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3 20:53:59    跟帖回复:
91
  听明白她的来意后,侯天德眨巴眨巴眼睛说:“你让我咋管哩,这会儿又不是过去把人抓起来游街批斗,世道变了,毛主席他老人家不在了,人心也坏了,我有啥办法,你家男人呢?”当她听侯天德说管不了,‘扑腾’一下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说:“那个窝囊废啥都管不了,要是能指望他我还能来找叔你吗?”

  侯天德没有说话慢慢腾腾的掏出一根烟,用火柴棍‘擦’一下点起,紧锁眉头,深深的吸了一口,从鼻孔里飘出一圈圈烟雾,在稀薄的烟雾里她丰满的身材和浑圆屁股更加诱人,生过孩子以后更加有女人味了,看她怯生生楚楚可怜的跪在地上,不停用袖子擦拭着委屈的眼泪,一绺乌黑的秀发从侧脸垂到丰满的胸脯上,一声声哽咽的抽泣实在让人怜惜。

  看到这里,侯天德心里有点后悔,暗恨当初咋看走眼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就嫁给瘸子了呢,一阵懊悔过后,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就赶紧把她扶起来,说:“你这娃子是干啥嘛,起来说话,你这哭哭啼啼的让人看到多不好,以为叔把你咋了呢?”

  她泪眼巴巴跪在地上固执的说:“叔儿,你不帮我我就没法活了,”侯天德看了看她娇滴滴的样子说:“唉,你这个娃子,谁叫叔心软呢,我答应你了到时候去看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3 20:54:36    跟帖回复:
92
  听侯天德答应了,她破涕为笑擦干眼泪,小脸蛋儿更加的光洁照人,心里一阵感动,感激的说:“叔儿,我知道你是好人,我都不知道咋感谢你了,”侯天德拉着她温润如玉的小手把她扶起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盘算,手里用劲捏了捏她的手暗示着说:“那你打算怎么感谢叔呢?”

  透过侯天德的手劲她突然明白到了什么,羞红脸惊诧的抬起头看着这个几乎可以做她爷爷的老头子,侯天德虽然5 60多了,平时管着大队又兼着小队的事很少下地干活,很爱干净保养得体,一大把年纪精神头依旧很好,在那个特殊年代也曾经风光过一阵子。

  她突然很错愕,羞愧,骚得满脸通红,挣扎的想把手从侯天德的手里挣脱出来, 侯天德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嘴里说道:“兰娃,叔稀罕你,跟着叔,总要比那个没有用的瘸子要强,以后叔罩着你,不会亏待你。”她手足无措慌的心里怦怦直跳,突然觉得连声音噎住了,挣扎着试图推开他有力的胳膊,涨得满脸通红声若蚊蝇颤抖着说:“叔——,你别这样……”然后羞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侯天德把她抱得紧紧的,她丰满的奶子顶在自己的胸膛上,瞬间感觉浑身燥热按耐不住粗暴的啃在她娇嫩的嘴唇上,闻着她挣扎喘急的呼吸声,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白活了,大白天在自己家毕竟做贼心虚不敢太放肆,啃了几口后不甘的放开她说:“叔不会亏待你,天黑后我去你家找你。”

  她不知是羞是恼害臊的跑回去,躲在被窝哭了一鼻子后,想着瘸子那个窝囊样子在村里经常被人欺负,要是在队里有个说一不二的人做靠山,也许以后家里的日子也好过点,再说不开理发店以后靠什么吃饭,反正总是被男人被占便宜揩油,让谁占不是一样,想到这里心里对瘸子的负罪感就轻了许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3 20:55:08    跟帖回复:
93
  天刚麻麻黑,侯天德来了,王瘸子有点意外想不到这个大人物怎么会光顾自己这间茅草屋,顿觉蓬荜生辉,受宠若惊满脸谄媚讨好这个对他有大恩的人,忙前忙后给他沏茶倒水抽烟点火献殷勤的伺候着,侯天德看他这个样子心里有点鄙视,直接反客为主大咧咧的说:“瘸子,你带着娃娃先出去转转,我和兰子说点事。”

  他向来在这个山沟里跟土皇帝一样,是不会把这个瘸子放在眼里,更何况自己给她娶了这个漂亮婆娘,就算给他戴个绿帽子也不过分,王瘸子感觉他的话就像圣旨一样,一个眼神就能让他噤若寒蝉,唯唯诺诺的说了声:“好,你们唠。”然后一瘸一拐的拄着拐杖带着娃娃尴尬的出门去了。

  等王瘸子出去后,气氛有点尴尬,侯天德故意不说话看着她,那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让她有些慌乱,她没有想到侯天德真的说来就来,她慌里慌张的给侯天德倒水,过度紧张手中颤抖没有拿稳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细碎。

