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东门吹牛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灌水]逃避之恶
28569 次点击
28 个回复
东门吹牛 于 2018/10/10 10:41: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人们总是能给自己所选择的找到理由,或者说——借口。

    十一长假带孩子玩的间隙读完了那本著名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凑巧又看了部名字就叫《汉娜阿伦特》的电影,感慨良多。

    书中最让我震惊的一句话,是审判过去二十年后,副检控官加布里尔巴赫告诉一位采访者,如果所有证人都出庭讲述犹太委员会的故事,“那么将不会有人记得艾希曼”。

    在纳粹占领下的犹太人聚集区,都有传统的犹太领袖,他们应纳粹的要求成立犹太委员会,帮助登记名册,发放出售黄色卫星标记,管理维持秩序,然后按照命令把犹太人分批有序的送上通往集中营的列车,直到最后自己也上车为止。

    在这本书的前言后序及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正文里,阿伦特都在竭力的向读者证明,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犹太人的助纣为虐达到怎样惊人的程度。

    她写道:如果没有受害者一方的合作,很难单靠几千个人,而且大部分还是坐办公室的,就把十几万人消灭掉。柏林地区的犹太人,最终全部由犹太警察集中,控制。波兰犹太人全程只看见过几个德国人。

    她描述犹太官员成为杀人工具时的感受:他们就像在船倾覆之际,为安全抵达港口放弃大部分珍贵货物的船长们。就像牺牲一百人换取一千人性命,牺牲一千人换取一万人性命的营救者。但结果,他们往往将几十万人送上死路后,救出一千多人。

    最后她得出惊人的结论:如果没有犹太委员会对纳粹的配合,局势会变得混乱,但犹太人的死亡总数不可能达到四百五十到六百万之巨。

    相对于艾希曼,阿伦特显然对那些选择合作的犹太领袖们更为愤怒,讥讽的力度也远超前者,相关文章发表后大部分的争议批评也由此带来(在电影里,多年好友与她绝交,数不清的来信劝她去死)。奇怪的是,为何至今她的平庸之恶成了公众耳熟能详的概念,犹太领袖们的恶却不见提及了呢(我在之前网上的文章里从未看到)?

    相对于停止思考,只知服从甚至以此为荣的平庸之恶,难道与极权合作,想要救人却害了更多的“好人”之恶,不是更值得琢磨寻味和警醒?

    我不敢说极权之下怎样选择才是对,阿伦特在书和电影里也都没有给出确凿的答案,她只是不断强调:远离现实,停止思考,对一个人造成的灾难可能要比这个人自身具有的所有罪恶动机加在一起还要严重。把个人变成行驶职能者和统治机器上赤裸裸的齿轮从而对其去人格化,使其丧失思考能力,是极权的本质,也是每一套官僚制度的天性。因此思考,是帮助我们分辨是非,判断美丑,拒绝沉沦和防止下一次大灾难发生的最好武器。

    而无论平庸之恶也好,好人之恶也罢,恰恰都是放弃了思考的结果。在做出服从或配合的决定时,他们一定是有理由的,“我是个军人,纳粹官员,听从命令是我的天职和荣耀”。“反抗不现实,太危险,只能与纳粹周旋妥协尽量减轻自己人的痛苦,再说我不做,别人多半还不如我”。“如果这一切错了,那么有罪的也不应该是我”。

    在这之后,当驱逐逐渐演变成灭绝,当一列列火车被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通往坟场时,他们已放弃了是否继续服从配合的思索,或许是不得不放弃,不然,他们就得日以继夜忍受良知的折磨,承受自己犯了错甚至行驶了罪孽后的恐惧和痛苦。趋利避害的本能会驱使他们自然的逃避这一切,把起初的理由当做万能的借口,心安理得的随波逐流。

    类似的万能借口,在如今的生活中随处可见。例子不举了,或许那些理由都不能算错,或许明白了也无力改变的现实逼得人们只能麻木,或许直视自身的无能与懦弱让人太过痛苦,把头埋进沙子里是幸福的。但当每一个人都选择了逃避之后,迎接我们的未来将是什么?

