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砖家谈楼市
12971 次点击
15 个回复
红毛人 于 2018-06-21 10:44: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是一块大红砖,那里造楼那里搬-这是张将军的座右铭。20年前,一块红砖2毛钱,今天也就3毛钱,那房价咋就那么高呢?难道因为张将军退休了,不长个了!

    到现在为止,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对房价的预测都是错的。最可伶的是一个叫做谢国忠的外国人,现在连拿通告费的机会也没有了。因为经济学家错在方法是上他们喜欢拿标尺去量红砖的长度,而忘记量人民币的厚度。

    一个名词被喊得震天响,叫做刚需。民众也是跟着感觉走,一块喊刚需,就如歌星台上边吃边喊:好不好?!看客大叫:好好好!初次听到刚需,真的个有丈二金刚摸不着和尚的感觉。除非没有替代,才存在刚需。比如吃饭,只有大米,没有番薯,任你100元一斤也要吃的。若有5毛钱土豆,劳动人民的大多数一定会选择吃玉米的。这里奥妙只有住建部长一个人懂得。这些天租赁房,共有产权也上过热搜的,那是因为冰箱坏了没修好。在一个没有衡平法的国家,搞啥共有产权,那不是公私合营是哪样?你上小名罐罐的千度给李聃搜搜,恐怕衡平法这三个字是真没有。各位看官若想知道,可以直接私信我,不过得收费哦。

