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智取“丢失”的钢笔
4505 次点击
22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8/8/7 20:17: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很有些网友还愿意听小老儿我“讲那过去的事情”。我就讲一个15岁第一次智取“丢失”的钢笔大获成功的小故事吧。

    那是1967年,“文化大革命”最热闹的时段。

    学校早就停课闹革命了。我是个1965年至1966年只上了一年中学的初中生,又因父亲出了点状况,不准加入官方最早组织的“红卫兵”,所以后来一直在家“逍遥”,闷头读着楼下的阿康搞来的“封资修”小说。

    光读小说还是有点寂寞的。当时社会上像我这样的青少年很多,也有的结成了流窜在街道、弄堂里的帮派(有少数类似现在的“黑社会性质”)。那些帮派一般以一个“大亨”(即身体强壮、会点中国武功或西洋摔跤、拳击技术的青年)为领导,一起锻炼身体,也打群架。若帮派内有兄弟受欺负,“大亨”会出头摆平(动拳脚或进行“和平谈判”)。

    加入这种“组织”纯属为了获得个人安全感。然而团伙入门有门槛:要么团伙“领导”熟悉,要么你有两下子功夫,到时能“派上用场”。我们弄堂范围小,人才短缺,没能发育出这样的帮派;我也不认识外面帮派的“领导”;更没有入伙所需的任何“技术”,所以从1966年开始,我就与弄堂里的“大兔”、“阿康”、“鸭头”三人一起“锻炼身体”,主要是杠铃(从淡水路的废铁堆上捡来的6个皮带轮和一根铁棒)、哑铃、拉簧(都是经济条件最牛逼的“大兔”家的)。

    实际上我们几个也有行为科学里说的“非正式领袖”,那就是“大兔”。他身高1.83米,力气最大,“阿康”服气,我力气不如“阿康”,就更加服气了。我们几乎每天上午或晚上操练,一般每天一次,具体时间都由“领袖”确定。一旦弄堂里响起“哐啷、哐啷”的摔“杠铃”(皮带轮的洞洞眼直径远比铁棒直径大)声音,就会有一些本弄堂的小孩围过来看热闹,当然也偶有弄堂里的大人物围观,“杜(大)块头”就是围观的大人物。

    “杜块头”可是全弄堂的知名人士。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虽有姐姐,但上海还是称作“独养儿子”,父母自然宝贝非常。他个子不高,但身材肥胖,力大无比,我若与他比较力气,简直是当下中国与美国的差距。

    “美国”由于顽劣,成绩不大灵光,据说在小学里留级三次后被除名。“文革”刚开始,他妈妈到学校去“造反”,说儿子是“受了学校迫害”失学,强烈要求返回学校。据说那处在风雨飘摇中的校长还真答应了。于是他妈妈逢人便说“阿拉‘小弟’要读书啦!”搞得全弄堂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喜讯。然而,那时我们都停了课,他还上哪里去“读书”?况且他一个18岁的成年人,仍回去读一年级,有个面子问题,所以也坚决不干。后来,企业招工,他进了一家国营大厂,立即蜕去了“知识青年”的身份,成了我们羡慕的工人阶级。

    “杜块头”加入领导阶级以后正经了许多,一般也不打架,不闹事,变化挺大。有时即使深入我们炼身现场,也不捣乱,偶尔还用我们的那土装备练上几下子,笑呵呵的,很亲民,差不多可以算我们这个小团伙的“外围人员”了。

    还在“文革”刚开始的时候,每个中学生可以在本校借10块钱,用作去外地“串联”的盘缠。于是,“串联”的或不“串联”的都去借那10块钱(有人还说这钱是用于革命的,将来不用还的),这简直是“捡钱”的机会,我哪肯放过。结果,我那10块钱与同学上了一次淮海路就几乎花光了。我买了好几本书,用去几块钱,还与同学一起进了一次饭馆,破费了近两块钱;化3块钱买了一支“永生”牌铱金笔,笔杆是军绿色(绿中带黄)的,新出的色彩,我非常喜欢,成天别在青年装的口袋上,像个知识分子。

    一次夜锻炼之后,我突然发现钢笔丢了,怎么找也不到。于是白天黑夜地慢慢地回忆,最后认定是在练杠铃现场丢的,可能是滑出口袋掉了出去,被人捡走了吧。我心疼异常,在小圈子内逐个打听、侦查,没有任何结果。但是,在办案过程中,我发现“大兔”、“阿康”都是神秘兮兮的,就怀疑是他们捡到了,可他们赌咒发誓,似乎又不像。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他们知道钢笔的下落,但不肯告诉我。

    经过反复重放那个晚上脑子里的“录像”,我发现了“杜块头”!“一定是他捡走了我的宝贝!”我认定。

    在“杜块头”又一次亲临现场时,我壮着胆子问他:“你捡没捡到我的钢笔?”