    托尔斯泰在《活尸》里写过这样一段话:我们都处于我们的环境中,我们前面有三条途径,只有三条。做一个公务员,挣得钱来增你生活的卑劣。这使我厌恶,也许是我不能这样做。第二条路,是和这卑下奋斗:这必得是一个英雄,我却不是。剩下第三条:忘记自己,喝酒,玩,唱歌。这是我所选择的路,你们看这条路已引我到什么地步……

    你们看,这条路已引“我”到什么地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0:53:08    跟帖回复:
       沙发
    高,实在是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0:58:01   
       第 3
    电影里读出的一封寄给阿伦特的诅咒信:你的照片上的脸硬得像石头,冷得像北极的冰,嘴角挂着蔑视,眼神透露着残忍,我感觉有你照片的那一页,玷污了整本杂志,手碰到它让我恶心,所以我带上手套,把它从杂志里撕掉。我不想让它享受,火焚的尊严,于是我把它扔进垃圾箱。我的心里没有恨,报仇也不会使我快乐。但我却知道,遭到你亵渎的六百万牺牲者的灵魂,会日夜缠绕着你,让你永不得安宁,这一点我确信无疑。


    ===================================

    不考虑对象的话,这信写得太牛逼了,简直就是诅咒的艺术,巅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3:32:25    android
       第 4
    没有“南京和平建国政府”,没有“华北自治委员会”,没有“滿洲国”,没有遍布所有日军占领区的“维持会”和伪军,局势会很混乱,但是区区几十万日军(中国驻屯军)是根本控制不了大半个中国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3:44:20    android
       第 5
    "

    明白了也无力改变的现实逼得人们只能麻木

    ",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3:46:35    引用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3:55:42    android
    7
    极权下,最终谁也无法幸免,包括极权统治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4:07:12    跟帖回复:
    8
    “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朋霍费尔


    迪特里希·朋霍费尔(Dietrich Bonhoeffer,德国人,1906年2月4日—1945年4月9日):
    德国信义宗牧师,认信教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一名神学家。出生在德国布雷斯劳(今波兰弗罗茨瓦夫)。曾经参加在德国反对纳粹主义的抵抗运动,并计划刺杀希特勒。在1943年3月被拘捕,最后在二次大战结束前被绞死。《狱中书简》由朋霍费尔的好友埃伯哈特.贝特格在他遇难后整理出版,收录朋霍费尔在狱中写给亲友的书信、诗歌和杂感断简。其中既有他对一生所学与所思的深沉回忆,也有他与父母朋友之间感情真挚的通信。如果说他以前的创作多是他神学思想的记录,那么《狱中书简》更像是他脱去神学家外衣之后更真实的自我表达。他明知生命将歇,却依然正气凛然,在纳粹绞刑架下,发出一个圣徒最后的声音,他说,“这,就是终点。对我来说,是生命的开端。”

        朋霍费尔语录:

        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种理智上的缺陷。愚蠢是养成的,而不是天生的。愚蠢是在这样一些环境中养成的,人们把自己弄成蠢人,或者允许别人把自己弄成蠢人。

        与善相比较而言,愚蠢对人的伤害更大。我想,在人群中发生的同类相残的悲痛,大致是愚蠢的结果,这是比恶更强大和致命的东西。

        对于善来说,愚蠢是比恶意更加危险的敌人。你可以抵抗恶意,你可以揭下它的面具,或者凭借力量来防止它。。。然而面对愚蠢,根本无法防卫。要反对愚蠢,抵抗和力量都无济于事,愚蠢根本不服从理性。所以同恶棍相比,蠢人总是自鸣得意。