    孟子说,古人做买卖的时候,也有城管来查的。聪明的人就派一个人站在高岗上瞭哨,看见城管一来就吹口哨、放鞭炮,便于逃跑不被抓。这个古语叫做“垄断而望之”。现在城管他爹自己垄断而望之,看你城管还敢来!你个龟儿,没有老爹风里雨里辛辛苦苦站岗,你吃啥喝啥!凭你大川哥哥家一台印刷机够用吗?那些花花绿绿的纸头得想办法收回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0:56:14    跟帖回复:
   沙发
友情加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1:02:46    跟帖回复:
3
汉武大帝叫卫青霍去病去蒙古高原巡逻,李广利到新疆去搞汗血宝马。问大司农要钱,回答没有。打听得到长安街上有一个商人桑弘羊的,从1000元起家做到陕西首富,找进宫来,问计于他。桑弘羊说,皇上钦赐一顶帽子,才敢献策。武帝让人拿出一定绿色的,桑说,绿色代表跌,不祥。武帝就商一顶红帽,代表长虹。于是桑弘羊就发行纪念币--一种白鹿皮做的钞票,一尺,价值肆万元,不得转让流通。开始时候宗室官吏也是踊跃的认购,给皇上一个面子。不就就滞销了,后来搞摊派也不见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1:02:58    跟帖回复:
4
汉武大帝叫卫青霍去病去蒙古高原巡逻,李广利到新疆去搞汗血宝马。问大司农要钱,回答没有。打听得到长安街上有一个商人桑弘羊的,从1000元起家做到陕西首富,找进宫来,问计于他。桑弘羊说,皇上钦赐一顶帽子,才敢献策。武帝让人拿出一定绿色的,桑说,绿色代表跌,不祥。武帝就商一顶红帽,代表长虹。于是桑弘羊就发行纪念币--一种白鹿皮做的钞票,一尺,价值肆万元,不得转让流通。开始时候宗室官吏也是踊跃的认购,给皇上一个面子。不就就滞销了,后来搞摊派也不见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1:03:55    跟帖回复:
5
货币超发
饮鸩止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1:13:28    跟帖回复:
6
桑弘羊无计可施徘徊街头。正好遇见一个相识同行,祖上山东淄博市人士,姓管在长安街上开一家玉泰盐铺。邀请入内,从阁楼里搬出沉甸甸的一捆竹子,足有45百斤。原来是祖上管仲遗物。那桑弘羊如饥如渴,犹如沙漠见泉。一泓清流,顿时清爽气朗。尤其盐铁专卖一节,相见恨晚。所谓英雄所见略同。真个大汉有幸、大帝有福。对管仲牌位叩三个响头,飞也是立马进宫去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1:13:46    跟帖回复:
7
桑弘羊无计可施徘徊街头。正好遇见一个相识同行,祖上山东淄博市人士,姓管在长安街上开一家玉泰盐铺。邀请入内,从阁楼里搬出沉甸甸的一捆竹子,足有45百斤。原来是祖上管仲遗物。那桑弘羊如饥如渴,犹如沙漠见泉。一泓清流,顿时清爽气朗。尤其盐铁专卖一节,相见恨晚。所谓英雄所见略同。真个大汉有幸、大帝有福。对管仲牌位叩三个响头,飞也是立马进宫去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1:29:15    跟帖回复:
8
武帝证焦头烂额间,闻听此论,刹是高兴。明天起,盐给李聃卖10元一斤,九块增值税;铁20元一斤10元增值税。另外车船牌照税,房产税一年一交。允许长安百大首富排行榜的坐宝马、着丝绸,不过配额要拍卖。这样一来,财源滚滚,终武帝一生,驱匈奴、下西域、吞南越、略东瓯、定淮南,还没有用完呢。据说武帝皇陵里还藏了很大一部分呢。可恨董仲舒老贼,对大好形势视而不见,传播负能量,说啥人民群众“上无片瓦覆盖、下无立锥之地”。还有那个司马迁,因为割了他鸡鸡,怀恨在心,偷偷刻字在竹子上“好大喜功、均输过度”。现在来看,光割鸡鸡真还不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1:29:29    跟帖回复:
9
武帝证焦头烂额间,闻听此论,刹是高兴。明天起,盐给李聃卖10元一斤,九块增值税;铁20元一斤10元增值税。另外车船牌照税,房产税一年一交。允许长安百大首富排行榜的坐宝马、着丝绸,不过配额要拍卖。这样一来,财源滚滚,终武帝一生,驱匈奴、下西域、吞南越、略东瓯、定淮南,还没有用完呢。据说武帝皇陵里还藏了很大一部分呢。可恨董仲舒老贼,对大好形势视而不见,传播负能量,说啥人民群众“上无片瓦覆盖、下无立锥之地”。还有那个司马迁,因为割了他鸡鸡,怀恨在心,偷偷刻字在竹子上“好大喜功、均输过度”。现在来看,光割鸡鸡真还不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2:01:49    跟帖回复:
10
权利才是稀缺物质,才是刚需,对于没有权利的人一切都属于稀缺物质。这就是楼主说的———垄断而望之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2:04:04    跟帖回复:
11
不让你选择,这个是根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2:06:07    跟帖回复:
12
楼多的都是高人红人真有权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3:52:23    跟帖回复:
13
话说,到了王莽时候。王莽真是一个人才礼贤下士。他做宰相20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大家都说他好话。其实他的一招很简单,送钱,大规模的送钱。所以这时候大家都称颂他。朝中大小官员都得好处。对刘氏宗室特别优渥。他钱那里来的呢?蔡伦同志晚他一百出生哦。他采用当十,当百大钱,后来当千。就是一个铜钱等于一千个,类似一千元毛仔。到他当皇帝时候,市场上钱已经多的不得了了。他从刘家抢了皇位,又得大肆收买,刘家人口众多,收买花费不是一般。否则姓刘的要反对就不好办了。稳定压倒一切啊。可是钱得用铜的,铜产量有限的。钱不够用了。王莽就下令,金(金银)刀(铜钱)龟贝国有化、货币化。犬养的,最后姓刘的也反对了,刘秀这个家伙虽然是刘氏宗室,因为破落,不在赏赐之列,或者很少。那么王莽死的时候,还有库存铜60柜,这个是私房钱。可惜当时没有美金,否则王莽是可以存到瑞士银行的,也用不着自杀,弄一条船逃到台湾就没事的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06-21 13:55:18    跟帖回复:
14
话说,到了王莽时候。王莽真是一个人才礼贤下士。他做宰相20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大家都说他好话。其实他的一招很简单,送钱,大规模的送钱。所以这时候大家都称颂他。朝中大小官员都得好处。对刘氏宗室特别优渥。他钱那里来的呢?蔡伦同志晚他一百出生哦。他采用当十,当百大钱,后来当千。就是一个铜钱等于一千个,类似一千元毛仔。到他当皇帝时候,市场上钱已经多的不得了了。他从刘家抢了皇位,又得大肆收买,刘家人口众多,收买花费不是一般。否则姓刘的要反对就不好办了。稳定压倒一切啊。可是钱得用铜的,铜产量有限的。钱不够用了。王莽就下令,金(金银)刀(铜钱)龟贝国有化、货币化。犬养的,最后姓刘的也反对了,刘秀这个家伙虽然是刘氏宗室,因为破落,不在赏赐之列,或者很少。那么王莽死的时候,还有库存铜60柜,这个是私房钱。可惜当时没有美金,否则王莽是可以存到瑞士银行的,也用不着自杀,弄一条船逃到台湾就没事的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6 21:49:19    跟帖回复:
15
你有“衡平法”,我有“平衡法”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砖家谈楼市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