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8 21:19:47    跟帖回复:
61
  1.35干禄之道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论语·为政2.18》)

杨伯峻:子张向孔子学求官职得俸禄的方法。孔子说:“多听,有怀疑的地方,加以保留;其余足以自信的地方,谨慎地说出,就能减少错误。多看,有怀疑的地方,加以保留;其余足以自信的地方,谨慎地实行,就能减少懊悔。言语的错误少,行为的懊悔少,官职俸禄就在这里面了。”

钱穆:子张问如何求禄仕。先生说:“多听别人说话,把你觉得可疑的放在一旁,其余的,也要谨慎地说,便少过。多看别人行事,把你觉得不安的,放在一旁,其余的,也要谨慎地行,便少悔。说话少过失,行事少后悔,谋求禄仕之道,就在这里面了。

详解:

今天孔子的形象,其实就是統 治者需要的样子,也是腐儒们塑造的样子。

有个网友对我说:“孔子是个人渣。”我回复说:“你说的孔子不是真实的孔子,是朱熹笔下的孔子,是文哥定型的孔子。”

由于学校教材塞进大量汗尖周树人的渣文,培养了几代专门否定中 國传統文化反对孔学的人  渣。

他们逢中必反,逢孔必反,逢古必反,唯魯漢 奸马头是瞻。他们在网络上兴风作浪,为漢 奸周树 人周作人张目,一时间沉渣泛起,乌烟瘴气,他们甚至在知道周树 人经过4年日本间谍学校藤文书院培训的事实后,仍然拼命为其辩护。

究竟这些鲁杂为了什么?看来他们不一定要当漢 奸,主要是中了鲁毒,脑袋僵住了。旧教育在每个人心里都刻下印象,并且以潜意识存在着,一旦有机会就表现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魯 迅渣文已經清出學校教材,希望有司不要再優柔寡斷了,應該當機立斷儘快肅清魯 迅流毒,以保护青少年。

如果不能遏制鲁杂反孔,任由他们对國学狂轰滥炸,那么中 國传统文化就会 沦陷,礼仪廉耻就会斯文扫地,道德将失去底线,文明将变成野蛮……尧舜悲叹在荒野,孔子痛哭于九泉。

正本清源,挽救孔学,乃中华儿女当下的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号称发扬传统文化的所谓國 学部 门,难道没有责任恢复孔子的名誉和孔学的地位吗?

本章是《论语·述而7.28》章求取智慧方法“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的延伸。孔子将“多见闻”运用到如何求福运和财富上,但却被朱熹故意曲解成为孔子教唆学生如何谋求升官晋爵,这是有意将孔子挂在火炉上烤。

据此,反孔者不分青红皂白,就给孔子扣上官本位的屎盘子。

本章难点在“禄”字。朱熹在《论语集注》里说:“禄,仕者之奉也(禄,是当官的薪酬)。”

杨钱二师贯彻朱熹精神,把“禄”当成“禄士”、“俸禄”之“禄”,由此而玩“官本位”的把戏,却不知道这只是后来才有的意思。

“禄”的本义是“福气、福运、财富”。《说文》:“禄,福也” ,而《诗经》也有“天被尔禄(上天赐给你福运和财富)”,这是孔子当时的人普遍想法——“禄”是上天施与的。

其实,直到今天,这也是中 國人的普遍想法,否则看相算命之类就不会如此长盛不衰。

站在文化类型的角度,人类社會最早的文化类型是所谓的“巫文化(上古时期以占星术和占卜术为主要形式的一种特色文化)”,像“天被尔禄”,就是典型的“巫文化”,而孔子这里所打破的,正是这种“巫文化”的逻辑,主张多闻多见,循道而行去求取福运财富。

但实际的中 國历史,儒家文化,传承的却不是真正的孔子,而是用“巫文化”包装的“孔子”。孔子反对的,最后却被包装成孔子提倡的——这在世界历史上并不是一个特殊的现象。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乌云怎么能遮住阳光呢?

子张学干禄

——子张:孔子晚年的学生;他来孔子这里,希望“学干禄”。学:求问;干:gān,求取;禄:福气、福运、财富;也就是学习如何求得福运和财富。

——在“人不知”的现实社会生存,永远离不开的,就是这个“干”——求取。熙熙攘攘为利而来,熙熙攘攘为利而去,而最重要的“干”就是求取“名(功名)”和“利(财富)”。

——一般人所谓的好福运,也离不开得“名”得“利”,这是一般人求取的“禄”。孔子生活在现实之中,当然不会虚伪地逃避现实的“名、利”。但站在孔子的角度,他“干”的是“大名、大利”之“禄”。

——何谓大名、大利?就是始终坚持行“圣人之道”,把“人不知”的世界改造成“人不愠”的世界,一切为了人类最高利益——仁爱和平。

——如果不是这样,孔子就不会提出“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这套方案来,只要教会学生阿谀奉承投机取巧就行了。

——实现没有战争的大同世界才是真正的“名、利”,也才是真正的“禄”,真正的福运——这是全人类真正的福运,对于国家、社会、集团其道理是一样的。

如果人类陷入战争火海,还有什么福运可言呢?

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

——以上两句是互文。互文是两句联合表达一个意思。

——闻:见闻;阙:jué,去除,排除;疑:疑惑;

——慎:一般都解释成“谨慎”,如果是个大傻瓜,无论如何地谨慎言行,还是个大傻瓜,因此腐儒把“慎”解释成“谨慎”是不恰当的。慎通顺,如:本察仁义之本,天之意,不可不慎也(《墨子·天志中》),遵循正道;

——其余:其他各方面;则:就;寡:少;尤:过错;

——殆:危险;悔:灾祸。

——《周易·乾》:“上九,亢龙有悔。”意为居高位的人要戒骄,否则会失败而后悔。后也形容倨傲者不免招祸。

——见闻广泛实践有智慧后,排除疑惑和危险,再遵循正道将这些智慧运用到其他各方面,那么言行都少过错灾祸。

——“多闻”和“多见”是智慧的前提。既然疑惑、危险都去除了,为什么还要“慎言其余”、“慎行其余”?

——其实,没有疑惑才是更大疑惑,以为没有危险才是更大危险。一般人有哪个不是自以为很有把握才言行的?人的失败,总是在其最有把握、毫无疑惑、自以为没有危险的时候。

——去除了“疑惑、危险”,对于人生来说就有可能处于“不患(没有忧患)”状态,这样的结局很可能就是“无位(不能利用形势得不到应有的位次而失败)”。

——在这里,孔子运用《易经》的智慧告诫学生:即使是在排除了疑惑和危险的情况下,也不能失去忧患意识,也不能背离道,否则就会功亏一篑,悔之莫及。

言寡尤,行寡悔

——以上也是互文。

——再努力使言行都少过错和灾祸。

——把“悔”解释成“后悔、懊悔”等,是不懂互文的语法功能,后悔是灾祸的延伸义。

禄在其中矣

——福运就在其中了。

这一章孔子针对当时普遍认为天赐福运和财富的想法,通过回答子张如何学习求取福运和财富的问题,告诫学生们必须多见闻,多实干,增长智慧,遵行正道,以正确言行才能求取人生的福运和财富,而不能走邪门歪道,这就是干禄之道。

重新断句如下: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白话文:

子张求问获取福运和财富的方法。孔子说:“通过见闻广泛和实践而有智慧,排除疑惑和危险,再遵循正道将这些智慧运用到其他各方面,使言行合乎礼的规范,再努力使言行都少过错灾祸——福运和财富就在其中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9 8:52:34    跟帖回复:
62
1.36为人世道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论语·学而1.8》)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论语·子罕9.25》)

杨伯峻:孔子说:“君子,如果不庄重,就没有威严;卽使读书,所学的也不会巩固。要以忠和信两种道德为主。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有了过错,就不要怕改正。”

钱穆:先生说:“一个君子,不厚重,便不威严。能向学,可不因陋。行事当以忠信为主。莫和不如己的人交友。有了过失,不要怕改。

详解:

在上一章《君道非儒》里孔子告诫学生子夏其实也是告诫所有人要做个什么人的问题——做符合民众需要的君子,不要做小人式的虚伪迂腐的术士。

这一章承接上一章的思路,孔子提出了如何为人处世的问题——做人要庄重,处世要忠信,有错要改正。

对于“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请注意“毋”与“无”的意思有不同:“毋”含有警告、禁止的意思,“无”是没有的意思,所以不是复书。杨钱二师都当成复书而不译,显然不求甚解。

历来对“无友不如己者”的解释大多犯了如同杨钱二师的“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的错误。孔子向来主张在为人处世上不能以相相之,待人如友,待友如亲。

孔子说:

“出门如遇大宾(出门遇到民众要像贵宾一样礼遇)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是啊,你们这些学生要和普通人交朋友,做到尊敬他们,以身作则教化他们啊。)

“……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对了,还有聪明的同学要和愚笨的同学结交朋友,这条是不要改变的。

“……有教无类(虽然人群中存在智愚、贫富、贵贱、亲疏的差别,但是在教育、教化和礼遇上不能差别对待,必须一视同仁)。”

孔子又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几个一起做事的人,其中必定有可以给我效法或启发的人。选择比我好的人作为效法的榜样,遇到差的人就内省,以别人的缺点为鉴,改正自身的缺点和错误)。”

任何朋友总有胜过自己的专长,只要虚心就能发现。如果按照杨钱的解释,人人都要交胜过自己的朋友,岂不是跟谁都交不上朋友了?

你跟胜过自己的张三交朋友,说明你不如张三,张三当然不会跟你交朋友,那么你如何跟张三交朋友?

难道孔子不懂这个道理?

根据孔子以道一以贯之的思想,孔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教育学生“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的。

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谁比孔子更注重民众、更具有民主思想的人了。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当政策的定位适合于当下民众的现实状况和要求时,就放任民众去践行;当发现政策的定位不适合当下民众的现实状况和要求时,就放手充分发挥民众的潜能和智慧,让他们去创造、创新,从而协助有司改进,提高执政智慧和能力)。”

孔子还说:“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道!乃军事大国之本啊!——各级政府要严肃认真办事,取信于民,节省财物,而且关心爱护民众,遵从民众当下意愿,解决他们现时需求和困难。”

仁政爱民是孔子的政治主张。在孔子心里不会划出一部分人是“不如自己”的,在结交朋友的时候,更不会先预设有“不如自己”的这部分人是不能结交的。

如果划定某些人不能交朋友,就是相,就是歧视,就违反了“有教无类”和“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原则。

朱熹总是以宵小之心度君子之腹,以自己下三滥的货色塞进《论语》里,并且以此博取【帝王】的欢心。

由于长期以来董仲舒、朱熹等人佔據了思想文化陣地,致使有些文人對孔子評價不高,且不說近代反孔先鋒魯 迅是以文卖 國的漢 奸,反孔干将陈 獨 秀是被北大开除教职的滥 嫖人渣,就连那唐代大诗人李 白也讥笑孔子:“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虽然他的本意是借春秋时楚狂人陆通不满楚昭王的政 治来发泄对当时唐玄宗的不满,但是这个陆通唱凤歌的典故——孔子适楚,陆通游其门而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劝孔不要做官,以免惹祸。——不愿见孔子,是对孔子不敬的。

李白在诗里引用这个典故,多因对腐儒不满而又误以为孔子是儒家之故。如果今天我们还不能纠正历史对孔学的误解,那么孔学将永远沉沦,中【國文】化也隨之沉淪!

楊錢二師如此曲解,完全出於朱熹的忽悠。朱熹的目的是將孔子塑造成一个自相矛盾的弱智者,从而将孔学歪曲成为不能自洽的谬论,因而为反孔恶棍提供了大量攻击的炮弹,其用心何其险恶啊!

由于朱熹长期忽悠,所以就有网友说:“孔学只教人怎么奴役别人,学来干什么?”说明他根本不懂孔学,孔学反对的就是奴役别人。

又有网友在我的《救救孔学》后面跟帖说:“儒教是万恶之源!”显然他们分不清孔学和儒教,将孔学当儒教了。再说,万恶之源是【帝王】砖制和法家,儒家最多算个帮凶,而孔学绝对不是儒学,更不是儒教。

还有个网友说:“当今中【國】,最该彻底抛弃的,就是孔孟之道。”其实孔孟之道是个伪命题。孔子是孔子,孟子是孟子,孔孟不是一回事。孔学的宗旨是在人类社会里演绎《周易》之道,而孟子研究的是心性之学,哪来孔孟之道?

