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阳光不锈汪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寡妇刘美(短篇小说)
1482 次点击
14 个回复
阳光不锈汪 于 2018/6/26 8:11:2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刘美倒在床上,疲惫已极,不由一下子沉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当、当”的声音传来,是敲门声。

    谁呢?三更半夜的,老公刚刚死去才还山呢。

    这几天,刘美突然成了寡妇,她埋葬了老公,已疲惫不堪,老公的阴影还一直在她心中,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老公半夜回来了,她朦胧着一双眼睛,起来打开门,却见队长王治国站在门口,手中提着一个小布袋,只往门内钻。

    刘美见是他,不由突然来了气,把他往外一推,“啪”的一声,就把门关了,说道:“你是想把全村庄的女人都睡了吧,老娘却看着你烦呢。”

    队长王治国站在门外说道:“你老公刚死,不是没有粮了吗?我给你送粮来了呢。”

    刘美说:“狐狸拜年,不安好心,你想老娘想了多年呢。你再不走,明天我上你家闹去。”

    “那我把粮食放你门口吧。”

    刘美打开门,把那点粮食往前面一丢,说:“拿走,饿死我也不吃你这狗粮。”说完,“嘭”地一声,依然把门关了。

    刘美躺在床上却再也睡不着。子夜里的蛙声如潮水般的鸣叫着,一阵高过一阵,声声像电锯似的,撕咬着她的耳朵,她辗转反侧,一会儿爬起来,一会儿歪在床上闭着眼睛,一种悲痛又不可名状的向她袭来。

    刘美只有二十岁,前几天老公在山崖上砍柴滑下来摔死了,给她留下嗷嗷待哺的一儿一女。

    那一年,老公一挂鞭炮这把十五岁的刘美迎进了门,老公二十七岁,刚好大刘美一轮。

    刘美美丽漂亮,一张圆脸,一笑一个酒窝,十分的活泼、妩媚,但她的兄弟姐妹多,一共有六个,小的才一岁,爷爷早死了,有个奶奶,一家九人,就靠爸爸一人挣工分,所以,家中年年是超支户,超支户只有按月领起最低的口粮,不比余粮户每月可以多领一些粮食。这一年,正遇天灾,队里粮食歉收,家中饥不裸腹,一个月的口粮不到月中就吃完了。幸好爸爸种了一些蔬菜,每天不是菜粥就是菜饭,最后的一个小妹就起名叫空菜,因为那一段时期,一家人就是靠吃空心菜挺过来的,弟弟妹妹们有时虽然饿的哇哇大哭,但因为有这些蔬菜,总算挺过来了,所以,刘美刚长的亭亭玉立一些,父母为省口粮,就迫不及待的把她嫁了。

    其实,刘美很勤劳,嫁过去的第二天,她就跟着社员一起出工去了,那天,她一直跟着一个漂亮的妇女劳动,晚上开会时,队长王治国却点名的批评了那个妇女,说她偷懒,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故意影响大家的劳动情绪。刘美说:“她哪里偷懒了呀,她一直做在别人的前面,还帮过我一下呢?”队长王治国说:“我亲眼看到的还有假么?”刘美说:“可我也一直在她身边呀,我看花了眼么?”那妇女拉了拉刘美的衣服,还向刘美闪了一眼,刘美这才不说,但在她的心中,却不免有点莫名其妙。

    过了几天,因婆婆突然生病,刘美与老公只好半夜去叫赤脚医生,刚好路过那个妇女的家,却见队长王治国灰头土脸的走了过来,见了刘美,也不打话,急匆匆的走了,却见那个妇女在房中独自的骂道:“真是狗吃屎,闻着味就来,老鼠一样,专往没人的地方钻。”刘美听了,不由有点莫名其妙,那晚下面的村庄正好放电影,村中的人大部分都去看电影去了,刘美以为队长是看电影提前回来了呢。

    刘美问老公,老公说:“队长的事,惹不起,别管那么多。”

    婆婆死后,时间久了,刘美与那些女人混熟了,在那些女人的打情骂笑中,才知道队长王治国越来越多的绯闻,有人问她队长骚扰过她没有,她说:“从来没有呢,队长怎么会是一个这样的人呢?”那人说:“你叫你老公离开你一个晚上试试,他是猫,闻着腥味就来。”刘美吐吐舌头,幸好老公天天在他的身边,天天晚上把她当小妹一样的抱着宠着,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半步。

