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阳光不锈汪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嫁对了个傻瓜(短篇小说)
1802 次点击
10 个回复
阳光不锈汪 于 2018/6/25 18:07: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嫁不出去,我就嫁个傻瓜!”

    这是王怡静在和她妈妈争吵的时候说的一句话,她说完这句,走进房中,拍地一声关上门,把个坐在沙发上的吴星气得呆若木鸡。

    王怡静,年纪十九岁,有着一张孤傲的圆脸,很自信的样子,一米六五的身材,丰腴却不肥胖,金发披肩,肌肤丰韵,皮肤像在太阳下晒过,有点像熟透了的苹果。她初中没读完,就不读了,她说那个教她的老师是傻瓜,跟着他学,我得窝囊一辈子,所以不顾父母的反对不读了,到县城的一家酒店当服务员,因个性与人不合,三天两头与经理闹意见,就辞职与一个男孩一同到广州去了,没多久,又说男孩是垃圾,便甩开男孩灰溜溜地回到了家中,然后从这家公司跳到那家公司,跳来跳去,总是嫌工资低又嫌上班时间长,还嫌这嫌那,近日干脆辞工回家了。

    这是一个比较贫困的家,住的房还是早二十年前建的一层水泥砖房,因当时建得简陋,墙体上都是一大块一大块水浸发霉的痕迹,沙发是叔叔乔迁新居后送给她们的那套木蝴蝶椅,床还是八十年代流行的那种棕床,房中看不到一件时尚的东西,唯一值钱的是她爸爸王大虎多年以前买的那辆二手摩托。

    吴星向来体弱,被甲亢病折磨了十几年,突眼、眼睑水肿的症状有点明显,医生说她不能吃碘盐了,她十几年来吃的都是无碘盐,无碘盐却不好买,别说乡下,很多的超市都买不到,所以她一买都是一大包一大包的买。这个病说严重却不会死人,说不严重却时时折磨着她,为治甲亢病,她没少跑武汉、上海的大医院,几乎花光了家中的余款。

    吴星看着那拍地一声关上的房门,想起她与那个男孩逃到广州去的情景,那时,王怡静刚刚在酒店与经理吵架了,说经理挑不出人的刺还想多管闲事,所以辞职不干,回到家与吴星说要去广州,吴星问她和谁去,她说:“和一个男朋友去。”吴星看着她说这句话时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想想她才十六岁,在酒店才待几个月,怎么就有男朋友了呢?吴星不依,向她瞪着眼睛,那眼睛像锋利的尖刀。王怡静说:“瞪什么瞪,不就是一个男朋友么?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还怕他吃了我不成?”那几天,吴星怕她一走了之,天天守着她,电话也不让她打,免得她和那男孩联系,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竟乘着他们两人熟睡以后,半夜赤着脚提着一双布拖鞋悄悄地打开门走了。那晚星月全无,她竟在上十里的公路上,穿着那双布拖鞋,也不管夜猫骚叫,还是路边一堆又一堆的新坟,摸黑地走着,一直走到天亮,坐上最早的一班车走了。待吴星早上起来,发觉房门大开去找她时,已不见了她的踪影。夫妻俩忙骑上摩托去追,一直追到县城,追到车站,也没有找到她的人影。直到第二天,她才打来电话,说她已到广州了,不用找她了,找到她也不会回来。

    王大虎收工回来,见吴星气嘟嘟的,王怡静待在房子里不出来,就知道她们母女吵架了,这个女儿真的是无可救药了,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孩儿,稀奇古怪,比一个臭小子还牛,大虎也被她气伤心了,可他就只有一个宝贝女儿,这个女儿简直是个烫手的山芋,丢了舍不得,不丢又老是烫手,把她嫁出去吧,自己又没个儿子继后,不嫁出去,天天看着她就烦心。待吴星把晚饭搬到桌上,王大虎用筷子敲了敲碗,示意王怡静可以出来吃饭了,吴星却独自的不管不顾地吃着,王大虎又敲了敲碗,见她不出来,懒得等她,也吃了起来。

