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lwc1993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没有苏打绿的这三年,他是新人吴青峰
840 次点击
1 个回复
lwc1993 于 2018/7/9 19:15: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音乐之声
    这是“新人”吴青峰的第一个个人专访,直到采访前他都没有看过采访提纲,不禁暗忖:吴青峰你真的蛮有种!

    个人单曲《Everybody Woohoo》、《窗》陆续推出,吴青峰挑战了鲜有染指的复古disco和古风音乐;他破天荒以常驻嘉宾身份走进了网络综艺《明日之子》的世界;诸多从来没有做过的事,都被列进了吴青峰的议程,他以个人名义出道了。

    

    “很刺激,大起大落的!”今年本命年的吴青峰,这样形容迄今为止的体验,“‘大落’是紧张跟害怕的心情。”在台北大房小山音乐的办公室里,吴青峰接受了着调独家专访。他跟新的音乐厂牌大房小山音乐正展开全新的合作。

    耀眼的乐团苏打绿,行进到名望的巅峰处戛然而止,行为艺术般地以三年的休团期,掐灭了眼前的喧嚣。拥趸虽朝思暮想,而等待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因为乐队各成员继续在社交网络同步着生活的点滴、所思所感。

    2017年1月1日,苏打绿在台北完成了《“乐”计划》音乐会,这是休团前的最后一场演出。第二天,爱把酒言欢的团员家凯和当时的音乐总监,邀请吴青峰连喝十天,从家凯家喝到青峰家,喝完家里喝到外面,每天找不同的人,变换不同的地点,体验不同的畅饮快感。

    “喝酒会哭吗?”着调君预想着他该不舍团体的生活以及跟乐迷的互动,偶有借酒伤情?“没什么好哭的,我是‘哇!’(做开心状)可以休息了!”他像要迎接“三年暑假”的学生,放肆地做以前不能做的事。

    采写:麻乐

    独身青峰

    “爱情和婚姻,没有相信不相信,但我不太需要这些是真的。”

    

    休息了,吴青峰要主动板着脸控制自己不再想写歌的事。偶尔脑海里蹦出一条旋律,他刻意回避:不要写了。

    十多年的音乐创作,使得写歌成了生活习惯。“这件事情其实以前蛮干扰我的睡眠的,因为我就是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灵感最旺盛,已经快要半梦半醒突然就会有很多(想法),就坐起来写,有时候睡个觉,到真的睡着能用三四个小时。”

    往常为保持声线清爽,吴青峰饮食禁忌颇多,休息之后便放开肚皮,体重猛涨10公斤。“我蛮想休息的,我其实是一个——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出门的人,哈哈哈哈!”吴青峰说,三年的休息期其实并没那么绝对,时间是老板随口一说,“到时大家突然想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这段休息对苏打绿团员都至关重要,家凯留学深造,阿龚追逐个人音乐梦,老板林暐哲,以及团员小威、阿福都享受着天伦之乐,陪幼子度过人生关键时期,不婚主义的馨仪也拥抱起婚姻生活,并在近日宣布有喜。

    多处粉丝总结帖里记载着吴青峰“不再相信爱情和婚姻”的话,“我有讲这个吗?没有吧……”许多时候,吴青峰也不记得自己究竟说过或写过什么话,有时他猜测是否是歌迷臆想出的言论安在他身上也说不定,但对爱情和婚姻,他澄清:“我没有相信不相信,但我不太需要这些是真的,好像自己(过)也蛮好的。”

    大部分人的爱情,在吴青峰眼里就像走标准流程,“好像在做制造商品一样。朋友在抱怨或者在热恋,我就心想:哦,你现在走到这个阶段了,下一句就会讲什么……”有朋友闹分手,吴青峰不闻不问,因为他断定不出三月,两人就会复合,再不济也都会找到新欢,根本不必费口舌。果然两人很快就复合了。

    学霸宅男

    “这一年我就想回归很母体的状态。”

    

    这一年中团员们各自忙着家庭和事业,吴青峰看了百十来本书。

    除了他在微博上曝光的旅行、追星,休息的一年中,吴青峰几乎都宅在家中。他翻出小时候买的古典CD,每天三四张地,全部再听一遍,德布西(Achille-Claude Debussy)、萨提(Erik Satie)、格里格(Edvard Grieg)是吴青峰喜欢的作曲家。“这一年我就想回归自己很母体的状态,听我从最小的时候开始听的东西。”

