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异想天开吧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1900,一位美国牧师的在华创业故事
10151 次点击
87 个回复
异想天开吧 于 2018/9/29 16:32:3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900年4月,正是烟花三月下扬州的仲春时节,时任日本仙台市基督教堂牧师的海维礼先生(William Endwin Hoy 1858——1927),偕同他的年轻助理弗雷德·克洛曼传教士,一人提着一口长途旅行用的牛皮箱,乘坐法国邮轮伊丽莎白公主号,从上海向西,逆水而上,前往遥远的湖南岳州。
  这两个人,一个刚刚来自万里之遥的美国,一个来自长江中游的汉口,他们为着“传教”这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

    轮船日夜兼程,航行在风景如画的大江上。两位身着黑袍的传教士,从甫一上船起,就一直在热烈而小声地交谈着。当然,更多的还是弗雷德充满好奇的提问和海维礼对自己和这个东方古国不厌其烦的介绍与叙说。

    接受教会派遣从美国动身之前,弗雷德就接收了不少有关海维礼的个人信息。海维礼,美国人,本名威廉·埃德温·霍伊。1858年出生于美国东北部的宾夕法尼亚州米夫林堡。24岁本科毕业于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27岁于兰卡斯特大学神学院硕士毕业。经过培训和考试,获得基督教传教士身份。毕业即被派到日本仙台传教,一直担任仙台大教堂的牧师和由他创办的两所学校的校长。

    

    海维礼博士(William Endwin Hoy)

    “海维礼先生称得上一位美男子,他有着魁梧的身躯和宽阔的前额,清澈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坚毅与真诚。”后来弗雷德曾经写文章这样描述当时的海维礼,“也许因为长期的宣教布道所养成吧,他的声音充满了成熟男子的磁性,对每一个见过他的人都极富吸引力。可生活中的他总是十分低调,在任何人面前都保持着倾听的姿态,是一位和蔼可亲值得信任的牧师。”

    那一年海维礼40出头,而刚刚从神学院毕业的弗雷德要比他年轻得多,在听了海维礼最初的述说之后,不禁有些受宠若惊,赶忙用了谦恭的语气道:“海维礼先生,您太讲礼性了,还专程从汉口到上海来接我,那么远的路程,真是让我非常过意不去。”

    的确,对于海维礼的高度热情,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岂能不感到过意不去呢?从汉口到上海,即便是顺水也要三天三夜,这可不能算是一个很短的时间。海维礼先生完全可以待在汉口与自己汇合,何况他还正在紧张的汉语学习中!这个礼性也讲得太重了啊!

    “弗雷德先生你不必客气,”海维礼笑道,“你直接从大洋彼岸来到遥远的东方,年纪又那么轻,我担心你一下子难以适应这个古老的国家。有个人来给你作向导,相信会好一点。”

    “您不是来中国也不很久吗?”

    “可我毕竟这是第二次来中国了,而且,第一次来中国是两年以前,算久了哩。”

    “我是说,您在中国呆的时间,跟仙台比,就不算长了啊。”

    “也是哦,真正在中国呆的时间,认真算起来还不到一年。”

    “您在仙台呆的时间够长的了啊,海维礼先生您太了不起了!”

    “是的,是的,仙台,那是很长的时间。”弗雷德的提问,让海维礼蓦然回想起仙台的妻儿们,想起最小的、刚刚断奶不久的儿子查尔斯,也让他回想起宾夕法尼亚风烛残年的父母亲……

    15年前,年轻的海维礼受基督教美国复初会的派遣,只身来到日本的滨海小城仙台。复初会是德国人在美国创立的一个基督教门派,称“德美复初会”。当时基督教的门派多如牛毛。据史料载,清末民初,仅进入湖南的基督教分支机构就有19家之多,进入岳州的有10家。成千上万的传教士,面对着尚未开发的古老东方,趋之若骛。