  侯天德像欣赏一件到手的战利品一样,看她这样倒有点怜香惜玉,换了一副面孔和颜悦色的说:“你这娃儿,跟叔客气个啥嘛,你说你这么见外干啥子?”想起侯天德在白天对她说的话,知道这家伙来家里要干嘛的,心里正羞愧犹豫不应该在家里和他干那样的事,侯天德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随手把门关上,一把把她抱起来按在瘸子那张破旧的床上,她没有想到侯天德如此色胆包天把自家男人支唤出去在家里干这样的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3 20:55:32    跟帖回复:
94
  她用尽全力反抗着,感觉在家里和别的男人干这样的事,对瘸子和娃娃有负罪感,再不要脸的女人也不能在自家床上和别的男人做这样不要脸的事,在挣扎拉扯中不知道是谁蹬翻了桌子上的煤油灯,顿时屋里乌漆嘛黑,侯天德在急躁的喘息中麻利地扒了她的衣服。

  挣扎了一阵后,她想了想瘸子窝窝囊囊的样子,知道就算瘸子知道也无济于事,于是停止了反抗,任由侯天德把她剥得一丝不挂,在黑乎乎的房间里,她流着泪,侯天德搂着她光滑如玉的身子紧紧把她压在身下,黑暗中在她嘴上,脸上,身子上乱啃乱拱,一边啃一边喃喃的说:“小乖乖,叔稀罕死你了。”

  一大把年纪居然激动的像个没有经验的年轻后生,在刚刚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竟然一阵抽搐,然后一下子倒在床上叹了一口气自嘲的说:“唉,老了,不中用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3 20:55:54    跟帖回复:
95
  她此时再也不怕这个道貌岸然的畜生了,对着他‘呸’的吐了一口口水,憎恨的吐出两个字:“畜生!”

  对她的激烈反应侯天德也不生气反而搂住她柔软的身体凑着她耳朵不以为然的笑着说:“哈哈哈,你这话没错,人本来就是畜生嘛,会说话的高级畜生,我们这些畜生办事的知道找个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有啥区别?”

  听着他露骨无耻的话,再想着他平素不苟言笑的样子,她愤怒,绝望,迷茫,但是在这个山沟里她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黑暗中任由泪水默默的流。

  侯天德啃到她眼里流出来的眼泪,叹息了一声,安慰她说:“哎,当初咋把你嫁给了这个死瘸子,让你遭这么大的委屈,是叔的不对,好了,别哭了,以后你有个啥为难的事尽管找叔,在这一亩三分地叔说话还是有点份量的。”

  然后侯天德从身上摸出火柴棍点着煤油灯,穿好衣服说:“好了,我该回去了,你说的事包在叔的身上,”然后从身上掏出一把散票放在桌子上说:“给自己置办件像样的衣服吧,叔以后不会亏待你的。”她蜷缩在被窝里泪流满面没有说话看他开门走了。

  侯天德走后,瘸子才领着娃娃一瘸一拐的回来了,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瘸子敢怒不敢言,在这个土皇帝面前他感觉莫名的害怕,想到这样的事张扬出去搞的满城风雨自己哪里斗得过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再说婆娘本来就是人家张罗来的,这个窝囊男人想到这里从愤怒到失落以至于最后感觉找到他那样的靠山,以后在村里办个啥事也方便多了。

  第10章更新完毕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4 11:19:39    跟帖回复:
96
  这部小说提前在天(崖社)区更新,已经更新到15章了,喜欢的朋友请点击链接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43041-1.s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9:29:52    跟帖回复:
97
  第11章 惨遭羞辱遭人恨 离家出走多波折

  自此后侯天德隔三差五的来一趟,瘸子知趣的带着娃娃躲出去溜达一圈,后来侯天德的状态好多了,让她觉得这个在村里说话有份量的男人比自家那个窝囊男人要有魅力多了,甚至在他身上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安全感。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这个屁大点的山沟里是藏不住秘密的,去的次数多了,他们的事还是被村里人传开了,侯天德婆娘鲁秀芬不干了,为此找到瘸子家大哭大闹,全村人交头接耳,探头探脑津津有味的看这个强人怎么收场,没有想到侯天德倒不慌不忙的保持一贯的威严,上去就打了鲁秀芬两个耳光,跟个活阎王一样黑着个脸骂道:“给老子滚回去,丢人败兴的东西,听风就是雨,跟着闹什么闹?”

