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三星里的美女们
20971 次点击
59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8/9/27 11:57: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在佛罗伦萨古街道上漫步时就听人说,假如生于1265年(中国南宋时期)的但丁如果今天回到佛罗伦萨,他还能在这熟悉的街道上找到他的家门。不知道是“优越性”还是“劣退性”使然,现在,随着瑞金二路东边大片老式弄堂房子和西边大片简屋棚厦的拆除与兴建,打浦桥地区泰康路以南以及向南的纵深区域,仅仅在10年时间中就被完全推倒重来了一遍。上海又一个副商业中心即将崛起,而由5栋简易的“石库门”(原先是6栋,靠马路与“大汽车间”一线的那栋早年在台风中倒塌)组合的三星里,早在1990年代初就消失在那鳞次栉比、灯红酒绿的高楼巨厦群中了。这种高速巨变实在是现实世界中的“波函数”啊,三星里人共同的“故居”我现在已经完全“测不准”了。

    三星里的消失,是一种物质意义上的解构,却似乎也流逝着某种非物质的内涵。

    对于北太平洋西岸中部这座正急剧膨胀着的巨大城市而言,三星里实在微不足道。然而,它与我,却因生于斯、长于斯的缘由,因离它的时间久远而累积的醉人沉香,常常魂牵梦萦。

    今天,记忆的显示器里闪过的是几位三星里的美女们。

    我这里的 “美女”,断不是今天语境中的美女——几乎所有女人——年青的、年长的,漂亮的、不漂亮的(甚至丑陋的)女人的统一符号,而是一种对女性美的高价值坚守。

    一、“ 囡囡”

    “ 囡囡”,在上海话里有洋娃娃的意思,她是2号楼下的,说不清姓氏,也不知其名,比我大4岁,弄堂里不管大人小孩,不管家人、外人,一律喊她“囡囡”。

    “囡囡”漂亮:高挑轻盈的身材足以为世间“亭亭玉立”树立标准。印象中的她身高应超过1米70;小型的瓜子脸上一副天生的美人眉眼,妩媚、灵动、高傲;两条长长的辫子上,两个精致的小蝴蝶结会随着她轻盈的身姿飞动。

    “囡囡”与姐姐的来往几乎全是因了“白相麻将牌”——当然不是今天的搓麻将,而是那种竖直向上抛接小沙粒布袋的同时翻麻将牌的游戏,是一种女孩子的专利。

    我家门前有一张公用的长条洗衣台,7、8 公分厚的台面已经裂开了一个一尺多长的豁口,却并不妨碍在上面刷衣服、刷床单之类,也有小孩用来打乒乓球的,长年累月被刷洗织物而磨光的台面也适合“白相麻将牌”。

    一般的女孩拥有4个麻将牌就具备“白相”的基本条件了。“囡囡”居然拥有8个!麻将牌在上世纪50-70年代是政府严禁的赌具,根本没有卖的。女孩子们玩麻将牌,不管是“小翻”(黑白翻)、“中翻”(横立)、“大翻”(竖立),最终都要在规定的抛沙袋次数内,将所有麻将牌按一定的程式翻遍,然后一起收在手中并接住空中落下的沙袋。这是女孩子们对手的敏捷、手指的灵巧、手腕的活络的PK。

    我在一旁看“囡囡”翻麻将牌,常常看得入迷。她修长的手指异常灵活,就在她那浓密的像洋娃娃一样的睫毛紧跟着上抛的小布袋的起落而张合之间,就能迅速地将一个麻将牌“小翻”后连续翻动到“中翻”状态,有时那细长的食指和中指同时轻轻一捋,三个麻将牌便会同时神奇地竖立。“囡囡”的结束动作更是出神入化,常常是在完成最后一翻之后,轻舒五指,将散开的远远近近的麻将牌尽收白里透红的掌里,然后翻手向上,此时小沙袋正好落在那一把麻将牌的上面。

