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笔卒君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披着羊皮的帝王驭民术——儒家核心价值观批判(二)
6333 次点击
107 个回复
笔卒君 于 2018/6/27 11:52: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一.儒家核心价值:礼

    “礼”,即周礼,被儒家认为是“圣人”姬旦的伟大创制。实际上,周礼应该是周朝独圌裁集团中的一批御用理论家在前代礼仪、习惯、风俗之上改进的、用以维护宗法封圌建式独圌裁政治制度的、一整套等级社会的秩序法则及行为规范【请移步注解1、2】。由于其带有出礼入刑的强制性,所以已经与一般意义上的“习俗”不同,而成为一种类似于“王圌法”【请移步注解3】.或者说是一种辅助“王圌法”的“礼法”。为了更好地探讨其本质,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其产生的历史背景:据历史记载,商朝末年,以姬发、姬旦为首的武装势力,通过武装暴圌动推圌翻商朝暴圌政后,建立了一个新的独圌裁暴圌政。【请移步注解4】新政圌权建立后,姬发立马将掠夺到手的权力、资源进行分赃:自立“天子”,以宗法原则(嫡长子继承制)将土地、人民通通分封亲友,可以说立刻走上了商朝暴圌政的老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在商朝独圌裁者“天命论”宣传基础上又发明了“以德配天”的思想,宣传谁有德行、谁就坐天下的无耻谬论。然而这并不能征服人心。姬发推圌翻商朝暴圌政的历史被历代儒家吹捧为无比正义的“汤武革命”,这不仅是儒家的弱智,更是对“革命”一词的侮辱!其所谓的正义性、道德性早就在分封的那一刻灰飞烟灭。从本质上来说,这样政圌权并非经过全民的授权,只不过是又一个强盗政圌权而已,自然是很不得人心的。

    我们知道:在宗法分封之后,原有社会结构崩溃,社会阶级重新分层,一方面出现了以姬姓强盗家族以及非姬姓强盗集团为主体的极少数“新贵圌族”和被剥夺殆尽、沦为奴圌隶甚至战利品(否则怎会有授民授疆土?)的广大平民两大对立阶层;另一方面,强盗内部也因利益分配不均而勾心斗角,更有商朝旧贵圌族复辟势力的顽抗(二者后来合作,欲图军变,是谓“三监之乱”),姬发的新政圌权秩序紊乱,民心离散,极不稳定。对于这个不稳定的原因我们有必要再加以说明:一者如上文所说,其政圌权没有合法性。二者,主要问题出在以宗法为原则的分封制度的不合理。王国维:“周人制度之大异于商者,一曰立子立嫡之制,由是而生宗法及丧服之制,并由是而有封圌建子弟之制,君天下臣诸侯之制。”[ 《殷周制度论》.王国维]国家政治秩序和家族血缘秩序含混不分或者说合二为一,是周部落的一个显著特点。

    在夺取天下以后,姬发将所有的国家权力、国家资源甚至人民的生命都“变为”家产,是谓家天下。在此前提下,又以上述血缘原则进行分赃:以姬发为核心,以血缘为纽带,由亲到梳依次递减分配国家权力和国家资源甚至人民生命!

    周天子在群子中立嫡长子,作为群弟的首领和王位继承人,在家族中是大宗,在政圌权组织中即为天子。而他的群弟在家族中是小宗,在政圌权组织中则被封为公侯。公侯的嫡长子在他这一支中又成为大宗,继承公侯之位,他的群弟则是小宗,被分封为卿士。由于大小宗的不同,所以形成从天子到公侯到卿士的不同等级,产生从上到下的统圌治关系和从下到上的臣属关系。由于是按血缘进行分封制后,分配的过程极不平等,天子、诸侯、卿、士大夫之间的权力、资源层层递减,各个等级间差距悬殊。

    这种分脏唯亲的手法,其权力、资源的分配完全不以个人的能力或者智慧为衡量标准。其结果正如柏圌杨先生所书:“封国君主,绝大多数是国王(姬发)的亲属......凡是姬姓贵圌族,只要不是疯子和白圌痴,每人都分到一块土地和一群奴圌隶......少数是建立功勋的官员......”[ 柏圌杨.《中国人史纲》商圌务印书馆 p52]据说周初分封了七十一国,姬姓之国就有五十三个。[ 《荀子·儒效》:“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别说被当成物品奴役的广大平民不服,就是跟着姬发打天下的人也不服,甚至姬家内部成员也不服。(“三监之乱”)

