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日日是好日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9898 次点击
89 个回复
日日是好日 于 2018/12/7 8:43:0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许石林



    小布什给他爸写的悼词,不叙其一生之功,仅述其为人之德。哀而不伤,矜持克制,平易动人。

    虽说孝子当哀毁不成辞,不能亲自写悼祭文,但这样写,非常恰当。

    不甩大词儿,不夸张其功,不渲泄情绪,不敷衍文字,无一处不真实,平实稳当却尖新雄奇尽在其中。

    当今中国人写悼祭文,基本上是农村老娘们哭丧式写法,但却没有老娘们哭丧那么得体有章法——在这里停一下,让我说说农村妇女哭丧——

    现在农村年轻妇人会哭丧的不多了,一个个像猫叫一样。哭丧是有章法的,会哭丧的,声音有各自的调,还有词儿,词儿临时随口而出,多为排比抒情,断续反复,不嫌繁冗,而绝少叙事,以哀不成辞之故。大声哭丧,还有整齐划一之效:斩齐之服,悲痛有余,其声宏响;远血亲疏,自然悲衰哀减,而敷之以宏声,是为损有余以补不足。且相互感染、彼此激发,营造出悲伤隆重的氛围。

    今之年轻妇人只会低泣,正哭祭拜奠时,若乐作而人声纷杂,则只见女孝子低头,不闻其哭声,殊为怪异;俄尔乐住,或闻嘤嘤,如猫叫一般,且彼此不相互感激,若有一二人先收声,则很快都收声,灵堂人众,却寂寞无声,一身白孝,至为尴尬。

    小时候不懂事,印象最深的是家族中远房本家十曾祖母(我称十老婆),几乎每天早上来我祖母处串门聊天,我祖母烧火做饭,十老婆一身黑,小脚,拄拐杖,坐小板登,和我祖母聊天。十老婆去世,她两个女儿的哭丧,十分动人,逢七烧纸,头一天傍晚女儿来,未进村,悲声大放,穿孝、手持纸花、祭品,本家人赶紧循声迎接,搀扶至家,一路步子踉跄缓慢,悲声悠扬,为贫苦寂寥的乡村敷上一层古旷辽远之气……

    我说这些,只会找来非议——懂的人,不用说;不懂的人,说了不白说,会招嘲讽鄙视谩骂什么的。

    再说回写悼祭文——以我之有限所见,现代人写悼祭文,普遍铺张渲泄,通常套路是接到电话,呆呆半天,眼泪不觉下来,接着仰天悲叹你怎么就走了呀,像唱了句导板一样,接下来絮叨彼此的关系交往,中间时不时再抒情几下——怕人忘记这是写悼念文呢,最后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啥啥之类……普遍显得假,网上流传谁又写父亲了、谁又写母亲了,如何动人了,我基本上没看完过——不怀疑其用心真诚,但因为不会写、不懂拿捏,显得假,伪人伪情似的,自己哭哭咧咧,别人看着害臊。

    古人写悼祭文,繁简长短,动人者比比皆是,韩愈的《祭十二郎文》等就不用说了,如文天祥悼妻文,聊聊几句,气贯长虹:“烈女忠臣,天上地下,惟我与汝,呜呼哀哉!”张子韶祭洪皓文:“维某年月日具官某,仅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某官之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情旨哀怆,乃过于词。

    白话悼祭文,区区如我之短视,以汪曾祺先生为最,他悼念沈从文的《赤子其人,星斗其文》、悼念朱德熙的《怀念德熙》以及在《遥寄爱荷华》中对安格尔的悼念,都写得好。克制收束,胜过挥洒铺张。

    2018年12月5日






    附旧文:《写灾难小文字应简而庄》

    ○许石林

    【按】长江沉船事件,媒体的报道,引起议论。

    以下各种宣传文章标题,这两天遭遇网络吐槽狂潮:

    《生为国人,何其有幸》

    《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

    《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

    《世界透过沉船事故见中国决心》

    《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

    《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

    有人总结道:把灾难变成感动中国,灾难本身变成配角…………

    我看了这些,作为一个曾经的新闻工作者,感觉对自己的启发有二:

    一、新闻别干文學的事。灾难报道尤其不能用文學词语。应尽量简而庄。而不是煽而装。

    二、尤其要警惕用新诗和新诗味儿的句子。想想多年来的灾难事件报道,还没见用这种味儿的词句用得好的。有类似死亡事件,文词一定不能煽情。即便是你内心有被死亡事件激发的诗句,也不应该用。应克制不用。

    昨天晚上,在深圳市罗湖区“09书场”,做开场第一场讲座,也说到了这个问题。

    其實,我老家乡下,至今执行古礼:丧事所用一切文字如挽联、挽幛、悼祭文等,必请他人书写。即自己人不能做,因為你无论怎麼做,都是错的:写不好,不孝;写得好,说明你哀毁未足,还有心情谴词造句……亦不孝。

    写灾难性报道的新闻,道理是一样的。

    其实,回到新闻写作的基本原理就行了。一切忠实报道即可,不必企图加东西进去。一有加东西进去的想法,下笔就难免不荒腔走板,难免不虚火上升。

    《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匍匐救之是形容急迫的样子,路过丧家,要匆忙路过或急忙去帮助他。《礼》曰:“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意思是做人要端庄严肃谨慎,不要在人前失态。比如在丧家面前,你嬉笑玩耍,表情喜悦,举止轻狂、衣着艳丽,就是失态。失态就是失礼。

    孔子去有丧之家吊唁,人家招待吃饭,孔子从不吃饱,神情必端庄严肃——“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如果去有丧之家吊唁已毕,到了别处,换了环境,新环境的新活动如果需要唱歌,孔子都不唱,因“余哀未忘,不能歌也”。不仅如此,就是平常,孔子见了那些身穿孝服的人,虽当时身心很放松地娱乐,但见此则骤然敛色,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端庄。(“见齐衰者,虽狎必变。”)孔子坐着车,看见旁边有人穿着孝服,必赶紧站起来,双手抓着车前面的横木,目光凝重地看着对方,示意礼敬,此所谓“凶服者式之”。

    2015年6月7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8:48:07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8:55:59    跟帖回复:
       第 3
    老小布什已被本坛大佬定性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坏的俩位总统。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8:59:36    跟帖回复:
       第 4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 貌似LZ根本没说到点上,而且还跑题了,中国人浸淫在假大空的环境中太久,看到如此朴实无华的文字不感动才怪,

       “文章作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9:24:51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蓬间一雀 2018/12/7 8:59:36  的原帖:“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 貌似LZ根本没说到点上,而且还跑题了,中国人浸淫在假大空的环境中太久,看到如此朴实无华的文字不感动才怪,

       “文章作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
    你总是比楼主牛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9:32:42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日日是好日 2018/12/7 8:43:04  的原帖: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许石林



        小布什给他爸写的悼词,不叙其一生之功,仅述其为人之德。哀而不伤,矜持克制,平易动人。

        虽说孝子当哀毁不成辞,不能亲自写悼祭文,但这样写,非常恰当。

        不甩大词儿,不夸张其功,不渲泄情绪,不敷衍文字,无一处不真实,平实稳当却尖新雄奇尽在其中。

        当今中国人写悼祭文,基本上是农村老娘们哭丧式写法,但却没有老娘们哭丧那么得体有章法——在这里停一下,让我说说农村妇女哭丧——

        现在农村年轻妇人会哭丧的不多了,一个个像猫叫一样。哭丧是有章法的,会哭丧的,声音有各自的调,还有词儿,词儿临时随口而出,多为排比抒情,断续反复,不嫌繁冗,而绝少叙事,以哀不成辞之故。大声哭丧,还有整齐划一之效:斩齐之服,悲痛有余,其声宏响;远血亲疏,自然悲衰哀减,而敷之以宏声,是为损有余以补不足。且相互感染、彼此激发,营造出悲伤隆重的氛围。

        今之年轻妇人只会低泣,正哭祭拜奠时,若乐作而人声纷杂,则只见女孝子低头,不闻其哭声,殊为怪异;俄尔乐住,或闻嘤嘤,如猫叫一般,且彼此不相互感激,若有一二人先收声,则很快都收声,灵堂人众,却寂寞无声,一身白孝,至为尴尬。

