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菜九段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灌水]什么叫做不拉风毋宁死
9820 次点击
17 个回复
菜九段 于 2018/10/17 22:11: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娱乐八卦
    撕一撕翦伯赞对刘邦灭秦记录的学术犯罪,浴血边城_浙江新闻网 http://www.zz-zb.com/xw/zhibo/55550.html

    撕一撕翦伯赞对刘邦灭秦记录的学术犯罪-行业资讯-天空资源网 http://www.woyaoso.cn/thread-360138-1-1.html

    撕一撕翦伯赞对刘邦灭秦记录的学术犯罪_社会监督 http://www.cwk120.com/a/20180818/9014.html

    撕一撕翦伯赞对刘邦灭秦记录的学术犯罪_爆光新闻 http://yzrl.net/a/20180818/1780.html

    撕一撕翦伯赞对刘邦灭秦记录的学术犯罪为什么63_混音歌曲网 -最新音乐资讯站 https://fanyihy.cn/476182.html

    [灌水]菜九段山寨大阅兵-娱乐八卦-凯迪社区 http://club3.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7&id=2836719经典诠释了什么叫做不拉风毋宁死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7 22:23:18    跟帖回复:
       沙发
    阅读了,有收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23 12:53:58    跟帖回复:
       第 3
        拉风记

        拉风者,南京土话也。意思是,把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了意地、公然夸张地一再招摇。菜九因此总结道,无风可拉的人生是悲哀的,无风可拉不自知而胡乱拉者是可笑的;有风不拉是可惜的,有风拉风太过是不妥的。

        当然,拉风之类行为总也脱不了浅薄与浮夸的成色,高人及有涵养的人不屑为,比如老子、孔子从来不拉风。但世上高人少而凡人多,凡人居然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也是一种机缘,有风不拉未免辜负上苍的关爱,所以我等凡人拉之可矣。如此一想,菜九也坦然许多——因为到了菜九段有风可拉的时候,是不拉风毋宁死的,并且非拉到惹人讨厌不可。

        在《历史的侧影》后记里菜九写道,经过十多年的网络锤炼,菜九的文字形成了两个品牌,一个是“千古谁识”,一个是“中国人最不认真”。这样的总结的时效性一直持续到现在。因为自那以后,菜九的主要努力基本上是围绕着这两个方面进行的。因为是品牌,更因为其各自的构成,所以特别拉风。如果要仔细推敲,这两个竞相拉风的家伙不仅有连带关系,而且有先后关系,简言之,千古谁识是先于最不认真的。而且但凡千古谁识了,大多都必然可以衍生出最不认真。

        千古谁识发端于千古谁识《鸿门宴》。鸿门宴乃一千古旧案,自古以来就有了大致不差的结论。然而孤 陋如菜九者,千虑一得,以为这些结论不足以概尽刘项真情。于是,在菜九的朋友田秉锷先生的鼓动下,写了《鸿门宴结局与刘项关系识论》一文。自以为是别开生面,完全绕开了以往的结论,而且还能自圆其说,着实得意了好一阵子。久而久之,这种得意之情一发不可收拾,便将文章改名为《千古谁识鸿门宴》在网络上广为发布,并以此名收入其自费出版的《古史杂识》之中。千古谁识某某某这样的句式霸气十足,根本不容讨论。差不多就等于千年以来,舍我其谁,这个事就是我说了算了。千古谁识一词由此横空出世。

        不过,无论是千古谁识还是最不认真,都透露出一种惹人讨厌的超级良好感觉,显得特别的嚣张没教养。菜九为什么这么糙?这个问题很复杂,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既然社会长期对菜九的发现装聋作哑,菜九还客气个什么劲?索性粗放一点,不嚣白不嚣。如果追究一下这个超级良好感觉,应该始于《古史杂识》的出版。除了编撰过程中又增补了一两篇之外,此书实为将以前发表过的文字集中展示。菜九的体会是,只要将自己的货色集中起来,总是有提神提气的功能。神气一提,自然就感觉膨胀。所以当年(2005年)下半年,因膨胀的感觉绷不住了,就打算从那些已发表之作中提炼出简单的叙述,这就是“中国人最不认真”批量出笼的由来。在膨胀的感觉中,菜九渐渐悟出一些歪理,李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说的是喝酒,菜九以为,以喝酒为得意助兴,档次未免低了点,最好改为人生得意须拉风。菜九以为,无论是千古谁识还是最不认真,都不仅属于可以拉风,而且属于因得意而拉风,又因拉风而得意的范畴,实在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这样的良性循环,估计即使是古代圣贤也会非常期盼吧。

        菜九的拉风在“千古谁识”与“最不认真”之间切换,避免了一个题材的单调。近期在从千古谁识中提炼最不认真时忽有所得,中国人最不认真,不正是将千古谁识小型化的一个上佳途径吗?虽然拉风很快乐,但拉风毕竟是余事不是正事。钻研不是为了拉风,有所得才是正道,钻研有所得而顺便有拉风之态纯属偶然。

        当菜九发现用最不认真将千古谁识小型化的门道后,有意识地连续做了几个,并且将范围扩大到千古谁识题材以外,效果还真不错。千古谁识之类的整理过程充满了千辛万苦、佶屈聱牙,完成后才能感受到快乐;而最不认真则延续了千古谁识的快乐,其过程自始至终溢满快乐。千古谁识是最不认真的基础工作,而且一个千古谁识可以裂变成若干个最不认真,所以最不认真又是将千古谁识多样化的有效法门,这样一来,又顺便壮大了拉风的队伍,使得这个队伍越发地浩浩荡荡,那个的样子真是不拉风也很拉风啊。于是乎,尽管菜九已经志不在拉风,而拉风之事仍然如影随形,这或者是天意啊。天意啊。

