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冷月888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长篇连载《漂泊》 打工的心酸血泪逆袭史
7164 次点击
143 个回复
冷月888 于 2018/9/23 15:19: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漂泊》这部小说是我拙作《苍天无声》的后续部分,没有看过前面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938123&boardid=5

    这部小说讲述以苏浩为代表的新一代农民工群体他们的心路历程和精神面貌,讲述他们在2000年后在南方打工的经历各种奇葩遭遇。

    ‘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顺口溜当时传遍神州大地,一批批来自农村的淘金者带着梦想逃离农村的封闭贫穷来这里寻找出路,随着人潮涌入,也给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混乱肮脏的犯罪在车站周围一天天上演。

    外面的世界好精彩,外面的好无奈,初来乍到苏浩和他的小伙伴们就遭遇检票风波,出站后又差点被洗劫一空,到最后的换币骗局,步步惊魂,处处陷阱。好不容易脱离虎口,在找工作的时候又遭遇了各种骗局,让他真正体会到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的苦涩。

    在他真正认识到了人心险恶的同时又认识了麦田这样肝胆相照的兄弟,麦田是一个完美英雄,他豪气多才,能文能武,他对朋友仗义,对女人痴情,他路见不平勇救乞讨孤童,豪气冲天义救发廊妹莫晓蕾,因为他太完美所以他不存在,他只是从武侠小说走出来的一个救人于危难的侠客,之所以取名麦田,代表底层人们看到麦田里麦浪滚滚的那种希望,他注定是一个悲情英雄,后来救恋人蓝羽被打的失去生育能力,这也预示着底层普通人挣扎的无力感,英雄如此,小人物奈何?

    当然有麦田这样的英雄,也有苏睿这样的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流氓,世界本就是多面的,由于自小被爷爷宠溺喜欢惹是生非把家里搞得的鸡飞狗跳,到出走江湖更是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他是一个犯罪符号的象征,他是社会底层的另一面,但他又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他对苏浩不计前嫌的各种帮助,有他温暖人性的一面,人在江湖飘,哪能不闪腰,这句话对苏睿来说深有体会,他最终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因为出老千被剁去一根手指,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当然打工路上少不了爱恨情仇,这里有英雄麦田,发廊妹莫晓蕾,大学生蓝羽,流氓苏睿他们之间的爱恨纠葛,尤其是麦田和蓝羽与苏睿的三角虐恋更是让人纠结,当然苏浩的几段感情同样令人叹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是湖南妹子唐静仪,因人嫉妒诬陷终止了和苏浩的感情,后来当她知道误会苏浩的时候,苏浩已经有了第二个女朋友杜鹃,杜鹃作为苏浩老家侯学礼家的亲戚,因为家族恩怨和后来的误会,同样到最后无疾而终,对感情绝望的苏浩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为感情付出的时候,遇到一个长得像二婶的少妇赵芸,赵芸的出现让他找到了母性的依赖,这段明知道不应该开始的感情同样让他伤痕累累……

    苏浩在经历了感情和工作上的多重挫败,在污浊的社会染缸里并没有改变他与人为善的敦厚品性,他历经苦难不怕吃苦坚信天道酬勤,由于天性善良工作时处处受人排挤,他没有向现实妥协,逆势而上,困境中没有放弃且不断突破自己,最后靠着自己不懈努力和朋友们的帮助一路逆袭成一个小有成就的老板,深受感情创伤的他此时依然孤身一人,恰逢此时,他得知曾经的恋人杜鹃遭遇婚姻的不幸离婚且精神失常,面对家庭的压力他该作何选择……

      

      

           声明,原创码字不易,侵权必究,本部小说里面的人物纯属小说创作,不做任何映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冷月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1:55    跟帖回复:
       沙发
                          第18章 初出茅庐闯江湖 涉世未深丢车票

        “苏浩,等我一下。”

        苏浩在镇上办完年货骑着自行车正往回走,听到后面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初中同学徐向东,心里一喜赶紧停下车子,问道:“向东,你咋来了?”

