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西阿格林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红尘旧事:阿弥陀佛
36917 次点击
39 个回复
西阿格林 于 2018/7/3 16:19:4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红尘旧事:阿弥陀佛





   德一和尚没出家之前有三个名字,一个名叫韩山,一个名叫连胜,还有一个名叫夹山一客。连胜是他的本名,韩山是他惹了贪官,从拘留所逃出来,借用他同学身份证上的名字,夹山一客,则是他写文章的笔名,至于德一,则是他出家后排在德字辈上,全称释德一。

    我和连胜结缘,是我们曾在一家杂志社当过几天同事。

    杂志社是一家个体杂志社,承包了一本市级杂志,针对当时庞大的打工人群,办的一本打工杂志,因此,在编辑使用上也就相对灵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穿着农田鞋、戴着斗笠,长得矮胖的韩山(当时的名字)在一个午后走进了我们编辑部。

    韩山拿着我们出的一本杂志,上面有招聘编辑启事,韩山是来应聘的。我是副总编,也负责招聘编辑,当时,望着这位像刚从田里走出来的青年,我心里有些好笑,告诉他,我们杂志社招聘编辑虽然比较宽松,但一定要会写文章。韩山听了我的话,不以为忤,从他背着的一个书包里掏出一本小书,告诉我,那是他出的一部散文集。散文集的名字叫《原野上的少年》,书名是贾平凹题写的。看到我不乏惊讶的神态,一直站着的韩山脸上不乏得意。

    我给韩山倒了杯水,把他请到沙发上,电风扇的脑袋也转向他,就着他的经历聊了起来。

    韩山很坦诚,给我讲了半天,从他夹杂着湖南土话的普通话中,我还是听出了个大概。韩山的父亲是一位国民党兵,解放后留在大陆受尽欺凌,在外头像头小绵羊,在家里头则像一头豹子。常常是他在外边受了气,回到家里便冲着堂客(老婆)儿子撒,韩山和母亲都没少挨打。后来,母亲去世了,韩山更成了父亲的出气筒。韩山解释说,其实,有时也怨不得父亲,是他开悟晚,用湖南话叫“哈宝”,就是不开窍的意思。13岁时,父亲把韩山拉回家,扔给他一把镐头一根扁担,让他学着成人。家里有了韩山的劳动,父亲尽可以每天喝着米酒、嚼着槟榔了。韩山在田里干了两年,望着沉寂的村庄、孤独的原野,突然开窍了,萌生了要当一名作家的想法,于是,找来笔和纸,开始记录身边的人和事儿。听说他要当作家,父亲告诉他,现在,当作家的都是不会说人话的,谁敢说人话都是死路一条。父亲死命反对他当作家。父亲反对,韩山坚持,两年后,还真就写出了很大的一本。韩山带着自己的作品,找到了省作协,他以为作协就是出书的地方。作协的人没人看他的书稿,但还是很真诚,告诉他,出书要找出版社,而像他这样没名气的作者,如果不自己花钱,出版社也是不会出的,除非找个名家推荐。韩山想了一圈儿,全中国他唯一知道的名家,就是陕西的平娃子,当时出过一部《娼都》,影响很大。韩山去了陕西,还真就找到了平娃子的家。平娃子家中高朋满座,有人看到韩山的打扮,听说要出书,不屑的道,这年头儿,啥人都想当作家。不料,平娃子却说了一句公道话,道,你还真别小看,就是这样的人才能当作家。平娃子收下了他的书稿,告诉韩山,让他三天后去取。三天后,韩山去了,平娃子不在,平娃子新婚的妻子交给韩山一封贾平凹写的推荐信和题写的一纸书名。

    凭着平娃子的关系,韩山如愿出了书,还凭着这本书加入了省作协,成为省作协中最年轻的一位作家。而他所在的县城,知道本县出了一位人才,把他招到到县文化馆,让他负责县里的一张报纸,当只有一个人的主编……听完韩山的经历,我留下韩山当了一名编辑。

    我应名打鼓是一名副总编,老板除了每月在工资上给我比其他编辑多一点儿,其他和所有的编辑一个样儿,都在一间办公室办公。韩山是新来的,我对他的观察也就多一些,不过,这种观察时常变成为他着急。每个月,老板都会搞个策划,让编辑们写,大家称之为命题作文。每次写“作文”,韩山都是最努力的一个。韩山写作时,常常表现出一幅打架的样子,咬牙切齿,左手扯着自己的头发,好像灵感是从头发里扯出来的一样,每一篇文章下来,韩山都把头发薅得像个乱草堆似的。编辑们也发现了韩山这个毛病,啥时一见韩山的头发乱了,便会问上一句,韩山,又写文章了?

