378593968
    附证据五份8页
        第一份证据;秦皇岛市军工医院三维CI重建平扫报告“7根肋骨骨折”。



    第二份证据;秦皇岛市军工医院诊断证据明确的记录着“7根肋骨骨折”。



    第三份证据;秦皇岛市《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的三维CT重建检查报告,不但记录着“7根肋骨骨折”,同时还记录着断端凹陷。



    第四份证据;一个骨折,却被权威的秦皇岛市人民医院却给整出了两种不同版本的“造假 报告”,本来军工医院、秦皇岛市公安医院拍片检查都是7跟骨折,但却被海港镇党委书记冯立志公权力大棒的黑手通过关系网摆平了人民医院的医生,居然把7根肋骨骨折活生生的造假整成了5根,无形中就给整没有2根。最后通过北京积水潭医院检查是8根肋骨骨折,具体的说人民医院给整没了3根肋骨。 请看以下人民医院的真假CT报告单!

        第一份CT报告



       第二份CT报告



    第五份证据;《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评定中心》伤残评定报告一份3页;“轻伤一级”。









    “轻伤一级”长达7个多月得不到立案?
        对此请看;我们秦皇岛市市委孟祥伟书记在2018年2月26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会议中讲话强调:各级党委负主体责任主要负责人是第一责任人,具体工作由市委政法委牵头,纪检、组织、宣传等部门要在市委的同一领导和市委政法委的协调调度下各负其责,形成严密的工作链条和责任网络。
        线索发现不了县乡村书记负责;
        线索甄别不清,公安局长负责;
        审理判决不到位,法院院长负责;
        舆论引导不力,宣传部长负责;
        黑恶势力进入基层政权,组织部长负责;
        政法队伍“内鬼”清楚不彻底,政法委书记负责;
        深挖彻查“关系网”“保护伞”不力,纪委书记负责。
        坚决依法严惩,快捕、快诉、重判一些涉黑涉恶案件,做到立案、侦查、起诉、审批执行等环节环环相扣,防止见事不见人,防止消息封锁,压案不报,对不愿打、不敢打、不真打、不深打的干部免职调离记入档案,要严肃追责问责,对因重视、不够、发现不及时、打击不力,对第一责任人及相关责任人严肃追责。坚持“一案三查” 既要查黑恶势力犯罪,又要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还要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部门的监督管理责任。
       试问;“轻伤一级”长达7个多月得不到立案,何谈扫黑除恶?何谈“一案三查”?何谈何谈黑恶势力犯罪?何谈黑恶势力背的“保护伞”?何谈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何谈部门的监督监管的监查责任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2:23:29    跟帖回复:
    15
        叫天天不应被打断8根肋骨轻伤一级得不到立案!

    是谁导演策划了雇凶绑架案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居然在扫

    黑除恶的当下“轻伤一级”的我居然长达7个多月的今天一直得不到立案?

