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赵和锋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花木兰 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同性恋者
8835 次点击
16 个回复
赵和锋 于 2018/7/8 12:19: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



    当我还是个中学生,在学习《木兰辞》这首南北朝时的叙事民歌时,就有一个疑点从脑海里蹦出来:花木兰女扮男装、代父从军、跃马疆场,在清一色的男人堆里,她是怎么解决“吃喝拉撒睡”中的第三、第四和第五个问题的,包括如何坦然面对别人解决此项问题。

    这个疑点当然只是我那时脑子里一大堆古怪问题中的一个,但是,这只能去想不能去问,因为在当时的正统观念中,一个好学生是不会提这种不正经的问题的。

    

    可这实实在在又是绕不过去的一桩“悬案”。花木兰这趟出征,不是短短十二天,而是整整十二年。虽不能以“地老天荒”去形容,却可以用“驴年马月”来概括。那么花木兰和男丁们滚打摸爬,她是用什么法子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

    迪士尼的妙笔生花世人皆知。1998年出品了动画电影《花木兰》后,我迫切想知道其中的奥妙。但没想到如此大手笔对此仍然讳莫如深,凭虚构的一个木须龙来转移视线,硬生生把这档子事给糊弄了过去。

    一千五百年过去了,眼看这个难题无人可以破解,我只得硬着头皮担待下来,迎难而上,探幽发微,一窥究竟。

    

2//



    话说北朝的某年某月某时,花家庄的老花家又诞一婴,未料仍是个女娃,只好唤作木兰。叹息之余,花氏夫妇只得相互鼓励以利再战。

    却说这木兰长到了贪玩的年纪,颇有些不同寻常,偏偏对汽车和手枪情有独钟,唯独不喜欢洋娃娃和毛绒玩具——当然那时候还没这些东西,总之一句话,她就是不喜欢针织、刺绣这类名叫“女红”的玩意儿,整天爬树翻墙、舞棍弄棒、骑马射箭折腾个鸡飞狗跳不亦乐乎。

    到了该出嫁的年纪,可愁坏了花氏夫妇。这木兰不仅没有丝毫的花姿柳韵,反而越发出落得膀大腰圆、臂力过人、声如洪钟、虎虎生威。“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呀!”花夫人每每说起,禁不住伤心抹泪。花父无奈拍着夫人的肩膀安慰:“好歹她也算是咱家一个壮劳力啊!”夫人这才好了些,慢慢止住哭泣。

    正如诗中所写,恰逢此时,战争爆发,前线告急,兵员匮乏。在上头签发的征兵文书上,花父的名字赫然在列。看到年老体衰的父亲难负重任,木兰自告奋勇购置了打仗的全部行头,以花家汉子的面目策马扬鞭,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黄河奔向战场。

    因为木兰是一个同性恋者,只对女性有意而对男人“性趣”全无,所以在漫长的征战生涯中,除了在个别时候需要巧妙地做一些“技术处理”以防止发生意外,十二年间天衣无缝、不露蛛丝马迹地将战友们全都蒙在鼓里。诗中这样写:“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可见木兰的女性特征相当地“模糊”,所以直至凯旋归来,她穿上过去的衣裳走出闺房,伙伴们目瞪口呆方知木兰是女郎。

    由于她义无反顾的高尚情操、冲锋陷阵的坚强意志、无往不胜的豪迈气概和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花木兰当仁不让、无可争议地成为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同性恋者。

    

3//



    现代科学研究已经证实,同性恋是人类性欲的一种天然展现方式,有关生物学理论的研究也指出,这种性倾向的形成可能涉及基因或子宫环境等生物性因素,并且迄今为止还没有充足可靠的科学证据,证实可以用心理手段改变此种性倾向。

    荷兰在上世纪70年代率先停止将同性恋视为精神疾病。中国同性恋的“非病理化”议题在2001年得以实现,从此将同性恋从新修订的《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的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但是现在世界上仍有不少国家将同性恋视为一种非正常的、有精神病倾向的行为。国名党战将白崇禧的儿子、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并不讳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他在小说《孽子》里这样写过:“在我们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天一亮,我们的王国便隐形起来了。”

