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西楚猿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云中漫步—— 骑行川西北
4776 次点击
31 个回复
西楚猿 于 2018/7/2 20:35: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云中漫步—— 骑行川西北
                小序  我与加藤公主
      大约在我退休前4年,就有了想骑行西藏的想法。而实现这一想法的前提条件是,身体,时间和出行工具。前两条没问题,我常年坚持长跑、打球和游泳,运动强度和耐力都足够应付骑行。我在大学工作,一年的寒暑假也足够用于一次长途骑行。于是剩下的问题,就是选一辆好车了。然而,六年前的我,对骑行完全外行,选车的标准只是品质上结实耐用,外观上漂亮时尚。上网选了很久,国产车没一辆入眼。终于有一天,一辆日本原装进口的山地车让我眼前一亮。可折叠,全钢三角架,前后减震(软尾),尤其是,前后轮纯白橡胶轮胎,与纯古铜色车身搭配,简直堪称完美!虽然这车配置有些落伍了,只有18速,还是V刹。但当时的我也不管不顾了,完全被她的颜值所征服,立马下单,居为己有。且看下图,买车不久后公园骑行游(第一张是我的美女同事):
  



  
  



      
      买车后,我就基本上不开车上班了。只要不下雨,我就骑车,好几次被爱好骑行的小伙伴们追着问车的出处,我只一句,日本原装进口,人家就不再多问了。其实这车也就两千多元,说是原装进口,但好像也是在国内组装。但这车别说全市,就是在全省,我这车也是独此一辆。就这样,我骑车上下班三年多时间,我那白色轮胎居然没一点磨损,全车连钢丝都没一处生锈,也确实让我的有些骑车的朋友与同事大为赞赏。
      转眼到我退休的第一年,初夏,我开始了出行前的训练。每天骑行几十公里,感觉正得意时,一天下午回归时遭遇大雨,变道时大意了,被一辆大货车撞飞约十多米。结果是人昏迷约好几分钟,身体多处软组织破损,爱车后轮钢圈严重变形。经此打击,出行计划自然是搁置了。我甚至都不相信我的爱车还能修复。
      直到今年年初,我才想到要修复爱车。当时就觉得必须要更换后轮钢圈。但上网查找时,居然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商家了。无可奈何,只好找人修理。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一个修车多年的老人,还真把变形的钢圈复原了。后来,我又到自行车专卖店化了一千多大洋,把车的关键部件进行了升级改造。其实,还真得换掉后轮钢圈的,但一换就会影响车的外观,因为找不到一样的配件。这样,我又开始了出行的计划。只是,到此时,去西藏对我已经没有吸引力了。这之前我进西藏两次,尤其是第二次自驾行,几乎走遍了西藏全域。但途经川西时,几乎就是匆匆而过,留下太多遗憾。我一边开始骑车训练,一边做川西旅游的攻略。从小环线到大环线,终于,我把重点放在了川西北G317线附近的地区。这一线上的风景不仅纯美,而且商业化影响尚小,只是面临的道路、食宿方面的挑战更大一些。训练方面,我每天骑行约五六十公里,也曾一天翻越海拔1300多米大山的同时骑行110多公里。
      临近出发了,我得给我的有日本血统的爱车取个名字,就叫她加藤西由子公主吧。且发几张我与加藤公主训练时的片片(依次是官庄村,龙泉古镇,百里荒风景区):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2 21:10:59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 20:47:05    跟帖回复:
       沙发
    你是论坛的希望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 21:13:59    跟帖回复:
       第 3
    我晕,几张图片折腾我半天。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 21:23:57    跟帖回复:
       第 4
    我晕,几张图片折腾我半天。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 21:47:21    跟帖回复:
       第 5
        第一章 成都序曲

        由于携车的困难,我起初是打算自驾车到成都,然后把汽车寄放在朋友那里,再开始向川西骑行。但了解到长时间停放汽车朋友也很为难,况且我骑行的时间也无法准确估计,反而会增加我骑行时的思想包袱。于是,我便到火车站仔细打听,发现有一列慢车可以随车托运行李。这车是从江西南昌到成都东站的对开班列,经我市的时间是零点40分,从成都东站的发车时间是下午3点20分。总之,这两个发车时间都让我有充足的时间办理车辆的托运手续。我便决定乘火车往返成都了。

        5月15日下午,我开车把自行车和行李运到火车站,办好托运手续。半夜时分登上从江西南昌开来的K787列车,开始了我一人的川西漫行。成都这个美女如云的西部都市,我第一次去还是十一年前送女儿读研的时侯。当时正好我的美女领导向老师也刚从我校调到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工作。这次来,向老师提前为我订好酒店,让我倍感温馨。当年,老夫我驰骋网坛时,也结识过几位成都才女和文友。但息网多年后,也断了联系。攻略中找到几处骑行客栈,这次来想先去住住,希望能遇上同行的骑友。毕竟一人独行,亲友们会很担心。