        附记:本文缘起。

        2014年,大学同学书法家祖金林兄将菜九在《灯塔》里的言志打油诗“穷经十载终成空/挥师异路谋奇功/何日得施经纶手/扬鞭凯旋唱大风”,写了几个条幅,其中一条后面有祖兄一首自题,可惜有若干不认识。揣测一下:一路走来几多坑/八十一难未曾经/劫后姑且偷闲日/不敢与君唱大风。不知对了几何。祖兄自题诗引发了菜九的歪诗之兴,连作两个戏赠祖金林。

        一、

        天降祖生欲拉风

        特赐银钩铁划功

        横竖撇点烟霞落

        信手汉唐/汉魏又一雄

        二、

        天降祖生欲拉风

        特赐银钩铁划功

        横竖撇点信手得

        出入汉唐/汉魏气自雄

        天降与特赐,表明祖兄的书法功力在个人努力之外,更多是获之于天赋。祖兄的书法是近汉魏还是近汉唐,我不太清楚,好象祖兄说与魏更近。

        由此引进了拉风的概念,当为此作之源头。并以此对号入座,发现在学术圈客串有年的菜九之超级能搞事行径亦为拉风之属——搞点名堂就趾高气扬、胡吹大气,并且名堂与趾高气扬都是货真价实的,实乃千古罕有,就算是为研究领域建立了一道厚颜无耻的风景吧。

        到2017年已成者列目如下(以截止2017年底为度)

        中国人最不认真——天下到底几垓下 终极版

        中国人最不认真——章邯根本没自杀

        中国人最不认真——历史大佬吕泽完全可以不消失

        中国人最不认真——没有固陵败也没有张良计

        中国人最不认真——魏豹根本没叛汉

        中国人最不认真——鸿门何郄郄何来

        中国人最不认真——萧何无须追韩信

        中国人最不认真——韩信根本不会跑  

        中国人最不认真——千古忽悠鸿门宴*

        中国人最不认真——触龙没说赵太后*

        中国人最不认真——苏秦何曾相六国 *

        中国人最不认真——刘邦没沾项羽光*

        中国人最不认真——坐壁何以能观战 *

        中国人最不认真——栈道何时被明修*

        中国人最不认真——功高盖世楚怀王*

        中国人最不认真——霸王如何别虞姬*

        中国人最不认真——何智丽、郎平何错之有*

        中国人最不认真——周苛凭甚守荥阳*

        中国人最不认真——项羽焉能围王离*

        中国人最不认真----刘项原来都读书*

        注:加*号者,非2017年之作。末三个收入本集的原因是基本上没有单独露面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20:14:19    跟帖回复:
       第 4
    曹无伤同志永垂不朽
      菜九段供稿
      
