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9 12:50:27    跟帖回复:
121
  打完之后他就后悔了,看着大婶毫无惧意的眼神恶狠狠瞪着他,大叔的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然后一屁股蹲着地上,抱着头嚎啕大哭道:“这个家是咋了嘛?”

  大婶之所以这样是有来由的,前几天准备给苏敏买一套复习教材,结果发现放在抽屉的钱找不到了,在大婶的追问下大叔承认把钱给了二婶,还说她家过的紧巴,二叔为了看腿伤把赔偿的钱花完了还欠了一堆债,能看着他们家不管嘛。

  大婶心想就算你把钱给了她至少告诉我一声吧,偷偷摸摸算咋回事,于是夹枪带棒阴阳怪气的说:“怕是为了那个烂货吧,自己有点数就好,”大叔自知理亏低着头也不再说什么,大婶为了顾忌一家人名声,这些天一直压着火终于到这时爆发了。

  经过一夜的折腾累了,大叔刚刚合上眼皮,就被吓得的哇哇大叫的苏敏拍醒了:“爹,爹,娘她上吊了……”

  “啥?”大叔脑子嗡的一声吓得一激灵,听清楚是怎么回事后,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可惜已经晚了,大婶早已气绝身凉,家里乱的一团糟搅的他五脏六腑生痛,抓着头发后悔的捶胸顿足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爷爷茂根老汉生病一直在床上躺着,这一年多家里经常吵闹,耳背也听不出个所以然,自己老了也懒得管这些败家货的烂事了,当起床后得知家里发生了啥事以后,眼角流出浑浊的泪,干嚎一声:“老天爷呀,你这是要把我老苏家往死里整呀,这是造啥孽了?”然后一个踉跄栽倒在台阶下,再也没有爬起来。

  天空中阴云密布,不多会儿一个炸雷在天空炸响,暴风骤雨倾盆而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9 12:51:14    跟帖回复:
122
  “苏浩,有人找你,”正在上课,语文老师叫了他一声。

  “胜叔儿,找我啥事?”苏浩走到教室外面,看小队长侯学胜脸色沉重抽着烟在等着他,当从他嘴里得知家里发生的事情以后,犹如一个重磅炸弹炸在他脑袋上,把他的脑袋炸得嗡嗡作响,顿时心里锥心刺骨的痛感觉脚如灌铅般走不动道,后来侯学胜是怎么走的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脑子一片空白。

  阴灰色的天空还下着蒙蒙细雨,仿若他此时郁结的心情,匆匆赶到家里的时候灵堂已经搭好,一片哀伤,闻讯而来的亲戚和左邻右舍在忙活着丧事,看到家里发生如此大的变故,一下子走了两个亲人,他再也忍不住悲痛跪在爷爷的棺材前哭的撕心裂肺。

  来帮忙操办酒宴的老好人老曲头看他哭的可怜,就上前把他拉开试图安慰他,苏浩一看是他就想起村里

  传言他和二婶的事,心中的怒火突然就从胸膛往脑门窜,让他彻底失去理智怒目圆睁对老曲头吼道:“给我起开,”一把把老曲头推倒在地。

  看老曲头被他推搡在地狼狈的样子,来帮忙的众乡邻错愕的看着杀气腾腾的苏浩,满是疑惑,他爹更是来气,过来就给了他一巴掌,然后满怀歉意赶紧把脸如死灰的老曲头扶起来,他被老爹打了一巴掌一脸执拗的委屈,大叔有点心疼他,但还是不理解他今天的反常,说道:“你这是咋的了,你曲叔来帮忙的咋这对人家,魔症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9 12:51:42    跟帖回复:
123
  看到大叔他心里更是来火,憋了多少天早就想冲他发火了,长这么大第一次冲他嚷道:“不用你管,”此时乡邻们简直蒙圈了,这孩子自小就斯斯文文,见了长辈客气有礼,今儿这是咋了嘛,莫非是家里变故太大,这孩子心理受不了,脑子迷糊了?

