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从多哈-雅典的卡塔尔航线说起
56975 次点击
207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8-10-09 10:51:4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由上海前往雅典,我们乘坐的是卡塔尔航空经多哈转机的航班。我对飞行路线敏感,习惯将座位前视频固定到实时飞行画面,然后观察经过哪些城市及整条飞行轨迹。从上海到多哈,航线先偏南,绕过喜马拉雅山进入印度,然后擦过阿拉伯海到多哈,一切正常。

    从多哈到雅典,QR203航班若直飞雅典,经阿拉伯邻国沙特、约旦,穿过有良好关系的以色列,先后进入地中海、爱琴海即可。然而,波音-777E的飞行轨迹却绕过沙特从波斯湾进入伊朗高原,再经土耳其朝西折往爱琴海边的雅典——“三角形的两条边大于第三条边”。这条费时费油的航线,立即使我想起阿盟与卡塔尔的纷争。

    卡塔尔与沙特、埃及为首的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一样,本是“正统”的穆斯林逊尼派为多数并掌权的“兄弟”,近年只因与“异端”什叶派穆斯林国家伊朗(互视异端)及阿拉伯的宿敌以色列关系过于热络,而被开除出“阿盟”。

    2017年沙特与“屡教不改”的卡塔尔正式交恶,撤销了卡塔尔航空公司的营业许可,对卡塔尔航空关闭领空。虽然与伊朗“友好”的伊拉克、叙利亚愿意提供方便,无奈叙利亚是连俄罗斯战机都曾被打烂的战乱国家,卡塔尔岂敢让民航冒如此风险?

    卡塔尔只是中东的莞尔小国,附着在沙特的“右腰”部:国土面积仅1.15平方公里,比上海的崇明岛更小;人口264万,本国人只占16%,仅42.2万人,外来务工的印度、巴勒斯坦等外籍人占了大多数。这样一个可能会被“忽略”的小国,却占据了很多大国都没有的国际航空优势:全球72亿多人口,有40亿人居住在多哈7小时飞行圈内。于是,依托世界储量第三的天然气资源和丰富的石油资源,卡塔尔引进先进技术发展非油气产业,国际航空业便成其为又一经济支柱。

    卡塔尔航空公司拥有219架“波音”、“空客”,其中大多为膂力强健的宽体客机(“波音”777和“梦想”787共97架;“空客”A330以上的客机75架,其中10架还是“巨子”A380),平均机龄6.7年,年青得令大国们羡慕。公司自1993年成立起已25岁,从未犯过乘客伤亡的事故,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航空团队之一,列全球7家五星级航空公司之内,2015年获全球航空“奥斯卡”大奖——“Skytrax最佳航空公司”。

    与先进、强大的机队相应,卡塔尔拥有先进的多哈新机场,地球上第一条最长的跑道在这里诞生;并且首创A380客机的全部适航条件;现年旅客吞吐量可达5000万,超过了改扩建后的上海虹桥机场。

    然而,这个小小的航空强国,由于在阿拉伯大家庭“出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周边国家或关闭领空,或战乱不止,绕道飞行费时、费油、费人工,航空成本大增,有的航线飞行时间竟要延长1倍。这对以利润为目标的企业而言,极为不妙。

    实际上,卡塔尔与阿拉伯兄弟的“摩擦”,是中东历经千年的激烈、复杂的教派纷争的一个现代版本,教派纷争的核心问题表面是抢正统,实质上是权力之争,尤其是继承穆圣权力的方式之争。

    伊斯兰教自公元7世纪受犹太教、基督教启发,经哈尼夫思想为“中继”,改造、诞生。之后,穆罕默德声称受安拉之命传播、复兴,发展很快,使统治阿拉伯半岛的倭马亚家族的影响力受损,开始迫害“先知”穆罕默德。穆圣只得走麦地那,组织军事力量反抗,10年后夺取了阿拉伯半岛的政权,组建了政教合一的国家。半年后穆圣病逝。由于生前没有选定接班人,信徒们便进入了延续1000多年的正统继承权力的激烈斗争。

    穆罕默德生前友好伯克尔、欧麦克和奥斯曼及其群体认为,接班人当选举德高望重的忠实信徒,他们联合起来维护教团权威,并先后分别担任第1任至第3任哈里发(安拉使者的继承人),这就是后来的逊尼派。

    另一股势力由主张血缘世袭的信徒构成,拥戴具有“圣血”的穆罕默德的堂弟阿里继承教团权力,并刺杀了第3任哈里发奥斯曼,将阿里送上第4任哈里发高位。这就是后来的什叶派。

    然而,以暴力为主要手段的“冤冤相报”一旦开始就无法止歇。5年后倭玛亚王朝的元老穆阿维叶公开挑战阿里,并将他杀死,自己做了第5任哈里发。

    什叶派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阿里的儿子哈桑和侯赛因倚正统血缘发动起义,争夺哈里发之位。起义失败,两派彻底分裂,思想、教义、法律的差异越来越大,互视异端,不惜动用武力,相互发动“圣战”。直至16世纪波斯人建立了统一的萨法维帝国,奥斯曼帝国与萨法维打了长达百年的“圣战”。延续到现代,逊尼派与什叶派的纷争仍是中东动荡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离中东不远的希腊,早在两千多年前,“神授王权”的城邦就开始朝直接民主制城邦演化,并通过铁器时代发达的手工业、航海业和海上贸易,大量希腊本土人向爱琴海、地中海千百个岛屿移民,并且远走马耳他,小亚细亚(土耳其半岛),还通过西西里岛这个“跳板”进入意大利、法国沿海地区,希腊人与当地人通婚、同化后,也将民主城邦制带到各地,形成一个地域广阔、互不隶属的“希腊文明生态”地区,推进了这个地区的经济、社会、文化、科学、艺术、宗教的发展,并被主流学者、专家视为西方文明乃至现代文明的源头。

    中东与欧洲的先进与落后的差距,早在那时就已经拉开。

    望着“波音”777机翼下缓缓飞过的伊朗高原以及小亚细亚内陆,那些几乎寸草不生的荒漠中,不时会出现蓝色或绿色的高山湖泊与河流,犹如镶嵌在巨人雄伟的黄褐色体魄上的蓝绿宝石或玉带,土耳其境内的高原,还有少量的林木和大片的耕作画面。实际上,爱琴海边的希腊半岛的山地和海中大小岛屿,都由千万年内火山喷发形成,本也是土层瘠薄、每年长期干旱的荒漠。尤其是那些海岛,大多是没有淡水资源的不毛之地。然而,互联网上贴出的希腊本土与海岛大量精美绝伦的风光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