      十一年前(20070508)菜九作《千古谁识曹无伤》,对曹无伤的行为及结局多有调侃。现在说永垂不朽,是不是对前作的驳正呢?也不能这样讲。菜九以为,在基本事实厘清的情况下,同一件事,是可以作不同的解读的,也即所谓的一个题材可以作二度三度乃至数度开发。而每次解读/开发最好不是简单切换,要切换出新意才好。此次将旧作重新切换,是讲曹无伤的历史贡献及对后人理解历史的贡献。
      刘邦从鸿门宴上出来,第一件事就是诛杀曹无伤。从历史记载的字里行间也能感受到刘邦此急不可耐之举的痛恨与快意。也难怪,刘邦在鸿门宴上确认自己完全放弃了关中的支配权,这样的巨大损失,岂不让人心头滴血,不找人撒气怎么行呢?所以向项羽传递信息的曹无伤就成了刘邦泄愤的首要目标。
       曹无伤向项羽传递了什么信息——“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其实无论有无曹无伤传递信息,项羽都不接受刘邦王关中,哪怕刘邦王关中是履行灭秦约定也不行。曹无伤的信息只是让项羽的打击时间提前了。提前了多少?估计也就三五天时间,不会更多了。刘邦意识到敌不过项羽,就只好放弃王关中的权利作为退让。因为刘项二人原本交情很好,见刘邦出让了如此之大的利益,项羽也觉得过意不去,就把曹无伤传递信息的事说出来,以开脱自己准备对刘邦动武的责任。
      那么,像曹无伤这样一个久经战火考验的老革命怎么会在两军对峙的节骨眼上,暗中向项羽一方去搬弄是非呢?难道他仅仅是想从项羽那里谋求好处,还是像菜九认为的那样有别的原因?曹无伤此举,从刘邦的角度看是背叛,从项羽的角度看是投靠,那么曹无伤自己的角度呢?曹无伤没有办法说话,就让菜九设身处地思考出史料上没有明说、但可以从记载中推导出来的别的原因。
      菜九以为,这其中的关键是刘邦对项羽大兵压境没有任何表示。曹无伤大概就是看到刘邦浑无应对,所以决定自谋出路。他不甘心就这样为刘邦陪葬,让自己的汗马功劳无端葬送。刘邦是个超级机敏之人,而当时呈现出的状态极为可疑。这不仅是在对曹无伤行为定性方面增加一种考量,也是菜九说他永垂不朽的根据所在。因为刘邦的漫无应对极有可能提示存在一个被人严重漠视的历史场景,如果能确认这样的场景存在,曹无伤之死也就是死得其所了,当然就永垂不朽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历史贡献的曹无伤又有了现实贡献,即帮助后人理解历史的贡献,而无论任何一块贡献都是可以永垂不朽的。
      曹无伤的历史贡献是在刘邦起义之初,他就在战场上斩杀了秦泗川守壮。《高祖本纪》记此事曰:“沛公左司马得泗川守壮杀之。”对此历史上一直有争议,因为除曹无伤外,刘邦所部的左司马尚有蓼侯孔藂、费侯陈贺、斥丘侯唐厉三人,不能完全坐实是曹无伤立功。但斩秦泗川守壮这个左司马只能是曹无伤。因为另几人是汉之功臣,如果是他们中某人所为,直接说就是了,何必只保留官职而不提姓名。最可能的原因是曹无伤已成了罪人,不便提;而击杀秦郡守之功又是反秦战事之最可称道者,秦泗川守壮是史料记载到的秦军阵亡的职位最高官员,此功劳不容没去,故有了此种别别扭扭的记载方式。当然,左司马官职极有可能是日后追记的,斩杀秦泗川守壮的时候,曹无伤还不是这个官衔。据菜九考证,左司马此职不见于刘邦一脉功臣,更可能为刘邦的兄弟部队吕泽部所专有,因为吕泽所部用楚制更多。菜九曾在《刘吕关系大猜想》等篇什中说过,刘吕虽然分兵,也只是为了作战方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两部。刘邦对吕泽部有绝对的管辖权,所以才可以直接诛杀曹无伤。
      以上是曹无伤的历史贡献。现实贡献则是他告诉项羽的“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这不是卖主求荣的行为吗,怎么成了现实贡献呢?因为此信息应该不是曹无伤的编造,而是正在发生的事。众所周知,秦王子婴是主动向刘邦投降的,投降后,刘邦拒绝了部将要求诛杀子婴的请求,而将子婴关押起来了。而曹无伤提供的信息,表明子婴已经解除了关押状态,正在为刘邦王关中的步骤指点迷津呢。刘邦从几千里外的彭城一带一路征战,打入关中,真正要实现统治,需要补课之处正是所在多有啊。而子婴的地位与资历正可以很好地完成对刘邦的传帮带手续。
      以上固然是菜九的猜测,但如果参照刘邦对项羽大军逼近没有任何表示的记录,表明刘邦沉湎于某事,而这个某事绝非声色犬马,那会是什么呢?在百思不得其姐的时候,曹无伤的信息突然让人脑洞大开——原来刘邦在非常投入地向子婴讨教管理关中事宜啊。让我们复盘一下当时的场景:项羽大军破关而入,逼近秦都咸阳,刘邦没有任何动作;张良向刘邦通报项伯说次日天明后项羽就要杀过来了,刘邦呆呆地问那怎么办呢?感觉刘邦整个在梦游啊。但他肯定没有梦游,只是沉湎于某事而已。在那个时间点上,又有什么事能深深吸引住刘邦,让他心无旁骛?菜九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比学习未来如何实现关中的统治更能吸引刘邦了。所以刘邦直到张良通报,才如梦初醒的原因,基本上可以定为在跟子婴学习。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刘邦确实是跟子婴学习,则他与子婴也会形成良好的关系。而在项羽的逼迫下,刘邦在拱让王关中权利的同时,将子婴也交给项羽发落,则刘邦是很对不起子婴的——因为子婴旋即被项羽屠杀。刘邦与子婴的这个新状况史料不载,但完全可以成立。今人对刘邦评价不高,但今人诟病刘邦的种种不是又都是有可以解释开脱的,只有这个史料不载之过失,菜九真是没有什么办法为刘邦开脱。
      刘邦除了这个必污点外,还增加了一个亮点。以往都将汉对关中的统治归功于萧何收集了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如果刘邦受子婴点化过,则实现关中统治之主要功劳,就要从萧何处转到刘邦处了。
      显然,一旦正视曹无伤提供的信息,刘邦的功德榜,历史的真面目,必然多出多重考量,整个历史画卷又不知将增添几多色彩。这就是菜九所说的曹无伤的现实贡献。
      其实刘邦诛杀曹无伤实有惩罚背叛与泄心头之恨双重意义,只是从泄愤角度上来说,并非完全对路。项羽是绝对要毁约制止刘邦王关中的,有没有曹无伤传递信息,这个立场都不会改变。所以曹无伤之死还是令人感慨莫名的。
      曹无伤同志不明不白地死了,他以生命为代价传递出来的历史隐秘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视若无睹了两千多年,真是奇哉怪也。今天菜九拆解了这个隐秘,使之内瓤袒露于世人的视野中,无论人们愿意接受否,都可告慰曹无伤前辈的在天之灵。曹无伤前辈可以安息了。
      曹无伤同志永垂不朽!
      20180730菜九段草于金陵20180731再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7 13:27:44    跟帖回复:
       第 5
        菜九段 于 2011-9-9 17:55: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原创评论

        成文七周年,原帖子不能提升,重新来一个

        菜九段山寨大阅兵

        风闻我党建政60周年要搞大阅兵,以菜九的身份,上不了天安门是肯定的了。按说这个大阅兵,与人在江湖的菜九,实在是八竿子打不上,但站不上天安门,不等于与阅兵绝对无缘。我党建政60周年,菜九上网10周年,条件匹配,时机相宜,理由充分,完全可以搞个只属于自己的阅兵嘛,哪怕搞个山寨版的阅兵也是可以的嘛。

        菜九活了一把年纪,看过的阅兵颇不少也。直到看了战胜法西斯60周年的红场大阅兵,才真正对阅兵心向往之。虽然CCTV对红场阅兵给出的镜头有点疑似吝啬,但那一面面光荣的旗帜掣将出来,一列列威风的队伍行走过去,那种打赢者的威势,那种战胜者的豪情,那种睥睨一切、似乎可以碾碎一切的英武气概,使得菜九这等异族之人也颇眼热心动。模模糊糊也记不甚清,攻克柏林的军旗不止出现过一次则是可以肯定的,其他如十大方面军、一百五十个战功卓著部队的旗帜,也一一在世人眼前展现,这其中当然少不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莫斯科保卫战的军旗,少不了攻克华沙、攻克维也纳、攻克布拉格的军旗,这一面面不平凡的战旗,真正承载了历史,标示出了光荣。难怪红场士兵们的军靴踏得是那么坚实有力,那么趾高气扬,原来他们有底气啊,真正有这个资格与资本呢。如果起骆宾王于地下,恐怕他也不得不慨叹,试看今日之宇内,究竟何人之天下了。

