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异想天开吧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记忆碎片之《正餐》
5057 次点击
22 个回复
异想天开吧 于 2018/9/30 10:04: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们这地方,老(死)了人,无论城乡,办丧事都会有一个所谓正餐,时间是在出殡前后。是一顿很丰富的酒席,送了情的亲朋戚友都被主家郑重请来做客。这是风俗,更是礼性。再穷的人家,一顿正餐也是必须有的,否则大家就会说这户人家不像个人家。
  物资特别匮乏的1969年,我祖母去世,父亲用一家人的购物票买来鱼肉、豆腐、粉丝,一担挑上,带着小学的我回老家办丧事。我们这一带不叫办丧事,叫办葬事,丧,葬,意思是一样的。
  下葬这天,因为有一顿正餐可以享用,殇夫们都很积极,晌午时分就把祖母送上了山,把坟做好。然后大家下山等中饭吃。
  离吃中饭的时间实在还太早,大家就在地坪里看“地仙”表演。
  我们这里的地仙,是个集法师和风水先生之功能于一体的人,既堪舆,也做小型的道场。一位小巧玲珑的半老头,两道浓眉像两把支楞着的扫帚。
  做道场就有很多说唱的内容。有意思的是,那个年代的说唱,内容大多来自领袖语录,譬如:政策和策略,就看你溜不溜;大海航行靠左手,等等。这就让道场充满了喜剧色彩,不用晕段子,也能笑倒一地坪的人,快半个世纪了我还记忆犹新。
  笑笑闹闹,转眼半老头又打发掉了个把钟头,太阳爬到了人们的头顶上。地仙禁不住发问:“中饭好哒吧?”
  大师傅答道:“都好哒,就只有肉还没到。肉一到就开餐。”
  人们的眼神就顺着大师傅的眼神,一齐朝着屋场的西南方望去。人们都知道,负责采买的德宝师,一清早就动身到镇上肉食站买肉去了。人们也都知道,那时候的肉不好买。迟早全凭肉食站长的心情。有时候一清早就杀了猪,有时候则要拖到半下午才杀猪。此刻,人们只能祈求德宝师的身影尽快出现,好吃了这顿正餐快快散场,好止住辘辘的饥肠。
据说,有的殤夫为着这顿肉饭,早饭都没有吃,留着肚子。
  然而德宝师一直都没有出现,通往屋场的大路,连只牛屎八哥都看不到。
  地仙半老头已经唱得精疲力竭了,嗓子也分明有点沙哑。
  父亲不得不从邻居家借来一些红薯片给大家充饥,又给地仙倒上一大杯茶。
  太阳开始向西斜了,地坪上的气氛逐渐变得凝重。
  忽然外村有人来请地仙,地仙也不等正餐了,跟着来人快快走了。饥饿的客人们散落到地坪的四周,有人开始通无名娘了。那时候我虽然不大,看着父亲和叔伯的脸色,心里也充满了尴尬。
  到了半下午时分,才有人惊喜地高喊:“看,快看。。。。。。”
  德宝师出现了,半爿猪肉前后搭在他的肩头,正小跑着朝屋场赶来。德宝师是个厚道人,不用问就知道,肉食站到了下午才杀猪。
  十多分钟后,仅仅是十多分钟后,一脸盆一脸盆的回锅肉便上到了满地坪的桌子上,浓郁的肉香弥漫了整个的屋场。
  又过了十多分钟,仅仅是十多分钟,人们用手掌或袖口擦着嘴角,三三两两地离去,真是风卷残云的速度啊。
  我是长房长孙,与祖母的感情极深。然而最后告别祖母的时候,在我的记忆里留下的烙印,却跟祖母没有关系。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是那顿正餐,那顿肉饭,因了那个特别的年代!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10:09:47    跟帖回复:
       沙发
       看见很多朋友都在写旧事,也想尝试一把。不知道大家究竟喜不喜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10:26:46    跟帖回复:
       第 3
      有一年我去全国学习的毛田办事,村里特意安排我们在妇女主任家里吃饭,她老公是公社武装部长,经济活泛一点。七八个菜,摆了一桌子,荤菜竟然只有一个蒸蛋。那个年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10:46:42    跟帖回复:
       第 4
      这样的小故事还有几箩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11:03:45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14:42:11    跟帖回复:
    6
    记忆碎片之《黑帮》

