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往事如烟乎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父亲的土地
12294 次点击
71 个回复
往事如烟乎 于 2018/7/23 15:59:4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爷爷带着父亲和叔父从山东郓城来到砀山县唐寨大南门落户的时候,家里地无一垄,父亲和叔父给后村的地主唐朝荣家当长工,维持着全家的生活。

    “唐朝荣待我们不薄,”父亲常给家里人说唐家的好处,“收种的季节,东家自己吃杂面,净给俺们出力干活的好面(麦面)吃,开镰(割麦)前,先大鱼大肉请长工短工吃一顿,正式割麦的时候,天天早上给送到地里的都是好面单饼(烙馍)卷咸鱼、咸鸭蛋。逢过年,人家还另外给过年的粮食和菜。”

    解放了,共产党来了,打地主分田地。我记得土地改革斗地主时的情景,亲眼看见地主被“拉滑子”:在树上拴一个滑轮,把被斗的地主捆起来吊在滑轮上往树上拉,拉到半空中猛一松绳子,地主被重重地摔到地上。如是连续几次,被斗的地主已被摔得半死。

    地主被打倒之后,地主家的土地、房屋先被“共”了,我家和许多没地少地的农民都分了土地。一天,父亲领到了土改工作队发的印有“山东省省主席康生”(当时徐州及周围的几个县包括现在安徽的萧县、砀山都归属于山东)大名的土地证和毛主席像,回到家里拿给全家人看。父亲把毛主席像捧在手里端详着,脸上洋溢着笑容,这笑容流露出的是自然而由衷的感激。然而父亲又说:“这……这都是人家老辈里会过省吃俭用攒的……”心里却透着几分愧疚。

    之后,工作队又发动群众“斗财宝”,即“挖浮财”。这时候,父亲和叔父都没有进地主的家门,“这都是人家老辈里会过省吃俭用攒的,”父亲还是那句话。

    父亲对解放、对毛主席共产党是十分感激的,因为毕竟他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随后的几年是父亲最开心的日子。父亲是位勤劳能干的农民,过日子很有心劲,地里的一应农活,无所不会,无所不精。他当时年富力强,凭着自己的勤快和优秀的耕作技术,我们家很快成了村里日子过得较好的人家。农忙时吃什么,农闲时吃什么,父亲会把一年的生活安排得很好,虽然远远谈不上殷实,但一年四季都有饭吃。村里的人都很尊敬父亲,“传先大爷”是大家对父亲的官称。

    一九五四年,上级提出走互助合作道路,要求自愿组织互助组。对这个号召,父亲是拥护的:这个号召说的是“自愿”的,不是强迫命令,而且我们家、叔叔家本来就和爱升叔家在一起互助合作着,不过没说这个“互助组”的名罢了。我们三家有一流的耕作技术,一流的牲畜,一流的农具,互助合作得很融洽,很和谐。当然,每年我们都有一流的收成。

    那一年,我们翻盖了三间房屋。盖新屋的时候,父亲往后退了半间屋的空,他计划着留足地方将来给二哥和我建房子娶媳妇。过年的时候还杀了一头自养的猪。虽然好猪肉都卖了,自己只留了猪头和下水(内脏),但年过得总算有了油水。

    父亲与叔父开始构想着美好的未来。我听见一天晚上他们说,晚两年再要(买)上几亩地,添几条牲口,再……但父亲和叔父新生活的梦想没有实现,他们不仅没有购进新的土地,自己经营了几年的土地反而充了公。

    父亲不懂得:当一个政权强大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时候,它就会从你手里拿走一切。

    1956年,村长刘广成和贫协主任吴中新在刘广成的房屋后边的场地上召开了全村村民大会,动员加入合作社。一开始,说的是“自愿”报名。

    父亲这次犯了愁:加入合作社意味着自己种熟了的地、养肥的牛、齐全的农具——他这几年辛辛苦苦置办的所有家业——统统要充公,更不要说自己构想的未来了。

    他与叔父商量,与爱升叔合计,商量来商量去,合计来合计去,这条路还是非走不可。父亲还是不死心,跟大哥商量。大哥当时虽然只是个小学教师,但也是个领官饷的“国家工作人员”,对政府的政策看得透。大哥说:“说是‘自愿’好听,实际上入也得入,不入也得入,早晚都得入。还不如自己报名早入,不比上边强迫着入好吗?”