        我们不该等到穷途末路时才来依靠神,神必须居于生命的中心。

        默想的时间,不是让我们陷入独处的空虚和深渊中,而是让我们和上帝的道独自相处。开始总是枯燥甚至无法安静,请记住,默想是寻求上帝,而不是寻求快乐,这是所有默想的基本原则。 如果你只是寻求上帝,你就必得到快乐,这是所有默想的应许。

        我真的是别人所说的那个人吗?或者我只是我所知道的那个自己。我是谁?是这个人还是那个人?我是否今天是这人,明天是那人?我是否同时是这两种人?在他人面前伪善,在自己面前则是可鄙而悲哀的弱者?这些寂寞的问题嘲笑这我。 无论我是谁,你知道,主,我属于你。 -朋霍费尔

        从回忆中得到的温柔的感觉,属于人类更美好更珍贵的东西。凡能坚持和维护这不可剥夺的价值的人,是不会被压倒的!

        婚姻的内容,超过你们相互的爱情,它有着更高的尊严和力量.上帝已以他自身的"我愿意",最终批准了"我愿意"。他已用他自己的同意为你们的同意加冕。

        教堂的钟声,对于我们人类具有多么超乎寻常的力量,对我们的影响是多么深刻啊。于是,许多联想围绕着这钟声涌现出来。我们所有的一切不满、忘恩负义以及自我追求都消散得无影无踪,一时间只有愉快的回忆像些善良的精灵围绕着我们盘旋翱翔。

        在这个时代,无论在恶人中间还是在善人中间,蔑视人或者把人偶像化乃是智能的最高结论。。。他把惧怕称作负责,把贪欲称作上进,把依赖称作团结,把残忍称作主人翁精神。

        与忠诚者最暗淡的弱点相比,背离者最光辉的德行也漆黑如夜。

        “你们的爱情是你们自己的私人财产;而婚姻则不止是私人的事,它是一种身份,一种职责。”破坏爱情只关乎私德,而破坏婚姻是公德领域的事。“上帝所联结的,人不能拆开。”婚姻是“我们的决心,我们的爱情,我们的道路。”——《来自单人牢房的婚礼讲道辞》

        绝不允许去注意和期待直接的灵感,否则极易受自我欺骗的摆布。

        我们对其他信徒和对自己的失望,会催逼着我们信靠上帝,他必带领我们去认识何为真正的信徒团契…这些失望越早临到个人和团契,就越对两者有利。凡爱自己对团契的理想,多过团契本身的,无论这理想多么体贴,诚实,认真和自我牺牲,我们的理想都是团契生活的敌人。—摘自朋霍费尔《团契生活》

        我们的统治者是希望从人们的愚蠢之中,而不是从人们的独立判断和敏锐思想之中,获得更多的东西。

        为孩子们所做的一切应成为衡量社会道德的标尺。

        产生行动的并不是思想,而是愿意承担责任的准备。

        对于从思想上和行为上探索世界的人而言,个人苦难是一把比幸运更有效的钥匙。

        交给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不是迷恋于远大的野心,而是从那碎片中救出自己的命,正如从火焰中拖出来的木块。我们不得不维持生命,而不是塑造生命,不得不坚持,而不是前进。但是,我们确实想要为你们,为正在起来的一代人,保留一份遗产,这样你们就会有资源去建设一个新的更好的世界。——朋霍费尔

        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天才,不是玩世不恭者,不是愤世嫉俗者,不是机敏的策略家,而是真挚的,坦诚的人。要使我们能够找到重返纯朴与真诚的道路,我们的精神包容量足够地充分,我们自身的正直足够地问心无愧了吗?