    待刘美朦胧的睡去,队长王治国催出工的叫声已在门前响起:“刘美,出工了,太阳都出来了,大门都没打开,昨晚在做贼么?”刘美不理,男人都死了,女人出早工,谁帮我做早饭呢?但队长王治国的声音却在外面使劲的传来,刘美不由一骨碌爬起来,打开门,怒道:“谁做贼?这个队上不知道谁才像夜猫子一样在到处寻来摸去呢?”队长王治国说:“哟,起来了么,我是说了玩的呢,我是喊大家出早工的。”队长说完随转向别处大声的喊道:“出工哪,出工哪。”刘美说:“他不是刚死了么,我出工去,谁帮我做饭?我还有小孩要管呢,你又不是不清楚。”队长王治国说:“这不是农业学大寨么,我们要赶时间,超速度,赶英超美,你怎么能拉社会主义的后腿呢?你必需出工。”队长王治国说完便走了。刘美置之不理。

    这晚,队长王治国召开大会,在会上点名批评了刘美,批评了她自私的落后思想,扣除了她两个工作日,并且要她在大会上当众检讨自己的错误,以示警告。刘美瞪着一双圆睁的杏眼,却又无可奈何。

    后来,她只好一早把小孩放在隔壁的婶娘家,收工回来了匆匆的做点吃的,在队长王治国的催工中又匆匆的出工去。不管风也好,雨也好,别些妇女有时能迟出工或请假,她却一次也不行,旷一天的工,队长王治国便扣她两天的工。刘美只好敢怒不敢言。

    又一个晚上,刘美刚躺到床上,一阵“当、当”的敲门声传来,刘美问:“谁呀?”队长王治国说:“你的禾镰掉了,送给你呢。”刘美想,我怎么掉了禾镰呢?她打开门,队长王治国却一把把她抱住,说:“小美人,想死我了。”说完,队长的手便摸向刘美的胸口,嘴也亲吻到她的嘴上来。刘美被她一手抱的紧紧的,一时挣扎不脱,只好骂道:“畜生。”队长王治国道:“畜生就畜生,反正今晚畜生也得做一回。”说完便把刘美抱到床上,就想扯下她的衣服。刘美说:“你敢,我要大喊了。”队长王治国说:“只要你依了我,以后你想出工就出工,迟出早出都由你,扣你的工也都可以免,还不行么?”刘美决绝的说:“不行。”队长王治国说:“下年评分,我每工给你加一分怎么样?加一分一年就是好几百分呢,几百分就是几十元,一头肥肥的猪仔呢。”刘美说:“加分也不行。”队长王治国说:“那你要怎样?“刘美说:”别以为你是一队之长,土皇帝一样,可以无法无天,但我就是讨厌你,你赶快离开,你这样的人我讨厌至极。“队长王治国见软的不行,便如虎狼般扑了上去,刘美见他扑来,不由对着他的胯下就是一脚,可惜偏了一点,但他还是哎呦一声,双手按住那里,睁着一双血红的眼,怒视着刘美,这才一腐一拐的走去。

    第二天早上,催出工的是会计,队长王治国一天不见出来,两天也不见出来,第三天喊工的还是会计。

    自此,刘美这才彻底的认清了队长王治国流氓成性的面目,难怪他整天总是在吃那些女人的豆腐,有时居然还明目张胆,甚至在一些未婚女孩子的面前也流露出一些下流的行为,竟然都是用那些小小的恩惠诱惑的。她突然想起了婆婆在的时候,那天就她和婆婆在家,他对她说的那些不三不四的话时,婆婆居然离开,借故出门而去,而她一个十几岁的女人,在一个队长面前,却是那样的不自在,也随后走出去时,她的衣服被队长拉了下,当时却拉的她莫名其妙。