        菜九一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湖散人,怎奈起了阅兵的念头,就不禁要私下里清点一下家底,盘算下来感觉良好,自忖也有若干资本追踪苏军的风采,把个虚拟的大阅兵搞得像那么一回事。

        往昔先贤夸赞长于撰述时,常常会说其人胸中自有雄兵百万什么的。菜九胸中没有百万雄兵是可以肯定的,但自菜九胸中流溢出的若干文字,倒也很有些虎狼之师的气象。虎狼者何?或者可以仿佛于当年白起、王翦将之横扫天下、夷平六国之秦军。

        当年批判林副统帅时,曾揭露其早年每打了胜仗,总会掏出他那个小本子来,记上毙多少、俘多少、缴获多少,然后可以爽上一段日子。菜九的脾胃,与当年林总的心是相通的。菜九每发布一些不成器的文字,也好一个连续追踪,看看点击多少,跟帖多少,转载多少,接下来也可以爽上一段日子。这种场面数字一多,居然也生出若干战胜的豪情与欣快感。大概是上苍觉得菜九无拳无勇、无权无势,要想爽一把非常的不容易,就特意在菜九有生之年,生出个互联网来,好让菜九可以在上面胡乱涂鸦,放肆说话。十年下来菜九的若干杂耍,或多或少也脱离了自娱自乐的境界,颇深入了某些人的人心了。因此上,菜九这些参加山寨大阅兵部队的旗帜上也很记载了一些攻城略地(被公共网站转载)的光荣。

        其实还在远没有生出大阅兵念头时,菜九就时常在做类似功课——即每隔一段时间,就去逐个追踪某些文字的战绩(被公共网站转载),现在想来大概也算是为阅兵热热身。如今适逢上网10周年,难免要遥想红场阅兵,把这些三脚猫的招式拉出来比划比划,将菜九非常中意的文字与纪录汇在一起,搞个大阅兵,也是一面面战旗将出,也是一通通战鼓擂动,也是一列列战阵走过,也是一阵阵战靴踏响,也是一辆辆战车疾驰,看看这些篇什是否真如一向自大自恋的菜九所认为的那样,称得上堂堂之阵、猎猎之旗。

        第一个入场的是《千古谁识鸿门宴》,这是在网上游荡时间最长者,尽管菜九对其评价早已降低,但后来相当数量的虎狼身上都多多少少有其血统,所以可视之为虎狼之母,是一支老牌绩优股,创建于1997年,1999年即开始出没于网络,上过无数教学网站。不知是何种机缘,在国学网首页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便泛滥成灾,各种五花八门的网站上都能见到其身影。更是各色人等所作的以千古谁识为标题的五花八门的各种网文的老祖宗。这可是个爷爷级的老兵,尽管相当老迈,但也非得让它走在最前面。

        战功表(尽量从菜九一向不去的地方选择三处,下同)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论坛

        中国历史-秦汉历史-艺术中国

        唐诗之路论坛 → 历史风情

        紧随其后的当然是菜九最以为傲的鸿门宴集团军,他们是

        千古忽悠鸿门宴

        鸿门宴结论与两个凡是的关系

        千古谁识曹无伤

        鸿门宴教案完全批判

        鸿门宴结论与李宇春的粉丝

        这些篇什都完成于2007年,因辅导孩子如何搞研究写论文而兴。它们既各自独立,又相互补充相互支持,形成了交叉火力网,将那些与菜九不合的观点射得百孔千疮、颜面无存、惨不忍睹。因此上,这既是当之无愧的虎狼之师,也是让菜九感觉超爽之师;他们不仅让菜九过足了横扫天下的老瘾,也让菜九尝到了什么是横行的感觉。记得有报道说,每当世界出现危机局势时,美国总统总会问,我的82空降师在什么地方,我的航母编队在什么地方。鸿门宴集团军的这个文字组合,或者也相当于菜九的82空降师与航母编队,每当菜九看到有什么不入眼的事,就忍不住要放出其中的某些篇什,杀将过去,让自己爽一下。久而久之,菜九甚至有点同情与菜九观点不合的人了,简直一点没有抵抗的余地。与这些文字的广泛转载相比,其受到的咒骂更是多得一塌糊涂。没想到菜九这些主要用于自娱自乐的篇什,居然成了挖人祖坟的专业队,被无数人恨之入骨。这里可能就套用得上梁遇春兄自评的话了,“兄弟写文章,不是为了让谁高兴,也不是为了让谁不高兴,兄弟活着也不是为了让谁高兴,高不高兴,随便”。 菜九对此深有同感。那些难以计数的叫骂虽然非常讨厌,但其效用就如同是用臭鸡蛋、西红柿招呼菜九的这个马力充足、火力强大的铁甲战车,伤不着一根毫毛也。如果要说他们有什么作用,不过是将自己暴露在菜九的强大火力下而已。(如果要说他们有什么作用,不过是向世界昭告,他们是菜九炮火肆虐后的一只烂筛子而已。)因此,菜九的这辆超级战车隔三差五就会开出去呼啸着、奔驰着、开枪开炮着,爽不可极。真是叫骂由他叫骂,祖坟依然挖之。