    小学时吴青峰便喜欢古典乐,他妈妈常觉得儿子是个怪咖,小吴青峰不仅买回古典的CD,还要去图书馆找到曲子的解说书籍,了解古典乐究竟在写什么,翻到对应的曲谱,“一定要看那个音符,听到我才罢休的,要看那个音符出现。”他还顺带着修正书上的错字。

    吴青峰并没有专门学习古典乐,只是出于兴趣,自己钻研起来。家里姐姐学钢琴,他就看着姐姐弹,向姐姐请教谱子的细节,家人都不在的时候,他就自己摸索着偷偷练。

    重听回小时候的旋律,吴青峰也在网上试着寻找当年的书籍,买下了全套,边听边配合着书,重看了一遍。

    吴青峰专注着看书听音乐,以致有他家钥匙的朋友,每次进门,都看到他呆呆地坐在桌子前,从早到晚,以为他消沉度日,“有时候他们会觉得我在干嘛?烂泥呀,我哪有!我在家做很多我自己很开心的事情。”

    做艺人常常外出务工,吴青峰有时即便看完了书也不能及时消化,休息期,给了他整块的阅读时间。他是个爱看书的人,经纪人Renee透露,无论后台化妆、乘车坐飞机,吴青峰无时无刻不看书,文学社科都会看。常常越忙时越有灵感,最近几个月吴青峰工作密集,会迸发出很多想法,他会记在笔记本或书上,书本里都是他有的没的的注解和涂鸦,“所以我的书都不借别人。”他会画路边的事物,心情不好就画一坨大便。

    问吴青峰的兴趣是什么,“放空……睡觉……远离人群,独处。”偶尔他也走到阳台,浇浇花花草草。他不看电视,从小到大就保持这个习惯,最近让他着迷的是奥黛丽·赫本的老电影全集,没有目的,就是看一些怀旧的片子。

    追星迷弟

    “不是为别人,是为自己成为一棵橄榄树。”

    

    虽然在微博上也有几个月不更新的时候,但吴青峰在社交网络表现出高度的活跃。他会直抒胸臆,感情充沛地分享生活和思考,也率真地表达心中的不满,跟乐迷的交流于他是一种休闲,“每天Po东西能花多少时间,就是5分钟,而且有时候在上面跟他们拌个嘴什么之类的,顶多半小时一小时就好了,那我还有23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事情。大家看到我好像很密集更新,是因为反正那对我来讲是休闲。”

    他在微博高调地记录了自己的追星之旅,远渡重洋,追逐他最喜爱的欧美女歌手Tori Amos,去看她的巡回表演,并一看五场,与本尊碰面寒暄。

    在小学升初中的阶段,1994年,王菲的专辑《天空》让吴青峰察觉到流行歌的美好,那之后吴青峰向流行乐敞开了怀抱,“开始什么都听了,那个年代至今想起来还是一个音乐好美好的年代,就是1994年到2000年吧,现在对我来讲那几年的歌是最深刻的,可能跟自己的青春期有关系。那个年代好多的歌放到现在,都比现在的歌还新潮跟前卫,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也因为王菲翻唱Tori Amos的一首《冷战》,让吴青峰对原唱着了魔。休息的一天,吴青峰灵机一动,上网查Tori Amos何时会再出专辑,熟料她当天便推出了新专辑,“她就是那天发,我觉得太扯了!然后想说应该有巡回,我就一查,她已经在巡回了。”吴青峰当即决定买票观看,顺带搜索周边有谁在巡演,“结果竟然那一阵子我很多喜欢的歌手都有表演,然后我就把它串成一个tour,自己的追星tour。”

    追溯更早的追星经历,是2009年的齐豫北京演唱会,那是吴青峰第一次主动飞离台湾去追一场演出。演唱会上,齐豫的话救了当时处在低谷的吴青峰——不是为别人,是为自己成为一棵橄榄树。“心想说,我可能真的力量更强大之后,才可以去保护别人吧,那时候在台下哭得乱七八糟。”

    吴青峰庆幸自己当年去看了这场演出,才得以被《橄榄树》和齐豫的话打中。

    乐坛新秀

    “暐哲会把我的安全感全部都剥夺走。”

    

    休息得自由自在,然而工作邀约不断,追星过程中,吴青峰将这些交给了结束上份经纪人工作的老友Renee打理,她也是林暐哲音乐社的初代员工。

    Renee觉得吴青峰这样休息下去“很浪费”,帮他拒绝一些工作机会的同时,也发现不少新鲜有趣的项目。

    写歌暂停了一年后,今年开始,吴青峰有意识地计划整理旧的Demo,藉此梳理出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边整理边冒出了许多新的想法,写歌的开关重新打开了。