        次日下午三点多钟,火车抵达成都东站。我在站内到处寻找,都没发现行李托运处。几经打听,才知这托运处在站外右方约一百多米的地方。待我到托运处取车时,发现一位老者也在取车。一问得知这老哥今年66岁,江西南昌人,名叫桂根水。来成都是为参加在都江堰举办的美骑网第五届全国中老年骑行爱好者年会的。说来这桂哥也算是位大神级人物了,五十来岁时结束自己的生意,开始骑摩托车周游全国,去过西藏、新疆、内蒙古和漠河,也去过俄罗斯和尼泊尔、柬埔寨等国,只是近年来才改骑自行车。桂哥网名叫笔都神游,经常在网上发表游记,还写小说。,水平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我西行的第一站就是都江堰市,这么说未成行就拣了个同行人,还是骑行大神哩。我们取了车,各自装好驮包,我发现桂哥行李太过简单,就是两个布提袋。当然他也没打算长途骑行。装备停当,出发前我用手机导航,发现成都东站离向老师为我安排的酒店约有9公里路程。再问桂哥下榻处,他居然回答说不知道,说进城后再找。我想也行,反正我的酒店在成都闹市区,找个骑行客栈应该不难。这样我在前面导航骑行,桂哥随后跟着,约四十分钟后,我们抵达三峡公寓酒店。然后我推荐桂哥去我攻略中的侠客行青年客栈。本以为会很近的,谁知一导航,发现竟然有十四公里之遥。而最要命的是,桂哥居然不会手机导航。于是桂哥想也住三峡公寓算了,我去前台一问,最便宜的房间也得四百多元一晚。我见桂哥面有难色,便决定卸下我车上的驮包,轻车送桂哥去青年客栈。毕竟14公里对我们来说,往返也就一个多小时。

        这样,我再次用手机导航出发,送桂哥去侠客行客栈。走了约十公里后,我的手机连同充电宝一起没电了。这时快下午5点了,向老师来电问我在什么地方,没说上两句话,手机彻底没电了。这下我也有些心慌了,因为没有导航,我的回程也成了问题。我于是打开桂哥的手机查看,发现他手机里有百度地图,只是他不会用而已。我于是用桂哥手机导航,见离侠客行客栈只有4公里路程了。我便让他拿着手机骑行,应该很快就会到达。我一人回返,先过一天桥到对面街边,然后先后请一帅哥和一小美女用手机帮我导航,最后问一送外卖的小哥,只用了约半小时,成功返回酒店。

        晚餐向老师请我在离酒店不远处一家火锅店,吃了一顿丰盛而地道的成都火锅。晚餐连同住宿费用,向老师都没给我付账的机会。本想回程时答谢,谁知回程时向老师正去重庆公干。如此盛情款待,只好待来日回报了。

        第二天一早,我退房后电话与向老师辞别。然后继续用手机导航,骑车到达桂哥住宿的侠客行青年旅舍。这客栈位于成都武侯区晋阳路128号老灶房火锅店的左邻,唯一不方便的是客栈在三楼,骑行者得把自行车扛上去。客栈老板姓王,是个很和气的年轻人。我第一次入住这种青年客栈,就被客栈浓厚的骑行文化所吸引。这里不仅食宿便宜,一般40元一个6人间的床位,有公用的卫生间和洗澡间。中、晚餐人均15元,以拼餐方式与客栈的店员义工同桌用餐,老板、店员和顾客其乐融融,亲如一家,很有人情味和亲和力。以下发一组照片,依次是火锅店正门(客栈在左邻),客栈客厅,服务前台,台球室,骑行文化展示厅,骑行装备展销厅,洗澡洗衣间(冷热水全),住宿间和我的加藤公主。

        




        




        




        




        




        




        







        




        怎么样,从图片看,我所言不虚吧?尤其是桂哥,对我推荐的客栈赞不绝口。别看这老哥走南闯北经年,也是第一次住青年旅舍。中午大家拼餐,老哥拿出从家乡带来的高度老酒,让我陪饮了好几两,然后回房间后倒头即睡,瞬间鼾声如雷,真乃张飞似的牛人也。

        下午,桂哥想去宽窄巷子看看。这地方上次我自驾去西藏途经成都时去过,就权当给桂哥做一次导游吧。




        







        瞧这老爷子,是不是有点黑老大的范儿啊?明天,我们就要开始向川西进发了。成都,每次来去都是行色匆匆,何时能静住些时日,细细品味她那温婉柔美又嬗变多姿的风韵呢?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3 20:28:41   
    6
        第二章  南柯一梦,聚会都江堰

