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月生656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爷爷的光辉形象(小说)
363 次点击
1 个回复
月生656 于 2018/10/12 15:28: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连我爷爷自己恐怕都没有想到,他后来居然混得大红大紫,人们赞颂他的声音就像林子里的百灵画眉夜莺一样悦耳动听。

    我爷爷的祖上是开油坊的,一年到头收购菜籽花生芝麻蓖麻压榨成油,拉到城里乡里去卖,再把油渣卖给村里的农民当肥料,在村里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算是个小康之家。当我爷爷五六岁的时候,我爷爷的爷爷对我爷爷的父亲说,一定要让娃儿念书,将来识文断字,有文化有见识,要不挣再多的钱也是土包子。咱们爷俩大字不识一升,眼窝浅,不能再让后辈们跟咱一样,吃没文化的亏。就这样,我爷爷进了全乡最好的私塾,后来又进了学堂。当要考举人进士的时候,朝廷已经废止了科举,那时兵荒马乱的,清廷摇摇欲坠,我爷爷便投笔从戎,到黎元洪的新军里吃了军饷,后来又参加了武昌起义。因我爷爷年轻勇敢,肚子里又有墨水,很快从一个丘八提拔成了班长、排长、连长。当我爷爷三十岁的时候,已经在国民革命军里混到了师长。我曾看到过我爷爷那时候的一张照片,虽然照片已经发黄皱巴,但仍能看到青天白日旗下我爷爷一身戎装威武潇洒的形象,那可不亚于现在影视明星里的帅哥。

    说到我爷爷,自然也要说到我奶奶。我奶奶娘家跟我爷爷家隔一个村子,是个有几百亩土地、雇着十几名长工的大户人家。两家也算门当户对,当我爷爷奶奶幼小的时候就订了娃娃亲。我爷爷离开学堂到新军去当兵,我奶奶家有点想打退堂鼓,说是兵荒马乱的去当兵九死一生,若是过了门我奶奶守寡咋办。我奶奶却不赞成悔婚,一方面主动提出悔婚在乡里名声不好,另一方面我奶奶喜欢我爷爷既是个读书人又是个军人,在外面闯世界总比在小山村里安分守己过日子强,万一混出个人模狗样儿一家人也沾光,万一战死沙场她也心甘情愿守寡。我奶奶的父母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这么亲事。我爷爷从新军回来与我奶奶完婚,待了两个月又走了,后来就有了我父亲。

    大约在民国二十五年的时候,我爷爷一下子发迹变泰了,从政担任了热河省的政府副主席,这对我们家庭来说自然是光耀门楣的喜事,连我们县的县长和党部书记都登门祝贺,说这是我们这个偏僻小县出的最大的人物,是全县的荣耀啊。

    按理说,我爷爷应该把我奶奶接到他热河省的官邸,夫妻团圆共享天伦,可我爷爷来信说,目下战乱频仍辗转不定,你们还是在老家待着好。我奶奶觉得有一定道理,便待在了老家。

    后来才知道,我爷爷不让我奶奶去,是因为他移情别恋了!新娶的媳妇是个大家闺秀,曾是他的机要秘书,两人在一起相处时间长了,渐渐碰出了爱情的火花,就这么走在了一起。

    消息传到我奶奶耳朵里的时候,她气得差点晕过去。好呀,我在家里独守寒窑,含辛茹苦养育子息,侍奉公婆,经管油坊,你做了大官,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了眼,便抛弃了糟糠妻子,真是当代的陈世美!况且咱们的儿子已经都二十多岁了,你居然讨个被儿子都小的老婆,这不让人笑话吗?我奶奶娘家在乡里县里也算是大户人家,有头有脸,自然受不了这个窝囊气,便到我爷爷家去闹,我曾祖父母自知理亏,也只好给亲家赔个不是,说是儿大不由爷,管不了啦。

    我奶奶是个刚烈的女人,带着我父亲从老家湖北到千里之外的热河去寻夫——兴师问罪去了。她把对我爷爷的爱恋和思念转化成了愤怒,把多年的辛劳和委屈像火山爆发一样发泄了出来,在热河省政府门前叫着我爷爷的名字怒骂。我爷爷没敢出面接待,怕事情闹大影响不好,便让亲信弄了辆吉普把我奶奶和父亲送回了老家,又给了一箱现大洋,算是息事宁人。