        千古忽悠鸿门宴

        战功表

        历史文化 - 德国开元华人社区 德国华人社区 / 这有点像那面攻克柏林的旗帜啊。

        情人论坛 - 〖休闲灌水区〗

        正规文学区 自拍偷拍网-

        鸿门宴结论与两个凡是的关系

        战功表

        房论坛 - 购房者网站

        【炫彩幻响★手机联盟】

        娱乐mp3社区 美女写真 歌曲电影 风景贴图 单词记忆

        千古谁识曹无伤

        其实本文是这个集团中杀伤力最低的一个,可能正因为此,其于发布后第一时间就被广泛转载。并收入百度百科曹无伤词条下。

        战功表

        千秋悠客转载于史记吧/故乡/星教育网

        文章首页 → 中语文学 → 文史荟萃

        又被纸质媒体转载

        传奇故事200808期

        《国学》2009002期

        鸿门宴教案全批判

        战功表

        历史长廊-怀吧 -同怀网

        电脑爱好者俱乐部论坛 情感驿站

        论坛首页 - 中国二手车信息网车友会

        中胜娱乐影视总公司- 腾讯博客- Qzone

        鸿门宴结论与李宇春的粉丝

        战功表

        白小姐六合彩 -白小姐图库-白小姐特码-白小姐网站

        香港六合彩夕阳心水论坛

        青岛新闻网_青青岛社区

        鸿门宴好像是司马迁专门为菜九开的,可以永远吃下去,真是一个吃用不尽的好席啊。哪能说吃完就吃完呢。菜九近期又将这一题材打理成《千古不散鸿门宴》,因受出版方合同约束,只能将此文的结尾发到网上,尽管近期效果不太好,但菜九有信心,毕竟鸿门宴是专门为菜九而开的嘛。

        谁在扯皮鸿门宴,

        战功表

        风水中国|126fs.com

        QQ空间克隆网 » ★娱乐先锋★ »

        网摘择选•主题原创- 岁月•人生论坛-www.51CDV.com

        大学心情论坛

        铜雀台中国历史论坛 » 秦汉天下 »

        鸿门宴如同一座大山挡住了无数人的视线,又如一重关锁,使得许多事件被蒙上莫名其妙的阴翳,造成为许多历史误读,但这可是菜九的家宴,绝不会对菜九有任何影响。所以弄懂了鸿门宴,也就读懂了很多历史,所以鸿门宴的血脉就一直流淌在菜九的文字里,所以菜九拿着由鸿门宴锻造的利剑闯进了由所有时代专家教授精心布置的瓷器店,把里面砸得稀里哗啦。尽管众多的专家教授只能看着菜九爽而无计可施,但他们却能装作瓷器店仍然完好无损,继续在向人们讲述着其中的妙处。怎么办,继续砸啊。一招鲜,吃遍天嘛。

        等待出笼的虎狼还有:不死的项羽、汉高祖招谁惹谁了。都是杀伤力非常强大的,砸起瓷器店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4 19:07:25    跟帖回复:
    6
        写在前面

        只要说到鲁迅,常常就能看到这样的评语,说他的文字像匕首,似投枪,意思是鲁迅的文章非常厉害,杀伤力强大。菜九今天搞自选集而名之曰屠刀,莫非菜九自以为自己的文字比他的老本家鲁迅还要厉害?当然不是。鲁迅学问好、战斗性强应该是公论,菜九或者以为,鲁迅他老人家与人纠缠时,往往是打上门去,而菜九则是坐在自己的地盘上任人打上前来。鲁强菜弱,不言自明矣。至于学问,菜九更是没啥学术根基;战斗性嘛,菜九不与人交流的恶名知者甚众,则不喜与人争亦当为菜九的招牌之一;故与鲁迅实在无从比起。如果菜九的文字还有点价值,无非是做了一些去伪存真的工作,而此类文字理当心平气和,摆事实讲道理。这样一来,菜九的文字不仅应该与屠刀无关,即使是与匕首、投枪也挨不上边。但最终菜九的这类文字脱离了其应有轨迹,并且渐渐地不那么心平气和了,变成了匕首、投枪乃至于屠刀,这不能完全怪菜九,实在是时代风气使然,所谓形势比人强是也。

        本来嘛,菜九一个学术门外汉,偶然到纯学术领地里客串一下,搞点小打小闹,纯属自娱自乐,于己有益,与人无害。如果在前互联网时代,无籍籍之名的菜九,人头一点也不熟,想发表一点管见颇不容易,要想有影响,则更是休想。但在互联网时代,这一切都改变了,人头不熟没有门路,都不能成为障碍,只消找到合适的网站注册一下,就可以把自己的私得管见张贴出去,久而久之,亦会有不少受众。于是乎,你的自娱自乐,就可能变得广为人知,成为公共性的流通观点,就理所当然地会受到是与非的评判。菜九虽然一向自我感觉良好,但也准备接受否定的境遇,毕竟是凡人嘛,焉能不出错。但菜九的遭际远比受指责憋气得多,更多的是谩骂。不知咋地,菜九的自说自话犯了众怒,激起公粪,各种污言秽语四面涌来,有时掸眼一看,亦颇具声势。常常因为此等景象过于壮观,即使愚鲁迟钝如菜九,也禁不住要对此情此景的内瓤做个探究。本来嘛,菜九只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舞弄家伙,自我感觉再好,自我把式再差,也完全是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但因世事难料的原理,菜九所站的地面,可能恰恰是各路豪杰的祖坟所在,于是乎,菜九的舞弄就免不了动了人家的祖坟,动了人家的胎气,在这种情况下,人家恶言相向也是情有可原的。面对天下汹汹,动了人家的祖坟的菜九会感到不安吗,当然不会。菜九所站的地面,本来就是自己的地盘,至于你们要把祖坟安在这里,或者以为祖坟在菜九脚下,那绝对不是菜九的错。没错还要挨骂,菜九嘛,哪有那么多涵养,当然也要在自己的文字中添加若干情绪化的内容,于是相当于给自己手里的家伙淬了火,结果,激起的公粪只会更多。菜九曾经说过,自己是开坦克的,各路大小车辆与菜九相撞绝对讨不到好,撼山易,撼菜九段难嘛。这不,菜九越发卖力地舞弄自己的家伙了,定睛一看,四周断胳膊断腿一片,侧耳一听,四野涌动的骂詈声中夹杂着祖坟被挖的哀号连连,菜九心中不禁一动:莫非自己的家伙式就是屠刀。但菜九心肠够硬,绝不会因此而停手。不是说菜鸟也有好生之德吗,怎么不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里有个坎,以菜九之愚,迈过委实不易——因为对菜九之文字,有甘之如饴的,也有恨之入骨的。菜九停手,就会得罪了喜欢菜九的,且没有取悦讨厌菜九的。当此之际,菜九虽愚,也知道如何取舍。