  大叔略显尴尬一时呆立,他爹看他没大没小,气得脸色铁青又要过来揍他,被老曲头一把拦住,他丢下一众错愕的乡邻直接冲出了院子,有人怕他出啥事准备拦着他,只听他爹在后面说:“别管他。”

  他一口气从家里跑到了山后的寨子里,此时他全身已经湿透,不知道是泪水雨水还是汗水,一绺一绺从脸颊上滑落,他忘记了累,继续跑着,一个跳跃窜上一个大石块上,冲着苍天就‘嗷’ 了一声,似乎要把心中的郁结发泄出来,声音在撞击到对面的山腰上,回音在整个山谷震荡。

  因为天热只好草草的处理了出殡事宜,一下子走了两个家人,苏家大院死气沉沉毫无生机静寂的可怕,看似平静的家已不再平静,每个人都活的压抑。

  记不清多少个晚上,二婶从噩梦中哭醒,自从男人腿伤后看病欠了一屁股债,到哪里都矮人一头,求别人帮忙时被人占便宜吃豆腐还要忍气吞声,被人说长道短的编排各种闲言碎语,她也从来不去辩解什么,因为她知道一切辩解都是徒劳的,只不过徒增别人的笑料罢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9 12:52:11    跟帖回复:
124
   在这次葬礼上苏家的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家里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那晚的事情引起的,至于那晚糟蹋自己的人是谁,她也是一头雾水,自从在学校出事以后,早把她高傲的心气磨没了。

  嫁到苏家坡后一直任劳任怨,日子平淡但已经让她感觉很知足了,但老天爷并没有怜悯她的遭遇,连这点可怜的知足都不愿施舍给她,风言风语出了这样的事,娘家人不好出面说什么,自家的男人又不理解自己,动辄打骂,她只有背后默默流泪哀叹命运的不公。

  回想着这次的飞来横祸,只能独自流泪,翟老奶奶去世以后她连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了,越想越觉得委屈,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来把被角都浸湿了,想着自己的遭遇她迷茫,绝望,感觉活得太累了,各种恶毒的流言让她在这个村里真是没有脸再呆下去了。

  对于她的心理变化,木讷的二叔是察觉不到的,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对谁都不说话,大叔短短几日已显少许白发,苏家大院白天晚上没有一点生息,每个人心里都像压了一块石头,沉闷压抑夹杂着灰暗。

  当苏浩再一次放假回家的时候,又听到一个令他崩溃的消息,二婶走了,丢下二叔和娃娃就这么走了,村里沸沸扬扬传言她和那晚偷情的奸夫一起私奔了。

  第12章更新完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8:57:41    跟帖回复:
125
   第13章 家中变故欢乐少 辍学打工委屈多

  二婶的出走犹如一记重锤把苏浩的精神支柱打塌了,他难过的跑到山上无人的地方再次大哭一场,这个善良贤惠的婶子给了自己多少温暖和母爱,咋说走就走了呢,原本平淡的日子随着雪上加霜的变故被彻底的打乱了,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让他一下子感觉自己长大了好多,看着这个支离破碎破败不堪的家,他当机立断的做了一个决定,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吧。

  “你说啥?咋了,打工有出息了是不,多读点书有啥不好的,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还想和老子一样见天打短工是不,我这么累图个啥,还不是为了你有个好前途……”他爹听他要退学出去打工劈头盖脸对他就是一通骂。

  对于他来说何尝不了解老爹的想法,老爹一辈子因为没文化受了一辈子苦,他希望宝贝儿子通过读书走出大山端上铁饭碗,娶妻生子,苏浩知道自己是老爹全部精神寄托,但他同时也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尤其如此,何不早点出来给家里减轻点负担呢?

  他一声不吭的听老爹训完,红着眼说:“爹,我知道家里苦,为了供我读书你见天早出晚归的不着家,再说我读书也不好,不想再让你操心了,”老爹‘哼’了一声说:“你知道我为你好就行,好好读你的书。”

  苏浩心里早已下了决定,等老爹发完脾气固执的说:“爹,我不读了,看看我们家现在像个啥样子,我想早点出去挣钱,二婶走了,两个娃娃咋办,二婶在的时候对我恁好,我要想办法让两个娃娃上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8:57:58    跟帖回复:
126
  “哎……”老爹听到这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角也有点湿润了,说:“娃呀,你长大了,你想出去就出去吧,你打算去啥地方打工,想好了没有,要不去苏睿那边咋样?”后来想想又说:“苏睿这孩子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往家里写个信,不知道他在外面混的咋样?”