    吴青峰自学摸索起了用电脑程序编曲。过往创作时,他会打开软件,弹奏键盘录制Demo,但保存的格式并非Midi,只是一个边弹边唱的、无法后期调整的粗糙声音文件。今年开始他有模有样地摸索出了电脑编曲的门道,“其实十几年我也在录音师后面看了很久,大概有个印象,所以其实手感蛮好的,他们就说你怎么突然可以变成这样!”他可以用钢琴编鼓、编贝斯、编吉他,当拿出一个成品Demo给大家听时,同事惊讶了:你找谁编的?吴青峰说自己编的。趁休假闷在家里埋头钻研,吴青峰的学霸本质暴露无遗。

    15首Demo拿到了公司里,给同事听,大家没有目的性地投票,选出自己喜欢的一首。

    林暐哲提议,不然来给吴青峰做一首个人单曲,《Everybody Woohoo》最终被选中,吴青峰的个人演艺生涯正式开始。这次打定主意要做一首流行歌,造型师、摄影师,以及各工种听到歌曲后,都贡献了自己的创意,一个铝箔中的新人吴青峰便诞生了。

    

    单曲制作由老搭档林暐哲操刀。“一般人可能选择一直跟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个团队合作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团队可以提供他安全感。”林暐哲熟谙吴青峰喜欢的音乐模样,知道什么样的合作伙伴可以带给他刺激,“暐哲很妙的事情是他这个人可以给我安全感,我知道他很了解我,但是同样因为他很了解我,他会把我的安全感全部都剥夺走。”

    林暐哲召集到全新的音乐合作伙伴,把吴青峰“丢”在其中。《Everybody Woohoo》中有华丽的配器,一进排练室,十几个陌生人共聚一堂,吴青峰除了一个老伙伴吉他手小洋外,对其他人一无所知,他躲在角落,静静观察大家编歌的状态。但当大家聊起音乐,吴青峰便十分自在地跟大家融为一体。团队也将《Everybody Woohoo》编出了跟原本Demo完全不同的样貌。

    吴青峰的个人项目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5月24日数位推出后,跟着要拍MV,又忽然想发实体,工作伙伴也一起把彼此逼得越来越忙。

    吴青峰 -《Everybody Woohoo》mv

    是否会推出吴青峰的个人专辑?包括吴青峰在内,谁也说不好,他直言:“或许哪天老板突然说我们来做专辑吧,就开始做,但是目前还没有听到他这个(念头)。”林暐哲会时不时冒出一些点子,靠大房小山的伙伴们实现,每一项工作都会经过充分的论证和博弈才能执行。

    唱K狂人

    “与其说我有自信,其实是我相信我的音乐。”

    

    在工作刚刚开始时,吴青峰很害怕,“目前每一个工作我都紧张到不行。”伙伴们会跟他分析利害,传授给他一些过往经验,再督促和强迫他一下,便开启了诸多不同以往的新鲜尝试。

    提到个人巡演,吴青峰噗嗤地笑了,这目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不过他借春浪音乐节的舞台,已经前往垦丁、成都等地奉献个人专场,后续可能还有更多机会登台。吴青峰和团队特别为每一首歌重新编曲,以致音乐响起时,台下观众完全察觉不出要唱的是什么歌。

    而作为《明日之子2》的常驻嘉宾,他预感:“参加这个节目或许成长最多的不是选手,是我。”他也借节目,认识了李宇春、华晨宇这些新朋友,每当为选手淘汰而伤神,每当遭遇录影时的紧张情绪,春春和花花都通过眼神或动作给他莫大的鼓励。

    “新人”吴青峰体验着一个又一个崭新的工作,Hito颁奖礼上,他与田馥甄合唱27首华语乐坛金曲串烧,成就一场别致的表演,“怎么我不会唱的都刚好分给馥甄,然后留下来的是我会唱或者是我以前表演唱过的,我就觉得主办是很认真在做功课,考虑我是不是适合唱。”

    吴青峰酷爱歌唱,不止在舞台上,他是一个特别爱唱K的人。去年休息的一年,唱K唱得异常密集,一位在台湾南部的朋友安排了台北的工作,每周都要北上,于是每周都约吴青峰出来唱K,每次都唱通宵,走出K房天都亮了。