    综上,我们可以看到:周政圌权建立初期社会结构变动巨大,利益分配极为不均、阶层差距极为悬殊、社会等级化极为严重。人心不服,作乱迭起,给姬发的政圌权带来极高的统圌治成本。这该如何是好?如何防止别人来抢夺我的天下?如何使天下人民发自内心地认可咱们家这个强盗等级秩序?又如何使自己这个强盗在老百姓心中成为救民于水火的下凡天神?是否有比屠刀更高妙的方式来收服人心?这是姬发彻夜思考的问题。

    我们知道独圌裁政圌权的维系有两个核心因素,一靠王圌法系统(暴力),二靠意识形态(洗圌脑)。(刘邦的谋臣陆贾曾有过精辟的概括: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守天下。秦朝二世覆灭就在于唯独信奉暴力而忽视意识形态的工作。)可叹姬家人真是聪明早慧,在动用国家军队血腥镇圌压反抗者之后;以姬旦为首的御用理论家忧国忧王,紧接着就研究了一套更为阴险的意识形态来稳定政圌权——礼法。

    荀况似乎很能揣摩帝王心意:“礼起于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使欲必不穷于物,物必不屈于欲。两者相持而长,是礼之所起也。故礼者养也。”[ 《荀子译注》.王威威译.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P184]要是这天下子民都不满足我所给予那点赏赐,平民不满足于那点温饱,诸侯不满足于那点封土,搞不好就要来夺我的荣华富贵。这是姬发、姬旦这些独圌裁核心们最厌恶的事情。

    如何使子民“各安其位”呢?礼,应运而生。

    下文我们将要对这一套邪恶的洗圌脑文化进行剖析,然而由于其制度细节极为繁复,且碍于史料的缺乏,本文无力进行全方位的探讨。这里,我们仅试图根据已有的史实和常识来把握其最为核心的内涵。另外,做一些说明:1.为了叙述的方便,我们将它划分为礼制思想和礼制实践两部分分别予以分析。2.下文“礼”的概念不局限为周礼,更是历代王朝青睐的儒家之礼。

    先看礼制思想,其核心理念:根据天地有高低的自然现象推论出人与人天生就有贵贱、尊卑,人与人生而就该不平等,理应有不可逾越的等级,而个人必须服从这个等级秩序,社会才能够稳定。

    “分均则不偏,势齐则不壹,众齐则不使。有天有地而上下有差,明王始立而处国有制。夫两贵之不能相事,两贱之不能相使,是天数也。势位齐,而欲恶同,物不能澹,则必争;争则必乱,乱则穷矣。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使有贫、富、贵、贱之等,足以相兼临者,是养天下之本也。”[ 《荀子译注》.王威威译.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p61]

    从整体历史来看,这个等级秩序可以抽象概括为:独圌裁者是第一等的,独圌裁家族是第二等的,官僚集团(御用文人笔杆子、御用武士枪杆子)是第三等的,顺民作为一种生产工具甚至一种物品,按照其对独圌裁者及其家族(所谓“国家”)的贡献而继续分为四五六七八圌九等。

    这个秩序在封圌建周朝表现为“天子-诸侯-卿-士大夫-平民”,而在大一统帝制时期表现为“皇帝-官僚-平民”。这个等级秩序首先落实在人的身份地位上(即所谓“名正言顺”),最重要的是落实在权力的分配以及由权力带来的利益分配上。以独圌裁者(天子或者皇帝)为核心的特圌权,霸占这世间最大的权力及资源,并且只有独圌裁者可以任意分配特圌权——而越接近独圌裁者就意味着被赏赐越多的特圌权。(霸占权力即据国家公权力为私有,即“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小雅·谷风之什·北山》),而此特圌权的实质是剥夺全体公民的政治权利甚至生命权利;霸占资源即据公共资源为私人资源,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同上),而此特圌权的实质是剥夺全体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对百姓有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在此秩序的运作下,最终权力将集中在以帝王为核心的官僚群体手中,而全体公民处在政治、经济等权利乃至人身自圌由完全被剥夺的状态下,成为受独圌裁政圌权奴役的“臣民”。当然,这还只是针对愿意服从这套秩序的“良民”而言。