  他其实也没有想好去哪里要做什么,再说以前也没有出过远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个啥样子,老爹看他犹豫就说:“娃呀,不管去哪里总得要有个手艺吧,有了手艺在哪儿都能揽到活儿,要不去跟你干爹学搞建筑吧,他的手艺不错,你看咋样?”

  想起干爹老徐满脸横肉的样子他心里犯怵,眉头一皱有点不大情愿嘀咕道:“他呀……”

  “咋了,你别看不上他,学会他那门手艺,你走到哪儿都不会饿肚子,怕累就给老子读书去,”老爹看他磨磨唧唧的就故意激他。眼下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勉强说了句:“好吧。”

  看他答应的不情不愿,他爹继续说道:“再咋样也比种庄稼要好,有门手艺就有门活路,不要怕吃苦,老话说的没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去磨练磨练有啥不好的,你干爹虽说脾气不好,但为人耿直,没啥坏心眼子,我以前就在人家手里帮工,以前就让我跟着他学,家里的这摊子烂事我是没有机会了。”

  初三上到中途的苏浩就这样辍学了,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个17岁半大不小的小伙子,长的不算太帅不过还算对得起党和人民群众,单薄的身体还不太壮实,脸上带着稚嫩的青涩,在家里很少干过重活的他就这样开始他的打工之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8:58:17    跟帖回复:
127
    干爹老徐远在河南南阳,和他家相距一百多里路,他带着简单的行李经过几番周折终于找到老徐打工的地方,偌大的工地尘土弥漫,远处的几栋大楼已初具规模基本完工,新的地基布满了灌注钢筋水泥柱子,地上堆放了很多砖头瓦块。

    工人们灰头灰脸,衣着邋遢,戴着安全帽,一个个汗流浃背,挥汗如雨的忙碌着,苏浩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顿觉后悔,迷茫,疑惑,夹杂着看不到未来的绝望,看到这些衣衫褴褛、皮肤黝黑的农民工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的模样,也许他们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他不禁问自己,难道真要这样活一辈子吗 ?

    他不由感叹起来,挫败的悲凉不由得涌上心头,甚至有点后悔逞强出来打工了,转念一想出来打工是自己的选择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了,既来之则安之吧,这也许就是自己宿命,别无选择。

    他的突然到来让老徐很意外,多年不见差点认不出他了,老徐的变化也很大,和老爹一样苍老了,头顶上的那几根毛越来越少几乎快谢顶了,因为长期抽烟不刷牙一嘴参差不齐黄黄的牙齿,常年在工地摸爬滚打粗糙的手指留下一层厚厚的老茧,穿着一件满是泥浆的外衣,眼睛有点浑浊,不修边幅的沧桑,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副跟阎王一样的凶相,苏浩心想这老家伙怎么还是这个死样子。

    “啥,你瘦的跟小鸡崽一样毛都没几根就想跟老子学手艺,就你这细皮嫩肉的能吃得了这苦,回家到你娘怀里吃几口奶再来,不好好上学出来瞎混个球呀,你那个糊涂老爹是咋想的?咋了,家里揭不开锅了,把你娃娃支唤出来?”老徐听他来学手艺就像是听一个笑话一样,嘴角带着一丝嘲弄,不屑的数落着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8:58:40    跟帖回复:
128
    老徐的蔑视和嘲弄让他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但是人在屋檐下还不能跟人发火,低三下四的说:“干爹,我不怕吃苦,我爹就是看你手艺好才让我来跟你学的,”然后他又说了家里发生的一系列的变故,老徐语气终于缓和了一点说:“好多年没有和老苏联系了,没想到你们家成这个样子,既然你来了,我也不能把你赶走,不怕吃苦就好,我倒想看看你娃究竟能行不能行,等你娃娃累的时候别叫苦就行,”这样说就等于他松口收下了苏浩这个徒弟了。

    老徐和工头打了声招呼后,工地正缺人工头求之不得也不管是不是童工就这样苏浩算是在工地上安顿下来了,老徐把他安排到自己住的工棚里给他收拾了一个床铺,收拾好以后他懂事的出去给老徐买了花生米凉菜啤酒,老徐不客气的边吃边问:“你爹身体咋样了,这么多年没有见他了,还硬朗不?”

