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火车上的邂逅
63296 次点击
122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8/8/23 9:07: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春节过后,我继续在上海“装修房子”。接电话通知,随学部去香港理工大学,机票是集体订的,东北直飞香港。为了不劳动小Z一大早接机(火车站前有公交车直接到家),我便乘这趟火车回东北。

    列车进德州车站停下了。

    8号软卧车厢的走廊里有个男人在找铺位,只听他的山东味在叨咕着“:22号……29号,不在一午(屋)啊。”

    我的注意力被吸引了。22号是我上铺,原来的旅客在兖州下了车。很快,一个看上去像已经活了几百年的老太太,被小心翼翼地搀扶到包厢门口,颤颤巍巍地抖着进来了。我意识到我的21号这个下铺将不保:能跨越世纪的老太太断不能跨越到上铺去了啊,对面23号一位淳朴的吉林女人还睡着呢,她的一身肥肉几乎摊满了铺位,也不便。

    我刚抬身坐起,走廊左侧传来一个女人略带惊喜的声音:“29号是下铺!”

    软卧车的单号是下铺,双号是上铺,这是“规律”。形势顿时起了变化。

    果然,门外两个女人在商量换铺,上铺换上铺。

    “没问题,反正我就一个人。22号在哪里?”这是另一个女人快言快语的声音。

    “在这嗬儿,就隔一午(屋)。”山东男人说。

    很快,像跨了两个世纪的老太太又被搀扶着抖抖索索出了门。

    一个40来岁的女人连拉带拖地出现在包厢门口。她的五官紧凑,长得有点像演员闫妮,不过更胖些。她把一只精致沉重的小纸板箱扔到地板上,然后伸脚用力将它推入铺底。又把一个大手提包和一只崭新的湖绿色名牌拉杆箱勉强拽到门里。

    “上面的行李架空着呢,你上去,我递给你。”看她一筹莫展的样子,我主动表示。

    “哦,谢谢,谢谢!我先得喘口气,真把我累坏了。”她扶着门框站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还不时地接着电话。

    当我帮她把东西安顿好之后,她立刻钻进上铺,倒头便睡。

    直到车过天津,她才被车厢里过热的暖气逼了下来,坐在我对面吉林女人的铺上。

    “哎呀,这车厢太热啦!”她朝我笑了笑:“你哪儿下啊?”

    “终点。”

    “哪个单位的?”

    “××××的。”

    “哦,应该是个好单位。我也是东北人,现在山东做点事,搞食品的。”

    “科技人员?”

    “我没那水平,是一家食品企业的合伙人。”

    “实业家,干正事的。回家?”我笑着点赞。

    “不,后天要去日本,从东北出境。今天上午9点多钟才处理完手头的急事,10点出发来赶这趟车。”

    “真够忙的,不过,看上去挺充实。”

    “我也这样觉得……”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来了。

    她到走廊里接完电话,坐回原来的位置:“哎,你那瓶酒是什么酒啊?”她突然发现了小桌板上我那瓶黄酒,眼睛似乎一亮。

    “啊,叫‘和酒’,是上海产的一种黄酒,不过,这是低档的,却清淡。”我故意掩饰了酒的便宜因素。既然她是搞食品的,一定对食品敏感,酒是食品的重要构成啊,我便拿过酒瓶就要拧开盖子。

    她连忙伸手制止:“没打开啊,那可别打开了。”

    “没关系,早晚要开的。”我拧开了瓶盖,递给她:“你尝尝。”

    “啊,不、不,我只是想闻闻味。还三年陈的呢。”她接过酒瓶,看了看商标,很投入地闻着。

    “有点葡萄酒的味道啊,是不是喝着像葡萄酒啊?”她显然不懂酒,至少不懂黄酒。

    我又笑了:“我还从来没有在黄酒里品出过葡萄酒味,细品多少会有点核桃仁的味。”

    “我也喝过一种加枣加糖的黄酒。这黄酒到底算什么酒啊?”

