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为人作嫁衣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北京赌球庄家的江湖
3443 次点击
1 个回复
为人作嫁衣 于 2018/7/9 17:51: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北京会馆
    

    在北京,除了传说中的「白道」和「黑道」以外,有一个确确实实存在的「蓝道」。

    所谓「蓝道」,就是赌场的江湖。

    我的朋友橙子,他是这届世界杯期间的一个「庄家」,就是这条道上为数不多被老炮敬重的90后。

    

    之所以被敬重,是因为橙子敢想敢干:

    2015年的时候21岁的橙子就靠牌局挣了100万现金,不出半年就被他挥霍到身无分文;第二年,他凭欧洲杯赌球卷土重握百万,不过又过了不久又成了爪干毛净。这个25岁的少年,算上这次俄罗斯世界杯的从头再来,早已经历了三起三落。

    前几天,我拎着皇马队服,去三里屯一间私密酒吧去找他。

    在阔别6年的寒暄里,我发现现在的他,早就没了我记忆中的那个精瘦劲:下巴和脖子连在一起,肚子挺的像个怀孕8个月的少妇,曾经那张招姑娘喜欢的脸也变成了个气球。

    一边看巴西对墨西哥的比赛,他一边跟我肆无忌惮的聊天:从小时候的打架到长大的分歧与芥蒂,再到他的「赌场生意经」无所不包。

    从我打小认识他起,他就跟「赌」字离不开关系。

    能赌、会赌、敢赌的人很多,但能年纪轻轻就凭自己能个,在蓝道上像他一样的掷地有声的人可确实不多;这个世界杯庄家的故事,还得从头讲起。

    

    在2008年的时候,橙子抓了切同学钱的社会青年并扭送公安局,受到表彰。

    学校的张副校长特意去民政局跟他握手并合影留念,但回去之后,对这么典型的精神文明楷模并没有广播表扬,就连门口周报都黑不提白不提。

    这是因为从初二开始,学校的高中部到初中部基本上都被他切过钱,以至于很多学生家长,都会在自家孩子校服裤子的兜里再缝制一层里兜,避免被他切钱。

    这种对钱的高度敏感,成为他日后进化为「蓝道翘楚」的契机。

    在北京校园文化中甭管是区重点、还是市重点:男孩想要不被打,要么当逆来顺受的羊,要么做比别人更敢打架的狼。

    于是乎,校园里「势力最大」的人自然而言也就拥有了切钱的能力,橙子就是这个人。

    但这么做事时间久了总归要在学校里得罪人的,得罪人是要打架的,橙子很明白靠单打独斗是在学校的「切钱地位」呆不长久的。

    所以他用自己的魅力在校园内聚集了一票兄弟的同时,还给自己的队伍装备了「划时代的战备」,其中包括:催泪喷雾、电棍和卡扣弹簧刀,这一切都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力量。

    在组织架构清晰,准备充分的前提下,几次街头斗殴的胜利让我们迅速积累了名气,这让我们在这个区内小有名气,从此学校里再也没有人敢姿拗了,带来的效果也是显著的:现金流源源不断。

    橙子对钱敏感的深层原因是:他的家庭跟身边的同学家境相比堪称清寒,比如从出生到20岁他没穿过超过300元的鞋,而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动辄就穿一两千的鞋。

    虽说橙子对钱敏感,但他花起钱来却没概念。

    除了开房、买东西,他最爱干的事就是请客:

    在同学们大多每天20块钱零用钱的时候,切个400-500块对橙子来说不是什么稀奇事,这在那个年代堪称贵族。

    每次下学他总会拉着我们到后门炸鸡店吃麻辣烫吃鸡排,都是他请客。每当有同学见我们来了总会放下没吃完的食物,匆忙离开。

    后门的炸鸡店里还有麻辣烫,一进屋就能闻见那股氤氲弥香。麻辣烫案子不大,刚好能摆下四张椅子。坐在案边,虽显拥挤,倒也热闹。

    这种满足饕餮之欲望的本能加上冬暖夏凉的空调,让我们把这个地当成了集中地。老板不赶我们,因为我们是他的大客户,毕竟同学吃鸡排的钱都到我们兜里了。

    不过,到后来橙子来上学的次数越来越少、也没来炸鸡店,这种情况让我们倍感蹊跷。

    因为就算是点卯,他也会按时上学,因为他不想让他妈担心。但最后我们才明白,他是想给当时的女朋友每天准备礼物,哄她开心。

    但这需要钱:想要浪漫仅凭学校「撸羊毛」的钱是不够的。

    于是他拿着这些钱,开始没日没夜的去北京站找比他大一些的人开始扎金花,随后又把这项运动带到了学校,叫他们一起玩。我不好赌,也不懂牌,但是他每次牌运不好的时候总会让我帮他抓牌,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一直紧攥着他妈妈给他的貔貅。

    

    从那时,他就在北京站的牌桌上,找到了自己的事业。

    

    升学过后,我俩走向了不同的赛道,我被父母拉回学业的路,橙子则继续在社会上摸爬滚打。

    他从很早就意识到靠拳头是在这个社会打不出一片天下的,橙子知道什么事来钱快,也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于是他很快找到自己的事业方向——涉足不合法的「蓝道」。

    牌局、放账、赌球就是蓝道三大业务,这行人没有不干的。

    这是一条龙:牌局算得上是蓝道上最基础的业务,放账算得上是进阶版,而世界杯赌球最赚钱,但也最看重从业者的综合素质。

    橙子脑子机灵,跟着大哥开了2年牌局(通俗理解就是赌博平台)就把里面的事都摸透了,还积累了不少人脉。

    

    2015年,橙子在二环附近的某高档写字楼中单开牌局,自己坐庄。局里挣钱的法子简单粗暴,不同玩法有不一样的规矩,但都大同小异:推筒子里的5%水钱、百家乐里的扣六,这些不同玩法的晦涩词句说白了,都是抽成。此外,他还在局里安排了小额现金贷。

    通过这些业务,虽然他迅速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但对于爱赌嗜赌的橙子来说这些不过都是过路财神,没过一两个月第一桶金就被他挥霍一空。

    这要一般行业,要碰见这种情况估计得上天台,但对于橙子的行当来说:只要面子在就不会愁没有钱。

    面子背后是信誉,信誉就是橙子的生门。

    就拿赌球这事来说,一些庄家见钱眼开不给人兑奖,坏了信誉干不下去。也有一种庄家胆小,不敢接大单,慢慢在圈内也臭了名声,无人问津。

    但橙子就没有不敢玩的,大单找哥们风险平摊互相帮忙,客户中了他就是砸锅卖铁也把客户的钱兑了。这种名声带来的面子,就是他大起大落后依然能从头再来的资本。

    不出一个月,橙子就在现金贷上玩的风生水起。但这样的现金贷,已经不局限在牌局里,更多的是满足人们消费欲的小额贷。

    橙子跟我说,到他这来借钱的有两种人:

    第一种人:找他借钱的人十个有九个说自己是国企中层,一个月挣1万多。一般用这套说辞的人,橙子最多只会放给他5万。因为每次死帐往往都出现在他们身上,一到身份证所在地一看,什么国企中层,分明就是村痞。

    第二种人:年轻的富二代,过来借钱就是为了嫖、赌、装大面,这种客户的钱最好挣,因为他们往往都会把车、房压了换现金。这种人被橙子视为优质客户,一般切房子、切玛莎拉蒂,都是出自他们身上。

    但从这两种人身上赚的钱远不及另一种「业态」收益高,那就是赌球。

    

