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1943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80后、90后终将晚景凄凉》?
2600 次点击
4 个回复
1943 于 2018/8/3 20:37:2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刘远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经济之声《财经名人堂》特约评论员,专栏作家。

    80后90后养老靠AI?想得倒是挺美

    “无用的阶级”是根据西方福利社会做出的预测,而在中国社会中,无用之人,凭什么被机器养起来呢?只能说,想得倒是挺美的。

    

    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无人驾驶、攻克癌症、机器人养老、技术奇点、性爱机器人、永生,计算机共产主义……我们的社交媒体上充满着这些五光十色、令人惊奇的话语。仿佛我们即将推开一扇门,门后就是物质充裕、技术发达的美好社会。所以,在我写的《80后、90后终将晚景凄凉》一文后,很多人反驳说:未来有机器人养老。

    然而,遗憾的是,这已经不是中国人第一次这样认为了。

    “万能机器”1958年7月25日,陈丕显在上海新华分社知识座谈会上,与新华总社社长穆青,预测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后的上海的样子:

    1、吃的方面,凡是重要的路口,原来设立饭店、点心店、茶水点的地方,早上自动有人把客饭烧好,米饭和几种面食做好,放在保温桶里,谁路过的就可以进来吃,看到吃得差不多了,就从旁边的预留的小仓库里拿出一些原料来烧好,给后面的人吃。原料怎么来呢?因为公社和公社之间的价值交换被打破了,因此城乡差别也没有了,郊外的土地里的菜和猪,都自动有人杀好、切好、摘好,自动就近送来。

    2、穿的方面,玲珑五色,男女服饰的差异极大缩小,基本上都是涤纶面料,棉布面料不要有了。

    3、用的方面,大致是原来的工厂解散后,留下几个万能机器,你要点什么东西,去看看有没有;没有的当场又造不出来的,写一张大字报贴在门口,请会做的人来做;要是看到机器需要的原料短少了,就近的人自动带一些矿石、再生利用能源放在万能机器的仓库里。会造某样东西的人相帮造出某项大字报上所需的东西后,写上注释,或当场向其他人解说。

    4、住的方面,原有的石库门以上等级的房子,凿去一些封建和资本主义内容的装饰后,继续可以用;新造的工人新村到了一定时候有了多余,加上家庭的取消,今天住到这里,明天住到那里,住个几天,用的东西自动消毒好,破掉的被子和日用品可以去万能机器那里自己制造或者领取。

    5、行的方面,脚踏车给小孩用,大人一律用三轮机动车,这样油料节省;老人因为吃了长生药,寿命不断延长,开车100岁也没有问题,1958年时候的中年人到那时候照样有力气劳动。火车自动化无人化,好像流水线一样在全国来回走,也不要钱,长距离旅行就靠火车。

    

    我看到这个预测之后,脑子冒出一句话:知识分子用“自动”两个字轻率的克服了人性,而市场,则用看不见的手完成一切。

    回到正题上,60年代的预测,吃的方面,预测得太保守,低估了2000年的物质丰裕程度。穿衣方面,也很保守,现在的人们的需求已超越化纤,回归棉布。在出行方面,对火车的预测基本上算是实现了。

    但是,在最重要的技术方面,60年前的人太乐观了。万能机器并没有出现。万能机器,理论上,应是以纳米科技为基础,从下往上堆砌的过程,现在看来,还为时尚早。生物技术方面,也预测的过于乐观。1958年的中年人,就算当时30岁,现在也90岁了,肯定没有力气劳动了。

    1958年,正是如火如荼的大跃进时代,乐观是自然的,甚至是一种政治正确。不过,这种乐观并不仅仅出现在的60年代。

    我们再来看看80年代,是怎么预测2000年的。我记得小时候的作文是这样写的:“2000年的早上,我从梦中醒来,窗户自动打开,阳光照射进来,机器人端来早餐。吃过早餐之后,我坐上飞行汽车,飞到了学校。”

    这段话,应该让很多人想起自己的童年。80年代的中国,有一种不亚于、甚至高于今天的普遍乐观。比如,叶永烈1978年写的《小灵通漫游未来》,以及同一年郑文光的《飞向人马座》,那个时代的科幻小说对未来的预测都是非常乐观的,而小学生的作文不过是一面镜子。