    那一天,还是在刘广成的房屋后边的场地上召开了“自愿报名入社大会”。这一次,父亲和叔父牵着牛来到了会场。村长刘广成讲过话后,父亲带头说了话:“我家里有国家工作人员,我听上级的,自愿报名参加合作社。我把牛也牵来了,交给合作社。”父亲一边说,一边用手来回抚摸着那头他养了好几年的牛。接着,另外一些“自愿”入社的农户也举手报名,并当场牵来了牲口。

    随后,全村都“自愿”入了社,合并了牲口农具,平了埫沟,拔了界牌。

    俗话说:官屋漏,官马瘦。那几天,父亲天天都去牛屋里看他的牛,回来就说:“咱家的牛眼看着掉膘了。唉,谁能像咱们那么有功夫?”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含着泪——在他看来,那不是一头牛,那简直是家里的一口人!他能看着自己的家人受罪而心里不难过吗?他还有事没事地到原来自己的地边上溜达,虽然找不到地界了,但他认得自己的地——我们家地里的土与别人家的不一样,手一攥就酥了。

    入社后,邻村朱刘庄和我们套南村合并,分成了四个生产队。因为父亲种地有经验,在村里威信高,被选上了第四生产队的第一任队长。

    虽说是个生产队长,村里的甚至初级社的干部都敬重他。父亲对这个生产队像对自己的家一样操心,一心想着怎样种好地多打粮食。父亲看到有的人出工不出力,就发急,生气地说:“这样大呼隆咋能干出活来?”

    那段日子里,我一天到晚见不着父亲的面,下雨天也不在家。看见下雨父亲把席篷子(用高粱杆皮编的草帽)往头上一戴就出门了,说:“晴天有晴天的活,雨天有雨天的活,庄家人哪有闲时候?”父亲如果回到家见我和二哥在看书,就会瞪我们一眼,说:“在学校看(书),回家来还看?”他的脑子里才真正是“以粮为纲”的,他最相信“民以食为天”,认为只有种地才是“正门”,全家人能吃饱饭是天底下最最重要的,才是“硬道理”。

    不久,初级社合并成了高级社,1958年又一起入了人民公社。这后两次,没有人问你自愿不自愿了,也没有人动员你报名了。不过,上级宣传说:“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既然过了“桥”就进入“天堂”了,农民们当然没意见——他们做梦想的都是过吃得饱、穿得暖的天堂日子。

    果然不久吃饭就不要钱了,大家吃公共食堂,可以尽着肚皮装,也不用自己烧锅做饭,吃饱饭一起去干活,不很好吗?虽然吃的全是山芋,虽然全家人一天到晚见不着面,父亲也没说什么,心里仍然憧憬着上边宣传的“共产主义”。

    父亲不再是原来的农民,而成了没有土地的“社员”了,他再也找不着自己的地边了,也见不着自己的牛了。

    只是由于村里的信任,担任生产队的保管员,所以公章还由父亲保存着。

    




    自人民公社化后,原来的自然村被解散,朱刘庄的村民搬入我们村,李乐斌家住到我们家里来了。既然进入共产主义了,一切都“共产”了,房子当然也一样。

    父亲最心疼的是房子后面被“共产”掉的十几棵大槐树。为了防止屋草被大风掀掉,父亲在房屋后边栽了一排槐树。七八年的功夫,眼见得这些挺拔的槐树长过了房子,刚能起挡风的作用,赶上过“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的共产主义了。我们家的槐树树身笔直,显然是作电线杆的最好材料。村干部并不打招呼,几个人带着大锯,“刺刺”一上午十几棵大树便被放倒抬走了。父亲面对着十几个树墩,脸上流露出因心疼而痛苦无奈的表情,“要砍也该先打声招呼……”这是父亲表示的反抗或不满。

    原来政府给他的土地和他自己苦心经营所得的一切,包括耕牛、农具和房子、树木,都统统被政府拿去了。

    到了1959年饥荒就像瘟疫一样蔓延开了,食堂的口粮标准降到了一两八钱,供应的是“牛眼般大的”野菜窝窝和“四个眼”的稀菜汤,村干部还在到处斗社员催逼粮食,到了年底村里就不断有人饿死了。

    1960年春天我家遭到了天塌地陷般的打击,父亲、叔父、爷爷、婶母和小侄女在28天的时间里先后离开了我们。

    父亲去世前再三叮嘱二哥保存好土改时领的土地证,但那时我们已经没有一寸属于自己的土地,连安葬他们的墓地也找不到,我们不得不把爷爷、父亲、叔父和婶母草草埋葬在村头的荒滩上。