        最近蒙飞扬军事的林苑竹版主之请,要菜九拿出一个网文自选集,于是菜九首先想到将自己杀伤力颇强的文字收集在一处供出版之用。林兄弟的情谊,在此先行谢过,至于能否顺利出版,委之于天可矣。关于内容的编排,前三篇是菜九此类文字中最具代表性的,自评为屠力最健者。原本不想收入在此三篇基础上重新结构的《千古不散鸿门宴》,因为只要稍微知道菜九的,多半会看过此文。但网络是随时随地会有后来者加入的,世上亦多从不上网之人,为方便这些读者,只得不避重复,将此文收入。何智丽、王朔等篇什夹杂于古代事件中,颇显不伦不类,菜九此举,是为了将这种稍轻体量的文字,穿插在长篇大论之中,以弛缓读者神经。这是做惯了编辑的菜九的一点小伎俩,望读者诸君勿以错简待之。永远的程千帆一文的入选,让菜九踌躇再三,此文真正是真气贯注,实乃最正宗的屠刀,只是菜九杀性大起处,难免有损前贤清誉。但以菜九对程老的了解,或者老先生也颇乐意看到菜九此柄超级屠刀的的锋芒所向呢。菜九无形中做了老先生想做而未及做或不便做的事,亦可大慰先生老怀矣。

        此集尚不能算是菜九的自选集,因为武则天、司马迁诸文菜九亦颇得意,之不入选,仅因为不太符合屠刀的形象,只能割爱。集中文字,对稍资深网友来说,应该都是看过的,可以略过不看,特此告知。

        2012年1月

        屠刀集目录

        千古忽悠鸿门宴

        鸿门宴结论与两个凡是的关系

        鸿门宴结论与李宇春的粉丝

        千古不散鸿门宴

        中国人最不认真——何智丽、郎平何错之有

        诗经里的假大空

        触龙不说赵太后

        千古一王——陈胜王

        生为亡秦楚义帝

        才高九斗说项羽

        不死的项羽

        揭秘王朔/又名:也谈王朔

        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千古谁识汉张良

        股评家张良与操盘手刘邦

        皇帝的家谱

        千古谁识汉贾生

        永远的程千帆

        重审韩信罪案

        潘兴乾鸟论续貂 /续“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代后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6 9:22:56    跟帖回复:
    7
        屠刀集目录

        千古忽悠鸿门宴
    鸿门宴结论与两个凡是的关系
    鸿门宴结论与李宇春的粉丝

        千古不散鸿门宴

        中国人最不认真——何智丽、郎平何错之有
    诗经里的假大空
    触龙不说赵太后
    千古一王——陈胜王

        生为亡秦楚义帝
    才高九斗说项羽

        不死的项羽

        揭秘王朔/又名:也谈王朔

        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千古谁识汉张良
    股评家张良与操盘手刘邦

        皇帝的家谱
    千古谁识汉贾生

        永远的程千帆

        重审韩信罪案 (终极版)

        潘兴乾鸟论续貂 /续“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代后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6 6:24:02    跟帖回复:
    8
       屠,从来不是目的——自序《屠刀续集》_菜九段001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4bed970102y62x.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3 13:42:55    跟帖回复:
    9
        大风唱罢回丰也http://www.51ui.cn/86/13029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8 9:58:47    跟帖回复:
    10
        我认识的最背运的人走了[好网角文章收藏] https://www.wang1314.com/doc/topic-1550428-1.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22:36:09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31 14:43:01    跟帖回复:
    12
        屠刀的风流与风骨——序菜九段《屠刀续集》 【原创文学】-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113392&boardid=5&replyID=80532094&page=1&1=1#80532094现在写这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22:15:45    跟帖回复:
    13
    历史是一具僵尸——序《菜九段集(2017卷)》--窝心网 https://www.ilovehai.com/home/details/199902.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6:04:17    跟帖回复:
    14
    谁在轻薄陈胜王
    菜九段
    中国庞大的成语库里有一条夥涉为王的成语。这条成语知道的人不多,用的人就更少了。而用这个成语的人,似乎都是些有学问的人。其意思大概是,类似陈胜一样不成器的小角色草率称王,无疑会搞得乱七八糟,不成体统。其贬斥之意与沐猴而冠、草台班子相近。当年菜九做成语词典时接触过这个,现在找不着了,估计上述解释大体上能与使用者合拍。在这里菜九要说的是,这种解释及使用,基本上是偏离事实甚远的。之所以要否定这个成语及其用法,是因为菜九认为其语气中透出的鄙视之情——对陈胜其人其事深深地不以为然的情感,至少这种情感毫无道理可言。以前有一句话很流行,道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在菜九看来,这种对陈胜的不以为然确实有点无缘无故,确实需要追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毕竟生活在几千年前的陈胜并不会碍谁的事嘛,何以会有如此深的成见。是不是看陈胜早年没读过书,或者不是读书人出身?后世那些很读了一些书的读书人难道不记得陈胜的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难道不知道司马迁对陈胜是如何的推崇?对陈胜其人,司马迁一点没有鄙视的意思,那可是相当推崇的啊。在《太史公自序》里是这样给陈胜历史定位的:“桀纣失道而汤武作,周失其道而《春秋》作。秦失其政而陈涉发迹,诸侯作难,风起云蒸,卒亡秦族。天下之端,自涉发难。”看看瞧,一下子提高到商汤周武孔夫子的同等的高度。如果我们否定不了司马迁的这个评价,那么,自以为读了一点书的后人,轻飘飘地拈出夥涉为王一语,用以讥刺他们看不上眼的人,就不那么合适嘛。再说啦,即使陈胜为王确如他们所认为的不成体 ,但史上比陈胜更不成体统的人和事又何可胜数,怎么不编上一条成语讥刺一下、类比一下呢。何况陈胜为王,还并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不成体统。

