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5 21:45:35    跟帖回复:
31
   大叔老谋深算的继续对老板说:“这工钱倒是可以,但农忙我们要回家割麦子,所以俺们丑话先说在前头,要是你答应,俺们这就跟你走,” 老板看他们都是朴实的庄稼汉,精壮有力,干活应该不会偷奸耍滑的考虑了一下说:“能中,能中。”

  大伙坐上老板破旧的面包车颠簸在凸凹不平的黄土高坡,犹如踩在男人裸露的胸肌上,逐渐离繁华的城市越来越远,放眼望去都是崎岖不平坑坑洼洼的沙土路,黄土高坡的土黄色涌入眼帘。经过一个冬天的养精蓄锐,有生命力的小草都使出吃奶的劲窜头窜闹挤出土层,给荒凉的大地点缀少许春色。

  个把小时后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个破败不堪的砖厂,这里和繁华敞亮的西安城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一派空旷辽远,触目惊心的仓惶,黄土高原独有的尘土飞扬,荒凉,萧条一展无遗,漫空都是灰色的粉尘,纷纷扬扬,混混沌沌。

  在砖厂的后面不远荒废的地里,用几块破布围着一个拉屎尿尿的茅坑,无遮无挡臭烘烘的,一股子煤渣子怪味和砖厂特有的刺鼻腥味弥漫在空气里,经久不散的蔓延。

  “大婶,二婶,叔他们来信了。”在镇中学读书的苏浩星期天放假回来了,还没有来得及放下书包就扬着手里的信冲院子叫着,由于山路崎岖路途遥远,邮政局为了方便省事统一把各个村子的信件放在村供销社,等读书的娃娃星期天放假或者村里人出来买货物的时候顺带稍回去。

  话音刚落,二婶就从屋里跑出来,难掩脸上的期盼,问道:“浩娃子,信里都说啥了?”

  在拆信的空当,在院子侧边自留地忙活的大婶听到动静,从篱笆围栏里探出头问了句:“浩娃子,你叔们来信了?”

  得到确认后大婶放下手里的活,抻着衣裳的草渣子来到院子里显得有点迫不及待,问道:“你叔儿他们在外面咋样,能挣下钱不?”

  久病卧床的爷爷听到院子里咋咋呼呼的声音,爬起来拄着拐杖站在门口问:“他们在外面咋样,这么久了才来个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5 21:47:15    跟帖回复:
32
  “爷,我这就看看说啥了?”苏浩说着话就撕开了信封,叔儿出去几个月了,一直也没有个信,家里人都操着心呢。

  拆开一看信是大叔写的,简单的说了下在外面的情况,最后在信的结尾说老板给每个人预支了五百块钱,给家里邮寄回来补贴家用,让家里注意签收。

  两个婶子听的松了一口气眉毛都舒展开了,靠织点草毯子挣的那点微薄收入连油盐酱醋的钱都不够,这个破山沟除了光秃秃的山包子,实在寻不出个来钱的门路,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好赖家里的男人们邮钱回来了,虽说不多,总能缓解一时之急。

  大人们的情绪也让苏浩跟着高兴起来,读完信后,他拿着信一蹦一跳的去通知孙茂才和路有财他们两家,谁家不是等着盼着男人们能挣下钱来缓口气呢,给他们说一声,免得让人家心里没着没落的揪着心。

  砖厂里单调枯燥的生活对于庄稼汉来说不算什么了,他们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历经苦难早已磨练出他们吃苦耐心的意志,底层的劳苦大众一向如此,一切矫情做作离他们太过遥远,能做的就是吃苦挣钱,虽远隔千里他们深深知道一家老小的生计都指望着他们。

  这个砖厂不算太大,拢共就那么30多个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按产量计资,一天差不多20多块钱,抛去下雨天干不了活儿,一个月差不多也有500多,虽说累点苦点但还是值当的。

  每天两顿简单的饭菜,白吃萝卜加面条,如果不够吃,可以再掏钱整一个大馒头,遇到节假日,老板会大方的请大家吃一顿白菜猪肉炖粉条子,每人再来一瓶马尿味的啤酒,倒也惬意。