    漂亮姑娘的手竟这样充满灵气和慑人心魄的魅力。

    12号楼上的琪明(音)是60年代弄堂里当之无愧的帅哥,“文革”时期我们放胆和他议论起弄堂里的美女,他似乎表示都不屑一顾,但当我们提起“囡囡”,他却从不敢造次,只说是“伊‘番矢’(文革时沪上所谓的‘流氓切口’)是真嗲”。我怀疑与“囡囡”同年的他也许早就暗恋上人家了呢。

    我未满17岁,就因“上山下乡”而离开了三星里。“文革”结束后,听姐姐说“囡囡”原在一家大医院当护士,因人长的实在靓丽,被一位住院的神秘军人带走去了北京,据说是去参加林彪儿子选美的,他爸爸因宝贝女儿走后长时间不归,发了神经病。后来三星里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囡囡”的三星里结局好像并不怎么美,可“囡囡”在我心里还一直是很美的,像女神。

    二、林丽珍

    三星里的女孩中,林丽珍最美。三星里若要选“里花”或“弄堂之花”,29号楼下的林丽珍则当之无愧。

    林丽珍是姐姐小学里的同班同学,姐姐与她时而近时而远的,有些来往。小时候因我一殷姓女同学也住三星里的“小弄堂”里与她为邻,我也曾去过她家里一、两次,但从未见过她父亲。三星里的人都只知道她爸爸是“反革命分子”,有的说关在牢里,有的说已经死了,总之只有母亲带着他们3个儿女艰难生活。她有一个个子更高、长相平平的姐姐和一个瘦小的弟弟(与我二弟同年,后来也长成了一个英俊小伙)。到了“文革”时期,她那很有点可怜相的弟弟在弄堂里的外号竟就是“反革命”。如有事要提到他弟弟,孩子们都指称“29号里的反革命”,当着他弟弟的面,我们也直呼其为“反革命”,他有时会一声不响地躲开,有时则会因察觉口气中并无恶意而应答。

    林丽珍的漂亮,我是在“文革”之前就突然发现的。那时,姐姐背后总骂她是“棺材板”面孔,可在我看来,那纯粹是胡说八道(现在看,那纯粹是嫉妒与成见)。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美丽的“棺材板”啊,那是一个轮廓精致的脸型,一双明亮深陷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边缘分明的嘴唇。她的身材苗条健美,浑身上下,休想找出一点瑕疵。特别是到了文革的时候,林丽珍已经完全长成,惊艳远近。

    林丽珍虽是“反革命分子”的女儿,可高傲异常,端庄静美。她的表情通常很严肃,极少说话,我几乎没有看见过她的笑。那个年代,在沉重的政治包袱与经济压力之下,她和她的家庭本来能有多少欢笑呢?

    至今,我不知道林家的这顶“反革命分子”帽子,与我父亲有无瓜葛。

    三星里是上海一家颇具规模的印染企业的宿舍,住户原来都是同一个单位的。上海“解放”之初,父亲按照党的指示直接参加了“镇反”、“双反”等运动,包括查处历史上著名的国民党“两航起义”一案。该案涉及了三星里一批人,他们后来有的被投入监狱,有的被“戴帽”,也有的被暗中刻上了“历史问题”的印记。后来父亲调华东纺织管理局(上海市纺织工业局的前身)工作,人离开了,但怨是永远结下了。小时候,我总恍惚觉得许多邻家的家长们对我及我的姐弟们有一种莫名的恶意。直至文革结束,三星里的反革命的“犯”和在弄堂里改造的“分子”以及“有历史问题”的人全部平反,“两航起义”人员都成了光荣的“离休”人员。他们虽然不计前嫌,与父亲相处得还算和睦,可我总觉得,到头来,三星里被运动的实际上只剩下了对此经常叹气抱怨的父亲。