        5月17日,清晨,天还没完全放亮,成都上空已经是黑云压城。少倾,雷电大作,风雨交加。我们原本打算一早出发,现在只好等待,索性好好睡上一觉。约上午九点起床,雨势渐弱。我们到客栈对面的面馆吃过早餐回来,雨基本停了。我们赶紧收拾好行装,辞别王老板,约上午十点半钟,开始向都江堰进发了。

        出发之初,按导航路线走得还算顺畅,但不久遭遇城中干线修路,导航也迷糊了,居然领着我们在城里兜起圈子来。好不容易冲出围城时,发现我们上了成都正在扩建的最外环线,还是单向通行。沿这条线路骑行十多公里,终于走上了G317国道。此时天空开始放晴,一路道路开阔,凉风习习,我和桂哥骑得十分惬意,心情爽朗无比。沿途一家接着一家的园林基地,让道路两旁绿意盎然,花香四溢。但看这些园林的招牌,都标有郫都区的字样。敢情我们骑了几十公里,都还没进入都江堰的领地。终于,见路边有家面馆,我们决定休息吃饭。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







        吃完饭,我再导航,发现此面馆距离都江堰32公里,正好是成都到都江堰的中点,也是太巧了。接下来再上路,骑行约一个半小时,约下午3点40分,顺利到达都江堰的李冰广场。骑行年会的集结地,就在广场边的悦翔酒店。到此时,我还不打算参加这个年会,但经不住桂哥的一再相邀,说一定可以找到骑行川西环线的团队,于是决定先登记住下,看情况再说。







        其实,我和桂哥提前两天到达,明天大会还报名一天。不过正好,我们还有一天时间去看看都江堰的古水利工程。晚饭后,我和桂哥沿来路到市内的双河岸边逛逛,觉得水文化是都江堰的一大招牌。双河并流,双瀑汇集,确实为其它城市所罕见的景观。







        回返时,天色已晚,随手拍了几张都江堰市区的夜景。第二天才知道,都江堰最美的夜景,是灌县(都江堰的古名)老城和南桥沿河景区。只可惜没时间去观赏了。留下这遗憾,作为下次造访的借口罢。













        到都江堰的第二天,骑友们陆续赶来报到。我和桂哥乘公交车去看古水利工程,也就是战国时期成都郡守李冰父子的杰作。现在,古工程外围建了个大公园,名为离堆公园,与工程合为一体收门票,90元一人,也够黑的。但四川人民还算厚道的是,几乎所有景点,60岁以上的包括老师学生半票,70岁以上的包括军人免票。我和桂哥半票得以入内。公园没什么可看的,不过在入口大道边建了些三国或古代四川名人的铜像。可惜的是,这古水利工程也没看明白。因为被鱼嘴分开的居然有三条河道,左边的水道应该是泯江的外河,问题是,鱼嘴的右边又被离堆分成了两条河道。这三条河道除鱼嘴右边向东的河道畅通外,另外两条河道基本上已经干涸。真教人一头雾水。再往西走,发现还有一条水量更充沛的河道,于是恍然大悟,这条河道才应该是真正的古外河,而真正的鱼嘴,应该在沿这条河道上行的分流处。然而这也仅仅是老夫我的猜测而已。真相如何,且待下次造访时细究。老夫我毕竟不是来考察水利的官员,不过路过此地,走马观花而已。公园外南侧,过南桥而入,是灌县老城了。保存或说重建的很好。城内古香古色,又可自由出入,至少比那雾里看花的古水利工程有看头,据说晚上夜景怡人。













        这条我与桂哥身后的河道,也就是我看到的被鱼嘴分开的右河道,是五十年代建成的一项水利工程。这至少证明了我的判断的合理性。




        接下来是灌县老城的图片:






















        游玩回来,听说年会报名人数已经突破百人了。晚餐聚会活动在广场附近另一家大酒店的餐厅举行。聚会时,给人印象最深的要算宁夏团队,30多人统一着装,还有西安来的大秦团队。两队都表演了舞蹈、独唱等节目,大秦团队的秦腔迪斯科,更是赢得了全场喝彩轰动。我和桂哥在6号桌,也就是明天骑行的6分队。别小看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上述两大团队都是从家乡骑车来的,到都江堰已经骑行两千多公里了。同桌四个大连来的老人,4月5日就从家乡出发了,他们要从G317线入西藏。当然,他们有汽车随行提供保障,所以第二天没跟大会活动就离开了。幸运的是,大秦团队会后要骑行川西小环线,这样至少会与我同行到丹巴县城。下面是聚会合影与签名,桂哥的签名是我代签的。  