    她说的显然是在东北也时兴过一阵的“即墨黄酒”,用粘小米酿造。我于是向她普及酒的分类知识:黄酒是酒的一大类别,与白酒、葡萄酒、啤酒并列。优质黄酒的原产地是浙江绍兴,上海、江苏以及浙江的其他地方也大量生产,主要特点是糯米酿造,常规品种有“加饭”、“花雕”、“女儿红”什么的。由于日本人爱喝中国黄酒,认为低度、有营养,但嫌口感不好,所以都加糖改善口感。上海的酿造师受此启发,在黄酒中添加了蜂蜜、枸杞等配料,并起推陈出新,起名“和酒”,以区别于浙江黄酒。如今在江南地区,上海黄酒大有后来居上之势,逼得一些浙江酒厂也开始如法炮制。

    “你知道的还不少呢,一定很能喝吧?”

    “年轻时能喝一点,现在老了,不行了。”

    “老了,哈哈,你今年有多大了啊?”

    “我今年就该退休啦。”

    她瞪大了眼睛:“不像,不像,怎么看也不像啊,太不像了。我44岁,你最多比我大三两岁嘛。怎么保养的啊,平常都吃的是什么啊,你可得好好说说。”

    “我哪有什么保养啊。”看了她发胖的体态,我认真起来——在家时老婆总夸我“给你点阳光就灿烂”:“女士得保持点饥饿感,医生都认为一定程度的饥饿不仅能减肥,还具抗衰老功效。就是难以坚持。”。其实我就难以忍受饥饿感。

    “我是胖起来了,没办法。母亲胖,兄弟姐妹个个都胖,遗传基因。我是生产水煮蔬菜的,其实平时很少吃肉,以蔬菜为主。”她对我说的减肥很敏感,但说到蔬菜,就来电了:“一会你尝尝我生产的蔬菜啊?我带上车的是蒜,很清淡,没有蒜味的。”

    “是发酵的黑蒜?那也有蒜味,我们有个下属单位就和日本人一起搞黑蒜生产。”

    “不是黑蒜,不发酵,是白的,主要靠调味技术除蒜味,没有防腐剂。也是和日本人合作的,有很多品种,主要出口日本和东南亚。”她挺明白,知道黑蒜是发酵的。

    “和外国人合作好,能弄到先进技术,进入国外市场。不过听说和日本人合资比较麻烦,都说日本人太精,不大好合作么?”

    “其实,我觉得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人,你只要深入其中,和他们长期相处,总会发现一些……特点的。”

    实际上她是想肯定日本人。我注意到她在犹豫,在选择合适的词汇,最后选的“特点”是中性的,似乎有点词不达意。这几年在一种处心积虑的民族主义导向下,日本及日本人在中国逐渐臭了起来,和过去对日本搞亲善的情景大不一样了。我讨厌机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她了解了我的态度之后,就很放松地介绍起她的事业,她的企业,她的产品,她的技术,她的合作者。

    “我们的工厂建在茌平县,这个字很少见的。”她用手指在另一手心里比划着,教我识了一个字:“茌,发‘迟’音,字典上说只作地名。我们到那里是因为我老公的战友在市里当副市长。”

    “哪个市?”

    “聊城。”

    “那是鲁西地区,在山东算穷地方啊。”

    “可我们茌平县是中国的百强县呢,很富的。”

    “有副市长保驾,上门找麻烦的就少了吧?”

    “那当然。可也有,年前就有一位村支书找上门来,说我们锅炉房烟囱冒出的烟不合格。我们烟囱冒出的是白烟啊,”她指了指车窗外两个正在冒着白烟的大烟囱说:“就像那种白烟,有除尘设备的,检验合格的。所以,我们才不理他呢,跟他硬顶。我老公更厉害,把他推出了门,让他直接找市长去,支书站在那里直发傻。”

    说到这里她哈哈、哈哈地像闫妮一样放声大笑起来。这时,我更相信自己一贯的人类学“理论”:中国人,就那几种外形,仔细辨别,都能分别归类。

    “其实,我们和村里人的关系可好了呢。用工,我们都用当地的,工资从优,高于周围,而工作量却低于周围;厂里出第一批产品,我们都先赠送给村里的每家每户,为的是让大家知道我们在做非常清洁、非常好吃的健康食品;逢年过节,我们都要挨家挨户地慰问村民;村里的水不好,知道我们厂用的是别地的净水,都来打水,我们都预先为他们准备好桶装水,连循环使用的专用水桶都是我们无偿提供的呢。厂里的日方老头,今年70多岁了,口袋里都留不住钱,只要有钱,就非得给那些困难户和小孩分了不可。我们现在都不让他身上带钱。”