本章难点在于:

(1)无友不如己者——没有朋友不如自己的。
(2)“毋友不如己者”——侧重在告诫——不要以为朋友不如自己。

君子不重,则不威

——重:厚重;君子不重:指君子为人方面不厚重;由于后文有“则”所以君子前面应该加上“如果”:如果君子为人不厚重;则:就;威:威信;则不威:在社会上就没有威信;

學则不固

——學:本意是学习和实践,引申为学识和事业;固:坚固,引申为坚实基础和稳固成就;学则不固:在个人学识和事业上也不会有坚实的基础和稳固的成就。

主忠信

——根据前文,“主忠信”前面省了主语“君子”,即“君子主忠信”;主:动词,主张,主持;忠:心于中道,心忠于道,公正无偏私。信:从人,具有完全人格的人,从言,言为心声,真心实意;主忠信:君子在处世方面主要做到的是心忠于正道以诚待人;

无友不如己者

——是“友无不如己者”的倒装句式,强调正确对待朋友,真心相信没有哪个朋友是不如自己的,朋友总有胜过自己的方面,这样才能具备谦卑心态。

——正如孔子说的“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遇见品德高尚依道而行的人,就要想方设法效法他,遇见品德不好的人,应该在自己内心反省,检查自身有没有类似错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过则勿惮改

——根据语气,前面也省了主语“君子”,即“君子过则勿惮改。”这一句是前面“为人”“处世”两方面的汇总,在为人处世上未免会犯过失(因粗心大意造成的失误)或错误(因观念脱离实际而在言行上造成损害);过:过失和错误,勿:不要;惮:害怕;改:改正;过则勿惮改:君子无论在为人、处世哪方面犯有过失和错误,都不要害怕改正。

对于“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钱师认为“圣人随机立教,一事时或再言,弟子重师训,故复书而存之。”是对“毋”不理解。

这句是告诫学生的,警告学生不要以为朋友不如自己,不能骄傲自满。

本章是学生对孔子上课内容的笔记。君子是虚拟的学生学习榜样,要求学生做到像君子那样。君子是品行完美、事业成功人士,不一定是掌权者。孔子分别在为人、处世两方面教育学生,首先要自重,无论在人群中还是独处,都要心忠于正道,还要做到以谦卑心对待朋友和民众,不要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明。总之无论在哪方面有了过失或错误都不要害怕改正,这就是为人世道。

重新断句如下: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白话文:

孔子说:“如果君子在为人方面不厚重,那么在社会上就没有威信,在学识和事业上也不会有坚实的基础和稳固的成就。君子在处世方面主要是做到心忠于正道,以诚待人,真心相信没有哪个朋友是不如自己的。君子无论在哪方面犯有过失和错误,都不要害怕改正。”

孔子说:“同学们要做到心忠于正道,以诚待人,不要以为朋友不如自己。无论在哪方面犯有过失和错误,都不要害怕改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0 5:57:12    跟帖回复:
63
     1.37邦循道规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论语·季氏16.2》)

杨伯峻:孔子说:“天下太平,制礼作乐以及出兵都决定于天子;天下昏乱,制礼作乐以及出兵便决定于诸侯。决定于诸侯,大概传到十代,很少还能继续的;决定于大夫,传到五代,很少还能继续的;若是大夫的家臣把持邦国正权,传到三代很少还能继续的。天下太平,邦国的最高正治权力就不会掌握在大夫之手。天下太平,老百姓就不会议论纷纷。”

钱穆:先生说:“天下有道之时,一切礼乐征伐都从天子那边出来。天下无道,礼乐征伐就从诸侯手里出来了。从诸侯手里出来,大概最多十世,很少能不失掉的。从大夫手里出来,五世便很少不失的了。到家臣来掌握邦国的命令,三世便很少不失的了。天下有道之时,正权不会在大夫们手里。天下有道之时,庶人也不议论政治了。”

详解:

  必须先搞清楚:

(一)什么是道?
(二)什么是礼?
(三)什么是乐?
(四)什么是征伐?

然后搞清楚天子,诸侯,大夫,陪臣,庶人之间的关系,这样就基本上懂得邦国政治的运作规律了。

(一)道是自然规律。道在人类社会代表人类最高的根本利益。

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孔子的“天”是指抽象的“道”;老子的“天”是指具体的宇宙。老子这话意思是:道生出宇宙,宇宙生出意识和本体,意识、本体生出信息,本体,意识、信息这三者生出自然界万物。……人效法地球;地球效法宇宙;宇宙效法道;道效法自然。

显然,其中“道法自然”是错误的。因为在“人,地,天,自然,道”五者中,道是万物之本,也是自然之本,道是宇宙的动因,是万物运行的规律,是最高层次,无需法,也无物可法。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自然法道。

孔子说的道与老子的基本一样。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论语•阳货17.19》)”

——孔子说的就是:道是运行规律。与老子不同的是,孔子认为道是最大的,最高的:孔子说:“唯天为大(《论语·泰伯8.19》)”,天就是道,即“唯道为大”,自然包括宇宙万物,也就是说“自然法道”。

(二)礼:是指人类依道而行的规范,具体是社会规则的统称,属于道德范畴。突破礼的行为就有可能受到刑法的管制。

礼的作用在于将某一不当行为制止在它发生之前,法律则是对已发生的不当行为进行惩罚。所以法律的作用明显,而礼的作用却难以觉察。

用奖赏来奖励善行,用刑罚来惩治罪恶,根据这一公正的原则,治理才能像地载天覆一样无偏无私。

然而,人们一再称赞的礼,最可贵之处在于能将罪恶化解于未形成之前,从细微之处推行教化,使天下百姓懂礼仪,识廉耻,日益趋向善良,远离罪恶,形成良好风俗习惯,自己却没有觉察到,这种潜移默化叫做教化。

孔子说:“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毋讼乎!(让我断案,我与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说我有什么独特的见解,那就是推行道的教化,民众循道而行,讼案就不再发生。引自《论语•颜渊》)”当然,礼与刑是相辅相成的,但必须让礼先行。

礼从根本上说是尊重人格,将人当人看待,讲究人的情感,注重人文关怀,强调程序正义。
在美国有一个地产商要征收一个老太婆的房子,老太婆坚决不同意。这个地产商就将这座房子保护起来,在旁边盖起高楼大厦。

结果这个地产商赢得口碑,房子非常好卖,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也感动了老太婆。老太婆立下遗嘱,死后将房子交给地产商。

地产商对老太婆所做的就是礼。

纯粹的法是不讲人情的,甚至将人不当人看待,如有的地产商走法律程序,就可能将老太婆的房子强拆了,遇到抗争,可能造成人间悲剧,这样的事常有发生,所以孔子说:“见利思义。”

在本章,礼是指包括一切制度、政策和法令等等上层建筑。

乐:乐与礼是并列关系,是指用民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对其进行教化而不是强制执行。强制执行既不合礼,也不合乐,只会产生怨气和暴戾。例如强迫计生。

在本章,乐是指包括所有文化、教育、艺术、和民政福利待遇等意识形态。

(四)征伐:讨伐,出兵攻打等重大军事行为。
(五)天子:周朝最高統治者。
(六)诸侯:是古代中央政权所分封的各國國君的统称。周代分公、侯、伯、子、男五等。
(七)大夫:古代官名。西周諸侯國中,在國君之下有卿、大夫、士三級。大夫世襲,有封地。
(八)陪臣:大夫的家臣。
(九)庶民:指一般民众。

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天下有道是首要条件,是指周朝的制 度、政 策和法令等上合天道,下从民意,说明天子做到依道而行,遵行适合人类的自然规律,实施仁政,那么,制度、政策和法令等上层建筑的制定,文化、教育、艺术、福利的实施以及重大军事行为的决策,都由天子决定。

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天下无道,说明天子昏庸,无法掌握天下大局,就被诸侯篡夺权力,那么,制 度、政 策和法令等上层建筑的制定,文化、教育、艺术、福利的实施以及重大军事行为的决策,就由诸侯决定了。

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

——自诸侯出:是出自诸侯的倒装式,意思是;礼乐征伐出自诸侯;盖:大概;希:通稀,少;世:一世30年;失:失去;由诸侯决定的有司,大概维持300年就少有不失去的。

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

——由大夫决定的有司,大概维持150年就少有不失去的。

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

——执:执政;由家臣掌握邦的命运,90年就少有不失去的。

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

——天下有道:天下循道而行。政:政权;天下有道,那么司权不会落到大夫手里。
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议:非议;天下有道,那么庶民也不会非议有司的。

这章,孔子再次强调指出:道是邦的根本,道决定邦运的兴衰——邦循道规则兴,邦违道规则亡。邦越是无道,就越是混乱黑暗;掌 权的越无道,维持时间就越短。

重新标点如下: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白话文:

孔子说:“如果周朝天子上合天道,下从民意,那么,邦的制度、政策和法令等上层建筑的制定,文化、教育、艺术、福利的实施以及重大军事行为的决策,都由天子决定。天下无道,说明有司昏庸,无法掌握天下大局,就被诸侯篡夺了权力。那么,国家的制度、政策和法令等上层建筑的制定,文化、教育、艺术、福利的实施以及重大军事行为的决策,就由诸侯决定了。由诸侯决定的有司,大概维持300年就少有不失去的。由大夫决定的有司,大概维持150年就少有不失去的。由家臣掌握的邦运,90年就少有不失去的了。如果天下有道,那么司权不会落到大夫手里;如果天下有道,那么庶民也不会非议有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0 22:20:48    跟帖回复:
64
     1.38道仁标准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论语•宪问14.1》)

杨伯峻:

原宪问如何叫耻辱。孔子道:“国家政治清明,做官领薪俸;国家政治黑暗,做官领薪俸,这就是耻辱。”

原宪又道:“好胜、自夸、怨恨和贪心四种毛病都不曾表现过,这可以说是仁人了吗?”孔子道:“可以说是难能可贵的了,若说是仁人,那我不能同意。”

钱穆:

原宪问什么是可耻的?先生说:“国家有道,固当出仕食禄。国家无道,仍是出仕食禄,那是可耻呀。”

(原宪又问):“好胜,自夸,怨恨,与贪欲,这四者都能制之使不行,可算得仁吗?”先生说:“可算难了。若说仁,那我就不知呀!”

