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LX男神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连载小说《半生飘摇念君柔》闺蜜居然跟自己抢财产?
503 次点击
5 个回复
LX男神 于 2018/10/11 16:55:4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前言: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 母亲葬礼上,父亲带着自己的闺蜜出现在现场。她拿到遗产的时候,差点被两个人抢走不说。为了这些钱,自己的父亲和闺蜜,还想将自己送去监狱。 一时间她失去了亲情和友情。 “不管是母亲的遗产,还是公司,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她捏着拳头,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穿了一身黑西装,矜贵而冷傲,“想要报仇吗?我可以帮你!” “你想要什么?” “我要想的?不过一份结婚协议。”


    我匆匆从帝都赶回花临,给母亲奔丧。

    飞机降落在机场,我却没等到家里的车,当我独自打车赶去殡仪馆时,迎面便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挽着我爸的胳膊,站在门口和宾客寒暄,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这个女人,我至死都不会忘记。

    她叫龚珊,是我高中时期最要好的同学。

    见到我,她的手从我爸臂弯里滑落,面露尴尬。

    我爸也看到了我,安抚似地拍拍她的手背,而后牵着她走过来,停在我跟前。

    他淡淡道:“回来了,先去给你妈上香吧。”

    龚珊则是一脸的愧疚和小心翼翼,喊我道:“念念……”

    我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没有理她,直接越过她往里走。

    我妈的骨灰被放在一个古朴的盒子里,小小的,很精致。

    桌子上摆满了瓜果香钱纸,到处是垂挂着挽联的花圈。

    她是跳楼自杀的,据说面目全非,所以干脆直接火化。

    我望着遗照上我妈甜美青春的笑容,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眼泪忍不住滚滚而落。

    龚珊和我爸跟了过来,她蹲在我脚边,伸出手替我揩泪,柔声道:“别哭,不然阿姨在天堂也会不开心。”

    我下意识避开她的手。

    或许是这个动作刺激到我爸,他沉声喝道:“苏念君,你什么时候能懂事,别尽给你妈丢脸!”

    我跪在我妈的骨灰盒前,抬头冷冷地盯着他:“你在婚姻期间,和你女儿的高中同学搞到一起,你从来不觉得丢脸,我为什么要觉得丢脸?”

    我爸脸涨得通红,一巴掌扇过来。

    他用了十足的力道,我措不及防,倒在地上,脸上火辣辣地疼。

    眼看他还要神脚踹我,龚珊连忙站起来拉住他,温温柔柔地劝道:“别气,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先去招待客人,让我来劝一劝念念。”

    两人双手交握,亲昵十足。

    而我妈尸骨未寒。

    我爸冷哼一声,到底没再动手。

    等他走了,龚珊重新蹲到我脚边,压低声音道:“苏念君,你肯定很恨我吧?”

    我冷眼扫过她。

    她淡淡地笑:“我也恨你,恨不得你去死。”

    我双手慢慢地握成拳头。

    她慢悠悠地道:“四年前我就盼着你妈死,如今她终于死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我咬牙道:“你也不怕遭报应!”

    高一那年我和她成为同桌,她是下面农村考进学校的,并没有乡下孩子进城的那种自卑和萎缩,反而温柔大方,人长得漂亮,成绩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我也不例外。

    我和她成了好朋友,周末经常带她回家。

    她因此成了我们家的另外一个女儿,我有的东西,我妈都会给她买,不管是穿的还是吃的,就连学校的学杂费,我妈妈也给她交了,毕竟那点钱对我家来说不算什么。

    她也的确很会哄长辈开心,我妈无数次感叹,她是贴心的小棉袄。

    哪里想到,在高三那年暑假,她会爬上我爸的床。

    她贪恋我爸的钱财,偏偏被发现后,还装得特别委屈柔弱,跪在我妈和我面前痛哭流涕地忏悔,转头却向我爸告状,让我爸和我妈离心。

    在我考去帝都大学的这四年,我妈每天以泪洗面,她和我爸却出双入对。

    我陷入回忆里,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挠着,汩汩地流着血。

    龚珊却笑得更厉害,那笑就像是粹了毒的罂粟,张狂恶毒:“我劝你对我尊敬一点,不然你爸肯定绕不了你,他现在可疼我了,因为……”她的手放在肚皮上,贴到我耳朵边,低低低笑,“我怀了他的宝宝。”

    我惊讶地瞪大眼。

    所以,我妈会跳楼,是因为知道她怀了身孕,知道再也等不回我爸吗?

