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4:51:37    android
16
为了一点孝子贤孙的虚名让老人家吃苦你们是要下地狱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04:39    跟帖回复:
17
    病人生命在ICU慢慢耗死,家属的钱包差不多也被掏光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08:30    跟帖回复:
18
    当医疗和教育成为赚钱的行业,楼主所说的一切自然应运而生了。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212/23/11650966_729662351.shtml
    一篇《北京流感下的中年危机》把一个老人因为感冒28天里从生到死剖析的淋漓尽致。作者是北京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28天里身心交瘁几乎差点倾家荡产。中国的医疗再不改革,因病返贫的将会越来越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08:43    引用回复:
19
转至第15楼第 15 楼 nortequa 2018/7/5 14:50:22  的原帖: 死时痛苦嗔心必然坠入三恶道你读佛经读到驴肚子里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19:40    android
20
生死观的问题。医院本来就是生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25:16    跟帖回复:
21
有几个朋友立下了“不插管”遗嘱,声称宁死不进ICU。但是否能实现,还要看儿女们的“孝心”。
如果这些人的工薪很高,恐怕是难实现的。
如果是清洁工,就用不着立这种遗嘱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31:19    android
22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naifen2 2018/7/5 14:48:58  的原帖: 在棕郭,医院是事业单位但也企业,要上税的。 医院也得上税?可恶之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47:27    android
23
中国现状,上至政府下至各行各业,都在为钱奔忙,道德情操都踩在泥土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5:57:29    android
24
好帖果断留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6:10:45    跟帖回复:
25
    其实病人家属在医生那里的毕恭毕敬、谨小慎微和言听计从,根本不会给病人换来任何优待


    病人家属则是感情与心灵的折磨,不抢救吧,觉得对不起亲人,往往意见难统一,尤其是谁也不愿意做那个中止抢救的提议者,那要承担沉重的道德压力。医院明知这样的抢救结果是什么,但是往往却极力怂恿病人家属尽最大能力抢救。在花费完大量的钱财后,病人最终还是离去,留下的是逝者家属的悲伤和难言的债务。


太到位了!
回帖人:
俗士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6:21:32    android
26
转至第21楼第 21 楼 xia001 2018/7/5 15:25:16  的原帖:有几个朋友立下了“不插管”遗嘱,声称宁死不进ICU。但是否能实现,还要看儿女们的“孝心”。
如果这些人的工薪很高,恐怕是难实现的。
如果是清洁工,就用不着立这种遗嘱了。
切气管手术现在挺多的,也有术后身体状况不错的。还有插胃管在拔掉胃管后康复不错的。没必要敌视插管救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6:25:01    引用回复:
27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sssl 2018/7/5 14:08:22  的原帖: 过度医疗广泛存在于这片土地,因为这土壤没有改变。过度医疗这个词难道不是巧取豪夺的遮羞布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6:36:17    跟帖回复:
28
唉。。。。。哪里还有一寸净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6:37:53    android
29
转至第7楼第 7 楼 kamen9376 2018/7/5 13:42:02  的原帖: 写得很好,但有所夸大,且带着对社会和行业的偏激。我外婆送进icu,待了七天最后半夜里撒手人寰,连个和家人一一道别的机会都没有,这是我们一家人一辈子的遗憾;而我隔壁的老爷爷进去icu抢救10多天,转危为安,虽然瘦了将近20斤,但夕阳下,坐在轮椅上和家人一起出去逛逛,延续了这个家庭的美满和幸福。
我不否认现在医疗的黑,其实哪个行业不黑。
我老爹也是类似的情况,送不送icu全家争吵,奈何我个人势单力薄,较劲不过其他人的“道理”……结果就跟你家外婆一样,临死都没能和家人说一句话,见不上一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6:40:10    引用回复:
30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赵和锋 2018/7/5 10:39:15  的原帖:    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被日本兵抛了起来,下面是一杆冲天而立、刺刀竖起的步枪。这个孩子擦着刀锋边缘坠落,日本兵期待的尖锋对决并没出现。

    于是再来第二次和第三次,但死神都与他擦肩而过。日本兵似乎失去了游戏的兴趣——走了,而这孩子竟也奇迹般地没被摔死。

    这个孩子,后来成了我的岳父。

    在谎言盛行真话稀缺的时代,这个奇闻却不是子虚乌有。因为岳父从来就不是什么大人物,既不需要通过注水增添份量,也不需要编造传奇提升价值,更不需要涂抹灵异色彩蛊惑世道人心。他的后脑勺确实有一个不大不小凹陷的坑,间接证明此言不虚。

    这个根红苗正、自幼失父丧母的男子,此后成了一个一根筋跟党走的积极分子,在H省的国营公司从不懈怠地埋头苦干,以忠心耿耿的作为践行着“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的素朴情怀,因过于卖力,四十多岁就染上职业性哮喘,而折磨他的这个顽疾一直伴随着他走到七十九岁的人生尽头。