    夥涉为王的出典是《史记》的《陈涉世家》,陈胜为王后,他的一些早年同伴结伴来看望,并留下一句名垂史册的话语:“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 “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翻译成我们今天的话就是,啊呀,我们的陈胜当了个王,还蛮像那么一回事嘛。司马迁释道,楚人谓多为夥。这个地方可能太史公没搞对,因为他是北方人,对南边的口音不熟悉。如果夥是多的意思,这句话就不通顺。根据菜九的个人经验,这个夥颐,是口头禅,非常适用于张口闭口时发声,可能相当于“啊”之类的语气助词。就像我们很多人张口闭口,妈的妈的,并非是在骂人,完全是说话的习惯语气。陈胜的这个口头禅,今天我们还能听到很多人这样说,其最道地的发音应该是“火架啊”。印象中说得最好最自如的应该是当年菜九所在的安徽省当涂县石桥公社书记季昌达。季书记是石桥公社近邻西河公社的人,无为县的移民后代,但其江北口音非常重,无论是在台上作报告,还是去见上下级,一张口就是火架啊、火架啊的。火架啊,农忙要开始了,时间要抓紧,火架啊。火架啊,秧要插得不疏不密的啊,火架啊。季书记如今安在,菜九不知也。仅记于此为太史公之补充。

    回到本题,我们要说的是,当年这些陈胜老乡的这句“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也算是对陈胜的一种评价。但他们看中的只是陈胜的排场与派头而不及其他。那么,排场之外,陈胜这个王当得到底怎么样,应该是我们的着眼点,好像司马迁也是以此来评价陈胜的。因此,我们可以不去管他谱摆得大不大,架子端得正不正,而只看他这个王当得如何。

    人们提到陈胜起义时,通常都判断为,陈胜面临送死的前景,故铤而走险。这种说法无疑是错误的。在当时的情况下,欲要不死,不见得要起义,逃走藏起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刘邦就逃走了,而且安然度过好几年。还有张良也藏起来躲过秦政权的通缉好多年。陈胜、吴广也知道,逃走是一个非常流行的选择,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不错选择,并以此威胁过押送他们的朝廷军官。但他们最终没有选择逃走,而是选择了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举什么大名,就是拉开架式,向暴秦叫板。而且只仅以区区九百人,向吞并六国、席卷宇内的秦王朝叫板,对强大到令人战栗的秦王朝发起攻击,看起来跟找死也差不多。比起逃跑藏起来,这个风险要大得多;甚至较之于失期当斩,死亡也可能降临得更快。毕竟从大泽乡走到北京要很花一些时间嘛。

    但陈胜谋求的不是活下去,而是举大名,以推翻秦的暴政统治为己任,与吴广等同伴一起打响了反抗暴秦的第一枪。由于陈胜出色的谋划,事情完全按照他设想的进行。他的起义得到了广大群众的响应,队伍迅速扩大,一攻拿下了蕲(今安徽宿县),二攻拿下了陈(今河南淮阳)。陈胜一开始就以推翻秦政权为首务:未待入陈称王,就派葛婴等东向略地。拿下陈之后,立即称王,并以陈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发兵攻击。陈胜之战略是全方位的:派吴广攻三川郡入秦,宋留攻南阳郡入秦,邓宗攻九江郡,武臣攻赵意在北方,周市攻魏意在东北。因擅立襄强为王,陈胜斩了葛婴,然后派出召平向东略地攻广陵,意在会稽郡;因吴广的西征受阻于洛阳城下,陈胜又派出周章西进,并一举打进函谷关。武臣攻赵得手后,自立为王,陈胜仍然不断催促其向秦发兵。武臣虽然阳奉阴违,但还是派人去击秦了,后世司马皇室冒认的祖先司马卬就被派出向河内进军,另外还派了李良向常山进军。此等可指认者,井井有条,包罗天下殆尽。这些明明白白的谋划,这些轰轰烈烈的事迹,哪里有一点人们认为的其仅为活命而举事的痕迹,完全一副包举宇内、气吞山河的气概。陈胜以其出色的表现,实践了其起义之初所宣称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誓言。据此可以断言,那些以为陈胜的揭竿而起只是为了避死的判断纯属大放狗屁。

    陈胜从起事到身死的时间只有六个月,而观其始其终,基本上实践了其“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的事先谋划。其起事轰轰烈烈,其兵败身死,亦轰轰烈烈。在其失败前,周文战败,吴广部的田臧、李归战败,邓说战败,伍徐战败,房君战败,在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已享了一段王爷清福的陈胜还是没有选择逃走,而是毅然率部迎击秦将章邯,强弱不敌兵败后,才选择南撤,最后被身边人庄贾杀害。这样的姿态,哪有一点畏死的成分。面对这些事迹,这种气势,这种英雄气概,菜九真不知那些认为陈胜为避死而不得不起义的瞎话是如何出笼的。就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良心何在,真不知道害臊吗?