  一顿威吓后,他那个要死要活来算账的婆娘顿时被打回原型,哭丧着脸灰溜溜的回去了,看热闹的人本想看这个强人的笑话,没想到这个活阎王真和普通的庄稼汉不一样,两个巴掌就化解了一场危机,大家带着意犹未尽的心情感觉错过了一场好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9:30:07    跟帖回复:
98
  在村里闹的满城风雨后,侯天德做贼心虚感觉再去瘸子家里就怕别人再说啥闲话了,于是更换战场偷偷摸摸的去离家里远一点的理发店和她媾和,但终究纸包不住火没过多久风言风语还是传到了鲁秀芬耳朵里,自从上次挨了侯天德两个耳光后,这婆娘心里一直憋着气,一直想找个机会抓他们个现形。

  一次侯天德说去大队部开会,鲁秀芬多了个心眼就偷偷跟着他,就这么跟到了理发店,眼看侯天德进去不大会儿,兰子就把理发店的门关了起来,她守在外面十多分钟不见侯天德出来,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看这回老娘怎么抓到你们的现形,看你侯天德咋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9:30:23    跟帖回复:
99
  她憋着一股火用大屁股这么一撞,就撞开了理发店那个形同虚设的破门,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屋里正在媾和男女惊慌失措,看到他们赤身裸体着急忙慌的穿衣服,鲁秀芬心中一阵得意,老天有眼终于抓到你们这对狗男女了,这个没有见识的农村婆娘瞬间暴跳如雷气急败坏在理发店门口干嚎起来。

  她这一喊那还得了,不仅把供销社的人吸引过来,还有很多过路的听闻动静也聚拢过来看热闹,慢慢的人越聚越多,侯天德再也没有以前那种趾高气扬的威严了,着急之下居然把内裤穿反了,差点要给他婆娘跪下了,嘴里不停祈求道:“别叫了,不知道丢人呀?”

  看聚拢过来的人把理发店外面挤得水泄不通的,再想想侯天德在家里那个霸道的样子,鲁秀芬顿感委屈哭天抹泪完全不顾他的脸面,对他吼道:“你现在知道要脸了,你不要脸我干啥要给你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9:30:45    跟帖回复:
100
   侯天德气得脸色煞白,看他婆娘这样闹得不可开交,今天的人算是丢大了,他毕竟是村里的大人物久经风浪,不一会就冷静下来,不急不缓的穿好衣服,从理发店出来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了,看外面那么多看热闹的人,故作镇定冷着脸对他婆娘说:“我过来找兰子谈点事,闹够了没,给老子回家去,”说着就是一巴掌希望像上次那样把他婆娘吓回去。

  没想到这次不管用了,鲁秀芬像个疯子扑上来在他脸上抓了一道血痕,嘴里干嚎道:“姓侯的,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我亲眼看到你们睡到一起,你这会儿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了,老娘和你拼了,”侯天德看着这个疯婆子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看着这个平时在家被管的服服帖帖的婆娘这个时候彻底疯了再也不怕他了,侯天德心里有点怵,当着这么多人他面上实在挂不住,恼羞成怒的一脚踹倒这疯婆娘,嘴里骂道:“反了天是不,还治不了你,给老子滚回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20:20:03    跟帖回复:
101
  )被打蒙的鲁秀芬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胸顿足饱含委屈的冲着看热闹的哭嚷道:“大家伙儿来评评理呀,姓侯的不要脸和这骚狐狸滚在床上被我抓到了,还动手打人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看热闹的人群里推推搡搡,后来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互相之间打听着情况,有的人干脆跳到供销社对面的小土包上,快赶上过年村里唱大戏的年会了,侯天德平时作威作福惯了,这下栽跟头了,大多数人幸灾乐祸的看着讨论着,甚至还有一些年轻人嬉笑着,看热闹是不怕事大的。

  至始至终兰子一直躲在理发店不敢出来,鲁秀芬嚎哭了半天,撒泼打滚的累了,突然爬起来冲进理发店把兰子撕扯的披头散发,侯天德这个时候感觉婆娘疯了,在拦的时候脸上又被她抓了一道,也许是自知理亏心中有愧,再也不敢动手打他婆娘。

  就在侯天德犹豫的片刻功夫,鲁秀芬发疯的抓着兰子的头发从理发店把她从里面揪了出去,她终于找到发泄的对象了,揪着兰子的头发摇晃着冲着黑压压看热闹的人头高喊道:“就是这个不要脸的破鞋勾引我家男人,我让她长长脸。”兰子在她的拉扯下,脸如死灰一声不吭,血迹像一条蚯蚓一样顺着鼻子嘴角往下爬,狼狈不堪。

  这样的视觉冲击太刺激了,看热闹的人推推搡搡,后面的人攥着脑袋踮起脚尖使劲往前挤踩到别人的脚,以至于人群里被人踩到的人在骂骂咧咧,骚动的人群中突然有个人喊道:“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婊子,也勾引过我家男人,”这一嗓门马上在人群中得到回应,一股愤怒的声音冲过来:“打死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20:20:22    跟帖回复:
102
  这些在家里管不住男人们的村妇们把所有怨气都发泄在这个可怜女人身上,看着她漂亮的脸蛋,丰满的大奶子和浑圆的屁股就知道她是个勾引男人的骚狐狸精。