    其实说起来,我爷爷跟我奶奶也没啥感情,散了也就散了。订的娃娃亲谈不上青梅竹马;常年在外没有联系和思想沟通,感情淡漠;文化差异没有共同的语言,所以另觅新欢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况且在民国那个年代男人也允许娶小老婆,五房八房姨太太多的是。

    可我奶奶眼里揉不得沙子,她是把我爷爷理想化了神圣化了,想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个能文能武、品德高尚、有家国情怀、对家庭负责的伟丈夫。

    现在,在我奶奶心中,我爷爷的高大形象轰然倒塌了。

    我爷爷毕竟是有头有脸的军政要员,自然要顾及形象和声誉,不用我爷爷明说,地方上就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县上的大人老爷们隔三差五往我奶奶家跑(我奶奶已经离开婆家回到了娘家),说是慰问看望,实际上是安抚监视。每当北平召开重要会议或者像双十节这样的重要节日,我奶奶家总是高朋满座,屋外有便衣溜达,防止我奶奶去上访闹事。瞧,那时候就有维稳工作了。

    我爷爷官运亨通,后来又担任了第十五集团军副总司令、内政部副部长,深得蒋委员长赏识,尤其是褒奖我爷爷志虑忠纯,品行端正,是个十足的正人君子。这下可忙坏了我们县管宣传的、搞县志的一帮笔杆子,妙笔生花,要为我爷爷树碑立传。什么冲幼笃学,心事拏云;投笔从戎,推翻帝制;挥戈北伐,涤荡域内;横刀立马,抗日救亡……县志里浓墨重彩地大书特书,县报省报上连篇累牍的都是这样的文章。

    我爷爷的经历、战功,笔杆子们添油加醋,写得花团锦簇一般。这些都好写,唯一不好写的,是我爷爷的婚姻问题。为什么一脚蹬了我奶奶又娶了年轻貌美的女秘书,我奶奶还大闹过省政府,这都是绕不过去的地方,如实写不行,编造更不行,愁得县党部的宣传部长胡昭文抓耳挠腮。

    一天上午,胡部长来到了我奶奶家,和蔼地说,老嫂子,天天跟将军生闷气,值不值的?人生苦短,您也到知天命之年,何不看开一点,后退一步,面对现实,抛却烦恼,优哉游哉地安享生活?胡部长是我奶奶家的常客,我奶奶没好气地说,你又弹这个老调,我对那个陈世美恨之入骨,跟他势不两立!胡部长说,如果在平时,我完全支持老嫂子声援老嫂子,但在今天抗战的关键时期您总这么闹,那就是破坏抗战,是民族罪人!我奶奶一怔,这话从何说起,你别给我妇道人家乱扣帽子。胡部长厉声说,将军是国之栋梁抗日名将,大敌当前,当以国事为重,岂能讲儿女私情个人恩怨?您老是这么与将军闹下去,他怎么安心抗日?山河沦陷,日本鬼子占领了全中国,那您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千古罪人!我奶奶吓了一跳,说话都结结巴巴的,那那那,那你说咋办?

    胡部长话锋一转,笑着说道,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知嫂子意下如何?在我奶奶耳边窃窃私语了一番。我奶奶听了,又好气又好笑,罢罢罢,也就这么得了。胡部长很满意地走了。

    十几天后的《中央日报》上,刊登了一篇署名我奶奶的文章——我奶奶大字不识一升,肯定是胡部长捉刀了,文章的题目是《我是怎样“逼”夫婿离开我的》。大意是说,我是一个山野村妇,没有文化,与夫婿无共同语言及爱好,不甚般配;夫妻牛郎织女暌隔多年,未能在生活工作上照料辅助他,空有人妻之名未尽人妻之责,甚觉惭愧,怕耽误夫婿前程常有离去之念。得知夫婿觅一志同道合之佳偶,甚为欣喜,又怕夫婿念及糟糠旧情不忍分离,遂强压内心深爱,扮作河东狮,大闹省政府,粉碎夫婿对我的好感,使其横下心来断绝旧爱开始新生活。将军能与新人同结连理琴瑟和鸣,并肩作战消灭日寇效忠党国,则老妪心愿足矣。

    好一个胡宣传,把一个抛弃结发妻子移情别恋的陈世美式的丑事,巧舌如簧演绎成了个纯洁高尚的爱情故事。而且,是我奶奶亲口证实的,是她主动地心甘情愿地“逼”我爷爷离开她的,并不是我爷爷做了薄情郎先蹬了她,有文为证啊。这下子,我奶奶形象也高大了,我爷爷的负心行为也情有可原了,什么追求爱情呀志同道合呀革命伴侣呀工作需要呀之类冠冕堂皇的辞藻,把那段不光彩的往事遮掩住了,而且打扮得很光鲜。

    若干年后,我在观看了日本电影《生死恋》,才发现胡部长编写的我爷爷奶奶的爱恨故事,竟与日本男女青年的爱情桥段如出一辙,到底是谁抄袭谁的呢?