    一时,王怡静拍地一声拉开门,提着一桶方便面出来,也不向他们二人看看,独自去泡着方便面,吴星看到,叹了口气,又低头吃饭去,王大虎则竖起脸大喊道:“吃饭不行么?”王怡静头一昂,说:“面不是饭?我就爱吃面呢!”说完,金发一甩,依然拍地一声关上门,把个昂着头的王大虎像个想叫的公鸡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还是把她嫁了吧,别气出我的病来。”吴星说。

    王大虎沉默着,什么也不说,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女孩不碰得头破血流,不会把心收回来,就像她那次去广州一样。

    那次,王怡静与那个男孩逃到广州,他就知道去找也没用,不如就让她疯着去;果然没有多久,在一个晚上,她租着摩托回来了,当时,王大虎与吴星正在看着电视,看到她突然回来,还真有点莫名其妙,正准备问她时,她已走进房中拍地一声把门关上了。吴星只好站在门口低低地问:“怎么回来了?吃饭了冒?”只听王怡静在里边怒冲冲地说:“别管我,我讨厌你们看着我出洋相,饿死算了。”吴星没法,只好忙忙地去做好饭,待她开门出来的时候,把饭端到她的房中。

    王怡静这次回来没多久,村中有一个老人死了,是李智的父亲,李智以前在合作社上班,调到县城后,升联社主任,一家人都搬到了县城,已二十多年了;听说,当年合作社兴旺的时候,他老婆开了一家批发部,批发的商品很多是联社调货时夹在其中偷运来的,比如把外省烟装到洗衣机或冰箱中,一车车的从外省运过来,洗衣机和冰箱归联社,烟归他私人,所以他老婆狠赚了一大笔钱,至今他们投资好几处地方,每年的进项颇丰,只是生了一个儿子,名叫李有金,看起来虽一表人才,却在小时候一场高烧烧坏了神经,从而缺乏智商,二十好几的人,智力远抵不上一个低年级的小孩。幸好他叫有金,手中的金钱不断,哪怕是忽悠他的人,他也很大方,所以倒没有几个人叫他傻瓜,他屁股上挂着一大串的钥匙,那是帮他妈妈掌管仓库的钥匙,要进要出,很多的人得去找他。

    王怡静见村中有人死了,免得整天待在房中,倒乐得借机出去看看,她早就知道李有金的大名,知道他好忽悠,所以她喊着李有金的名字,找他要零食吃,李有金向来大方,更别说在年轻的女孩面前,王怡静想吃零食了,有事没事就来到李有金的面前,那晚王怡静玩到十二点,肚子饿了,便搬碗茶给他,说“你跪累了吧,喝碗茶歇歇。”李有金随即爬起来,跟着王怡静走到一边去,说:“你真好,送茶给我喝,你做我老婆吧。”王怡静笑笑,说:“你这么有钱,怎么没女朋友呢?”李有金说:“她们都不做我女朋友。”王怡静说:“你没碰过女人么?”李有金说:“碰过,那次,我喝多了点酒,一头就撞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还有一个女医生摸过我的手与头呢。”王怡静说:“你花钱去玩一下小姐呀,你就什么都知道了。”李有金说:“小姐是谁呀?怎么玩呀,我不知道怎么玩呢,要不你教我,我给你钱。”李有金说完,便拿出二百元钱,递与王怡静,王怡静果然接住,说:“你把她的衣服扒了,爬到她的身上,不用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待这个老人安葬上山以后,王怡静到县城去了一躺,回来已换上了一身光鲜的衣服,还挽着一个新包,进门便喊了声爸与妈,然后把包往床上一丢,倒在床上,口里吟起了流行小调。王大虎与吴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上了一趟县城怎么突然变成另外一个时髦的人了,王怡静却说:“呆什么呆啊,我想嫁人了。”

    吴星听了,只好低低的问:“你想嫁谁呀?”

    “李有金。”

    王大虎惊叫:“那个傻瓜?”

