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哈尔滨雪夜擒凶记
34853 次点击
97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8/7/28 11:29:5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

    那是12月30日,离20世纪最后一个元旦还有两天的夜晚,零下20多度的正常气温,雪粒在时断时续地扬洒,满世界洁白。我与老婆坐在方厅内看电视。

    我住在80年代末建的一幢5层楼房的顶层,9平方米的小厅是隔着厨房的暗厅,白天要通过玻璃隔断向厨房借光。小厅顶上两根40瓦日光灯卧在吊顶里,晚上虽然比白天光明,但厨房若不开灯,外面的阳台就深陷黑暗之中。从楼下往上看,不像家里有人的样子。

    好像是8点多钟,突然听到阳台上传来“砰、砰”两声沉闷的撞击,我几步就跨入厨房,透过双层门上的玻璃,观察外头阳台的态势。只见一根包着一层东西的木柱正朝阳台右侧顶上的一块玻璃撞击,玻璃早就碎了,这是在清理玻璃碴呢。

    我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一声喊叫,止住了撞击。我迅速进屋,在身上的棉毛衫外头套上了件棉袄,光脚登上皮靴,左手持菜刀,右手握斧子,开门朝楼梯间下大喊两声:“抓贼啊,抓贼啊!”然后冲上楼梯,直扑房顶出口。那出口门上原来的铁挂锁已经被砸掉,门开着不大的空隙,我一脚踹开那门,窜上了盖着厚厚白雪的房顶。

    二

    顺着房顶雪面深深的脚印,走到我家厨房上方位置。那里空无一人,靠女儿墙的积雪中斜插着一根直径10公分左右、3米来长的木柱,木柱朝天一头用细绳缠着一只深色鸭舌帽。房顶上没有通向别处的脚印,侵略者显然已乘我取菜刀、找斧子、穿棉袄的功夫逃跑了。

    我从木柱上扯下鸭舌帽。手感判断这是顶呢帽子,我的战利品。

    我走下楼来回到5楼,整个单元静悄悄的,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回屋刚坐下来,惊魂未定,便想亡羊补牢。于是进房间找锁。费了十几分钟时间,还真找到一把。我就重新上楼顶去锁门。

    门开了个小口,我警觉起来:刚才似乎已把门带上的啊,怎么打开了?难道是我记错了?我没再多想,顺手拉上门。就在门快合上的瞬间,我无意中看到右侧第三单元隆起的三角形出口后面有个黑影躲闪了一下,不见了。

    “房顶有人!”我想。

    “抓贼啊!抓贼啊!”我又大喊起来:“房顶上有贼,快出来抓贼啊!”喊叫,是一种本能,既为震慑敌方、也为自己壮胆,更希望争取邻居支援。我一路从楼梯上喊下来,进屋抄起两件家伙重新武装起来,随即又大喊着杀上房顶。

    一到楼顶,但见我家英勇的傻老婆,不知什么时候竟赤手空拳冲到我前头了。

    “回来!你找死啊,快去后头找根木棍!”我令唯一的援兵断后。由于敌情不明,我的警惕性很高。再回头一看,其他援军一个也没有,一种悲凉的孤独感油然而生——我好歹是邻居们所在单位上级机关的“长官”啊,平时见面很热情的。我只得握紧两件“冷兵器”,单独朝第三单元出口摸去。老婆捡了根木棍跟着。我一边搜索,一边准备随时砍杀。可走到隆起的门洞后头,并没有看见人影。然而,雪地上一行清晰的脚印表明,贼人已翻出女儿墙,藏到一家阳台的顶上去了。

    我没敢直接朝阳台位置的女儿墙探出脑袋寻敌,而是越过那阳台,在左侧朝右侧下方探头观察。果然雪白的阳台顶上趴着一个长长的黑影。

    我厉声喝道:“快给我上来!”那个黑影一动不动。“再不上来我扔砖头砸啦!”边上有一堆维修剩下的砖块,他应该见过。

    “叔啊,别砸,你别砸,我上来!我上来!”

    我退后两步。那家伙吃力地爬了上来。

    “干什么的?为什么砸我家阳台窗户?!”乘他立足未稳,我问道。

    “叔啊,我是个学生,来砸同学家玻璃的。”

    “混账!我儿子在上海念书,在这里哪有同学?!”