    那时候,日本虽然取得了明治维新的成功,政府和老百姓都不像从前那么穷了,可是当时的复初会本身不算宽裕,什么都得靠传教士自己去开拓,创造。在仙台,他几乎是白手起家,千辛万苦,在那里建起了第一所属于复初会的教堂和一所专门培训日本牧师的小型学校。还建立了一所名叫宫成学院的女子学校。
  他与女校里美丽的美国教师玛丽相恋并结为夫妻,生儿育女,在那座森林与温泉遍布的美丽小城定居下来。
  一位日本记者这样评价海维礼:“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米夫林堡的神学院毕业生海维礼,是一位睿智而踏实的学者型创业者,特别能吃苦,有着罕见的坚韧精神。”

    他在仙台开创的事业,受到复初会的长老们高度评价。

    两年前,也是这个季节,受基督教美国复初会的再次派遣,海维礼乘着德国人的“中国皇后号”独自离开仙台,来到中国考察和拓展新的传教地。三个月时间里,他马不停蹄,沿着长江,先后到了上海、南京、九江、汉口,但没有选定满意的目标城市,只好先返回仙台。在仙台,他的一家六口还在期盼着他这个爸爸的远行归来。

    他离开仙台来中国,本来只是奉命行事,并无太大的兴趣,可是当他考察完四个城市之后,为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所吸引,就打定主意要到中国来试一试了。作为一名学者,他对美国和日本的文化都有过一些研究,可是,在灿烂的中国文化面前,其他国度的文化都黯然失色。

    去年,他第二次来到中国。正在汉口一个补习班突击学习中文、同时依然在寻找新的传教地的时候,他得到消息:迫于列强们船坚炮利的压力,地处长江中游的岳州,主动向清廷申开为国际通商口岸。“主动”的意思,就是说,自己不申开,外国人也会想法子申开。等到外国人给你开了埠,主动权掌握到外国人手里,那你就被动了!

    海维礼认为,在一张空白纸上画图,这是一个拓展新的传教地的绝好时机。于是立即申请总部派遣弗雷德给自己做助理,两人在上海会合后,一道进入岳州,试图从这里把广阔的湘北地区打开……

    听完海维礼的人生故事,年轻的弗雷德大为感动,用了十分诚挚的语气说:“海维礼先生,您太了不起了。能给您这样伟大的人当助理,真是我莫大的荣幸。”

    “可是这个国家目前还是一个文明与野蛮并存的矛盾体,弗雷德先生你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哦。”

    “有先生您在,我什么都不怕!”

    海维礼脸上浮现起开心的笑容,显然,他对眼前这个年轻的传教士答复很满意。他一直坚信,一个人选择一生做传教士,那就意味着把自己献给了上帝和民众。海维礼身材敦实,看上去很强壮很健康的样子,实际上他的哮喘病相当严重,稍不注意保暖就会发作,发作起来相当的痛苦,咳得昏天黑地呼吸困难。可是除了妻子玛丽,他从不对外人说。他非常需要一个年富力强的好助手。

    暮色四合,在经过三天四夜的航行之后,伊丽莎白公主号在城陵矶客运码头停靠下来,人们鱼贯通过跳板,走上码头的阶级。那个时代的城陵矶大码头可真是大,据说每天停靠在这里的船只有上千艘之多。因为那个时代基本上没有公路和铁路运输,而天然深水良港城陵矶又是湘鄂赣川多个省份的航运枢纽。望着港口森林般的桅杆和烟囱,码头上堆积如山的货物,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工人和旅客,海维礼相信自己是来对地方了。

    刚刚走下跳板,海维礼突然发现,他们被一群似乎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当地人包围了,从那些人的眼神和声音里,瞬间他感觉到了危险已经降临,他不禁大惊。

    “你们这些狗东西又来了!”

    “你们跑到我哩岳州来寻死呀!”

    “洋鬼子!洋鬼子!”

    突然有人喊:“打死这两个洋鬼子!”