    如果说那个时代的人寄希望于“万能机器”生产出各种产品的话,如今的中国人则寄希望于AI实现一切。

    

    机器人泡沫现在人工智能发展得很快,在很多领域,已经超越了人类,但是,行业有意无意的回避了“人工智能之父”图灵在1950年提出的著名的图灵测验,即通过问答来测试计算机是否具有同人相等的智力。这一实验至今仍是人工智能的最重要标准。

    现在有一些取巧的办法通过图灵实验,但那不足为凭。其实,有个并不是很准确,但简单有效的办法。AI技术有进步,肯定会马上用于手机,所以,现在Siri、小冰有多弱智,目前的人工智能离通过图灵实验就有多远。

    目前热门的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本质上仍是仿生。回顾人类的仿生史,在没有搞懂原理的情况下的模仿,都是粗劣的。直到有了空气动力学、流体力学之后,人类才能在某些方面,和鸟、鱼一样。即便如此,扑翼飞机,这种更高效率的结构,仍是遥不可及的,人类在某些方面仍然赶不上自然在漫长时间中演化出来的结构。那么,在不了智能的原理的情况下,通过拙劣的模仿,获得大脑,这个宇宙间最复杂的结构的功能。这很难令人信服。

    前不久,瑞典的一家在线银行Nordnet,就准备把分析数据的AI员工炒鱿鱼,英国一家超市也解雇了一个上岗仅一周的导购机器人Fabio。在另一个AI的重要领域——自动驾驶,泡沫之声已经越来越大。归根到底,这是因为不管是在需要灵活性的数据分析上,还是导购时的沟通上,或者识别开放环境中的物体上,AI仍然比人类差太多。

    退一步看,即便AI获得突破,要养老当护士,AI还必须从屏幕上走出来。关于这一点,最近也有坏消息。

    本田的ASIMO是一款明星机器人,它诞生于2000年,是世界第一款真正意义上可双足行走的机器人,但是,在经历了7次迭代、18年的研发之后,由于希望渺茫,本田宣布停止研发。当然,本田表示,将把ASIMO积累的技术,用于研发帮助照顾老年人和残疾人的人形机器人。

    

    不过,机器人照顾老人,不仅需要技术上达到,也必须在商业上可行。这就绕不过另外一个问题,价格。ASIMO的价格是,20万,这不是售价,仅是出租价格,还仅仅是一个月的租价。

    再来看看技术发展史上的价格规律。新技术的价格落入家庭负担范围之内后,“销售——研发”模式可以刺激新技术飞速发展,但在此之前,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从1946年的第一台电脑诞生,到80年代初的进入家庭,技术发展用了30年,再到现在的计算能力,则又用了30多年。其实,硅片由于是全新领域,发展已经非常快了,相比之下,在以机械为主的汽车领域,从发明到普及的时间则长得多。从1885年德国人卡尔·本茨发明三轮汽车开始,到上世纪50年代普及到家庭,花了60多年时间,然后,又经过60年,在发动机经历电喷、涡轮等发展,才达到现在的水平。

    机器人涉及电机、液压、传动、新材料等多个领域,这些领域的发展曲线,远远赶不上硅片,与汽车更类似。所以,机器人进入家庭,还为时尚早,甚至没有可见的时间表。

    所以,如果没有极小概率的,多领域同时天才般的、飞跃性的爆发,机器人与人工智能技术,是没办法给80后、90后养老的。

    能耗才是关键如果我们再把对未来的预测提升一个层次,不难发现,技术发展的另一面。

    对于技术程度的判断,简单的说,有两个维度,一是有序度,另一个是能耗等级。某种程度上,能耗才是技术文明的标志。人类这几十年最大的进步,是电脑。它提升了人类生活的有序度,但是,并没有怎么提升人类生活的能耗。

    一个中国家庭,在60年代,一个月的能耗大约8度电。现在,一个富裕的中国家庭,大约会消耗汽油150升,耗电300度,夏天更多,看起来能耗的进步很大。但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在60年代,就已经差不多达到这个能耗了。