    说起老爹就想起他那张布满皱纹日见沧桑的脸,就说:“还好了,就是岁数大了,我娘去世的又早,家里的烂事又多操劳的很,我看他不容易就想着出来为家里减轻点负担,不想他那么累,”老徐听了语气和善多了,对他说:“唉,老苏也真是不容易,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连个婆娘都没有娶,还好你还算懂事,穷人的娃娃早当家呀,我家的娃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晚上和老徐就住了破旧的工棚里,里面潮湿的地板和老徐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扔在床底下的臭袜子散发出一股腐臭刺鼻的怪味,屋顶上面的蜘蛛网上的蜘蛛在上面爬来爬去,没有粉刷的墙壁上不时有壁虎窜来窜去,床底下老鼠也在不消停的吱吱乱叫,这样的环境当然也少不了讨厌的苍蝇在头顶嗡嗡乱窜。

    刚刚躺下一直蟑螂沿着床沿爬上来,他嫌恶心不敢用手拍,一抖被子把蟑螂抖下床去,这他妈哪里是人住的地方,牢房也没有这么差吧,哎,这下弄的睡意全无,那就索性出去走走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8:58:59    跟帖回复:
129
    “你不睡觉瞎晃悠啥?”老徐看他穿好衣服往出去走,翻了个身瞪了他一眼问道。

    苏浩说:“睡不着出去转转。”

    老徐满脸不屑语带嘲讽的说:“那你要抓紧机会多转转了,明个儿你娃娃想转可能腿都不听指挥了,去吧,去吧。”老徐说完就不搭理他,开始继续睡自己的觉了。

    他没理会老徐的揶揄,跑到外面的工地转了一圈,实在没有什么好转又回到了工棚,此时老徐睡的跟死猪一样呼噜打的震天响,偶尔还有老鼠啃玉米般格叽格叽的磨牙声,让苏浩看得直皱眉头,后来转念一想也许这些工地上粗鲁的汉子什么怪癖都有,还有一年到头不刷牙的,放屁磨牙打呼噜实在算不上个啥,既然来了就要慢慢适应。

    煎熬了大半夜被折磨的睡不着,早上刚合上眼就被老徐叫醒,他睡眼惺忪睁开眼才知道不是家里了,老徐看他的样子就大着嗓门说:“起来,上工了,出来了就不要想着偷奸耍滑的,在这里没有你爹照顾你,我倒想看你娃娃是不是干这活的料,快点,别球磨磨蹭蹭的。”

    他揉揉眼睛刚刚穿上衣服,老徐就踹了他一脚,他挺委屈看了看老徐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心里想你干嘛平白无故踢老子,老徐看他不明白,吼他了一句:“狗日的,你这是当新郎官还是要去干嘛,这他娘的是工地,你穿这么干净给谁看,穿的再好看再干净不到三分钟也给你弄埋汰了,知道吗?”

    来之前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早知道带一件烂衣服了,只好从包里翻出一件稍微破一点的衣服套在身上,本来还想去刷个牙,老徐看他磨磨蹭蹭的叫道:“快点。”他害怕又被老徐训斥,只好就此作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8:59:25    跟帖回复:
130
    迷迷瞪瞪的跟着老徐上了工地, 苏浩的活儿是帮着老徐打下手,提水泥桨和递砖块,一次提两小桶水泥桨感觉重若千斤走路的时候摇摇晃晃感觉两只胳膊要断了,又酸又疼让他两眼发黑脑门不断的冒汗,老徐这个粗鄙的大老粗是不会心疼人的,还嫌他干的慢了,不断在催促他快点,也许这样的活儿对于老徐来说不算什么,要是连这些活都干不了那也不用在工地上混了,工头是不会因为谁年龄小去照顾谁的,来这里就是卖苦力的,也许老徐是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

    老徐是多年砌砖老师傅,砖头在他手里就像一块块麻将,放泥落砖一气呵成手法相当老练娴熟,闲暇的时候嘴上叼着烟享受着,嘴角带着不屑的嘲笑看着累的吭哧吭哧正在递泥浆递砖的苏浩,苏浩看到他那个样子心里的斗志倒越发旺盛了,心想可不能让你这老头子把我看扁了,既然出来了就没有退路了,呲牙咧嘴的坚持着。