        “看你这话说的,这镇子是你家的了,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咋了,这好久不见了,你发财了是不,我不叫你一声,你还不搭理我了是不?”徐向东还是不改他逗比的本色。

        徐向东一直是他很要好的同学,上学的时候两人经常互相抄作业,这个逗比的话痨倒是和苏浩这个闷葫芦玩得很好,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兄弟。

        苏浩每次遇到他总是哭笑不得,说道:“谁不搭理你了,这不是没看见嘛,你看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你是我苏浩最好的兄弟,你说我能不搭理你吗, 你把我看成啥人了?”

        徐向东一听嘿嘿笑道:“这不是看见你高兴嘛,开个玩笑都不高兴哦,你个死脑壳。”

        苏浩对他很无奈,说道:“你还是那个鸟样子。”

        徐向东嬉皮笑脸的说:“那可不?”

        突然问:“你好端端的咋退学了,在家里忙活啥呢,看你黑不溜秋的,去非洲挖煤去了呀?”

        “在工地上打工跟挖煤差不多老受罪了,所以你还是好好读书吧,”哥俩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聊着各自的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2:34    跟帖回复:
       第 3
       一听苏浩让他读书,徐向东不屑一顾的说:“靠,我读书啥样你还不知道,毕业后就不打算读了,不是那块料,准备过年后出去打工了,你有啥打算,要不咱哥俩一起去外面闯闯咋样,难道你还真打算在这穷山沟里放牛玩泥巴,不怕脑袋生锈了呀?”

      苏浩一直没有想好去哪里打工,去南方又没有熟人带路,于是就试探着问他:“我也想去呀,咱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不知道哪儿好混,你有啥合适的地方吗?”

      徐向东早已胸有成竹的说:“要不咱们一起去广东吧,我表姐在那边的电子厂已经做两年多了,工资还不错,我已经和表姐说好了,去了那边到她那落脚,咋样去不?”

      “广东?”苏浩心里一喜,这不是自己正要去的地方,但是徐向东和他一样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心里难免有点不放心,嘟囔着说:“靠谱吗?”

      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样子,一贯大大咧咧的徐向东说:“怕个啥嘛,你怎么老是跟小脚女人一样,不出去闯闯你咋知道外面好不好,有我表姐在那儿难道还能让咱饿着了,看你没出息的样儿,你还真想在家里干挖煤做工地的活儿呀?”

      苏浩早就被干爹老徐那句‘东西南北中,发财去广东’的话给洗脑了,只是苦于没有熟人带路,看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再犹豫了,爽快的说:“那敢情好,你定好日子,到时候一起有个伴。”

      徐向东听他说完笑道:“这才像个样子,我就见不得你一天到晚磨磨唧唧的样子,过了正月十五咱们就去,你看咋样?”

      苏浩说:“好,就这么定了。”

      元宵节过后,他们两个和村里路有财的娃路鹏飞一起搭伴去广东东莞投奔徐向东的表姐,孩子们第一次出远门,家人们有点不放心把他们送到供销社路口。

      路有财的婆娘给他宝贝儿子拿这拿那的,搞的路鹏飞很烦,对他妈说:“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啥事情不知道嘛,你罗哩罗嗦的没完。”一下子搞的他妈眼泪汪汪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3:23    跟帖回复:
       第 4
              上车以后,家人们围着车叮嘱着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苏浩看着老爹在人群后面胡子拉碴,布满的皱纹的眼圈发红,张着嘴巴想和他说点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就这么一声不吭的眼巴巴望着他。

      随着汽车开动,冷风中老爹瘦弱的身影越来越小,哎!才四十多岁就像个小老头一样满脸沧桑,长期的操劳快把他的脊背压垮了。

      他不由得一阵心酸在心里说,爹,我出去了一定好好挣钱,让你老人家不要再这么操劳了,害怕眼泪流下来索性扭过头去,告别家乡,告别老爹,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