详解:

我发现,有些网友对《论语》一窍不通,就大言不惭地乱批一通,看来是学了乌鸦的样子,这是典型的无的放矢。

我不反对你批孔,这是你的权力。但是你批孔必须懂得孔子的理论和学说啊!否则你批个毛!所以我劝他们,要更好地批孔,请关心我的博客,彻底弄懂《论语》,看它有多少错误,错在哪里?然后批判才能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有个网友认为:“孔子的忠是下对上无条件的服从,仁是上对下有条件的施舍与恩赐。”显然他不懂《论语》。我回复他:孔子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使:从,遵从;臣:臣民;君使臣以礼:国君以礼仪遵从臣民;事:从~做事;忠:心在中道,孔子的忠是忠于道,而不是忠于君;事君:跟从国君做事,与国君合作;臣事君以忠:臣民在国君带领下忠于道做事。

仁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的相互关系,而不是你说的“仁是上对下有条件的施舍与恩赐”。

1973年的马王堆汉墓考古震惊世界,原本《老子》被发现了,而主流的《道德经》是经帝王授意由御用文人篡改的假货。

关于道,如果按照原本《老子》说的:“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有玄,众眇之门。”

根据我的理解,这段话的意思是说:“道,是可以遵行的规律,但不是死板地遵行的;名,其意义是指可以解释的自然,但自然不是固定不变的。没有意义的虚无,是万物运行的起因。有意义的物质存在,是万物的本原。因此,不断地深思宇宙运动的起因,是为了发现宇宙终极的奥妙;经常不懈地探索宇宙的本体,是为了寻找宇宙表现出来的形状和边界。道和名两者,是宇宙的一体两面,同出于宇宙,名称不同意义相同。它们可真的玄奥,在玄奥中还有更玄奥,是所有解决奥妙必经之门。”

——其中所说意思与钦定的《道德经》是不同的。钦定《道德经》是这样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意思是说:“道是可以说的,但可以说出来的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道;事物的名字是可以称呼的,但可以称呼的就不是真正该事物意义上的名字。天地在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名字的,名字只是给万物的一个归属。因此,用无意识来发现事物的奥妙,用有意识来归属他的范围,两种思维同出于一个概念,但意思不同,这就是玄之又玄的奥妙,是打开所有奥妙的法则。”

——显然,钦定的《道德经》将道玄虚化,也就是虚无化,这样缔王就不用受道约束了。
按照原本的《老子》,证明孔子和老子两家学说同来源于伏羲的《易》。两家曾经互相学习,互相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而已。

可惜从秦朝以后,统治者利用御用文人将《老子》篡改成为钦定的《道德经》,这样就背离了伏羲的《易》之道,其目的是离间孔子与老子的关系。现在乌鸦挑起的抑孔扬老的纷争,连篇累牍地制造文化分裂,就是继承历代帝王的衣钵,继续分裂中华传统文化,其实他就是一条搅屎棍,唯恐天下不乱。

今天的学者应该挖掘孔老两家的共同点,共同承担起宏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而不是制造两家的对立,更不要互相拆台,搞个你死我活、决一雌雄。

说道的时候常说“道理”,那么什么是“理”?理是道对事物的规范作用。比如春天来了,冰雪就会溶化,雨水就会逐渐增多,草木就会发芽,动物就会寻偶,大雁就会往北飞……这些表现就是理。理通礼,也就是万物运行的时序。
这一章:说的是孔子对郭家的客观公正的评价,是以道为标准的。具体到人类社会的郭家,道引申为“符合人类最高利益”为标准。“符合人类最高利益”的思想行为称为“仁”,对于人的德行,则是以仁为标准的。仁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纲领。

宪问耻——宪:姓原名宪,孔子的学生。耻:羞耻,可耻;

——原宪向老师问什么是可耻。

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这两句是倒装句。孔子将“邦有道”“邦无道”放在前面,是强调道的重要性,而按语意“谷”应在放前面:谷,邦有道;谷,邦无道,耻也。

——谷:老百姓上交给廓家用于官俸的粮食;邦:郭家;有道:施仁正,使正策法令符合民众最高利益,即合乎道;无道:以暴 正害民,正策法令不符合民众最高利益而损害民众利益,即违背道。

——杨钱二师没有指出“谷(官俸)”的来源。杨师说:“國 家正治清明,做管领薪俸;郭家正治黑暗,做管领薪俸,这就是耻辱。”

——钱师说:“郭家有道,固当出仕食禄。郭家无道,仍是出仕食禄,那是可耻呀。”将“谷”说成是郭君恩赐的。如果管俸是这样,性质就完全不同了,那么孔子的立场就错了。

——将孔子告诫有司感恩民众篡改成孔子教训学生为感恩 國君而出来做管,孔子崇高境界也就没有了。这显然是不符合孔子的正治理念的,所以,注解者的境界是非常重要的。杨钱二师的注解依据的是朱熹的《论语集注》,而朱熹正是曲解《论语》的高手。

——郭家政 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就必须施行仁政,造福国民;如果郭 家正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不仅不施行仁正,反而以暴 政害民,那就是可 耻的。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

——克,争强;伐,攻击,好衅;怨,怨恨;欲,贪欲;为,算是;仁,仁者;矣,吗。

——争强、好衅、怨恨、贪欲都没有的人,可以算做到仁了吧?

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难,难得;矣,了;则,那就;吾,我;知,知道,肯定;也,了。

——可以算是难得的,至于是不是做到仁,那我就不知道了。

——孔子言下之意是:因为这些是自我的事。要做到仁,还要看他如何处理与别人以及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如果处理得好,才是做到仁;否则不是。

本章通过孔子回答学生原宪的提问,阐明了道仁标准:道的标准是施行仁政;仁的标准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本章可分为四段:

宪问耻。

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

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白话文:

原宪问老师什么是可耻。

孔子说:“郭家正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就必须施行仁正,造福郭民;如果郭家正府人员花费了老百姓提供的管俸,不仅不施行仁正,反而以暴正害民,那就是可耻的了。”

原宪又问:“争强、好衅、怨恨、贪欲都没有的人,可以算做到仁了吧?”

孔子说:“这可以说是很难得的,但至于是不是做到仁,那我就不知道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20:38:32    跟帖回复:
65
   1.39应变邦道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论语·宪问14.3》)

杨伯峻:孔子说:“政治清明,言语正直,行为正直;政治黑暗,行为正直,言语谦顺。”

钱穆:先生说:“国家有道,便正言正行。国家无道,仍必正行,但言辞当从谦顺。”

详解:

什么是道?有网友认为孔子的道是游移的、信口想说就说的。

——这是对孔学的无知。孔子说的道是指自然规律。在人类社会体现为仁,是人类最高利益。

道出处是伏羲著作《易》。

自然规律是唯一的,因而道也是唯一的。怎么能说是游移的、信口想说就说的?如果是这样,孔子如何做到以道一以贯之?

在上章《道仁标准》里介绍了《老子》说:“道,可道也,非恒道也。”老子认为“道”,是可以遵行的规律,但不是死板地遵行的。

老子这句开首语,意思很明白。而道家继承人却将其篡改了,变成“道可道,非常道。”

——意思是“道”很深奥,说不出来。如果能够说出来的,就不是“道”了,这样就给人一种“道”是神秘莫测的感觉。这样说,无非想垄断“道”的解释权。他们将“道”说得玄之又玄,虚之又虚,其潜台词是在炫耀自己:这么高深的玩意儿我都能玩得转,我岂不是很高明?

更可笑的是,有人认为“道”是老子的专利。不要以为,老子写了《道德经》,老子就可以垄断“道”了。“道”是天地运行的法则,难道老子可以垄断天地吗?

上面这个网友理解的道其实就是道家继承人按照缔王旨意篡改后的玄虚的“道”,而不是老子和孔子共同研究的道。

真实“道”很简单,并非不可知。大道至简。“道”就是自然规律,而最早发现“道”的人是伏羲。伏羲著有《易》。“道”在《易》里有全面的诠释。即使伏羲也没有垄断“道”。

孔子是通过在现实中演绎《易》而得道的。孔子为此编著了《十翼》。孔子三十而立即得道后,就以道一以贯之。

孔子认为万物皆可知。不可知的是怪力乱神,对其要敬而远之,所以孔子不会花精力去研究那些玄之又玄的东东的。

如果你能够认真阅读并且正确理解孔子在《论语》中说的话,全部都是在演绎和宣讲《易》道,都是实实在在现实中的道理,而贯彻孔学始终的是依道实践的主线。

由于道家将道玄虚化,使得人们也搞不明白道的位次,究竟道法自然还是自然法道?

孔子认为道是至高无上的。孔子说:“唯天为大(1.4《唯道为大》)”,天即天意就是道。因为道高于一切,当然高于自然,因此孔子认为自然法道,即自然效法于道,受道支配。

对此老子持相反观点。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将道摆在第二位次,而自然当然就是第一位次了,可见老子不如孔子。

孔子与老子的分歧有什么问题吗?问题大着呢!这是哲学的根本问题,决定了道的位次问题。
道是万物之本,当然也是自然之本,怎么可能道法自然?

老子将自然摆在第一位次,孔子将道摆在第一位次,这就是老子与孔子两家学说分歧之所在,深深地影响着中国哲学的走向。

自封哲学家黎鸣最近狂妄地说:“道法自然是绝对真理。”

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真理?

真理都是相对的。

绝对真理是所有相对真理的总和,而所有相对真理的总和是遥遥无期的,也就是无法实现的,而且黎鸣压根儿就不懂道的位次,就人云亦云地跟着老子瞎嚷嚷。

试问黎鸣:如何证明“道法自然是绝对真理”这个命题?

未经证明的命题一文不值,这样无知的不学无术的“哲学家”还在天天厚着脸皮反孔,真不知人间有羞耻事。

在道家看来,虽然人类脱离了动物界,但是和动物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依然适用丛林法则。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这话的意思是将人与万物混为一谈。

根据老子“道法自然”的观点,认为人类是与大自然的基本节律相谐调的,而同宇宙的自然本性相契合的东西,就是美的,而那些违反自然本性的东西,就是无道的,丑恶的。然而恰恰是野兽凶残的本性是同宇宙的自然本性相契合的东西,就是美的,那么人类是不是要保持凶残的本性呢?

道学以回归自然、返朴归真的理论似是而非。因为一切以自然为导向,缺乏伦理导向,就会将人性退化为兽性,瓦解人类特有的道德文化,这实际上就是人兽合一的自然主义。

在这种思想支配下,同性恋,恋童癖,乱交,群婚,乱伦,人兽滥交……像药加鑫的激情杀人,日本皇军的烧杀淫掠,希特勒的灭绝劣等民族……所有恶行就会大行其“道”。

这些恶行都是借“道”之名进行的,因而极具欺骗性。

——道家的自然主义一方面为性开放提供了理论依据,另一方面也为弱肉强食的法西斯纳粹主义提供理论根据,所以是违反伦理学的。

这就显得孔子伦理学的十分重要和正确。

人不能随意由着自身的自然本性胡作非为。

你不可能看到一个美丽的异性上去就来一个熊抱——不是有个小管因为在舞台上熊抱著名歌星 宋 某而丢官了吗?

虽然或因宋 某后 台厉害,但是大庭广众之下熊抱异性也是有失体统的啊,分分钟可以告你性骚扰!而那些强奸犯直接就进了牢房。

人类的自然本性必须受道德约束,这就是自然法道的原理。

人类除了自然一面,还有伦理一面,而野兽只有自然一面,没有伦理一面。野兽可以乱伦,但人类不能。——这是人类与野兽的本质区别。

孔子的观点与道家不同。孔子认为道是自然规律,不是深不可测的,而是可以认识和发现的,并且可以用来解决实际问题,为人类造福。

孔子说:“人能弘道。”——人若依道而行,就能成功,从而使道光大,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孔子认为,天地是仁慈的,天地令四季运行,给予百物生长的条件和机会,这就是仁慈的表现。

——孔子认为圣人也是仁慈的,从伏羲到黄帝,再到尧舜,传到周公,都能将民众视作道的根本,处心积虑为民众谋求福祉,所以提出仁的理念。

孔子认为人类不应该遵循你死我活的丛林法则,而应该普遍实行仁爱,仁爱是最高智慧,做到有教无类,一视同仁,从人不知到人不愠,从弱肉强食到和而不同之大同世界。

在孔子时代,由于大夫陪臣擅权,经常发生大夫甚至陪臣弑郭君篡郭 正事件,使郭家处于有道无道的频繁更替中。

为了防止学生在郭家无道情况下迷失方向而堕落,因而有了这一章——孔子当面教导学生无论如何不要偏离道。

邦有道,危言危行

——邦:春秋时代的诸侯领地,有的已经成为独立郭家。有道:依道行正;邦有道:郭家依道行政,民众安居乐业;

——危:正,如,正襟危坐,正,从一从足(止),一表示道,足依道而行为正。危言危行:你们的言行要依正大道,光明磊落;

邦无道

——邦郭不依道施 正;

危行言孙

——孙:通逊,谦顺,谨慎;

——做事依正道,说话要谨慎。

——说话谨慎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刑戮。

——家乡有个万寿村,村民喜欢种姜。文哥时代,一村民挑一担姜赶集,刚好一群人经过,高喊“万寿无疆!”村民随口说道:“万寿有姜!”结果被这群革命群众拳打脚踢,打得鼻青眼突,骨头折断,扭送公安局,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关进大牢,一担姜也被没收了。如果他能记住孔子这句话,就能免此横祸。但不幸的是当时孔子也在被批斗啊!