        次日清晨,按大会安排,是集体骑行水磨古镇。参加年会的百多名中老年骑手一起出发,浩浩荡荡穿过都江堰市区,向映秀方向进发,场面十分壮观。然而,还未出市区,天空飘起小雨,继而雨越下越大。大队人马风雨兼程,翻过一座大山,穿过友谊隧道,沿途有泯江大峡谷相伴,云雾在大山间缭绕。队友们各色骑行服装,把道路点缀得色彩斑斓,自成一景。如此宏大的骑行队伍,若能长途前行,简直可以振兴沿途的地方经济了。离水磨镇约6公里时,天空放晴。十一点半,到达古镇。这里是羌族的居住地,整个镇子应该是在大地震后重建的。







        大家在镇子里分批吃过午饭后,因担心会再下雨,很多人便早早回程了。我和桂哥有意等到最后才出发,因为我想回程时好好拍几张泯江大峡谷的风光。下午四点十五分,我们返回酒店。我查了一下码表,全程骑行5小时,行程65公里。我是全队唯一带上全部行李上路的,负重翻了一座海拔2千多米的大山,回来后仍不觉疲惫。这让我对自己信心倍增。



















        明天,大会安排是骑行青城山,这是都江堰最有名的景区。但我和大秦团队及部分想骑川西小环线的队友们,就不参加了。我们将重走今天的线路,中途转向映秀镇,开始川西之旅。同时,我跟相伴几天的桂哥,明天也要分手了。本章为何题名南柯一梦呢?且听下回分解吧。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3 20:41:23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9:35:01    跟帖回复:
    7
    老哥神勇!为你点赞。这是一条非常值得一走的路线。不过,等你凯旋归来,肯定晒得乌漆墨黑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0:07:50    回复 7 楼:
    8
    谢谢小草妹妹!已经回来了,这是补发的游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0:35:34   
    9
    哦,是我马虎了,明明有提到5月17日,都两个半月了,肯定已经回来了:))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4 10:37:28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2:02:04    跟帖回复:
    10
        第三章  命中注定,独闯川西

        5月20日,到都江堰的第四天。早饭后,准备骑川西小环线的队友,在李冰广场旁集合,主力当然是千里而来的大秦团队。清点人数,居然有26人之多。大家与其他队友依依惜别后,开始登程。我也与桂哥告别,随队出发了。出发后的两个多小时里,天气凉爽,大家轻车熟路,顺风顺水,一路谈笑风生,心情舒畅。翻过那座熟悉的大山,穿过两个隧道,余下就是下坡为主的道路了。然而——




        看见这个隧道出口吗?就在这里,我刚出隧道口,只听得车后咔咔两响,车便蹬不动了。我们的队长丑老汉(网名)大哥正等在隧道口接应队友,见状赶来察看,发现我那曾经变形的后轮钢圈昨日重现,又变形回去了。这时就是推车都推不动了,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回返都江堰修车。队长大哥帮我拦下一辆路政巡逻车,说明情况后,两个路政警员非常热心,帮忙把我的车搬上车后,又开车把我一直送到都江堰捷安特自行车专卖店,这才离去。真是非常感谢这两位路政兄弟!然而,我与小环线团队就此分离。三天时间热闹相处和快乐骑行,恍若南柯一梦。川西之旅,命中注定,终将是我一人独行。在专卖店等来修车小哥后,检查结果肯定是换钢圈了,解决方案肯定跟我在家乡专卖店一样,没配件。最后还是小哥想出办法,把他自己一辆老车的钢圈换给我。问题解决后,我索性把带着备用的配件统统换上,因为行李太重了。如此下来,我的加藤公主焕然一新,又升了一个档次,后轮变成了捷安特快拆式。只是外观有所改变,成了中日混血儿,呵呵。

        修好车,我看时间,才上午十一点。于是又把单反相机及附属装备全部快递回家,称重时竟有8.5公斤!难怪加藤公主不堪重负。接着,我赶紧吃了碗面条,约中午十二点,又重新上路,希望能赶上小环线团队。这是我两天之内第三次走这条老路了,且是半天之间再翻那座大山。约两个多小时后,穿过一条通向映秀镇的隧道,开始了十多公里的大下坡。这时,我想起昨晚同桌吃饭的四个汉中骑友,两男两女。他们在我和桂哥游古水利工程那天,往返映秀镇,回来后也去了离堆公园,行程何其艰苦!真后悔没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约下午3点半钟,我到达了映秀镇。再联系小环线团队,回复是他们已经到了耿达,让我根据体力情况自行决定行程。一番权衡后,我决定放弃追赶团队了。本来我只要再骑行两个多小时,一定可以赶上团队 。只是,映秀镇是我不能匆匆而过的地方。时逢5.12大地震十周年纪念,我怎么也得去漩口中学遗址看看,去祭奠当年那些被地震和豆腐渣工程夺去生命的教师和孩子们。