    “精明,你们很精明啊。”我赞叹。

    “不这样不行啊,我们是做食品的,良好的关系和和谐的环境是我们的生命线,否则,一个小小的破坏,甚至一条谣言都会毁掉企业呢。”

    “这倒是真的。看起来,你们的厂搞得不错。”

    “我也觉得工厂办的不错,我们的产品没有一点库存。每天忙极了,可觉得爽啊,天天像打了鸡血似的,浑身特别有劲。我喜欢到车间里和工人一起干活,只要有空,我就泡在车间里。工人们也可喜欢我了,说‘田中’一点架子也没有,就和我们的姐妹一样。”

    “这就是自己企业的原因,就像自己的孩子。我要是有自己的企业,一定也是这个样子。你还有日本名字?你说的‘田中’,是田中惠美子之类?”

    “哪儿啊”,她笑了起来:“我没有日本名。在日本生活了13年,别人都起,我没起。我刚才说的是‘田总’。我姓田!”

    原来如此。

    眼看车窗外的天暗下来,快6点钟了。我便摆出上车前准备的油爆虾、第一食品商店的“金牌叉烧”、西生菜拌千岛酱等,打开酒瓶盖,示意请她尝尝。吉林女人也早醒了,她见状主动让出了靠小桌板的位置。

    “哎呀,没有什么合适的容器,这酒给你往哪儿倒啊?”

    她旋开了保温杯的盖子,“我来一口就行,感受一下。”

    我将盖子倒满,不会超过100毫升。

    “多了,多了,喝不了的。”这是随口的客气话,不能当真。她说过曾经喝过1斤白酒。

    “你尝尝我们的产品吧。不过,我这次带的样品只是蒜。铺底下那纸箱里都是。”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封装精致的旋盖玻璃罐头和一盒红色“康师傅”。

    “谢谢,谢谢,不过不好意思,我不吃蒜的。”我有点尴尬。

    “啊,对了,你们上海人大多不吃蒜的,不过,这蒜真的一点蒜味也没有。”

    “你是生产蔬菜的老板,一定没有吃过这种蔬菜,这是我从温州带来的。你尝尝,好不好吃?”我向她推荐温州的“菜葓”。

    她用“康师傅”为她预备的塑料叉子叉起一条,放进嘴里咀嚼几下,立刻喊道:“好吃,好吃,这是什么东西啊,看上去像榨菜,味道却完全不一样,特别嫩。”说着,又叉起一条。

    我告诉她,这种东西的原材料好像是大叶芥菜上长出的瘤状疙瘩,泡在一种清水一样的液体里出售,冬季常温下可放一个星期。也许是像泡菜那样加工的,所以味很淡,有点酸甜,用油、糖、鸡精在锅里一扒拉就是这味,我很喜欢吃,单这一样,我就就能喝一瓶黄酒呢。可这东西任你寻遍上海也看不到。

    “会有点防腐剂吧?原料也是当地产的么?”

    “会的,否则味道这么淡,两天就变质了,但看样子防腐剂很少。原料产自当地。”我看她对生产经营性元素敏感,便吹捧道:“你真是经商办企业的人才啊,是不是想加工成灭菌食品,将来供应上海人民?”

    “我看生产上不会有问题。”她一脸当仁不让的样子:“我可要顺杆爬了啊,我自己也觉得我天生就是管理企业的料。”说着,她又叉了两条菜葓放到了“康师傅”里。我见状,就端起菜盒往她的面碗里倒,不小心“扑通”一下,那一团菜葓几乎都落入了她的面碗。

    “哎呀,都给我了,你吃啥?”她笑了笑,一口喝完杯盖里剩的酒,又说起了她的经历。

    她原来是学药剂的,是×××师范大学医院药剂科的主任,也曾管着好几十人。可她觉得那种生活太平淡,没有意思,便自己砸了自己的铁饭碗,跑到日本。她在日本打工,从1995年开始,一干就是13年,时间长了,也看明白了,就想自己干,但在日本没法起步,也难以和当地企业竞争,于是就想和日本人合作,在中国生产。现在的企业是她和另一旅日同胞共同滚动投入2000万干起来的,已经完全成熟了。