    1966年,做小官的父亲在我们这座城市里成了第一批被打倒的对象。批斗完后,跟我母亲分别被下放到农村去了。恰好学校停学我也住到了老家祖母那里。
    有一天晚上,一位跟我玩得最好的堂兄,带我来到邻村另一位堂兄家里玩。这天他们几个人的谈话,有一些我印象特别深:
    “你不应该把他(指的我)带来的,不方便。”
    “没事,他还小,不懂事。”
    “也不好,万一。。。。。。”
    “真的没事,他牙老子(爹)也被打倒了,他跟我们身份一样,想法也差不多。”
    “以后还是注意点为好。”
    “我们想了一下,”另一个说话人声音压得很低,“我们的组织名字就叫反共救国军,材料也拟好了,哪天开个会宣布一下。”
    那时候我尽管还小,那个人的话还是让我一惊。常在街头看到打着红叉的布告,一些反革命组织的成员被枪毙。那年头,政治犯比刑事犯罪份子判得还重。有个同学的父亲被从家里抄出了一些反共文章,结果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一颗子弹掀掉了半边脑壳,脑浆溅了一地。
    同时,我也想起了父亲临别的话:“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相信党组织。要积极向上,做个好人。”心灵上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对反革命组织、反革命分子、反革命行为的排斥。
    于是我对堂兄说:“我想睡觉了,回去吧。”
    堂兄无奈,只好起身跟那些人告别:“你们坐吧,下次来把今天的结果告诉我就行了,反正暂时还没有什么行动。”
    出门之后,我问堂兄:“你们,这是什么组织吧?”
    堂兄说:“我们只是在一块学武术。我已经学了一年多,打得两三个人赢了。啥时候我也教你学学。”说着,对着月亮摆了个骑马蹲裆式。
    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几个月以后,堂兄被公安人员用绳子捆走了。
    又过了些日子,县里的布告公布了这个反共救国军的判决。
    文革结束,他们都平反回家了,冤假错案。
    我想,他们可不是冤假错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14:56:58    跟帖回复:
    7
    他们是冤假错案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17:18:10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30 22:41:14    跟帖回复:
    9
    社会总是复杂的,很多事物并非非此即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 4:19:29    回复 4 楼:
    1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 5:26:42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异想天开吧 2018/9/30 10:09:47  的原帖:   看见很多朋友都在写旧事,也想尝试一把。不知道大家究竟喜不喜欢。。写得非常好!
    读这样的文字是种享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 6:55:57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异想天开吧 2018/9/30 10:09:47  的原帖:   看见很多朋友都在写旧事,也想尝试一把。不知道大家究竟喜不喜欢。。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罗马的公民 2018/10/1 5:26:42  的原帖:写得非常好!
    读这样的文字是种享受!
    非常感谢。时下人心浮躁,真是难得有您这样的感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 12:01:15    跟帖回复:
    13
    记忆碎片之半爿猪肉

    1977年,国人还没有从物资紧张的状况中走出来。什么东西都要凭票券,或者批条子,天麻,白蛋白,鱼肉,猪肚,笋干,木耳,煤炭,糠头,不胜枚举。
    那一年我刚好参加工作,在县商校搞后勤。有一天,校长老唐递给我一张条子:“请供应商校白肉一百斤,凭此条充抵供货站任务。县肉食公司。”
    校长说:“已经电话联系过了,乌江肉食站今天杀猪,你去乌江把肉买回来吧。”
    我未假思索,骑上一辆老是掉链子的自行车,就去了乌江。路不熟,路又烂,一路上掉了无数次链子,两只手被机油弄得乌漆墨黑。
    到了下午三点,才饥肠辘辘地赶到二十公里外的乌江乡。还好,走进肉食站的大门时,猪还没杀,正在烧水。站长笑道:“你要是再迟一点点来,就要打空转身了。”
    我去买了一包饼干充饥,心里喜滋滋的。
    一会儿,猪就杀好了。站长说:“半边,119斤。反正抵任务,就不剁散了。”
    我闻言大喜,那时候的猪肉,一个人一月的定量才二、三两,19斤猪肉,那这可真是不得了啊!
    抱起半爿猪肉就朝单车上放,用绳子捆紧。
    骑上车,刚出门,发现轮胎爆了。推着猪肉车到镇上去找人补胎。
    这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想想那二十公里烂路,还有不断掉落的链子,心里忽然有些畏难了。
    在一家商店门口打了个电话回学校,我说:“老唐能不能派个车来接我一下?”我知道县局采购办有很多货车的。
    老唐说:“这不好说。还是你自己辛苦一下骑车回来吧。”
    心里正有点寒意,忽然看见回城的班车正在朝车顶装货,一只木梯子靠在车身上。我灵机一动,赶紧去买了一张回城的车票。
    售票员说:“东西只能放到车顶。”
    那时候真是年轻,扛起那半爿猪肉就上了木梯子,然后又把单车扛上去。
    进城以后,要把车和肉从车顶扛下来,再骑行五、六公里回到商校。
    等到骑着破车,驮着猪肉走进校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那是记忆中比较累的一次。
    现在的年轻人不会受这种苦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 18:45:22    跟帖回复:
    14
    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比现在拚多了。
    我17岁就从早到晚挑红砖,每担36口,180斤整。
    18岁的时候扛200斤的米包。
    现在20斤都懒得提了。。
    回帖人:
    zhjij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 21:59:14    跟帖回复:
    15
    顶帖

    ------------------------

    5057 次点击,22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记忆碎片之《正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