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半边天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筢头街的旧时光
1550 次点击
1 个回复
半边天 于 2018/11/8 21:15:1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过客hw

    

    筢头街上的老邮局,毁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筢头街是不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筢,是一种劳动工具,一般为竹制且五齿。用它来形容街道是不是很贴切?一条竖的主街,然后有若干条横向的支街。有点像个鱼刺,又像汉字里面的“非”。

    筢头街是海城老城池内的一条街。至今城里年过半百的人都知道,那里曾是县城有名的商业街。我记事的时候,筢头街已日渐式微,但仍然可以依稀辨认出往日的气派与光鲜:有残破的柏油路面,写着“仁丹”和“老蓝刀香烟”广告的青砖墙面,还有西洋式的建筑和一些高宅深院以及临街的带招牌的门点。

    筢头街也算是一条有故事的街,而且还和威风八面的唐王李世民扯上了瓜葛。

    据说当年李世民东征高句丽之时,在海城的城池内遇险,在万念俱灰,以为自己面临绝境之时,是一位名不见经传但膂力出众的白袍小将从天而降把他从泥沼中救了出来。唐王感恩这位白袍小将的搭救,便差遣大将尉迟敬德前去查找。尉迟敬德也足够认真,不辞辛苦的到各路营盘中寻找,当查到张世贵大营时天色已晚,只探听到那位白袍小将是张世贵大营的人,便回去禀报。

    而张世贵得知此事后,贪念骤起,想到这是个讨封赏乃至加官进爵的绝佳机会,何不让自己的小舅子何忠显冒名顶替?于是便带着何忠显去晋见唐王。然而,唐王对那位白袍小将印象极为深刻,一看这位形象差得太多,便心生疑窦,猜到了是私心极重的张世贵移花接木的诡计,于是他将计就计,假意颁旨尉迟敬德试试这位小将的膂力。于是尉迟敬德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何忠显,稍一用力,瘦弱的何忠显便一声惨叫,口吐鲜血,气绝身亡。

    唐王怒视张世贵追问原委。张世贵见事情败露,急忙跪倒在地如实招供,说出了那位白袍小将是膂力过人的薛仁贵。唐王怒不可遏,斥责道:如今大敌当前,你不思杀敌报国,却图谋私利,犯下不赦之罪,立刻推出斩首示众!在场众将慌忙跪倒,为张世贵求情,唐王才免去死罪,重责四十军棍,张世贵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因站立不稳,在返回军营路上只能爬行,可是还没等他爬回营寨,就卧尸街头。从此,他爬行的这条街就被海城人称为爬头街。

    所以,筢头街其实是有两种写法的。既写作筢头街,又可以写作爬头街。

    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去筢头街玩。因为那里是除了中街、火神庙街之外,最能体现老城风情的一条街。

    记得在街口有一家印刷厂。当时的印刷业被称之为特种行业,印刷品也极度匮乏,因为对书籍的极度偏爱,我和一群孩子经常会趴在印刷车间的那些玻璃窗上,看那些滚动的机械像一双双灵活的手臂一样翻动着纸张,然后就变成一张张带着墨色字迹的书报,感到特别的新奇。原来我们平时看到的那些的大书和连环画就是这样生产出来的。在印刷厂上班是多么的荣幸,可以不必花钱就能看到很多的书籍,真是个令人羡慕和嫉妒的职业!当然也会很幼稚的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拥有这样一台机械,想看什么书就可以印制出来,该有多么的方便,且可以把富余的书籍馈赠给小伙伴们。

    在印刷厂附近的垃圾箱,偶尔还可以捡到一些废弃的铅字,每当捡到一枚铅字,我都会兴奋无比。以为可以积少成多,攒够了铅字,自己就可以印书了。于是,很长时间里,我都对那里的垃圾箱格外着迷。可惜,直到我小学毕业,也没凑上百枚铅字。

    与印刷厂毗邻的一条胡同里有一座老浴池,叫做前进浴池。那时候的很多单位起名字都是带有进步印记的,一改建国前雍容华贵的儒雅气质。比如我们家住的那条街道叫红星街,毗邻的还有健康街,我上小学的学校叫前进小学,而城内还有胜利小学、跃进小学。站前最大的饭店叫东方红饭店,母亲上班的旅社叫红旗旅社。