    不久,队里一个叫大妞的女孩被队长王治国搞大了肚子,在去医院引产时,被他老婆发觉,才吵的全队都知道。大妞的父亲长年卧病在床,母亲是个神经病人,她有一个妹妹,叫小妞,小她两岁,还在读书,家中年年是个超支户,超支一年积一年,越积越多,已快上千元,大妞刚好十四岁,初长成人,她家便迫不及待的让她从学校走了出来,走进集体参加劳动,以求多挣得一些工分,缓解家中的超支,而他则经常以讨超支为名,常去大妞家,弄的她一家很无奈,也很尴尬,在一个晚上,大妞在河边洗衣时,队长王治国来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抱住她,说:”依了我,我再也不讨你家的超支。“说完,如老鹰扑小鸡一般,便一把把她放倒在地,就爬了上去。

    刘美听了,不知道有多恶心,她真有一种想冲上去把他碎尸万段的冲动。然而,女孩的一家却风平浪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在以后的劳动中,女孩对队长王治国反于有一种依赖的幸福感。这对刘美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就像队长王治国拉她的衣服那次,婆婆反而离开一样,队长的兄弟纵是大队主任,他队长王治国也不该如此的放肆啊。

    从此,队长王治国是刘美一道难以忘却的阴影,说不定什么时候这样的事还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还是找个男人进门吧。”刘美想。

    刘美便给婶娘说了她的想法,婶娘说:“大侄子死了才多久,还没有一年呢。找个人是正经,但毕竟早了一点,人家你这个年纪未出嫁的也是呢,你就当是待字闺中吧,找个人上门,明年再说不迟。”刘美说:“这个村庄不是那么安宁,寡妇门前是非又多,早一点找个人进来,免得别人乱嚼口舌呢?”婶娘说:“有好的,可以先找找看,等满一年,再叫人家进门也不为迟。不就是一年吗,难不成让你当一世寡妇不成么?”

    刘美只好死了心,毕竟自己的两个小孩都是婶娘在帮着照管。

    从此,刘美一到晚上就把门关的紧紧的,任是谁敲门也不开,其实队长王治国自那晚以后却再也没来骚扰过她。

    几个月后,正是秋高的时节,天气还没有凉下来,每到晚上,村中的那些小孩都在外面疯玩,大人不喊几次,都不会回到家中,小妞也一样。那晚,刘美寻找儿子,婶娘说,他们都到河堤上玩去了,刘美便一路的往河堤走来,路过一片树林,微风轻拂,月朗星稀,隐隐约约的好像是队长王治国在林中抱着一个人,她悄悄的走近,仔细一看,原来他怀中抱的是小妞,一双大手正在小妞的身上轻薄,小妞虽然不敢高喊,但却努力的在挣扎,她不由血脉喷涌,一股怒气突然喷了出来,捡起身边的一块石头,就想打去,但她高举的手却不由停住,举了很久,就像举了一个世纪一般,那个石头却始终没有抛出去,最后,她听到小妞一声轻微的叫声,她才咳了一声,假装路过,一路呼着儿子的名字,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看到了队长,问道:“队长也在找人么?”队长王治国不免尴尬,牵着小妞的手,说道:“我在找小妞呢,大妞叫我把她叫回去。”说完拉着小妞就想走开。刘美拦住他,靠近他身边,却闻到了一股只有女人才有的那种难闻的骚味,她皱皱眉头,但还是说道:“良辰美景,拉的怎么不是大妞呢?”说完,靠近他,在他的身上蹭了蹭。队长王治国一见,说道:“是大妞叫我来找的啊。”见刘美的胸蹭到了自己的手上来,温软挺立的感觉,不由袭来,他故意用手从她的胸前拂过,说:“你来干什么呢?”刘美说:“我来找我儿子呀。”说完把胸又在他手边蹭了蹭,蹭的队长王治国放开小妞,一手就向她的胸前抓去。刘美却扑向她的怀中,说:“你干嘛呢,你干嘛呢?”队长王治国向小妞说:“小妞,你先回去,你大妞在家等你呢,快去吧。”小妞这才张开双手燕子飞翔似的跑了。小妞一跑,队长王治国一把抱住刘美,大手就抓向她的胸:“心肝,宝贝,想死我了。”刘美说:“谁知道你那么不经踢呢,要是你经踢的话,那晚不是就让你上了么。我怎不能你一来,就让你把衣脱了吧。”队长王治国等不及说话,就把刘美放倒在地,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刘美说:“这里不行,你今晚去我家吧,我等你。”刘美说完,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向着河边跑了。