    “我乐意呀,你看看我家多穷,穷得连个平板电视都买不起,我不想过得这么窝囊,我得换种活法,过我自己的生活去。”王怡静说。

    “不行。”王大虎说得很坚决。

    “不行,我就跑到他家去,我大了,成年了,不是小时候了,你管不着。”王怡静说完,居然金发一甩,又把门拍地一声关了,刚才的笑脸,一下子风云突变,变得浓云密布,再也不与他们二人说话。王大虎气得爬起来对着王怡静的门就踹,边踹边怒喊:“老子今天就要管你,就当没生你这个东西。”王怡静也在里边大喊:“我就嫁他,你别管呀,你说当没生我,你还管我干嘛?”吴星也气的没法,只好把王大虎拖开。

    第二天,王怡静也不打招呼,挽着她的包,来到她的同学张小勤那里。在班上,张小勤的学习最好,他每次在全年级的成绩总排在前三名,可是他因为父亲早逝,母亲独自承担着一个家庭,除了能管饱他们两兄妹的肚子之外,对于经济她实在是无能为力,他从初一起,学校为了让他安心地读书,就组织过几次捐款活动,她也为他捐过几次款,虽然都是一元两元的,但每捐一次,可以让他安心地读半年书,后来亲戚也帮衬过他一些,政府也给过他家一些救助金,并为他母亲办了个低保,每年有几百元的低保收入,但他读到初三,知道不管大家怎么帮他,也不可能帮他把大学读出来,再说受人资助的越多,在他心里越是一种沉重的负担,所以他初中一毕业,不等一中的通知书来到,他就出外挣钱去了。前不久,他母亲病了,匆匆忙忙地赶回来,他母亲还在医院住着,这天妹妹放假,他让妹妹在医院里服侍母亲,自己回到家,准备拿点衣服再来医院。这也是一个贫穷的家庭,房子是去年政府精准扶贫为他们建的一层的新房,但里面的什物都是旧物,没一件新的。王怡静来到时,张小勤正准备出门,王怡静在内心里一直喜欢张小勤,两人常手拉过手一同上学,只是两家人都比较穷,在内心里的某些美好的愿望,被现实击得粉碎。

    王怡静一进门就拉着张小勤的手说:“我要结婚了,是那个傻瓜李有金。”张小勤一惊,也来不及让她就坐,问:“谁不好嫁,怎么嫁个傻瓜?”王怡静说:“我也喜欢你啊,但我们什么都没有,更没本事没技术,想出人头地,那是扯蛋,你知道我喜欢做些无中生有的事,不就是嫁个傻瓜么?我把他当个人呢,他就是个人,不把他当个人呢,他就是个物,这个物我倒是可以随意地搬来搬去。我今天来不为别的,我不是喜欢你么,在去他家之前,我要给你,给我喜欢的人。”王怡静说完,便一把抱住了张小勤,嘴唇同时也吻了上去。

    张小勤倒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双手不知道该怎么放,只能站着任由王怡静动作。王怡静说:“你还呆什么呀,都什么时代,人家白给你,难道我身子不给自己喜欢的人,专给那些讨厌的人么?”王怡静说完,把门关上,便把张小勤拉到了床上去。

    事后,王怡静抱着张小勤说:“谁叫你早不要呢,所以给你的不是第一次,第一次给了那个骗我的混蛋,我就喜欢你,我更喜欢无中生有,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可我知道我自己也不是一个好人,上班一要工资高、二要时间短、还要轻松,花起钱来又不怕大,还要那些老板事事合我心意,可我有什么本事呀,初中都没毕业,什么本事都没有,那每月一两千元的工资只够塞住自己一张馋虫一样的嘴,你也一样,我嫁你你也给不了我幸福,那我就去嫁个有点钱的傻瓜吧,这叫0+2=3,叫接二连三,我一块白板,不接二哪里去连三呢?”

    王怡静回到家,已到中午了,她也不管正在做饭的妈妈,收拾点东西就走了,吴星追着问她哪里去,她说:“别管我,当没生我这个人好了,免得你受气。”她说完,挽上包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星看着走远了的她,眼泪不由流了下来,等王大虎回来,把王怡静的事告诉了他,王大虎也不由气嘟嘟地说:“都是你生的好女儿呀,天底下要多少男儿,谁不好找,偏要去找个傻瓜?就当没生她吧,走了干净。”吴星不由又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居然骂起王怡静来,骂她臭不要脸,世上的男人都绝了,也不该找个傻瓜呀,王家祖宗八代的丑都被她出尽了。