    其实在老中街有座浴池叫做日新池,是一家老字号,距离我的家很近,但每天人满为患,洗个澡要排上半天队。所以,我和小伙伴们经常结伴去相对清净一点的前进浴池洗浴。浴池的大厅摆满了一种很狭窄的床铺,每个床铺的头顶处有一个放衣物的木头箱子。像我们这样买儿童票的孩子是很难享受床铺待遇的,一般只给我们一个柳条大筐。我们把衣服脱到大筐里,就可以跑进浴池洗浴了。

    浴池里总是热气腾腾的,人声鼎沸。因为四面的墙壁都是瓷砖粘贴的,特别拢音。而老年人徐徐坐进热水池的时候,总喜欢发出练声一样的咆哮,而咆哮的声音又会被光滑的墙壁回授和放大,震得人耳朵嗡嗡的。看着他们烫得皮肤发红,满脸热汗的样子,我们只能望而生畏。我们的皮肤是娇嫩的,别说敢跳进热水池,即便是站在热水管下面冲洗,都会感到呼吸困难。而浴池里似乎总有一种油腻与尿骚混合气味儿直冲鼻孔,更会令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为了不至于眩晕,我总喜欢把扳手扳到冷水的位置来冲洗。

    有时也会遇到一些讨厌的孩子抹了一身的肥皂沫就跳进泡澡的大池里,一池清水很快被弄脏。也有的孩子会在浴池里学游泳(狗刨)、撒尿,会惹得人们一阵怒骂。服务员也会挥舞起笤扫追打淘气的孩子,而由于瓷砖地很滑,有时是孩子有时是服务员会“吧唧”跌倒在地上,于是浴池内就会瞬间爆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哄笑。

    上中学时,班里有几位同学家就住在筢头街。有位姓桑的同学因为家里困难,父亲不想再让他上学,而是想让他早点做工,挣钱养家。我作为一名团员曾和班长多次去那位同学家,劝说他的父亲继续让同学上学。同学的家住在一座四合院的西下屋,家里安着15瓦的灯泡,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准时的坐在昏黄的灯光下与同学家长面对。其实当时老师并没有刻意安排我们这样做,我们只是怀着不让一个同学掉队的坚定决心,怀着一种善良的愿望想通过我们的努力,来改变这位同学的命运。说服工作做了十几天,同学父亲终于答应让那位同学继续返校读书。那个夜晚,筢头街下着蒙蒙细雨,气温骤降,我和班长都没有带伞,冒雨走回家,但我们的内心却是火热的,那种幸福的成就感是成年人所无法体验的。

    而今,那位极度热心的班长已经仙逝,而那位终于可以上学的同学也早已不知下落。

    走进筢头街的那座西洋小楼是在七十年代的某个夏天。

    当时我已中学毕业下乡,在农场当知青。那年,我们农场的报刊发行工作受到上级表扬,县邮电局安排农场递交一份经验材料。场政工组的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我。那一年我才十八岁,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经验材料应该怎么写,于是草草的写了个材料就交给领导。领导告诉我:你直接去县里的邮电局,让他们看看行不行。

    我说不知道县邮电局在哪里。领导告诉我:就在筢头街口的那座小洋楼里。我这才知道,那座小洋楼原来是邮电局。

    我骑着自行车赶到城里。在邮局见到一位姓战的年轻人,我称他为老师。战老师用极快的速度看了一遍稿子,毫不客气的指出,这不是一份经验材料,只是一个情况说明,然后告诉我如何修改,并希望我尽快改出来,因为时间紧急,最好明天就能送过来。我那时特自信,感觉自己已经听得很明白了,就说:我就在那这儿改吧,一会就妥!

    战老师用狐疑的眼光看了看我,说:那能在这儿改出来最好了,只是再有两个小时我们就下班了。

    于是我埋头操练,仅用了半个多小时把稿子改好,誊清,交给战老师。战老师看后一脸的惊讶与欣喜:你小子行呀,大有前途,稿子通过了!

    事后我才知道,战老师虽然仅比我大六岁,当时已经是县城小有名气的“才子”了。能得到他的首肯,也是我的荣幸。十多年后我再见到他时,提起往事,他居然还能记得。

    时光之手会抹平一切。仅仅半个世纪的光景,筢头街已面目全非,取而代之的只是一片时尚但缺少个性的楼群。很怀念那条古色古香的老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8 23:09:02    android
       沙发
    挺朴实的文笔,就是那么平淡的叙事,没有波澜壮阔,我心里确实共情了。真的挺好。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筢头街的旧时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