    “什么钢笔?我没看到!”他晃了晃脑袋,皮笑肉不笑的,就不搭理我了。

    我见状,更加怀疑,但却无可奈何。更何况领袖“大兔”似乎也跟“杜块头”搞到一起去了,我势单力薄,更无法撼动。

    那时每天晚上睡觉时,我都努力想着要回我那宝贝的种种办法。“给他厂里写封信试试?”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其实,现在看来,这么干是很莽撞的,毫无证据,凭什么告人家刁状?可我当时可想不到这些,钻进了“牛角尖”。

    信是写给“国营大厂”革命委员会的“实名举报”。内容大体是:贵厂职工某某某,拿了我的一支钢笔不肯归还,希望厂领导能够帮忙解决这件事情。然后贴上4分钱邮票扔进了邮筒。

    现在看来,这是多大点事啊,一是不值几块钱,二是连个证据都没有,三是一个孩子的来信。厂领导那么忙,谁会理你?即使当时,我也只是心存侥幸而已。

    没想到,信发出后三五天的一个晚上,“杜块头”悄悄地把我从杠铃旁拉到一边,我心里有点“吓势势”,担心告状事发,他要揍我。

    “什么事?”我胆怯地问。

    我从来没有看到他的表情这么诚恳:“你的钢笔是我捡到的,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厂里要我马上还给你,还让我给你道歉。”他摸出了我那宝贝,给了我。

    我当时兴奋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事情居然这么简单,4分钱邮票就解决了问题:“道什么歉?本来就是开玩笑嘛!”我感动极了,为那“国营大厂”,也为“杜块头”不但没揍我,还把东西还了我。我很策略地回答。

    第二天,我“国营大厂”的回信来了。信首称我为“同志”,然后告诉我:你的来信收到,我们责成保卫科对新进厂的青工某某某进行了认真教育,他承认钢笔在他那里。我们严肃地批评了他的错误,要求他立即返还,并向你道歉。如果他没有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请再与我们联系。

    1967年,“文革”进入了第二个混乱年份,但这家1898年由民族资本家创办(清廷内阁大学士孙家鼎面奏慈禧太后,获准“减免厘税,通行全国”)的同行业“远东最大的”工厂,1966年刚与另一家同业大厂合并,并在“一片大好形势下”由“公私合营”变为“国营”。从这件小事上可见:当时这家工厂的内部管理显然还没有乱;中国民族资本家的经营管理理念,训练有素的企业干部队伍,上海人对待各种事务的认真态度,犹如一种“惯性”或“路径”在当时仍被继承下来了。

                              2018年8月7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7 20:19:26    跟帖回复:
       沙发
    智取“丢失”的钢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7 20:25:07    跟帖回复:
       第 3
    上午刚贴出本文,立即被锁死了。于是猜测可能碰到“敏感”词句了,就改了个标题,终于放出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7 21:26:26    跟帖回复:
       第 4
      
        “当时这家工厂的内部管理显然还没有乱;中国民族资本家的经营管理理念,训练有素的企业干部队伍,上海人对待各种事务的认真态度,犹如一种“惯性”或“路径”在当时仍被继承下来了。”
        =============================
        就事论事,楼主对于当年这件事的叙述,应该是真实的。
        相对于全国范围来说,上海对于此类事的处理方式是大概率的。
        当然,也并不是每件事都是这样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10:46:57    跟帖回复:
       第 5
        这种小事厂里竟然能解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16:18:00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半米月光 2018/8/8 10:46:57  的原帖:    这种小事厂里竟然能解决现在看来是挺晕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22:02:01    跟帖回复:
    7
    很有些网友还愿意听小老儿我“讲那过去的事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22:41:28    跟帖回复:
    8
    当普通人的意见或看法会起作用时,那种氛围的力量是十分巨大的。当普通人的意见或看法只能当个屁而领导的意见变成不容怀疑的一言九鼎时,社会治安和社会风气就只能依靠“乱世用重典”了。至于效果,古今中外有无数的例子已经告诉我们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22:41:49    跟帖回复:
    9
    当普通人的意见或看法会起作用时,那种氛围的力量是十分巨大的。当普通人的意见或看法只能当个屁而领导的意见变成不容怀疑的一言九鼎时,社会治安和社会风气就只能依靠“乱世用重典”了。至于效果,古今中外有无数的例子已经告诉我们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22:43:11    跟帖回复:
    10
    当年列宁曾说过: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在此可以作为参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22:43:24    跟帖回复:
    11
    当年列宁曾说过: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在此可以作为参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9 9:24:23    跟帖回复:
    12
    我就讲一个15岁第一次智取“丢失”的钢笔大获成功的小故事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0 5:05:55    跟帖回复:
    13
        那是1967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0 7:28:57    android
    14
    那时候的学生,思想比较单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0 19:56:42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njjr 2018/8/10 7:28:57  的原帖: 那时候的学生,思想比较单纯。是的。
    4505 次点击,22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智取“丢失”的钢笔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