    接着便有人朝他们扔石头,江滩上那种圆溜溜硬梆梆的鹅卵石,砸在身上痛入骨髓。弗雷德的右眼被石头砸中,有鲜血流出来——这竟至于后来他被迫放弃自己的人生理想与追求。

    海维礼赶快拉着不知所措的弗雷德回头逃到船上。那些人也试图尾随他们上船,但被穿制服的船员们制止了。显然,这些闹事的人,害怕穿制服的人。

    半个小时以后,城陵矶海关税务司英国人赫德派员会同当地巡检司士兵,把师徒二人接到了海关。

    弗雷德的眼睛肿起来了,赫德让海关的检疫员给弗雷德作了一些处理。那位检疫员是个日本人,他手里有一种日本制造的眼药水,用了以后效果明显地好,既消肿,又止痛。
  翌日,为安全起见,赫德先生请巡检司派了一小队士兵,又是枪又是刀的,陪同海维礼二人进城。
    海关的小火轮从三江口进入洞庭湖,在湖面上行驶半个小时后,停泊在岳州城南正街的南岳坡码头,时间是这天早饭后的晌午。
   海维礼惊讶的发现,这个大约一两万人口的外省小城,像一个缩微盆景一样,一切都显得很小,很小。然而,却繁华、美丽得令人惊讶——上岸之后,最先进入视野的是“鱼巷子”。青石板齐整的小街,鳞次栉比的摊店,鼎沸的人声,浓郁的鱼腥,让海维礼想起那幅在日本见过的张择端《清明上河图》。
    午餐,他们在南正街的潇湘大饭店吃了很多王百兴酱菜。这种牌子的酱菜在岳阳很有名,后来他在岳阳二十多年都少不得。其中最好的是“蓑衣罗卜”,脆嘣脆嘣的口感加上小麻油的清香,那个美味简直无以言表。
  饭后在天岳山的君山茶庄喝到了大名鼎鼎的银针茶,一旗一枪,根根竖立水中。老板说这种茶是进贡给皇帝老子的,海维礼倒是不觉得它味道有多么好。他后来在岳阳那么多年,一直喝茶巷子卖的北港毛尖,价廉物美,不像银针那样贵得让人心痛。
    下午,先是到岳阳楼上把那篇著名的《岳阳楼记》逐字逐句读了一遍,站在石头栏干前看了一会波翻浪涌的大湖和对面的君山。在这里,他最感兴趣的不是湖光山色,也不是千古雄文,而是据说可以凭借高超的法术在洞庭湖上飞来飞去的吕洞宾。他在日本读过道家的一些典籍,对吕洞宾其人其事非常熟悉,还写过这方面的文章。
    然后跑到百香园看了半场一句都没听懂的花鼓戏。他发现日本歌舞伎的脸谱,跟中国的戏剧人物是一脉相承的。日本人学习别人的好东西,为己所用,那是不遗余力和无所顾忌的。
    夜里,海维礼感觉白天花的钱有点多了——毕竟是教会的钱,不是自己的,得尽量省着点花——他们就住在半边街的廉价小客栈里。小客栈的房间,小得刚刚放下一张床,下床就到了门外。夜里,有点劳累的师徒俩都睡得很香。
   翌日,他们又在街头巷尾细细盘桓了一整天,与一些看上去显得比较友好的当地人作了一些简单的交谈。海维礼了解到,那时候的岳阳,叫巴陵县,可人们还习惯叫“岳州”,很少叫巴陵县的。因为岳州府治在此(辖巴陵、平江、华容、临湘四县,总人口有250万)。到民国二年才改名岳阳县,叫岳阳。他还对岳州的民族、交通、气候、收入和各种物价都作了详细的了解。海维礼在汉口学了几个月的中文,已经能作一些简单的会话了,让弗雷德羡慕不已。
    很晚他们才回到停泊在南岳坡的海关小火轮上。船儿在浩瀚的星空下突突突驶向城陵矶。
    当夏夜凉爽的湖风轻拂在海维礼脸上的时候,他已经悄然在心里打定主意,自己的后半辈子,要在这座中国内地的滨湖小城里度过。因为两天的细致考察,他心里早已升腾起一个强烈的意念:岳州这座城市,丝毫不比仙台差。这里虽然没有仙台的原始森林和温泉,可也没有台风,海啸,地震,火山……跟仙台比,这是一座更适宜于人类居住的城市。
    他打定主意来岳州度过自己的后半辈子,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就是跟他的健康状况有关。年过四旬的他,有较为严重的哮喘病。1900年1月12日,他在汉口学习中文时,给妻子写信道:“我已经在中国两个月了,在我离开日本之前,哮喘再次困扰着我。现在我在中国,在长江中游的这座大都会,身体从未有过比现在更好的感觉。一天能连续工作十小时。像一个真正的大学生那样学习,吃得津津有味,睡得像个完全正常的孩子。当我想起过去在仙台度过的许多冬天,以及现在我的新健康状态时,我想要大声欢呼和感激。”
    夜里,脸色有些潮红的海维礼来找税务司赫德,抑制不住亢奋地告诉他:“对岳州的感觉非常非常好,明天,我就要进城去做事了,我会在岳州呆一段时间。赫德先生,谢谢您的款待和保护。您虽然比我年轻,却是一位值得我尊敬的好朋友。”
    没料到的是,赫德却虎着脸递给他一份头一天的《字林西报》,说:“您怎么还蒙在鼓里呢,海维礼先生!看看这报纸吧,到处都在闹义和团。那些人号称扶清灭洋,杀了很多外国人。在闹得最凶的北京,连德国和日本的公使都被杀了。上帝啊,外交官怎么能够杀呢?战争,战争就要来了啊。岳州暂时不能留了,我们海关都已经作好暂时关闭、撤离的安排。”
  海维礼闻言震惊不已,反复权衡之后,还是决定接受赫德的忠告,带着弗雷德暂时回到仙台,远离中国正在发生的这场动乱。自己既要对家里的妻儿们负责,又要确保年轻的弗雷德不会遭遇不测。(未完待续)