        小时候不懂事,印象最深的是家族中远房本家十曾祖母(我称十老婆),几乎每天早上来我祖母处串门聊天,我祖母烧火做饭,十老婆一身黑,小脚,拄拐杖,坐小板登,和我祖母聊天。十老婆去世,她两个女儿的哭丧,十分动人,逢七烧纸,头一天傍晚女儿来,未进村,悲声大放,穿孝、手持纸花、祭品,本家人赶紧循声迎接,搀扶至家,一路步子踉跄缓慢,悲声悠扬,为贫苦寂寥的乡村敷上一层古旷辽远之气……

        我说这些,只会找来非议——懂的人,不用说;不懂的人,说了不白说,会招嘲讽鄙视谩骂什么的。

        再说回写悼祭文——以我之有限所见,现代人写悼祭文,普遍铺张渲泄,通常套路是接到电话,呆呆半天,眼泪不觉下来,接着仰天悲叹你怎么就走了呀,像唱了句导板一样,接下来絮叨彼此的关系交往,中间时不时再抒情几下——怕人忘记这是写悼念文呢,最后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啥啥之类……普遍显得假,网上流传谁又写父亲了、谁又写母亲了,如何动人了,我基本上没看完过——不怀疑其用心真诚,但因为不会写、不懂拿捏,显得假,伪人伪情似的,自己哭哭咧咧,别人看着害臊。

        古人写悼祭文,繁简长短,动人者比比皆是,韩愈的《祭十二郎文》等就不用说了,如文天祥悼妻文,聊聊几句,气贯长虹:“烈女忠臣,天上地下,惟我与汝,呜呼哀哉!”张子韶祭洪皓文:“维某年月日具官某,仅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某官之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情旨哀怆,乃过于词。

        白话悼祭文,区区如我之短视,以汪曾祺先生为最,他悼念沈从文的《赤子其人,星斗其文》、悼念朱德熙的《怀念德熙》以及在《遥寄爱荷华》中对安格尔的悼念,都写得好。克制收束,胜过挥洒铺张。

        2018年12月5日






        附旧文:《写灾难小文字应简而庄》

        ○许石林

        【按】长江沉船事件,媒体的报道,引起议论。

        以下各种宣传文章标题,这两天遭遇网络吐槽狂潮:

        《生为国人,何其有幸》

        《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

        《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

        《世界透过沉船事故见中国决心》

        《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

        《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

        有人总结道:把灾难变成感动中国,灾难本身变成配角…………

        我看了这些,作为一个曾经的新闻工作者,感觉对自己的启发有二:

        一、新闻别干文學的事。灾难报道尤其不能用文學词语。应尽量简而庄。而不是煽而装。

        二、尤其要警惕用新诗和新诗味儿的句子。想想多年来的灾难事件报道,还没见用这种味儿的词句用得好的。有类似死亡事件,文词一定不能煽情。即便是你内心有被死亡事件激发的诗句,也不应该用。应克制不用。

        昨天晚上,在深圳市罗湖区“09书场”,做开场第一场讲座,也说到了这个问题。

        其實,我老家乡下,至今执行古礼:丧事所用一切文字如挽联、挽幛、悼祭文等,必请他人书写。即自己人不能做,因為你无论怎麼做,都是错的:写不好,不孝;写得好,说明你哀毁未足,还有心情谴词造句……亦不孝。

        写灾难性报道的新闻,道理是一样的。

        其实,回到新闻写作的基本原理就行了。一切忠实报道即可,不必企图加东西进去。一有加东西进去的想法,下笔就难免不荒腔走板,难免不虚火上升。

        《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匍匐救之是形容急迫的样子,路过丧家,要匆忙路过或急忙去帮助他。《礼》曰:“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意思是做人要端庄严肃谨慎,不要在人前失态。比如在丧家面前,你嬉笑玩耍,表情喜悦,举止轻狂、衣着艳丽,就是失态。失态就是失礼。

        孔子去有丧之家吊唁,人家招待吃饭,孔子从不吃饱,神情必端庄严肃——“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如果去有丧之家吊唁已毕,到了别处,换了环境,新环境的新活动如果需要唱歌,孔子都不唱,因“余哀未忘,不能歌也”。不仅如此,就是平常,孔子见了那些身穿孝服的人,虽当时身心很放松地娱乐,但见此则骤然敛色,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端庄。(“见齐衰者,虽狎必变。”)孔子坐着车,看见旁边有人穿着孝服,必赶紧站起来,双手抓着车前面的横木,目光凝重地看着对方,示意礼敬,此所谓“凶服者式之”。