    吴青峰喜欢唱冷门的歌曲,而当一些歌因为太过冷门,被KTV下架,吴青峰就把它们搬到舞台上唱。“像《心情电梯》,就是吴名慧的《心情电梯》,后来KTV就没有这首歌了,我就在台上唱,我自己翻,唱不到的时候就在台上表演。”

    就连旅行途中,吴青峰也要造访KTV,有一次去日本,他在微博发了27段唱K的短视频。

    一个人登台虽然紧张,但只要唱起歌就没事,新的音乐伙伴同样给了吴青峰安全感。只是没有了团员在身旁,要一个人面对一切,他说对目前的心态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以前团员都可能还是会帮我偶尔会挡一挡,现在我没有办法,就是只能一个人去做这件事情。那个伤害倒不是说会是什么真正的伤害,只是我开个玩笑,就是说很期待,但是我又很紧张。”

    以全新的音乐示人,吴青峰认为重要的不是听众的反馈,而是首先是否过得了自己这一关,“既然已经做这么重要的决定,我应该做100%我自己喜欢的音乐,不是去考虑大家喜不喜欢这个问题,因为我先说服自己才能够说服别人吧,如果我拿出来的是,譬如说很流行或是什么的歌,可是我自己内心其实没有说服我自己的话,我觉得大家也看得出来。

    与其说感觉我好像有自信,其实是因为我相信我的音乐。”

    体重巅峰是猛涨了10公斤,不过因为重出江湖,东跑西颠,压力爆棚,吴青峰的体重又渐渐往回减。外界的期待,给吴青峰造成一定的压力,“有压力,因为大家等着看——我看你有什么本事。”

    你可能不知道的吴青峰

    

    创作能力缘于比赛

    吴青峰在高中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时,发掘了自己的创作能力。

    原本学校的天韵奖只有歌唱赛,而他读高三时,却开办了第一届创作组比赛,“我报了独唱跟重唱,处女座比较喜欢攻击每个死角,然后我就报名创作组,我没有任何作品就先报名,那我一定得硬写出一首歌,所以我就硬挤。”写出了一首《窥》后,他那一个月又接连写了十首歌,从此就写了下去。

    对文字超敏感,从小编字典

    三四岁的时候,吴青峰的爷爷训练他学写字,以致很小年纪便认得许多字,家里来了客人,吴青峰常常要给大人们表演读报纸。

    小学时,他拿四五本字典综合,编出了一本自己的私人订制字典,“譬如觉得这个字这个意思重复了,就不要写……然后就自己排版,这个部首怎么排比较好看呢,这样看不明了啊什么之类的。”

    后来有很多歌迷分析吴青峰的作词规律,以此撰写论文,吴青峰收到过许多本围绕他创作的学术论文,甚至还有日语论文。

    对文字敏感,喜欢钻研文字,使得吴青峰的创作信手拈来。

    原本是个编辑

    吴青峰曾说自己的生命里有音乐、唱歌这些事就够了,他也照旧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说的了,但“没有别的想做的事情,是真的。”

    他很长时间从事着编辑的工作,高中时是校刊社的社长,编辑、做文章,他经历过手工排版的时代,剪下文章贴在版面上,“要画格子,所以这边要什么,这边粗写,要粗写百分之多少……”画版的场景历历在目。大学时打工,在高中同学妈妈的出版社做旅游周刊的编辑。吴青峰从没有明星梦,也没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对死亡的积极思考

    “唯一的心愿只有好死,人活着就求一个好死。”吴青峰对死持开放的心态,对死亡的思考,在吴青峰看来是一件积极的事,“人最健康的就是要面对死亡这件事情,因为它会来,都是很健康的心态。”他过去说自己活不到40岁,“我觉得我这种生活习惯应该不会活太久,不知道,就有一种我可能身体也不会活太久,也不想活太那个……你知道。”

    拿佛经跟妈妈理论

    吴青峰的妈妈常常帮他求签拜佛,保佑儿子顺遂,而吴青峰却觉得妈妈给佛祖带来太多附加的烦恼。“我都说你不要做过了,我那天还拿金刚经在跟她说——佛祖追求的是什么生活,我们来看这些经文,他每天讲经前要去化缘,他不求穿金戴银,你不要帮你的佛像穿金戴银,他们甚至不要佛像的……就每天跟她讲这个,说每天拜东西干嘛,你别烦他,他很忙……”