    那晚,队长王治国守着刘美隔壁的婶娘睡了,便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在刘美的门上敲敲,见刘美点燃了煤油灯,说:“进来吧。”队长王治国推开门,满心高兴的往里就走,不提防刘美端着一个脸盆向他当头泼来,泼了他一身,他闻闻,居然有股难闻的尿骚味,他不由愕然的问道:“你叫我来,怎么要用尿泼我?”刘美说:“来了,就让你长记性,老娘这里是天,你就是地,不给你点颜色,你会长记性么?”队长王治国抺着脸上的尿水,还是一脸愕然。刘美又说:“你既然想玩老娘,什么都愿意听我的么?”队长王治国点了点头。刘美又说:“今年扣我的工全部作废,年底评分,每个工得加我一分,我家的口粮,每个人得提高一级。”队长王治国又点了点头。刘美又说:“你跟了老娘,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小妞也好,大妞也好,再也不许你拈花惹草,你每天晚上都要来,在我这里睡多久我不管,但不来不行。”队长王治国只得又点了点头。刘美这才说:“先洗洗去吧,我在床上等你,你回家就说掉到人家粪坑里去了。”队长王治国如皇天大赦般的走到水池边,脱了衣服洗了起来,待他来到刘美的床边,刘美早脱了个精光,一缕西斜的月光从窗户里泻了进来,洒在刘美白皙无暇的身上,一对白皙的大乳饱满挺立,他见那如白兔一般挺立的双乳,不由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岔开双手抓住就咬,刘美推开他,问:“我刚才的话记住了没?”他说:“宝贝的话,我哪里敢不记住?”说完又扑了上去。刘美依然推开他,说:“你说给我听听,别玩了老娘就忘了个干干净净。”队长王治国只得说道:“扣你的工作废,每天加你一分,口粮每人提升一个等级。”刘美问:“还有呢?”队长王治国说:“还有么?还有跟了你,我再也不拈花惹草,每晚都来,不来不行。”说完,扑到他的身上就想进入。刘美双手顶着他,说:“老娘性子燥,眼里揉不得沙,以后你不管什么事都得听老娘的,不听不行。”队长王治国被她一双手使劲的顶着,差一点点就可以进入,不管怎么努力,就是差那么一点,两粒葡萄似的乳头就在他的唇边蹭来蹭去,就是啃不着,只好说:“私事都听你的,公事你不能管。”刘美一脚把他踢开,圆睁着一双杏眼,说:“什么私事公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然老娘让你白玩么?”队长王治国看着她的那对白皙而又饱满的双乳,看着那一洼水草茂盛的地方,缓缓的说:“行。”刘美这才嫣然一笑,拉着他的手,用力一扯,说:“傻瓜,来吧,今晚老娘让你玩个够,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队长王治国这才欢天喜地的爬了上去,抱着她那洁白无暇的胴体,对准那水草茂盛的地方,如钢钎开山裂石一般,就向一个洞口挺了进去。

    这天,妇女们都在山上翻苕藤,队长王治国的老婆也在,大家一边翻一边打情骂笑,说到兴致处,不免哈哈大笑,几个妇女居然笑的倒在地上把红苕藤滚倒了一片,刘美也是其中的一个,在笑骂中,她把一个女人推倒在地,这个女人却把队长的老婆拌倒了,队长的老婆年老,五十多岁,不经摔,一屁股坐下去,地上正好有个石块,不免哎呦一声,坐重了,一下子爬也爬不起来,不由骂道:“小妖精,你霸了人家的男人不说,还怎么倒来欺负我呢?”刘美一听,冲上去,骑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挥拳就打,边打边骂:“我小妖精怎么样?全村的女人哪个不被他玩遍?他黄花闺女都敢伸手呢,你没本事管住他的鸡鸡,我就霸占他怎么样?你不服么?老娘的拳头让你服。”刘美说完,一顿暴风雨般的拳头落在那妇人的身上,打的那妇人嚎叫不绝,旁边的妇女们乐不可支,有的竟然拍手称快,在另一个山上做事的队长王治国听了,跑了过来,向两人喝道:“还不住手,队里出工是出来打架的么?”刘美说:“这老货骂我小妖精呢,除你之外,我还迷惑谁了?我有另外一个男人吗?队里出工就不能打架么?老娘偏要打呢。”刘美说完,向那女人冲过去,挥起拳头又要打,那妇人只好爬起来就跑。刘美见那妇人跑远了,说:“队长的老婆都走了,我们也收工回家吧,走啰。”刘美说完,径自往家走去,众妇女不由欢天喜地,也一哄而散,只留下队长王治国在那里木鸡样。