    那天,王怡静来到李有金的家中,他父母自是说不出的喜欢,晚上王怡静主动地来到李有金的房中,默默地坐在床沿,王怡静见李有金手舞足蹈地高兴,却不知道拢来与她亲热,她只好一件件地把衣服脱掉,坐在床上,看李有金会怎么样,李有金看着脱光了衣服的她眼睛像电一样放光,裤裆不由高了起来,就是不懂得过来欣赏美色,待他脱掉衣服来到床上时,居然发觉他的短裤已被尿湿了一大片。于是王怡静就裸睡在他身边,他就一直地兴奋着,后来知道用手去摸她精致的乳房,摸她平展的肚子,摸她那少许毛发的阴部,摸得他自己把床单尿湿了一次又一次,有时一股暖流还喷到她的身上,就是不知道还可以爬到她身上去,王怡静不由乐了,说:“这个傻瓜可以,我还真嫁对了个傻瓜。”

    而吴星呢,哭归哭骂归骂,女儿还是自己的女儿,过了两天,她邀王大虎到县城去找找,王大虎不去,说:“我去了就要打断她的腿。”吴星只好来到县城找到李智的家。那天,李智夫妻俩都上班去了,李有金在家陪着王怡静,王怡静一见,倒是笑容满面地喊了一声妈,又叫李有金喊,李有金喊了声“姨”,王怡静眼一瞪:“叫妈。”李有金忙学着王怡静的样子又叫了一声“妈”,王怡静拉着她坐下,又是水果又是茶的,然后坐在吴星的身边说:“妈,你们俩个也不用生我气了,我自小就是这种个性,自己决定的事谁也拉不住,上当了也从不后悔,你们若是愿意的话,我就让他爸妈回来与你吃个认亲的饭,若不愿意呢,你拖我也拖不走。”吴星看看李有金,人看起来一表人才,有着笑脸佛一样满脸的笑容,可那肚子里却怎么像个小孩似的没装多少东西呢?王怡静却说:“若愿意呢,他们答应为你和爸在县城买套房,并给你们一间店面,你们愿做生意的话就做,不愿的话可以租与别人,每年的租金也有两三万,足够你们日常生活用的;女儿就是这种人,从读书起,就有着桀骜不驯的个性,谁都不服,和老师我都可以对着干,他说0+0=0,我偏说0+0=1,这叫无中生有,老师说雪化了是水,我偏说雪化了是春天,我偏要把老师气个半死,我看着他在我的试卷上打下那么多的X,我偏不生气,我还偷着乐;你们也与我对着来,把你们气死了,我还要好好的活着,还要活得像模像样,眼泪都不会为你们流的。”吴星听了,眼泪又流了下来,她一手抱住王怡静的头,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王怡静却抬起头,说:“哭什么哭,叹什么气?谁叫我们是这样的命呢,你们若是条件好一点,我不知道找一个好一点的白马王子么?”

    不久,王怡静怀孕了,几个月后,李智果然按照王怡静的条件给她父母买了套房,并把一间门店转给了王大虎。

    翌年,王怡静生下儿子,李智夫妻俩高兴得不亦乐乎,给小孩的见面红包都给了两万,李智的亲人都是有钱人,见李有金居然讨到一个那么好的老婆,还为他生了个宝贝儿子,没有不给小孩个大红包的,王怡静数数那些红包,居然有四五万。

    这天,王怡静抱着儿子在街上逛街,见前边有一伙人围着两个卖唱的人,她也挤过去一看,卖唱的居然是张小勤两兄妹,地上铺有一张纸,上写母亲生病,需要二十多万元钱,因借遍了亲戚朋友,还差几万元钱,所以卖唱求助,纸上有他母亲正在县医院的住院号及检查证明。王怡静看了,感觉张小勤又明显的瘦了很多,精神也有点萎靡,待他兄妹把一首歌唱完,她才上前打了声招呼。张小勤见是王怡静,便让妹妹唱,拉着王怡静到旁边说:“妈妈又病了,上次医生没摸准病,这次检查说是癌,中期,要做手术,借了好多人,还差四五万。”张小勤见她抱着小孩,又问:“你儿子?”王怡静说:“是啊,可惜了,儿子不像你,像你多好。”王怡静说完,便要去看看他妈妈,张小勤说还差几万元钱呢,他要卖唱。王怡静说:“你怎么不去搞个轻松筹呢?”张小勤说:“轻松筹铺天盖地的到处都是,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已让人厌烦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关注了,再说我妈妈养大我们兄妹不容易,欠她的情我都还不清,以前我还欠人家很多的情,不想欠人家的太多了,多了是一种难以承受的心里重负,是一种让人纠结的债,等我卖唱卖不动了的时候再想下其它的办法吧。”