    我不知道,林丽珍的爸爸是否“两航起义”人员,或者是否父亲经手的别的什么案子中的人员。如果那样,真是糟糕透了——那是在直接或间接的摧残美丽啊。

    细想想,我也是有罪孽的。当年我也曾参与压迫了林丽珍的弟弟,将一个不懂革命为何物的8、9岁的小孩当作“反革命”呼来唤去的,摧残伤害着一个幼小的心灵,直接加重了林家的灾难,是一种令人懊悔的丑恶。

    三、霞蓓

    霞蓓姓Z,住在“小弄堂”32号楼上。当时,不管大人小孩,都将她的姓舍去而叫她霞蓓——上海话发音是“娅培”,她也是孩子们(后来又增加了弄堂里的大人们)公认的美女。

    霞蓓是圆脸,白白的,像娃娃一样。她的眼睛最美,通常总是笑着的。

    霞蓓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因此是我接触最多的三星里美女。五十一年前刚上小学不久,就留下这样一个情节:

    那是1959年9月初,刚进入小学没几天,放学后我俩一起往回走。我们一路上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走在我左边的霞蓓便在不知不觉中伸出右臂搭住了我的肩膀。一种奇怪的甜美感觉油然而生。

    然而,我却立即挣脱她了的手臂:

    “让‘钩子’看见要笑的!”我赶紧回头观望一下,发现“钩子”(也是同学,9号楼下雇的一位女佣的孩子)并没有跟上来。

    霞蓓好像有点尴尬。

    事后,我好悔啊,那种悔,似乎延伸至今。

    3、4年级以前,我和霞蓓是一个学习小组的(好像我是组长)。学习结束以后时常在她家里或在我家里捉迷藏,晚上在三星里的石灰山(1960年以前还是个很大的花园)上“逃江山”,常常玩的很疯,满身大汗淋漓。后来,我被老师分配到另外一个学习小组做“领导”,类似的活动就很少了。

    霞蓓在班里一直是无人可以撼动的“班花”,男孩子们在背后最喜欢议论她,只要她在场,大家做什么都感到特别有劲头。

    那时,我的童声蛮不错的,是班里最突出的“歌手”,还曾考入过百里挑一的卢湾区少年宫声乐训练班(合唱队的预备队)。记得那时每逢音乐课的唱歌考试或少先队活动时上台演唱,下来后总能听到霞蓓的称赞:“你唱得真好听。”不知为什么,随随便便一句话,常常会使我莫名其妙地兴奋好几天。

    升5年级以后,班里一位最受班主任亲睐的帅哥——外号“大屁股”的,更是常常在我们中间夸耀霞蓓喜欢他,说上课下课时她经常偷偷地看他。虽然不知此话真假,却也搞得我心里酸溜溜的。现在的家长们总抱怨孩子们“早恋”,我总觉得那是忘记了自己的曾经。还是弗洛伊德他老人家英明,人从孩提时期(我的体验是从幼儿园时期)就会滋生一种对异性朦胧的、美好的情感,这对于孩子成长,肯定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5、6年级两年,霞蓓就坐在我身后。所以,她对我而言虽然不是同桌(同桌是喻玉娟,大队学习委员,因长的不够漂亮,胳膊一旦越过中线常要受我击打的),却也是距离相同的“后桌”,我自然是她的“前桌”(不知道兴不兴这样“攀”的)。那时,我的性子突然变得极其古怪:心里特别想和人家接近和说话,行为上却表现得若无其事,道貌岸然的,除了必要时借个刀片橡皮什么的,就不再敢主动与她搭话了(不知今天的心理医师会怎样诊断)。低年级时期彼此之间嘻嘻哈哈的融洽状态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全无踪影了。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毕业分手——她进了清华中学(原来叫红星中学),我进了当时在档次上等于或略高于清华的五十五中学。