  在这光秃秃没有几棵树的黄土坡,放眼望去灰蒙蒙一片荒芜,除了远处村庄有一些零散低矮的房子,实在也就没有啥好看的了,有些工友常感叹,在这鬼地方连个婆娘都看不到。

  白天累了一天,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也没有啥娱乐项目,大家三五好友或者老乡一起打打牌,或者一些没有老婆和光棍汉们围在一起讲一些荤段子,打发这无聊的时光消磨时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5 21:47:35    跟帖回复:
33
  这几天天气阴晴不定,好像老天爷得了前列腺炎一样总是那么滴滴答答突然来那么几滴雨,这样的天气是没有办法生产的,老板也只能给大伙放假休息,趁着这个空当大伙三三两两到几公里外的镇子上溜达溜达,在这么个荒废的地方,虽说镇子是条灰头灰脸千米长破旧的街道,但好赖有那么一点生机。

  大叔他们一边往镇子溜达,一边计算着出来的日子,看着路边麦田里大片即将成熟的麦子,一阵微风拂过,金黄色的麦浪就像湖面上的水波一浪接一浪的翻滚,沉甸甸的麦穗压弯了麦秆,这是农民的希望呀,看到这些就好像看到热气腾腾的大白馒头和一大碗飘着油花的劲道的面条,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

  大家走累了蹲在麦田地的土粱上抽烟,抽过一根烟后,大叔收回沉思,扔掉烟屁股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在问他们大家:“咱家里的麦子也差不多要收了吧?”孙茂才赶紧说:“咱那边可能要早几天吧,该回去收麦子了,成福,啥时候和老板说下把咱工钱结了吧,家里可都在等着呢,可不能耽搁了。”

  路有财也跟着说:“算日子都出来几个月了,还真是想家里了,等结了工钱,给婆娘娃娃们置办件衣裳,”大叔看大伙一个个都有点着急,就说:“这几天得空了咱们找老板说下。”


  第5章更新完毕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5 21:48:06    跟帖回复:
34
  


大叔他们能顺利的拿到工钱吗?欲知后事如何,敬请关注第06章 二叔受伤讨薪难 二婶累倒生计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7:38:20    android
35
楼主有生活阅历,有感底层民众生活艰辛,写长篇小说表现他们的生活,可敬可叹。故事情节叠荡起伏,语言运用朴素、生动,人物刻划栩栩如生,加上中国传统章回小说的各章题目,以及在网上发表时“欲知后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引导语,形成独具特色的作品。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8:59:44    回复 35 楼:
36
谢谢老师的点评  这个版本我重新修改的  谢谢指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4:51:05    跟帖回复:
37
                                 第6章 二叔受伤讨薪难
                                        二婶累倒生计苦

    好多天没看到老板了,这天下班刚好撞到老板回来,他们没顾得上吃饭就一起来找老板要工钱,老板听他们说要回去农忙,表现出很理解的姿态,毕竟当初是答应过他们的,但是马上又愁眉苦脸给他们几个倒苦水:“现在真是没有钱呀,我这砖厂也是年前才接过来的,啥情况你们也知道,接过来后给这里的村干部送礼啥的,还有一些本地人过来拉砖赊账的,俺的很多欠款还没有到账,这几天也是焦头烂额的吃不下饭。”

    “咋了,老板,俺们来的时候可是说好农忙要回家的,家里没有壮劳力就指望我们回去呢,你不给俺们工钱咋个回去?”路有财一听就急眼了。

    老板面露难色对他们说:“你们的难处我都理解,出来挣钱都不容易,这样吧,我这几天尽量给你们把钱凑出来,你们看能成不?”孙茂才说:“那是要多久嘛,地里的庄稼不能耽误了,”老板边整理桌上的文件边说:“我尽量快点你们看咋样?”

    他们三个一时没了主意,都看着大叔指望他拿主意,大叔看这样催也不是办法,再怎么样在别人的一亩三分地上,要是闹僵了工钱更不好拿,就对老板说:“那就这,谁没有点难处,那我们再等两天,不要耽搁俺们回家收庄稼就好。”

    大家心情忐忑不安一连等了几天没有回音,甚至连老板的面都看不到,不知道是老板故意躲他们还是在外面忙,到了第五天刚出工的时候,终于看到老板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坐车出去,他们早等的火烧眉毛了,一下子就把老板围住了。

    大叔此时也顾不得面子了,家里的事是耽搁不起的,怎么也得把工钱要到手,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说:“老板,我们等了这么多天了,把俺们的工钱结了吧,急着回去收庄稼呀,家里人都等着呢,”老板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说:“真的是对不起你们,不是不给你们,我这几天也一直在忙着要款子给你们想办法……”