    第二天,张小勤打电话给她,问是不是给他妈妈住院卡上打了五万元钱,她说:“没有,我是喜欢你,可我并不喜欢你妈妈呀,我怎么会给她打钱呢?再说,李智是有钱,可那是他的并不是我的钱呀,我也差钱呢,你不是到处借钱么 ,你爸早过了,你就一个妈妈,已经少了一个爸,别又少了一个妈,先把你妈妈的病治好再说。”王怡静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王怡静刚挂电话,她妈妈吴星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只听她妈妈吴星在电话里哭着说:“你快到医院来,你爸在街上闲不住,跑到工地上去做事,中午不知吃了什么,食物中毒了。”

    王怡静忙来到医院的抢救室,看到中毒的人有好几个,医生正在忙着抢救,几个中毒的人都吐的一塌糊涂,王怡静看到她爸脸上没有了血色,像个死人一般,不由眼泪长流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跑过去抱住她爸的手号啕大哭,几个护士忙把她拖开,说:“医生正在抢救,不会有危险的,你别在那里打扰。”可是她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像断线的珍珠滚滚而下,直哭了很久,看到王大虎稍有好转,她才转成低低的啜泣,但她的眼睛却早已哭得像个熟透的桃子。这几天,她和母亲在医院里一起陪着她爸爸,直到王大虎能吃能说脸上有了一些血色,她脸上才有了一点笑靥。

    几年以后,王怡静在公婆的支助下,开了个“无中生有”的酒店,她以一种无中生有的每月按百分之一的比例逐步返还等值消费金额的形式,吸引了很多的顾客,把生意越做越大,在县城成了一家有名的酒店。她想起自己初中都没毕业,年纪轻轻,却成了一家大酒店的老总,而她认为的那个傻瓜老师偏偏把她的那些同学教出了好几个大学生,都在一些或大或小的公司打工,她从没进过大学的门,也不知道大学毕业证是个啥样?便花钱去买了个大学毕业证,为的是看看这个证是块什么金字招牌,看后觉得也不过如此,便丢到垃圾桶,被李有金捡出来拿了当纸板打,而李有金呢,王怡静什么也不让他做,只让他晚上数钱,让他在数钱中体现出快乐。

    一天,李有金问起儿子的那五万元红包,王怡静呵呵地笑着说:“你这傻瓜,怎么还记得这钱呢,这钱早就没了,几年以前就捐给一个病人了,老婆赚这么多钱给你,你还提这钱,再提我就不是你老婆了,你是要老婆呢还是要钱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18:19:11    跟帖回复:
       沙发
    用尽全力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19:44:07    跟帖回复:
       第 3
    世说新语,人间百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21:10:01    回复 3 楼:
       第 4
    谢谢支持。问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21:10:32    回复 2 楼:
       第 5
    谢谢,问好老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6 13:30:35    跟帖回复:
    6
    小说是社会经济道德针织的神经末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4:01:36    回复 6 楼:
    7
    是不是教育体制真的有了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0 15:01:32    回复 2 楼:
    8
    谢谢支持与欣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1 5:38:29    android
    9
    反映现实,针砭时弊的一篇好小说。王怡静生性叛逆,内心善良,嫁的“傻瓜”李有金只是有些缺心眼。李家遵守承诺,送王怡静父母房产、门市。小说反映了当今社会贫富差距巨大的残酷现实,人们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在矛盾碰撞中彰显人性的光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9:30:02    回复 9 楼:
    10
    谢谢读的细心,评的丰盈,读者中有你,是种荣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2 18:00:33    android
    11
    好文,很好把王的性格勾勒出来,顶起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嫁对了个傻瓜(短篇小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