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鱼制造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西南联大旧址杂记之一:砚池、民主草坪、两个女生
4408 次点击
14 个回复
老鱼制造 于 2018/11/26 20:21:2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云南之行于我,若不去看一下西南联大旧址,一定是个遗憾。所以当行程到最后一天,同行者还在大理逗留的时候,我独自回了昆明。

    从大理坐动车到昆明,一般需要二个小时左右,这是一定不能坐到昆明南站的,因为太远,还要倒车。昆明站下车,到站前站坐2路,经11站到建设路,这就只有四五百米的距离了。

    下车后,我没有开导航,故意一路问去,大约问了七八个人,这其中有男有女,有年轻人,有老者,居然无人不知道西南联大旧址所在,这是一件很令人欣喜的事情。

    在立交桥附近,当我问到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时,旁边超市里立刻有一位胖胖的中年女人走出来,把话截了过去。我按照她的指点,上立交桥,左拐过街,又问左侧上来的一位十七八岁的女生,她则详细地告诉了我进入云南师大后的路线,昆明人很是善良。

    这一点,我其实在游玩时,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与出发前,看到的网上介绍截然不同,看来人们是把对黑导游的成见都加到云南人身上了。

    从立交桥对面右行下去,走不多远,就是云南师范大学的校门了,颇有些巍峨,门旁也有大字注明是联大本部遗址所在。这是周六,往里看去,环境不错,各色人物在里面走动、拍照,倒像个公园的样子。

    

    (首发于公众号:九鸦人物)

    从大学的侧门进去,门卫并不管。联大纪念馆是免费开放的,他大概一向只管进出的车辆。著名的砚池,是在进门处几十步的右手边,一个小水塘而已,据说之前本无,那是日军轰炸的弹坑淤积而成。因后来联大三校北迁前,校长梅贻琦先生又捐出500万国币加以修整,在旁边建起一个小型花园,所以它又有了另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梅园。

    

    

    (砚池边树荫下看书的人)

    顺梅园向前,隔着一条狭窄的小道,对面就是传说中的民主草坪。面积不大的草坪上,巨大的树影遮盖,一台草坪修剪机在校工的操作下正在鸣响,若抛开历史,这里只是昆明日常的夏日味道。

    

    

    然而,这却就是联大师生当年进行民主活动的地方了,它也是著名的一二一运动的开启之地。

    1945年11月25日晚,在此处面对6000多人演讲的闻一多,此时正化身为一座雕像,立于草坪中央,远远看去,依稀是鲁迅的模样。

    

    当年,杨杏佛被杀,鲁迅也在暗杀名单之上,大家都不敢去送葬之际,鲁迅放下家里的钥匙,只管昂昂然去了;后面学生被杀,李公朴被杀,血雨腥风扑面,追悼更是大忌,但闻一多也只管昂昂然去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他们都是能金刚怒目,拍案而起的人,或许正长了一个模样。

    一二一,号称是继五四、一二九之后,中国近代民主运动的第三个里程碑,站在草坪上,仰望闻一多先生的雕像,想起他那首著名的《悼诗》时,我忽然就感觉这里有一种异样的东西在涌动。

    “死者,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这里。死者,你们怎么不走出来?我们在这里,你们不要悲哀。我们在这里,你们抬起头来。哪一个爱正义者的心上没有我们?哪一个爱自由者的脑里没有我们?哪一个爱光明者的眼前看不到我们?”

    那一代人啊!