    吴青峰的生活比较简单,如果不是追星看演出、买书买CD花去很多钱,他平时一个月的开销不到1万块台币(约2200元人民币)。

    十六分之一英国血统

    资料记载,吴青峰有十六分之一的英国血统,他说爷爷的爷爷是英国人。

    而这一切他过去并不知道,直到奶奶出殡那一天,家人在焚烧祭品的时候,突然讲到奶奶是清朝格格的后代,后来逃到了广东。这些前世的故事一讲出,所有的家人都异口同声附和,“全部的人都知道,我说怎么可能?从小到大都没有跟我讲过……我那天知道好多新的东西,就觉得,如果是胡编的话,大家怎么会已经串好了词,像一个整人节目。”

    由暗转明的心态

    大学期间让吴青峰最难忘的事之一,是跟学校的好友反目。他回忆:“大一大二的时候,其实有发生那种一群很好朋友因为办活动,变得四分五裂,我那时候也因为那件事情有点封闭,就是我就不想再接触人了,我就每天都待在宿舍,好像有一两个礼拜都没有去上课,就躺着,大家都觉得我生病了。后来是馨仪把我拖去春天呐喊(音乐节),我那时候死都不去,我说我不要去,然后说都报名了,我被她硬被拖去。

    那时候,因为看到了垦丁的海,才写了《飞鱼》这首歌,我觉得那个东西可能是大学最影响我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我从暗转明,用比较不同的心态去面对自己。”

    没做过篮球队后卫

    吴青峰会翻看自己的维基百科,去查询自己给别人写过什么歌,以便排出自己上台表演的歌单。可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百科写着“担任校内篮球校队的后卫、后因为有伤疾而退出”这句话。

    当听到着调君提及此事,吴青峰爆笑,并请着调君帮他修改百科页面,还询问页面是否有其个人丑照,“因为常常查别的人发现照片都超丑。”

    做篮球后卫是一次采访里的玩笑话,他回忆:“因为阿福是篮球队的嘛,他有一年在访问的时候随口讲出来一个笑话。人家问他说你跟吴青峰怎么认识的,他说因为吴青峰打篮球,打后卫啊,然后我那时候就说:对啊……”没想到这件事被当真,还编进了网络百科里。

    虽然不打篮球,但吴青峰的体育素质并不差,他擅长跑步,如今还常常跑步训练肌耐力。

    没办法跟陌生人对话

    吴青峰是个可以随意走在街上的人,即便名望高涨,他也没有负担,“而且我走路很快,就是通常他们来不及反应,我已经走掉了。”

    不过他的生活能力不强,没办法跟陌生人讲话。“以前高中就是,我以前还更严重就是高中、大学的时候,我是无法点餐的人,所以我不能自己去吃饭。譬如跟老板说我要一个什么什么,如果那样点我就不行,划单子的我就可以。去麦当劳我就不行,’拿一个七号餐’这种我讲不出口,就推别人讲,现在勉强可以。”所以吴青峰以前会去递单子的面摊吃饭,这让他自在不少。

    

    吴青峰报考指南

    吴青峰大学读中文系,并双主修广告学系,辅修企业管理系和教育系。

    “因为没有其他喜欢的,我挑不到其他我不排斥的,我就仔细看了每一个科系,我唯一不排斥的只有中文系而已,所以我就选了中文。”根据个人兴趣来定专业,这是吴青峰的报志愿原则。“要有百分之百的兴趣,我学一个我完全不排斥的东西,就是念什么我都甘愿。”

    吴青峰大一时成绩普通,大二时拿了书卷奖,当许多人在大学都撒欢玩的时候,吴青峰反其道行之,觉得要好好念书,于是大一大二他每天下课都泡在图书馆。

    身在中文系,就只能当学者或做研究,中文系的同学们为了有更多的出路,纷纷选择第二专业或辅修,吴青峰也要跟这个风,“所以大家都是很疯狂地在选,我那时候就选三个跟中文最可以结合又不同领域的,就广告双修,还有一个教育学程,还有一个企管辅修,因为我那年成绩还不错,所以我就三个都上了。”

    但吴青峰在教育学和企管两个专业的最后一堂课都放弃了,“上到一半突然kimoji不对我就放弃了,跟老师说我不行,突然觉得我这辈子不会做这件事情。”但还是拿到了绝大部分学分,最终吴青峰毕业时总学分达到230个之多,可谓十足的学霸。

    

    7月5日出刊的《南方都市报》青峰专访版面

    -END-

    文章授权转载自着调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19:27:12    跟帖回复:
       沙发
    好ding支持~~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没有苏打绿的这三年,他是新人吴青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