    至于不甘于这种等级制度、胆敢反抗的“逆贼暴徒”,不管是皇家、诸侯还是平民百姓,那就排不进等级了,贵圌族则降为平民,是谓刑不上大夫;而平民呢,就直接“才行反时者死无赦[ 《荀子译注》.王威威译.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p57]”,是谓礼不下庶人。

    正如刘绪贻先生所言:“在封圌建社会里,国王控制诸侯和公,诸侯和公控制着卿和大夫,卿和大夫控制着士,士则控制庶人和奴圌隶。而在每一个家庭或家族里,大宗或继承人支配着所有其他的人。这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每一个人都有与其与生俱来的特定的社会角色和地位。几乎没有人能够通过他的成就来改变其社会地位和职业。为了让人们依照其特定的社会地位行圌事,又有一大堆定义明确的礼来引导和限制他们。”[ 《中国的儒学统圌治》.刘绪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第二章 “儒生的出现”]

    不错,将这一套等级秩序合理化,只是在人心中注入一种奴才观念的种子。更重要的是礼制实践,将这一套秩序落实到人们的生活之中,使人们在衣食住行婚丧嫁娶方方面面都严格遵守等级,从而在反复的生活训练中逐渐使奴才观念的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姬旦们做到了,而且做到了极致,下面简单举几个例子:

    穿衣: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平民穿什么颜色、选什么布料、做什么款式都有严格的要求,层层分级,不可僭越。周代是冕服,包括冕、衣、裳、带等,就拿祭礼是佩戴的冕来说,等级不同,旒数不同,天子十二,诸侯九,上大夫七,下大夫五,发展带后来只有帝王可以戴冕。[ 《中国历代服饰的等级制度》赵钧 李育民 西北纺织工学院学报 第11卷第1期]衣裳的颜色也体现着等级:天子白衣,诸侯玄衣;天子诸侯朱裳,大夫素裳,上士玄裳,中士黄裳,下士杂裳。[ 同上]  

    比如吃饭:王九鼎(牛、羊、乳猪、干鱼、干肉、牲肚、猪肉、鲜鱼、鲜肉干)、诸侯七鼎(牛、羊、乳猪、干鱼、干肉、牲肚、猪肉)、 卿大夫五鼎(羊、乳猪、干鱼、干肉、牲肚) 、士三鼎(乳猪、干鱼、干肉)。

    比如住宅:《考工记》中将全国城市分为天子、诸侯、卿大夫三个等级,城市建设也要严格遵循等级:天子都城的城墙角楼高九雉、道路宽九轨;诸侯七雉、七轨,卿大夫五雉、五轨。

    比如车马:逸礼《王度记》曰:“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比如祭祀:《礼记·王制》载:“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士一庙。”

    以上仅仅是衣食住行等级化的粗糙掠影:一小撮诸侯贵圌族尚且受此等级制度的奴役,广大的平民百姓被死死地压在底层,受尽鄙视、受尽束缚、受尽凌辱——其悲惨程度更是无法想象。更可怕的是言行举止等等生活细节也要贯彻等级原则。我们知道孔丘有一句名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我们仅以语言为例:在儒家君臣民三者的关系中,各自称谓就要讲究等级。比如和独裁者有关的称谓往往和“天”、“圣”、“上”、“神”、“龙”等“高级词汇”组合,独裁者的身体叫“圣躬”或“龙体”,思想叫“天意”或“圣裁”,说话叫“天言”或“圣谕”,倾听叫“圣听”或“天听”,对奴才的赏赐叫“天眷”“天顾”,做了点政绩(指不定还是什么蠢事、恶事)叫“圣德”、“皇泽”......