    父亲的土地梦画上了悲惨的句号。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3 16:11:20    跟帖回复:
       沙发
    贴很好,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3 16:12:53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社教系 2018/7/23 16:11:20  的原帖:贴很好,谢谢感谢你的偏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3 16:53:01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3 16:53:23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3 17:03:16    跟帖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3 17:24:02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2楼第 2 楼 社教系 2018/7/23 16:11:20  的原帖:贴很好,谢谢山东是土改的重灾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3 17:26:19    跟帖回复:
    8
      地主被打倒之后,地主家的土地、房屋先被“共”了,我家和许多没地少地的农民都分了土地。一天,父亲领到了土改工作队发的印有“山东省省主席康生”(当时徐州及周围的几个县包括现在安徽的萧县、砀山都归属于山东)大名的土地证和毛主席像,回到家里拿给全家人看。父亲把毛主席像捧在手里端详着,脸上洋溢着笑容,这笑容流露出的是自然而由衷的感激。然而父亲又说:“这……这都是人家老辈里会过省吃俭用攒的……”心里却透着几分愧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4 8:33:26    跟帖回复:
    9
    父亲对解放、对毛主席共产党是十分感激的,因为毕竟他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随后的几年是父亲最开心的日子。父亲是位勤劳能干的农民,过日子很有心劲,地里的一应农活,无所不会,无所不精。他当时年富力强,凭着自己的勤快和优秀的耕作技术,我们家很快成了村里日子过得较好的人家。农忙时吃什么,农闲时吃什么,父亲会把一年的生活安排得很好,虽然远远谈不上殷实,但一年四季都有饭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4 14:49:50    跟帖回复:
    10
        一九五四年,上级提出走互助合作道路,要求自愿组织互助组。对这个号召,父亲是拥护的:这个号召说的是“自愿”的,不是强迫命令,而且我们家、叔叔家本来就和爱升叔家在一起互助合作着,不过没说这个“互助组”的名罢了。我们三家有一流的耕作技术,一流的牲畜,一流的农具,互助合作得很融洽,很和谐。当然,每年我们都有一流的收成。

        那一年,我们翻盖了三间房屋。盖新屋的时候,父亲往后退了半间屋的空,他计划着留足地方将来给二哥和我建房子娶媳妇。过年的时候还杀了一头自养的猪。虽然好猪肉都卖了,自己只留了猪头和下水(内脏),但年过得总算有了油水。

        父亲与叔父开始构想着美好的未来。我听见一天晚上他们说,晚两年再要(买)上几亩地,添几条牲口,再……但父亲和叔父新生活的梦想没有实现,他们不仅没有购进新的土地,自己经营了几年的土地反而充了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5 8:13:46    引用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5 8:31:19    跟帖回复:
    12
        那一天,还是在刘广成的房屋后边的场地上召开了“自愿报名入社大会”。这一次,父亲和叔父牵着牛来到了会场。村长刘广成讲过话后,父亲带头说了话:“我家里有国家工作人员,我听上级的,自愿报名参加合作社。我把牛也牵来了,交给合作社。”父亲一边说,一边用手来回抚摸着那头他养了好几年的牛。接着,另外一些“自愿”入社的农户也举手报名,并当场牵来了牲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5 15:19:26    跟帖回复:
    13
        俗话说:官屋漏,官马瘦。那几天,父亲天天都去牛屋里看他的牛,回来就说:“咱家的牛眼看着掉膘了。唉,谁能像咱们那么有功夫?”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含着泪——在他看来,那不是一头牛,那简直是家里的一口人!他能看着自己的家人受罪而心里不难过吗?他还有事没事地到原来自己的地边上溜达,虽然找不到地界了,但他认得自己的地——我们家地里的土与别人家的不一样,手一攥就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6 9:00:24    跟帖回复:
    14
        那段日子里,我一天到晚见不着父亲的面,下雨天也不在家。看见下雨父亲把席篷子(用高粱杆皮编的草帽)往头上一戴就出门了,说:“晴天有晴天的活,雨天有雨天的活,庄家人哪有闲时候?”父亲如果回到家见我和二哥在看书,就会瞪我们一眼,说:“在学校看(书),回家来还看?”他的脑子里才真正是“以粮为纲”的,他最相信“民以食为天”,认为只有种地才是“正门”,全家人能吃饱饭是天底下最最重要的,才是“硬道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6 15:26:52    跟帖回复:
    15
        不久,初级社合并成了高级社,1958年又一起入了人民公社。这后两次,没有人问你自愿不自愿了,也没有人动员你报名了。不过,上级宣传说:“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既然过了“桥”就进入“天堂”了,农民们当然没意见——他们做梦想的都是过吃得饱、穿得暖的天堂日子。
    12294 次点击,71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父亲的土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