    龚珊勾着嘴角,声音里透着志在必得和不加掩饰的兴奋:“我去查过了,宝宝是男孩,你爸别提多高兴,说以后的家产都会给儿子继承。”

    我冷冷地瞧着她。

    她轻蔑地瞅我:“可惜啊,你不看八卦绯闻,不然你早该想到有这一天。”

    “几年前,我看过一个港城富豪的真实新闻,他年老后扶持小三上位,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了小三,原配的儿子只拿百分之二十,至于原配的女儿,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他说小三最温柔,对他最好。但你想想,他比小三大四十岁,小三为什么会对他好?还不是为了钱……”

    “你看,这就是男人。”

    “我按照那个小三的方法,对你爸百依百顺,他果然疼我到了骨子里。”

    她笑得好不得意,那笑就像是粹了毒的罂粟,张狂恶毒。

    我指尖几乎掐进掌心里,恨不得叫她一头撞死在我妈的遗像前。

    可我不能动手。

    她足够聪明,手段也足够阴毒,要是闹起来,我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我垂下眼睑,道:“今天是我妈的葬礼,我不和你计较,你也别来惹我。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龚珊似笑非笑:“可惜我就是不想放过你,你说如果我假意摔一跤,对你爸说是你推的,因为你忌恨我怀了孩子,你说你爸会不会把你赶出去?”

    她脸上的笑歹毒又扭曲。

    我暗暗戒备。

    这个女人,果然就只有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之前四年,她就是用这样的法子,惹得我爸厌恶我妈,而她牢牢地抓住了我爸的心。

    她慢慢地起身,似乎是要实施她的假摔计划。

    正在这时,有人走了过来。

    龚珊看到来人,不但停了动作,连表情也立刻变了,恭恭敬敬地喊:“周先生,您来了。”

    我也看过去,头顶的男人捧着一束点缀着红豆的满天星花束,慢慢地走到我妈的遗像前,将花横放在桌面上。

    比起那些挂着挽联的花圈,这束花很是特别。

    但更叫我震撼的是,红豆和满天星,是我妈最喜欢的花。

    我默默地看了男人一眼。

    这个男人,我当然是认识的。

    周勋,叱咤花临商界的厉害人物。

    两年前他来到花临,出手就收购几个上市公司,整个花临商圈都为之震惊,我爸也因此忌惮不已。

    那时候我刚好考上帝都大学,我爸便借着摆酒的机会,和周勋搭上了关系。

    此刻的周勋,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但即便他满脸肃容,也依旧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他身材高大挺拔,眉眼清俊正气,才二十八岁的年纪,却已经坐拥一切。

    据说他是帝都周家的小儿子,来花临不知是有别的目的,还是纯粹来赚钱。

    龚珊站在旁边,望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满脸通红。

    我忍不住冷笑。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有知足过。

    就是不知道周勋会不会受她勾引。

    龚珊可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我正想着,周勋突然回头,我脸上的讥讽来不及收敛,被他一眼看到。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1 17:07:11    跟帖回复:
       沙发
    我为人很低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1 17:26:43    跟帖回复:
       第 3
        这种时候,解释只会让彼此更尴尬。

        我镇定地喊了一声:“周叔叔。”

        实际上,我今年二十二,周勋只比我大了六岁。

        不过我爸向来以周勋的兄长自居,我也就习惯叫叔叔。

        周勋淡淡点头。

        他转向龚珊,道:“我有话和念念说。”

        龚珊不太愿意离开,支吾道:“念念她什么都不懂,要不然我叫她爸过来……”

        周勋微微皱眉。

        立刻有保镖上前将龚珊阻隔开。

        龚珊满脸不甘心,却只能悻悻地离开。

        周勋给我妈上了三炷香,而后看向我,道:“跟我来。”

        说完便迈开长腿往外走。

        我爬起来,忍着腿上的酸麻和脸上的酸痛,跟了上去。

        他在车里等我。

        那是一辆黑色的越野,是帝都的牌照。

        我上去后,发现车里除了他,再没有其他人。

        只有淡淡的茉莉清香萦绕在车厢里。

        我乖乖地坐着,等他开口。

        他的目光落在我半边脸颊上,蹙眉问:“怎么弄的?”