  

  本文节选自我的长篇纪实文学《湖滨大学》,关注公号yueyangzhongsheng可全文阅读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16:38:14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16:41:32    跟帖回复:
       第 3
    苦行僧式的牧师,令人唏嘘的命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16:49:47    跟帖回复:
       第 4
    他给一座外省小城带来的现代文明,到今天还在发扬光大,绵绵不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16:58:13    跟帖回复:
       第 5
    来华之前,他已经在仙台开创了成功的事业,给自己一家挣得了稳定的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17:17:38    跟帖回复:
    6
    今天,湘鄂间至少有六所大学留下了他当年开创的足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05:48    跟帖回复:
    7
    掠夺式的强盗传教士只是少数,信奉上帝的人大多还是很好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20:45    android
    8
    文明的使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23:05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半仙半农 2018/9/29 21:20:45  的原帖: 文明的使者是的。我原来的书名就叫《文明的回声》。已由中国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29:45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半仙半农 2018/9/29 21:20:45  的原帖: 文明的使者转至第9楼第 9 楼 异想天开吧 2018/9/29 21:23:05  的原帖:是的。我原来的书名就叫《文明的回声》。已由中国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赫德 英国政治家、清朝海关总税务司。

        中国的血汗钱就是给他吸光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32:32    android
    11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半仙半农 2018/9/29 21:20:45  的原帖: 文明的使者转至第9楼第 9 楼 异想天开吧 2018/9/29 21:23:05  的原帖:是的。我原来的书名就叫《文明的回声》。已由中国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膜拜楼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37:21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半仙半农 2018/9/29 21:20:45  的原帖: 文明的使者转至第9楼第 9 楼 异想天开吧 2018/9/29 21:23:05  的原帖:是的。我原来的书名就叫《文明的回声》。已由中国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远红外 2018/9/29 21:29:45  的原帖:    赫德 英国政治家、清朝海关总税务司。

        中国的血汗钱就是给他吸光的。

    是这样的,您说得没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38:44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半仙半农 2018/9/29 21:20:45  的原帖: 文明的使者转至第9楼第 9 楼 异想天开吧 2018/9/29 21:23:05  的原帖:是的。我原来的书名就叫《文明的回声》。已由中国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半仙半农 2018/9/29 21:32:32  的原帖: 膜拜楼主谢谢您。千万别说膜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9 21:59:55    跟帖回复:
    14
    马一个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7:16:27    跟帖回复:
    15
    好文!
    10151 次点击,87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1900,一位美国牧师的在华创业故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