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心想事成201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日本人是100%的纯种中国人
40888 次点击
471 个回复
心想事成2011 于 2018/10/12 16:17:4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日本的本土土著是阿依努人(绳文人)几乎被他们日本人杀光了。和现代日本人不管是血统还是文化都没有任何传承关系

    日本古画中现代日本人的祖先渡来人(弥生人)的画像。你看看是哪国人?

    

    说春秋时期,吴国人在战败后流亡日本、移民日本列岛,其依据主要来自古代日本人自己的“外交声明”。因为自西汉到魏晋时代,不断有满口吴音的倭人来中国朝贡,并在中国君王面前“自谓太伯之后”。此类“声明”在《魏略》、《后汉书》、《三国志》、《晋书》等史书中都有记载;又宋朝人金履祥在《通鉴前编·吴亡条》中记载:“今,日本又云为吴太伯之后,盖吴亡,其支庶,入海为倭。”

    《恢国篇》:“成王之时,越裳献雉,倭人贡畅.”注意一点,倭是成王时期,对吴越地区土著的称谓,那时候日本人的祖先渡来人还没到亶州,亶州的土著还是绳文人,也就是几乎被他们日本人杀光的阿伊努人、成王时期的倭人,就是指的吴越地区的土著。

    这里的泰伯(或称太伯)到底是谁?泰伯是吴国人的祖先。日本人自认(声明)是泰伯之后,显然认定太伯为日本人的始祖、日本天皇家族的始祖,承认日本民族与以太伯为开国君主的吴国是同种,至少也有很深的血缘关系。

    太伯何以是吴人的始祖?泰伯是中国历史上公认的大圣人,他和二弟仲雍、三弟季历同为周太王公刘的儿子。太伯因为是大哥,当时的习惯他应当继承父位,但周太王却偏爱老三季历,想立季历为王,为了避免让父亲为难,太伯和二弟仲雍“二人乃奔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以避季历”。 周太王公刘便顺利地让小儿子季历继承了王位。

    太伯逃到荆蛮之后不久,“自号勾吴”,建立了吴国,造化了一方。所以孔子很推崇太伯,所以常常说“礼乐失而求诸野”,并有“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抱负,就是想模仿泰伯,教化一方野蛮民族。另根据《史记·周本纪第四》“夏后氏政衰,不稷不务,不密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的记载可见,在中国远古时代,华夏人像不密那样逃到蛮夷不仅是常有的事,而且是时髦的事。

    当初日本人来中国后,对中国人不断自称是“泰伯之后”,是提醒中国人,中日是兄弟民族,是自己人,不要把他们当外人,更不要把他们当野蛮人。日本人来中国自称“泰伯之后”的记载,此后在日本古代史书中也经常出现,比如奈良时代(8世纪)编撰的《新撰姓氏录》中有三分之一的日本姓氏自称是中国某某人之后,其中便有“松野,吴王夫差之后也”的记载;再如日本的南北朝时代(1336—1396年),禅僧中岩修在他的《日本纪》中说:“国常立尊为吴太伯之后。”又如江户时代的大儒林罗山,在他所著的《神武天皇论》一文中说:

    太伯逃荆蛮,……其子孙来筑紫,……是天孙降日向高千穗之谓耶?……神武四十五岁东征,……呜呼!姬氏之子孙(吴太伯本姓姬)可本支百世,万世为君矣,不亦盛哉!彼强大之吴,虽灭于越,我邦之宝祚,于天地而无穷,于是愈信太伯之至德。

    由此可见林罗山是很为此自豪的,可能认为自己就是太伯的子孙。和林罗山同时代的另一学者藤贞干在其《冲口发》一书中干脆主张,吴太伯是神武天皇的父亲。

    再如明治时期的松下见林等,根据《新撰姓氏录》中日本人的姓氏“松野,吴王夫差之后也”的记载断定:“此吴人来于我之始也”。

    但是,在江户时代,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出来否认日本人“泰伯之后”了。

    那么日本人为什么要改口否认其曾经反复坚持的声明了呢?

    因为江户时代日本的“小中华”观念越来越强烈,认为日本才是“中华正统”,中国明清鼎革,满清取代汉人是明朝是“华夷变态”。于是有些日本人开始意识到:承认自己就是大陆太伯的子孙似乎对日本并不光彩,日本也不必再借做泰伯的子孙来证明日本也是文明之邦、礼仪之国了。于是,否认日本是太伯之后,否认中国历史书的记载,便成了日本历史的一大公案,越来越多的人参与争吵。据说早在 “后醍醐之世,释圆月作《日本史》,以吴太伯为始祖,献其书于朝,诏焚弃之。”释圆月的书虽然被焚毁了,后来,日本人林恕在撰《本朝通鉴》时依然说:“日本始祖,吴太伯之胤也。”他的主张遭到《大日本史》的编纂者源光国的驳议:“称曰尔吴之后,则神州大宝,不免为异域附庸,岂不悲哉。”,硬是把这一记载删除了。

    源光国此举完全是感情用事,他否认是“泰伯之后”是因为,他是日本历史上具有最强烈的民族意识的一个人物。他在他主持编纂的《大日本史》一书中甚至否认有卑弥乎等人存在。否认的原因是,卑弥乎曾经向曹操的孙子魏明帝进贡了、接受中国的册封称臣了。总之,反正是中国史书中有关记载他认为不利于日本人树立自尊的,他都否认。

    日本天皇曾经自称其祖先混有韩国人的血统,不也遭到了右翼分子的反对吗?

    这里我们虽然不能肯定说吴太伯就是天皇的祖先,但泰伯的子孙确实有许多成了日本人的祖先。除了吴人,还有越人、齐人,可能也有不少因战争而流亡日本。

    据说越国被楚国灭亡之后,不少人流亡日本,日本本州岛北部,即日本海沿岸的越前、越中、越后三国就是越人的后裔建立的。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人松下见林虽然反对“皇祖太伯说”,但却认为:

    “夫差之前,吴不通日本,谨按《国史》及我诸书,有异域人向风慕义,来为臣民者,其氏族号蕃别。蕃别种类甚多,其中有松野氏,《新撰姓氏录》曰:‘松野,吴王夫差之后也。’此吴人来于我之始也。”

    据考古发现证明中国在商代已有了海上的运输贸易,周代时就已经开辟了沿朝鲜半岛西海岸的航路。通过海底沉船上的古币可以证明,那时就存在着从山东半岛经朝鲜半岛的南端到日本九州的古老航线了。

    《管子》一书上就早有朝鲜是齐国领土的铁证。齐国对朝鲜的统治,不仅而且只能是通过海路连接的本土。

    古地理书《山海经?海内北经》则说:“盖国在矩燕南、倭北、倭属燕。”全盛时期的燕国打败齐国后,从齐国手里夺取了全部朝鲜,倭也只能是此时才纳入燕国版图,倭应该和朝鲜一样,此前一直是齐国的领土。早在战国时期甚至春秋时期,日本就是齐国的领土了!

    徐福敢骗秦始皇三千童男童女,唯一的原因只能是因为作为齐国人,手里很可能有齐国的海图。所以心里完全有数,自己能够到哪里去落脚。而且不用担心秦始皇的追杀。地图和海图都是一个国家最核心的军事机密,秘不示人的。荆轲凭一张燕国地图,就能够以一介布衣的身份,面见秦始皇。而且显然是一份送给秦始皇的绝对的大礼!就是个最好的证明。所以秦始皇手里是绝对没有东海的海图的。但齐国人绝对进行过这样的勘测,测绘工作。甚至吴越都做过这样的工作。

    最早的日本,那时候上面没啥人烟,情况和俄罗斯远东的其他岛屿没啥区别!没有农业,只有些渔猎的原始野人——阿伊努人!随着吴越的灭亡,开始陆续有中国人往日本逃亡继而建立自己的国家,但规模都很小。然后齐国灭亡,齐人才开始大规模的移民日本。

    田氏齐国

    公元前670年左右, [陈完]出奔到齐国。后来建立田氏,为田氏的第一代主

    公元前660年,日本第一任天皇出现,时间太吻合了对吧?

    田完任工正(工巧之长)之职

    第一任为神武天皇

    弯刀币

    保留弯刀文化

    从田〔完〕开始,延续八代后田〔常〕(恒)取得姜姓吕氏齐国的实际权力

    日本皇室有缺失的“八代问题”,实际这八代只是田氏城邦的邦主,八代之后才由田〔常〕掌握齐国实际权力,而天皇历史真正开始于〔和〕,是不是又太吻合了?

    齐国在中原各国中,位于“日出之地”

    日本国名为“日出之国”

    “齐之所以为齐者,以天齐也”

    天照大神为天界———高天原的统治者,然后渡海到了日本。高天原在哪里?是不是就是齐国?如果再深究,说不定能从先秦古籍里找出齐国和高天原的关系出来。

    田氏代吕氏后,货币从弯刀式(新月)改为圆面方孔式(日);

    以“日”作国家的标志

    齐襄王之妻君王后摄政,君王后(天照大神)家乡的名称最终衍化为“日照”

    十四代仲哀天皇后由神功皇后摄政,是不是又太吻合了?

    田氏齐国的创始人名字叫 田和

    日本民族称大[和]族,再一次吻合!

    “齐”,为万物一“齐”

    樱花 “齐开齐落”现在知道日本人为什么选樱花为国花了?