    在这个隐秘的王国里,无数同性恋者隐匿了自己真实的性取向,在双重角色中不断切换。我的朋友Z就是这样。

    那是在若干年前,傍晚时分我常去公园跑步,不时与一位个头不高但仪表爽朗的男子交错而过,久而久之,我们由微笑点头,到问好寒暄,然后熟识起来。后来我们一起相约游泳、打羽毛球,就这样和Z成了不错的朋友。虽然有些时候久不相聚,他会说些“很想念你”之类的话,我却全然没有在意。

    直到有一天他约我到一个宾馆去,我隐约感觉此中或有玄机,不过凭着我对Z的人格信赖,并未顾忌依然“单刀赴会”。到了房间,Z异样的细微表情与动作举止,使我的第六感觉证实了之前的揣测。在Z不甚连贯的简单言语表白之后,他的一双手臂突然一下子有力地“箍”住了我的身体。

    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似用软物将人砸到疼痛的感觉。不过当时,我异常冷静地对Z做了如是表达:我发自内心而且真诚地理解你的心境;但是我没有同性性取向,你必须要尊重我;我现在不会、将后也不会对你另眼相看。

    Z这才意识到误判了我。在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时,他已经呆若木鸡立在了一旁,尴尬的气氛使他看上去无地自容。这种犹如炎热的夏季忽然飘起了雪花的突变氛围,使得我们无法进行冷静的谈话。我告诉他,你可以多看看李银河的文章和书籍,这可以使你确信,有这种性取向的人既不是坏人,也不是罪人,更不是恶人,只是正常人中的一个类别而已。而他始终默不作声,我于是与他告辞先行离开了这里。

    此后我很久没有主动和Z联系,他当然也没联系过我。这并非由于歧见,而是我想通过这种疏离,冷却他燃烧已久的内心。后来我离开了这个生活多年的城市,也便没有了Z的音讯。

    去年重回故地,有天我去一家银行的ATM机取了钱刚迈出门,忽闻背后有人高唤一声“大哥!”我警觉地攥牢了手中的现金回头看,原来是久未谋面的Z。他略微泛红的面庞散发着谦和却富有朝气的光泽。我们相见甚欢,互相询问对方的近况。我知悉他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而第二个孩子的生育也已经列入规划。

    

4//



    著名社会学者李银河女士推测,同性恋者在我们的社会中占到成年人口的3%至4%,大约5千万上下。另有学者估计,强大的社会压力导致百分之八十的男同性恋者与女性结婚,只有少部分人选择独身。

    

    由于世俗观念把同性恋与变态、病态甚至肮脏联系在一起,在山一样沉重的歧视压力之下,只有极少数人敢于公开自己的性取向,也只有极少数父母能够坦然面对子女的同性恋事实,而绝大多数“同志”犹如地下工作者,过着乔装打扮的双面人生。

    不能不承认,我们目前还处在一个只认同“同质”而排斥“异类”的阶段。尽管同性恋者对这个社会并不构成危害,但人们依然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特殊的类别。李银河女士曾经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召开前发表微博,公开征集愿意递交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的人大代表,然而这不过是她11年来的第4次失败。李银河女士的博客上甚至出现过这样一个跟帖:“干吗要同性结婚哪,好像我和一个狗,你可以直接把狗弄到你的床上去吗?”但自诩为是“五分之一个堂吉诃德”的李银河,历经挫折却继续向“风车”发出挑战,她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试图将其(同性恋)从罪孽的指控和混沌的仇恨中解救出来的行为”。

    一个文明的社会,一定也是开放的、包容的与自由的社会。自由,是指在不妨碍他人同等自由的前提下,个人运用自身和自身所具有的能力从事一切活动的权利。

    尊重和保障少数人的自由,其实就是尊重和保障所有人的自由。在改革开放之初,我们能够容忍喇叭裤、容忍男人蓄长发,我们实质上是在争取免于匮乏的自由;我们能够容忍裸体素描展示、容忍邓丽君的“靡靡之音”,我们实质上是在争取言论的自由。当容忍了少数人看起来不关紧要的自由选择,我们实际上获得了更多的自由空间。这应证了美国第三十任总统柯立芝的那句话:“一个人的利益也是所有人的利益,忽视一个人是对所有人的忽视”。