本章孔子通过在邦有道抑或无道两种情况下,告诫学生应该如何说话和做事——应变邦道,既做到坚持依道而行,又尽量避免受到不必要的损害。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白话文:

孔子说:“在郭家依道行政,民众安居乐业的情况下,你们的言行要依正大道,光明磊落;在郭家施以暴政,民众流离失所的情况下,你们做事仍然要依正道,但说话就要谨慎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3 12:35:32    跟帖回复:
66
   1.40现隐从道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论语·泰伯8.13》)

杨伯峻:孔子说:“坚定地相信我们的道,努力学习它,誓死保全它。不进入危险的国家,不居住祸乱的国家。天下太平,就出来工作;不太平,就隐居。政治清明,自己贫贱,是耻辱;政治黑暗,自己富贵,也是耻辱。”

钱穆:先生說:“該篤信,又該好學,堅執固守以至於死,以求善其道。危邦便不入。亂邦便不居。天下有道,該能有表現。天下無道,該能隱藏不出。若在有道之邦,仍是貧賤不能上進,這是可恥的。若在無道之邦,仍是富貴不能退,也是可恥的。”

详解:

有的网友认为,孔子是2500年前的人,他的知识和智慧肯定比不上现代人,何必要向他学习?

——道是贯彻始终的,可以穿透历史。孔子的道管着现在,并且延续到将来永远。因为孔子的道是自然规律,难道现在不要遵循自然规律了吗?请你试着用火烧一下手就明白了。所以一切都要顺道而行。

逆道而行往往招致失败。

例如,歷史上曾經有人指揮全國農民斬光山上的樹木用來煉鋼鐵,結果鋼鐵沒煉成,森林卻被破壞了,因此水土流失,水災、旱災、泥石流等禍害頻發,再加上勞力調動去了煉鋼,無人耕種,農田荒蕪,造成歷史上少有的大饑荒。

佛教認為這是因果報應。表面上是因果報應,但實質上是道在起任用。

可见行道是不分古今的。

为什么全国这么多人都不清醒,跟着做蠢事?

這就是洗 腦的作用。

全世界最可怕的就是宗 教式洗 腦——樹立精神偶像,嚴格執行教規。聽話者給予精神、物質鼓勵,違反者予以嚴懲。

任何時候都有洗腦存在。

秦始皇時代,採用商鞅洗 腦法——打仗時以割下的人頭為立功標記,人頭越多功勞越大,結果大量平民的頭顱也被割下来了。

民众平时禁止谈论郭是,发现必须举报,违者格殺勿论。

商鞅是個法家能人、折騰專家、暴正推手,結果卻死於自己制定的法律,落得個五馬分屍的下場。

再如現在瘋狂的伊 教聖戰士,被洗 腦後可以充當人肉炸彈,目標卻對著普通老百姓。

還有一種宗教是為遙遙無期的“天堂”主義獻身,【死】了還覺得無上光榮,含笑九泉。

針對以上這些困惑,2500年前,孔子就已經作出教導。他告訴學生,不要聽說井下有人就跳下去,也不要上級說去打鄰國顓臾就盲目跟隨。

這一章,孔子再次教育學生:現隱從道。

先看看楊錢二師如何解釋。楊錢都是按照朱熹《論語集注》從字面上注解——“不進入危險的國家,不居住禍亂的國家。天下太平,就出來工作;不太平,就隱居。”
如果按照杨钱二师的解释,一般读者会认为孔子在教唆学生逃避责任,这就是朱熹曲解《论语》的“良苦用心”。

显然,这并非孔子本意。孔子本意是教導學生如何對待各國的統 治者——看統 治者是否依道而行:依道而行的是有道,可以出來工作;不依道而行的是無道,最好做個隱士,伺機而為,決不能為虎作倀。

周朝有點像現在聯 邦制的美郭:周朝稱為天下,領導人叫做天子,相當於總統。天子下麵管轄的各個邦相當於州。

有人說周朝的體 制落後,只要看看美郭的體 制是否落後,就明白了。

孔子时代,有的邦开始闹独立,企图摆脱天子的领导,这不是体 制问题,而是因为不像美郭那样将军队领导 權統一到總統手裏。

由于各邦都有军队,各自为 政,致使周朝进入到瓦解期。

又由於各邦統 治者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有的施行仁 政,國 家有道,百姓安居樂業;有的實行暴【政,因而出現不少危邦和亂邦,百姓水深火熱。

危邦和亂邦只是表像,根子在統 治者。統 治者實行暴 政,國 家必然危亂。

因此,孔子教育學生“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實際上是要求學生遠離實行暴 政的統 治者,不要為虎作倀,也為了避免危邦、亂邦對自己人身的傷害,作無謂犧牲,所以要盡可能選擇實施仁政的安全的國 家。

如果誤入商鞅式的國 家,說不定自己的人頭就成為別人的功勞了,也有可能說一句“萬壽有薑”就遭到迫害。

君主遵循民意就是有道,違背民意就是無道,強迫民眾就是暴 君。

如果還有較多施仁政的國 家,說明周朝的天下還是有道的,那麼就應該勇於擔當,在有道之邦為百姓貢獻智慧和力量。

如果走遍整個周朝天下,都找不到一個國 家是仁政的,說明整個天下已經淪陷了,也就是說,周朝天子也無道了,不仁了,那麼只好做個隱士了。

老子、莊子就是隱士,著書立說,照样可以为人类作出贡献——这也是无奈之举。

如果在施仁政的國 家無所事事,吊兒郎當,生活窮困,不能取利於道,那是可恥的;而在暴 政國 家,卻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巧取豪夺,过着富且贵的生活,无道取利,那就更加可耻了——这就是孔子公平正义的价值观。

有人说,既然孔子说杀身成仁,为什么不去进行暴 力革 命推翻无道昏 君?

这个问题最容易使人犯迷糊了。

其实,孔子是清醒的。孔子认为,道是反对以暴易暴的暴 力革 命行为的。暴 力无道,以暴易暴的暴 力革 命无非是换个暴 君而已,换汤不换药,于百姓何益?

【革】命战 争对黎民百姓不但无益,反而带来灾祸。战火一旦燃起,田地荒芜,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大部分人都死于战乱,百姓流离失所,水深火热,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历史上战争年代的悲剧上演得还少吗?

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孔子亲眼目睹的还少吗?

孔子不会这样机械地理解杀身成仁。

杀身成仁的关键在成仁。不成仁,杀身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出现像商汤或周武王那样的王者起来推翻暴君,那叫吊民伐罪。

孔子经常告诫学生,要做个有智慧的仁者——君子不罔。

前些年发生了有个大学生因跳进湍急的河流中救人而死的事,电视上有个“老先生”义愤填膺,口水花喷喷,说:“在那种情况下不跳河救人的就是畜生!没有道德,不算是个人!”

——只能说,这“老先生”就跟贸贸然跳井救人是一样傻13的。

孔子教育学生守死善道,主要是要分清统 治者是否符合道:对违反道的,要远离他,大家都离开他,他就众叛亲离,成为孤家寡人,由道惩罚他;对符合道的可选择之。

——说明孔子对统 治者是最讲原则的,从来就没有愚忠过。

笃信好学,守死善道
——笃:忠厚;信:诚信;好学,努力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守死:至死不渝地坚守道;善道:循道修行,使心中的道德不断完善。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危邦、亂邦是指這些國家的統 治者不行仁 政,國內危機四伏,亂象頻仍。不要進入和居住在這些國家,是為了不為虎作倀和被其所害。

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天下:周朝天下;有道:依道行 政;則:就;見:通現,現身,出來效力,作出貢獻;無道:違反道 ,不行仁 政;隱:隱藏,隱士。

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貧且賤:因無作為而貧窮低賤;恥:可恥;富且貴:因巧取豪奪而富裕高貴。

本章孔子教導學生學會辨別邦國領 導人是否有道以及如何對待他們——現隱從道,無論邦有道無道,自己都要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堅守心中對道的忠誠,始終依道踐行。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白話文:

孔子說:“你們要忠厚誠信,努力聞見學行聖人之道,至死不渝地堅守它,遵行它,並且不斷完善自身的道德修養。有些國 家的統 治者不行仁 政,國 內危機四伏,亂象頻仍,你們不要進入和居住在這些國 家,不要為虎作倀和被其所害。如果周天下行仁政,你們可以出來效力,作出貢獻;如果周天下不行仁政,你們就隱居起來,做個隱士,等待時機。如果國 家行仁 政,你卻因無作為而貧窮低賤,那是可恥的;如果國 家不行仁 政,你卻因巧取豪奪而富裕高貴,那就更可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4 21:11:42    跟帖回复:
67
  1.41从道如矢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论语·卫灵公15.7》)

杨伯峻:孔子说:“好一个刚直不屈的史鱼!政治清明也像箭一样直,政治黑暗也像箭一样直。好一个君子蘧(qu2)伯玉!政治清明就出来做官,政治黑暗就可以把自己的本领收藏起来。”

钱穆:先生说:“史鱼可算得直了。邦国有道,他挺直地像一支箭向前。邦国无道,他还是挺直地像一支箭向前。蘧伯玉可算是君子了。邦国有道,便出仕。邦国无道,他可收来藏起。”

详解:

朱熹对《论语》的注解,被历代帝王奉为圭臬,钦定为科举考试的标准答案,如此大儒,岂容颠覆?如今我的《新编论语详解》将朱熹彻底颠覆了,且无人有能力为朱熹辩护,朱粉们认为这是“恶紫夺朱”,怎平得心头怒火?

所以我的帖子在“论语吧”受到风沙。你们这些自称孔子学生的儒家们,即便我的观点是异端吧,按孔子的意思也是可以共存的。

孔子不是说“攻乎异端,斯害也已”吗?怎么到了你们手里,异端就成了不共戴天了呢?

如果将“论语吧”搞成一言堂,就是“小人同而不和”,放家里就得了,有必要放到网上吗?

放到网上,当然是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啦。

如果朱粉们不顾孔子真意,一味做个铁粉,那也就算了。但是他们却明言是正《论语》,真孔学,那就有违孔子“和而不同”的教诲了。

“论语吧”说是弘扬孔子,却违反了孔子海纳百川的精神。如果将《论语》篡改成专 制之论,那也是“论语吧”一大发明啊。

在下确实佩服朱熹的洗脑功夫。900多年前的他,还能在当今吸粉无数,而且还是铁的。

假如现在恢复科举,又该有多少学子死记硬背朱熹的《四书集注》啊?这样就可以推想,以前历代考生,有几个真正明白孔子的真意呢?再看看这个吧那个吧的,又有哪个吧不在糟蹋孔子?

由于朱熹长期洗脑,使很多人以为孔子就是儒家鼻祖,而且认为孔子与儒家是不可分离的。

他们说孔子对儒家的关系,就是耶酥与基督教、穆罕默德与伊斯兰教的关系,这就乱了大套了:

首先,孔子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儒家;

其次,核心价值观不同——孔子学说的核心价值观是道,而儒家的核心价值观是维护帝 王专 制;

立场不同——孔子站在民众立场,而儒家站在缔王立场;

方法论不同——孔子的方法论是为民众常怀忧患,勇于担当,身体力行;而儒家对缔王愚忠从未有独立思考,且为虎作伥为害百姓。

耶酥、穆罕墨德是自创排斥异己的宗教教主,而孔子从来不排斥异己,因而从来不会当教主。

这一章,孔子赞扬了两个人,一个是刚直不阿的史鱼,另一个是灵活变通的蘧伯玉——蘧qú瑗yuàn,字伯玉,谥成子。春秋时期卫国现河南卫辉大夫,是孔子的朋友。

为什么孔子同时赞扬两个处世方式不同的人?