        你离家寻找自由,必须首先学习、管束感官和自己的灵魂,免得你任性的欲念和散漫的肢体把你引得东奔西窜。愿你的心灵和身体纯洁,完全臣服于你、 顺从地去寻找既定的目标、 非经节制,无人能体验自由之奥秘。

        “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马太福音6:28-29】——忧虑是异教徒的特征。

        在正常的生活中,我们几乎意识不到我们得到的比我们付出的多得多。没有这种感激之情,生活不会丰富。与归功于他人的帮助相比,我们太容易高估我们自己的重要性了。从信仰者的角度看,牢狱,苦难,不幸全都是上帝的旨意,……”

        正如圣经为我们证实了的那样,耶稣基督是我们无论生死都必须聆听,必须信赖,必须服从的唯一的上帝之道。

        我相信,上帝并不是永恒的命运,相反,祂期待着真诚的祈祷和负责任的行为,并对之作出回答。

        我们必须以精神在现实中生活。勇敢而绝望地坚持到底,这很不容易,但绝对是必要的。

        我们若要带着主荣耀的形象,就必须先带着他那羞辱的形象。

        基督帮助我们,不是靠他的全能,而是靠他的软弱和受难。

        我们也许应少从人的成就和失败,多从人所受的苦难出发,来形成自己对人的估价。历史的内在正义仅仅报偿和惩罚人的行为,而上帝的永恒正义则考验和裁判人的心灵。

        正当一切似乎都是最黑暗的时候,这是美好的东西即将来临的神圣征兆和保证。为着未来的一代而思索、而行动,但又毫不畏惧、毫不担忧地承担起每一天——我们不得不以这种精神在实际中生活。

        当我们被召跟从基督的时候,我们乃是被召要完全归附他这个人。因此唯有相信的人是顺从的;而且也唯有顺从的人才相信……只有信仰包含顺从时,才是真正的信仰,这绝不能没有顺从。换言之,也只有在顺从的行动中,然后,信仰才成为信仰。

        当基督呼召一个人时,他是叫他来死。这种死可能像最初的门徒一样,要离开家庭和工作来跟从他,也可能像路德之死一样,必须要离开修道院跑到世界上来。但每一次都是同样的死死在耶稣基督里,在他的宣召下治死旧我……事实上,耶稣的任何命令都是叫我们来死,埋葬我们一切的邪情私欲。

        廉价的恩典把恩典视为一套教条、一套原理、一种制度,它意味着宣称罪的赦免是个一般性的真理,上帝的爱被视为基督徒对神的一种概念。人们以为在知识上接受了这一套概念,就足以获得罪的赦免。

        假如我们要做基督徒,就不容许得过且过,有苟且行为。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情感随着时间流逝变得更冷漠更平静而责备我们自己,尽管我们必须随时警惕对一切变得视而不见的危险,即使当我们已达到觉悟或明白的阶段时,我们仍必须保持一颗温暖的心。

        舍己绝不仅仅是一连串的自我折磨或禁欲主义的孤立行为。舍己不是自杀,因为即使在舍己中也有自我意愿的因素。舍己就是只知道基督而不再知道自己,只看到走在前面的他,而不再看那条对我们来说太难的路。这再一次告诉我们,舍己只能说是:“他领路,我紧跟他。”

        我不想在极限边缘的时候谈论天主,而要在中间的时候;我不想在我软弱的时候谈论天主,而要在我强壮的时候——因而不是在死亡与罪恶的时候,而是在生命与圣善的时候。

        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4:13:50    android
    9
    至少现在的犹太人懂得了反省并绝不再犯,为救一公民愿付出全国之力,已经脱离了“三恶道”轮回(畜牲道,饿鬼道,地狱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5:35:17    android
    10
    这样的事情,做为施实者来说,它认为是能力的体现,其实都是,所有的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6:03:08    android
    11
    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7:03:55    跟帖回复:
    12
    假如没有城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8:36:08    android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9:13:37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9:15:40    跟帖回复:
    15
            点赞。 经过千辛万苦,以色列摩萨德特工终于在南美阿根廷秘密绑架了艾希曼,押回以色列公审,处以死刑。让这个刽子手的乌黑的血来祭祀 无数犹太人难以安息的灵魂。

           血海 深仇,已经彻底改造了犹太民族;以色列才是真正具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28569 次点击,28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灌水]逃避之恶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