    “咋了,你说话不算话呀,要不是家里有事俺们也不会催你了嘛,这样回去咋和家里人说嘛,你咋当老板的,俺们几个拢共才几千块,干嘛还拖拖拉拉?”还没有等老板说完,路有财就按不住火激动的大声和老板争辩起来。

    孙茂才也帮腔插话说:“老板,你再这样俺们就罢工不做了,咋能这个样子嘛,不是说的好好的咋又变卦了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4:51:43    跟帖回复:
38
    “说啥,罢工,罢啥工,我又没说不给你们,现在不是现金周转不开嘛,你们就嚷嚷着不干了?”老板一听他们闹着罢工就急眼了,瞬间变了一副嘴脸嗓门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一向稳重沉着的大叔此时也不太冷静了,等了这么多天老板还这么敷衍他们,心里早心烦意乱,也有点急赤白脸对老板说:“那也不能就这样一直拖着吧,你上次说过两天就好,你自己看看这都几天了,我们能等家里的庄稼能等吗?”

  大家一起帮腔附和着,结果争执声音越来越大,一下子把上工的人全部吸引过来了,还有很多老板的老乡也在一边不怀善意的冷眼旁观着,大叔他们越说越激动,孙茂才火大的说:“你说过两天,这不是糊弄我们嘛,俺们不管那么多,今个儿你得给俺们结工钱,不给钱就不干了。”

  场面有点乱哄哄的,老板继续敷衍的说道:“你们先去干活,我想办法给你们搞钱,尽快帮你们弄钱成不?”路有财不吃他这一套,板着脸说:“不干了,你还要拖到啥时候?”

  眼看越说越僵,没想到这时老板的一个半吊子老乡在一边狐假虎威火上加油的挑衅,对他们叫道 :“不给你们又能咋滴了,想打架是不?”

  大叔他们一听就火了,路有财冲他叫道:“咋了,干活不给工钱还有理了?”那个半吊子仗着他们人多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就冲着他们扔了过来,砖头擦着孙茂才的脸颊飞了过去,这几天一直要不到钱本来大家心里就窝着一股火,不给钱还打人,这你妈的也太欺负人了吧,孙茂才也是一个暴脾气,捡起板砖就开骂:“日你麻辣隔壁,找死是吧?”话出口手里的砖头已经飞了出去砸到对面的一个人头上,砸的那人满脸血。

  顿时场面失控,对方的人一下子就冲过来了,大叔暗叫糟糕,对方人多打起来自己这边肯定要吃亏,老板也一样着急,真要是在厂里打出人命,他的砖厂也不用开了,这时双方抓到什么打什么,砖头,木棍,铁锹变成一场混战,他们寡不敌众,且打且退往老板的位置退,对方顾忌着老板不敢乱扔砖头。

  “啊……”突然二叔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混战中不知道谁在二叔的大腿上拍了一铁锹,大叔声嘶力竭的叫道:“不要再打了,出人命了,”老板一看完了,闹出事了,扯着嗓门喊:“停手,都给我停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4:52:08    跟帖回复:
39
    二叔的惨叫让打红眼的人终于冷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顿时鸦雀无声,突然听到一块砖头落地的声音,接着一片糊哩哗啦,人们都把手里的东西也放下了,大家都怕了,要真是闹出人命了可是要去坐牢的,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个人打架可能会有所顾忌的,人多的时候感觉法不责众就无所顾忌,这些农村的庄稼人大多都是老实巴交出来挣钱的农民,一旦冷静下来看到伤人了,害怕担责任,丢掉手里的凶器一哄而散。

  二叔抱着大腿在地上翻滚哀嚎着,脸上豆大的汗珠往外冒,大叔他们三个赶紧把二叔扶到办公室的椅子上,路有财已经气的七窍生烟,顿感委屈眼泪流出来,暴躁如雷的叫道:“老子跟他们拼了……”

  “有财,别再闹了,已经伤了一个了,”大叔看不能再这样了,要是把路有财再伤了,咋个回去见人,忙劝着他不要冲动。

  老板这个时候也慌乱了,一把上去就揪住那个要跑的半吊子给了他一拳冲他吼道:“要是出问题抓你去坐牢,净给我添乱,”那个半吊子终于知道怕了,再也不敢出声了,老板赶紧叫了几个人帮着大叔他们把二叔抬到了医院,检查以后一条腿差不多废了,想要恢复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听到这个检查结果,大叔气得也失去理智,本来说好的可以拿到工钱最后闹出这事,招谁惹谁了嘛,孙茂才眼里冒火嚷嚷说:“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我就不相信没有王法了?”路有财也跟着附和着,这下可把老板吓坏了,要是警察一介入麻烦就大了。