    如果故事到此结束,那就像中国古典戏剧的大团圆结局,皆大欢喜,我爷爷的形象就一直光辉着。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甚为不妙。

    民国33年夏天,在长衡会战中,我爷爷阵亡了,终年55岁。为国捐躯按理是很光荣的事,可据说在那次战役中,我爷爷指挥失当,仗打得很被动,抵不住敌人的猛烈进攻,还没有得到总部命令我爷爷就带队伍撤退了,半道又遭到敌人的伏击,我爷爷身受重伤最后不治。蒋委员长知悉甚为震怒,骂我爷爷是逃兵,说对我爷爷不但不按阵亡将领对待,还要褫夺以前的各种荣誉。有人给说好话,说我爷爷是蒋委员长您的爱将,深得你的器重,如此处置您的脸上也不好看。况且,他毕竟死在战场,人已死不宜深究,否则人会说钧座待人刻薄,会伤了将士们的心。蒋委员长遂作罢,仍按阵亡将领予以厚葬。

    我爷爷的灵柩运回到我们县里,在县城要举行公祭。中央政府、部队、省上都来了人,县长书记和胡部长等人忙得不亦乐乎。写着精忠报国、为国捐躯、重于泰山、英灵常在、德配天地、与日月同辉等字样的花圈挽帐摆满了街道,吹鼓手凄厉悲惨的唢呐声吹得石人也会掉泪。我奶奶本来不想去,后来想毕竟夫妻一场,便来到我爷爷灵柩前哭了一阵,焚了香烧了纸。我爷爷后娶的奶奶也在场,一身素装,脸上挂着悲哀凄凉。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跪倒在我爷爷的灵前哭道,我的夫啊,你死得好惨啊!你这一走,我可咋办呀!就在我奶奶和新奶奶还没弄明白是咋回事的时候,后面接二连三又来了几波女人。她们有的四十来岁,有的三十来岁,有的也就二十出头,装束比较时尚,不像是农村妇女,倒像是官太太,大都带着孩子,大的十几岁,小的还在怀里抱着。她们让孩子们跪在我爷爷灵前,叫我爷爷爸爸!

    突如其来的举动打乱了祭奠的秩序,破坏了庄重肃穆的气氛,有的人看出了眉目,捂着嘴偷偷直笑。警察局长挎着盒子枪跑过来呵斥道,怎么回事?竟敢冒充眷属侮辱亡灵,是想蹲号子吧?那几个妇女看样子互不认识,操着不同的口音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他的妻子,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不信可以做滴血认亲或者亲子鉴定。

    县上的老爷们惊慌失措,一下子不知道该咋办。胡部长闪了出来,站在那几个不速之客面前慷慨激昂地说道,将军是党国的栋梁、民族的英雄、本县的骄傲,可恨日寇,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他伟大的人格、卓越的功勋,将永远铭刻在我们每个人心中。他不仅是一个人的好兄长、好丈夫、好父亲,而是我们每个男人的好兄长,每个女人的好丈夫,每个孩子的好父亲,他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有的同胞出于对将军的热爱,出于民族大义,要把将军认作丈夫,给孩子认作义父,情义可嘉,令人动容。但今天是隆重的公祭大典,嘉宾云集,事务繁忙,当以国事为重,让将军的在天之灵安息,至于认亲之事下来再说,啊,下来再说。胡部长说罢,给旁边的几个警察递个眼色,那几个警察连拖带劝,把那几个妇女和我疑似的同爷异奶的叔叔姑姑带走了。

    警察局长和便衣警察们在街道上转悠,发现有妇女来哭丧的统统悄悄拿下。不过也闹出了笑话,我的堂婶堂姑和亲戚中的女眷,有些就被抓错了,好说歹说才放了。

    我爷爷的公祭活动进行得有条不紊,看他的遗像,是那么的威武高大岸然。

    2018年10月11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5:40:31    跟帖回复:
       沙发
    无所不能说、无所不能吹、无所不能造、无所不能编、无所不能写啊。楼主,看到这里,您还能高兴得起来不?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爷爷的光辉形象(小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