      外面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自小到大除了上初中骑自行车到过镇里,再远的地方就再也没有去过了,更不要说坐汽车了,看着离家越来越远,离乡的愁绪涌上心头,思绪烦乱想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又有点兴奋莫名。

      破旧的大巴在群山蜿蜒的崎岖山路上起起伏伏的颠簸,万物复苏之前树败草枯,车窗外满是贫瘠荒凉的土地,望着外面不断闪现消失的破败景致,竟然有一些伤感的离愁。

      告别了送行的家人,他们三个带着行李又转车到十堰火车站购买到广州的火车票,这几个生瓜蛋子除了徐向东坐过火车,苏浩和路鹏飞两个土鳖还没有见过火车啥样,徐向东顺带帮他们买了火车票,三个初出茅庐的孩子走进候车室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4:18    跟帖回复:
       第 5
       徐向东终于不再卖关子了解释道:“放心,火车上有厕所呢,不会让你们这对土帽憋坏的,从这坐到广州要30多个小时呢,没有厕所谁憋得住。”

      他们两个一听终于放下心来,苏浩有点意外问:“这么高级呢,连车上都有茅坑了,”路鹏飞不服说道:“高级个啥哩,车上有茅坑那还不得跟这臭一路。”

      徐向东听了很无语,感觉没有办法和这两个土鳖解释,正说着话候车室的广播里传来播音员机械般的声音:“开往广州方向的xx次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各位乘客带好自己的行李……”

      瞬间整个候车室乱哄哄的骚动起来,大家像一股洪流一样争先恐后的提着行李全部涌向通往月台的通道口,一波又一波的人流挤得大家脚不沾地,在人流的推搡中感觉身子悬在半空中随着人流缓慢的向前一点点移动,一些还没断奶的婴孩在妈妈怀里被挤得哇哇大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4:54    跟帖回复:
    6
        终于像红军过草地一样历经磨难挤上了火车,他们把行李放好相视一笑总算松了一口气, 徐向东这个逗比这个时候还不忘开玩笑,笑着说:“他妈的,还好老子不是女人,狗日的跟打仗一样。”

      苏浩亦笑道,问:“你是女人又咋的嘛?”

      徐向东猥琐的一笑:“要是女的真怕把奶子挤掉了,这你妈能把珠穆朗玛峰挤成飞机场呀。”

      苏浩听了不免揶揄他说:“那你不是方便了嘛,直接从飞机场飞到广东去,省得受这些洋罪。”

      路鹏飞接了一句:“这么多女的也没有看到哪个女的被挤掉了,一脑子龌龊东西,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徐向东嘿嘿一笑:“你和苏浩都一个德行,木瓜脑袋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不说不笑哪能热闹嘛?”

      说笑中路鹏飞把头伸出车窗外叫了一声:“我的乖乖,这车咋恁球长呢,一眼望不到尾巴呢?”

      徐向东说:“火车不就这样嘛,这回知道啥叫火车了吧,等你以后有钱了坐飞机还能在天上飘呢?”

      火车开动了,车厢里拥挤不堪,没有买到车票的人站在过道里,有的直接把铺盖卷直接放在地上坐在上面,整个过道被堵的满满的,老式的绿皮车厢内混杂着汗臭、脚臭、甚至还有人身上的狐臭……各种刺鼻难闻的怪味在车厢里弥漫飘荡,污浊不堪的空气并没有影响他们,反而让他们几个心里莫名的兴奋充满了期待,广东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火车轰隆轰隆的向前疾速飞驰,把窗外的民居田野不断的抛在后方,新的景致又出现在视野里,铁轨两旁到处都是参差不齐的民居小楼。

      随着火车飞驰,越来越有勃勃生机的繁华,不由得感慨,真是和我们的山沟沟不一样,再想想自家的那种土坯房真是没得比,难怪那么多山里的孩子挤破脑袋往这大城市跑,真是长见识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5:21    跟帖回复:
    7
         窗外的世界陌生又充满诱惑, 三个大山的孩子第一次见识到外面的世界,好奇的看着窗外沿途的风景,憧憬幻想着到了大城市的种种美好。