  山沟里的农村人是一群粗暴愚昧、善良朴素的矛盾体,他们有时候善良的让人感动,有时候愚昧的让人扼腕叹息,大多数看客麻木的看着这场闹剧,有的人变成暴力闹剧的参与者,他们没有法律意识,更多是道德层面的宣泄,他们平时可能是一群菩萨心肠的人,但随着环境改变气氛的烘托他们随时会变成一群没有人性的帮凶,毫无怜悯之心。

  人群中人们依然兴奋的闹腾着,平素受够了侯天德淫威的人此时再也不顾忌他的人模狗样了,一帮老娘们把兰子按在地上,脱下鞋底噼里啪啦抽她的脸,还有一些无赖地痞进来乘机揩油扒了她的上衣,脱了她的裤子,只听得兰子一声惨叫,赤身裸体被打的血肉模糊。

  不受节约的群众运动是盲目可怕的,平时胆小连鸡都不敢杀的人可能这个时候也会盲从跟上来踢上两脚,侯天德看着局面乱糟糟已经失控干着急也无济于事,一群人做什么事都是毫无顾忌的,说不好真的容易把她打死了。

  闹腾了一阵子终于把大队部村干部惊动过来了,匆匆赶到的村长武志扬看着要闹出人命了,几个跳跃窜到紧靠供销社旁边的小山包上用打猎的土枪,咣咣放了两枪,闹哄哄的人群终于被枪声惊的安静下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20:20:43    跟帖回复:
103
  他大声冲躁动的人群喊道:“你们要弄出人命知道不,弄死人了要坐牢的知道不?”这些平时老实巴交的农民终于知道怕了,动手的人纷纷往人群里退缩,然后武志扬接着说:“都散了,散了……”看热闹的人这才不甘的慢慢散去。

  不到个把小时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又通过来供销社买东西的人传回到队里,平时和侯天德有过节的人家在背后幸灾乐祸,苏浩爷爷听到这个消息就想起当年被他整死的家人,压抑了多少年顿觉心情舒畅,哈哈大笑:“这狗日的也有今天,当年耀武扬威的害死了多少人,看他狗日的怎么收场,真是老天有眼,恶有恶报呀。”

  平息了这场荒唐的闹剧后,村里的好心人看着不忍把她扶回村里,回来的时候看热闹的碎嘴婆娘们厌恶唾弃的骂道:“怎么不让这个破鞋死在外面呢,弄回来干子?”有人听不下去说:“好歹是条人命嘛,咋说那么狠的话?”回去后瘸子心里也有愧,也不管旁人怎么议论依然精心的照顾她。

  没多久结果就出来了,侯天德因为品德败坏,生活作风问题被开除党籍,同时也免除他所有的职务回归到群众队伍了,这个一辈子在山沟里混得风生水起的政治强人就这么倒了,回来以后一天到晚窝在家里,也不像以前那样挺着腰杆披着个军用大衣在队里转来转去了。

  突然一天夜里,从侯家传来一阵阵哭声,闻讯消息的人们才知道侯天德去世了,大家蛮错愕,他平时身体那么好,在村里只手遮天呼风唤雨,突然捋了他的官,再也撑不住了,整个精神彻底垮了,气急攻心一口黑血吐出来,就这么嗝屁见了马克思他老人家。

  侯天德死后的一段时间大伙几乎把她给遗忘了,碎嘴婆子聊天时有人说,怎么这么久没有看到瘸子那个破鞋婆娘了,这时才有人说她早已离开这个村子。

  本章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20:22:18    跟帖回复:
104
  《苍天无声》这部小说在天|涯社|区提前更新  喜欢的朋友请 点击链接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43041-1.s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6 9:05:38    跟帖回复:
105
  她是早上天色微亮离开的,起的早到井边挑水的老曲头遇到她,看到她头上包着头巾拎着包裹,她向老曲头匆匆打了个招呼走了。

  她的出走没有并没有大伙的兴趣,连谈论她都觉得晦气,人们都觉得她给队里抹黑了,说到她无不咬牙切齿,这个不要脸的破鞋早该滚出这个村子了。

  兰子走了以后瘸子恢复了光棍生活,一个人带着儿子日子过的穷困潦倒,好在以前婆娘背着骂名在理发店赚了一笔钱,才勉勉强强混了日子。

  几年后的一天,王瘸子突然生活阔气穿戴一新了,见到谁都主动掏带过滤嘴的高档烟,过了没多久,就请了苏浩爹和另外几个泥瓦匠把他那间岌岌可危的茅草房扒掉了,准备重新盖三间漂亮的大瓦房,在盖房子的那段时间,他经常跑到队里的杂货铺买瓶好酒喝上两杯。
22538 次点击,19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苍天无声》 打工漂泊望乡路 底层小人物悲苦人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