    臣属的相关称谓往往和“低级词汇”搭配,如:微臣、奴才、不才、在下、鄙人......而且一举一动又往往和一些羞辱性形容词成为固定搭配。如“愚”:“臣愚陋僻蠢”“臣至陋至愚”“文字鄙陋”;如“谬”:“谬承重委”“谬居荣宠”;如“死”:“冒死陈文”“臣等有死而已”。

    至于民众,就只剩下“草”、“贱”、“小”、“暴”、“乱”、“罪”这些“垃圾词汇”可以享用了。【以上部分的内容参考了刘泽华先生的《君尊臣卑,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大框架》一文,原载《中国社会历史评论》,第一卷,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在此感谢】

    人类的天赋权利——言论自由,或者说仅仅是说话的自由,都被儒家礼法严阉割到如此扭曲、如此等级森严的程度,那别的自由之支离破碎的死相就更是惨不忍睹。虽然我们已经无法知道这些玩意儿的细节安排,但是有一点显然是可以确认的:礼,既然作为独圌裁者维护暴圌政的利器,其核心思想就是确立独圌裁者的绝对权威。那孔丘那句名言的真实含义就是:不利于独圌裁者和独裁秩序稳定的“个别现象”万万不要看,不利于(同前)的“民间谣言”万万不要听,不利于(同前)的“大逆之言”万万不要说,不利于(同前)的“犯罪行动”万万不要有。

    如此,中国人就乖乖的了!圣人的天下就稳稳的了!

    这样一套精致的独圌裁意识形态,经过一代一代的周公们辛勤努力地教育推广、刑罚逼圌迫,使得等级思想被活活烙入人们的心灵,使得君臣、贵贱、尊卑、上下这一种等级独圌裁秩序走向稳定,使得独圌裁者为各等级的奴圌隶们制定的行为准则成为千年来中国人走向自圌由平等民圌主的精神障碍!如此礼法,对于独圌裁者自然是开万世太平、立百年稳定;对于民众,却是一场肆虐不息的人圌权瘟疫。

    我们知道,自圌由是人类的本性。失去自圌由,人类的生命也就变得不完整;失去了自圌由,人类的幸福也就变得不可及。就拿生命权利来说,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属于自己,我们有权决定自己生命的延续方式,也就是生活方式。如果别人强迫我们按照规定的方式去生活,那就等于是部分地主圌宰了我们的生命,或者叫剥夺了我们的部分生命。更何况是周朝独圌裁者发明的礼法,更本不具有任何正义性、合法性。他们要求民众都按照他们规定的方式去生活、按照他们规定的方式去思考、言说。实质上就是剥夺了民众的部分生命,本质上就是奴役。然而由于其并无实像,以至于人们很少意识到其精神枷锁的实质。

    然而也正因为人性的本质是自圌由,随着强盗家族的荒圌淫圌糜烂,这一套意识形态终于在八百年后出现了裂缝,到春秋战国彻底崩溃瓦解。实际上,与其说这是权力资源的再分配,与其说这是帝制不可克服的轮回缺陷,倒不如说是人性对自圌由的向往战胜了奴役。在长期的精神奴役后,中国人终于冲破牢笼,创造了轴心时代的东方重镇!大量的诸侯军阀大胆否定姬家独圌裁暴圌政,走上了自治、改革的道路,客观上造成权力之间的制衡,使得大量的思想家开始冲破礼法的禁锢与皇权的屠戮,创造出了异彩纷呈的哲学流派。

    然而,这世界上却总有无耻的奴才帮着主子指鹿为马,将这套已经被世人唾弃、否定的礼法美化成匡正乱世、救济人民的伟大文化。

    咱们民圌族的精神偶像——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孔丘所说的“克己复礼”(《论语·颜渊》),其实就是要人放弃自己的自圌由、尊严和人圌权,去认可、服从,甚至皈依这一套极为可恶的奴才秩序。作为一个十足的法圌西圌斯主义者【请移步注解5】,他将独圌裁者精心设计的一套独圌裁礼制,奉为判断是非的唯一标准与人生追求的最高原则:“不学礼,无以立。”(《论语·季氏》);他拼命维护因为贪婪荒圌淫而丧尽威严的周朝独圌裁家族:“天下有道,礼乐征伐自天子出。”(《论语·季氏》)【请移步注解6】类似的荒唐言论还有“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孔丘理想中的独圌裁统圌治,就是老百姓像牛羊一般温驯、沉默,既不要懂政治、也不要议论政治。这个“一言堂”传统在中国历史中可谓影响恶劣。

    我们知道言论自圌由是天赋人民的权利,言论自圌由的核心就是政治言论的自圌由。早在希腊时期,伯里克利就说:“在我们这里,每一个人所关心的不仅是他自己的事务,而且也关心国家的事务,就是那些最忙于他们自己的事务的人,对于一般政治也是很熟悉的——这是我们的特点。”希腊人提倡自圌由讨论和辩论,他们深信良好的社会制度和明智的政策经过充分讨论得出的结论。“有道”的社会从来是依靠全体公民自圌由表达、评议之后的政治智慧来维系的,古典希腊的繁荣就是明证。相反,一个“庶民不议”的社会,必然饱受独圌裁者的恐怖蹂躏。在这里,公民参政议政的权利被剥夺,各种诉求都没有表达的空间,因而毫无人圌权可言。政治”被狭隘化,成为了“宫廷斗争”、“血腥迫圌害”的代名词,人们为了免受伤害,没有别的出路,对政治只能避而不谈。我们还记得《茶馆》里的那句“莫谈国事”吧?