    天照大神原型:

    齐襄王之妻——君王后或日本十五代天皇之前实际掌权的神功皇后,齐人退守日本后把君王后(神功皇后)神化而成,天界高天原就是“以天齐”的齐国。君王后的家乡莒国所在地区的名称衍化为“日照”,或许与太阳女神、天照大神有关。

    第二代天皇的原型是齐王建:

    因为第一代神武天皇的原型来源之一是齐襄王,如果称齐王建为神武天皇的孩子,就是二代绥靖天皇;如果称齐王建为神功皇后的孩子,就是十五代应神天皇,即二代绥靖天皇与十五代应神天皇是同一个人,都是齐王建。由《田敬仲完世家》还可看出,齐王建在位时,听命于君王后(天照大神),对各国(特别是秦国)实行绥靖(无为)政策。

    田氏族谱遭到两次毁坏:

    第一次是乐毅带兵攻入临淄(燕兵独追北,入至临淄,尽取齐宝,烧其宫室宗庙),另一次是齐国向秦投诚后。

    现今日本皇谱应是后人据记忆汇编而成,因此统治多年的君王后成为他们最熟悉也最敬重的皇室成员,这也是君王后被神化为天照大神的原因之一。

    周礼中称齐候、齐王,但在齐史中可能用夷礼,即可能称天皇。

    日本皇室没有姓、氏:“姓”跟随母亲,即母亲姓什么孩子姓什么,是一棵民族(部落)“树”的主干(王),有风、嫘、姜、姬、姒、妘、妫、赢等很少的几个。“氏”跟随父亲,父亲什么氏,孩子就是什么氏,是民族“树”的不同分枝,现在所说的百家“姓”,更接近百家“氏”,因为先秦时代“姓”的称呼已经衰亡。不称呼姓,“树”的主干(王)就只有名,例齐桓公[小白],晋文公[重耳],秦王[政]。因此,田氏取代吕氏成为姜姓“树”的主干后,“田氏”就不存在了,创始人应该称[和],而不能再称[田和]。直到今天,日本皇室既没姓也没有氏。

    关于田的姓:

    福田(康夫)前首相

    本田 丰田 织田(信长) 武田

    柴田 依田 前田 风田 安田

    多田 山田 开田 上田 石田

    和田 太田 小田 盐田 新田

    樱田 岛田 杉田 疋田 松田

    和田 真田 稻田 田中(角荣) 田边

    秋田 车田 羽田(孜)

    田氏家族的哪一支成员出走?

    齐王[建]在位四十四年,想必继承人已经确立,出走的就是这个正统血脉继承人。反秦战争开始后,先后被立为齐王的人,都是田氏家族的普通成员,而真正齐王[建]的孩子“神秘蒸发”了。最大的可能就是跑日本去了。因为田氏齐国有很强的王室信仰,继承人存在,就不可能立别人为王。

    前279年齐复国后,六十年里几乎没有战事,蓄积了力量,在向秦投诚之前,相国[后胜]又为齐国的将来作了许多准备,齐国应该有很好的国力基础。但反秦战争开始后,齐国缺少正统王权——齐王[建]之子,七次更换齐王,前后出现九个王(田儋、田假、田市、田都、田安、田荣、田广、田横、韩信)。权利斗争导致内乱不断,才先后落败于项羽、刘邦。

    徐福是怎么离走的?

    先秦兵书都出自齐国人,所以要考虑到齐国人善于计策。

    徐福是齐国人,既懂天文、地理和航海,又知道丹术,按现在讲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做这么奇怪反常的举动并不是为“求仙丹”,而是另有目的——建一个新的国家。在很多人私下往海上逃亡时,护送自己支持的王室成员出走,是一件容易想到的事。徐福的计策是“三千童男童女”,既利于以后的生存发展,还可掩盖里面的关键人物。

    齐王[建]的后代

    由徐福拥戴护送,以“求仙丹”名义去往日本

    齐国最后投诚秦国,在投诚前为什么不早离开呢?

    秦灭五国之前,齐国早就做好投诚打算,那么投诚后该怎么办呢?答案应该找齐国最后的相国[后胜]。后胜相齐时很多齐国谋士入秦,这些谋士与日后秦宫廷里分封和郡县制长时间的争论有关。因为从范雎、吕不韦、淳于越来看,前279年齐从燕国的入侵后,复国后是想用{人}控制秦国,但最后失败了,分封无望只能随徐福离走。既然曾复国一次,就有希望再次复国。

    徐福抵达日本,但不是天皇始祖

    《史记》记载,公元前210年,徐福奉秦始皇之命,率“童男童女三千人”和“百工”,携带“五谷种子”,乘船泛海东渡寻找长生不老之药,此后便杳无音讯不知所踪。徐福到底去了哪里?

    日本学者认为,最早提出徐福到日本定居的,是五代后周的义楚和尚。《三国志·吴书·吴主传》中有更早的记载,公元230年吴派大将卫温和诸葛直去夷洲(台湾)及亶洲(日本),亶洲太远只能到夷洲,夷洲人传言徐福带领男女数千人入海到亶洲不还。 在日本的史籍文献中,关于徐福东渡日本的记载举不胜举。日本学者奥野利雄先生考证徐福东渡后主要活动地域在日本九州、熊野一带。根据《富士古文书》研究家铃木贞一先生的研究,徐福是70岁去世的。据台湾学者彭双松先生统计,日本各地与徐福姓名联系在一起的墓、祠、碑、宫、庙、神庄等遗址有50余处,登陆点20余处,传说故事30余个。日本前首相羽田孜称自己是徐福的后裔,日本人都尊徐福为“司农神”和“司药神”,至今仍保留着包括徐福墓、徐福宫、徐福上陆纪念碑在内的许多遗址。每年秋季,佐贺县人民都要向供奉在“金主神社”中的徐福敬献“初穗”。每隔50年,要举行一次规模盛大的祭奠。

    1950年我国学者卫挺生的《徐福日本建国考》中更是提出了十大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第一个是日本古代的遗物符合,日本皇室传国的三大神器:天丛云剑(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八咫镜都是秦朝的仿制品

    第二个是日本神教立教符合,,日本自称神国,有八百万神仙。他们崇神重祭,这与徐福的方士之术所符合。

    

    第三个证据则是日本古代军旅的情况符合,据《日本书纪》载:日本神武天皇东征的船队,男女各半,而这种情况正好和东渡日本带领的三千童男童女情况符合,并且在徐福东渡日本之前,日本处于石器时代,无法建造如此大的船队。

    第四个是日本考古发现符合,日本铜铁器发现的,粮食种子的发现正好和我国秦汉文化相当,在此之前日本还处于绳纹式文化的莽荒时期。

    

    第五个是日本流传的神话传说所符合,秦汉时期各国祭拜的是社稷五行七神,而日本有其中六个。齐国祭拜的八神主,日本有其中的七个。琅琊地区的四时之神,日本全部都有,值得一提的是,徐福就是琅琊地区人。

    第六个是政治制度符合,君曰尊臣曰命,大夫,将军等等这些。都是周秦时期的用语。天皇建国也沿用了秦时的制度。

    第七个是父名符合,据说神武天皇父亲的名字叫做——彦波潋武,在日语中彦是酋长的意思,武是他的本命,而徐福父叫徐猛,猛在日语中和武读音一致。

    

    第八个是建国年代符合,据《神武本纪》记载神武相当于公元前203年,徐福最后一次出海是公元前210年,七年后建国正在那个时候。

    第九个是遗迹符合,神武天皇东征的路线上,有许多徐福东渡的遗迹,遗址。综合以上种种我们不难猜测,也许当时徐福东渡后,因为懂得先进的技术,很快有了威望,最后建国,称自己为神武天皇。

    有趣的是在河北和山东的交界处有一座千童祠,日本人每年都会来此祭祖。

    东海外越

    《三国志》(魏书·倭国传)说倭地“所有无与儋耳、朱崖同”,计其地理方位“当在会稽、东治之东”,又详述倭人风俗:“男子无大小,皆鲸面文身。……夏后少康之子封於会稽,断发文身,以避蛟龙之害;今倭水人,好沈没捕鱼蛤,文身亦以厌大鱼水禽,后稍以为饰。诸国文身各异,或左或右,或大或小,尊卑有差。”

    这段文字是说,倭人的文身习俗、渔业经济、土地产物、地理方位,均与以会稽为中心的越人分布圈关系密切。这种多元的相似性,应该与越人的海路迁徙有关。

    西元前333年,越为楚威王熊商所灭,“诸公族争立,或为王,或为君,滨於海上,朝服于楚”,从此散为百越。迨及秦并六国、一统中华,江南之民纷纷流徙避乱,驾舟东迁者当不在少数。

    《越绝书》有“内越”、“外越”之分,“外越”亦作“东海外越”。《史记》(秦始皇本纪)说:“徙天下有罪谪吏民,置海南故大越处,以备东海外越。”秦虽并灭六国,唯东海外越不服,他们组成庞大的船队,或游弋於海上,或避难於域外,对秦朝造成威胁。

    由於秦朝采取严厉的防卫措施,漂流在东海的外越复国无望,於是出海另求生路。董楚平称他们是“越人中最善於驾驭海浪的弄潮儿,是传播越文化的先锋”。陈桥驿认为,“内越”指移入会稽、四明山地的一支;“东海外越”指离开今甯绍平原而漂洋过海的一支,他们中的一部分很可能到达“台湾、琉球、南部日本以及印度支那等地”。

    《三国志》(魏书·倭国传)说倭人“黥面文身”,《后汉书》(东夷传)说弁辰“其国近倭,故颇有文身者”,又说马韩“其国南界近倭,亦有文身者”。“黥面文身”正是越地的古俗。刘向《说苑》(奉使)说越人“剪发文身,烂然成章,以像龙子者,将避水神也”。说明文样是龙蛇之形。

    在交通手段尚不发达的古代,海途远比陆路要来得快捷。试想利用海流或者风力航行,从江南横渡东海仅需几周甚至更短的时间,而经朝鲜再达日本,则往往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因为他们最先的目的地未必就是日本,一旦在朝鲜找到适合的地点便定居下来,在后续移民的推压下再逐步向东移动,直至最终渡海到达日本。

    根据以上的分析可以推断,西元前3世纪前后大举东渡的移民集团,很可能是江南的“东海外越”。他们不服秦朝统治,拥有强大的船队,既有避乱迁徙的动机,又有集团越海的能力。他们将渔业农耕技术、青铜武器、航海知识带到日本,而这也正是弥生文化的精华所在。