  老板把村里的村干部找来调解,在村干部的周旋下帮老板要回了村里欠老板的部分欠款,把他们几个的工钱结了,最后把那个闹事的半吊子抓到派出所,扣了他的全部工钱6000多赔给二叔,老板又补偿给二叔两万块钱,在人家的地盘上也只能如此了。

  看着二叔被废的一条腿,几个人心情沉重,本想出来挣钱,没有想到闹成这一步,回家以后咋和家里人说嘛。

  大叔他们几个垂头丧气搀扶着二叔往村里走,因为二叔的腿伤耽误了几天,此时路边麦地里的麦子早已割了大半,没有收割完的人家还在地里忙活着,金色的麦浪随着微风一吹一浪接一浪的翻滚着,看来今年是个丰收年了,但他们却是高兴不起来。

  “成贵这是咋了嘛,咋弄成这个样子?”刚到村口,小队长侯学胜看到他们关切的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4:52:32    跟帖回复:
40
    “哎……”大叔就怕村里人问,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欲言又止的叹息着。

  最后还是嘴快的路有财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个大概,听闻此事,村口慢慢聚拢了一群乡邻过来嘘寒问暖,年轻后生们义愤填膺的骂着,年纪大的长辈们摇着头叹息着。

  乡亲们帮着把二叔搀扶到家,家里人看到二叔这个样子回来,一个个难过的耷拉着脑袋,爷爷躺着床上听到院子乱糟糟的动静,费劲巴拉的爬起来一看差点栽倒地上,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老爷子有些接受不了,老二家本就一贫如洗缺吃少穿,还有两个张嘴吃饭的女娃,这下不更是雪上加霜了吗?

  “哎……”爷爷长叹一声,在众人的搀扶下又躺在了床上,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倒下,家里已经乱成一窝粥了,地里的庄稼还有大半没有收呢,自己不能再给这个家添乱了,安慰自己不能气着,再怎么也要硬撑着。

  两个婶子一听到二叔的事,丢下地里的活急匆匆的赶回来,本来还指望男人们回来帮着收庄稼,苦难的生活把大家压的喘不过气,看到他们这样回来,泪珠子止不住吧嗒吧嗒往下掉,看家里围了一屋子的乡亲,二婶也顾不得难过,家徒四壁也没有什么好招待大家的,就和大婶两个给大家烧开水喝茶。

  哎!屋漏偏遇连阴雨,二叔受伤家里就少了一个壮劳力,大女儿苏蔓刚四岁,小的苏娟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孩,二婶既要照顾受伤的大人和娃娃又要忙活地里的活儿,苦难犹如狂风暴雨袭击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生活的苦难并没有压倒她,日子再难也要过下去,不能让人在背后说闲话。

  半夜鸡叫,屋外的月光穿过树梢,穿过窗户射进来少许光亮,二婶就起来收拾了,娃娃们正在酣睡,二叔只能躺在床上静养,听到动静惊醒了,心生惭愧闷着头什么也不说看婆娘忙碌着,二婶麻溜的奶过小的苏娟,啃了几口前几天蒸好的干硬馒头趁着月色大好就下地干活了。

  月色淡然无暇,幽静的夜里更显得清冷孤独,月光中不时透出的忧郁和伤感,一如二婶此时的心情,旷野里静寂一片,只听到虫鸣鼓噪声,在高悬的月色映照下更增添一份冷寂……

  割了一大片麦子的时候,村里的街坊邻居这才出来上工,不时有人和她打着招呼:“他二婶,咋这勤快呢,要是忙不过来,你言语一声,”二婶弯着腰抬起头轻声细语的说:“不用了,忙得过来的,多割几镰刀就好了,”说话的时候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儿,镰刀‘嗤啦嗤啦’的割着麦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4:52:58    跟帖回复:
41
    乡邻们看着这个好强的女人,感叹着她的不容易,连平时说她闲话的碎嘴子婆娘们也不好再背后说她什么了,农民大多时候还是淳朴的,虽然平时难免有点磕磕碰碰的,但是谁家有点难处大家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到了中午烈日当头,毒日穿过树叶子直射下来,晒在身上跟火烧一般,大多收割麦子的庄稼人吃饭以后在家里摇着蒲扇在树荫下休息一阵子再出去忙活。