      火车开了30多个小时终于到达终点站——广州火车站,经历这么长时间在这列破旧的车厢里,大家都疲惫不堪,灰头灰脸的,他们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和期待,终于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大城市,提着行李随着人流向出站口移动。

      出站口有几个穿着制服戴着大盖帽的检票员在检查有没有乘客漏票跳票的,他们三个要数徐向东见识多一点,看到这样的情况就对他们说道:“赶快把车票拿出来准备好,等会儿要检查车票,不要弄丢了就麻烦了。”

      苏浩在兜里摸了半天终于找到车票,心里松了一口气,紧紧把车票握在手里,路鹏飞这个孩子从来没有坐过火车,以为上车的时候有票就可以了呢,不知道把票放哪里了,摸了半天找不到,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徐向东一看他那样就说:“咋了嘛,不就是个穿制服检票的吗,又不是警察,你不要一见到戴大盖帽的就紧张好吗,瞧你那个怂样子。”

      苏浩也安慰他说:“没事,放松点,又不吃人,怕啥呢?”

      “我的车票找不到了,”路鹏飞哭溜溜的说。

      “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5:40    跟帖回复:
    8
       苏浩一听急的抓耳挠腮,赶忙问徐向东:“向东,这可咋整,会不会把鹏飞再送回去呀,咋弄出这事呢,现在咋办嘛?”旁边的的人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

      徐向东有点自责的说:“唉,不会,这个真是怪我,忘记给你交代了,”然后转过头对着急的路鹏飞说:”没事,鹏飞,等会补张票就好了,等会问到你了就好好说,不要紧张就好,再说你这么小应该不会为难你。”

      听到这里苏浩和路鹏飞心里放松了许多,苏浩问他:“鹏飞,你身上的钱够不?”

      路鹏飞一副苦瓜脸显得有点可怜,苦溜溜的说道:“还有点,不知道补票要多少钱?”

      苏浩把自己身上的钱掏出一部分给他说:“拿好,不够就麻烦了,”路鹏飞一时无措,惨兮兮的‘嗯’了一声。

      徐向东也安慰他说:“等会儿不要怕,他们问你就说票丢了,肯定让你补票,行李我们先帮你拿着在外面门口等你。”

      路鹏飞感觉一下子离开他们两个没有了依靠,慌的不知所措眼巴巴看着他们两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6:13    跟帖回复:
    9
        说话的功夫已经来到了检票的地方,路鹏飞果然被拦下了,苏浩他们安慰他一番只好先出去在检票门口等他,等了十多分钟看到路鹏飞垂头丧气的出来了,苏浩和徐向东终于松了一口气,要是出个啥意外,真不知道咋和他爹交代了。

      徐向东看路鹏飞蔫头耷脑的,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没事的,第一次出来嘛,以后不就知道了嘛。”

      “鹏飞,罚款了吗,补了多少钱?”苏浩也跟着问道。

      路鹏飞耷拉着脑袋撇着嘴说:“没有罚多少,就补了一张票钱,”苏浩如释重负,说:“那就好,我还怕不让你出来了呢。好了,走吧。”

      走到火车站广场,黑压压的到处都是急色匆匆满脸焦虑的人,抬头一看主体大楼三个醒目的大字——广州站,下面悬挂着一个方形大钟,左边统一祖国,右边振兴中华遥相呼应,转过身看横架在半空的立交桥比自己高出好几个头,站在桥底感觉像个蚂蚁一样渺小,附近到处都是高入云端的摩天大楼。

      苏浩一脸兴奋忘记了检票时的不快,叫道:“我们到广东了,这也太漂亮了吧,这楼也太高了吧,难怪我干爹老说广东好,真是名不虚传,”不由得感慨在来这儿之前真是一只井底之蛙,莫名的感觉连这里的空气都要比家里的呼吸着顺畅。