    由于一心保王,孔丘从不思考、也不可能思考这些关乎人民根本利益的事情。卑鄙的他还把春秋战国污蔑为无道乱世——“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从今天看来,春秋战国无疑是五四前中国历史上最活跃的黄金时代。百家争鸣、各国竞争、社会活力空前爆发。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恰恰是周王朝大一统恐怖专圌制政圌权的瓦解,诸侯们虽然依旧独圌裁,却由于各国独圌裁权力间有了抗衡、分制,使得人民、社会重获自圌由的喘息之机。

    奇怪的是,孔丘为什么偏偏与常人的思路完全相反,把有道说成无道,把无道说成有道?是愚蠢不化,还是别有用心?这其实是一个令人深刻警醒的问题。真实的原因就在于孔丘衡量“道”的标准,是周朝独圌裁者的统圌治利益。只要有利于独圌裁,那么专圌权也罢、禁言也罢,甚至战争侵略(征伐),都是有道。而只要是不利于独圌裁,任何言论自圌由、社会自圌由那都是无道。人民的利益,从来不是他衡量有道无道的标准。从他的这种思维方式中,我们是很可以认清这位大圣贤的真面目的。他忠心拥护被人们普遍厌弃的周朝独圌裁文化:“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论语·子罕》)他对于人们因追求自圌由而僭礼的行为深恶痛绝,发出极不宽容的叫嚣:“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论语·八佾》)他公开为未来的大独圌裁者传授统圌治术:“上好礼,则圌民易使也。”(《论语.宪问》)他要求弟子们无条件服从独圌裁者的意志:“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颜渊》 )

    有什么样的民圌族,就有什么样的圣人,就是这种公然教唆人们服从独圌裁秩序的货色,居然被中国人跪拜了两千年!有什么样的圣人,就有什么样的民圌族,如此圣人,毫无是非判断、毫无独立思考、一副奴才像;如此民圌族,必然更甚。

    万幸的是,各路诸侯对这一套早已厌弃(虽说客观上有利于统圌治,可是当年他们自己也是深受其害,主观情感上无法认同),对孔丘这种不合时宜的跑官分子也是极为鄙视,终于是未能得逞。后来,嬴政凭借法家思想建立极圌权帝国后,更是对儒生厌恶入骨,焚圌书圌坑圌儒。客观上看,使国人免于新一轮精神奴役的劫难。

    可悲的是,汉极圌权帝国建立以后,随着又一位鼓吹帝制的儒学大师的出现,这套独圌裁意识形态又被他从历史的垃圌圾堆里捡了出来,不仅死灰复燃,而且登峰造极。

    我们要感谢秉笔直书的太史公,他在《史记》中给这位复辟大师留下了一段不可磨灭的罪证:

    汉高帝五年(前202),天下已经统一, 诸侯们在定陶共同尊推汉王为皇帝,叔孙通负责拟定仪式礼节。当时汉高帝把秦朝的那些严苛的仪礼法规全部取消,只是拟定了一些简单易行的规矩。可是群臣在朝廷饮酒作乐争论功劳,醉了有的狂呼乱叫,甚至拔圌出剑来坎削庭中立柱,高帝为这事感到头疼。叔孙通知道皇帝愈来愈讨厌这类事,就劝说道:“那些儒生很难为您进攻夺取,可是能够帮您保守成果。我希望征召鲁地的一些儒生,跟我的子弟们一起制定朝廷上的仪礼。”高帝说:“只怕会像过去那样的烦琐难行吧?”叔孙通说:“我愿意略用古代礼节与秦朝的礼仪糅合起来制定新礼节。”皇帝说:“可以试着办一下,但要让它容易通晓,考虑我能够做得到的。”......叔孙通说:“皇帝可以试来视察一下。”皇帝视察后,让他们向自己行礼,然后说:“我能做到这些。”于是命令群臣都来学习。