    至于韩山为什么不在小县城舒服的当一名总编,跑到流汗淌油的广州当一名打工编辑?事情是在半年后,韩山请我喝酒,我们坐在都市的屋檐下,足足喝了一箱啤酒,喝得两个人风车似的来回跑卫生间,也就把肚子里的话全倒出来了。

    韩山到广州当编辑,是逃案来的。他在县里当报纸主编,天天给领导写表扬稿,接触领导多了,也就知道了领导的一些秘密,如哪个领导养了小蜜,哪个领导借工程贪了多少……他以此为素材写了一部纪实作品。当时,听到长沙黄泥洼可以自由拍卖书稿,他去了,但走到中途就被县里抓了回来,一不问二不审,扔到强劳所里一关就是半年。他是从强劳所里逃出来的,借了他同学的一张身份证这才来到广州。韩山是他同学的名字,他的真名叫连胜。

    听了韩山的叙述,我并没有感到惊讶,望着灰蒙蒙的广州天空,哪一个来到此地的人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

    韩山和我说了知心话,也就把我当成了知心人,但是,我们并没有知心多久,我又不得不把他从编辑部辞退。辞退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杂志经营每况愈下,杂志社养不起这些编辑了。我把老板的意思委婉的和韩山谈了,韩山听了半天,总算听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他同时也提出了一个很“正”的要求,道,按照《劳动法》,辞退员工要提前一个月通知,另外,还要多付一个月工资。

    我当时听了感到好笑,我到广州打工也七、八年了,从来就没听说过这《劳动法》在哪家公司管用过。但当时不知道我的哪根神经错乱了,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告诉他,先拿这些钱去找工作吧。

    韩山出去找了半个多月的工作,一天回到编辑部,告诉我,他联系了广州的光孝寺,长老听说他是作家,推荐他到福建佛学院学佛,从此,他就算出家了。韩山没再提多开一个月工资的事,也没说把那一千块钱还我。人家都出家了,我也没好意思要。

    韩山一走五年,我们再无联系,如果不是因为一篇文章,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

    那篇文章是我们编辑部的一位叫陈圆的编辑写的。陈圆的命运和韩山一样,被招来编辑部,不久又被辞退了,辞退后他没有出家,当上了一名自由撰稿人。陈圆写了一篇伪纪实,叫《青年作家走出红尘内幕》,发表在国内一家妇女大杂志上。文章说,青年作家韩山因为和三个女人纠缠不清的爱情,这才出家为僧。陈圆是韩山离开我们编辑部二年后才来的,对于韩山出家,他只是听说过,至于那些红尘故事,全是按照那家妇女杂志的口味编造的。韩山的爱情我最清楚,在编辑部期间,他和一个女作者有些意思,但也是转瞬即逝。那位女作者因为稿件和他建立了联系,书信往来,后来女作者来编辑部看望韩山。面对漂亮的女作者,韩山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和人家说什么,倒也挺关心,问人家,你上便所吗?姑娘因为有我在场,没回答,韩山以为人家没听见,又问,姑娘很生气,大声说,不去,便离开了编辑部……从此,在我们杂志上,再没见过韩山编过那位姑娘的文章。

    一部在全国发行几百万份的大杂志,如此遭践一个出家人,韩山不干了,韩山所在的佛教协会也不干了,一纸诉状将那家杂志告了。

    我的老板听到这个消息,马上萌生了一个蹭热点的想法,在我们杂志推出头条《“青年作家走出红尘内幕”的内幕》,揭露作者造假,定位在作家韩山是被贪官所逼,这才步入佛门。这一期杂志因为有那家大杂志的引领,这一揭示真相,发行量果然大大提高。

    老板再接再厉,要连续推出两期、三期……但老板也有顾虑,怕韩山中途撤诉。报纸也好,杂志也好,每年因为侵权都官司不断,但报社或杂志老总都学油了,将责任推给责任编辑,责任编辑如果能处理好,就继续干,处理不好,走人大吉。老板听说,那家编陈圆文章的责编是一位美女,怕美女上山纠缠,和尚发了慈悲,一撤诉,我们这出戏就唱不成了。