    “我再干5年就不干了,退休,让我姑娘接班。我想放松放松,到国内国外地走走。”说起她女儿,眼睛又开始放光了。她打开手机:“这就是我姑娘的照片,现在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读二年级。你看长的怎么样?”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照片上的女孩子虽然不比当下漂亮的女影星,可长得也眉清目秀。我知道自己缺乏赞美别人的美德,而她此时显然需要赞美,便在照片上谨慎地搜寻优点:

    “长得挺好的……挺漂亮。看眉眼、颧骨,哎呀,好像还有点韩国女星血统。”我想尽可能地说得好听些。

    “啊,你看得真准,我老公的母亲家就是韩国人,我姑娘应该有六分之一的韩国基因。”她兴奋起来。

    我这真是东北人常说的“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她兴致勃勃地告诉我,女儿如何有主见,当年报考大学,亲友们都鼓动上一般学校的热门专业,女儿在沈阳奶奶家长大,坚持要报考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这可是辽宁省的好学校啊,不好考,可还是考上了。现在,又自作主张,找了一个在加拿大读研究生的男朋友。那男孩子虽然是个“官二代”,可在国外上学坚持不要家里一分钱,女儿可欣赏这一点啦。

    我知道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就是原来的沈阳航空工业学院,过去是“二表”内一般工科院校,主要是为沈阳飞机厂培养技术人员的。我既不能给人泼冷水,也不想违心地去赞扬那所学校,就把话题拉回了“退休”:

    “再干5年,你49岁就退休?恐怕停不下来,多少创业者都这么说,可有几个落实的?如果干得顺手,很可能就自然地顺下去了,如果不顺,你就敢交班?”我表示怀疑:“再说,你女儿愿不愿意过你安排的这种生活也还是个问题呢。”

    “谁知道呢,不过我现在是这么想的,她现在也同意将来到厂里来干。5年以后……也许会变?”

    “你的退休计划,可能只是从财产积累的趋势设定的。但钱多了想法也会异化,那时挣钱就不仅是为了获取美好的生活资料的凭证,它还可能成为一种惠及别人与社会的事业,一种人生价值和意义,这是一种高层次的精神享受。世界上大多数富豪都在这种精神快感中拼命,到老还不肯罢休呢。”

    她若有所思:“也许你是对的,我在工作中似乎也有这样的感受。”

    这时,她的电话铃声又响起来了。

    我忽然羡慕起她的生活来了。在体制内,我是个不甘忍受令人窒息的服从、早就被淘汰出局的失败者。如果早一点换一种活法,下场是否能够改善呢?

    哈尔滨衡山路家中

    2012年3月11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9:19:13    跟帖回复:
       沙发
    不明觉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9:26:46    跟帖回复:
       第 3
    春节过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9:37:58    引用回复:
       第 4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和平共存 2018/8/23 9:19:13  的原帖:不明觉厉。是否对标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9:44:11    跟帖回复:
       第 5
    我继续在上海“装修房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0:25:55    跟帖回复:
    6
    先生这篇散文很好。
    若有所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0:41:04    跟帖回复:
    7
    很温馨的一段邂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1:02:32    回复 5 楼:
    8
        “22号……29号,不在一午(屋)啊。”-------呵呵呵 楼主文笔真的很好且思路敏捷,是个人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1:41:14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8楼第 8 楼 食指_9q 2018/8/23 11:02:32  的原帖:    “22号……29号,不在一午(屋)啊。”-------呵呵呵 楼主文笔真的很好且思路敏捷,是个人才!谢谢、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1:50:25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永宁河 2018/8/23 10:25:55  的原帖:先生这篇散文很好。
    若有所思。
    多谢美言与客观上的顶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2:00:33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南山63 2018/8/23 10:41:04  的原帖:很温馨的一段邂逅。能体味我的感觉,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2:24:47    跟帖回复:
    12
    接电话通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2:55:43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minhuaxi 2018/8/23 12:24:47  的原帖:接电话通知,    我知道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就是原来的沈阳航空工业学院,再从前是沈阳航空工业学学校,三机部高级中专学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2:59:31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minhuaxi 2018/8/23 12:24:47  的原帖:接电话通知,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东林余孽 2018/8/23 12:55:43  的原帖:    我知道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就是原来的沈阳航空工业学院,再从前是沈阳航空工业学学校,三机部高级中专学校,原来大哥你知道的更清楚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3 13:17:11    跟帖回复:
    15
    没包袱。沙发中肯
    63296 次点击,122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火车上的邂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