    回想1979年5月的《大众电影》杂志,仅仅因为在封底刊发了一个接吻剧照,就在当时掀起滔天大浪并引发全国性的大讨论。现在回头看,这是记忆长河中多么渺小和寻常的一朵浪花。

    如果再往后看,女人缠小脚,曾经是多么地天经地义,不容置疑。那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其实是缠绕在人的头脑里。在我们的现实中,还有多少貌似不可动摇的议题,在给我们的思维空间和活动空间继续设置重重禁区!

    我在那次邂逅了Z之后,由于要应付家庭中的许多繁重事务而无暇与Z再聚。下次如果回去,我一定要约Z出来好好叙一叙。我会对Z说——

    大哥我仅执意于“女色”因而不是你的同道,但却是你精神上的同志,始终站在勇于追求自由权利的人一边。你应该为革新自己的生存状态而做出尝试,否则永远不会发生改变。你们应该为维护自己的权益而积极发声,权利从来都是争得的而不是他人赐予的。对于鄙视你们的人要宽容他们,应相信多数人会因时因势而变得理性。对于意图伤害你们的人要可怜他们,他们多是被摘除了正常思维的精神残疾人,喊打喊杀冲锋在前不过是充当炮灰而已,其实他们的境遇远比你们悲惨,属于真正意义上的被凌辱与被损害者。

    

5//



    就在本文行将收尾之际,一则消息忽然映入眼帘,惊得我大汗淋漓。

    一家名为“暴走漫画”的自媒体发布了两个短视频:其中一个,是把一种名为八分堡的汉堡和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捏”在了一起,并创作了以下台词:“董存瑞瞪着敌人的碉堡,眼中迸发出仇恨的光芒,他坚定地说:连长,让我去炸那个碉堡吧。我是八分青年,这是我的八分堡”。另外一个,则是把无痛人流“嵌”进了新四军重要领导人叶挺在国民党牢狱所作的《囚歌》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无痛人流!”

    而在此事发生的若干天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刚刚表决通过并在2018年5月1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暴走漫画”等于是撞到了枪口上,成了以身试法的典型案例。“暴走漫画”的联合创始人暨CEO于是忙不迭地带领团队一行九人穿戴齐整,去到河北省隆化县的烈士陵园向董存瑞纪念碑敬献花篮,然后列队而立,手捧讲稿,毕恭毕敬地就发布侮辱英雄烈士事迹的短视频而公开道歉。但此事远远没有完结。叶挺的后人又将“暴走漫画”所在的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起诉至雁塔区法院,要求该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在国家级正式媒体上公开致歉并赔偿一定精神损失。  

    我等小人物,即使吃了豹子胆老虎心,也断断乎不敢造次。因为这部“英烈保护法”并没有给“英雄烈士”这个概念进行清晰明确的界定。我毅然决定,将此“花木兰是同性恋”的文章拖进桌面的垃圾桶让它彻底蒸发并“焚尸灭迹”。

    我喝了杯热茶,压了压惊之后,心跳渐渐恢复正常,于是心存侥幸再次上网仔细地把“英烈保护法”通读了几遍,这才长舒一口气,算是给拙文留了一条活路。因为这部保护法似乎是给“英雄烈士”画了一个时间线——“近代以来……”。

    尽管如此,我心中仍忐忑不定、惴惴不安。这年头,须小心地求证,不可大胆地假设。君不知,在2012年曾有自称是唐宋八大家后裔的人士风云际会,身着汉服齐聚北京,就唐宋八大家宗亲联谊等千秋大业进行筹备协商。那么,如今谁又敢担保,不会有一大堆花氏后人或自称是花木兰舅老爷家的第某代孙,忽然冒出来向我兴师问罪? 2017年12月宁夏回族自治区一名青年男子因踩踏成吉思汗的挂像被判处一年监禁,罪名是煽动民族仇恨,已经让人心有余悸。而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早已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木兰之乡”,那么我会不会被……

    因而本人在此特地声明:文中说法纯属猜想,仅为消遣,不必当真。另,此文面世后三年之内,恕不接洽任何花姓之人(含自称是花袭人之后人者),敬请谅解!