    能耗的一个表现形式是速度。公元前500年,罗马人修了罗马大道,在罗马大道上,马车能跑出每小时20公里的速速,直到铁路出现,人类的最高速度一直保持在这个水平。有了铁路之后,每小时80公里这个速度,保持了很久,直到1964年日本新干线出现,时速200公里,到1991年,这个速度提到336公里。20年后,中国高铁把速度提升到350公里。但是,在这期间,超音速的协和飞机停运,人类的最高航行速度反而退步了。

    所以,从能耗角度,技术进步并没有那么快,有些方面,甚至在倒退。那么,总结一下,在有序度方面,随着摩尔定律耗尽,技术的发展已经慢下来,而在能耗上,人类的进展则从来都很缓慢。

    对未来20-50年左右的预测,算是短期预测,技术总是在短期内被高估,但是在长期又被低估,所以人们往往对较近的未来做出乐观预测。而且,人类在回头去看过去的预测的时候,往往强调那些实现了,比如手机、电脑、大屏幕,远程通讯,但却忽略那些没有实现的,这进而会造成一种,“过去的预测都实现了”的错觉。然后,依据这个并不存在的“定律”,人们满心欢喜的以为现在的预测,也一定会实现,对未来生活做出不切实际的期待。遗憾的是,这不会是事实。

    对中国人来说,除了一般意义上对技术的高估之外,中国人还感知着有中国特色的技术进步曲线。这进一步加强了中国人的错觉。

    中国特色的技术曲线我曾对妻子说,我们小时候与父辈小时候的生活完全不一样,我们孩子现在的生活,与我们小时候的生活又截然不同。对孩子来说,车、电视、空调、电脑、iPad完全是“自然之物”,是我们小时候想都想不到的。

    但对于一个美国中产家庭来说,情况却并不是这样。

    上海的第一条地铁于1993年开始运行,纽约的第一条地铁,则是1904年。

    1936年第11届柏林奥运会首次实现了电视实况转播,但一直到二战后也就是50年代,电视机才大量普及,而中国则要再等整整一代人,在80年代才得到普及。

    另一个生活的重要参照物是汽车,按照国际公认的标准,基本普及汽车阶段,大约为每千人保有250辆汽车。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进入普及阶段,欧洲落后了20年,50年代普及,至于中国,2016年的数据是千人保有量为140辆,正在进入快速普及期。

    美国人在上世纪初就有地铁,在30年代就普及汽车,在50年代普及电视,在80年代电脑进入家庭。现在的美国孩子感知到的技术产品,比如汽车、电视、电脑、地铁这些东西,他们的父辈,甚至祖辈小时候都经历过。当然,提升肯定有,但却不是有与无的差别。

    但是,对中国人来说,这一切变化都从80年代开始,所以,中国人感知的技术进步,实际上比其他国家要快很多。我们在40年间浓缩了其他国家上百年的历程,感知到的技术发展更快,自然会对未来技术发展的速度做出更乐观的预测。

    中国人对未来的美好预期,还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社会。

    笨蛋,重要的是社会是性爱机器人?还是机器人护士?

    注意,预测未来技术对生活的影响,最被忽略,最峰回路转,但却在情理之中的部分来了。

    上世纪60年代与80年的人们,预测2000年,是一个物质丰富,技术发达的时代。现在比2000年还多发展了20年,中国GDP比2000年多了8倍,也就是说生产力增加了8倍。但是,上世纪80年代预测到了如今中国农村老人的社保才70块吗?预测到农村老人会因为养老、疾病自杀吗?预测到凉山的孩子,不想回老家,因为回家不能吃肉了吗?预测到了在他们眼中近似科幻的大城市,却放不下留守儿童的一张书桌了吗?