        
        我叫张桂珍,现年65岁,家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2017年10月19日凌晨,被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策划雇用 4名“社会人员”,将我由市区挟持、绑架到百里之外的荒山野外,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现已经被《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伤残评定为 “轻伤一级”。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7年10月18日晚,我在北京市南站火车站北门正对面的“东庄”上厕所时,正赶上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的警察对过往的行人进行检查时,不但扣留下了我的“身份证”,还把我带到了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对此,原来所发生的这一切,我的“身份证”已经被地方政府贴上了访民“上访人”的标签!)。
        在派出所里一直到深夜11点左右钟的时候,终于走进来了“四个人”,直接的走到了派出所大厅的窗口处,声称是;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并还签下了警官王崇峰的名字(该名警官的职务是: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的纪检副书记,也是常驻北京市的工作组的领导),然后,就不由分说强行的及其野蛮的的将我连推带拽的把我整上了车。尽管我极力的抗争着坚决的不上车,但我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能够与四个彪形大汉相抗争呢?
        由于是深夜,我又是一个女人,加之海港区公安分局的四个警察,一没有出示“工作证”,二没有穿“警服”,三开的车辆又不是“警车”,顿时,恐惧感油然而生,脑海中即刻闪现出了新闻、网络、刊登、报道过的;四川省岳池县访民杨天直,被强制遣返回程途中喝尿、被捆绑、殴打致死的情景……
        对此,应该说我们所反映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涉法涉诉的案子,更应该说我们所反映的问题与海港区公安分局一点点都搭不上边,因为我们的责任主体一直都是秦皇岛市海港区海港镇政府,公安部门向来一直都没有介入过接访的事情,直觉第六感官告诉我;来者不善,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可怕的事情要发生,看起来今晚我是凶多吉少,在劫难逃。据此,种种迹象证明“四个人”很可能不是警察。
        最后,铁的事实果然的证明了这一点;在回程的途中我索要“身份证”时,一直得不到归还,报警110时,我的手机居然又被抢夺,尽管恐惧中的我是非常的害怕,但身处黑夜中无助的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只有面对的份了,此时此刻恐惧害怕的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上帝保佑着我……
        紧接着到了小区的家门口;也就是2017年10月19日凌晨之后,我就遭到了挟持绑架到了小树林处,同时还抓住我的头发使劲的往车门上撞,几下子就把我撞得昏了过去,苏醒之后的我已经被被绑架到我们秦皇岛市废弃的牛奶公司大院,之后又驾着中华牌的轿车,将我挟持绑架到远离市区百里之外的荒山野外,山下边是水库,院子里边还有三条大狼狗,当时的我已经被吓的胆破魂飞。做梦都没有想到电影电视剧中绑架的事情,居然会真实的上演发生在我的身上,应该说在遭到挟持绑架并又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的时候,那种剧痛,那种恐惧,那种绝望,那种无助的感觉是常人无法能够体会到的,然而,就在绑架我的车辆飞速的行驶在我们秦皇岛市燕山大街公交站——市政集团站点处时,我看见了有很多人在等公交车。
        而且,正前方正好是燕山大街与西港路红绿灯的十字路口,这时后绑架我的车辆的速度逐渐的慢了下来,当时,无比恐惧的我不但大口的呕吐着,已经吓的我把屎尿拉了一裤子,这时,坐在我身旁的凶犯指挥者前边开车的司机打开了锁死的后车窗,对此,应该说这是我唯一自救逃生的机会,如果一旦出了市区我就在也不会有机会了……
        尽管当时我非常非常的害怕,但面对着“生与死”求生的本能,脑海里只有一个概念支配着我,宁可让车轱辘压死,也不能让绑架到荒山野外变成一堆白骨,连尸首都无法找寻,如果再有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的介入,更何谈线索侦查破案呢?聂树斌,呼格吉勒图不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吗?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顷刻间,就激发了我跳车的勇气,就在那一瞬一刻间,我飞速的跳出了车外滚落在了地上,拼命般的;声嘶力竭的;大声的喊叫着,我被绑架了,求求你们救救我, 求你们报警救救我!
        这时不但围观了很多人,而且交通也已经断交了,当时凶犯的手机响了起来,并汇报说;“不好了,这娘们儿已经跳车了,事情已经暴露了,中午朋友圈肯定就得满了。” 当时,我借着凶犯打电话的机会,爬起来就串着车水马龙车辆的缝隙拼命的奔跑着,但很快就被他们抓住了,反扭着我的胳膊连打带踹的顺地拖拽着我,疯狂的把我往绑架的车辆里踹,这时的我一直在极力的反抗着大声的哭着、喊叫着,呼救着;我被绑架了,求求你们报警救救我。
        最后终于有人从围观的人群中站出来质问;但却被绑架我的凶犯说成;“我是个精神病犯者,是他们的老婆,是家务事,别人管不着”。就这样我被他们连打带踹的整进了车里,仰躺在后排座的脚踏处,我依然的在车里反抗着、喊叫着,这时的凶犯就用脚使劲的踹着我的右胸部(断了肋骨6、7、8三根),之后,又把腿使劲的晃动着猛烈的跪压在我的左胸部(断了肋骨5、6、7、8、9五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剧烈的疼痛导致了我几度的昏迷,并失去了一切的反抗能力,醒来时剩下的只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尽管如此,凶犯们也没有放过我,依然的驾驶着犯罪的车辆疯狂的拐进了秦皇岛市秦皇西大街,一直沿着市公安局、区政府、开发区直至抚宁县的方向飞速的狂奔着,途中他们又非常的担心有车辆尾随着、跟踪者,同时途中还多次接打电话问;到哪儿了?