    老板给我带了一万块钱,是捐给韩山的,让我去说服韩山不能撤诉。

    几年不见,韩山一改过去那个农村青年的形像,成了一个胖大和尚,名字也改了,叫释德一,不仅建了自己的大庙,还当上了省佛教协会副主席。他建庙的钱,是一位台湾香客捐的,建庙的地,是当地政府批的。

    站在德一和尚大庙的山顶,望着满山的翠竹,遍野的山茶花,心里多少有些嫉妒。才几年功夫,德一就置下了这亿万佛产。其实也怪不得德一发展得这么快,是他跟上时代步伐了。现在的人,早都失去了思想主义,对一些泥胎木塑,全都奉为神灵,来免除恐惧。当然,嫉妒归嫉妒,该办的事儿还是要办,我把老板的想法和钱财向德一合盘托出,德一当场表示,我们老板就是不拿钱,他也不会撤诉的,那篇文章,就连他所在的佛教协会都看到了,认为有辱佛家清明。

    老板确实有预见性。

    我在大庙里待了三天后,那家大杂志社的责编——林丽编辑,也急急忙忙赶到了山上。

    林丽果然是一位美女,长得有些像某位电影演员,但没有那位电影演员那么妖,一身职业装,把她衬托得很正。林丽是打出租车上山的,后血箱里,装满了各类食品,苹果牛奶食用油豆腐……这些,都是庙里需要的,除此之外,还带来了一部手提电脑。看来,林丽女士把那篇文章的编辑费都花出来了,另外还要添加一些。

    林丽编辑先是检讨了自己的错误,把关不严,甚至为了上稿,连调查都没调查,讲完这些,林丽女士看德一和尚不为所动,又讲了发表这篇文章发表后的后果,如果德一和尚不撤诉,她将面临下岗的命运,看到德一和尚还是不为所动,林丽女士又讲了自己的苦难命运,爹死娘嫁人,她十几岁就外出打工,忍受着流水线上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劳累,拼命写稿,总算走到今天这个份上……林丽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但德一和尚只是捻动着佛珠,闭眼颂佛,对林丽的话充耳不闻。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山上有禅堂,但德一和尚并不想让林丽住在那里,请我带林丽去山下的农庄住。几天来,我都住在农庄中,相对于庙里的斋饭,我更喜欢农庄的湖鱼和走地鸡,还有家酿的米酒。林丽沉浸在游说的失败中,再加上美女都有的一些高傲,并没有把身边的我当一回事儿。我在农庄里帮她安排了一个房间,又请她吃了一顿湖鱼,她也只是说了声谢谢,就回到她的房间睡了。第二天,林丽早早的起来,我自然也不会怠慢,简单的和他吃了一碗米粉,又随林丽来到了山顶的大庙。

    德一和尚料到了林丽第二天还会上山来磨,一大早,他开车下山办事去了。德一不在,我成了庙里的主人,我帮他侍弄侍弄庙旁的田地,又从山上挖了一些野生兰花在庙里栽上,然后就着德一和尚在庙里的笔墨纸砚,看着庙外满山的景色,画起水墨画来了。这一天中,林丽编辑一会儿佛堂,一会儿庙门,心神不宁地散着步,我知道她的所思所想,有时看到着她那焦虑的神态,心下也生起一股怜悯,可这怜悯一旦碰到都市中坚硬的生存,马上全都风走云散了。很晚,德一和尚才从山下开车回来,他从山下带上来一个明代香炉,告诉我,这个香炉是建庙时挖出来的,他寄存在山下的一个朋友家,拿回来,是送给我的。感谢我当年他最走投无路时,借给他那一千块钱。看着德一和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我,站在一边的林丽有些目瞪口呆,但是,德一和尚对站在一旁带着讨好笑容的林丽,充眼不见。

    德一和尚的这个香炉,让林丽意识到我和德一和尚的交情匪浅。林丽是个聪明的女人,带她下山时,不再像昨天那样距人千里,而是和我有说有笑,甚至,借着下山并不太平坦的山路,总是和我走在一起,甚至喷薄欲出的乳房,有意无意的还碰我一下。到了山下的农庄,林丽提出要陪我喝点酒。这家农庄很会选地方,盖在湖边,是一座全木的楼房,和湖岸的景色特别协调。二楼,有着很大的块阳台,坐在阳台上,望着波光敛艳的湖水,迷蒙着暮色的远山,甚至三两只归巢的水鸟,不由得让人会想起王渤的绝唱,“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此时,不仅王渤当年的景色齐备,身边还有一位绝色美女,还有竹鸡吃,酒自然没少喝。喝酒误事,千古名言。记得当时我的舌头都喝大了,好像讲了一些佛的事,还讲了一些到饮食男女的一些事,最后讲到杂志社的事儿,我拍着胸脯打保票,保在我身上……最后,湖里的一条可能嫌我太吵,跃出水面,这时才看到已经明月西斜,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晚,临起前,林丽对我道,张哥,就看你的了。唉,谁能忍心让一位美女失望,老板,只能对不起您了。