        然而,当我未及安顿住所风尘扑扑赶到中学遗址时,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遗址内游人如织,人山人海。人们表情轻松,谈笑风生,更有很多大人带着孩子进来游玩。孩子们在纪念石钟前欢跳雀跃,摆着各种姿态让大人拍照。我不能说孩子们什么,但真为这些为人父母的大人们脸红!更让人惊讶的是,中学遗址门前的大街上,居然有出租大洋马的,也居然有不知廉耻的游客骑着洋马在中学门口荡来荡去!我相信如果有出租轿子的,这些人也一定坐得上去。原来这些人来漩口中学遗址的目的,显然只是为了猎奇和玄富。我为国人如此对待苦难的态度深为震惊,我观察很久了,没有看到一个人在石钟前默哀。我实在感到了与这些人为伍的羞耻,也不顾他们的瞠视,在石钟前合掌默哀良久,然后含泪匆匆逃离。震中广场上那位为救孩子舍生的女老师塑像后,飘着一面党旗。这真让我啼笑皆非,这等于剥夺了那位女教师在危难时表现出的人性的光辉。

        回返小镇后,我在河边一旅馆定下一个河景单间,心情许久仍不能平静。看天色将晚,估计游人已经离散,我又一人来到中学遗址。隔着关闭的栅栏门,拍了几张照片后,又绕着中学遗址走了一圈,于夜色中独自返回小镇。













        映秀镇基本上沿河而重建,河的对岸,就是漩口中学遗址。镇上除了旅馆,就是饭馆,似乎也成了以中学遗址为依托的旅游小镇了。这么说,还真得感谢当年那些死难的教师孩子们和这个豆腐渣学校了。













        现在的映秀,因为举国之力的援建,无疑比震前的映秀更美了。然而国人的人心人性如何?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肯定不如当年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3:12:50    跟帖回复:
    11
    这两天有点忙,余篇待续,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6 10:45:58    跟帖回复:
    12
        第四章  一路艰辛,抵达日隆

        5月21日,映秀镇的清晨,我被手表闹铃惊醒,应该是早晨5点15分。看窗外天色大亮,让我惊诧不已。昨天用腕表测海拔,是9千5百多米。如此高的海拔,天亮怎么会比成都还早呢?这让我大惑不解。没时间细究了,我得早早启程,兴许还能赶上团队 。手机导航走上了S303道,现在改名为G350,也就是说升级为国道了。接着,是约3公里的缓上坡,便来到了传说中的南华隧道了。这个隧道长约5公里,网传还没有照明。于是我在隧道口停下,打开车载所有灯光,入洞后才发现隧道内灯火通明,视线良好。




        不过,从映秀到耿达约30公里全是缓上坡,就是隧道也不例外,行车速度也就10迈左右。这隧道5公里路程,出来时看表,竟然用时45分钟。这一路直到卧龙,共穿过约7个隧道,其中两个长达5公里,全程隧道总长约三分之二。慢慢地,我也悟出爱上隧道的理由,一是相对平坦,二是凉爽宜人。因为今天晴朗无云,阳光下骑行会很晒很热。然而,当时人不会想到,长时间在隧道骑行,如果不注意添加衣服,也极容易受寒感冒。



















        当然,偶尔穿着出隧道,也会发现一湾绿如宝石般的溪流,让人有沁入心扉般的凉意,精神为之一振。







        终于,约上午9点多钟,到达耿达镇。我在一家面馆吃饭时,发现街对面一座学校非常漂亮。跟老板聊天时,才知道这小镇竟然是香港援建的,足见咱当局拉票的功夫非同一般。整个镇子的建筑外观很一般,没什么特色可言,也说明香港人很精明实惠,不搞什么花架子。然而,人家在教育上可是肯花钱的,因为这是才关系到地方兴衰的大计,对面这所学校就是证明。这所漂亮的学校是一贯制学校,什么是一贯制呢?当然不是孔老二或某人什么狗屁的以一贯之之类的东西,而是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都在这个学校里统一完成教育。你看,人家的教育理念是不是比咱大陆先进呢?不过虽说先进,但我看还是精明。因为人家根本不相信你政府机构的廉洁,投资多头,怕你揩油,不利于监管。若再整出些如映秀漩口中学那样的豆腐渣学校来,岂不坏了人家香港的名声?人家政府可是必须对纳税人的钱一分一厘都得负责到底的,那能如我们那样花得随意任性呢,对吧?