显然孔子不是随便说说,而是蕴含深意的。但是历来的注解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才是这一章的重点,这个重点就是如何以不同的方式死守心中对道的信念、正确对待國 家有道无道的问题。

國 家有道无道的要害在 國 君。这一章表面上孔子说的是两个大臣,实际上说的是國 君行道的问题,这才是大是大非问题。

道,是孔子学说的核心。虽然孔子在《论语》中讲仁是最多的,但是,道是仁之本。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孔子对執 政 者的考核,关键就是看其有没有道,即依道施 政。

孔子曾经多次提到邦有道、无道的问题。在上章《现隐从道》里孔子说:“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孔子强调守死善道,意思是无论如何,都要坚守心中对道的信念,并且要不断完善它,不能因为 國 君无道,天下大乱就违背道而随波逐流。

有道无道反映了國 君的个人修身的素质。君有道,國泰民安,风调雨顺;君无道,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在本章,孔子除了阐述一贯的观点: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隐:包含着将对道坚守的信念收藏在怀里,更重要的是增加了君子在无道的情况下,仍然要保持刚直不阿的气节。

——或如史鱼从道如矢,或如蘧伯玉卷而怀之,这样,君子的品格就更全面了。
孔子将史鱼放在前面,就是为了强调其更重要些。孔子同时赞扬两个处世方式不同的人,是为了将两人的优点揉合在一起,因为两人对道的坚守是一样的。同时体现孔子提倡的刚柔相济精神。

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

——直:刚直不阿;史鱼:卫国的大夫,临死前通过儿子向卫灵公推荐良臣蘧伯玉。

——史鱼对他的儿子说:“我还在卫国朝堂的时候,不能劝谏君主重用蘧伯玉并且让弥子瑕离开朝堂,这样我作为臣子没能纠正君主的过错,就是死了也无以成礼。因此,在我死后,你将我的尸体放在窗下,这样对我就算完成丧礼了。”

——史鱼的儿子照着父亲的嘱咐做了。卫灵公前来吊丧,看到此事,就责怪并且要追究史鱼的儿子,于是史鱼的儿子就将他父亲临终前说的话告诉了卫灵公。

——卫灵公听后猛然醒悟,说:“都是寡人的过失啊!”于是让史鱼的儿子好好安葬史鱼,之后重用蘧伯玉,让弥子瑕离开朝堂并疏远他,原因是弥子瑕是晋国人,因其时卫国已叛晋而附齐,灵公却让弥子瑕掌控兵权,史鱼恐其里应外合。

——史鱼这种刚直谏君的事迹史书称尸谏。

——如矢:像箭一样刚直,像箭一样勇往直前;

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蘧伯玉:卫国的大夫,经史鱼尸谏而被卫灵公重用;则仕:就出来做官发展事业;卷: 把片状物弯转成圆筒形,此处指收起对道的信念;怀:怀里藏着;之:代指对道的坚强信念。

——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在邦无道的情况下,就将对道的认识和信念收起藏于怀中。

——收起藏于怀中做什么?

——等待机会来临时再将其发挥出来,这就是智慧。邓大人三起三落,将这种智慧发挥到极致。

本章孔子同时赞扬了史鱼和蘧伯玉,提倡他俩无论是在邦有道还是邦无道的情况下,都能坚守对道信念的精神,自觉修行,按道践行,做到大丈夫处世,刚柔相济,能屈能伸。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白话文:

孔子说:“刚直啊史鱼!在邦有道的时候,他像箭一样刚直;在邦无道的时候,他又像箭一样勇往直前。君子啊蘧伯玉!邦有道的时候,他就做官发展事业;邦无道的时候,他就将对道的学识和坚强信念收起藏于怀中,等待机会来临时再将其发挥出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6 18:06:44    跟帖回复:
68
  
   1.42以道事君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
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论语·先进11.24》)

杨伯峻: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说是大臣吗”孔子道:“我以为你是问别的人,竟问由和求呀。我们所说的大臣,他用最合于仁义的内容和方式来对待君主,如果这样行不通,宁肯辞职不干。如今由和求这两个人,可以说是具有相当才能的臣属了。”

季子然又道:“那么,他们会一切顺从上级吗?”孔子道:“杀父亲、杀君主的事情,他们也不会顺从的。”

钱穆:季子然问道:“仲由、冉求是否可得称是大臣呀!”先生说:“我以为你会问些别的事,哪知你只问由、求两人呀!所谓的大臣,应能以道事君,看来不可,便不干了。现在由与求,只算是备位充数的臣罢了!”季然说:“那么他们该是肯听话的人吧?”先生说:“若要轼父拭君,他们也是不会听从的。”

详解:

最近天涯颇为活跃,有个网友大秀智商:“孔儒文化不除这个民族永远都别想复兴。不要拿孔儒那一套糟粕往世界上套,别人跟你丢不起那个人。”

——我也认为腐儒要批判,但是儒家也不是铁板一块,对于儒学的精华部分也不能一概否定,更不能将孔学与儒学捆绑在一起除掉。

只有儒学要沾孔子的光,决没有孔学要沾儒学的光。儒家将孔学成儒学,是把水搅浑,企图浑水摸鱼。凡提“孔儒文化”者,都是被腐儒洗脑的。

孔学是中华文化的主体,除掉孔学,也就是除掉中华文化。

很多人稀里糊涂:什么是孔学?什么是儒学?傻傻分不清。

孔学就是孔子思想。儒学借用孔子之名,但是偏离了孔子思想。

孔学的核心是道,道是自然规律。儒学的核心是理,理是主观认定。

孔学主张道德教化,以道“一以贯之”。儒学惯用洗脑术,“存天理,灭人欲。”

孔学主张仁爱,维护民众最高利益。儒学主张忠君,维护君主最高利益。

孔学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不可能生而平等,但必须平等对待之,“有教无类”一视同仁。儒学特别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大搞等级森严,实际上否定“有教无类”。

孔学主张程序正义,“齐之以礼”。儒家与法家同流合污共同维护君主的严刑峻法。

孔学不受君主待见。儒学很受君主喜欢。

以上孔学与儒学的区别,在我的文章里比比皆是,然而喷子过于浮躁,不肯潜下心来细读,一味狂喷,一不小心就晒了智商。

本章孔子强调“以道事君”,坚持原则,反对盲目服从。

季子然问

——季子然:姬姓,中国春秋时期鲁国三桓之一季氏的族人。

——季子然问道:

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

——仲由:字子路;冉求:字子有;两人是孔子学生。谓:称得上;与:通欤,吗;

——仲由、冉求可称得上大臣吗?

——仲由、冉求做了季氏家臣,所以季子然向孔子了解情况。

吾以子为异之问

——吾:我;以:以为;子:您;为:提;异:其他人;之:的;问:问题;

——我还以为您问其他人呢,

曾由与求之问

——曾(zēng):副词,竟,竟然,原来;

——原来问的是仲由和冉求啊。

——那么多好同学你不问,偏问不咋滴这两个。

——孔子有意轻说仲由和冉求二弟子以抑季子然。

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

——什么是大臣?孟子说:“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意思是君臣之间是合作关系,大臣肩负监督君主的责任。这种合作是以君主是否循道而行为前提的。君主偏离了道又不听大臣劝谏,那么只有两条路:(1)君主下台换人,(2)大臣辞职离开君主。——客观地说,做为儒家的孟子,这里对孔子“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的理解是正确的。

——以道:以道为原则;事君:与君主合作并且监督君主;不可:如果君主不能做到循道而行;则止:要么君主下台,要么大臣离开君主。

——对于暴君,有条件的话,就吊民伐罪。

——称得上大臣的人,能够坚持以行道为原则与君主合作并且监督君主。按照原则,如果君主不能做到循道而行,大臣就要力谏君主促其改正,否则,要么君主下台,要么大臣辞职离开君主。

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

——具:只有形式而不起实际作用。

——现在仲由和冉求,只是备位充数的具臣而已。

——因为仲由和冉求做了季氏家臣后,季氏仍然腐败,所以他俩称不上大臣,同时暗讽季氏无道。

曰:“然则从之者与?”

——季子然说:“那么这两个人能够做到服从上级领导吗?”

——季子然受了一瓢凉水,只好降低要求:只要服从季氏领导就行了。

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孔子说:“如果叫他俩弑父弑君,他们也是不会听从的。”

——孔子向季子然表明仲由和冉求二弟子仍具有死难不可夺之节,做人还是有底线的,再次暗讽季氏腐败僭越不臣、做人没有底线的行为。

本章孔子通过回答权贵季子然的问题,强调了大臣以行道为原则与君主合作,主要任务是监督君主依道而行——以道事君。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

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

曰:“然则从之者与?”

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白话文:

季子然问道:“仲由、冉求可以称得上大臣吗?”

孔子说:“我还以为您问其他人呢,原来问的是仲由和冉求啊。称得上大臣的人,能够坚持以行道为原则与君主合作并且监督君主。按照原则,如果君主不能做到循道而行,要么君主下台,要么大臣辞职离开君主。现在仲由和冉求,只是备位充数的具臣而已。”

季子然说:“那么这两个人能够做到服从上级领导吗?”

孔子说:“如果叫他俩弑父弑君,他俩也是不会听从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8 6:56:33    跟帖回复:
69
    1.43用人辅道

    新编《论语》详解•一 学道

    侯工 编著

    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论语·宪问14.19》)

    杨伯峻:孔子讲到卫灵公的昏乱,康子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败亡?”孔子道:“他有仲叔圉接待宾客,祝鮀管理祭祀,王孙贾统率军队,像这样,怎么会败亡?”

    钱穆:先生述说卫灵公之无道。季康子问道:“既如此,为何灵公仍能不失其位呀?”孔子道:“有仲叔圉替他管理宾客之事,有祝鮀替他管理宗庙之事,又有王孙贾替他管理军旅之事,这样,又怎会失位呀?”

    详解:

    卫灵公(前540—前493年),姬姓,名元。是春秋时期卫国第二十八代国君,前534年—前493年在位,年轻时也曾建立不少功业,受到孔子赞赏。

    孔子在鲁定公沉迷女色时离开鲁国投奔卫国,但是卫灵公对孔子提倡仁政和伦理这一套不感兴趣,对孔子只是虚与委蛇(xū yǔ wēi yí)。

    孔子实地考察卫灵公,发觉他身为国君,在性取向上表现混乱,是个双性恋者。表现突出的是大搞同性恋,与晋国美男子弥子瑕卿卿我我,甚至丧失原则,授予弥子瑕掌管兵权的帅印。

    有一次卫灵公和弥子瑕君臣两人共游果园,弥子瑕摘桃而食,觉得香甜可口,便把吃剩的一半递给卫灵公,卫灵公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吃得津津有味,并且称赞道:“真是爱我呀!”因此,“分桃”就成了一个著名的同性恋典故。

    弥子瑕得寸进尺,甚至私自动用御驾回晋国探母病。卫灵公不但不按法处罚,反而赞扬弥子瑕有孝心。

    卫国的蘧伯玉德才兼备,但卫灵公却不重用他;弥子瑕品行不好,卫灵公反而重用。因其时卫国已叛晋而附齐,大夫史鱼担心弥子瑕“身在卫营心在晋”,关键时刻来个里应外合,卫国必亡,因此屡次劝谏。

    卫灵公因贪恋美男之色,始终不采纳。

    以上就是孔子说“卫灵公之无道也”的原因。

    孔子认为人类要繁衍后代,必须阴阳和谐。按照物理,同性本来是相斥的,怎么可能结合?同性结合,又如何生产后代?此风漫延,不伦不类,哪里还成体统?

    作为一国之君的卫灵公,带了一个坏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必然败坏道德——此无道一也;

    作为国君的卫灵公,理应成为万民表帅,保持威严仪表,但是居然吃下男宠吃过的桃子,在行为举止上毫无检点,大失国体礼节,为世人耻笑——此无道二也;

    国有国法,为安全起见,作为国君专用的御驾,任何其他人是不得随便使用的,但是弥子瑕胆大包天,倚着得宠,竟然擅自使用御驾。如此违法行为理应重罚,然而卫灵公还纵容他,保护他,这样必然激起公愤——此无道三也。

    卫灵公香车美人招摇过市,却让孔子作陪衬,好色不好德——此无道四也。

    孔子认为卫灵公无道,完全出于道义,是刚直不阿的表现,并不是像腐儒和黑孔者解释的那样,是因为卫灵公不给孔子官位。

    如果孔子是为了做官,他原来在鲁国就是大司寇,只要对鲁定公好女色之事睁只眼闭只眼就行了,何必舍近求远呢?

    可见孔子是坚持原则的,决不可能以国君给不给官做来作为有道无道的标准。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孔子因鲁定公无道而离开他,为什么卫灵公无道却还要投奔他呢?