    今为止,日本通过考古认为,从日本九州弥生遗址出土的人类遗骨, 脸长、颧骨高,是来自中国、朝鲜的外来弥生人。 最近,中日两国通过合作考古,对日本祖先弥生人的来源又有了 新的发现。 1996年,由中日两国考古学者组成的“江南人骨中日联合调查团” 对江苏省出土的60个人头骨、大腿骨和牙齿进行了考古研究。这些遗 骨中,有28个属中国新石器时代,17个为春秋战国时代,15个属前汉 时代。通过从牙齿中提取DNA,与日本九州地区的福冈县、山口县出土 的古代人骨进行比较。结果发现,中国新古器时代的人类遗骨与日本 古代人完全不同。而春秋战国和前汉时代的人骨与日本的原始弥生人 骨极为相似。江苏省徐州郊区的“梁王城遗址”出土的人骨中的DNA与 日本福冈县出土的弥生人骨中的DNA完全一致,估计他们在十几代前为 同一祖先。通过对大腿骨的测量,中国江南人的骨骼长度与日本九州 弥生人骨骼长度基本一致,鼻梁至前牙的距离也相同。这次的考古发 现,将为日本寻根问祖提供新的线索,日本外来弥生人不仅来自朝鲜 和中国华北,而且中国江南人也可能是日本外来弥生人之一。 对中国江南人是如何到日本的问题,日本专家之间有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是直接坐船到日本的。奈良县考古研究所桶口隆康所 长认为,2500年前,正是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群雄争霸,战乱不断。 江南地区是中国最富庶的地方,而且当地人民已掌握航海术。为躲避 战争,江南人带着稻种坐船逃到日本。因为有了稻种就可以生产和生 活。中国江南人的到来,把水稻种植技术也带到了日本。他们到日本 后选择了九州北部地区,因为这一带的气候与中国江南相似,适合种 水稻。另一种意见是,江南人是通过朝鲜半岛到日本的。滋贺县大学 教授菅谷文则认为,中国江南人从南部来到山东,渡过渤海湾到朝鲜, 然后再到日本。山口县出土的遗骨与山东省出土的遗骨极为相似就说 明了这一点。尽管日本学者对弥生人起源何处有争论,但有一点是共 同的,那就是他们都不否认日本古代弥生人是从中国来的。

    1996年开始,中国及日本的一些学者们组成“江南人骨中日共同调查团”,对中国江苏省发掘出来的春秋至西汉时代(即公元前六世纪至公元一世纪)的人骨,及差不多同期出土的日本北九州及山口县绳纹至弥生时代的人骨,进行了三年的对比研究。经过DNA 检验分析,两者的排列次序某部分竟然一致,证明两者源自相同的祖先。或者说,日本人的祖先为中国人。中日两国,不但同种,而且同宗。

    最早开始对日本产生影响的是,吴人和越人。

    吴人和越人都善于航海,夫差海上进攻齐国,越国海上迁都琅邪,都证明这一定,能够大规模海上运兵,必定在航海技术上是先进的。

    对于吴人到日本,有两点所谓的证据,一点就是日本最早的炼铁技术块炼法,历史记载,最早出现是在中国的吴国,这种方法,后来的日本刀一直使用,现在这种工艺还在流传。

    一点是水稻,日本通过各种研究证实,日本没有野生稻,日本的稻谷,是从浙江地区流传过去的。但这个不能肯定是一定是吴人,也可能是越人。

    越人迁徙日本,证据就更多了。

    越人是最早流散的民族,借着季风漂流到日本不足为奇。

    但是于越统治者内越,而在他权力支配外的部分,就是所谓的外越,东海外越,在学界来说,也包括日本和台湾的越人。

    东海外越和铜鼓外越和于越之间,在语言,地名,宗教和风速都有许多共同之处。这些印记在日本文化中都很多见。

    明显的历史记载就是云出国。《出云王国风土记·神门郡》有记载“古志,是越国的人们来此筑提定居后,把此地命名为古志。”根据文献记载,在公元前200年,有大批的越人从中国东南沿海渡海到日本西部沿海岛根半岛的云出地区定居,这里出现了一个强大的云出国。后来国家分成八股独立的势力,韩神素鸣尊及其继承者大国主命讨伐越人,云出国最后消亡。在 记载中,云出事一个科技先进的国家,后世考古发现了许多青铜器,兵器。都是吴越的样式。

    在日本的地名中,许多地方都带有越字,越前,越中,越后,都是古代地名。在很多词汇发音里,都有越古语言的发音。建筑上,干兰建筑最终是生活在潮湿地区的吴越人所使用。但然,还哟木屐和漆器。

    公元前219年,徐福东渡日本,规模也史无前例的庞大,500(一说3000)童男童女去日本,加上随船的士兵,工匠等等,人数应该十分庞大。徐福是齐国人,那么有没有齐国人能熟悉日本海路,自然齐国航海技术也不差,齐人也应该有流散到日本的。

    徐福东渡到了日本的本州岛,和云出国不在同一地区。

    吴太伯的后代另一种说法认为日本人是吴太伯的后代,这也就意味着日本民族始自中国。虽然很多日本学者极力反对这一观点,但这种说法却在中国及日本古代就开始流行。吴太伯是周太公的长子,也是后来着名的周文王的伯父。他把王位让给了弟弟(即周文王的父亲)之后东渡到了日本,创立了大和民族,也相继带去了中国的文化和技术。日本历史上有野史这样记载,但在后来遭到了被焚的后果。

    日本人是华夏后裔其实可以补充的证据还多:吴王最后一次伐齐,也是导致亡国的那次伐齐,全部吴军是从海上海运过去的,足见当时就已经有海图了。因为没有人敢把举国之军全部弄到海上去探险,而亶州肯定早就在那张海图上了,这支足以海运吴国举国之军的庞大水军,未经任何战阵,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直到唐代鉴真和尚在扬州东渡日本都只有等到一年一度海流季风合适的时候才能去日本。也就是吴国水军是回不到吴国的。洋流和季风决定了吴国水军无法回撤本土。手中又有海图,只有暂避亶州。等来年风向洋流合适的时候再回撤本土。结果吴国亡国了。暂避变成了永久性的定居。


    根据《神武纪》的记载:

    一、“可确知神武天皇不生长于日本,乃乘天盘船自高天原飞降者。天盘船谓航海之楼船。‘飞降’谓操纵风帆而来,‘高天原’乃指海外之一地而言。”

    二、当时日本文化的程度,停留在绳文文化时代,并没有任何冲击,能使日本忽然飞跃到青铜的弥生文化。据卫博士的研究:“近年,自筑紫至远贺川口,出土青铜器时代之刀剑戈矛镕范甚多,与《神武纪》所云,居‘吉备’数年以蓄兵食之语相应,‘兵’即兵器。神武东征途中先折而西行,停驻远贺川口多日,因其地为其兵器制造区,故亲往视察制造情形,从已出土之兵器而言,其形式与先秦之大陆中原之刀剑戈矛无异,可见神武兵工之技工来自大陆。

    日本产铜之各地,多在伊豫安艺以东,而当日制造兵器之场所,反集中九州岛的西北,去矿场甚远,显然当时日本铜矿尚未被发现,不得已乃自大陆齐楚沿海运铜入倭,铜矿笨重,故将其冶铸集中于日本去齐楚海岸最近之港湾,因而自唐津以至冈田皆成其冶铸之工业区。”以上说明了神武东征武器的来源。

    日本的木屐是汉人五胡乱华以前,特别是汉朝以前的常见服饰,木屐在中国,是汉服足衣的一种,是最古老的足衣。尧舜禹以后始服木屐。而日本和中国开始密切交往的唐代,中国人早就不穿木屐了。这不可能是从唐人那学去的服饰!

    和服在很多历史悠久的和服店,至今也称和服为吴服!

    日本古代农者恒农,工者恒工是齐国管晏之道的遗迹。日本和大陆的密切交往始于唐代,但唐代的中国也早就没这规矩了。

    汉武帝时代日本列岛有人驾船来中国山东荣成买布,当地官员听他们口音像倭人就称他们为倭人,倭是先秦时期对吴越地区的土著的称谓。但是他们却指出自己“秦亡人”也就是战国的流亡者。请注意,当时的中国人和日本人是可以直接交流的!不需要翻译!

    日本人古代睡觉盖寝衣也是先秦习俗,棉花输入中国前,中国人睡觉是不盖被子的!穿寝衣!

    孔门弟子在《论语•乡党》中有关孔子衣食住行的记载:孔子居家,“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若以当时人1.7米的身高计算,寝衣长达2.55米。这种寝衣类似今天的被单,睡觉时可以覆盖在身上做被子,醒来可以披在身上做衣服。

    日本明治维新前一直分封而治,是华夏古风。

    日本最古老石砚出土 印证倭人传伊都国记载

    

    3月4日报道,日本福冈县糸岛市教育委员会近日宣布,该市三云·井原遗迹中发现了日本国内最古老的弥生时代后期(公元1至2世纪左右)的砚台。

    日媒称,该遗迹被认为是中国史书《魏志倭人传》中所记载的“伊都国”都城所在地。而此次砚台出土,也证明了邪马台国时代的倭国(日本),曾使用文字进行外交活动。古日本绝对不是日本现在史书记载的是没有文字的国家,而且是使用毛笔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建立史官制度。徐福如果不希望被秦始皇追杀,最聪明的办法就是隐姓埋名。掩饰自己真实的身份。日本离中国也不算远,远没到秦始皇边长莫及的地步。一个习俗一旦开了个头,就会有惯性和惰性。就会代代相传。
    此次出土的石制砚台,为一片长6.0厘米,宽4.3厘米、厚6毫米的碎片。石板较薄及背面粗加工等特点,与中国汉代石砚特征一致,经过复原后应会大致呈现出一个边长为10到17厘米的长方形物品。

    

    

    这是出土的秦朝砚台!太像了对吧?