    这晚,刘美来到队长王治国的家中,在床上把那妇人拖了下来,她拉着队长王治国的手,爬到床上,说:“反正小妖精出名了,我豁出去了,妖就妖出个样子来,今晚老娘就在这床上,不走了。”那妇人见了,看着刘美那凶狠的样子,不敢走拢去。队长王治国却一副熊样,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刘美不由骂道:“老东西,水灵灵的女人送上门来,还不上心么?上呀,上给那老货看看。”刘美说完,一边为队长王治国宽衣解带,一边对着那老妇人说:“你就站在那,看我这小妖精是怎么样妖上你家男人的。”队长王治国不由爬起来就想走,刘美一把拉住他,说:“你哪里也不许去,再走,我把全队的人都喊来,反正你这个老妖精的名声早就在外了,我这个小妖精正好跟着出一次名。”队长王治国不由说道:“祖尊,别闹了,我求你了。”刘美说:“我还没闹完呢,我就想让你上给那老货看看,她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我就想看她的熊样。”队长王治国说:“我求你,我求你,还不行么?”刘美说:“不行,除非喊我娘。”队长王治国连忙的喊:“娘,娘,你就高抬贵手,你走吧。”刘美这才杏眼圆睁的说道:“老东西,看你挺有本事的,却这样没骨气,比你那冲锋陷阵的小鸡鸡窝囊多了,呸。”刘美向着队长王治国吐了一口,这才站了起来,又说:“那晚的话要记下啊,不许忘了,记得每晚要来,老娘每晚等着你上。”刘美说完,这才走了,路过那老妇人的身边,向她眼一瞪,“嗯”了一声,这才出门而去。

    婶娘知道了这些事后,找上刘美,迫不及待的说道:“都是我错了,你还是找个男人吧,一个年轻的女人,又拉扯着两个小孩,真的不容易,别在外面闹的风天地动的,他都比你爸还大呢,何苦呢?”刘美说:“婶娘,反正是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我不找了,我就赖上他了。”婶娘说:“年纪轻轻的,找个年轻人不好?你这样夫人不是夫人,小妾不是小妾,你这是何苦呢?”刘美说:“婶娘,我还怀上了他的小孩呢,我要生下来,我就要拖死他。”婶娘不由的惊道:“我的天,你这是在玩什么啊,生下来,你一个小女人,三个小孩,你养得了么?”刘美说:“他养。”婶娘说:“他会养?”刘美说:“他敢不养?”婶娘说:“你哪条道不好走,为什么偏要这样呢?”刘美说:“我就看不惯他,拖死他,累死他。”婶娘说:“值得么?”刘美说:“找哪个男人不是一样的养家糊口,我就找准了他,也才会出我心中的恶气。”婶娘说:“刘美啊,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发神经病了?”刘美说:“婶娘,我好着呢,我清醒得很。”

    待队长王治国发现刘美的肚子已隆起,她已怀孕好几个月了,他要刘美去做掉,刘美坚决不肯,怎么说服也不行。这下,队长王治国慌了,一连几天,再也不敢去她家,刘美却来到他的家中,当着他老婆的面,提着他的耳朵说道:“你儿子都几个月大了,没良心的老东西,你就这样不心痛么,他要你去帮他的妈妈挖地种菜呢?”队长王治国说:“我知道是谁的种呢,你还是去打了吧。”刘美说:“你兄弟是大队主任,我找他没用,我就找公社书记去,反正我是一个破鞋,破罐子破摔,你看我敢不敢?”队长王治国一下子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了,只好说道:“刘美,你不是有两个小孩了么,你能养活几个呢,你不生不行么?你这是何苦要给我添麻烦呢?”刘美说:“我就要把他生下来呢,我还要你养呢,我要让所有的人知道都是你的种呢,你老婆不是不能给你生么,你不是只有一个带在家的养女么,我生下来,你就有个亲儿子了呢,还有个比你女儿还小的貌美如花的小老婆呢,你就可以在方圆几十里扬名了呢。”