        离开耿达镇,再向卧龙镇骑行时,感觉坡度越来越大了。用最慢档骑,也是腿酸力软。遇到陡坡时,只能推车而上。这样艰难前行约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了卧龙镇。我找到一家饭店,想吃饭后赶到邓生住宿。跟老板闲谈时,提到时间,老板无意间纠正说现在是下午一点半了。我闻言大惊失色,再看手表,并与手机对比,虽然分秒不差,但时针却慢了一小时。这才想起在映秀早晨困惑的原因所在。我这表可是大几千元卡西欧六局电波自动对时的登山表,几年来一直分秒不差,怎么在映秀就无端慢了一个小时呢?再向老板询问邓生路况,得知到邓生还有30多公里的陡上坡。我于是决定停住下,谈价后70元住一标间,条件比映秀的更好。安顿后刚吃完午饭,竟然下起了大雨,且持续到晚上也未停,说明我住下来的决定很明智。就好好修整半天,明天就要拼50多公里的盘山路,翻越海拔4500多米的巴朗山了。这让我的手表慢了一小时的怪事,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呵呵,随天意吧。













        卧龙镇很小,与映秀、耿达同属汶川县管辖,但小镇的食宿和气候条件不错,海拔约2千米左右。因此,有不少成都老年人来此租房度暑。

        次日早晨,雨仍然下个不停。我起床后问老板借了把雨伞,然后在小镇转了一圈,吃了早饭,也买到了雨伞和一件轻便雨衣。到上午十点半钟,雨终于停了。我决定出发,先走到邓生后再说。早上我就感到肠胃有些不适,一碗面吃得很勉强,到出发前已经拉了两次肚子了。出镇子不远就遭遇一个长而陡的大坡,坡的尽头处有一很大的路牌,显示到巴朗山垭口69公里,到日隆镇95公里。这让我一时很是为难,现在是中午快十二点了,如此陡峭的山路,就算到天黑拼上了垭口,也到不了日隆镇,难道在山顶冻死不成?看来今天了只能赶到邓生住宿了。前行中坡是越走越多,越长越陡,海拔上升很快。走过一个较大的酒店后,进入了不见人烟的山区盘山道。待爬上一个长约几公里的大坡后,冷风从山谷中扑面而来,我虽然骑得满身大汗,感觉却是浑身冰凉。赶紧加衣服,再前行时仍觉寒意袭身,我甚至有了发烧的感觉。此时天空又飘起雨来,我看见前方有一个警察的处所,赶到时大院里却空无一人。这时,一辆从山上下来的私家车因故停下,我便上前求助。司机一句话提醒了我,说回行四五公里就有个酒店,可以休息。我便冒雨原路返回,一路下坡,很快就到达了之前经过的酒店。住下后我赶紧洗澡,吃药,并请老板煮一锅白米粥,下午3点多叫我吃。安排好后我便倒头昏睡,待一觉醒来时,寒意全无,感觉好了许多。下楼喝粥时,见老板居然烤着电炉在看电视,小厨哥(老板女婿)还穿着羽绒服。一打听,才知此地海拔有2300多米,而我刚回返的地方,海拔可能近3000米了。喝完粥后上楼接着睡觉,除肚子里老是咕咕叫外,身体没什么大碍。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查看天气,见今明两天卧龙和日隆两地多云转晴。虽然我感觉身体仍有些体虚乏力,但还是决定出发。吃早饭时老板娘见我气色不好,便说他们正好要去邓生采野菜,可用三轮摩托车送我一程。这样,老板夫妇把我连车一起送到了邓生林业站处,刚好到了巴朗山脚下。我谢过老板夫妇后,开始了翻山的行程。从此处到巴朗山顶,约有30公里,但全是陡峭的盘山道。或许是感冒未愈,这山我骑了约三分之二里程后,便只能边推边骑了。巴朗山景色虽美,但天气不好,云雾始终在山间环绕,能见度受到很大影响。上到山的大半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云雾开始从山顶层层压下来,让人感觉似乎在云中行走。到最后几公里时,我感到体力已经用到了极限,所以在选择上垭口还是走隧道时,我犹豫不决,又被一修路的好心大姐再三劝阻,无奈只好走隧道了。可这隧道竟然长8公里,也是骑到让人崩溃,呵呵。













        我想柳暗花明或峰回路转一类的成语,肯定是用来形容如我穿出这隧道时相似的情形。一出巴朗山隧道,可谓隧道两头两重天。一面是云遮雾罩,寒气逼人,另一面却是晴空万里,温暖如春。接下来,就是长达12公里的大下坡。我停车,减去保暖衣,开始轻松惬意地放下坡了。下坡虽然痛快,但还必须保持高度警惕,控制好速度,不然下坡摔车的结果会很严重。下行约四五公里时,我感觉眼前一亮,天呐,一排雪山纣着蓝天,突然出现在前方。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四姑娘山吗?我会有这么好的人品,看到了裸露无遗的四姊妹?呵呵——