    但是相较于整个西南联大于中国,于文化,于教育,于历史,最能给我强烈震撼,深远影响的,还是“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上,早就读过的,由当年的文学院院长冯友兰先生,所撰的那四段碑文:

    “缅维八年支持之苦辛,与夫三校合作之协和,可纪念者,盖有四焉:

    我国家以世界之古国,居东亚之天府,本应绍汉唐之遗烈,作并世之先进,将来建国完成,必于世界历史居独特之地位。盖并世列强,虽新而不古;希腊罗马,有古而无今。惟我国家,亘古亘今,亦新亦旧,斯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者也!旷代之伟业,八年之抗战已开其规模、立其基础。今日之胜利,于我国家有旋乾转坤之功,而联合大学之使命,与抗战相始终,此其可纪念者一也。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昔人所言,今有同慨。三校有不同之历史,各异之学风,八年之久,合作无间,同无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辉,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终和且平,此其可纪念者二也。

    万物并育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斯虽先民之恒言,实为民主之真谛。联合大学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转移社会一时之风气,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外获民主堡垒之称号,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此其可纪念者三也。

    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于中原、偏安江表,称曰南渡。南渡之人,未有能北返者。晋人南渡,其例一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风景不殊,晋人之深悲;还我河山,宋人之虚愿。吾人为第四次之南渡,乃能于不十年间,收恢复之全功,庚信不哀江南,杜甫喜收蓟北,此其可纪念者四也。”

    “与抗战相始终”的西南联大三校,“八年之久,合作无间,同无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辉”,“八音合奏”,“内树学术自由之真谛,外获民主堡垒之称号”,诚可谓“岂非一代之盛事、旷百世而难遇者哉!”这可真不是钱钟书《围城》中的“三闾大学”,所可比拟万一的。

    是什么能够使联大成如此之盛事?谔谔之士?大者之师?热血时代?旷百世再而难遇,这却是最令人神往而怅然的。

    

    默然间,直行,左行,旧址大门已在眼前,心不由怦然而动。门右侧,有两个女生正树下阳光处席地读书,一外籍,一本国,正成一景。

    我偷拍之际,本国女生发现,轻喊一声,马上用书遮挡,而外籍女生则向我伸了一下拇指。我还之一赞,趁机要求再拍,这才拍成。

    

    拍完了,外籍女生大大方方喊了声“拜拜”。我往里走时,心里一直在奇怪这外籍女生为何会抱怨一句:“真不知道那些同学为什么都不愿意到外面来。”虽然我回答的是:“是啊,外面多好。”

    为什么非要到外面来呢?在刺眼的阳光下,而不是树荫下?为什么还非要在联大校门旁边?而不是砚池边的竹林,梁思成、林徽因设计的教室旁边,或是其他地方?

    昆明的天要到七点才黑,一场参观下来,夕阳西斜,已快五点。当我带着这个疑问,特意又从大门这边走出时,我发现那两个女生还在。

    只是她们已经移动位置,改变姿势,本国女生侧卧闭目,外籍女生俯卧看书。但她们却依旧是在阳光强烈之处。

    

    我想,这是两个喜欢阳光的女生吧。光,正是联大师生的最爱,他们一路走来,拥抱的正是光和有光的世界。这是校园的一处开阔之地,有别处没有的视野,别处没有的氛围,两个女生在这里既能沐浴到真实的阳光,也能沐浴的历史的、文化的阳光。

    这一次我没有打扰她们,没有说再见,只悄悄地离开。

    有些地方你或许永远不会再来,但却一定不想跟它告别,包括那里的一些人。

    END

    文 | 九鸦

    图 | 九鸦

    九鸦人物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6 20:28:09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0:56:24    android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2:16:43    跟帖回复:
       第 4
    真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4:08:29    iPhone客户端
       第 5
    拜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5:01:08    android
    6
    当年暗杀的凶手抓到没有?真是国民党干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5:16:37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老鱼制造 2018/11/26 20:21:25  的原帖:    

        云南之行于我,若不去看一下西南联大旧址,一定是个遗憾。所以当行程到最后一天,同行者还在大理逗留的时候,我独自回了昆明。

        从大理坐动车到昆明,一般需要二个小时左右,这是一定不能坐到昆明南站的,因为太远,还要倒车。昆明站下车,到站前站坐2路,经11站到建设路,这就只有四五百米的距离了。