    汉高帝七年(前200),长乐宫已经建成, 各诸侯王及朝廷群臣都来朝拜皇帝参加岁首大典。那礼仪是:先在天刚亮时,谒者开始主持礼仪,引导着诸侯群臣、文武百官依次进入殿门,廷中排列着战车、骑兵、步兵和宫廷侍卫军士,摆设着各种兵器,树立着各式旗帜。谒者传呼“小步快走”。于是所有官员各入其位,大殿下面郎中官员站在台阶两侧,台阶上有几百人之多。凡是功臣、列侯、各级将军军官都按次序排列在西边,面向东;凡文职官员从丞相起依次排列在东边,面向西。大行令安排的九个礼宾官,从上到下地传呼。

    于是皇帝乘坐“龙辇”从宫房里出来,百官举起旗帜传呼警备,然后引导着诸侯王以下至六百石以上的各级官员依次毕恭毕敬地向皇帝施礼道贺。诸侯王以下的所有官员没有一个不因这威严仪式而惊惧肃敬的。等到仪式完毕,再摆设酒宴大礼。诸侯百官等坐在大殿上都敛声屏气地低着头,按照尊卑次序站起来向皇帝祝颂敬酒。斟酒九巡,谒者宣布“宴会结束”。最后监察官员执行礼仪法规,找出那些不符合礼仪规定的人把他们带走。从朝见到宴会的全部过程,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和行动失当的人。大典之后,高帝非常得意地说:“我今天才知道当皇帝的尊贵啊。”于是授给叔孙通太常的官职,赏赐黄金五百斤。叔孙通出来后,把五百斤黄金都送给各位儒生。儒生们于是都高兴地说:“叔孙先生确实是圣人啊,知道当世的要务。”[ 翻译自《史记·孙叔通列传》]

    经“儒学大师”孙叔通改造的这一套周礼2.0版本,升级后更为精致、繁琐,其崇拜君主之媚圌态、自我阉割之丑态、灭圌绝圌人圌性尊严之恶态,简直令人瞠目结舌,拍案叫绝。通过类似于宗教仪式的方式强化人们对于君主的服从、对于等级的认可,进一步奴化人们的深层灵魂。上文的例子仅仅是君臣礼仪的冰山一角,而应用于社会的那一整套礼法,其细致之程度、尊卑之力度更是无法想象,尤其是经过后世儒生继承发扬,到了明清两朝,最终形成了“三跪九叩”的“宗教奇观”——对于中国人仅剩的那一点可怜的自圌由,真可谓是全方位地“斩尽杀绝”!

    更为可悲的是,在这之后,历史又给悲惨、倒霉的中国人送来另一位儒学大师。如果说孙疏通的改造使得礼制实践得到了宗教仪式化的提升;那么这位大师就是通过形而上学(或曰哲学、玄学)的精密论证,使得礼制思想得到了宗教教义化的支持。

    让我们记住这个罪恶的名字,他就是帝制理论的集大成者——董仲舒。前文我们已经对礼制思想进行了分析,这里我们要进一步说明的是,经过董大圣人的创造性转化,这个毫无平等与尊重可言的强盗等级秩序,被进一步包装神化为不可置疑的“天道”,是符合阴阳五行的宇宙真理。在孔孟学说的基础上,他杂糅了春秋时期的阴阳学,提出了“三纲五常”之说。在《春秋繁露》中他认为阳尊阴卑是“天道”,从而推论出君尊臣卑父尊子卑夫尊妻卑的“王圌道”。是谓“王圌道之三纲可求于天”;在《楚庄王》中,他提出臣子若违抗君令或发表有损帝王的言论就是乱臣贼子,即使不谋反也是死罪(可以看作“非礼勿言”的极端化)。其“天人合一”思想(实乃天、君合一)更是将君主提高到神圣的地位而成为上帝之子一般的存在;在《阳尊阴卑》中,他又认为臣民行善归功于君,而君之恶事则由臣民承担,因为君主是天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天下的一切包括人民的生命都应该在君王手中,人民必须无条件服从。