    外国人的悲观预测则有很多,比如《美丽新世界》、《1984》、最新的美剧《使女的故事》等等。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朱迪·福斯特、马特·达蒙主演的《极乐空间》。影片讲述在未来的2159年,富人生活在无污染的人造空间站Elysium(极乐空间),而穷人则在废料成堆、人口过剩的地球上苟延残喘。极乐世界的医疗仓,是技术高度发达的结晶,可以治疗一切疾病,但是,却闲置着不给地球上的人用。

    

    《极乐空间》

    电影当然不能作为论据,但这不过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流传千年的诗句的科幻版本。但真实的历史也一直在证明这样一个定律:生产力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社会生产力的分配。

    当社会的生产力在市场的导向下,投向进口红酒、奢侈品、豪车等高端产品;或在政策导向下,投向了军舰、高铁、国企;在教育领域,投向了高端的教育资源,投向了户籍居民,这个时候,发达的生产力,与一个留守的农民工孩子就没有多大关系。

    所以,即便量子计算机出现了,人工智能成功了,机械、液压、纳米电动机、新材料也爆发式提升,机器人变得如同真人一样。在夜总会中,性爱机器人令人销魂;在工厂中,流水线机器人效率极高。但是,多年之后,你躺在床上,凭着微薄的退休金生活,那么,凭什么工厂生产的人形机器人,不是装上漂亮的外壳去夜总会当艳舞女郎,而是来给你做护士呢?那怕一个人要五个机器艳舞女郎陪着玩,而你仅仅只需要一个机器护士?这正如现在有人一年耗费百万医疗费,而新农合人均年支出只有400元。这也正如现在物质丰富、生产发达,但也仍然凉山的孩子们依然无法保证最基础的教育,教育资源四个字,对留守儿童仍是可望不可及。

    如果他们现在无所凭藉,孤立无援,那么,请你告诉我,将来的你又凭什么呢?

    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提出了“无用的阶级”一说。所谓“无用的阶级”,简单的说,就是未来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绝大部分工作,绝大多数人,靠机器养起来,每天玩就可以了。从人丧失创造性、主体性来看,这实际是一个悲观预测。

    但更悲观的是,“无用的阶级”是根据西方福利社会做出的预测,而在中国社会中,无用之人,凭什么被机器养起来呢?只能说,想得倒是挺美的。

    送你一个慈父的微笑

    技术vs社会所有的技术,都必然运行在社会之中,所以,对未来的想象、预期,必然是社会之中的技术,而不是空想技术。实际上,社会的变化往往非常剧烈,能够抵消技术的发展。历史的车轮也并非都是朝前进,它有时候也会倒退,无情地碾压个体。

    假设时间回到上世纪40年代的上海,去街头做一个采访,请上海市民预测他们20年之后的生活,他们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后来的日子吧。

    实际上,回顾中国人这四十年生活水平的提升,技术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其实是社会的变化。改革开放,不是一个技术的,而是一个社会的。

    有了社会制度的变化,有了市场经济,有了更多的自由,中国人才有今天的一切。一个最典型的反例就是,我们的隔壁邻居,至今没有享受到现代科技的红利,一顿肉,仍然是奢侈之物。

    其实,身边的现实早已残酷的说出了这个道理:疫苗之所以造成人们内心的恐慌,是因为人们担心技术不发达吗?我们都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所以,回到未来的生活,未来的养老问题,更关键的因素是社会发展,而不是技术。不为社会的发展做出自己的努力,指望技术拯救一切,从来都是幼稚的想象。所以,人工智能不是未来的万能机器,养老这件事,80后、90后现在参与公共问题的态度,远比技术发展更加关键。

    正如哈耶克所说,“观念的转变和人类意志的力量,塑造了今天的世界”。

    

    【责任编辑:贾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3 20:49:06    跟帖回复:
       沙发
    飘,继续飘
    回帖人:
    1943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3 20:57:19    跟帖回复:
       第 3
        每周工作四天是最佳选择?