    因为认识一个人需要一个过程,在没有近距离考察前,孔子确实认为卫灵公不错。

    灵公只有18岁的时候就平定了国内一次叛乱,30多岁时又用计削弱了北宫氏势力,两年后又勇敢地带兵经过中牟,在国民中享有较高威望,因而孔子在回答鲁哀公“现在的国君谁最贤?”时说:

    “最贤的我还没见过,相比之下应该是卫灵公吧?”但自从卫灵公沉迷于男色以后,就逐渐褪去英雄本色,沦为无道之君。

    不过好在卫灵公一向用人有方,在矢鱼以“死谏”方式劝喻后终于解除了弥子瑕的兵权,并且一向来任人唯贤,懂得以贤人辅道,因而得以维持政权。

    有人竟然说孔子对卫灵公的评价不公平。大胆对统治者的不当行为提出批评,是维护民众利益忠于正道的表现,怎么说是不公平呢?难道阿谀奉承国君,对统治者文过饰非才是公平的吗?

    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

    ——子:孔子;言:说到;卫灵公:卫国国君;之;代指卫灵公的行为;无道:不循道而行。

    ——孔子在和季康子聊天时说到卫灵公行为无道。

    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

    ——康子:季康子,鲁国三桓之一,子路和冉有曾经在他手下做事;夫,语气助词,在句首引出句子,这里相当于“既然”;如是:这样;奚:为什么;而:连词;相当于还;丧:败亡。

    ——既然这样,卫国为什么还不败亡呢?

    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

    ——仲叔圉(yu3):即孔文子,卫国大夫;治:管理;宾客:指外交业务;祝鮀(tuo2):卫国大夫;宗庙:指国内政务;王孙贾 (gǔ):卫国大夫;军旅:军事;其:代指卫国。

    ——孔子说:“卫国有仲叔圉管理国家外交,祝鮀管理国内政务,王孙贾管理全国军事。既然有这么多贤人辅助,卫国为什么会败亡啊?”

    这一章,通过记述孔子和季康子的谈话。一方面指出卫灵公作为一国之君,既反伦理又无原则地宠爱男色是无道的,另一方面说明起用贤人,用人辅道的重要性。

    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

    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

    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

    白话文:

    孔子在和季康子聊天时说到卫灵公行为无道。

    季康子说:“既然这样,卫国为什么还不败亡呢?”

    孔子说:“卫国有仲叔圉管理外交,祝鮀管理政务,王孙贾管理军事。既然有这么多贤人辅助,卫国为什么会败亡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3 18:21:43    跟帖回复:
70
    2.1仁之纲目

    新编《论语》详解•二 习仁

    侯工 编著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论语·颜渊12.1》)

    详解:

    颜渊问仁

    ——颜渊:即颜回(前521-前481),字子渊,春秋末期鲁国曲阜(今属山东)人。十四岁拜孔子为师,是孔子最得意的门生。在孔门诸弟子中,孔子对他称赞最多,不仅赞其"好学",而且还以"仁人"相许。

    ——仁:古为“丄”字,“丄”通“上”,最高,指人类最高利益,即人间正道。根据孔学,道是自然规律,代表宇宙最高意志,仁是道在人类社会的体现,所以仁代表人类的最高利益。具体来说,仁表示两个人之间的相互对等关系,引申为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对等关系。

    ——问:请教;

    ——颜渊请教如何做到仁。

    孔子时代的周朝正处于瓦解状态中,由原来统一的國 家分裂成为若干小國。這些小國的國君趁機背離周朝的仁政。孔子認為,周朝的稅收率低於10%,是仁政,而各君主國的税 收普遍超过30%,孔子认为这是苛正(苛刻的暴正),并且指出:“苛正猛于虎。”意思是反 动統治者的暴正比吃人的老虎更加可怕。由此可见孔子对暴正的深恶痛绝。

    另一方面,在文人精英群体里,也存在着种种反对仁道的奇谈怪论。

    基于这种情况,孔子决然地提出:

    克己复礼,为仁

    ——克己:克制自己的邪念;复:回到;礼:行道的规范;

    “克己复礼”有两层意思:

    (1)对统z者而言,克制其自身的贪婪,回到仁政上来;

    (2)对文人精英来说,修正自己的错误,回归到正道上来。为:做到;克己复礼,为仁:对统z者而言,克制其自身的贪婪,回到仁政上来;对文人精英来说,修正自己的错误,回归到正道上来;做到这些,就达到仁的境界了。

    ——为仁:就是仁。

    ——克制自己的邪念,回到行道的规范,就是仁。

    ——行道的规范是正确处理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对等关系。

    一日克己复礼

    ——一日:假设,表示期待。

    ——孔子当然了解,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工程,也是一个光荣的使命和任务,因此充满着期待。

    ——期待有朝一日做到这样,

    天下归仁焉:

    ——天下就会回归到正道上来。

    为仁由己

    ——为仁:指实行、完成“克己复礼”这一使命和任务;由己:必须由自己亲自去实行。

    而由人乎哉

    ——难道可以由别人来代替吗?

    请问其目

    ——其:指克己复礼,这是纲,纲举目张;目:网目,引申为科目。

    ——这就是纲了,请问纲下面有些什么科目?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非礼:不符合礼的规范的事物。

    朱熹按照白话文直接从字面上理解“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有人画了四只猴子:第一只猴子把眼睛蒙起来,“非礼勿视”;第二只把耳朵遮起来,“非礼勿听”;第三只把口遮起来,“非礼勿言”;第四只把手放后面,“非礼勿动”

    ——这简直就是掩耳盗铃最好的图解。

    难道一个人只要在表面上做做样子——不合于礼的不要看,不合于礼的不要听,不合于礼的不要说,不合于礼的不要做,就能清除和修正内心的肮脏和错误了吗?

    难道不经过刻苦的“闻见学行”圣人之道就可以做到仁了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社会上到处存在“非礼”的东西,如何可能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如果缺乏道德品质修养,又如何可能做到“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孔子历来主张“闻听学行”圣人之道,就是在社会现实中加强品德修养。有了坚强意志,才能够抵抗“非礼”的侵蚀。其实在这里孔子是强调思想品质的修养和磨炼,反对形式上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这四句的难点在对“勿”的理解:“勿”不是简单地理解为“不、不要”。按照孔子的原意,“勿”是指不要忽视道德修养,以优秀品质鉴别事物,规范言行,做到:

    (1)在收听信息的时候要会按正道筛选,使其符合礼的规范;(2)在观察事物的时候要会按正道鉴别,使其符合礼的规范;(3)说话符合礼的规范不要离开正道;(4)办事符合礼的规范要循道而行。

    回虽不敏

    ——回:颜渊名回,自称;敏:聪明、敏锐;不敏:颜渊谦称自己愚钝。

    请!事斯语矣

    ——这是敬语,所以在请字后断开,这是与以前断句不同的。请:谢谢老师指教;按照现在习惯,应放在前面,表示尊重。

    ——事:努力践行;斯语:这些话。

    这句话的意思:谢谢老师指教!我虽然愚钝,还是要遵循您的这些教导,努力去践行。

    这一章是第二篇第一章。孔子通过回答颜渊关于仁的问题,指出了仁的总纲是克己复礼,而总纲下又有四条科目“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白话文:

    颜渊请教如何做到仁。孔子说:“对統 治者而言,克制其自身的贪婪,回到仁 政上来;对文人精英来说,修正自己的错误,回归到仁道上来;做到这些,就达到仁的境界了。有朝一日所有人都做到这些,天下就会回归到仁道上。实行、完成‘克己复礼’这一使命和任务,必须由自己亲自去实行,难道可以由别人来代替吗?”

    颜渊又问:“这就是纲了,请问纲下面有些什么科目?”

    孔子说:“按照礼的规范:在收听信息的时候要按正道筛选,在观察事物的时候要按正道鉴别;说话不要离开正道;办事要循道而行。”

    颜渊说:“谢谢老师指教!我虽然愚钝,还是要遵循您的这些教导,努力去践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8 22:27:24    跟帖回复:
71
   2.2仁从民意

新编《论语》详解•二 习仁
侯工 编著

前不久,我看到一幅“广告”:一个师奶杀手式型男,手拿一包三鹿奶粉,笑容可掬地说:“吃了这奶粉,尿布都省了!”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这奶粉有什么特异功能呢。

不过,在大陆,估计这种不明就里的人是极少数的——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三鹿奶粉?虽然这是发生在十多年前的事了,但是几十万受害的婴儿和他们的家长,直到现在还做噩梦呢!所以我觉得这个反讽广告有失分寸,似乎是在别人伤口上洒盐。

我要说的,不是广告。主要还是三鹿等公司的管理层和技术部门的黑心,为了赚黑心钱,居然拿婴儿下手。

三鹿奶粉致婴儿肾结石乃至死亡是一起震惊世界的食品安全事件,称为毒奶粉事件。事件起因是很多食用三鹿集团生产的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尿都拉不出来。

随后在其奶粉中被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数万婴儿出现不同程度中毒症状,甚至有婴儿不治身亡。

中 國國 家质检总局公布对國内的乳制品厂家生产的婴幼儿奶粉的三聚氰胺检验报告后,事件迅速恶化,包括伊/li、蒙/niu、光ming、圣yuan及雅士li在内的多个厂家的奶粉都检出三聚氰胺,当然主要责任还是这些公司的老总。

难道他们家里没有婴儿?他们会让自家的婴儿吃自己生产的奶粉吗?——估计不会,他们又不是傻子。

可是他们为什么大量生产毒奶粉卖给广大消费者呢?两千多年前,孔子就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想自家孩子吃带毒奶粉,为什么要让别人孩子吃?

可能有人会说:“切!你太迂腐了,批林批孔运动不是打倒‘孔老二’了吗?他的话怎么能当真?”

现在的人开口就是“孔老二”,你再说“二”,孔子也不会“二”,真正“二”是骂“孔老二”的人,是那些违反孔子教导往奶粉加毒的人。

现在养鱼的不敢吃自己养的鱼,养鸡的、养猪的、养乌龟王八的、种菜种果的、种粮食的……都不吃自己生产的东西。

然而,他们可以不喝水吗?他们可以不呼吸空气吗?在互害环境里,大家都“二”了。

看来,现在重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是十分必要的。

那么,孔子是在什么情况下说这番话的呢?请看下面: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论语·颜渊12.2》)

杨伯峻:仲弓问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出门办事如同去接待贵宾,使唤百姓如同去进行重大的祭祀,(都要认真严肃。)自己不愿意要的,不要强加于别人;做到在诸侯的朝廷上没人怨恨(自己);在卿大夫的封地里也没人怨恨(自己)。”仲弓说:“我虽然笨,也要照您的话去做。”

钱穆:仲弓問仁。先生說:“平常出門像見大賓般,居上使民像臨大祭般。自己所不欲的,莫要施於人。在邦國中,在家族中,該能無所怨。”仲弓說:“雍姿質雖鈍,請照先生這番話切實努力吧!”