    “晚上看不清,我砸错啦!”他好像一肚子委屈。从黑暗中看,他个子虽与我差不多高,但声音确实像个大孩子。

    “老实点,下楼!”我舞动着菜刀,大声命令。

    下楼后,我让他靠在我家门前墙壁站直,继续审问。

    “哪个学校的,为什么晚上出来砸同学家玻璃?”

    “那同学老是欺负我,我恨他,就想砸他家玻璃。”他唯唯诺诺,甚至有点哭腔。

    此时,邻居家也许听到我的喝问声,陆续有几家开了门。

    “小偷都不老实,得好好问问!”

    “送派出所吧,让警察去问!”

    “看这家伙满头生疮,准不是个好东西!”

    邻居们七嘴八舌。

    这时我已看清楚,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可怜巴巴的英俊小伙,身材似乎比我还高些,只是头上真有一处处癞痢病灶。

    “我真的是学生,就是来砸玻璃的,没想干别的。”

    “我第一次上楼顶没找到你,躲哪儿去了?”我差不多相信他是个学生了,当然是个坏学生。

    “我砸你家玻璃后,听到喊声,就逃下楼了。”

    “怎么又上来了?”

    “我是回来找帽子的。”

    “这大冬天的,你把我家玻璃砸坏了,怎么办?!”

    “你放我回家,我让我爸明天一定给你修好。”

    “放你走,我再上哪里去找你?!”我冷笑道,但心里已有放他的念头了:“这窗户用不着你修,以后别再出来干坏事就行!”这夜晚黑灯瞎火的,把他送往派出所更不易。我想做个顺水人情算了。

    “叔啊,对不起,我真的是砸错了!”

    我示意老婆进屋,将他那顶帽子拿来还了他。

    “谢谢叔,我以后再也不会砸你家玻璃了!”

    “不能放他走,做贼的都是这么说的!我已给开发区防暴大队去电话,他们的车马上就到。” 正在这个当口,住一单元5楼的一位女警察穿着件红毛衣,肩披绿色警用棉袄,上楼来了。

    三

    我于是开始同情这位同学:“现在我想放你也不行啦,警察不让呢。到防暴大队好好跟人家说清楚吧,警察会放你走的。”我安慰他。

    “砸玻璃,骗鬼呢?哼!到里头交代去吧!”女警讥讽道。

    很快,楼下就传来了警笛声。防暴大队的两个警察上来了。

    一个警察给他戴上了手铐:“老实点,走!”

    “麻烦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做个笔录。”另一位警察对我说。

    于是我跟着下楼,上了一辆崭新的闪着警灯的丰田SUV。刚坐定,车还没开,那可怜的同学却抢先开腔了:

    “叔啊,我坦白,我不是来砸玻璃的,我是来偷东西的!”

    我暗暗吃了一惊。同时意识到我已失去了“叔”的资格,他的叔已换成了3位警察(连司机)。

    “一共来了几个人?带的什么‘家伙’?”一个警察问。

    “就我一个,没、没带什么东西。”

    “哼,就你一个,干这种事有一个人出来的?!”

    “真的只有我一个啊!快过年了,就想搞点钱化。”

    “现在不用你说,到时候你就‘竹筒倒豆子’啦!”

    我家就住经济科技开发区,所以防暴大队很快就到了。

    进了门,我们被带进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那“学生”十分乖巧地双手抱着头靠墙根蹲下了。

    “你看,这是老手啊。”一位警察笑着对我说。

    我当时并不明白,警察凭怎么断定他是老手。后来才搞明白,“抱头蹲墙根”是小偷、盗贼们进了局子的“规定动作”。

    “老实说,来了几个人?!”另一位警察上去给了他一脚。

    “哎吆妈呀,两个,是两个!”

    我又是一惊。

    “那个人哪儿去了?”

    “我们起先是一起逃下楼的,我要上楼找帽子,他说在楼下等我。听到抓我的声音,可能早跑了吧。”

    “随身到底带了些什么东西?”

    “一根绳子。还有……还有……两把刀。”

    “刀在哪儿?快说!”