        2015年6月7日


    既然这帖子是原创,那么我质问你,你何以大言“感动中国人”?你做了问卷调查还是用大数据分析?我跟你说,你别跟我用拉黑的招数,我真诚建议你要么改题目,要么填充你的数据支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9:36:40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日日是好日 2018/12/7 8:43:04  的原帖: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许石林



        小布什给他爸写的悼词,不叙其一生之功,仅述其为人之德。哀而不伤,矜持克制,平易动人。

        虽说孝子当哀毁不成辞,不能亲自写悼祭文,但这样写,非常恰当。

        不甩大词儿,不夸张其功,不渲泄情绪,不敷衍文字,无一处不真实,平实稳当却尖新雄奇尽在其中。

        当今中国人写悼祭文,基本上是农村老娘们哭丧式写法,但却没有老娘们哭丧那么得体有章法——在这里停一下,让我说说农村妇女哭丧——

        现在农村年轻妇人会哭丧的不多了,一个个像猫叫一样。哭丧是有章法的,会哭丧的,声音有各自的调,还有词儿,词儿临时随口而出,多为排比抒情,断续反复,不嫌繁冗,而绝少叙事,以哀不成辞之故。大声哭丧,还有整齐划一之效:斩齐之服,悲痛有余,其声宏响;远血亲疏,自然悲衰哀减,而敷之以宏声,是为损有余以补不足。且相互感染、彼此激发,营造出悲伤隆重的氛围。

        今之年轻妇人只会低泣,正哭祭拜奠时,若乐作而人声纷杂,则只见女孝子低头,不闻其哭声,殊为怪异;俄尔乐住,或闻嘤嘤,如猫叫一般,且彼此不相互感激,若有一二人先收声,则很快都收声,灵堂人众,却寂寞无声,一身白孝,至为尴尬。

        小时候不懂事,印象最深的是家族中远房本家十曾祖母(我称十老婆),几乎每天早上来我祖母处串门聊天,我祖母烧火做饭,十老婆一身黑,小脚,拄拐杖,坐小板登,和我祖母聊天。十老婆去世,她两个女儿的哭丧,十分动人,逢七烧纸,头一天傍晚女儿来,未进村,悲声大放,穿孝、手持纸花、祭品,本家人赶紧循声迎接,搀扶至家,一路步子踉跄缓慢,悲声悠扬,为贫苦寂寥的乡村敷上一层古旷辽远之气……

        我说这些,只会找来非议——懂的人,不用说;不懂的人,说了不白说,会招嘲讽鄙视谩骂什么的。

        再说回写悼祭文——以我之有限所见,现代人写悼祭文,普遍铺张渲泄,通常套路是接到电话,呆呆半天,眼泪不觉下来,接着仰天悲叹你怎么就走了呀,像唱了句导板一样,接下来絮叨彼此的关系交往,中间时不时再抒情几下——怕人忘记这是写悼念文呢,最后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啥啥之类……普遍显得假,网上流传谁又写父亲了、谁又写母亲了,如何动人了,我基本上没看完过——不怀疑其用心真诚,但因为不会写、不懂拿捏,显得假,伪人伪情似的,自己哭哭咧咧,别人看着害臊。

        古人写悼祭文,繁简长短,动人者比比皆是,韩愈的《祭十二郎文》等就不用说了,如文天祥悼妻文,聊聊几句,气贯长虹:“烈女忠臣,天上地下,惟我与汝,呜呼哀哉!”张子韶祭洪皓文:“维某年月日具官某,仅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某官之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情旨哀怆,乃过于词。

        白话悼祭文,区区如我之短视,以汪曾祺先生为最,他悼念沈从文的《赤子其人,星斗其文》、悼念朱德熙的《怀念德熙》以及在《遥寄爱荷华》中对安格尔的悼念,都写得好。克制收束,胜过挥洒铺张。

        2018年12月5日






        附旧文:《写灾难小文字应简而庄》

        ○许石林

        【按】长江沉船事件,媒体的报道,引起议论。

        以下各种宣传文章标题,这两天遭遇网络吐槽狂潮:

        《生为国人,何其有幸》

        《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

        《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

        《世界透过沉船事故见中国决心》

        《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

        《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

        有人总结道:把灾难变成感动中国,灾难本身变成配角…………

        我看了这些,作为一个曾经的新闻工作者,感觉对自己的启发有二:

        一、新闻别干文學的事。灾难报道尤其不能用文學词语。应尽量简而庄。而不是煽而装。

        二、尤其要警惕用新诗和新诗味儿的句子。想想多年来的灾难事件报道,还没见用这种味儿的词句用得好的。有类似死亡事件,文词一定不能煽情。即便是你内心有被死亡事件激发的诗句,也不应该用。应克制不用。

        昨天晚上,在深圳市罗湖区“09书场”,做开场第一场讲座,也说到了这个问题。

        其實,我老家乡下,至今执行古礼:丧事所用一切文字如挽联、挽幛、悼祭文等,必请他人书写。即自己人不能做,因為你无论怎麼做,都是错的:写不好,不孝;写得好,说明你哀毁未足,还有心情谴词造句……亦不孝。

        写灾难性报道的新闻,道理是一样的。

        其实,回到新闻写作的基本原理就行了。一切忠实报道即可,不必企图加东西进去。一有加东西进去的想法,下笔就难免不荒腔走板,难免不虚火上升。

        《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匍匐救之是形容急迫的样子,路过丧家,要匆忙路过或急忙去帮助他。《礼》曰:“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意思是做人要端庄严肃谨慎,不要在人前失态。比如在丧家面前,你嬉笑玩耍,表情喜悦,举止轻狂、衣着艳丽,就是失态。失态就是失礼。

        孔子去有丧之家吊唁,人家招待吃饭,孔子从不吃饱,神情必端庄严肃——“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如果去有丧之家吊唁已毕,到了别处,换了环境,新环境的新活动如果需要唱歌,孔子都不唱,因“余哀未忘,不能歌也”。不仅如此,就是平常,孔子见了那些身穿孝服的人,虽当时身心很放松地娱乐,但见此则骤然敛色,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端庄。(“见齐衰者,虽狎必变。”)孔子坐着车,看见旁边有人穿着孝服,必赶紧站起来,双手抓着车前面的横木,目光凝重地看着对方,示意礼敬,此所谓“凶服者式之”。

        2015年6月7日


    既然这帖子是原创,那么我质问你,你何以大言“感动中国人”?你做了问卷调查还是用大数据分析?我跟你说,你别跟我用拉黑的招数,我真诚建议你要么改题目,要么填充你的数据支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9:49:19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日日是好日 2018/12/7 8:43:04  的原帖: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许石林



        小布什给他爸写的悼词,不叙其一生之功,仅述其为人之德。哀而不伤,矜持克制,平易动人。

        虽说孝子当哀毁不成辞,不能亲自写悼祭文,但这样写,非常恰当。

        不甩大词儿,不夸张其功,不渲泄情绪,不敷衍文字,无一处不真实,平实稳当却尖新雄奇尽在其中。

        当今中国人写悼祭文,基本上是农村老娘们哭丧式写法,但却没有老娘们哭丧那么得体有章法——在这里停一下,让我说说农村妇女哭丧——

        现在农村年轻妇人会哭丧的不多了,一个个像猫叫一样。哭丧是有章法的,会哭丧的,声音有各自的调,还有词儿,词儿临时随口而出,多为排比抒情,断续反复,不嫌繁冗,而绝少叙事,以哀不成辞之故。大声哭丧,还有整齐划一之效:斩齐之服,悲痛有余,其声宏响;远血亲疏,自然悲衰哀减,而敷之以宏声,是为损有余以补不足。且相互感染、彼此激发,营造出悲伤隆重的氛围。

        今之年轻妇人只会低泣,正哭祭拜奠时,若乐作而人声纷杂,则只见女孝子低头,不闻其哭声,殊为怪异;俄尔乐住,或闻嘤嘤,如猫叫一般,且彼此不相互感激,若有一二人先收声,则很快都收声,灵堂人众,却寂寞无声,一身白孝,至为尴尬。