    如果某一天,我的朋友们,你忽然发现我头戴女人假发、身着碎花长裙,以若无其事状,坐在一家沙县小吃店剥开一个茶叶蛋,却目光游移左顾右盼……那我十有八九,要么在躲避花氏族人的追打,要么刚刚甩掉跨省抓捕人员。想当初那位曾令部下胆寒、贵为副部级的王某人,于2012年2月夜奔美领馆时,也是仿效花木兰这招,乔装打扮化作老妇方才保得一命。必须承认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真乃“山重水复疑无路,木兰遥指又一村”啊!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8 12:31:05    跟帖回复:
       沙发
    我最喜欢回复人少的贴子了,如果贴子沉了,我就会觉得是自己弄沉的,非常有成就感! 如果贴子火了,那我有占了前排,这简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8 12:37:28    跟帖回复:
       第 3
    女演员斯嘉丽约翰逊将在新翻拍电影Rug&Tug中扮演一名男装癖按摩院女老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8 19:45:33    跟帖回复:
       第 4
    好文,楼主开放包容的人文情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10:07:48    跟帖回复:
       第 5
        楼主,易容术,韩国的最靠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11:38:01    跟帖回复:
    6
    男同性恋只在网络上听说过,现实生活一个也没见到,最初工作的千人企业没有听说过一个,后来上大学,全系200多人没有一个,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千人单位,只听说检验科有个老女人30多岁不结婚专门和小女孩起腻,可是从来没听说那个男人和男人起腻,显然在中国大陆男同性恋的比例非常低,绝对不像网上忽悠的那样多,绝大多数是跟着起哄的老男人,真的男同性恋绝对的罕见!


    女同性恋看过现场版的,一次停车,车头冲墙,绕过车头想从副驾驶取个箱子的时候,看到右侧车副驾驶全身压在驾驶座位上抱头亲吻,我走到车头上,被驾驶座上的人看到了推开了副驾上的人,一瞥之间,四个白花花的大乳房同时亮出来,我才意识到这两个抱着啃的是两个30岁左右的女人,传说中的同性恋第一次见到了,从此我才相信,中国大陆女同性恋是存在滴,这叫眼见为实,不仅仅是网络上的大忽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16:03:23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16:03:47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17:21:47    跟帖回复:
    9
    东一榔头西一斧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22:01:08    跟帖回复:
    10
    年轻时遇到过一个男人,他的表达很直接,没有什么发展,时间久了淡忘了,喜欢女性还是占了上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22:01:59    跟帖回复:
    11
    年轻时遇到过一个男人,他的表达很直接,没有什么发展,时间久了淡忘了,喜欢女性还是占了上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0 8:43:21    跟帖回复:
    12
    心疼楼主写了这么多,可惜花木兰是虚构的,再讨论也没意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0 10:27:31    回复 6 楼:
    13
    你这个挺有意思,我也说个真实的男版。
    刚毕业,初到单位,与一男同事共宿舍,他年纪和我差不多,哥们关系。
    单位没洗澡地方,一到冬季便要去对面公共澡堂。
    有一次,我俩照例一块去澡堂,可这次他洗澡神速,我刚洗完头,他便出去了。
    回来正要问他,他一脸惊魂未定跟我说:今天吓死我了。
    原来,他洗澡过程中,旁边一陌生男主动要求给他擦背涂肥皂,他没好意思拒绝,
    没想到,擦完肥皂,那名男子转身一口就叼住了他档部的JJ。。。
    吓得他魂不附体,一把推开,澡没洗完,跑了。当时把我笑惨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0 10:33:40   
    14

    李白还写过“十步杀一人”呢,那他就成了头号杀人犯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0 11:11:32    跟帖回复:
    15



    8835 次点击,16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花木兰 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同性恋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