        当我被挟持绑架到荒山野外的山上时,极度的恐惧再加之被打段的8根肋骨剧烈的疼痛又使我几度的昏迷。然而,就在绑架我的凶犯们以为我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就疏于了严格的看守,竟然在在院子里面喝酒吃起了烧烤。
        苏醒后的我偷听到凶犯正在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妥,死老太太再也不可能上访给你找麻烦了,天一黑就给我弄到万家去处理了,请冯书记放心”。 听到这里,我不但毛骨悚然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凶手们要把我转移到别的地方对我下手了,看起来我是必死无疑了,此时此刻的我出于“求生”的本能,唯一逃生的出处就是关押我房间的窗户,当时我忍受着剧烈般的疼痛咬着牙坚持着跳出了窗户。如果不是凶犯们喝酒吃烧烤,我根本就不可能有逃出魔掌的一线希望。逃出后的我,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秦皇岛市军工医院拍片三维CT重建平扫身体检查,随后就被查出胸部被打断了7根肋骨,并被收治住院。之后在医生的建议下10月20日报了警。
        2017年10月26日,燕山派出所为我开出了“伤残鉴定委托书”,之后,又经过公安医院做三维CT重建平扫身体检查,报告的结果依然是7根肋骨折,对此,两家医院都已经通过三维CT重建平扫检查报告,我被打断了7根肋骨。 但对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7年11月9日的下午,海港镇的党委书记冯立志与我谈话时说:“要求我必须到我市权威的人民医院从新做三维从建CT平扫身体检查,别的医院检查的不准确等等”,我回答说;冯书记,你说到哪家医院从新做三维CT重建平扫检查,我都会积极的配合你的,
        紧接着2017年11月10日,我就接到了鉴定机构何云龙法医打给我的电话:“告诉我说;你必须到人民医院从新做三维CT重建检查”。同时还特别的叮嘱我说:“从今天开始计算必须要等‘14天’以后,才能够去人民医院检查。”听了之后我非常的不理解,就反问着何云龙法医,为什么非要等 ‘14天’以后去人民医院检查呢?前提是这叫做过度的检查,多产生的700多元的费用谁掏呀?这时的何云龙法医非常不耐烦的回答说:“当然是你掏了。”我问;为什么呀?这时的何云龙法医又非常不耐烦的回答说:“让你查你就得查,这是工作的需要”。
        就这样在海港镇党委书记冯立志,法医何云龙的坚持下,当然也更少不了海港区公安局的授意下,我只有去人民医院做了三维CT平扫重建检查。对此,当我到人民医院去取三维重建CT平扫检查报告结果时,我震惊了,原来两家医院已经检查的7根肋骨骨折,却在权威的人民医院这里变成了5根肋骨骨折,无形中却被人民医院的医生活生生的给整没了2根……
        原来是公权力海港镇政府与海港区公安分局联手,通过关系网摆平了人民医院的医生给整出来了一份“假报告”, 对此,面对着如此般的无所不用其极、更应该说是登峰造极的“造假报告”,气愤之下,通过网络查询北京市哪家医院是国家级别骨科最高权威医院,查询的结果是——北京市积水潭医院。
    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北京市积水潭医院,几天之后的等待,当我拿到北京市积水潭医院三维CT重建平扫报告的结果时,我不但被震惊了,还放声的大哭了起来,一个小小的伤残评定历经了一条龙的造假,最终发现我不是7根肋骨骨折,而且是8根肋骨骨折。对此,居然被权威的秦皇岛市人民医院,通过造假的手段把8根肋骨骨折给整成了5根,无形中就给整没了3根……
        尽管如此,根据人体伤残程度鉴定的标准,现已经被《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伤残评定为 “轻伤一级”。对此,只因我被雇凶绑架一案发生在维稳的过程中,不但涉及到了一些政府官员,更涉及到了绑架我的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再加之公权力的大棒,金钱的魔力,关系网的深入,已经8根肋骨骨折“轻伤一级”的我,居然7个多月的今天而得不到立案!
        一句话,我的办案单位接到了上边领导的指令,案件搁置,不让立案。其主要理由就是涉及到了政府官员,特别是直接涉及到了维稳单位海港镇政府,当然更少不了海港区公安分局的警察直接的参与、导演、策划……对此,我们不禁要问的是;难道说老百姓就只有当待宰的羔羊吗?难怪山东省于欢“辱母”案背后浮出水面的,不就是政府官员东古城镇的书记张卫东、镇长武德明,指使黑社会吴学占等人员控制访民、绑架、拘禁、残酷的折磨上访人王秀娥80个小时,差点被活埋吗?对此,我遭到绑架被打断8根肋骨不给立案也就不足为奇了。
        综上,陈情控告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因为2009年津秦铁路征收了我们家490多平米的房子,时至今日,巨额的房屋征收补偿款10年多的今天都没有得到分文的给付。对此,就写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从此,就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疯狂的打击报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迫给逼上了10年多慢慢的上访维权路。之后,又于2017年10月19日凌晨,遭到了雇凶绑架到荒山野外并以残暴的手段打断了我8根肋骨(轻伤一级)事件一案。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居然在长达7个多月的今天一直得不到立案。  据此,针对以上反映的这些问题,敬请赵克志部长在扫黑除恶严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当下,给予彻查、过问,关注,早一天给予立案、破案、抓凶为盼!!
                               控告人:张桂珍
                                2018年5月29日
                             联系电话;1378593968
    附证据五份8页
        第一份证据;秦皇岛市军工医院三维CI重建平扫报告“7根肋骨骨折”。