        小时候不懂事,印象最深的是家族中远房本家十曾祖母(我称十老婆),几乎每天早上来我祖母处串门聊天,我祖母烧火做饭,十老婆一身黑,小脚,拄拐杖,坐小板登,和我祖母聊天。十老婆去世,她两个女儿的哭丧,十分动人,逢七烧纸,头一天傍晚女儿来,未进村,悲声大放,穿孝、手持纸花、祭品,本家人赶紧循声迎接,搀扶至家,一路步子踉跄缓慢,悲声悠扬,为贫苦寂寥的乡村敷上一层古旷辽远之气……

        我说这些,只会找来非议——懂的人,不用说;不懂的人,说了不白说,会招嘲讽鄙视谩骂什么的。

        再说回写悼祭文——以我之有限所见,现代人写悼祭文,普遍铺张渲泄,通常套路是接到电话,呆呆半天,眼泪不觉下来,接着仰天悲叹你怎么就走了呀,像唱了句导板一样,接下来絮叨彼此的关系交往,中间时不时再抒情几下——怕人忘记这是写悼念文呢,最后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啥啥之类……普遍显得假,网上流传谁又写父亲了、谁又写母亲了,如何动人了,我基本上没看完过——不怀疑其用心真诚,但因为不会写、不懂拿捏,显得假,伪人伪情似的,自己哭哭咧咧,别人看着害臊。

        古人写悼祭文,繁简长短,动人者比比皆是,韩愈的《祭十二郎文》等就不用说了,如文天祥悼妻文,聊聊几句,气贯长虹:“烈女忠臣,天上地下,惟我与汝,呜呼哀哉!”张子韶祭洪皓文:“维某年月日具官某,仅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某官之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情旨哀怆,乃过于词。

        白话悼祭文,区区如我之短视,以汪曾祺先生为最,他悼念沈从文的《赤子其人,星斗其文》、悼念朱德熙的《怀念德熙》以及在《遥寄爱荷华》中对安格尔的悼念,都写得好。克制收束,胜过挥洒铺张。

        2018年12月5日






        附旧文:《写灾难小文字应简而庄》

        ○许石林

        【按】长江沉船事件,媒体的报道,引起议论。

        以下各种宣传文章标题,这两天遭遇网络吐槽狂潮:

        《生为国人,何其有幸》

        《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

        《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

        《世界透过沉船事故见中国决心》

        《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

        《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

        有人总结道:把灾难变成感动中国,灾难本身变成配角…………

        我看了这些,作为一个曾经的新闻工作者,感觉对自己的启发有二:

        一、新闻别干文學的事。灾难报道尤其不能用文學词语。应尽量简而庄。而不是煽而装。

        二、尤其要警惕用新诗和新诗味儿的句子。想想多年来的灾难事件报道,还没见用这种味儿的词句用得好的。有类似死亡事件,文词一定不能煽情。即便是你内心有被死亡事件激发的诗句,也不应该用。应克制不用。

        昨天晚上,在深圳市罗湖区“09书场”,做开场第一场讲座,也说到了这个问题。

        其實,我老家乡下,至今执行古礼:丧事所用一切文字如挽联、挽幛、悼祭文等,必请他人书写。即自己人不能做,因為你无论怎麼做,都是错的:写不好,不孝;写得好,说明你哀毁未足,还有心情谴词造句……亦不孝。

        写灾难性报道的新闻,道理是一样的。

        其实,回到新闻写作的基本原理就行了。一切忠实报道即可,不必企图加东西进去。一有加东西进去的想法,下笔就难免不荒腔走板,难免不虚火上升。

        《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匍匐救之是形容急迫的样子,路过丧家,要匆忙路过或急忙去帮助他。《礼》曰:“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意思是做人要端庄严肃谨慎,不要在人前失态。比如在丧家面前,你嬉笑玩耍,表情喜悦,举止轻狂、衣着艳丽,就是失态。失态就是失礼。

        孔子去有丧之家吊唁,人家招待吃饭,孔子从不吃饱,神情必端庄严肃——“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如果去有丧之家吊唁已毕,到了别处,换了环境,新环境的新活动如果需要唱歌,孔子都不唱,因“余哀未忘,不能歌也”。不仅如此,就是平常,孔子见了那些身穿孝服的人,虽当时身心很放松地娱乐,但见此则骤然敛色,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端庄。(“见齐衰者,虽狎必变。”)孔子坐着车,看见旁边有人穿着孝服,必赶紧站起来,双手抓着车前面的横木,目光凝重地看着对方,示意礼敬,此所谓“凶服者式之”。