    盖棺论定,到陈胜身死之后,世人是可以替代清算一下成绩了。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在陈胜失败之前,旧秦的关中以外之地域,基本上全部光复,其成绩有目共睹,十分的光鲜显赫嘛。这样的成绩单还有什么可指责的,不成体统吗,上不了台面吗?还是司马迁说的好:陈胜虽已死,其所置遣侯王将相,竟亡秦,由涉首事也。(《陈涉世家》)关于这一点,只要看一下《陈涉世家》,就一目了然了。清人郭嵩焘说的再明白不过:“案陈涉首事仅一攻蕲下陈,而所遣诸将武臣则自立为赵王,韩广则自立为燕王,周市则立魏咎为魏王,葛婴则立襄彊为楚王,秦嘉又立景驹为楚王,其自立者,齐王田儋而已,馀皆陈涉所遣将也。陈涉起未久,事迹无可纪者,而楚、汉相争大局并由陈涉发端,史公叙汉世家,首陈涉以此。” (《史记札记》卷四)但就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陈胜王,就有一千个对陈胜的评判。人们开始纷纷用自己的标准替陈胜的历史作用打分,并且史不绝书,未有穷期。看来对司马迁给出的评判不服气者甚众。但菜九要说的是,这个事情可不是以人多为胜的,一千个臭棋篓子,加在一起就能赢得了棋圣吗。大跃进年代,曾人人写诗,想加在一起超过杜甫;人人读书,想加在一起超过陈寅恪;结果如何,多是多矣,终归屁用不顶。

    我们今天给历史人物做鉴定时,最喜欢讲人家有局限性。这种话基本上可以当做屁话。谁没有局限性,讲这个话的人就没有局限性啦?局限性人人都有。问题是,人们说这种话来为他人作评价时,基本上把自己从有局限性的人群中摘了出来,居高临下,口气老大,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啦。这种人的局限性只怕会更大。因为装了一脑门屁用不顶的主义就开始坐井观天了,谁都看不上眼,自然说话没边没沿。对比于后人的轻薄,史公的三致意焉,如何郑重。司马迁为何要如此郑重呢,因为像陈胜这样起到圣人作用的人,只有以这种恭谨态度才合适。对司马迁,菜九是提倡搞两个凡是的。菜九在《鸿门宴结论与两个凡是的关系》中说过,对司马迁其书其学还应该再增加两个凡是,即凡是撇开司马迁的说法另搞一套的作法,不是浅薄无知,就是痴人说梦;凡是对司马迁结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不是信口雌黄,就是没事找抽。据此,那些看不上陈胜的人,那些使用夥涉为王成语的人,自然也应该进入被咬被抽的范畴。休要怪菜九不给面子,谁要各位读书时不动脑筋呢?把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就怨不着别人抽你。

    话虽这么说,但陈胜的历史局限性还是应该给他指出来。前人指责其重用小人,就是局限性之一种。赵高推介给秦二世的远者近之、贱者贵之的统治术,实际上是秦苛法之一种。陈胜重用朱房、胡武等人,正是沿用了赵高的一套,此举使部属寒心,亲信疏远,也是其迅速失败的重要原因。在陈胜来说,也有他的不得已。他毕竟出身社会底层,不谙统治之道,只能拣现成的办法做起,而现成的办法恰恰是他竭力反对的秦暴政。我们后人站着说话腰不疼,如设身处地,恐怕行事也没什么两样。谁都有局限性嘛。而且这个现象可能还不是一个局限性所能言尽。这里可能牵涉一个统治精髓,是不是有一个以不干活的整干活的规律。当年延安整风,好象也是不干活的在整干活的,周恩来、彭德怀、陈毅等给批得死去活来,此是题外话。不如此,那些干活的尾巴翘到天上去了怎么办。陈胜身在局中,在所难免,这也叫无可奈何。不过尽管很快就失败了,陈胜也确实过了一把当王的瘾,他的老乡亲说他那个王当得还蛮像那么一回事,就是这个意思。而且,不止是王当得像回事,他的话也没人敢不当一回事。武臣自立为王后,陈胜还一个劲地催武臣击秦,武臣一百个不情愿,也只得照办。到陈胜死后,楚王景驹的使者催齐国攻秦,就让齐国给砍了脑袋。如果是陈胜的使者,可能他们就不敢这么做。

    陈胜虽死,其事业仍在继续。陈胜生前建立起来的巨大声望,使其成为一面旗帜,即使其死后,对这面旗帜的争夺,也就是对陈胜法统的争夺仍然非常激烈,谁争得了这面旗帜,就取得了对楚乃至于对天下的号令权威。所以对陈胜法统的争夺斗争在陈胜死后不久,就立即展开。秦嘉擅自立景驹为楚王,就是为了继承陈胜的法统。但其势单力薄,不足以服众,遂为项梁所败。项梁灭景驹的名义却是借口陈胜生死不明,景驹自立为大逆不道。看看,连大逆不道都用上了,陈胜的作用与地位非同小可。在司马迁的笔下,对这个法统也是有交代的,陈胜的世家就是以项梁立楚怀王心为楚王而收结的。而项梁失败后,正是楚怀王心整合了刘项的部队,重新授予二人名号,所以这三户亡秦的另两人,就成了陈胜的部下,法统上的部下。所以,汉定天下后,楚的国号不灭,由韩信从齐王改为楚王,说是义帝无后,其中是否也包含了对陈胜之统的尊奉。菜九以为,应该有这个含义在其中。那能让一个为亡秦首建的政权之名号随便消失了呢?不仅如此,汉高祖还为陈胜安排了三十户人家为其守墓。在《高祖本纪》说安排了十户人家,可能不甚符合。因为对反动头子秦始皇还安排了三十户,自己的老上只级安排十户人家,显然没这个道理。推究起来,汉高祖还不能算是陈胜的正宗部下,但陈胜的历史功绩,汉高祖是非常清楚的,所以给予最高的礼遇,也是应有之义。比之于汉高祖的尊重,比之于司马迁的推崇,我们后人的轻薄前贤,真是罪过啊。

    仅以此文恭加中国南车股票成功发行,菜九也发行一支新股。此前祝贺新股发行,收益总能上万,此次能否上千,尚属疑问。郁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8 22:27:05    跟帖回复:
    15
      老树开新花,笔耕出硕果_菜九段001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4bed970102y9fc.html
    9820 次点击,17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灌水]什么叫做不拉风毋宁死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