        作者 Andrew Martin 译者 高文慧 《 青年参考 》( 2014年07月16日   43 版)

        最近,英国公共卫生学院院长约翰·阿什顿教授提出了每周4天工作日的建议,引发了热烈讨论。他认为这样可以减轻工作压力,让我们“享受更多自由时间”,有利于我们的身心健康。

        英国被认为是欧洲最勤奋的国家,人人都是工作狂。在欧洲,只有英国突破了每周48小时的工时上限。

        最近,英国政府正式全面推行弹性工作制,但英国劳工联合会议发言人指出,“这对雇主没什么约束力”。“一个女员工申请每周少工作几个小时,她的搭档就要多工作几个小时。”我就阿什顿的建议电话采访了英国工业联合会(CBI)新闻官,他回答:“我想我们不会实行的。”

        后来,这位新闻官问我,这个建议的意思是用4天完成5天的工作量,还是单纯地多休息1天?其实二者都有先例:美国犹他州在几年前试过第一种办法,效果很好;在荷兰,三分之一的男性每周多享受1天假期,这一天是他们的“奶爸日”。我想知道CBI对这两种方式的看法,但他拒绝评价。

        我将这个令人沮丧的消息转达给阿什顿教授,他嘲讽道:“我有表达的权利,你也有反驳的权利。”我说我赞同他的想法,但在这个崇尚勤奋的国家恐怕很难实现。

        “出勤主义”的意思是,即使你没有任何工作可做,也要乖乖呆在办公室。当我说到“出勤主义”时,阿什顿打断了我。他说英国习惯了烦恼和紧张,我们对世界杯的得失心若没有那么重,说不定能踢出更好的成绩。

        我问阿什顿“我们为何如此沉迷于超负荷工作”。他说,在工作岗位缩减的情况下,人人担心失业,美国式的企业文化(每年有两周带薪休假)没有得到推广。在全球化的激烈竞争中,企业为了生存,不惜牺牲员工的利益,这是一种“向下竞争”。

        工党推崇“努力工作的家庭”和“任劳任怨的工人”。辛勤工作究竟能带来什么,竟能影响整个民族的传统?为什么要求所有人都埋头苦干?人人都在“加班中”,永远“在路上”。就连爱议论时政的中产阶级聚在一起闲聊,也美其名曰“研讨会”。

        但在维多利亚时期,《工厂法》(1847年)明确规定,女性和儿童每天的工作时间不得超过10小时。英国《懒人杂志》和懒人研究院的创始人汤姆·霍奇金森说:“宗教改革前,英国人崇尚沉思、哲学和休闲。在古希腊,哲学家备受推崇,希腊文中的‘学校’和‘休闲’是同一个词语。”

        1930年,英国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我们后代的经济前景》一文中预测,到2030年,“科学与复利”的力量将使人们“把精力投放到非经济的目的上去”。如果有人想工作,每周工作15个小时“足够满足我们的劣根性”。在经济蓬勃发展的20世纪50年代,温斯顿·丘吉尔曾预言,未来英国工人能享受“每周工作4天、休息3天的乐趣”。

        阿什顿设计的3天休息日中,有一天是随机的。“夫妇二人可以错开休息。”“难道是为了避免见到对方?”我问。“是为了孩子,”阿什顿纠正说,“为了孩子们有更多时间与父母在一起。”

        我告诉他,我更喜欢固定的3天周末。我是多年的自由职业者,每到周五仍然很兴奋。我最恨周日,周末刚过完一半,万恶的周一就在招手。周日就像一个在酒吧买醉的男子,很想尽情享受,但心里一直悬着块石头,因为周一就要来了。

        如果能多休息一天,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周日的沉重感会减轻很多,我们能更好地调整状态,也可以做点儿社区服务。

        当然,这些都是我天真的梦想,实现的可能性不大。凯恩斯的那篇文章引述了一位打杂女工为自己写的墓志铭:“别为我悲伤,别为我哭泣,因为我终于不用干活,永远休息。”

        英国《卫报》

    人们对人口老龄化的担心是以现在生产率估计未来劳动力人口的减少,每个劳动力年龄人口所要赡养老人越
    来越多。但AI时代,人类生产率提高速度越高于要赡养老人的增长。即更少的劳动可以赡养更多的老人。每周由5-6小时工作逐步缩短到3-4天!
    回帖人:
    1943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3 22:07:20    跟帖回复:
       第 4
        

    中国未来50-100年,如果达到韩国水平,约可提高6-7倍,美国水平约可提高13倍。这将远高于同期中国老人赡养比的增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4 6:29:55    iPhone客户端
       第 5
    看完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80后、90后终将晚景凄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