        2015年6月7日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忽悠重出江湖 2018/12/7 9:36:40  的原帖:既然这帖子是原创,那么我质问你,你何以大言“感动中国人”?你做了问卷调查还是用大数据分析?我跟你说,你别跟我用拉黑的招数,我真诚建议你要么改题目,要么填充你的数据支撑。
    偏偏不让你有志者事竟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9:51:10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日日是好日 2018/12/7 8:43:04  的原帖: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许石林



        小布什给他爸写的悼词,不叙其一生之功,仅述其为人之德。哀而不伤,矜持克制,平易动人。

        虽说孝子当哀毁不成辞,不能亲自写悼祭文,但这样写,非常恰当。

        不甩大词儿,不夸张其功,不渲泄情绪,不敷衍文字,无一处不真实,平实稳当却尖新雄奇尽在其中。

        当今中国人写悼祭文,基本上是农村老娘们哭丧式写法,但却没有老娘们哭丧那么得体有章法——在这里停一下,让我说说农村妇女哭丧——

        现在农村年轻妇人会哭丧的不多了,一个个像猫叫一样。哭丧是有章法的,会哭丧的,声音有各自的调,还有词儿,词儿临时随口而出,多为排比抒情,断续反复,不嫌繁冗,而绝少叙事,以哀不成辞之故。大声哭丧,还有整齐划一之效:斩齐之服,悲痛有余,其声宏响;远血亲疏,自然悲衰哀减,而敷之以宏声,是为损有余以补不足。且相互感染、彼此激发,营造出悲伤隆重的氛围。

        今之年轻妇人只会低泣,正哭祭拜奠时,若乐作而人声纷杂,则只见女孝子低头,不闻其哭声,殊为怪异;俄尔乐住,或闻嘤嘤,如猫叫一般,且彼此不相互感激,若有一二人先收声,则很快都收声,灵堂人众,却寂寞无声,一身白孝,至为尴尬。

        小时候不懂事,印象最深的是家族中远房本家十曾祖母(我称十老婆),几乎每天早上来我祖母处串门聊天,我祖母烧火做饭,十老婆一身黑,小脚,拄拐杖,坐小板登,和我祖母聊天。十老婆去世,她两个女儿的哭丧,十分动人,逢七烧纸,头一天傍晚女儿来,未进村,悲声大放,穿孝、手持纸花、祭品,本家人赶紧循声迎接,搀扶至家,一路步子踉跄缓慢,悲声悠扬,为贫苦寂寥的乡村敷上一层古旷辽远之气……

        我说这些,只会找来非议——懂的人,不用说;不懂的人,说了不白说,会招嘲讽鄙视谩骂什么的。

        再说回写悼祭文——以我之有限所见,现代人写悼祭文,普遍铺张渲泄,通常套路是接到电话,呆呆半天,眼泪不觉下来,接着仰天悲叹你怎么就走了呀,像唱了句导板一样,接下来絮叨彼此的关系交往,中间时不时再抒情几下——怕人忘记这是写悼念文呢,最后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啥啥之类……普遍显得假,网上流传谁又写父亲了、谁又写母亲了,如何动人了,我基本上没看完过——不怀疑其用心真诚,但因为不会写、不懂拿捏,显得假,伪人伪情似的,自己哭哭咧咧,别人看着害臊。

        古人写悼祭文,繁简长短,动人者比比皆是,韩愈的《祭十二郎文》等就不用说了,如文天祥悼妻文,聊聊几句,气贯长虹:“烈女忠臣,天上地下,惟我与汝,呜呼哀哉!”张子韶祭洪皓文:“维某年月日具官某,仅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某官之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情旨哀怆,乃过于词。

        白话悼祭文,区区如我之短视,以汪曾祺先生为最,他悼念沈从文的《赤子其人,星斗其文》、悼念朱德熙的《怀念德熙》以及在《遥寄爱荷华》中对安格尔的悼念,都写得好。克制收束,胜过挥洒铺张。

