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侯工AA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救救孔学
62749 次点击
156 个回复
侯工AA 于 2018-11-30 20:14:4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新编《论语》详解

    侯工 编著

    救救孔学

    ——前言

    一看题目,有人会感到奇怪:“孔学要救吗?危言耸听吧?”如果你感到奇怪,那才真的奇怪呢。

    请问你在全国的书籍、报刋、杂志、电视有看到过“孔学”两字吗?可能你会说:“不是有人说‘孔学名高实秕糠’吗?再说儒学不就是孔学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某人将儒学定为“秕糠”,不是要将孔学往死里整吗?

    再说,以儒学代替孔学,不正说明孔学已经奄奄一息了吗?那还不赶快抢救,更待何时?

    说到国学,当然要从孔学说起。孔学就是孔子学说,是纯正的孔子思想。儒学决不是孔学,儒学是大杂烩——历代所谓大儒的著作多有违反孔子思想。道家也不能代表国学,道家坐而论道,退隐山林。其它学派更是等而下之了。所以代表国学的只有孔学,因为孔学是道的延伸,是现实的承担。

    挽救孔学首先要正名。名不正言不顺。长期以来,孔学连个名字都没有。孔学存在不存在还是个问题,又如何教人学习呢?这正是孔学最要命的地方。如果从现在开始,有关部门再不给孔学正名,孔学将永远埋没在历史的长河里面,永世不得翻身。

    除了给孔学正名外,还要重新编排和注解《论语》。在下不才,勉为其难。但在反孔恶浪面前,为了挽救孔学,“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为了天道人心,我只好豁出去了。

    我以前读《论语》,觉得文章布局混乱,时而说仁,时而说礼,突然又说孝,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很难理清头绪。其实头绪就是道,没有道就没有突出孔子学说的核心——孔学的核心是道而不是仁。

    最早提出道的是9700年前的伏羲。在他的著作《易》里,道是以八卦的形式提出来的。

    道是指自然规律。伏羲通过长期观察天地万物的有序运行,特别是通过追踪候鸟大雁的定期迁徙,发现了自然周期变化的规律,并且运用这些规律对未来进行预测,运用在生活和生产中,就可以知道什么时候该播种,什么时候该育苗,什么时候该施肥……由于万事事先都能有所准备,因而取得卓越的成效。

    于是伏羲将其总结成爻辞,连同八卦图就是最初的道。

    孔子年轻时候就学习并精通《易》,对道耳熟能详,并且运用得炉火纯青。

    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在《论语》有70多处论述道。

    孔子强调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表示终身守道弘道行道,至死不渝。

    但是,由于历代 帝 王和其御用文人的有意隐藏和忽视,曲说孔学的核心是仁,使广大瓜民以为道是道家的专利,并不知道孔学是以道一以贯之的。

    ​ 有网友说,孔子说过:“加我数年,五十以學《易》,可以无大过矣。”就误以为孔子50岁才学《易》。其实这里“學”是校对、验证的意思。“五十以學易”是将前半生的人生经历以及思考的心得与《易》校对、验证,总结经验,明确方向,就“可以无大过矣。”将白话文的“学”当成古文的“學”,是读书不求甚解。

    孔学博大精深,早就传遍世界,大受各国欢迎,反而在中 国受的伤害最大,使其他国家感到诧异。

    在中 国,反孔浪潮有明有暗:明的就直接像秦始皇,烧孔书,活埋孔学者,再如批林批孔,砸孔庙,挖孔坟;暗的如汉后 帝 王和董仲舒、朱熹之流,口头上拥孔,暗中反孔。瓜民最容易上 帝 王和大儒们暗中反孔的当。

    其中特别是宋朝大儒朱熹,他为了迎合 帝 王的需要,挖空心思故意曲解《论语》,然后 帝 王又将朱熹的错误解释钦定为科举必修课和考试的标准答案,致使谬种流传,贻害无穷。

    以前多种版本的《论语注解》,或缺乏逻辑性和哲理性,或断句不当,对《论语》的解释往往自相矛盾,或缺乏孔子的胸襟,不能达到孔子的思想境界,因而歪曲了孔子的原意。

    更主要的是,由于注解者或受了 帝 王的招安,故意曲解,存心贬低,一概假装不知道孔子思想是独树一帜的圣学,而是将其归于“小人儒”的儒学;更有甚者,注解者故意装糊涂,误人子弟。

    他们将孔子当作挡箭牌,有意让孔子遭受唇枪舌剑的攻击。他们以宵小之心度君子之腹,将孔子庸俗化,将《论语》贬义化、反义化,使广大民众无法理解孔子深层次思想,对孔子和他的学说产生误解。

    董仲舒为了迎合汉武帝的法家思想,将孔子编撰的《春秋》篡改为“大一统”,又将孔子的《论语》篡改为为君主服务的“三纲五常”。

    在篡改孔学的腐儒中特别以朱熹为甚。朱熹往往在节骨眼上做文章,阉割孔学的核心“道”,偏离了孔子以道一以贯之的思想主线,使人无法从他的《论语集注》中正确体会和理解孔子的思想。

    更可恶的是朱熹假装糊涂,故意误导,例如将“道”曲解为“引导”,这样孔子的道就没有了,将“事上”曲解为“服侍君王”,这样孔子就变成奴才了;又如将“使”曲解为“役使”,这样孔子就帮君王说话了……

    君王甚至将朱熹这些错误注解当作科举教科书和考试的标准答案,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挂羊头卖狗肉的外儒内法的官僚队伍,阻碍了中国历史进步,从而成为历代反孔恶棍的口实,致使他们可以断章取义、张冠李戴,将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扣在孔子的头上,甚至将中 国落后的屎盆子也扣在孔子头上,令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孔子蒙受2000多年不白之冤。

    大家都知道,2000多年来,中 国行的是秦政,而秦政是反孔的,即使他们有时打着孔子旗号,也是打着“孔”旗反孔旗。这样看来,实际上腐儒与反孔恶棍早就结成同盟,沆瀣一气,狼狈为奸,陷害孔子。

    历代帝王封给孔子的虚名只不过是套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