    老徐看他累成这个德行,慢慢悠悠点起一支烟悠哉悠哉的抽着,磕着手里的泥瓦刀幸灾乐祸的对他说:“小崽子,还能干不,干不动早点说,别在这鬼地方受这个洋罪,”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真的想回家算了,真他妈的不是人呆的地方,但是想起出门前老爹交代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咬着牙打肿脸充胖子说:“没事,在多干几天就好了,”老徐嘿嘿一笑说:“那就好,就怕你娃没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8:59:53    跟帖回复:
131
   干了一天活下来累的快爬不起来了,在家里从来没有干过这样重体力高强度的活,浑身好像散架了又痛又累,手上也磨出几个水泡,晚饭没有吃几口就累的跟条死狗般爬在床上不想动,想起在家里的时候割麦子,割到中途也是叫着腰酸背痛,大人们虽嘴巴说小娃娃没有腰让他不要偷懒,但停下歇歇家里人是不会说什么的,到了这里就不一样了,就像老徐说的那样这里没有爹妈照顾,一切全凭自己。

  再累再苦还是坚持下来了,干的久了也就慢慢的适应了,半个月下来他单薄的身体显得越发的瘦弱,不过倒练就一把子力气,胳膊更加结实了,晚上瘫在床上再也不要受老徐磨牙打呼噜的影响,也跟死猪一样睡的贼香,终于和这个打工的群体融为一体了。

  后来慢慢发现老徐酗酒严重,常常喝的五迷三道去上工,闲暇的时候还喜欢和别的老头子说个荤段子什么的,和老徐在一起快一个月了,他还摸不透老徐那喜怒无常的脾气,心情不高兴就冲着他发火,搞得每次看到他心里就犯怵。

  本章更新完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22:04:40    跟帖回复:
132
    第14章 师徒情深露真情 欲哭无泪苦涩多

    当建筑工人的日子是枯燥乏味的,一天到晚在恶劣的环境中风吹日晒,挥汗如雨的劳作着,几个月下来,脸上和胳膊上都是紫外线留下的痕迹,让他终于体会到生活的不易。夜晚,在那个怪味的弥漫的工棚里,他躺在床上望着顶棚上面的蜘蛛网,感觉自己就像被网住的苍蝇,无处可逃,作为一个农民的后代与生俱来的贫穷,没有拼爹啃老的资本,唯一能做的就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去改变了贫穷,在这里一切眼泪和哀怨都显得矫情做作。

    一次老徐砌墙的时候让他帮着放水平线,稍微放偏了一点,老徐吹胡子瞪眼对着他就是一通骂:“给老子放好点,连这点球事都他妈做不好你说你活着有啥用,要是老子干脆一头撞死算球,饭都吃到狗肚子里了?”他越骂越让苏浩紧张放不好,把这个活阎王惹急眼了,大发雷霆一脚把一小桶水泥浆踹到他脚面上凶巴巴骂道:“你狗日的眼睛长在球上了,偏了这么多你看不到呀,要都和你一样还不他妈的喝西北风去,能干了就干,不能干趁早给老子滚蛋。”

    苏浩憋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委屈的想在家里啥时候受过这种气呀,恨的牙痒痒的,心中暗骂老子好歹是你干儿子,你妈的仗着有点手艺咋一点人情都不讲,牛气什么,他努力的不让眼眶里的眼泪滚出来,对着这个喜怒无常的老不死的,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回到工棚越想越觉得委屈,真的想一走了之算球,何必呆在这个鬼地方受这个鸟气,真是受够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22:04:57    跟帖回复:
133
    回到工棚一生气也不和老徐说话,老徐暴脾气也懒得搭理他,两个人谁也没有搭理谁各自睡觉,苏浩闷着头在被窝哭了一鼻子,后来又想想老爹说过的话,再说自己退学也是自己的选择,就这样回去咋给老爹交代,又想二叔的两个可怜的娃娃,要是这点委屈都受不了,怎么照顾娃娃们上学,然后自我安慰说,农村的老头不都是这个德行嘛。