        2018年12月5日






        附旧文:《写灾难小文字应简而庄》

        ○许石林

        【按】长江沉船事件,媒体的报道,引起议论。

        以下各种宣传文章标题,这两天遭遇网络吐槽狂潮:

        《生为国人,何其有幸》

        《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

        《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

        《世界透过沉船事故见中国决心》

        《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

        《孩子别哭,我在长江,已经回到母亲的怀抱》……

        有人总结道:把灾难变成感动中国,灾难本身变成配角…………

        我看了这些,作为一个曾经的新闻工作者,感觉对自己的启发有二:

        一、新闻别干文學的事。灾难报道尤其不能用文學词语。应尽量简而庄。而不是煽而装。

        二、尤其要警惕用新诗和新诗味儿的句子。想想多年来的灾难事件报道,还没见用这种味儿的词句用得好的。有类似死亡事件,文词一定不能煽情。即便是你内心有被死亡事件激发的诗句,也不应该用。应克制不用。

        昨天晚上,在深圳市罗湖区“09书场”,做开场第一场讲座,也说到了这个问题。

        其實,我老家乡下,至今执行古礼:丧事所用一切文字如挽联、挽幛、悼祭文等,必请他人书写。即自己人不能做,因為你无论怎麼做,都是错的:写不好,不孝;写得好,说明你哀毁未足,还有心情谴词造句……亦不孝。

        写灾难性报道的新闻,道理是一样的。

        其实,回到新闻写作的基本原理就行了。一切忠实报道即可,不必企图加东西进去。一有加东西进去的想法,下笔就难免不荒腔走板,难免不虚火上升。

        《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匍匐救之是形容急迫的样子,路过丧家,要匆忙路过或急忙去帮助他。《礼》曰:“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意思是做人要端庄严肃谨慎,不要在人前失态。比如在丧家面前,你嬉笑玩耍,表情喜悦,举止轻狂、衣着艳丽,就是失态。失态就是失礼。

        孔子去有丧之家吊唁,人家招待吃饭,孔子从不吃饱,神情必端庄严肃——“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如果去有丧之家吊唁已毕,到了别处,换了环境,新环境的新活动如果需要唱歌,孔子都不唱,因“余哀未忘,不能歌也”。不仅如此,就是平常,孔子见了那些身穿孝服的人,虽当时身心很放松地娱乐,但见此则骤然敛色,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端庄。(“见齐衰者,虽狎必变。”)孔子坐着车,看见旁边有人穿着孝服,必赶紧站起来,双手抓着车前面的横木,目光凝重地看着对方,示意礼敬,此所谓“凶服者式之”。

        2015年6月7日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忽悠重出江湖 2018/12/7 9:36:40  的原帖:既然这帖子是原创,那么我质问你,你何以大言“感动中国人”?你做了问卷调查还是用大数据分析?我跟你说,你别跟我用拉黑的招数,我真诚建议你要么改题目,要么填充你的数据支撑。
    不过有一点倒是要请教你:我一直不会在这个网上拉黑别人。请你教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0:06:36    跟帖回复:
    10
    不叙其一生之功,仅述其为人之德。哀而不伤,矜持克制,平易动人
    回帖人:
    zxming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0:13:04    跟帖回复:
    11
        第 1 楼 日日是好日 2018/12/7 8:43:04  的原帖: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许石林

    =====================================


    楼猪,建议你把题目改为“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某几个中国人?”
    先谢谢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0:20:53    跟帖回复:
    12
    美国杠精多 政府又不管  不说真话真的不好收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0:21:35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zxming 2018/12/7 10:13:04  的原帖:    第 1 楼 日日是好日 2018/12/7 8:43:04  的原帖:
        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许石林

    =====================================


    楼猪,建议你把题目改为“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某几个中国人?”
    先谢谢了。
    偏偏偏偏偏偏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0:22:13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黄庆发 2018/12/7 10:20:53  的原帖:美国杠精多 政府又不管  不说真话真的不好收场美国的杠精还有中国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0:26:35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黄庆发 2018/12/7 10:20:53  的原帖:美国杠精多 政府又不管  不说真话真的不好收场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日日是好日 2018/12/7 10:22:13  的原帖:美国的杠精还有中国多?假话和杠精成正比 真话无漏洞
    9898 次点击,89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小布什悼念他父亲的文章为什么感动了中国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