      “要是我也是城里人多好,哎,真是投错胎了,咋就把我投到咱那穷山沟里了?”徐向东暗自感叹着投胎技术不好,酸酸的说着。

      苏浩揶揄道:”你下次投胎的时候多给阎王爷送点礼呗,知道有一句话咋说的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6:34    跟帖回复:
    10
          “啥?”徐向东问道。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嘛,外面再好也是人家的嘛,”他们两个只顾高兴嘚啵嘚的说个没完,苏浩看路鹏飞一路神情沮丧,焉头耷脑不说话,就说:“鹏飞,你魂儿丢了,咋不说话呢?”

      “咱这会儿去哪儿,往哪走?”路鹏飞的话把他俩整懵圈了,刚刚只顾着高兴了,苏浩抓抓脑袋,一脸茫然,转过头问徐向东 “向东,这会儿咋走?去你表姐那到哪儿坐车呢?”

      徐向东看了看苏浩和路鹏飞也傻眼了,说:“东莞呀,你这么一问,真是大意了,当初咋不问清楚呢,这哪是哪儿呢,来的时候表姐只是说坐到东莞厚街镇下车,到时候她来接咱们。”

      三个家伙面面相觑,路鹏飞嘟囔说:“这儿是广州呀,都不在一个城市嘛,这可咋办?咱都是第一次来,不会出啥事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27:05    跟帖回复:
    11
        徐向东看了他一眼说:“你真是被吓破胆了,咱三个大活人能出啥事,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有啥好担心的,不行问问路就好了,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了?”

      那时手机才刚刚普及,一般打工的买不起手机,腰里别个BB机都感觉很有面子了,有事的时候先通过传呼台把自己的电话传过去,然后站在传呼的地方等着回复,可眼下人生地不熟的连个打电话的地方都找不到,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一筹莫展不知道怎么办。

      虽说徐向东说的牛气冲天,这个时候也是抓耳挠腮的干着急,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旁边有个30多岁穿着朴素的妇女抱着一个几岁的孩子过来,热情的打着招呼说:“老乡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不要在这里逗留了,火车站坏人多,小心打你们的主意,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呀,第一次出门不知道怎么坐车吧?”

      这个像邻家婶子一样妇女的热情让他们感到了雪中送炭般温暖,三个刚刚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孩子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徐向东胆子比较大努力的说着生硬的普通话,说道:“是呀,婶子,我们刚从家里出来去东莞找我表姐,不知道咋坐车,急死我们了。”

      听他一口大蒜味的普通话,那妇女说:“你们是河南的吧,我也是,咱还是老乡哩,”大家觉得这个婶子好亲切温暖,徐向东老老实实的套着急近乎说:“婶子,我们是湖北十堰的,不过我们靠近你们南阳呢,近着哩。”

      这妇女马上操着河南话说道:“哎妈呀,俺咋听你们几个孩儿说话跟我恁像呢,不管咋说也算是半个老乡嘛,没事没事,跟着俺走吧,正好,俺也去东莞找孩儿他爹呢,刚好咱几个是个伴儿路上有个照应,你们跟着我到汽车站坐车就好了。”

      他们三个感激涕零的连声感谢,那妇女依然热情,笑着说:“客气个啥哩,都是出门打工不容易嘛,谁还没有个啥难处,互相帮一下嘛。”

      可怜他们根本就没有出门经验,哪里想得到城市的套路有多深,再说这个妇女只抱着个娃娃连个行李都没有,一脑子浆糊的就提着行李跟在女的后面走。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们真的能平安到达汽车站吗 敬请关注第19章 遭抢劫步步惊魂 换钞票处处陷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37:59    跟帖回复:
    12
             《漂泊》这部小说是我拙作《苍天无声》的后续部分,没有看过前面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938123&boardid=5 