    后来老徐再发脾气的时候他就当耳旁风了,你骂你的我干我的,慢慢老徐发现他挺能忍,反而对他友善了许多,嘿嘿笑着对他说:“他妈的,小崽子你狗日的不错嘛,能受得了我的臭脾气,有种,对老子的口味,我知道我脾气不好,以前跟过我的徒弟受不了我,都走球了,看不出来你细皮嫩肉的还能受得我了,咱爷俩还算投缘,以后谁欺负你,你尽管给我说。”

    苏浩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怵他,就驴上坡说:“干爹,我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爹说你脾气不好但是耿直,出来学手艺哪能不受点委屈呢?”老徐听了哈哈一笑,瞪了他一眼:“你他娘委屈啥了,我是你干爹又是你师傅骂你几句咋了,还想给老子记仇还是咋的,老子小时候学艺也是这么过来的,不吃点苦受点委屈,你能学啥球?”老徐经常改不了就是一口脏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22:05:13    跟帖回复:
134
    和老徐呆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他赶紧讨好的拍马屁说:“干爹教训的对,严师出高徒,我爹也常说玉不琢不成器嘛。”老徐被他拍的有些得意,看了他一眼说:“嗯,这话不错,你狗日的越来越上道了,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闲暇之余老徐喜欢和工地上另外几个老头一起光着膀子喝喝酒,打打牌什么的,可惜老徐牌品不咋滴,喝完酒就开始耍酒疯输急眼了就破口大骂,然后酒醒了又跟没事人一样,大家都知道他这脾气,也就见怪不怪。

    时间长了,苏浩和老徐倒是处出感情了,每次看到老徐喝酒,苏浩总是劝他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老徐不在乎的说:“老子一辈子就这样了,和你们年轻娃娃不一样,岁数大了,烟不能少,酒不能断,就这么点爱好,都半截身子快入土的人了,还管球它身体好不好,活多一天就算是赚的了。”

    老徐又糙又略带伤感无奈的话让他有点替他难过,安慰他说:“干爹,你身子这么硬朗,一顿能吃几个馒头,咋说这话,你肯定能长寿,”老徐‘哼’了一声不领情,说道:“你少给老子拍马屁,老子啥身体自己能不知道了,从小就出来在工地上日晒风吹的吸灰尘,罪没少受,可惜到老了没有挣下钱,”说着又长长地叹了一声:“哎——,他娘的,农民就这个球样子,你说你个年轻娃娃在这能混出个啥出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1 22:05:46    跟帖回复:
135
    苏浩心里颇不好受,问道:“干爹,你不教了我了吗?”

    老徐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点起一支烟慢慢悠悠的抽起来,抽完掐灭烟头扔在墙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娃娃你和我们这些死鬼老头不一样,我们这些棒槌都是没有读过书的文盲,只能出来拿着命做苦力,临老了落下一身病,你应该到沿海大城市闯闯,在这山沟里混一辈子还不是这个臭德行,讨个婆娘都难,不是我不教你,你想想老子的话是不是这个理儿,你跟着我能混出个啥?”

    苏浩听的心里热热的说:“干爹,我再跟你学一阵子吧,技不压身嘛,以后就是自家盖房子好赖也能搭把手嘛,”老徐爱搭不理的说:“随你的便,听不听是你的事,以后在这工地有个啥幺蛾子别说老子没有告诉你。”虽然老徐嘴上那么说,但是接下来的日子老徐还是教了他很多,看多了以后,苏浩就有点跃跃欲试想试试自己学的怎么样。

    一天老徐在抽烟的功夫,苏浩就自告奋勇的说:“干爹,你多歇一会,我来弄一下子,”老徐看了他一眼说:“也好,看你这个闷葫芦学了这么久有没有学出个啥,砌的好老子晚上请你喝酒,砌不好,惹的老子不高兴就踹你狗日的几脚,”经过这几个月老徐精心指导,他也掌握一些窍门,熟练的拿起泥瓦刀手中飞舞着砖头,十多分钟就砌好一排整整齐齐的红坯墙。

    老徐有点吃惊没有想到这货这么快就出师了,照着屁股给他了一脚,苏浩以为自己砌的不好又惹他发火了,心想完了,没想到老徐踢完后,脸上现出欣慰的笑容,骂道:“狗日的,你学的倒蛮快的,你再这样下去老子要下岗了。”
22642 次点击,198 个回复  1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苍天无声》 打工漂泊望乡路 底层小人物悲苦人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