    2016年欧洲杯的小试牛刀,填充了橙子的业务经验。以至于2018年世纪杯当庄以来,他这的业务格外红火,一天平均的流水就能达到三四十万。

    所谓庄家,就是在国内不合法的境外博彩网站合作的代理商。托人最低也要100万才能开庄,每次下单都会有2-5%的返水,返水的概念就类似于消费的提成。

    甭管输赢,所有的小庄都是与博彩网站8:2分成。

    仅靠返水和赌注的「二八分成」橙子一届世界杯能赚30、40万,但他说要仅靠这点挣钱他得饿死。

    所以,他最爱干的事就是「按球」,按我的理解这件事就是「空手套白狼」。

    这种操作相当考验眼力,当他拿到客户赌注的时候,他会凭自己的判断把一些觉得肯定输的单子截下,不向博彩网站下注,这样当客户输的时候他就能拿到全额赌注。

    其实庄家本与输赢无关,但当庄家变赌徒,你也很难去判断两者的差距究竟在哪。

    橙子在这届世界杯里一共按了6笔大单:20万的巴西对瑞士、30万的德国对韩国、45万的阿根廷队对法国…总额一共160多万,如果都按准了这些现金全是他的。

    但他按错了两次,只能按赔率兑给客户,所以这届世界杯靠按单只让他挣了20多万。

    阿根廷比赛的时候,橙子都跟一哥们家看法国对阿根廷的比赛,他在这场比赛里按了45万的货。当看见姆巴佩进球的时候,整个屋都沸腾了,因为姆巴佩不但锁定了胜局,也攥住了他们的钱。听说他们在六楼狂欢的叫声,吵的一楼的住户都上楼敲门抱怨。

    这么多单子橙子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所以曾经他认识的那些人都成为了他的销售,按行话说叫「报球人」。

    这群人就是在朋友圈发「报球找我」的人,他们这个群体赚的钱与输赢无关,他们赚的就是上庄给他们的水钱,这个比例占报球总额的2%-3%。

    

    橙子众多报单人其中的一个账本,上面显示:德国对韩国这场比赛,这个报单人给接了59000的单

    在国内大多数的赌球者,都会选择通过朋友介绍来找人下注,原因只有一个:这些球庄开出的赔率要比体彩高出20%-30%,此外竞猜方式也多种多样,比如:猜开球、猜苏亚雷斯会不会咬人、内马尔会不会假摔等诸如此类的彩注。

    但这些彩注能否兑换,全凭庄家的信誉。

    有不少庄家因为按球赔了,拒绝兑付遭到了血光之灾。橙子不同,就算是按球赔了钱也会全额兑付,因为他明白在这条道上:

    脸面就是全部。

    只要面子在,生意就在。

    

    在巴西比赛的最后,他按的一笔27万现钱瞬间灰飞烟灭,除此之外还要再多赔一倍。

    但,橙子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他随时面临着进局子生活毁于一旦的风险,一天几十万块的灰飞烟灭在我眼里尽显癫狂。

    来自墨西哥的科罗纳的觥筹交错间,我问他:「兄弟,这种日子你腻吗?」

    他不看我,只是低着头跟我讲:「你说呢,谁不想过安稳日子?」然后他抿了口柠檬,淡淡的跟我讲「但是没钱怎么生活?」

    「多少钱才够?」

    「1个亿吧?或许可能永远都不够」他喃喃自语,自顾自的说道。

    接着他补了一句「兄弟永远别赌,庄家赢的就是你们心里的那个万一。」

    

    他的话就像一片柠檬炸在嘴里,我的舌头是酸的,酸到打结,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橙子和我一起走向24h火锅店,点了鸳鸯锅底,汤台里的红白二色泾渭分明,像极了当年我们在学校后门吃的麻辣烫。

    当第一口毛肚顺着喉咙往肚里滑的那一刻,我想起多年前中学门口老板,给我们往麻辣烫锅里下毛肚时说的话一样:

    「虽然吃的毛肚都长在一头牛身上,但落在不同锅里可就是不同世界咯。」

    一语成谶,回想起在中学麻辣烫锅里飘着的毛肚,我心想这个锅也未免太无情了。

    可面对欲望,人和人之间又有什么差别呢?

    钱,赚多少都不够。

    不过在见面的最后,他告诉我他找了个代办社保的,给自己上了保险。

    我想,他应该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个有社保的社会人吧。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会馆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0 8:06:03    跟帖回复:
       沙发
    友情加盖~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北京赌球庄家的江湖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