    第二份证据;秦皇岛市军工医院诊断证据明确的记录着“7根肋骨骨折”。



    第三份证据;秦皇岛市《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中心》的三维CT重建检查报告,不但记录着“7根肋骨骨折”,同时还记录着断端凹陷。



    第四份证据;一个骨折,却被权威的秦皇岛市人民医院却给整出了两种不同版本的“造假 报告”,本来军工医院、秦皇岛市公安医院拍片检查都是7跟骨折,但却被海港镇党委书记冯立志公权力大棒的黑手通过关系网摆平了人民医院的医生,居然把7根肋骨骨折活生生的造假整成了5根,无形中就给整没有2根。最后通过北京积水潭医院检查是8根肋骨骨折,具体的说人民医院给整没了3根肋骨。 请看以下人民医院的真假CT报告单!

        第一份CT报告



       第二份CT报告



    第五份证据;《秦皇岛市港城司法鉴定评定中心》伤残评定报告一份3页;“轻伤一级”。









    “轻伤一级”长达7个多月得不到立案?
        对此请看;我们秦皇岛市市委孟祥伟书记在2018年2月26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会议中讲话强调:各级党委负主体责任主要负责人是第一责任人,具体工作由市委政法委牵头,纪检、组织、宣传等部门要在市委的同一领导和市委政法委的协调调度下各负其责,形成严密的工作链条和责任网络。
        线索发现不了县乡村书记负责;
        线索甄别不清,公安局长负责;
        审理判决不到位,法院院长负责;
        舆论引导不力,宣传部长负责;
        黑恶势力进入基层政权,组织部长负责;
        政法队伍“内鬼”清楚不彻底,政法委书记负责;
        深挖彻查“关系网”“保护伞”不力,纪委书记负责。
        坚决依法严惩,快捕、快诉、重判一些涉黑涉恶案件,做到立案、侦查、起诉、审批执行等环节环环相扣,防止见事不见人,防止消息封锁,压案不报,对不愿打、不敢打、不真打、不深打的干部免职调离记入档案,要严肃追责问责,对因重视、不够、发现不及时、打击不力,对第一责任人及相关责任人严肃追责。坚持“一案三查” 既要查黑恶势力犯罪,又要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还要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部门的监督管理责任。
       试问;“轻伤一级”长达7个多月得不到立案,何谈扫黑除恶?何谈“一案三查”?何谈何谈黑恶势力犯罪?何谈黑恶势力背的“保护伞”?何谈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何谈部门的监督监管的监查责任呢???

        
    23208 次点击,21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为什么我如此用力地活着,仍旧感到饥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