    日本人没有姓氏也是先秦古风。关于姓起源于母系氏族社会,不仅可以在最初的姓多有“女”旁,如姜、姬、姒、妫等等得到反映,而且直到春秋初,仍保留男子不称姓,仅女子称姓,以别婚姻的习惯。

    由于宗法分封和世卿制度的崩溃,春秋以前,仅贵族有姓氏,女子称姓,以别婚姻,男子称氏,以别贵贱的制度也崩溃了。原有的诸侯、贵族,由于国灭位除,或以原有的国为氏,或以居地为氏等等;而原有的庶人,也都给自己命氏①,其中有些已显贵富有,而自拟王侯,死后葬式用王侯制度,于是到战国时姓氏已合一。《通志?姓氏略》总结出战国以来得姓氏的方式共有数十种之多。但吴人此前早已出亡日本列岛了

    日本是由五胡乱华,逃离五胡种族灭绝性质的大屠杀时期,逃亡日本的中国难民建立起来的国家。以前我也不理解日本人为什么会这么残暴,因为华夏传统一直是抚夷属夏的,对被征服的民族一直是非常宽厚的。

    后来理解了,日本人主体是五胡乱华种族灭绝战争中逃亡过去的中国的难民。冉闵杀胡令那种血腥的民族之间的仇杀,早已经深入到民族的骨髓里去了。他们对付阿伊努人也是这种行为的延续。

    中国在古代是一个内乱连连的国家,而中国周边国家包括日本的产生跟中国的内战是脱不了干系的。

    日本最早用汉字书写的日本古代典籍《古事记》和《日本书记》中把来自中国的移民称之为“吴人”(春秋时期)“汉人”(秦汉时期),“新汉人”(魏晋南北朝时期),“唐人”(大唐时期)、“归化人”(整个移民时期都可以称为“归化人”)

    但是早期的华夏,虽然战国时期战况惨烈,但国家还远没搞到民不聊生的地步,所以只有少量的被灭国的国家的遗族,报着复国的雄心暂避荒无人烟的亶州,先建块复国的基地的。再有就是逃罪之人。然后日本的位置,无疑是中国海盗的最好落脚点。中国海盗的老巢,无疑也就在日本。

    大规模的向化外之地逃亡,应该始于黄巾赤眉之祸。而高潮则在五胡乱华,种族灭绝性质的大屠杀中达到高峰。逃亡的难民分两条线:北路是燕国人由东北到朝鲜半岛再渡海到日本,南路是山东半岛的齐国人直接渡海赴日本。

    正是五胡乱华种族灭绝性质的大屠杀所激起的最大规模的华人逃日的民潮,才使日本第一次有了像样的人口来建立一个像样的国家。

    在四世纪末和五世纪初以及五世纪末,中原人民为躲避战乱,大规模迁徙日本群岛,形成两次日本史书称之为“归化人”赴日的高潮。主要祸根是由西晋末年八王之乱所引发的百年内战(史称“五胡乱华”),长期极其残酷的民族仇杀使大陆汉族人尤其是中原的衣冠望族不堪忍受,开始了向四周大规模迁徙的浪潮:主要是南迁江南,其次是由东北逃向朝鲜半岛,南北两路难民都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最后去了日本。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等日本早期史书中,对这段时间大量来自大陆的归化人到达日本有着非常详尽的记载。在日本文书中常被提到的汉族“归化人”的代表,有弓月君(秦氏)、东汉直(刘氏)、西文首(王氏)等人。他们大都是来自朝鲜半岛的汉族“归化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些人常常自称为秦始皇或汉高祖的后裔。例如,弓月君及其所率领的秦人,自称为秦始皇的后裔;阿知使主及其儿子都加使主率领的汉人,自称为汉灵帝的后裔;身狭村主青又自称为吴孙权的后裔;再晚些如司马达止等则自称为南朝司马氏的后裔等等。

    从上面的历史事件看来就是古代中国中原地区的政治动乱,都会造成大批的集团性政治移民,直接或间接地涌向周边地区。中国古代的集团性政治移民,本身都拥有高度的文化水平与生产技术,因此也就成为优秀的汉文化传播的媒体。由于古代的朝鲜半岛与日本列岛,都还处于人口稀少的荒凉的半原始社会状态,因此也就成为承受中国政治移民的托盘。古代中国从春秋战国以至秦汉之交,是中国历史上首次长期大动乱时代,从那时候开始中原的政治难民就开始往朝鲜半岛,往日本列岛大迁徙;魏晋南北朝时代又是中国史上第二次长期大动乱时代,在那个动乱的时代里,由于中原皇朝丧失了维系东亚国际秩序的朝贡体系的能力,导致了北方,东北,西北等各地少数民族政权的崛起,所谓五胡十六国,南北朝等等,分裂割据,长达四百年左右。

    原来在日本产生时期,中国就是战乱不断的国家,由于不断的战乱和受外族的侵略产生的大量的乱民涌向日本,才产生日本这样的国家,还有后代帮助日本启蒙的明末思想家朱瞬水之留也是由于明朝灭亡而流亡于日本启蒙了日本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0/13 16:39:42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27:00    跟帖回复:
       沙发
        “移民”的概念是日本史学界的“禁忌”

        “移民”与“移民国家”这两个名词是日本史学界最忌讳使用的名词,可能是日本史学界的“禁句”!因为一公开肯定“移民”或“移民国家”这一历史概念时,无疑地等于公开否定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政府所灌输的单一民族国家与皇国史观教育的宗旨。因此日本史学界对于古代日本国家形成过程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大陆移民”,回避使用“移民”一词,基本上都使用出典于《日本书纪》、《古事记》等日本古代官编“正史”用语的“归化人”或“渡来人”。所谓“归化人”或“渡来人”用白话说就是“移民”。“归化人”这个用词本身带有一种“自大意识(对外)”与“愚民意识(对内)”。这也是日本史学界固执于使用这个专有名词的本意。所谓“归化人”的称法,实质上只不过是带有浓厚“华夷思想”(日本称之为“中华思想”)的古代日本老一代移民的统治阶层,称呼新一代移民的一种叫法而已!“归化人”这一古代“大陆移民”的概念,在1930年代日本军国主义“皇国史观”盛行的年代下,成为日本国粹主义者鞭尸的对象。二次战后,史学家关晃才站出来为“归化人”平反。主张“归化人”(大陆移民)是古代日本国家建设过程中,贡献最大的功劳者〈注4〉。1965年《日韩基本条约》签定后,为顾及日韩关系正常化后的韩国国民感情,日本学术界才改用“渡来人”这个不太具有民族差别意识的专有名词来取代“归化人”一词。

        日本古代千年移民史

        古代的日本海岛可说是个荒岛!根据人口学家小山修三运用文化人类学与考古学的综合研究方法演算出“绳文时代人口与人口密度表”,并得出了下述的结论:公元前200年以前的绳文时代(秦汉时代以前)日本海岛上的原住民(绳文人)人口,平均只在十万人左右,也就是几近于一个荒岛。而其文化仅为绳纹土器文化!公元前200年以后的弥生时代(从秦汉到唐宋),弥生人(外来移民)的人口则呈直线地上升,相当于中国汉朝时期日本海岛的人口约增加到六十万人左右,到了唐朝时期则达五百四十万人左右。人类学家埴原和郎运用人口增殖模式演算法,参照小山修三的绳纹人口表数据,推算出从BC300年到AD700年千年间,日本外来移民人口几乎高达一百五十万人。那些外来移民(弥生人)再加上他们的后裔在内时,他们的总人口几乎是原住民(绳文人)的九倍之多。这个“埴原百万移民说”发表后震撼了日本史学界,成为日本古代人口变迁历史的经典学说,但也马上受到国粹派学者的围剿。

        日本史学界基本上也肯定:古代日本国家的形成,如果没有那长期的大批的而且优秀的“归化人(大陆移民)”,传播进来各种先进的“汉文化”与生产技术的话,古代日本的文明开化将不知道还会再落后几百年?另外关于日本古代民族的由来及国家的形成,日本史学界也存在有“骑马民族征服说”及“外来朝廷”起源说等等外来政权说。再加上日本古代的大和朝廷时代与朝鲜百济王族的长期姻亲关系,足以充分说明古代日本是个移民国家的本质。简单地说:古代日本国家是“大陆移民”所建立的“移民国家”。所谓“大陆移民”并非专指“中国移民”,而是广泛地指从东亚地域移民到日本海岛上的“古代人”。但其中主要还是汉人、朝鲜人以及其他东胡人等等毗邻于日本海岛的周边民族。从成书于公元815年的古代日本统治王朝的氏族系谱《新撰姓氏录》中,更可看出当时的统治王朝是一个外来的“移民王朝”。

        如果从文化的传承角度看,主要是汉文化的移民起着主导地位。《三国志》〈魏志倭人传〉写着:倭人“自古以来,其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又《晋书》写得更清楚,说:倭人“自谓太伯之后,又言上古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太伯”就是《史记》上〈吴太伯世家〉的周太王(公元前1100年)古公覃父长子太伯。当太伯探知父王要传位给末弟季历后,率弟仲雍二人流亡东夷的荆蛮之地(据《史记正义》考为今之太湖北岸的无锡一带),并随从当地荆蛮(倭族)文身断发之习,荆蛮感其义,归而崇立为“吴太伯”。春秋末期(公元前五六世纪之交)吴越争战,部分太伯后裔又辗转流离到日本海岛定居,成为后来东汉光武帝时的“倭奴国”及魏明帝时的“邪马台国”的祖先。“大夫”为汉代的官称。汉光武帝以后,“倭人”开始入贡,享受“大夫”待遇,因此《魏志倭人传》与《晋书》才那样记载。从这些文献史料看,不难看出当时的日本女王国“邪马台国”在民族与文化的传承上,跟汉民族与汉文化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根据日本古代移民历史研究的领衔学者上田正昭的研究指出:古代日本长期大量移民迁入的时期,是从公元前三世纪开始,以至公元七世纪,前前后后,将近千年岁月的漫长移民历史。其间高峰期有四:首批大量移民是在公元前二三世纪;其次是在公元四五世纪之交;再次为五世纪中期到六世纪初期;接着就是七世纪中期等四个阶段〈注5〉。如果将这四大移民时期用中国朝代相对照的话,就是:首次大批移民始于秦汉之交;其次为魏晋时期;再次为南北朝时期;最后是在隋唐之际。上田正昭的这个观点,点出了古代东北亚国际间政治社会联动的移民关系。但可惜的是他在这观点上没有进一步深入地探讨分析。