    生在所说的那个旧社会、长在所说的这个红旗下,从江姐、许云峰等英烈形象中所提炼升华的革命基因,当然而且必须地要注入他的脑海。而岳父卧病在床之际仍然念念不忘交上党费,便是其死心塌地的明证。

    

    不过令其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日,却如小说中的江姐、许云峰那般惨遭“监禁”并“大刑伺候”从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其中单一形式的“上刑”时间竟然远超江姐和许云峰们。

    红色书籍描写,当年在重庆歌乐山麓的渣滓洞,国民党特务用皮鞭、烙铁、电刑和老虎凳拷打折磨共产党人,目的是要从他们口中撬出地下党组织的机密。而岳父退休后除了写写彩票号码,并不像《红灯记》中的李玉和那样握有密电码。那么他遭此厄运,究竟因为那般?

    

2//



    岳父去年哮喘复发,住进了H省的某三甲医院。由于多种疾病缠身,此次病势来得凶猛而且显得锐不可挡。一位主治医生当时给家属说了这样的话:要有心理准备,可能过不了这道坎。后来回想,这是唯一一位将严重后果告知家属的医生。因为岳父这时已经被确诊患有十一种疾病(病历上这样写:重症肺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慢性肺源性心脏病;陈旧性肺结核;支气管扩张并感染;脑梗塞后遗症;右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胆囊结石;低蛋白血症;多处皮肤软组织感染;2型糖尿病)。

    十天后岳父进了ICU即重症监护病房。在借助呼吸机进行呼吸已经非常勉强的情况下,就面临是否进行手术的问题:气管插管和切开气管机械通气。

    我的姑姑是一位已经退休但具有丰富经验的医生。我把岳父的病况给她做了详细描述后,她给我做了如下表述:

    一是她过往遇到这种无法逆转的情形,就会把真实病况及结果告诉给家属,是否进行手术交由他们自己定夺。二是现在这个人如果是我的父亲,她会让我做出放弃手术治疗的决定,但现在这个人是我的岳父,那就让他的儿女去商定。

    我知道“无法逆转”四字意味着什么。姑姑的话既是是医疗建议,更是为人处世的箴言。

    但是医院却给出了与姑姑的说法并不一致的康复展望。当岳父“嫡系”绝不轻言放弃的执着与医生模棱两可富有弹性的意见相遇,就使得手术成为不二之选。这样岳父在进入ICU后大约一周就顺理成章地做了气管插管手术,将他推上了是否具备钢铁意志的人生考验关口。

    

    由于不见起色,岳父家人在三天后找了关系,给另外一家三甲医院的相关医生看了诊疗影像的片子,在得到鼓舞人心的答复后,满怀希望地将岳父转入了这个医院的ICU。

    转院似乎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时地从ICU的“前线”医生那里获得“捷报”,比如某个病理指标已经下降了,而指标下降到一定程度病人就可以拔管了,拔了管当然也就意味着可以出院了。岳父的“嫡系”已经开始琢磨其八十大寿的庆祝事宜。

    这使我深感不安,且颇为惶恐。不是为岳父病况的逆转,而是因我起初不慎吐露真言,如实地转述过医生姑姑的原话。此种行径类似于林副统帅当年在井冈山发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悲观论调,意味着无视星火燎原之势并丧失革命理想信念,而历史已经证明这样的人注定不是革命的同路人。

    

3//



    我迫切想知道究竟,于是琢磨了一个话语问询“程序”去见医生。在每天的探视时段,病人家属都会像驻外记者那样聆听外交部发言人那般的例行通报,区别仅在于这里是一对一。每天面对病人家属总想获取“新闻背后真相”的顽强坚持,医生要做出不把自己“绕进去”的解答,这显然是一项高难度的技术活儿。而我通过与那位医生对谈,便窥测到了全部秘密,其中不可泄露的天机,就隐藏于下面几句:

    问:像我岳父这样的病例在这里常见吗?

    答:很常见。

    问:和我岳父极其相似的病例每年应该有不少吧?

    答:不少于一百。

    问:根据你们的统计,手术插管后,经过治疗康复出院的比例有多少?

    答:我们没有这个数据。

    问:那么您自己经手治疗的这种病例,手术插管后康复出院的比例有多少?

    答:我没有给自己统计……医院没有这个强制要求,我也没有这个精力。

    这个决计不给答案的答案其实就是答案。

    我想,如果病人家属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救治,那是他们的权利;如果医院穷尽一切手段抢救,那是医生的义务。问题的关键在于:医生是否可以隐瞒病况不可逆转的实情?是否可以雪藏治愈率或者死亡率的真相?医生这样做,意欲何为!