    和林丽再次到了庙上,我向德一和尚讨教了一个问题,我道,你们出家人总念“阿弥陀佛”,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德一和尚解释说,阿弥陀佛原是一位国王,受到佛的启示出家,修行期间,许下四十八愿,后来,愿望一一实现。他成佛后,任何人只要念他的名字,就能得到他的牵引,而往生到极乐佛国。

    听了德一的解释我摇摇头,道,这只不过是一般性的解释,这种解释含有很多市俗的想法,无非是让人驱利避害,以世俗的利来诱导人去学佛,就像那些老板,对打工仔能算计到骨头里去,而对佛却可以一掷千金,就像那些贪官,平时对百姓欺压横征暴敛,对各个大庙捐起钱来沟满壕平……他们念的阿弥陀佛,说白了只是和他们沆瀣一气的工具,是保佑他们发财当官的工具,和佛的初衷背道而驰。

    听了我的话,德一和尚很感兴趣,问我,那你说阿弥陀佛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阿弥陀佛是一种正觉,这种正觉也就是觉悟,是无的大境界,对世事是一种慈悲、关爱,对往生是一种淡定、自然。

    德一看了我一眼,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看了一眼林丽,对德一道,一切都算了吧。

    德一看看我,又看看林丽,说了一句和佛家不太沾边的话,道,你小子,不是个东西。

    我双手合十,忏诚的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一切不了了之。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3 16:31:09    跟帖回复:
       沙发
    以我的理解能力,即使我回复了你也不见得懂,所以,就让我继续渺茫吧,不要管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3 16:45:28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紫弹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3 19:07:26    跟帖回复:
       第 4
        西阿格林.老友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3:23:12    回复 4 楼:
       第 5
    紫弹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3:32:55    跟帖回复:
    6
        阿弥陀佛是一种正觉,这种正觉也就是觉悟,是无的大境界,对世事是一种慈悲、关爱,对往生是一种淡定、自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8:36:42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0:50:52    跟帖回复:
    8
        楼主中了美人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0:56:11    跟帖回复:
    9
        楼主文风非常诙谐有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1:10:08    跟帖回复:
    10
    那捞女不可能善罢甘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2:55:19    跟帖回复:
    11
        顶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2:59:33    跟帖回复:
    12
        前几天听一位同事讲了他姑姑的故事。

        姑姑在昆明做生意,在老家公路边买了一块宅基地,请人给看一下风水及建筑规划。她新买的那块地,后侧紧邻别人家,那是一块没有出路的死角,别人请她帮忙买下,她这人心软,本来用不上,还是以同等价格买下了。从风水角度而言,恰恰是这块新买的地,让整个地形格局得以改观。平平常常的一块地,变成很聚财的地方。同时向旁边一扩展,就得了玄武正脉。得了正脉如同八字用神得力,整个风水格调就高了。很多时候,助人即是助己。从小母亲经常教导我,“明里去,暗里来”,许多年后才体会到其中的智慧。

        当然风水其实就是环境地理学,并非运气的决定因素,仅仅是外在因素而已。从她这事上,也能看出其平时的为人。与人为善,自有天助。心地成就风水,如斯人方有斯地。从风水中可以看出她家日后持续兴旺之运势。

        同事经常聊起姑姑的事。这位姑姑平时老是被人拿住心软心善的“弱点”,经常吃亏。以前在农村,婆婆是村子里有名的悍妇,对待这位姑姑如同买来的奴婢,随意打骂。有一次婆婆将她锁在房间,几顿不让吃饭,还特意在家里守着。她老公好不容易等到老娘出去时,才借机偷偷地去送碗饭。窗子太小,碗递不进去,慌慌张张用手一把把抓着喂给妻子。婆婆回来时,吓得碗都砸了。从这件事上,足以看出婆婆的凶悍程度了,也可以看出这两口子心性之淳良。那时她两口子的个子比父母还高,在农村儿女顶撞与不敬父母都是很普遍的事,他们的心里就没这个概念,根本想不起还有这一辙。