        看到如此美景,之前再多的艰辛也值了。下坡路走完,日隆镇也就到了。我按路牌指引的长坪沟方向又骑行约三公里,没怎么周折,竟然找到了攻略中的日月山庄。30元一个床位的五人间,还有冷热水的卫生间,我一人住,也是太划算了。余下在四姑娘山的四天时间里,我吃住都在日月山庄。这个国际青年旅舍老板名叫肖传雄,约30多岁,会一口流利的英语。所以,外国游客入住的很多。客栈规模较大,有床位间,也有标间,且标间价格120元,这在日隆算是很划算的了。客栈有餐厅,可点餐,价格也很公道。客栈浓厚的国际文化氛围,令我非常喜欢。尤其是二楼有个带玻璃顶的大露台,很有特色。不同国籍不同民族的游客在此喝茶,聊天,观景,十分惬意。闲话少说,发点图片为证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7 13:49:06    跟帖回复:
    13
    稍候,余篇待续。大家知道,发游记类的东西,小编们轻松,但发文者痛苦。因为图片这东西上传太费时了。当然,谁让咱逢上了这新时代的好运哩!大家都不易,见谅见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7 14:27:44    跟帖回复:
    14
    当然,老哥我的游记,从来就不是纯粹风花雪月之类的东西。大家要静下心来,细细品读。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7 20:54:11   
    15
        第五章  日隆漫游记

        日隆镇,现在似乎改名为四姑娘镇了。此一小事,足可窥见国人那种急功近利的浮躁的心性。四姑娘山兀自存在千万年了,日隆这地名怕也有几百年历史了吧。可古人想过要改名吗?今人却急急想吃四姑娘山这碗旅游饭,连祖宗留下的地名也不要了。类似这样的地方还有川西的日瓦,云南的迪庆等等。如果哪个酒店也取名叫四姑娘,可能会招来不少嫖客,人家会当是青楼哩。所以,那些地方官员们想怎么改名咱管不了,老夫我仍然只认老地名,叫日隆镇。

        来日隆镇前做攻略时,只想去长坪沟和双桥沟两个景点,时间也只安排了一天。于是到日隆后第二天,一早就去长坪沟游客中心购票,想早早游完后下午再去双桥沟。半票价加接送车票价,化了60元钱。等车时,结识了一群成都某大药店的小青年,七小美女和一小帅哥,便结伴同行了。乘车到景区时,才想起没带水,便在大门边高价买了两瓶水。而我更没想到的是,这长坪沟往返近20公里,所以我连中饭都是由小伙伴们提供了。从下面第一张图片起,大家开始沿着一条木制栈道前行。长坪沟似乎始终在么姑娘(四姑娘山主峰)山脚下绕行,因为在景区的任何地点,都可以看到这座雪山主峰。沿途景点有两处瀑布,一处叫枯木滩的水滩,而雪山,古树,溪流,牦牛,马和格桑花,一路相伴,真可谓无处不风景。




























        如果是我一人独行的话,这20公里路程我半天走完不在话下,但跟这些孩子们同行,小姑娘们爱玩儿爱打闹爱拍照,又体力不支,见有凉亭就休息吃喝,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但跟小伙伴们一起游玩,也很开心,仿佛自己也年轻了许多。
















        约下午5点多钟,我们乘车返回。到日月山庄门前,我跟小伙伴们告别,提前下车了。待我回到房间时,发现又入住了两个国外游客,一个美国小哥和一个澳洲小哥,呵呵,我这房间成了国际房间了。不过,这澳洲小哥从小在北京长大,普通话讲得比我都标准,这下好了,省得我搜索枯肠去挖掘我那可怜的外语资源。晚饭时跟澳洲小哥聊天时,小哥说什么长坪沟、双桥沟这些已经商业化的景区他都不感兴趣,他只想去挑战海子沟。这让我大惑不解,我来之前做攻略时,网上都说重点景区是上述两沟,海子沟都没人提过。晚上十点多钟,房间又入住了一个英国小哥,华裔。问他明天打算去哪儿,小哥说海子沟。我一听,立刻有了兴趣。因为说有挑战性,我就不甘示弱,遂与小哥约定明天同行。约定同行,我都没多想,再怎么艰难,能比我前天拖着病体翻越巴朗山更可怕吗?

        第二天早上,英国小哥用GPS定位设备查找,说客栈对面的大山有路可通行。之前我也看到有当地做生意的藏民牵马上山,既然马都能上去,人应该更没问题。为什么要走这条险道呢,多话不说,你懂的。人家本来就是不走公路翻山越岭独闯川西的勇士,这点跟老夫我倒很相似。可这一上,海拔从客栈的3200米直上到3600多米,道路之险就不用细说了吧?但是攀登之苦也自有乐趣,那就是昨天游长坪沟都没看到的杜鹃花,却在这险道上一路怒放,开得如牡丹花一般艳丽。





















        待我和小哥手脚并用登上山顶时,所见风景只能用惊艳二字来形容了。此时我们身处海子沟的大山梁上,绿草如茵,视线一下变得无比开阔。四围群山一览无遗,四姑娘山仿佛就近在眼前,且有一大白塔相纣,更显得藏味十足。

