        下车后,我没有开导航,故意一路问去,大约问了七八个人,这其中有男有女,有年轻人,有老者,居然无人不知道西南联大旧址所在,这是一件很令人欣喜的事情。

        在立交桥附近,当我问到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时,旁边超市里立刻有一位胖胖的中年女人走出来,把话截了过去。我按照她的指点,上立交桥,左拐过街,又问左侧上来的一位十七八岁的女生,她则详细地告诉了我进入云南师大后的路线,昆明人很是善良。

        这一点,我其实在游玩时,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与出发前,看到的网上介绍截然不同,看来人们是把对黑导游的成见都加到云南人身上了。

        从立交桥对面右行下去,走不多远,就是云南师范大学的校门了,颇有些巍峨,门旁也有大字注明是联大本部遗址所在。这是周六,往里看去,环境不错,各色人物在里面走动、拍照,倒像个公园的样子。

        

        (首发于公众号:九鸦人物)

        从大学的侧门进去,门卫并不管。联大纪念馆是免费开放的,他大概一向只管进出的车辆。著名的砚池,是在进门处几十步的右手边,一个小水塘而已,据说之前本无,那是日军轰炸的弹坑淤积而成。因后来联大三校北迁前,校长梅贻琦先生又捐出500万国币加以修整,在旁边建起一个小型花园,所以它又有了另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梅园。

        

        

        (砚池边树荫下看书的人)

        顺梅园向前,隔着一条狭窄的小道,对面就是传说中的民主草坪。面积不大的草坪上,巨大的树影遮盖,一台草坪修剪机在校工的操作下正在鸣响,若抛开历史,这里只是昆明日常的夏日味道。

        

        

        然而,这却就是联大师生当年进行民主活动的地方了,它也是著名的一二一运动的开启之地。

        1945年11月25日晚,在此处面对6000多人演讲的闻一多,此时正化身为一座雕像,立于草坪中央,远远看去,依稀是鲁迅的模样。

        

        当年,杨杏佛被杀,鲁迅也在暗杀名单之上,大家都不敢去送葬之际,鲁迅放下家里的钥匙,只管昂昂然去了;后面学生被杀,李公朴被杀,血雨腥风扑面,追悼更是大忌,但闻一多也只管昂昂然去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他们都是能金刚怒目,拍案而起的人,或许正长了一个模样。

        一二一,号称是继五四、一二九之后,中国近代民主运动的第三个里程碑,站在草坪上,仰望闻一多先生的雕像,想起他那首著名的《悼诗》时,我忽然就感觉这里有一种异样的东西在涌动。

        “死者,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这里。死者,你们怎么不走出来?我们在这里,你们不要悲哀。我们在这里,你们抬起头来。哪一个爱正义者的心上没有我们?哪一个爱自由者的脑里没有我们?哪一个爱光明者的眼前看不到我们?”

        那一代人啊!

        但是相较于整个西南联大于中国,于文化,于教育,于历史,最能给我强烈震撼,深远影响的,还是“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上,早就读过的,由当年的文学院院长冯友兰先生,所撰的那四段碑文:

        “缅维八年支持之苦辛,与夫三校合作之协和,可纪念者,盖有四焉:

        我国家以世界之古国,居东亚之天府,本应绍汉唐之遗烈,作并世之先进,将来建国完成,必于世界历史居独特之地位。盖并世列强,虽新而不古;希腊罗马,有古而无今。惟我国家,亘古亘今,亦新亦旧,斯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者也!旷代之伟业,八年之抗战已开其规模、立其基础。今日之胜利,于我国家有旋乾转坤之功,而联合大学之使命,与抗战相始终,此其可纪念者一也。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昔人所言,今有同慨。三校有不同之历史,各异之学风,八年之久,合作无间,同无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辉,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终和且平,此其可纪念者二也。

        万物并育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斯虽先民之恒言,实为民主之真谛。联合大学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转移社会一时之风气,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外获民主堡垒之称号,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此其可纪念者三也。

        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于中原、偏安江表,称曰南渡。南渡之人,未有能北返者。晋人南渡,其例一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风景不殊,晋人之深悲;还我河山,宋人之虚愿。吾人为第四次之南渡,乃能于不十年间,收恢复之全功,庚信不哀江南,杜甫喜收蓟北,此其可纪念者四也。”