    我这种质询性的发问引起岳父“嫡系”的担心。其实病人家属在医生那里的毕恭毕敬、谨小慎微和言听计从,根本不会给病人换来任何优待。因为此时躺在那里动弹不得的病人已经如同一个落在人家手里的人质。譬如护士说她们会经常给病人翻身,但岳父临终的前几天我去探视,当时他意识并未模糊,我问他是否如此,他用摇头做了清晰的否定。

    在ICU的57天里,用一个姿势将其固定在一个位置,这种“刑罚”我想那些革命先烈恐怕也未曾遭受过。我看到因“酷刑”而变得面目全非的岳父,除了可怜二字,已无其他言辞可以形容。他的身体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所谓命悬一“线”者,换为“管”便是了。除了超人,一个正常人如果在此种摧残之下叛变投敌,我想应该宽恕他的变节。

    

    当手术插管渐失效力后,ICU的医生又建议给奄奄一息的岳父施行气管切开手术。令人愤慨的是,他们绝口不提康复无望这个事实。好在岳父家人此时终于做出了理智的决定。而在他临终的病历上,先前的疾病不仅一样没少,反而增加了第十二项疾病(继发性癫痫)。

    可悲在于,同样是遭受残酷折磨,小说中革命烈士是被敌人所加害,因而他们的死显得崇高悲壮、“重于泰山”。而岳父却是被“自己的队伍”以拯救的名义送上不归路,他的死也就显得无关痛痒、“轻于鸿毛”。

    

4//



    料理完岳父后事的当晚,我做了一个奇诡的梦。

    梦里出现了阎王,不过阎王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青面獠牙如同凶神恶煞,只是留着两绺长须,身居高位,不怒自威。

    阎王的唯一事务是签发生死簿,显得忙忙碌碌,日理万机。因为阎罗殿里有包括鬼门关、黄泉路、忘川河、奈何桥等难以计数的部门以及叠床架屋的机构,每个层级都配备好几套班子,因而效率低下,鬼浮于事。

    其实阎王提前两月就获知岳父医治无望,依照冥界程序当即签发了生死簿,好让他立刻脱离苦海,回头上岸。谁知经过上传下达,公文旅行数日后方出鬼门关。

    像岳父这样一生一世未曾作恶之人,理应直接前往极乐世界。谁知一到鬼门关口就被一群小鬼拦了下来。

    梦里我才知道,原来说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就是这个意思。小鬼们说,为了保持阴曹地府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凝聚力与战斗力,需要对每个新来乍到者进行全方位且不留死角的政治审查,最后经鬼门关长签字盖章方可进门。因而有的耗时数日,有的耗时数周,有的耗时数月。但实际上小鬼们是以此为幌子把他们囚禁一处,然后换上白大褂,拿上类似听诊器那样的吸血工具吸取这些被审查者的血。整个鬼门关皆为吸血鬼所把持。

    梦醒之后,难以入睡。俯察世态,感慨万端。

    岳父自从进入重症监护病房,就像误入一个虎视眈眈、血口大开的压榨型作坊。在这里病人成了网获的猎物,病体成了谋财的工具。工匠们用新概念、新技法制作上演“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古老传奇。他们以瞒天过海的手段藏匿无法回天的真相,施加生不如死的剧痛;以温情脉脉的做派将患者的尊严剥离得体无完肤,把家属的祈望玩弄得遍体鳞伤。所有的“刑讯逼供”手段只指向一个目的,就是掏尽医保费用或经济支付能力。

    

    但是平心而论,“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就是说人是环境的产物。好的体制抑恶扬善,不好的体制抑善扬恶;优良的体制惩恶赏善,恶劣的体制惩善赏恶。一些医生固然缺乏职业操守和道德良知,但在整个医疗传动系统中,他们只是一个零件,医院只是一个集成块。他们都被裹挟在这个系统中随波逐流、随俗沉浮。

    尽管我以上所有的叙述皆查有实据,并且源自当时所有的手机录像记录,但我仍然觉得无需道出具体医院的名字。因为这不是个别情况,也不是局部问题,而是系统性的弊病。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从2004至2014年担任此职,仅用十年时间便受贿亿元并坐拥一百套房产,由此可知水有多深多浊。

    那天我从医院出来,正值夕阳西下,落日的光照给这家医院高耸入云的数幢大厦镀上一层璀璨的金辉。搅拌机彼时正在张狂地工作,为另一栋拔地而起的楼宇哐哐当当地助威。我在想,那掺和了砂石的混凝土,注入的水中是否也伴随着血污?那些由钢筋、水泥和玻璃支撑而起的建筑物,里面是否也铺垫了尸骨?



是 北京阜外医院吗?这个血吸虫医院,我的一个亲人40天花了160万,人已经没有知觉了半个多月,就是不让家人见面,每天就是要钱。医生和护士好像都是福建莆田人。老百姓不知道内幕啊。
59339 次点击,9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岳父与吸血鬼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