        中原动乱激发周边民族国家的崛起

        上述这种中日间的历史连动现象,说明了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古代中国中原地区的政治动乱,都会造成大批的集团性政治移民,直接或间接地涌向周边地区。中国古代的集团性政治移民,本身都拥有高度的文化水平与生产技术,因此也就成为优秀的“汉文化”传播的媒体。由于古代的朝鲜半岛与日本海岛,都还处于人口稀少的荒凉的半原始社会状态,因此也就成为承受中国政治移民的托盘。古代中国从春秋战国以至秦汉之交,是中国历史上首次长期大动乱时代,从那时候开始中原的政治难民就开始往朝鲜半岛,往日本海岛大迁徙;魏晋南北朝时代又是中国史上第二次长期大动乱时代,在那个动乱的时代里,由于中原皇朝丧失了维系东亚国际秩序的朝贡体系能力,导致了北方,东北,西北等各地少数民族政权的崛起,所谓五胡十六国,南北朝等等,分裂割据,长达四百年左右!高句丽,百济,新罗,日本(倭国)等等东北亚周边“民族国家”也都在这一时期形成。日本古代国家的形成摆脱不了汉文化的影响,因此研究日本古代国家的形成非得着眼于中国与东北亚的历史演变关系不可。

        汉武帝殖民朝鲜半岛开启东北亚文明开化的契机

        古代文化传播的主要媒体是凭籍政治性的征服统治与移民。汉武帝于公元前108年灭汉裔的卫氏朝鲜政权后,在朝鲜半岛北部设置乐浪等四郡,开始直接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开启了朝鲜半岛汉文化传播的文明开化的直接契机,同时也带动了汉文化间接向半岛南端以及日本海岛等周边地域传播的作用。因此约在那150年后的公元57年(汉光武帝、建武中元二年),日本九州北部的“倭奴国”才开始到汉皇朝驻半岛上的行政机构“乐浪郡”进贡求封。请留意!后汉时期的“倭奴国”还只是一个氏族部落政权,而不是成熟的国家,而其朝贡,只到当时汉皇朝统治朝鲜半岛的乐浪郡,而不是到汉皇朝的京都洛阳城!这个史实基本上能回答上述“汉代时候日本已经开始通中国了,没有过洋大船日本人怎样过来?”的提问。因受汉文化的洗礼和薰陶,约再过200年后,中国的史书《三国志》在《魏志》中才开始为“倭人”立传。这标志着当时东亚朝贡世界中心的中国皇朝开始认同当时日本的女王国—邪马台国,在以中国为中心的维系当时东亚国际秩序的朝贡体系中的国际存在地位。从《三国志》以后,中国各朝代的正史,诸如:《后汉书》、《晋书》、《宋书》、《南齐书》、《梁书》、《南史》、《北史》、《隋书》、《旧唐书》、《新唐书》、《宋史》等等也都相继在《东夷传》中为“倭”、“倭人”“倭国”、或“日本国”等立传。

        日本的国家雏形始于南朝的宋

        《三国志》〈魏志倭人传〉写着:倭人“自古以来,其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又《晋书》写得更清楚,说:倭人“自谓太伯之后,又言上古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为什么《三国志》《晋书》中的日本人那么谦卑?仅自称大夫,也就是先秦时期的一个县长?因为五胡乱华以前的日本总人口,就只当得了中国的一座县城,近乎于荒岛。绳文时代,全日本也仅有十万绳文人。春秋战国时期,虽然战况惨烈,但还远没搞到民不聊生的地步,所以中国人根本没有向化外之地移民的意愿。往外跑的都是被灭国不甘心,还想再次复国的残余势力和逃罪之人,甚至海盗。日本列岛的位置,正好是中国海盗最好的落脚之地。中国海盗的老巢也应该就在日本。移民本来就不多。对绳文人(阿伊努人)实行的还是种族灭绝性质的大屠杀。人口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增长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日本的国家雏形(大和朝廷)形成于中国南北朝时期的宋代。从中国的正史看,在《晋书》以前的史书,包括《汉书》、《后汉书》、《三国志》等、还都称当时的日本为“倭”或“倭人”;而在《宋书》以后的正史中,除了《梁史》外,诸如《南齐书》、《南史》、《北史》、《隋书》、《旧唐书》、《新唐书》等等、则都一改“倭”或“倭人”的称谓,全都改称“倭国”或“日本国”。《新唐书》以后的《宋史》,《元史》,《明史》等等正史更不用说基本上也都称“日本国”,或“日本”。古代中国的史官运词用字都经过严谨考究,从“倭”或“倭人”转变为“倭国”或“日本国”的政治概念,标志着古代日本国家体制实质的演进过程。因此可说古代日本国家的形成阶段是:东晋以前(五世纪以前)日本尚处于从氏族联合政权过渡到早期国家的阶段;而南北朝后期到隋代时期(六世纪末)日本才逐步演进成为成熟国家。唐代初期,公元约七世纪初,日本才正式演变为东亚国际社会公认的独立国家。因此笔者才总结出:古代日本是在中国魏晋南北朝四百年的大动乱期间,形成起来的“移民国家”这一基本观点。

        明治以后从实证史观变质为皇国史观

        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史学界也引进了欧美实证主义的科学研究方法,从考古学,民族学与人类学等等各种学术角度,对日本古代民族的形成与国家的诞生进行研究,并取得了实证性的丰硕成果。关于日本民族的形成,从《日本先住民族论》展开到《日本人种论》,总结出了:日本绳文时代(旧石器时代)的先住民“绳文人”不是现代日本人的直接祖先;弥生时代(新石器时代)从大陆移民进来的“弥生人”才是现代日本人的祖先。同时也归纳出了:日本民族是多民族的混血民族。这些学术研究的成果,客观地说明了日本古代是个移民国家的本质。但是到了一九三十年代的军国主义时代,由于这些研究成果触犯了“皇国史观”而被全面否定。取而代之的是神话传说性的单一民族的“天孙民族说”与“神武创业说”等“政教合一”的“神国主义”史观。在当时日本军宪的高压下,同时还制造了“津田左右吉事件”等历史案件的文字狱。至于古代日本国家的诞生时期基本上倒公认为成立于公元七世纪初(隋唐之交),这一观点倒没有否定的争议观点出现。

        战后的学术美谈:骑马民族征服说

        战后在美国占领政策下,重开学术自由研究的机运,一时古代史研究又呈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其中独树一帜的是1948年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考古学家江上波夫所提出的《骑马民族征服说》。这学说本质上就是一种“大陆移民说”。如果从“移民”的历史观点去探讨的话,这学说就与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具有高度文化水平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等欧洲大陆移民涌入北美洲后,于十八世纪后半叶独立建国的“美利坚合众国”一模一样,就是一个道道地地的“移民国家”。

        这学说在当时对刚从皇国史观解放出来的日本史学界,无疑的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就因为该学说能填补日本史学界所谓“谜团的四世纪”的一些空白,同时该学说中的确也有不少立论正确的考古观点颇具说服力。因此该学说也拥有一些信奉者,并且还有所谓“新骑马民族说”以及“大和国家是渡来王朝”等等推论性的学说出现!不过该等学说的立论观点都是站在纯虚构的“征服王朝”观点上,乖离了史实范围,缺少实证性说服力,因此仅成为学术界的美谈。但如果从“移民国家”的角度看待这类学说时,则有很多现实意义的共同观点是相一致的。因为该等学说的基本概念都在强调:日本古代国家的形成是肇因于外来因素,因此实质上也就是一种“移民国家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27:53    跟帖回复:
       第 3
        公元413年(东晋末年)“倭国”正式成立

        从中国《晋书》的记载看,自西晋武帝泰始二年(公元266年)到东晋安帝义熙九年(公元413年)间,中日官方中断了近150年的交流纪录。就在那空白的150年间,由于中原晋皇朝的势微及衰亡,丧失了继续维系东亚国际朝贡秩序的功能,导致了高句丽,百济,新罗及日本(倭国)等等东北亚周边民族国家的崛起,同时也引发了日本(倭国)与高句丽在半岛南端展开了一场势力范围争夺战。就在那动荡的国际形势下,中国正史《晋书》安帝纪上记载着:“(义熙九年,公元413年)是岁高句丽、“倭国”及西南夷铜头大师,并献方物。”。《晋书》上的这段记述,初看起来好像很平常,但仔细考究之后,且发现不平常!《晋书》对当时日本的称谓由“倭人”提升为“倭国”,并且与“高句丽”齐肩并列!这是值得特别重视的历史转折点的关键标志!

        这个“公元413年”应该就是“倭国”(大和朝廷)正式登上当时国际舞台的年代。《梁书》列传及《南史》列传也都记载着:晋安帝时“倭王讚”遣使朝贡的记事。因而可说“倭王讚”就是那“倭国”(大和朝廷)的创建者。再从后续的《宋书》记载看,倭五王的首位“倭王讚”在他公元438年去世之前,于421–430年间曾频频四次入贡。如果从在位的年代进一步推论的话,这位“倭王纘”正是《好太王碑文》上所记述的,于公元391- 404年间,派兵与高句丽的好太王在朝鲜半岛南端展开势力范围争夺战的“倭国王”。从半岛败退撤兵后的倭王讚,可能意识到京城筑紫距半岛过于近,高句丽的威胁过大,因而才有“东迁”之举。这么说,这位“倭王讚”可能就是那位《日本书纪》上所说的“神武东征”的“神武天皇”啦!这是我的推断,是否讲得通?乞请批评!