        然而,余下的路程可就一步步艰辛了。首先得告诉大家的是,这海子沟就是一块原始的处女地,没有一条经过人为改造的道路。收门票,我都替当地政府脸红。我和英国小哥一早出发,到晚上七点正回到日月山庄,九个多小时,几乎不停行走在平均海拔3500多米的大山梁子上。往返约25公里的路程,约有三分之一是原始森林中驮马踏过的泥泞的水洼道。这道怎么形容呢,就是一个水坑接着一个水坑,全是马蹄踏出来的,因为在森林荫蔽下无法蒸发,所以湿滑难行。这样的道路宽也就是三四十公分,一边是原始森林,一边是万丈陡坡。行走时,你得左跳右跨,小心选择落脚点,真真是步步惊心。其间还得涉水过山涧,独木桥,爬陡峭的岩石险道。这么说吧,这海子沟不是景区吗?我和英国小哥走了大半天,千辛万苦到达大海子(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湖泊)时,才遇到四个成都来的青年游客,三男一女。海子沟,还真不是普通游人可以涉足的地方。






















        另外,游人如果要去海子沟,还必须带足水和食品等补给。因为一天的行程中,没有商业化的食宿点。当然,如果真到了危难时,行程的中段处有一个名叫打尖包保护站的地方,可以为你提供食宿方面的求助,但价格超级昂贵。我在此处买了两瓶冰红茶,花费20元。其实当时我并不需要,只是看到这个站点的不易,有意赞助而已。







        好了,说了这么多海子沟的艰辛之外,真没有吓唬游客的意思。其实,只要身体健康,有充足的准备,任何年龄段的男女(当然幼儿和髦耋老人例外呵),都可以也值得去挑战一下海子沟。因为,海子沟的自然景色,实在太美了。余篇就隆重介绍海子沟的美景吧。前面说过自险道爬上山顶的美景,老夫我与英国小哥一老一少,结伴而行,相互照应,言谈甚欢,也算是一难得的人生风景,是吧?路途虽然艰辛,但沿途所见的草原、水涧、原始森林和高原风光,一路相伴的马匹、牦牛和奇花异草,让人目不暇接,心情自是无比欢畅。待快到达大海子时,从山梁上向下俯瞰,河谷间牛羊在草场上徜徉,河水如练,在雪山和阳光辉映下闪着迷人的银光。如此大美景色,无限风光,实在难以言形。一簇簇紫色的格桑花,开满山坡上下,美到让人不忍离开。继而是大海子,花海子,湖泊与雪山草地相依,水天一色,又别具风格,景色异趣。置身其间,你会不自觉呈现出大脑空白,身心如婴儿般混沌的状态,呵呵。














































        在花海子岸边的草地上,我发现一只可能是病死的狐狸。它的毛皮非常漂亮,面向花海子,睁开的眼睛安祥而宁静。




        可怜的小东西,禁不住也为她写点东西吧——

        花海子的精灵:我千里而来,竟这样与你相遇/你安息得如此优雅/面朝海子,目光宁静/知道吗,你是远古的九尾仙子/不期时日,你会在岸边的繁花丛中/化为海子的精灵。

        到达花海子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天空由晴转阴,大片乌云从雪山之顶层层压下,预示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我们决定回程,由于回返时天色阴沉,也就无需拍照了。约三小时后,我们回到山梁上的大白塔时,看见塔边有两个女孩子在拍照。见到我俩后,女孩竟问花海子有多远,现在去要多长时间,也是醉了。这时天空乌云密布,连四姑娘山也不见踪影了。两小美女跟我们合了一张自拍照(主要是花痴英国小哥,呵呵),然后四人结伴回返。两小美女自重庆来,下午四点多才到日隆镇,居然也知道那条险道爬了上来。只可惜运气不好,上来什么也没看到。







        我们四人沿早上来的险道回返,真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高几百米的陡峭险道,直下得我们腰膝酸软,苦不堪言。终于,晚七点正,我和英国小哥按预定时间回到日月山庄。

        特别报道,我的肠胃问题到昨天晚上还在闹腾,半夜四点钟还起夜一次。那种什么肠炎宁的狗屁中成药,我吃了两天都没什么用。早上英国小哥听说后,给我一颗英国药丸,说服下后一小时见效。结果服后一整天虽历经艰辛,再无肠胃不适,如满血复活。生物科学这东西,还真不是鬼话连篇的什么阴阳气血经络能吹得出来的。呵呵。经此一天,我在英国小哥的陪伴下,再一次挑战了自我,可谓快哉!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7 21:29:40 编辑过

    4776 次点击,31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云中漫步—— 骑行川西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