    对于这种宣扬君权神授、鼓吹个人独圌裁的法圌西圌斯思想,几个世纪前的美国知识人托马斯·潘恩,早已睿智地揭穿其本质:“据说,当前世界上存在的那些王室都有可敬的起源。然而,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如果我们能够掀起远古的黑色笼罩,追述他们最初起家的踪迹我们就会发现它们最早的祖先不过是一群不法之徒当中穷凶极恶的首领罢了。这个祖先手段阴险残忍,更胜过他人,就为他在那伙掠夺者当中赢得了首领的名号。他通过增强势力并加大掠夺力度,使那些温良而手无寸铁的人们出于恐惧,只得用不断进贡来赎买自身的安全。”[ 《常识》.托马斯·潘恩 著 张源 译 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 p18~19]

    可叹饱受圌精神阉割、肉体屠圌杀的中国人,甚至连怀疑独圌裁者合法性的那一点可能都不存在了,从汉代圌开始的独尊儒术、思想迫圌害,到唐以后的儒家科举洗圌脑,中国人的胆子、脑子双重萎靡。宋明时期更是畸形生长出理学这样的极端法圌西圌斯学说,要求人民为了君王“存天理灭人欲”,而这“天理”,就是以尊崇独圌裁者为核心思想的等级礼法。

    中国人向来以“礼仪之邦”“礼乐文明”(礼乐文明是独圌裁政治的工具:实际上,周朝传下来的儒家礼乐文明,除了“礼”以外,还有“乐”。乐,是一种和“礼”相互配合、软硬兼施的洗圌脑术。简单概括起来就是艺术为政治服务。所谓礼分尊卑,乐和上下,礼是强制性的,具有一种阶层对立的性质,而艺术要软化、消解这种对立。将政治内涵嵌入艺术之中(如《诗经》中的“小雅”、“大雅”中充斥着歌颂独圌裁者的肉麻篇目,可谓达到了个圌人圌崇圌拜之极致),通过歌唱、舞蹈、诗歌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反复灌输,让老百姓在耳濡目染中成为独圌裁者的忠心奴仆。由于篇幅所限,这里点到为止,不再展开。)

    ]为骄傲的资本,特别是当那些只凭一腔对神秘事物的好奇、几乎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友人们对他们竖起“儒家文化好!”的大拇指时,这些愚昧的、虚荣的国人尤其欣喜癫狂。叫人忍不住用一句粗话: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所谓“礼仪之邦”,实质上是以皇家、特别是以皇帝一人为象征的最高皇权作为衡量一切的唯一标准。皇家颁布各类禁令和制定各种制度,皆是森严等级的产物。而且,制定的礼仪极为繁琐,皇族的大小事体都有固定的礼仪,诸如登基、册封、娶妻纳妾、立太子、封妃子、婚事、葬事、出征、征星、生日、朝贺、宫宴、祭祀......不仅是皇室,而且皇帝还要钦圌定礼仪,昭示天下,为所有人——上至王公贵圌族下至贫民百姓——昭定礼仪。从皇亲国戚到王公大臣,从为官到庶民,从经商到士子农工,从后宫太监、妃子到青楼妓女,其衣、食、住、行,其婚、丧、嫁、娶......其节庆宴请......几乎所有生活的细节全部包括,层层排序,等级分明而森严所有的礼仪皆以皇权为其顶峰与核心,层层外延,依次而降,森严极矣。皇家的吃、穿、住、行之奢侈,具有先天的合法性、道义性和权威性。

    有人说:“礼仪之邦实乃等级森严、毫无自圌由之僵尸。”

    “毫无自圌由之僵尸”,振聋发聩。

    可叹,经过姬旦、孔丘、孟轲、荀况、孙叔通、董仲舒......要感谢这些“大圣僵尸”们一代一代又一代的伟大传承,咱们的儒家僵尸文明,如同病毒一样肆虐不绝。千年来,官方灌输和民间传承狼狈为奸,礼制思想与礼制实践阴阳作祟;到了近代,终于完成了对中国人内心平等精神的“伟大”屠圌杀,完成了对中国人奴性改造的“伟大”工程。使得中国人完全变成了一个个对独圌裁者俯首帖耳的“小僵尸”,成为了忠心捍卫“祖圌宗礼法”的“会说话的工具”。在遭遇西方文明之前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本来面目是活生生的人,完全不知道人类高贵的尊严、神圣的权利为何物,更不知道人与人没有什么贵贱、在上帝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当然更无法融入世界现代文明。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2:03:18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只是来打酱油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2:04:33    跟帖回复:
       第 3
    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关注“笔卒君”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6056648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6:12:55    跟帖回复:
       第 4
        从本质上来说,这样政圌权并非经过全民的授权,
    ================