        老公心疼她,不得已带着妻子离家到昆明谋生。从打工开始,慢慢做小生意,后来越做越大。现在做工程,已是身家不菲了。这两口子待人热心,从她到昆明谋生开始,家里就成了一个免费旅馆与饭店,几乎天天有亲朋吃住。在家里一住几个月,甚至寄住一两年的亲戚,从来没断过。

        现在婆婆已到暮年,常年重病缠身,经常辗转于各家医院,痛苦不堪。公爹脾气很坏,多少年来,隔不了多久就要打老太太一次。这两口子倒是有孝心,尽心尽力地赡养她,给她治病。但从老太太自己所受的种种痛苦看,因果何曾饶过谁?

        婆家的四弟家境不好,他两口子就劝着他凑钱买了一台挖掘机一起做工程。四弟开个杀鸡店,给餐馆供货,没时间,也没有关系去经营挖掘机,就完全交给她了。她长期帮四弟从揽活到结算,全程打理。有时工程量少,就将自己的挖掘机闲着,将活儿让给四弟的挖掘机去做。就这样,还被四弟坑害一把。前两年,四弟急用钱时向村子里的人借了一万元钱的高利贷。被她知道,担心四弟被坑。正好那个放高利贷的人还欠着她的钱,她就帮四弟抵掉了。当面说得清清楚楚的,过了不久,四弟死活不承认有这回事了。即使这样,她至今还是在帮他尽心尽力地打理着挖掘机的生意,定期给他结算利润。因为她要撒手不管,四弟的挖掘机生意就做不下去了,她干不出这样的事。

        像这类看起来傻乎乎的事,她两口子经常在做。正如我同事说的,这种憨事,也只有她俩干得出来。所谓“心善人欺天不欺”,他们的生意之顺,如有神助,想做什么都能做成、做得好。亲戚中那么多聪明伶俐的人,就这最憨厚的姑姑一家最为富足。

        再回头说说她四弟的事。

        前面说了,她四弟专门杀鸡,供货给餐馆。从事的是杀生行业,心术又不正。自家嫂子一片好心,他都干得出如此不讲道义的事,平时之为人可想而知了。他进货记账,经常玩心眼,喜欢在账目上做点小手脚,多要少付。结果前些时候,家里的账本没放好,被狗叼去撕扯得稀烂。被供货商们知道了,个个趁火打劫多要账。外面欠的钱,人家也不认或少认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生活圈子。人算不如天算,几年苦心算计来的那点小利,还是从原路上倒赔出去,附带着将生意越做越差,所以说“君子乐得做君子,小人冤枉做小人”。如果排除现世积福的因素的话,各人的福报都是注定的。算来算去,到手的还是应得的那一些。为利益不择手段,并不能多得一分利益,只会平白无故地揽来一身的恶业。你说这小人做得冤不冤?

        他四弟有一双儿女。儿子是有点缺心眼的人,现在半大小伙子了,成天在外瞎混。没钱了就回来要,从来都是恶声恶语地整一句“拿钱来”,父母刚将钱从口袋里往外掏,儿子一把夺了就走。你想想这种儿子,将来还能指望上?

        他家女儿倒是会读书,当地县一中的高材生,一直是成绩拔尖,看起来前途光明。旁边的人还好生奇怪,就这么一家人,怎么就养出这么个有出息的女儿来了?去年放暑假时,女儿到昆明来帮父母杀鸡,认识了一个在餐馆打工、经常来提货的小伙子,偷偷谈起了恋爱。等回去上学后,小伙子到县一中去找她,将她哄回了贵州老家。

        那地方穷乡僻壤,小伙子腿还带点残疾,走路一摆一摆的。也不知小姑娘哪根筋搭错了,书也不读了,一心要跟着他。她妈妈找学校要人时,嗓门又高,将女儿被人拐骗走的事,满学校大声嚷嚷,弄得满城风雨。后来好不容易将姑娘找回来了,却再也没脸回县一中读书了,现在上着职业中专。家里唯一的指望,一片锦锈前程,也算是毁得差不多了,这也算是这一家子业障现前吧。无论从因果还是从现实的角度来分析,这一家子的未来都不容乐观。

        《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这是前人在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岂虚言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3:03:14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4:31:20    android
    14
    楼主挺能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4:39:44    跟帖回复:
    15
    留爪。
    36917 次点击,39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红尘旧事:阿弥陀佛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