  此时二婶还在地里忙活着,为了早点把麦子收完,她从天光未亮一直忙碌着,麦地里无遮无拦,日头也变得毒辣,滚烫的热风拂过苏家坡山梁的密林汇集在这片山坳里,汗珠子不时往外冒满脸都是汗,眼睛几乎都快睁不开了,衣裳也被汗水浸透了贴在身上,二婶直起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看了前面还有一大片,喝了一口水后没有停歇继续埋头挥舞着镰刀……

  苏浩在桃树下的磨盘上乘着树荫写作业,树上的知了(蝉,叫的声音知了知了的,在当地称为知了)热的知了知了的叫个不停,二叔拄着拐杖过来跟他说:“浩娃子,你去喊二婶回来吃饭吧,咋这么晚还不回来?”

  苏浩透过树叶子看了看头顶上刺眼的日头,心想这么大的太阳二婶咋还没有回来呢,就答应了一声:“我这就去……”

  不大会儿他火急火燎的跑着回来,带着哭腔喊道:“二叔,婶儿昏倒在地里了……”一下子把院子的人都惊动了,七嘴八舌的问:“咋了嘛,又出啥事了?”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雅玲弄回来,这么热干活不要命了?”爷爷急着催促道。

  “浩娃子,你婶儿在哪块地,快带我去看看,”大叔反应过来着急的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4:53:23    跟帖回复:
42
    大叔转身进屋灌了一壶凉水跟着他就往地里跑,二婶中暑了,大叔也不顾及不了那么多把她扶起来灌了几口凉开水,然后把她背回家里,大婶去邻居家找来一瓶藿香正气水给她灌下去,二婶满脸虚汗脸色蜡黄终于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看了看大家眼泪流出了来。

  苏蔓看到娘这样心疼的抱着她直哭,二叔愧疚的在一边拄着拐杖红着眼一声不吭,自己这样真是苦了孩子她娘了,一家人围在床边看着二婶心情沉重。

  “雅玲你这是弄啥哩!不要命了!干活儿也要分个轻重,你要是累出个好歹,娃娃们咋办?”大婶这个时候表现出少有的仗义,用胳膊扶着二婶喝水痛惜的数落着她。

  二婶一脸虚弱的样子,有气无力的说:“嫂子,成贵这样了,地里的活儿我不勤快点能咋办嘛?”说着说着哽咽的抽泣不止,大婶被她的情绪感染了,安慰她说:“雅玲,你看你说的是啥,不是有我和你大哥嘛,一家人我们还能看着不帮你咋的?”

  “嫂子……”二婶深受感动,眼圈红红的叫了一句,就哽咽的再也说不会出话来。

  大叔抽着空子把二婶家的麦子也收割回来了,这种打折骨头连着筋的亲情始终是割舍不掉的,大叔更是自觉承担了他们家的活了,大叔干了两家的活儿,总是早出晚归的忙活着……

  第6章更新完毕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4:53:57    跟帖回复:
43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敬请关注 第7章 家族旧恨气难消 又添新仇存芥蒂

  村里的家族矛盾出来了 敬请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19:20:39    android
4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7 8:30:00    跟帖回复:
45
                           第7章 家族旧恨气难消
                                 又添新仇存芥蒂

  一连几天的绵绵细雨,火炉般的夏天终于过去了,熬过酷热天气的人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生活犹如这四季变化的天气,煎熬过后总会看到希望……

  “成贵在忙着呢?”二叔正在院里忙活,冷不丁有人叫了一声,抬头一看居然是侯学礼来了。

  这个几乎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突然上门,让二叔一时意外又捉摸不透,脑子迅速转动起来,心说:“他怎么来了?”

  既然来了就是客,伸手不打笑脸人,二叔尴尬着说着客气的话忙给他递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侯学礼摆摆手也是很客气,说道:“不用了,成贵,我说两句话就走了。”

  二叔暗自琢磨苏睿这个惹祸精已经出门了呀,家里还有哪个孩子又和他们家侯兵打架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慢条斯理的给他掏了一根烟:“啥事?”

  侯学礼接过烟后二叔帮他点起,两个人像是好朋友一样,抽了一口烟后侯学礼说:“是这,这不马上要开学了嘛,统计一下几个娃娃要上学的,好给娃娃们订购上课的课本,订的晚了怕订不到了,你们家苏蔓也该到上学的年龄了,我过来问你们一下,让你们商量下有个准备嘛。”
22644 次点击,19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苍天无声》 打工漂泊望乡路 底层小人物悲苦人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