        我没做声。

        并不是不能告诉他,但我不想叫他知道我没用,也不想让他同情我。

        周勋却似乎已经猜到:“你同学弄的?”

        这个同学,当然是指龚珊。

        我爸和龚珊的事,整个花临圈子都知晓,大家更是清楚,是我引狼入室,才让我妈陷入无尽的痛苦。

        我狠狠地拽紧拳头,咬紧嘴唇,道:“我会报仇的。”

        周勋抬眸,沉默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低下脑袋,不敢和他对视。

        他突然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我,道:“这是遗嘱,你妈拜托我转交给你的。”

        我疑惑地抬头看他。

        我妈和他不算太熟,怎么会把遗嘱这样重要的东西交给他。

        再联想到他知道我妈喜欢红豆和满天星,我不禁暗暗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犹豫着没有接。

        他的眸光变冷了些。

        我赶紧接过来,看到我妈将所有财产都留给了我。

        但她的私产并不多,公司的股份早被我爸骗去了,她平常又很少藏私房钱,现在变卖不动产的钱加起来也不过两千万,刚好在帝都边缘地带买一套房而已。

        我看得难受极了,不是因为钱少,而是替我妈感到不值。

        当年我爸只是个乡下穷小子,我外公家却是花临的富豪,他主动追求我妈,勾得我妈死心塌地爱上他,就算家里反对,也执意要和他在一起。

        外公气得大病一场,但因为只有一个女儿,临终前还是把公司交到了我妈手里。

        而我爸哄骗着我妈把公司交给他,最初只是变更法人代表,渐渐地股份也被他收走,偏偏我妈被他哄着,还甘之如饴。

        那时候我年幼,并不知晓这个事,否则怎么也会想办法阻拦的。

        可惜一切都晚了。

        外公家的数十亿产业,全数转移到我爸名下,我妈最终只剩这两千万。

        要是外公还活着,肯定会被我妈气得再次撒手人寰吧。

        我妈是真的爱我爸。

        但这种爱既可悲又愚蠢。

        我当初考帝都大学,就是想带她彻底离开花临,离开这个让她伤痕累累的家。

        她却不愿意,只想守着她爱的人……

        我妈可怜吗?

        当然是可怜的,被深爱的人这样欺骗和欺辱,最后还不得善终,估计连地府阎王听了也要可怜她几分。

        可恨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1 19:52:21    跟帖回复:
       第 4
        站在我的立场,她只要丈夫不要女儿的态度,当然是可恨的。

        只是,我又有什么资格恨她呢。

        这所有一切的源头,不过是因为我带了个心如蛇蝎的同学回家……

        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滚滚地往下掉。

        周勋道:“前不久,我和你妈见过一面,除了这个东西,她还有几句话,让我转述给你。”

        我抬头看他。

        因为视线被眼泪遮住,他的脸有些看不真切。

        他缓缓道:“你妈说,让你去帝都,开始新的生活,不要被仇恨遮住眼,更不要为她报仇。”

        我听得发愣。

        她为什么这样心狠,连遗言都是叫人转达,她为什么不亲自和我说呢,为什么要丢下我……

        我捏着那份遗嘱,泪眼模糊。

        周勋沉默了一会儿,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肩头,微微用力,道:“听你妈的话,去帝都,不要回来。”