详解:

仲弓即冉雍,春秋末期鲁国陶(今山东菏泽市定陶区)人,字仲弓,周文王之裔,品学兼优,为人度量宽宏,仁而不佞。孔子称其“可使南面”,即有治国安邦之德才,可担任封国之君(《论语·雍也》)。

在上章《仁之纲目》里曾经讲到,孔子的得意门生颜渊向孔子问仁,孔子提出了仁的总纲是“克己复礼”,总纲下的科目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这一章又说仲弓向孔子问仁。读者可能觉得纳闷: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问仁?原来,仁的含义是非常广泛的,有了总纲,总纲下有科目,科目下面还要有細則,細則下面有要點,必须从多方面演绎、阐述才能说清楚。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非礼勿动”下面的细则。

孔子所处的年代,“礼崩乐坏”,旧的秩序已经打破,新的秩序还没有健全,人们还在“人不知”状态,与现在互害状态差不多:

國君要向民众征收更多的税,还想扩张更多的领土。有了國君做榜样,管员贪腐盛行,为富不仁者横行乡里,因此,孔子向未来的國 家栋梁,出身贵族的仲弓呼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目标主要针对統 治者,希望他们停止苛 政,广施仁政,让黎民百姓能够有较多喘息的机会,后来才将其普及化了。

杨钱两位大师秉承朱熹旨意,将孔子描绘成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平常出門穿着像見大賓般,居上使民像臨大祭般——平常出門像見大賓般打扮得光鲜体面,身居要职,指使下面就要拿出个架子来。这样的官老爷作派,能够真正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

仲弓问仁

——仲弓请教老师如何做到仁。

出门如见大宾

——出门:走出有司衙门;如见:是“见如”的倒装句式,意指见到普通民众如~;大宾:贵客;

——有司人员走出衙门,见到普通民众如同贵客般对待。

使民如承大祭

——使:说文:使,从也,遵从;民:民意;使民:遵从民意;承:甲骨文字形,上面象跽(ji4长跪,挺直上身两膝着地)跪着的人,下面象两只手,合起来表示人被双手捧着或接着。引申为虔诚尊敬;大祭:指祭拜天地;

——遵从民意如同祭拜天地般虔诚尊敬。

己所不欲

——自己不想要的;
勿施于人
——不强加于人。

在邦无怨,在家无怨

——邦:国家,社 會;家:家庭,家族;

——这兩句是互文,意思是:如果做到这些,那么无论在社 會还是在家里,都会没有怨恨的。

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这一句与2.1《仁之纲目》结尾的结构相同,其意是:谢谢老师指教!我虽然不聪明,仍然要按照您说的去做。

本章孔子通过回答仲弓关于仁的问题,提出仁的第一个细则:遵从民意。在《论语·卫灵公》里也有记述:“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编排在1.8《终身行道》,读者可自行查阅。)

重新断句如下: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

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白话文:

仲弓问孔子如何实行仁。孔子说:“有司人员走出衙门,见到普通民众如同贵客般对待,遵从民意如同祭拜天地般虔诚尊敬。自己不想要的,不要强加给别人。如果做到这些,那么无论在社会上还是在家里,都会没有怨恨的。”

仲弓说:“谢谢老师指教!我虽然不聪明,仍然要按照您说的去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 10:48:46    跟帖回复:
72
    2.3仁志坚韧

    新编《论语》详解•二 习仁

    侯工 编著

    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30多岁在做老师的时候,就提出了仁。仁是道在人类社会的体现,代表人类最高利益,又是一门如何正确处理人际关系的学问,属于道德范畴。

    在道德范畴包含很多内容,如要有良知啦,对人要有礼貌啦,家庭要和睦啦,在危险时刻当仁不让啦等等。

    实际上几乎所有道德素养都包括在一个“仁”字里。“仁”就是良好的人际关系。人,生于天地间,须臾不可离开人际关系。如果离开了人际关系,他将陷入兽际关系中,也就脱离人类了。

    “仁”的总纲是“克己复礼”——克服自己的错误和偏见,回到仁道上来。

    仁第一个科目是“非礼勿视”,第二个科目是“非礼勿听”,第三个科目是“非礼勿言”,第四个科目是“非礼勿动”。

    仁第一个细则是“遵从民意”——“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出门遇到群众要当贵宾对待,循从民意要像祭拜天地一样虔诚。自己不想要的,不要强加于人。

    本章孔子讲的是仁第二个细则“意志坚韧”——“仁者,其言也讱。”——有仁德的人,必须心志坚韧不拔。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论语·颜渊12.3》)

    杨伯峻:司马牛问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仁人说话是慎重的。”司马牛说:“说话慎重,这就叫做仁了吗?”孔子说:“做起来很困难,说起来能不慎重吗?”

    钱穆:司馬牛問仁。先生說:“仁者說話常遲鈍。”司馬牛說:“說話遲鈍,就說是仁嗎?”先生說:“因知做來難,說來那得不遲鈍?”

    详解:

    从杨大师的解释中,我们看到一个谨小慎微的孔子,而且,只有说话小心谨慎,就可以做到仁了。那么,仁不是稀松平常的小事吗?还需要什么修行啊?看来,这么轻易就将孔子庸俗化了。

    这些人越注解《论语》,孔子就越庸俗猥琐。

    钱大师更不堪了。在他的笔下,孔子简直就是弱智——因为办事难,连说话也迟钝了。

    呜呼!中国2500年来,孔子就是在这样的腐儒们的蹂躏下被丑化的,怪不得反孔恶棍们这么嚣张。

    事实上腐儒与反孔恶棍是在演双簧,其目的就是要将孔子“彻底搞臭,永世不得翻身。”

    司马牛是孔子的学生,复姓司马,名耕,一名犁,字子牛。性格急躁,言语虚浮,意志脆弱。

    有一天,司马牛向孔子请教如何做到仁。孔子因材施教,针对司马牛的心志和秉性,提出了“仁者,其言也讱。”

    在孔子时代,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礼崩乐坏,社会上充满各种诱惑。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想成为有崇高品德行仁道的君子,没有冷静的心境,没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往往事与愿违,很快就会堕落成为人渣。所以孔子特别强调人的意志力。

    不少人,心里充满理想,但是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坚强的意志,往往忘记自己的初衷,甚至跑到对立面去了。例如汪精卫,曾经谋刺清摄政王载沣,当初豪气干云,威震遐迩,有杀身成仁之气慨,然无坚韧不变之意志,终投日寇,身败名裂。

    司马牛问仁

    ——司马牛请教老师如何成为仁者。

    仁者,其言也讱

    ——仁者:修炼成为有仁德的人。言:心声也,引申为心意、心志、意志;也:连词表示肯定、强调。讱:通韧,意指坚韧;

    ——有仁德的人,他的心志是坚韧的。

    曰

    ——司马牛继续问道;

    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

    其言也讱:意志坚韧;斯:做到这样;谓:称为;之:代指意志坚韧的人;仁:仁德;已乎:相当于“了吗”?

    ——一个人意志坚韧,就可以称他为有仁德的人了吗?

    ——司马牛一听就激动了,原来心志坚韧就可以成为仁者了啊,仁真的太浅显了,所以他很骄傲的问老师,只要做到心志坚韧这么简单就可以成为仁者了么(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

    ——显然,司马牛是从浅处理解的,看不清成为仁者与心志坚韧之间的逻辑联系,觉得孔子说的仁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小菜而已——只要心志坚韧就行了。孔子一听,就明白弟子的浮躁,于是说:

    “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

    ——为:施也,成也。(《广雅》),意为实行、完成;之,代指“修炼成为有仁德的人”这一个伟大事业;难,长期而艰难;为之难:要完成这样长期而艰难的事业;言之得无讱乎:这句是“得之言无讱乎?”的倒装句式。得:得到;之:代指“修炼到成为有仁德的人”这个伟大成就;

    ——要完成这样长期而艰难的事业,修炼到成为具有仁德的君子,意志不坚韧行吗?再说,你现在的浮躁行为已经表明心志坚韧做起来是很难的。

    ——有人认为,司马牛问仁应先将他个人背景搞清楚:司马牛为兄弟桓魋谋反事心中纠结,犹豫,左右不是,心声郁闷恐惧,因此孔子安慰司马牛并进一步解释:为之而难言之,大概就是讱了,姑且做一个忍者吧,对你来说,言讱就是仁了。应断句: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讱,从言从刃,顿意,通忍。

    ——窃以为,这种断句和理解是低层次解读。腐儒对孔子多是低层次甚至是贬意解读,那就愧对仲尼了。因为孔子回答时,首先就指出:“仁者,其言也讱。”这个仁者是具普遍意义的,不是针对司马牛一个人的,可见不是为了纯粹安慰他的情绪,应从这引申开来,提到心意坚韧上,作高层次解读,那么,讱就应通韧。本章孔子通过回答司马牛关于如何成为仁者的问题,提出仁者第二条细则——仁志坚韧。

    白话文:

    有一天,意志脆弱性格浮躁的司马牛向孔子问如何做才能成为有仁德的人,孔子回答说:“有仁德的人,他的心志是坚韧的。”

    司马牛继续问道:“一个人心志坚韧,就可以称他为有仁德的人了吗?”

    孔子说:“你现在浮躁的行为已经表明做到心志坚韧很难,况且还要修炼到成为具有仁德的君子,意志不坚韧行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3 14:03:41    跟帖回复:
73
    2.4仁者五德

    新编《论语》详解•二 习仁

    侯工 编著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论语·阳货篇》)

    杨伯峻:子张向孔子问仁。孔子说:“能够处处实行五种品德。就是仁人了。”子张说:“请问哪五种。”孔子说:“庄重、宽厚、诚实、勤敏、慈惠。庄重就不致遭受侮辱,宽厚就会得到众人的拥护,诚信就能得到别人的任用,勤敏就会提高工作效率,慈惠就能够使唤人。”

    钱穆:子張問仁道於孔子。先生說:“能行五事於天下,是仁了。”子張請問那五事。先生說:“恭、寬、信、敏、惠。能恭敬,便不為人所侮慢。能寬大,便易得眾心。能守信,便得人信任。能應事敏速,便易有成功。能對人有恩惠,便易使命人。”

    详解: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依靠暴/力夺取了正權,继续以暴/力統治天下,结果招致众多研读孔学的知/识分子的非议,说他不施仁政,民不聊生。

    秦始皇熟读史书,深谙缔王之术,面对孔学学者的非议,心生一计:先是发动孔学学者们进谏,为朝延出谋献策,帮助衙门整顿,改进宦吏作风。开始时孔学学者们犹豫不语,恐怕有诈。

    足智多谋的秦始皇拍着胸口说:“我是讲誠信的,坚决不打棍子,不抓辮子,不扣帽子,不搞秋後算帳。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誰提的意見越多,功勞越大,最後評出傑出的先進分子,重重的有賞!”

    学者们经不住多次忽悠,终于慢慢开口,逐渐七嘴八舌,觀之秦始皇,慈眉善目,笑容可掬,猶如觀世音下凡,彌勒佛祖顯聖。直攪和得學者們指手劃腳,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发展到后来有的说“凰天下”不利於百花齊放。聽到這裏,秦始皇之叔可忍,嬸不可忍,忍無可忍,不需再忍,怒火沖冠,拍案而起,口吐狂、言:“可惱也!——情/況已經發生變/化!”

    後來的事你懂的。

    秦始皇从此树立了不講信用的典型。孔子早就说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ní), 小车无軏(yuè), 其何以行之哉?”輗和軏是古代车辕与横木相连接的关键,没有它,整部车就会散架;没有诚信,整个人就没有灵魂,犹如行尸走肉。

    孔子又说 :“國无信不立。”國家如果没有诚信,就会崩溃,因此,孔子认为,诚信是人的主要品德,是立國之本,是达成仁道的关键。

    杨钱两位的注解来源于朱熹,将五德功利化庸俗化,最后落脚在“能够使唤人”上,将孔子如此小人化,其用意也鄙。

    颛孙(zhuansun)师,复姓颛孙、名师,字子张,春秋末年陈国人,孔门十二哲之一。子张的性格开朗,为人豁达,且善于广交朋友,但有夸夸其谈为人不够踏实的缺点。孔子针对子张性格而因材施教,提出了仁者五德的要求。

    上章《仁志坚韧》曾经说到学生们要成为仁者必须有坚韧的意志。本章承接上一章的精神,提出仁者在品德修养上必须做到的五项要求:恭、宽、信、敏、惠。信居中,乃五德之核心。

    人无信不立。古往今来,无信之人如过江之鲫,发展到今天,几乎是骗子天下:电信诈骗、金融诈骗、互联网诈骗,碰瓷派、假货派、广告派、洗脑派、老千派、赖氏派,杨白劳派……各种骗术,各种骗局,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

    子张问仁于孔子

    ——在孔子时代,骗子当然不少。孔子担心自己的学生出现骗子,所以谆谆教诲学生,一定要做一个具有五德的君子。

    ——有一天,子张请教关于仁德的问题;

    ——孔子结合学生实际,因材施教:

    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

    ——是“能于天下行五者为仁矣”的倒装句式。能:能够;行:具备且实行;五者:五种德行;于:在;天下:世界;指放眼世界,心怀万民,这是君子养成五德的前提。

    ——能够放眼世界,心怀万民,具备且实行五种品德就可以成为仁者了。

    请问之

    ——之:代指五者具体内容。

    ——请问五者具体内容。

    恭、宽、信、敏、惠

    ——恭:恭敬,顺从,意指对民众要始终如一地恭敬,顺从。

    ——寬:宽厚,宽容,宽宏大量,有容乃大之谓也,意指正确对待民众的不同意见,真正做到海纳百川,“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不是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睚眦必报,更不能因不投/票或一句“要上/书的”而致其于s地。

    ——信:诚信,是完善人格的核心价值,承诺和行动一致,诚信还包含忠诚,光明正大,不耍阴谋,也不耍阳谋,不要钓鱼,更不要引蛇出洞。如果玩弄民众的智商,虽得逞于一时,然终将被民众唾弃。敏:意指勤勉奋进,践行印证,对民众的困难和要求要直下担当,兢兢业业,千方百计助民解困,并且迅速兑现承诺,而不要拖沓敷衍,更不能对民众的苦难不闻不问漠然置之。惠:仁慈,仁爱,温柔,智慧,对民众始终保持温柔慈爱之心,广施恩泽,这样做是智慧的体现。

    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这是互文。意即做到以上五德,就会有“不侮,得众,人任,有功,足以使人”的效果。

    ——侮:通"捂",用手遮盖,指黑箱操作;不侮,意指办事公开公正。

    ——得众:得到民众真心拥护和支持。人任:民众信任,而不是“得到别人的任用”。有功:天道酬勤,收获成就。足以使人,足,足够,使,说文:使,从也,遵从;足以使人:做到五德,才有足够条件可以做到遵从民众意志。

    ——朱熹之流将“惠则足以使人”注解为“慈惠就能够使唤人。”这显然是腐儒的阴毒,陷孔子于不义。

    本章孔子通过回答子张关于仁德的提问,提出了仁的第三条细则——仁者五德。

    重新断句如下: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

    “请问之。”

    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白话文:

    子张问孔子仁者应具备什么品德。孔子说:“能够放眼世界,心怀万民,具备且实行五种品德就可以成为仁者了。”

    子张说:“请问哪五种品德呢?”