        倭王讚(在位约40年左右)之后,《宋史》上记载着倭王珍(在位6年)、倭王济(在位18年)、倭王兴(在位18年)及倭王武(在位约26年以上)等四世倭王也都相继频繁入贡。从倭王珍开始都自称都督“倭、新罗、任那、加罗、秦韓、慕韓”等六国诸军事的使持节(晉代的总督官称)、安东大将军及倭国王等等官衔。从这问题的侧面看,足以显现当时的代代倭王,对于在朝鲜南端的失地,是耿耿于怀朝夕难忘!倭王武更加敌忾万丈宣誓要收复失地!当时日本(倭国)从半岛南端撤出后,反而加强了那以后倭国本身内部的统一。从倭王武于公元478年(宋顺帝昇明二年)上表文中可看出,当时倭国的统一事业,基本上都在“倭王讚”一代中完成的大业。这段史实显示了当中国进入南北朝大动乱时代,东北亚的周边国家也兴起了一场势力范围重整的争夺战。日本的国家雏形“倭国”(大和朝廷)也就在当时,公元413年这一年正式成立了。从这史实看,把“倭王讚”比作那位《日本书纪》上所说的“神武天皇”也可当之无愧才对!

        皇国史观解不开日本古代的历史谜团

        日本明治维新全盘西化以后,随着政治的“脱亚入欧”,历史研究也推进“主体史观”研究,极力排除古代以来中国色彩成分,也就是去中国化!树立“日本史”的独立体系。这一研究方针,基本上无可厚非,在明治时期里的确也收到了丰硕的实证成果。但进入皇国主义时期以后,极端的国粹主义者否定了日本与朝鲜及中国的历史关系,试图单纯使用皇国史观的《古事记》《日本书纪》解释日本古代史。但是机械地把日本史突出后,造成日本史与朝鲜史、中国史的断层现象,而无法解读日本古代史上的各种谜团。也就是说以日本为中心的历史研究方法,造成了日本史自成一个孤立的体系,而无法与东亚〈朝鲜,中国〉史有机地相结合,以致使得日本古代史研究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然堕入于神话传说的迷雾中,说不清日本民族的起源及国家的形成的真像!目前日本史学界仍然存在着一股“新皇国史观”的强劲势头,进入二十一世纪的2001年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还公然宣称日本是个“天神的国家”,而在日本的媒体上遗笑一时!更导致他早日下台!历史发展的规律,存在着主流与支流的派生关系,企图颠倒历史的本末,就难于从历史的发展规律中去正确认识日本史的本末关系,反而容易堕入于似是而非的主观论断。这也是日本史学界在古代史研究上所遭遇到的一个重大难题!

        日本古代史的谜团有待中国正史去解读

        上述从公元266年到413年,中日间官方交流空白的150年间,日本史学界称之为‘谜团的四世纪’。因在那段日本国家形成的关键时刻里,日本本身还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关于日本古代史研究,日本史学界全凭成书于那三百年后的《古事记》《日本书纪》又称《记纪》。但遗憾的是《记纪》本身且是欠缺历史年代价值的历史传说记事!以致使得对中国的历史研究即客观又透撤的日本史学界,研究起日本古代史来且变得又主观又迷糊!也就是说日本史学界使用不同的历史衡量标准来对待外国史料与本国史料。对待中国的史料表现得极其客观甚至近于刻薄!但是看待本国的史料且又显得极度主观而又随意!使用随意性的假设,把神话及传说也都当着史实看,有意给人们造成一种错觉,就是日本古代史都是谜团!以致到今天在日本史学界还存在着不少阐述不清的古代历史问题!而且这些问题都是从明治时期以来就已开始争论了一百多年的老问题!诸如:邪马台国的位置究竟是在九州或是大和(奈良)?邪马台国后来是否消迹?神武东迁是否史实?南北朝时期的倭五王究竟是那几位天皇?等等。从这些历史问题的提法看,日本史学界基本上重视静态的历史研究方法!

        “邪马台国”是出现在中国正史《魏志倭人传》上的实际存在的“国家”,但成书于八世纪初的日本最早的正史《记纪》上且没有任何记载!“神武天皇”是日本开国天皇,但其开国年代且比“秦始皇”早四五百年!而且其年龄高达127岁!“倭五王”对南朝宋的入贡也是《宋书》上的史实,但《记纪》上也无任何相关的记载!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日本当局基本上仍然要求学术界根据《记纪》的记述,从事古代史的研究!因此日本学者也就想方设法要把《记纪》上的记述跟中国《正史》上的史料挂钩!以致处处出现“以论代史”,而不是“论从史出”的随意性牵强附会的论断现象!这就是造成日本古代史存在着无数讲不清的谜团的原因!但这是违背了历史研究不能随意假设的铁则!

        日本史学界基本上重视静态研究方法,而忽视动态研究方法。历史就像一条不断向前滚滚流动的长河,不断地向前流动。因此静态研究容易偏倚于片面,而忽视全局!由于偏重于静态研究,以及对《魏志倭人传》的偏好,导致对其他中国正史的忽视问题。尽管中国历代的正史,对同一周边国家往古部分的记述,存在有雷同之处,但随着时代的变化,也都增添着必要的题材内容。《魏志倭人传》内容丰富文简意骇,的确是篇出色的历史史料。但其他中国正史中的倭人(国)传,也都能充分地反映出各个时代的日本形象。但是不知何故?日本史学界且很少引用!其实其中有不少史料都能提供解读日本古代史谜团的线索!

        譬如日本史学界认为三世纪的“邪马台国”后来从历史上消失了!但笔者却在《北史》上发现“邪马台国”并未曾从历史舞台上消失过!《北史》说:“正始中,卑弥呼死,更立男王,国中不服,更相诛杀。复立卑弥呼宗女台与为王。其后复立男王,并受中国爵命。江左历晋宋齐梁,朝聘不绝。”从这史料可看出以“邪马台国”为肇始的“大和朝廷”是一脉相承的政权!根本不曾中断过!又如《新唐书》的〈日本传〉记载着:日本古代“其王姓阿每氏、自言初主号天御中主、至彦瀲、凡三十二世(注:应为二十三世,参照宋史)、皆以尊为号、居筑紫城。彦瀲子神武立、更以天皇为号、徙治大和州。”这段文献史料除了提供解读神武东迁的谜团外,同时也点明了“邪马台国”位于九州(筑紫)的线索。除外还提供了日本“天皇家”大约是在那五六百年前(即23世,平均每世约为25年左右),“移民”到日本的线索!日本史学界所谓的这些“谜团”,在中国古代正史上不是写得一清二楚吗?为什么还要花费百年以上的工夫争论不停呢?而且还争不出一个结论出来!读了这些中国的正史史料,笔者心头油然涌上一股无比钦敬的心情!以司马迁为首的古代史学家实在太伟大了!中国的古代正史不但为本国留下了宝贵的史料,同时也为周边国家记下了难得的纪录。这些中国古代《正史》真有必要申请为“世界遗产”!

        〈注1〉《历史地理》杂志第五卷第二号,明治36年(1903年)2月1日

        〈注2〉《史学杂志》第26卷第5期,大正九年(1920年)

        〈注3〉《第11届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2007年, P.572

        〈注4〉关晃 著 《归化人》至文堂1966年

        〈注5〉上田正昭 著《归化人》中央公论社(1965年)

        (注6)汉字具体在那一时代传入日本,无据可考!但《晋书》上说:倭人“自谓太伯之后,又言上古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足见汉代的“倭奴国”与三国时代的“邪马台国”都跟汉民族与汉文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又从日本出土的汉代铜钱及铜镜等的铭文看,早期迁徙到日本的大陆移民的个别豪族,可能很早就带进“汉字文化”,只是还不普及到民间!《宋书》上文词华丽的倭王武的《上表文》〈478年〉,可说是日本古代汉字文化水平的极致!(注:学术界或疑该文经史官沈约润色!)。又《日本书纪》“应神朝”(约当五世纪中叶?)也记载着:百济人儒学者阿直岐、王仁等也先后渡日,并带去《论语》《千字文》等汉文书籍。可见“汉字文化”是大陆移民带进日本海岛的“移民文化”,而不是“日本原住民族”从中国引进到日本的引进文化!汉字文化圈主要是指中国、朝鲜、日本及越南等东亚地区。古代汉字文化的传播主要通过政治的统治与移民。在中国的史书上记载着:朝鲜的“箕子开国说”,日本的“太伯后裔说”,越南的“神农子孙说”等等汉民族移民史话。因此也可说:汉字文化圈实质上就是汉民族移民圈!因为是一种农耕民族文化圈!也就不同于游牧民族文化圈的蒙古、新疆与西藏等地区!尽管这些地区也毗邻中土!但却非汉字文化圈!另外如果从日本最古的官编正史《古事记》《日本书纪》的文章水平看,如果不是世袭的汉人史官,是无法写出那种高水平的汉字文章!

        弥生时代对应的: 战国-秦汉-三国-西晋-东晋十六国

        这段时期就是不断战争,朝代频繁更替往日本岛逃难的难民最多了,其中有不少的皇室贵族最大的就是秦,汉两大势力建设开发日本也都是这些人了,日本的谴唐使一多半都是归化汉人.日本民族是两千来不断迁徙过去的战乱汉族难民.