        “与抗战相始终”的西南联大三校,“八年之久,合作无间,同无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辉”,“八音合奏”,“内树学术自由之真谛,外获民主堡垒之称号”,诚可谓“岂非一代之盛事、旷百世而难遇者哉!”这可真不是钱钟书《围城》中的“三闾大学”,所可比拟万一的。

        是什么能够使联大成如此之盛事?谔谔之士?大者之师?热血时代?旷百世再而难遇,这却是最令人神往而怅然的。

        

        默然间,直行,左行,旧址大门已在眼前,心不由怦然而动。门右侧,有两个女生正树下阳光处席地读书,一外籍,一本国,正成一景。

        我偷拍之际,本国女生发现,轻喊一声,马上用书遮挡,而外籍女生则向我伸了一下拇指。我还之一赞,趁机要求再拍,这才拍成。

        

        拍完了,外籍女生大大方方喊了声“拜拜”。我往里走时,心里一直在奇怪这外籍女生为何会抱怨一句:“真不知道那些同学为什么都不愿意到外面来。”虽然我回答的是:“是啊,外面多好。”

        为什么非要到外面来呢?在刺眼的阳光下,而不是树荫下?为什么还非要在联大校门旁边?而不是砚池边的竹林,梁思成、林徽因设计的教室旁边,或是其他地方?

        昆明的天要到七点才黑,一场参观下来,夕阳西斜,已快五点。当我带着这个疑问,特意又从大门这边走出时,我发现那两个女生还在。

        只是她们已经移动位置,改变姿势,本国女生侧卧闭目,外籍女生俯卧看书。但她们却依旧是在阳光强烈之处。

        

        我想,这是两个喜欢阳光的女生吧。光,正是联大师生的最爱,他们一路走来,拥抱的正是光和有光的世界。这是校园的一处开阔之地,有别处没有的视野,别处没有的氛围,两个女生在这里既能沐浴到真实的阳光,也能沐浴的历史的、文化的阳光。

        这一次我没有打扰她们,没有说再见,只悄悄地离开。

        有些地方你或许永远不会再来,但却一定不想跟它告别,包括那里的一些人。

        END

        文 | 九鸦

        图 | 九鸦

        九鸦人物



    云师大全日制教育早已搬到呈贡,旧址是留学生等特殊教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7:31:08    iPhone客户端
    8
    最近有个西南联大的记录片也值得一看,说明中国人曾经的高等教育和治学精神并不比任何人差。所幸梅先生去了台湾,否则一代教育大家就算侥幸没死于战火纷飞,也会被人斗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8:18:28    跟帖回复:
    9
       ‘ 下车后,我没有开导航,故意一路问去,大约问了七八个人,这其中有男有女,有年轻人,有老者,居然无人不知道西南联大旧址所在,这是一件很令人欣喜的事情。’

      楼主上面一段话使我很高兴,中国人还未失去‘选择记忆’的能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10:11:37    android
    10
    那一个时代有激昂的文章,也有激昂的人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11:08:49    跟帖回复:
    11
    当年,杨杏佛被杀,鲁迅也在暗杀名单之上,大家都不敢去送葬之际,鲁迅放下家里的钥匙,只管昂昂然去了;后面学生被杀,李公朴被杀,血雨腥风扑面,追悼更是大忌,但闻一多也只管昂昂然去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他们都是能金刚怒目,拍案而起的人,或许正长了一个模样。
    -----------------
    当局真的那么弱智,为什么不以反革命罪抓起来,再来一个躲猫猫,喝水死之类的死法,才比较专业。
    这种下三滥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暗杀,那只要一种可能,故意嫁祸当局。
    那么,最有可能是苏俄间谍干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16:49:13    android
    1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7 16:56:28    android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8 7:54:34    android
    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8 8:21:26    android
    1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西南联大旧址杂记之一:砚池、民主草坪、两个女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