    “我的扔了。”

    ……

    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进来,将我领到一间办公室,做了个一问一答的简要笔录。最后让我看了那几页记录,然后要我签名,并在签名上按了大红指印。这可是平生第一次享受这待遇,我觉得似乎有点别扭。

    “麻烦你了,走吧,我们送你回家。”

    “不用了,没几步路。”

    “我们还得上房顶找他说的绳子与尖刀。顺路。”

    原来如此。

    在车里,一位警察对我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你可千万不要再去抓他们,要么想法子把他们吓走,要么立即报警。这些人都是亡命徒,随身带的刀,一般都不短呢,捅你一下就糟了。”

    “你家是顶层,应当安装防盗窗。我们的经验,被盗的大多是一楼和顶层。”另一位警察如是说。

    四

    第二天下午,我们办公室内设的保卫科长(省政府驻地内的部门、单位都不设保卫处)告诉我,说我那邻居女警来找过她熟悉的分管办公室的领导了,同时传达了更加惊人的后续故事。

    原来,我那位邻居女警,在某派出所工作,也是我们系统的亲属。她先生是位空军军官,由于又要提拔,到北京的院校接受提职培训去了,为期1年。临行前对妻子一人在家不放心,就通过关系找到离家最近的市公安局驻开发区防暴大队,请他们给予关照。当女警在昨晚听到房顶上“抓贼”的叫喊声和嘈杂的脚步声,她比我更紧张,坚持认为嫌犯就是专门冲她城池空虚的家而来,只不过是找错了地方。于是一个电话,警察立马出动。

    但是,处理盗窃、抢劫案件,不属于防暴大队的职责管辖范围,于是防暴大队通知了所在行政区的刑警大队,刑警大队派车将嫌犯带走继续审问,据说一直审到后半夜3点多钟,那伙计终于全部撂了。

    据交待,在楼下等他的同案人20多岁,持刀,很可能一直藏在暗处,看到警车将同伙带走才逃跑的。两人过去曾共同盗窃、抢劫作案40多起,还杀过人,是负命案在身的凶犯。由于案情重大,必须抓捕到同案人后才能处理,所以那“学生”当时被送进了哈尔滨顾乡著名的“鸭圈”(社会上对那个拘留所的“昵称”)。

    女警对我勇擒杀人嫌犯的行为极为赞赏,建议单位给我申报“勇敢市民”称号。当然她这只是个人建议,无人理会。而我对于被擒的“学生”及其同伙以往的“业绩”则深感震惊,甚至有点后怕,决心以后一定要按警察的“既定方针办”,不再盲动。

    几天以后,我家的阳台就装上了防盗窗。

    再几天以后,我们那栋小楼长长的巷道口挂上了一块令人哭笑不得的小牌:“公安研究所宿舍”!天哪,那一定是邻居女警的美妙创意。

                        2018年7月27日于上海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28 16:32:20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1:36:02    跟帖回复:
       沙发
    很有些凯迪网友们听我说在东北厮混了40多年,让我讲讲东北的生活。于是先写了这一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1:43:09    跟帖回复:
       第 3
    哈尔滨雪夜擒凶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6:13:46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6:26:52    跟帖回复:
       第 5
    那是12月30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6:40:10    跟帖回复:
    6
    离20世纪最后一个元旦还有两天的夜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6:51:30    跟帖回复:
    7
    零下20多度的正常气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6:58:17    跟帖回复:
    8
    雪粒在时断时续地扬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7:11:03    跟帖回复:
    9
    楼主想是壮实,居然敢就那么出去擒贼了。或者
    该喊救火才是,周围邻居没动静。
    回帖人:
    hhjs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7:12:41    跟帖回复:
    10
    现在有马云和马化腾,谁还在家里放现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7:38:50    跟帖回复:
    11
    写得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8:12:41    跟帖回复:
    12
    写的不错,有点纪实小说的意思,填点素材,拍一期大案实录电视节目没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8:15:44    跟帖回复:
    13
       有命案的会让你束手就擒?你就编吧,不过你自己得有数,别真遇到了也这样追上去,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8:29:24    android
    14
    零下20多度的正常气温?零下多少度才不正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8 18:33:26    android
    15
    离20世纪最后一个元旦还有2天?是1998年,12月,28曰吗?
    34853 次点击,97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哈尔滨雪夜擒凶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