    孔子说:“恭顺、宽容、诚信、勤勉、仁慈,具备且实行这五种品德,就可以做到办事公开公正,得到民众真心拥护和支持,有了民众信任,才能有所成就,也才有足够条件可以做到循从民众意志,为民众福祉而直下承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5 13:23:38    跟帖回复:
74
    2.5仁者立人

    新编《论语》详解•二 习仁

    侯工 编著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论语·雍也》)

    详解:

    子贡,即端木赐(公元前520年~公元前456年),孔门十哲中以口才闻名。他利口巧辞,善于雄辩,且办事通达,曾任鲁国、卫国之相。他还善于经商之道。孔子曾称其为"瑚琏之器"(祭祀用的盛贡品的玉器)。器,相也。孔子说子贡为器,是指他的学识和才德还处于表层,缺乏实践,还不能达到仁的层次,境界上也没有达到“权”的最高层次,然而是一块好料,比普通石器好。

    子贡曰

    ——有一天,子贡请教孔子说:

    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

    ——如有:假设,举例;博:形声兼会意字,从十,尃(fū)声,尃也表义。十像十字路口,意为四面八方,东西南北中,意为广泛。尃意为分布、散布,博为四面八方各处都有的意思;

    ——施,实行,给予;民,民众;而,而且;能,能够;济,本意渡过水流,引申为拯救,扶危解困;何如,怎么样;可,可以;谓,称为;仁,仁者,具有仁德的人;乎,语气助词,相当于“吗”。

    ——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尽力为广大民众做事,而且能够解决民众的困苦,

    何如?可谓仁乎

    ——您认为这个人怎么样?可以称他为有仁德的人吗?

    子曰

    ——子曰:孔子针对不大注重实践的子贡回答说。

    何事于仁?必也圣乎

    ——何:什么;事:关系,名分,引申为高度、层次;何事:什么层次;于:对于;仁:仁道;必:一定,实际上已经;也:语气助词,表示肯定;圣:圣人;乎:语气助词,表示肯定。

    ——做到这些,对于仁道来说,到达什么层次?实际上已经达到圣人的高度了。——孔子在这里强调的是子贡说的“做到……”即实践的重要性。

    尧、舜其犹病诸

    ——尧:夏朝前人,唐尧,帝喾次子,又名放勋,字伊祁,是禅让制的首创者,他通过四岳(辅助帝王的官职,相当于宰相)推举,经过反复考察,将领导职位禅让给舜;

    ——舜:也是夏朝前人,姚姓,名重华,有虞氏,虞朝第3任帝,史称虞舜。尧去世后继位,又咨询四岳,挑选贤人治理民事,并继承尧的禅让制,选拔治水有功的禹为继承人,禹开创了夏朝。

    由于尧、舜对民众施仁政,深受民众拥护,而且不将缔位传给子女或亲属,所以被誉为古圣人;其,代指尧、舜等这样的圣人;犹,尚且;病,担忧,不足;诸,助词,表示语气,相当于"啊";

    ——尧、舜这些道德高尚的圣人都会感到有所不及的。

    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夫:助词,用于句首,有提示作用;仁者:具有仁德行仁道的人。己:自己;欲:想,要;立:原意指一个人站立在大地上,引申为人的素质好,人格健全;达,本意是在大路上行走,有通达、畅通之意,引申为学识、人际关系各方面通情达理,相处融洽且事业成功。

    ——一个要走仁道的人,要想自己道德修养方面不断健全,就要以自己的素养带动和帮助别人一起成长;要想自己在事业方面持续通达成功,就要以自己成功的榜样带动和帮助别人一起成功。

    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能:能够;近:周围,附近,就近;取:得到,取得;譬:晓谕、使人知晓,引申为显著成效;方:方向;也已:语气助词,表示肯定。

    ——能够通过努力实践在自己周围取得这些显著成效,可以称为立志成为仁者的努力方向了。

    孔子提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根据“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这个原理的,意思是说,经过自己实践证实不想要的东西,就不要给别人。

    然而,在这一章里,孔子却提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是不是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相矛盾?如果按照杨、钱的解释,就是“己所欲,施于人”的意思,也就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互相矛盾了。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明白:“立”和“达”是指自己的实践的成果,而不是停留在钱师说的“仁者,只要自己想立,便也幫助人能立。自己想達,便也幫助人能達。”之“想”的层面。

    有一句成语说得好:“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意思是说:“桃李虽然不说话,但以其丰硕成果吸引人们来到周围,从而走出一条路来。”

    孔子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一般人侧重在“欲”字,那是错的,因为孔子将这句话的重点落在“能近取譬”上,取譬,不是“以自己作比,而推己及人”,而是“经过实践取得显著成果”可见这句话侧重在实践成果上,这样就可以对周围群众起到示范作用,自然会吸引别人效仿,从而起到推广作用,这样自然就不会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互相矛盾了。

    这里的“立”是指追求仁道的君子,通过修行已经建立了健全的人格,如果还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话,光靠自己成长进步是不够的,还要“立人”,以自己的良好品德带动和帮助周围的人,这样才会有互相促进的效果,如果永远都是鹤立鸡群的话,道德水平就永远不能提高。

    同理,“达”是指通过实干事业有成,已经发达了,如果还要事业继续取得更大成功的话,光靠自己努力是不够的,还要“达人”,以自己的成就带动和帮助周围的人,这样才会有水涨船高的效应。

    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富裕,周围都是穷人,你还能继续富裕吗?

    做到这两条,就必然“能近取譬”——为周围的人们起到示范作用,带动一群人成长进步,逐渐扩大范围,推广开去,争取更大的成就,这就是仁道的方向。

    总结一下:孔子说:“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这是仁的第四则——仁者立人。

    白话文:

    有一天,子贡请教孔子:“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尽力为广大民众做事,而且能够解决民众的困苦,您认为这个人怎么样?可以称他为有仁德的人吗?”

    孔子针对不大注重实践的子贡回答说:“做到这些,对于仁道来说,到达什么层次?实际上已经达到圣人的高度了!尧、舜这些道德高尚的圣人都会感到有所不及的啊!一个立志于行仁道的人,要想自己道德修养方面不断健全,就要以自己的素养带动和帮助别人一起成长;要想自己在事业方面持续通达成功,就要以自己的成功带动和帮助别人一起成功。能够通过努力实践取得成功给周围的人们起到示范作用,带动一群人成长进步,可以称为立志成为仁者的努力方向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5 15:44:22    跟帖回复:
75
    2.6仁尚自由

    新編《論語》詳解•二 習仁

    侯工 編著

    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於比。”(《论语·里仁4.10》)

    杨伯峻:孔子说:“君子对于天下的事情,没规定要怎样干,也没规定不要怎样干,只要怎样干合理恰当,便怎样干。”

    钱穆:先生说:“君子对于天下事,没有一定专主的,也没有一定反对的,只求合于义便从。”

    详解:

    本章的难点在于对“适”和“莫”的理解。一般的理解都偏于胸襟狭隘、见解庸俗、格局低下

    解读本章应从“天下”这个大局出发。什么是天下?天下者,世界也!有几个人能有像孔子的寬廣心胸?没有孔子的境界如何能够理解孔子的格局?要真正读懂孔子,先从心胸格局上下功夫吧!

    孔子心怀天下,胸襟宽比大海,目光穿透历史,所以他的话直到今天仍有很高的指导意义。

    格局无非是空间和时间的定位,有人定位宽广深远,有人定位狭窄浅近。

    海水岂能斗量?孔子说过:“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说的就是格局定位的方法。

    患,就是心怀天下大局,而不仅是考虑“专注、怎样干”这样的琐碎,也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适莫是疏远和亲近”这样的庸俗人际关系,而应该从时间和空间两方面居高临下来理解“适、莫”这两个词,从而达到高屋建瓴的层次。

    君子之於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於比

    ——适:本意是符合一定的空间,如这部车进入这个车库正合适;张三适合这份工作等等。在意识形态方面引申为有限制范围的思维方式,如适应形势,适者生存。

    ——莫:通慕,倾慕,设定崇拜偶像;偶像往往作为历史的参照物而被僵化,如古埃及的木乃伊等等。

    孔子的高明之处是从空间和时间两方面打破了世俗的禁忌,石破天惊地向世界发出震撼天地的呐喊:

    “君子之於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於比。”

    ——君子之於天下也:君子的志向在于天下,即心怀天下的君子。

    ——君子犹如巨人立于天地之间,承担着天道人心的重任。一方面,孔子认为思想不能受人为设定的空间的禁锢,这不能想那也不能想,花儿只有一种颜色,鸟儿只有一种叫声,光线调到朦朦胧胧,门窗关闭得严严实实,那成了什么世界?这不禁使人想起中世纪的宗教法庭,当时教会规定了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一切都围绕地球转动,说其他是中心的就是犯法。布鲁诺因为说太阳是中心而被教会烧死;哥白尼、伽利略也因此受迫害。

    无适也

    ——思想不要局限于人们设定的范围。

    無莫也

    ——孔子认为不能设定一个偶像让民众顶礼膜拜。由于历史是发展的,设定的偶像却不能随着历史发展,必然会成为民众进步的绊脚石。人们不会忘记,古埃及人曾经将德高望重的法老做成木乃伊,作为民众崇拜的偶像,现在还有谁去崇拜那些僵尸呢?所以孔子说“君子之於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

    ——心怀天下的君子,思想不要局限于人们设定的范围!思维不要被人们设置的偶像僵化!

    义之於比

    ——义:道义,合乎道义的真理;之于:在于;比:比对,检验,根据前文“天下”,这里相应指的是广大民众的实践活动的检验。

    ——合乎道义的真理在于经受住广大民众实践活动的检验。

    ——这是对“君子之於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的原因的解释:一切人为的思想设定,人为的样板设定,都必须经受广大民众实践的检验。

    孔子的宗旨在自由——思想的自由。孔子从来没有局限过自己的思想,也不会慑服于什么偶像。孔子认为只有解放思想,打破人为设置的枷锁,破除对偶像的迷信,胸怀天下,放眼未来,天马行空,独往独来,才能改变现在,创造未来。

    回想改革开放初期,小岗村几十个农民冒着坐牢杀头的风险,按下血印分田到户,才赢得丰衣足食的美好日子,如果思想局限在两个“凡是”,行动慑于偶像的“威力”,改革开放大业早就胎死腹中了。

    本章孔子站在面临天下,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大局里,振聋发聩地提出思想自由的主张,也就是仁的第五准则——仁尚自由,从而成为世界文明的引领者。

    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於比。”

    白话文:

    孔子说:“心怀天下的君子,思想不要局限于人们设定的范围!思维不要被人们设置的偶像僵化!——合乎道义的真理在于经受住广大民众实践活动的检验。”

51225 次点击,144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救救孔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