    请问,在那个年代,如何才能进行全民授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6:15:17    跟帖回复:
       第 5
    一者如上文所说,其政圌权没有合法性。
    ====================

    怎样做才具有合法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6:21:24    跟帖回复:
    6
    人类的天赋权利——言论自由
    ===================

    你也相信天命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6:28:37    跟帖回复:
    7
        失去自圌由,人类的生命也就变得不完整;失去了自圌由,人类的幸福也就变得不可及。
    ==================

    依你之见,为了自由,想杀人就可以去杀人,想放火就可以去放火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16:30:15    跟帖回复:
    8
    披着羊皮的帝王驭民术——儒家核心价值观批判(二)

    一.儒家核心价值:礼

    广东佛兵钵仔糕,哈哈哈哈,仁义礼智,诚实守信。

    不仁不义的礼,崩礼。

    楼主,插赃嫁祸儒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21:40:31    回复 5 楼:
    9
    只有民圌主政治即通过全民投票和多党竞争建立起来的、必须得到民众自愿认可(不受暴力胁迫和强制被代表)的政圌权才是具有合法性的政圌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21:41:32    回复 4 楼:
    10
    那个年代不能,所以几千年下来始终没有合法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21:48:43    回复 6 楼:
    11
    天赋人圌权的天,不是天命,而是上帝。上帝造人,是为了让人自圌由地实现自我价值,而不是受奴役来的。基督教的天赋人圌权概念与孔丘的天命论岂可同日而语?基督教宣扬上帝给人以权利,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个人是有自己的尊严的。所以其产生出民圌主共和制度,人人可以通过实力经过民众的选举和信任取得管理这个国家的机会。但是这个管理者本身只是民众的一员,是管理者而不是统圌治者。所以他管个几年如果管不好,就会被轰下台。于是乎民众再选举,再来一次。而儒教宣扬天赋君权,帝王老儿天生就是贵命,老百姓天生就是贱命,老百姓只有被帝王老圌二统圌治的命。皇帝是统圌治者,是奴圌隶主,不是管理者,不是人民的一员,是圣人。所以不管干得多么狗屎垃圌圾,饿死成千上万的人民众也没法把他搞下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21:50:38    回复 7 楼:
    12
    当然不是了,我没说过。但是像那种某医生因为写了一篇文章批评就被某酒势力抓进监遇三个月。。。这个肯定不是自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21:52:40    回复 8 楼:
    13
    没必要嫁祸,狗屎香不了。同样的,鲜花也不会因为我的这盆批判的冷水就臭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7 21:57:29    回复 13 楼:
    14
    没必要嫁祸,狗屎香不了。同样的,鲜花也不会因为我的这盆批判的冷水就臭了。

    广东佛兵猪肠粉,哈哈哈哈。
    蛮不讲理,泼妇骂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8 12:15:26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9楼第 9 楼 笔卒君 2018/6/27 21:40:31  的原帖:只有民圌主政治即通过全民投票和多党竞争建立起来的、必须得到民众自愿认可(不受暴力胁迫和强制被代表)的政圌权才是具有合法性的政圌权。    只有民圌主政治即通过全民投票和多党竞争建立起来的、必须得到民众自愿认可(不受暴力胁迫和强制被代表)的政圌权才是具有合法性的政圌权。
    =======================

    古今中外,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做到全民投票这样的事情,因为婴儿不可能去投票。

    民众是类别的名称,就如同是类别的名称的道理是一样的。当我们使用类别名称的时候,必须在类别名称之前加上冠词。比如说,“中国大约有14亿人”,而不能说,“中国大约有人”。所以说,“必须得到民众自愿认可”,这是错误的句子。

    要判断一件事情是否合法,一定要先知道什么是。假如说,我问你,“a+b=c”这个等式能不能成立,你一定会说,你要先知道a、b、c是什么之后,才能做出判断。

    请问笔卒君先生,你知道什么是么?
    6333 次点击,107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披着羊皮的帝王驭民术——儒家核心价值观批判(二)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