        《苍天无声》这部小说之所以分开发表,我因为前面的部分是关于农村小人物的故事,写得像一个个短篇小说,没有一个主角人物,人物从属关系比较单薄,从18章开始以苏浩为主线讲述在南方打工的心酸遭遇,所以以《漂泊》为名接着发表,不便之处 ,多多见谅。

                                                          冷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3 15:38:50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4 8:55:49    跟帖回复:
    14
        第19章 遭抢劫步步惊魂 换钞票处处陷阱


      走在后面的徐向东感觉不对,怎么越来越偏僻,顿时有所警惕,轻轻拉了一下苏浩的衣角,再用眼神示意了路鹏飞停住了,妇女看他们不走了,扭过头问道:“咋不走了?”

      路鹏飞比较笨,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徐向东问:“婶儿,汽车站在哪儿呢,咋走了这半天还不到呢?”那妇女随意指了一下前面:“那就不到了吗,看到了吗?”

      他们看了看前面偏僻的巷子,眼神交汇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这女的有问题,不能在闷着头跟她走了。

      苏浩脑子迅速想怎么脱身,就对她说:”婶儿,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要不我们回火车站再问问别人吧,走错了要走冤枉路,晚点了坐不上车就麻烦了。”

      那妇女倒是不急不缓的依然和蔼可亲,说:“哎呀,你们这几个孩儿真是的,这路我经常走能记错了,两分钟就到了嘛,急个啥哩,跟着我走准保错不了。”

      徐向东抓着行李做着后退的动作,对她说:“婶儿,怕是走错了我们不去了。”然后示意他们两个一起拿着行李就要后撤原路返回。

      可惜已经晚了一步,刚回头,后面窜出来三个男的拦住了去路,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对他们凶道:“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不放下打死你们几个鳖孙,快点。”

      头先一直热情的妇女此时也变了一副嘴脸,冲着他们说道:“你们这几个孩儿咋那么不懂事哩,咋了,婶儿好心给你带路不给点带路费咋说走就走呀,知道点好歹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4 8:56:17    跟帖回复:
    15
        三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土鳖哪见过这阵势,吓得呆若木鸡不知所措,胆小的路鹏飞吓得‘哇’一声哭了,可能是怕他的哭声引起他人注意,一个高瘦男人踹了他一脚骂道:“你这个鳖孙哭啥哭,给老子闭嘴,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一脚把路鹏飞踹的闭着嘴不敢哭出声来,惊恐无助的看着同样惊慌失措的另外两个同伴。

      “快点,再磨磨蹭蹭的打死你们,”看苏浩和徐向东磨蹭着不配合,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说着狠话,嘴里骂骂咧咧。

      高瘦男人上来就抢夺他们手里的包裹,妇女和一个男的开始翻苏浩和路鹏飞的包裹了,胆大的徐向东拼命地护着手里的包裹不放手,抢得急了他直接张嘴就咬了抢包裹的高瘦男人一口,那人吃痛恼羞成怒一脚把他踹到在地,骂道:“哎哟,你这个鳖孙还是个硬骨头哩,老子还收拾不了你了是吧?”

      徐向东忍着痛一声不吭的看着他,那人感觉被轻视了,又要上来准备动手打他,正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苏浩看到前面有一个巡逻警察,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扯着嗓门喊:“警察叔叔,救命呀,救命呀,有人抢东西了,”徐向东一看也跟着叫了起来,那帮歹人一看真的有警察,见势不妙给了苏浩一个耳光,嘴里说着狠话逃之夭夭。

      等他们收拾好被翻乱的包裹,巡逻警察到了,吓破胆的他们几个看到警察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可怜巴巴的眼泪快出来,差点被洗劫一空,那样真要流落街头了。

      “怎么回事呀,要注意安全的嘛,怎么跑这里来了,不知道这火车很乱的吗?”一个40多岁戴着眼镜的警察,看他们惨兮兮的样子,操着一口广东式普通话,说的他们三个连连点头。
    7164 次点击,143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连载《漂泊》 打工的心酸血泪逆袭史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