        明朝移民当时是将日本作为反清复明的基地,资助孙中山推翻满清其中有好多是明朝移民的后代。

        16世纪末,赴日传教的葡萄牙人罗德裏格斯在《日本教会史》中写道:“日本最早的移民来自浙江,日本国王即其苗裔。”依据是什麽,作者没有明示。 本世纪中叶,安藤广太郎从水稻传播的角度指出:水稻分别发源於印度和中国南部;江南民族将水稻农耕传至九州北部和朝鲜南部;日本的水稻农耕与朝鲜南部几乎同时开始,两者之间不存在先后之差。 中国学者在寻绎“水稻之路”时,大多倾向于吴越移民是水稻农耕传播者的看法。安志敏从稻作农耕、干栏式建筑、玦状耳饰和漆器、鬲形陶器和印纹陶、吉野裏遗迹、海流和交通诸方面,详细论证了弥生文化与江南地区的渊源关系。 《三国志》(魏书·倭国传)说倭人“黥面文身”,《后汉书》(东夷传)说弁辰“其国近倭,故颇有文身者”,又说马韩“其国南界近倭,亦有文身者”。“黥面文身”正是越地的古俗。刘向《说苑》(奉使)说越人“剪发文身,烂然成章,以像龙子者,将避水神也”。说明文样是龙蛇之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28:38   
       第 4
        还有一些是人类学家研究的结果:

        日本人对自己民族来源的“移民说”认为在弥生时代有相当大规模的移民来自亚洲的东北部的地区,这一学说由日本学者金关丈夫(T.Kanaseki )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金关丈夫认为,弥生时代人群具有的高身材和高面特征在早期绳文时代人群中没有发现,这些新的特征来自亚洲大陆,最可能是来自朝鲜半岛的移民。同时,他还指出这些移民还将新的文化,如水稻的种植技术和青铜器的铸造技术带到了九州北部和本州岛的最西部地区。这些移民与当地绳文系统的人群混合,他们的后裔在弥生时代末期或者古坟时代向东扩散,并逐渐到达日本的其他地方。

        “移民说”提出后,得到头骨形态学研究、牙齿人类学研究以及血型、耳垢、指纹、血液成分遗传因子等多方面研究的支持。这些研究都说明,从弥生时代到现代,日本人群存在形态上的连续性。同样,他们与绳文人之间形态上的不连续性说明有来自日本岛以外的基因。现代人基因研究和古代人母系线粒体DNA(mtDNA)的研究也得出同样的结果。病毒学的分析也反映出日本有原住民和外来移民两种分支人群的存在。

        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结果已经使人们广泛接受了“移民说”的观点,即认为绳文时代以后的日本人群的体质形态上的巨大变化是因为有来自大陆移民的强烈的基因和文化的影响。

        1975年美国学者克里斯蒂.托纳(Christy G. Turner II)第一次对日本人、绳文人、阿伊努人、史前中国人群的牙齿形态特征进行比较后提出了关于日本岛屿人群的“二重起源-混血说”。他认为在日本列岛居民中同时存在巽他型( Sundadonty)和 中国型(Sinodonty)两种牙齿形态类型的人群,绳文人和阿伊努人属于巽他型,弥生人及现代日本人属于中国型。他进一步指出,巽他型牙齿特征形成于距今大约3万-1.7万年的东南亚地区,那么,拥有巽他型牙齿类型的早期东南亚人群沿亚洲大陆架向北迁移,一直到日本的北海道,在日本形成绳文人和其后代阿伊努人。在距今大约2000年的弥生时代,具有中国型牙齿特征的东北亚人类从亚洲大陆抵达日本,与当地绳文人发生部分融合形成了现代日本人。两种不同时间到达日本的人群发生混血并留下了后代,阿伊努人有较多的岛外基因的混血,而现代日本人只有少量为本土基因的绳文系阿伊努人的混血。简言之,现代日本人血统存在一个二重起源,大多数是大陆中国型人群的基因,少量来自巽他型的阿伊努人的基因。

        过去大多数的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认为来自亚洲大陆的移民的数量非常少,以至于几乎可以忽略这些移民的影响。但现在各种证据都显示出外来移民对日本原住民的巨大影响。根据人口每年增长的速率和头骨形态长期变化而做的计算机模拟显示,从弥生时代开始到8世纪的1000多年间,来自亚洲大陆的移民的整个数量被估计为从40万到超过100万。因此推断来到日本列岛的外来移民的数量是相当大的。

        至于日本人个头矮,那是日本纬度较高,属于中国先祖们认为的苦寒之地。而他们带去的作物却是吴国的水稻!高寒地区种水稻,苦逼状可想而知!整个民族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现在营养状态上去了,你看他们个还矮吗?其实不光日本人,欧洲白种人,在营养状态上去之前,都是矮个,身高还远不如我们的祖先!而且朝鲜,日本最早的农作物就是水稻,这本身就足以证明,朝鲜人和日本人都是直接横渡度东海的吴越人。日本古国越前,越中,越后就是越人建立起来的国家。

        朝鲜早在商代就是箕子的封国,汉之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高句丽则是公元前82年,西汉中央政府将真番、临屯二郡撤销,将玄菟郡西迁至辽东地方,并将此三郡之属县合并于乐浪郡。于是在从前箕氏朝鲜和燕两个诸侯国管辖过的辽东地方,从燕、秦和初所置的辽东郡又增加了一个新的玄菟郡(郡治在今辽宁省新宾北汉城),在其下新设高句丽、上殷台、西盖马三县。高句丽就是这新设的三县之一。人民全部是古燕国人。没有外族。五胡乱华被游牧骑兵割裂和本土的联系以后,高句丽才自立称王的。

        汉魏之时的朝鲜半岛南部,居住着韩种的三支,马韩、辰韩、弁韩。史载马韩有五十四国总十余万户。辰韩、弁韩各有二十国。共七十八国。共计为二十万户,约近百万人。

        根据史料记载,南部的三韩人主要来源于楚国的罗国人和卢国人。卢国和罗国同属苗蛮,公元前7世纪建国于汉江中游一带,两国距离很近,唇齿相依,曾经共同抵抗楚国入侵。但最终被扩张的楚国同时消灭,一起被迁到枝江然后又迁到长沙。之后卢戎的一支又到了辰州,在辰溪和泸溪一带安营扎寨。

        而虎狼强秦灭楚后,一个叫“韩终”的方士带着罗氏、卢氏等楚国亡民有准备地逃离了秦国,渡海到了朝鲜半岛东南部,始有“三韩”:马韩为原住民,辰韩、弁韩来自中国,弁韩臣属辰韩。而朝鲜半岛北部先后出现箕子朝鲜和卫满朝鲜2个王朝。

        公元前57年,辰韩部落联盟中斯卢部落建立新罗国。为什么叫新罗,就是区别于楚国原来的罗国。(韩国多罗姓和卢姓,其族谱皆注明来自中国楚国时代的罗国和卢国)。此后,新罗、百济、高句丽形成三国鼎立之势。新罗在唐朝的配合下,于660年灭百济,再于668年灭高句丽。公元676年,新罗首次统一了大同江以南的朝鲜半岛。公元10世纪,高丽王朝(918~1392年)取新罗而代之。后李氏朝鲜(1392~1910年)又取代高丽。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李氏朝鲜亡。1945年日本战败,朝鲜独立。1948年大韩民国成立,建都汉城,称为南朝鲜或韩国;同年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成立,建都平壤,称北韩或朝鲜。

        那朝鲜语,不是商代汉语,就是汉代汉语,不可能是别的任何语言。

        朝鲜民族一直称是东夷族的后裔,东夷作为华夏族的一部分,历史有明确记载;

        《孟子•离娄章句下》:“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

        今日日本人的祖先渡来人到达日本的时间是两千年前,这正是中国春秋战国争霸战的时间。看日本史一定要结合中国史看。

        除吴越齐早期的移民以外,五华乱华,蒙古灭金,满清入关的种族灭绝性质的大屠杀中也有大量中国人出逃日本,你想连马来西亚,印尼,泰国,新加坡都能逃得到处都是,和北方中国人近在咫尺的亶洲,中国人逃过去的能少吗?为啥万里之遥的印尼,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华人都能逃得到处都是,近在咫尺的日本反而没啥华人?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国的华人!区别仅仅是,东南亚流行的是古楚国语或古秦国语。他们流行的是古吴国语,或古齐国语!吴国春秋时期就亡国了,古齐国人在五胡乱华中被杀光了,所以他们使用的古华夏方言,在这块大陆上再也没有了传承!日语中有部分汉字无法书写的字和粤语越南语都有部分汉字无法书写的字是一回事!毕竟是地方方言,并不是上古雅语的正宗传承区!

        日本其实也是五胡乱华大量北方中国人口逃过来,才有像样的人口组建一个像样的国家的!在这以前,和苏联远东地区的其他岛屿一模一样,是荒无人烟的蛮荒之地!

        也正是大量中国人的到来,终于使人烟稀少人迹罕至的亶洲终于开始成为亚洲重要的一个国家!

        最后用常识问下自己:

        简单的说就是:渡来人来到亶州的时候,中国早就进入春秋战国时期了,除了中国人,还有没有任何大股的外族,能有任何机会能横穿古燕国,萁子朝鲜,卫满朝鲜,或者汉之乐浪郡、玄菟郡、临屯郡、真番郡横渡对马海峡到亶州去建立新的国家的?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可不是焚书坑儒,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彻底的推行了愚民政策和奴化教育后的孱弱的中国!当年的燕国不过方七十里的伯爵国,能成战国七雄,上千里的疆土全部是从匈奴人手里生吞活剥来的!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秦开就足以让匈奴人彻底变成玻璃心!秦始皇兵器兵书绝对不藏民间达两百多年的陈汤时期,还能说出: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者何也?这样自信的语言,华夏民族的军队对游牧骑兵仍然具有压倒性的质量优势!秦始皇兵器兵书不藏民间不过区区几代人的东汉末年,魏晋之后,这个民族就孱弱到任何民族都打不过,就完全亡国灭种了!你判断中国春秋战国争霸战中被灭国的那些国家的残余势力,有没有抱着复国的雄心,暂避荒无人烟的亶州先建块复国的基地的?你判断赤眉,黄巾之祸,五胡乱华,蒙古灭金,满清入关,以及一个又一个朝代的末年的战乱中,有没有亡国的贵胄遗族和躲避战乱和大屠杀的平民出逃亶州的!你判断中国人的航海技术,是逃到万里之遥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泰国容易,还是横渡对马海峡容易?你判断中国人是愿意逃到和自己同文同种,甚至在五胡乱华前连语言都相通的文明的国度?还是愿意逃到人种语言完全不同,甚至还只有原始野人的蛮荒之地?你判断逃难的平民和逃避灭族的豪门贵族是横渡万里碧波的南海的多,还是横渡对马海峡的多!换了你,你会如何选择?

        至于中日韩语言的差距,那是五胡乱华杀光北方汉人,南方仅存的那300万人,且一半以上人口还是少数民族的楚人北迁,混杂大量百越语的楚地方言和鲜卑人主动汉化学说汉语混合交流的结果。

        这是文献证据: 按鸣沙屈出土的《鸣沙石室佚书》记录:“永嘉大乱,中夏残荒。保壁大帅数不盈四十。多者不过四五千家,少者千家五百家。”

        按平均数算每堡二千五百户,每户五口算,堡数按顶天的数算四十个!不过区区五十万人!我不知道历史学家推测的四百万的依据是什么?但如果按鸣沙屈出土的《鸣沙石室佚书》的记录,北方根本就不可能有四百万人口!这就是北方汉人被杀绝的铁证!