    最后一次“接触”是在我家。

    那是1966年6月的一个下午,因文革烽烟初起,都停课在家。姐姐将霞蓓带到家里玩,她们“玩”的是缝纫机——将我的一件短衬衣的肥大部分去掉。那时我和小弟弟正在床上穷闹,当她抿嘴憋住笑从姐姐身后闪出后,我与她的两双眼睛瞬间还对视了一下,我立即躲开了——还是那双美丽的笑眼。接着她们唧唧咋咋地干她们的,我们嘻嘻哈哈地玩我们的,双方都旁若无人,两个多小时,直至完工,姐姐将她送到楼下。她一直没有理我,我也没敢和她说话。实际上我当时特别希望她能主动问我点什么。

    这个无言的结局一直使我深感沮丧。

    后来的见面都是在弄堂里的擦肩而过,但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年以后传出了她与13号楼下耀庭的“绯闻”,大约又隔了一年,我在同学“扁头”的介绍下,认识了住在他家附近的霞蓓的最终男友。当时那种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再后来,因68届被“上山下乡一片红”,我和“扁头”、“大屁股”等一伙小学同学兼中学同学都加入了发工资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霞蓓和她的男友一起报名,去了遥远的“彩云之南”——真正的天南地北、“天老地荒”。自那以后彼此之间就再也没有见过。

    后来听说她的家最终安在了深圳。

    这些年才听父亲说起,霞蓓爸爸也是“两航起义”人员,只是他既没有坐牢,也没“戴帽”。

    谢天谢地!

    听母亲说,霞蓓爸爸挺喜欢我儿子的,曾找过父亲商量,有意思将庆伟(霞蓓的哥哥、我的五十五中学的上两届校友,改革开放初期上海滩上最早的股民之一,发了些财,但当时已经患癌症离世)的女儿——一位80后美女介绍给我的儿子“轧朋友”。

    父亲随口骂道:“那小驹(鬼)头,不像样子,在卢湾中学读高中时就早早地轧了个女朋友,现在都快要结婚啦!”

    霞蓓爸爸便笑着连说:“那就算了,那就算了……”

    当然,这是搬迁到桂林西街以后的的事了。对于我讲的这个“后三星里”故事,老婆揶揄道:“你自己单相思,攀不上人家,到如今竟还想让儿子顶替接班,了却憾事啊?”

    其实,当年三星里的男孩子们“评选”出来的美女还有很多,例如 :17号楼上的二小姐,16号楼下的独生女,年龄再小一点的还有1号楼下“厂长的囡儿”等等。

    对于美女,男孩子们的眼睛最是雪亮的哩。

    2010年6月14日至16日(端午)

    选自《对人类文明的诚意》(红旗出版社2012年4月北京第一版)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7 12:09:08    跟帖回复:
       沙发
    收藏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7 12:55:58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披榛采兰 2018/9/27 12:09:08  的原帖:收藏了谢谢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7 13:09:18    跟帖回复:
       第 4
    三星里的美女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7 13:49:19    android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8 0:21:46    跟帖回复:
    6
        我在佛罗伦萨古街道上漫步时就听人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8 5:41:31    跟帖回复:
    7
        假如生于1265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8 6:19:52    跟帖回复:
    8
        (中国南宋时期)的但丁如果今天回到佛罗伦萨,
    回帖人:
    wian30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8 8:11:23    android
    9
    往事如烟,写的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8 12:12:32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9楼第 9 楼 wian30 2018/9/28 8:11:23  的原帖: 往事如烟,写的不错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8 12:29:21    跟帖回复:
    11
    他还能在这熟悉的街道上找到他的家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01:38    跟帖回复:
    12
        不知道是“优越性”还是“劣退性”使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5:14:24    跟帖回复:
    13
        现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2:00:54    跟帖回复:
    14
        随着瑞金二路东边大片老式弄堂房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6:08:01    跟帖回复:
    15
        随着瑞金二路东边大片老式弄堂房子
    20971 次点击,59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三星里的美女们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