        我哭得稀里哗啦。

        如果能放下,我就不会这样的痛苦……

        他的手从我肩头挪开,没再劝我。

        过了许久,我终于停止哭泣,也慢慢回过神。

        周勋靠着椅背,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没有点燃。

        我有些不太自在,不管怎样,我都在他面前失礼了。

        他的眼睛黑沉幽深,看我一眼,将香烟扔进车头的盒子里,道:“下去吧,等你妈下完葬,就回帝都去。”

        我没有应他,只是低声道:“……谢谢。”

        他顿了下,嗯一声。

        在我下车时,他将一张卡片递给我,道:“上面有我电话。”

        黑色镶金的卡片上,只有名字和号码。

        他淡淡道:“我欠你妈妈一个人情,你随时可以讨要回去。”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会帮我妈转达遗嘱和遗言。

        我再次道谢。

        但我心里却想着,他这样的身份,以后恐怕很难再见到。

        我下车后,他的司机和保镖便悄无声息地回到车里。

        随后车门被关上,车子绝尘而去。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卡片,随手塞进裤兜里,转身回了灵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9:55:56    跟帖回复:
       第 5
        宾客们在祭奠过后都离开了,我外公家已经不剩什么亲人,我妈生前也没多少好友,灵堂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

        龚珊走过来,盯着我手里的文件,柔声问:“这是周先生给你的吗?”

        我爸听见周先生几个字,快步走近,道:“给我看看!”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将遗嘱抢了去。

        龚珊伸长脖子看完,幽幽道:“念念可真有钱,两千万,我想都不敢想。”

        实际上,这几年她从我爸手里得到的房产就有好几处,绝不止这点钱。

        我盯着我爸,我倒是要看看,被龚珊怂恿后,他会不会连这点钱也抢走。

        就见他目光闪了闪,语气变得特别温和,“念念,你还小,这些钱先让爸帮你保管吧……”

        果然,连这点东西也要算计。

        我心里涌上无尽的嘲讽,冷笑道:“龚珊跟我一样大,已经当了四年小三,连孩子都有了……你还觉得我年纪小妈?”

        我爸脸色一变,怒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个不孝女,只知道顶撞我!瞧瞧你妈把你教成了什么样子!我真后悔当年把你生下来!”

        龚珊连忙给他顺气:“石头哥哥,别生气。”

        我爸叫苏石岩,我妈叫杨君。

        我的名字是苏念君。

        苏念君,念君,多么富有寓意的一个名字。

        我妈大约被感动了许多年吧。

        只可惜啊,一切不过是做戏。

        而我妈直到死,都没有看清楚苏石岩的人面兽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3:42:42    跟帖回复:
    6
        我双手抱胸,盯着苏石岩,道:“你没资格说我妈,我变成这样,都是你没教好。你出轨找小三,把我妈活活气死……这一笔笔账,我都会牢牢记着!”

        苏石岩被我一番抢白顶撞弄得暴跳如雷,他死死瞪着我,忽然暴怒地撕掉他手里的遗嘱,骂骂咧咧道:“小畜生,你现在翅膀硬了,敢跟我顶嘴了!我倒是要看看,没有这些钱,你会不会跟条狗一样求着我!”

        我一点也不焦急,遗嘱是有备份的,就算撕毁,也不影响我继承。

        龚珊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一边安抚苏石岩,一边看着我,楚楚可怜道:“念念,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情不自禁和石头哥哥在一起……你别怪他,别生气好不好……”

        她又开始演戏,把责任揽她身上,不过是摆个姿态给苏石岩看。

        苏石岩果然感动不已,劈头盖脸地骂我:“你看看珊珊多么懂事,再看看你,就是个讨债鬼……”

        我打断他:“随便你怎么说,反正这两千万,你别想拿走。”

        苏石岩怒骂:“真是条白眼狼!”接着咬牙切齿道,“我养你这么多年,你怎么也得孝顺我一点吧!”

        我冷笑不已。后续觀注微心公中呺:小树林书舍, 回复,71 继续看。

        这么多年,连他自己都是在用我外公的钱,包括包养龚珊,给龚珊置办房产和跑车……他竟也好意思说他养我!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连载小说《半生飘摇念君柔》闺蜜居然跟自己抢财产?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