        永嘉之乱是310年,此时东晋都还没有建立!冉魏也还连影子都没有!而东晋还仅是南朝的五个政权中的第一个政权!这个数据还仅仅只是304年到310年区区六年的屠杀结果!

        知道侯景之乱吗?区区一万褐人就把二十八万户的建康杀得白不存一二。仅仅三年多的大屠杀,南方就“千里烟绝,人迹罕见,白骨成聚,如丘陇焉”《南史·侯景传》。梁朝从次就彻底失去了生存的根基,很快就灭亡了!

        南方仅仅一万野蛮人区区三年的叛乱的灾难会重过北方五个野蛮民族的主体长达一百多年的轮番蹂躏?

        有个古语叫“附会”。摆地摊卖席子的刘备说他是中山靖王之后你也敢信?鲜卑人附会自己祖上是汉人是鲜卑皇帝带头汉化,带头附会自己祖上是汉人引领的时代潮流,所以鲜卑一时满朝都是汉人后裔,你要真信了,就傻了。

        李渊爷爷李虎是魏文帝推行强制汉化,触怒鲜卑军人,发动六镇叛乱的鲜卑世袭贵族军官!隋文帝的祖上也是!

        网上很多人热粉冉闵,以为冉闵是华夏的大救星。但冉闵其实是被鲜卑战败抓来杀了的!只是冉闵的杀胡也不是毫无价值的!

        这让魏文帝看到了民族斗争的血腥!才认真的思考鲜卑民族的未来!杀光汉人,完全靠连文明都没有的鲜卑人显然没有未来!不杀又很难避免鲜卑族不步其他四胡的厄运!最后思考的结果就是主动彻底的汉化!这才是冉闵对保存华夏文明真正的贡献!所以冉闵的贡献实际在魏文帝之下!但如果没有冉闵,根本就不会有魏文帝!

        但你要因此就不相信这个民族曾经有过悲惨的过去,你就太愚蠢了!而中国的历史教育,完全不传承民族的悲剧,本民族血的教训,才让我们这个民族可以反复的跌倒在同一个粪坑里,而且永远不长记性,永远犯不完的一模一样的错误!编中国历史教材的人是这个民族最大的罪人!

        唐宋的所谓汉语已经是主动汉化后的鲜卑人学说汉语的结果。就像满清弄出个京片子。你可以网上搜下上古汉语发音,就会知道东亚语系中那种语言离我们祖先的雅语更接近!就这些主动汉化后的鲜卑人,蒙古人也基本把他们杀光了。古汉语雅语的遗迹更多的保存在南方语系中,而不在北方。

        日语则在自西汉到魏晋时代中国史书中明载那就是当时标准的满口吴音!

        南杂吴越,北杂夷虏《颜氏家训,音辞》。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永嘉行》这是五胡乱华时期汉语音变文献上的直接证据!

        你可以网搜“上古汉语”,看看东亚语言那种更接近。日语和朝鲜语都是比现代汉语更正宗的带阿尔泰基因的上古汉语方言!因为华夏本身很可能就是从西亚草原追逐水草游牧到了东方的游牧民族,和匈奴同源(见史记)。日韩越人写文言文都不需要学习就可以写出很漂亮的文言文,因为那本来就是他们的母语!文言文是书写材料不发达时的一种压缩语言。(见《古汉语是阿尔泰语》)但是如果今天的人类要穿越到古中国去。日韩人和古中国人的语言交流绝对比现代汉语更容易!

        

        华夏族群的共同族群特征:铲装门牙,内眦褶,跰趾,蒙古斑,俗称青屁股小孩。看看他们日本人身上那样没有?蒙古斑这名是美国人取的。并非特指蒙古人才长。华夏人长,并非蒙古灭宋后的混血。而是华夏本来就和匈奴同源!(见《史记》)匈奴其实就是入草原游牧的史前就早期分化出去的华夏族群。或者华夏本来就是从西方草原上逐水草游牧过来的游牧民族,进入中原农耕而成!匈奴人则是继续留在草原的分支。蒙古人则是匈奴人的后裔!

        至于基因人种学研究的结果,请参考本人帖文《人类基因族谱研究是一场骗局?》

        人类染色体有32亿对碱基对,64亿个碱基的排列组合。这是一个没有人工智能的帮组,考现在纯手工条件下根本就无法完成的海量识别工作,就更不用说还需要大规模的取样,而且还需要具体的分析判断碱基的具体排列组合的实际意义!搞基因人种学研究的人就拿了性染色体Y染色体和线粒体染色体上的三万个碱基的排列组合在说事,直接忽略了几乎64亿个碱基的排列组合。而且还能画出这么精确的祖先血统来源百分比?

        

        和跳大神的巫婆神汉是一回事!真的是傻子多,骗子不够骗!

        《揭秘:有多少日本人的祖先来自中国》

        提供的日本人中的中国后裔姓氏:

        周朝时移民的后裔:大里,长野,广野,三宅;山田,伊部,白鸟,白原,调,长岑,首,水海

        秦始皇的后裔:秦,朝原,太秦,大藏;河胜;樱田,宗,高尾,时原,寺,秦原,广幡,物集,三林,井手,川边,中家,原,小宅,井手,长田,巨知,长冈,奈良,大泷,山村

        汉高祖的后裔:厚见,马,浄野,栗栖,古志,高志,樱野,武生,高道,玉作,丰冈,春泽,桧前,文,尾津,村主

        后汉灵帝的后裔:坂上,大藏,丹波,木津,桧原,内藏,山口,平田,佐太,谷,樱井,路,文,桧前,藏人,志贺,广原,池边,栗栖

        其他汉帝的后裔:桑原,下,桧前,若江,田边,谷,丰冈,八户,高安,高道,春井,河内

        汉时平民移民后裔:大原,吉水,真神,台,交野

        魏时移民的后裔:上,高根,筑紫,平松,高向,云梯,郡,河内,河原,锄田,野上,广桥,穴太

        吴时移民后裔:松野,深根,和乐,工,祝部,额田,胜,上,刑部,茨田,高向,小豆

        汉时移民后裔:伊吉(壹岐),交野,广海,吉水

        燕时移民后裔:赤染,赤染部,常世,笔

        唐时移民后裔:江田,清宗,清海,清川,浄山,荣山,千代,新长

        其他中国移民:大山,大石(生石),高丘,朝妻,清村,春村

        日本的原田氏是汉献帝后裔,这是日本原田氏谱系和中国史书,中国刘氏宗谱都有记载的。

        宋亡时,日本全国戴孝向西哭拜,史载“举国茹素”。来哀悼大宋的灭亡,你真以为这只是一个藩属国对宗主国的忠诚?那是亲兄弟间发自内心的情感!真正的原因仅是宋代的日本人还清晰的记得中国就是他的祖宗之国!

        血缘关系是家庭、民族、国家的基础,家庭、社会、政治等各种关系都以此为基线而波动,当偏离过大时,就会逆向回归,这是大自然的规律。面对外族的侵略,同根、同源的兄弟民族本身就是一个紧密的军事联盟。

        血缘关系恍惚,就会骨肉相残而浑然不知!

        中日其实本是兄弟民族,只是历史学家,语言学家,民族学家和人种学家们的集体失职,所以才会搞成冤家!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0/13 2:59:09 编辑过

    回帖人:
    dl51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30:36    跟帖回复:
       第 5
    知道DNA检测意味什么吗?相信科学吧,日本受中国影响不假,在博物馆里面日本古人的信笺全是中文。但是DNA已经证明了日本人与中国人的区别比黑人还大。不知道楼主想论证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32:17    跟帖回复:
    6
        是不是中土移民,和做不做附庸是两回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34:34    跟帖回复:
    7
    是又如何 不是又如何?就算是你亲孙子又如何?

    可如今他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你怎么研究 他也不是中国!

    不要成天想这想那  

    踏踏实实建设好自己的国家 做到富民强国 这是唯一的目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34:51    跟帖回复:
    8
    不管是不是,现在中日两国价值观,文化等大相庭径
    一个早步入现代文明,一个还是原始丛林
    所以必须仇恨日本,必须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45:03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5楼第 5 楼 dl51 2018/10/12 16:30:36  的原帖:知道DNA检测意味什么吗?相信科学吧,日本受中国影响不假,在博物馆里面日本古人的信笺全是中文。但是DNA已经证明了日本人与中国人的区别比黑人还大。不知道楼主想论证什么?   你在我的凯迪帖文 《人类基因族谱研究是一场骗局?》中,就能找到答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46:08   
    10
    准备论证到一衣带水不算侵略了?欢迎中国后人安倍亲切省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47:01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无依无靠 2018/10/12 16:34:34  的原帖:是又如何 不是又如何?就算是你亲孙子又如何?

    可如今他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你怎么研究 他也不是中国!

    不要成天想这想那  

    踏踏实实建设好自己的国家 做到富民强国 这是唯一的目标
    连探索事实真相的兴趣都没有的人,你扯那些对你真有意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48:49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自燃土地 2018/10/12 16:46:08  的原帖:准备论证到一衣带水不算侵略了?欢迎中国后人安倍亲切省亲?你没有读完全文就开始喷了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49:43    跟帖回复:
    13
    吃饭了撑的。就算日本人最初的祖先是吴国人逃过去的,几千年下来,那血统不也混得乱七八糟了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51:18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丛林之原 2018/10/12 16:49:43  的原帖:吃饭了撑的。就算日本人最初的祖先是吴国人逃过去的,几千年下来,那血统不也混得乱七八糟了么?一个完全由中国难民组建的国家,再怎么混血,那也是纯种华人
    回帖人:
    CSAM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6:59:00    跟帖回复:
    15

    其实用不着说历史
    自助游的朋友去过日日本韩国就会发现
    日本韩国才是真正中华文化的继承人
    而我们却早就丢光了



    40888 次点击,471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32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日本人是100%的纯种中国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