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好流氓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学者是如何将蟋蟀从农业害虫变成民族昆虫的?
1859 次点击
2 个回复
好流氓 于 2018/12/5 23:12:2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学者是如何将蟋蟀从"农业害虫"变成"民族昆虫"的?

    作者:田东江

    在网友“强烈推荐”下,前几天我们又见识了一项“开创性研究”,就是《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10月发表的中国科学院大学讲师陈天嘉的学术论文:《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识》。“开创”在哪里呢?文章提出,“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蟋蟀我们都非常熟悉,蛐蛐嘛,促织嘛,用《中华古今注》的说法,其“秋初生,得寒则鸣噪”。蟋蟀的叫声,在乡村生活过的人,对《古诗十九首》描绘的“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诗意情形,想必都会有切身感触。王安石之“少年不知秋,喜闻西风生。老大多感伤,畏此蟋蟀鸣”,更把蟋蟀的叫声赋予了情感色彩。追溯起来,古人的确很早就已经熟悉蟋蟀了。《诗·豳风·七月》有“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唐风》中有一篇径直名曰《蟋蟀》,“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云云。宋人张文潜非常推崇前面那首的笔法:“《诗》三百篇,虽云妇人女子、小夫贱隶所为,要之非深于文章者不能作。如‘七月在野’以下皆不道破,至‘十月入我床下’,方言是蟋蟀,非深于文章者能之乎?”

    蟋蟀在我国的分布很广,东北、华北、长江下游、华南,所在皆有。广东的蟋蟀,屈大均《广东新语·虫语》中有简略介绍:“蟋蟀,于草中出者少力,于石隙竹根生者坚老善斗。然多以东莞熊公乡所产为最,其地名花溪银塘。熊公飞昔与元人大战之所也。”人物、地点这么明确,想来东莞人知道具体在今天的哪个镇、哪个村。南宋东莞熊飞抗元,《宋史纪事本末·二王之立》中可以窥见,“东莞民熊飞为元人守潮、惠,闻赵溍至,即以兵应之”“元吕师夔等将兵度梅岭。赵溍使熊飞及曾逢龙御元军于南雄,逢龙败死,飞走韶州。元军围之,守将刘自立以城降,飞率兵巷战,败,赴水死”。屈氏还说:“(蟋蟀)其产于东莞伯何公真、罗中丞亨信、彭中丞谊、陈少保策墓上者皆最。广人喜斗蟋蟀,岁于此间捕取,往往无敌。其立于蛇头上者,身红而大,尤恶。五公勇烈绝人,皆多战功,精气盖及于昆虫也。”何真等四位,在明朝的不同时期都有过卓越的战绩。他们墓间的蟋蟀战斗力极强,不用说,这是屈大均对蟋蟀赋予的另一层情感色彩了。

    屈氏所言之“斗蟋蟀”,即蟋蟀相斗,是一项古老的民间搏戏活动,相传始于唐朝。《清稗类钞》云:“斗蟋蟀之戏,七月有之。始于唐天宝时,长安富人镂象牙为笼而蓄之,以万金之资,付之一喙。”成于五代的《开元天宝遗事》早有“金笼蟋蟀”条,云“每至秋时,宫中妃妾辈皆以小金笼捉蟋蟀,闭于笼中,置之枕函畔,夜听其声。庶民之家亦皆效之”。本来嘛,尽管染上了赌博的色彩,斗蟋蟀终究是娱乐活动。可惜的是,一旦因之产生了“蟋蟀宰相”“蟋蟀皇帝”“蟋蟀相公”等皆非美谈,而极尽贬损的绰号,位高权重者置国家大事于不顾而沉迷其中,蟋蟀作为无辜者,其所承载的负面形象的比重便不免加大起来。

    “蟋蟀宰相”是宋朝贾似道。贾似道编著了我国最早关于蟋蟀的专著《促织经》,在实践总结的基础上,系统描写了蟋蟀的种类、形态、斗法、养法,用明朝沈德符的说法,“最为纤细详核,其嗜欲情态与人无异”。倘其没有身居高位,或可如后世王世襄先生这样作为一代玩家而成为美谈。问题在于,当元军大敌当前之际,他还是一如既往。《宋史·贾似道传》载:“时襄阳围已急,似道日坐葛岭,起楼阁亭榭,取宫人娼尼有美色者为妾,日淫乐其中。”乐之一项,即斗蟋蟀,“尝与群妾踞地斗蟋蟀,所狎客入,戏之曰:‘此军国重事邪?’”

    “蟋蟀皇帝”是明宣宗。《万历野获编·斗物》云:“闻牛斗最为奇观,然未之见。想虎斗必更奇,但无大胆人能看耳。最微为蟋蟀斗。……我朝宣宗最娴此戏,曾密诏苏州知府况锺进千个,一时语云:‘促织瞿瞿叫,宣德皇帝要。’此语至今犹传。”宣德皇帝“要”的程度,《聊斋志异·促织》无异于进行了形象诠释,通过征虫、觅虫、求虫、得虫、失虫、化虫、斗虫、献虫,蒲松龄揭示了为政者之贪婪、凶残、自私,同时对百姓为生计奔波的劳苦、辛酸和艰难,寄托了深切同情。不要以为那是蒲松龄的杜撰,沈德符还说了:“苏州卫中武弁,闻尚有以捕蟋蟀比首虏功,得世职者。”因为皇帝喜欢,甚至出现了专门制作的精美蟋蟀罐容器,“其价不减(宋之)宣和盆也”。

    “蟋蟀相公”是南明小朝廷的马士英。《柳南续笔》云,马士英在弘光朝,为人极像贾似道,“其声色货利无一不同,羽书仓皇,犹以斗蟋蟀为戏,一时目为‘蟋蟀相公’”。

    今天那项“开创性研究”余尚缘悭一面,他要那样说,自然有他的论证逻辑,只是不知他如何看待提及蟋蟀,人们似乎本能地先要想到此间罗列的“蟋蟀××”,或者《促织》。并且,按照《中国大百科全书》的说法,蟋蟀是我国的一种“重要农业害虫,它们破坏各种作物的根、茎、叶、果实和种子,对幼苗的损害特别严重”。这些都要漠视的话,负载中华文化难免成为侈谈,所谓民族昆虫就更要“打脸”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5 23:24:22    跟帖回复:
       沙发
    先码后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6 8:31:40    跟帖回复:
       第 3
    蟋蟀 是 害虫??? 这个 是怎么来的??? 没听说。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学者是如何将蟋蟀从农业害虫变成民族昆虫的?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