    这时,队长王治国的老婆疯了一般,拿着一个扫把,向王治国彻头彻尾的就是一顿乱打,边打边说:“你这个畜生,到处拈花惹草,惹出个臭崽子出来了,你孙子都几岁了呢,你怎么不去死啊。”那老妇人打完,居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女儿出来时,一双眼怒视着他,眼睛都红了,发狠道:“这是一个爸么,你怎么不去死啊,你还活着干嘛。”但说归说,她最后也只好拉着她娘,陪着一起流泪。

    不到两年,队长王治国的老婆竟一病悠悠,撒手人寰。他因年老,队长一职已退给别人,带养在家的女儿,再也不理他了。他一个孤寡老头终于过上了孤家寡人的生活。

    不多久,文化大革命结束,刘美带着小孩,除找他要钱要物要帮助外,再也不去理他。他要是赖在刘美这里不走,刘美便对他推推撞撞,甚至拿起扫把,把他像赖着不肯走的狗一样赶了出去。老队长王治国说:“我是孩子他爸,”刘美说:“我儿子姓刘,他从来就没有爸,他爸在他没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骨头都化成泥了。你是个什么东西呀?想做赖皮狗么?”老队长王治国说:“你不就是嫌我老了么,不中用么?可他就是我儿子呢。”刘美说:“你本事大呀,村中的女孩子,一个一个的都长大了,都水灵灵的呢,你有本事尽管去呀。我儿子吃过你的奶么?吃过你喂的饭么?呸!”刘美说完,提着一桶喂猪的潲水向他当头泼去,“嘭”的一声,把门关了。

    这天,刘美对婶娘说:“婶娘,我还是找个男人进来吧。”婶娘说:“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你的大名,他不死,谁敢进来么?”刘美说:“敢进来的男人才是真男人,没人敢来,难道我就要等到他死才能找人么?”

    待老队长王治国死时,那是三年以后的事。因他养女为着母亲被他气死,一直不与他来往,他死在房中几天,居然没人知道,待到房中挥发出臭味,几天没人见到他时,大家撞开他的门,他早已死了,老鼠都在他身上咬着他的腐肉,鼻子都被咬光了,眼睛也被掏了一个洞,身上的蛆虫也爬的到处都是。很多的人不由唏嘘长叹,长叹过后,不免都在说道刘美,都说是刘美害的,都说刘美要工分要口粮的时候,一个人把他独霸,是刘美这个狐狸精最后把他害的家破人亡,还让他落不了一个好死,这个狐狸精真的是害人不浅啊,这样的狐狸精谁还敢要呢?

    只有刘美的婶娘听了,在众人的中间,不由的幽幽的叹了口气,一滴眼泪滚了下来,眼睛一下子红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6 8:23:09    跟帖回复:
       沙发
    友情加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6 13:24:38    跟帖回复:
       第 3
    好象纯文学没人关心哎。但我喜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6 13:28:32    跟帖回复:
       第 4
    这个故事我也有个真实版本1.1,哈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1:37:56    跟帖回复:
       第 5
        仅仅是一遍粗略通读,我已忍不住拍案叫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2:16:36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5楼第 5 楼 老绥远韩氏 2018/6/27 11:37:56  的原帖:    仅仅是一遍粗略通读,我已忍不住拍案叫绝。生产队长把木匠被派去十五里外三山镇援建,自己和他女人睡早觉援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2:41:25    android
    7
    真有此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4:03:34    回复 5 楼:
    8
    女人伟大,真人真事改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4:04:19    回复 6 楼:
    9
    此类事件,在那个时候多如牛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4:05:59    回复 3 楼:
    10
    在很多的人眼中,文人都是贱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 21:40:29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阳光不锈汪 2018/6/27 14:05:59  的原帖:在很多的人眼中,文人都是贱人文学是社会的医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3 6:23:05    android
    12
    感觉写的不太真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8:12:41    回复 12 楼:
    13
    对不起,这个人还是真人真事,姓名都没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8:13:55    跟帖回复:
    14
    对不起,这个人还是真人真事,姓名都没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9:32:18    回复 5 楼:
    15
    谢谢,读者中有你,是种荣幸。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寡妇刘美(短篇小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