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挑灯看吴钩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90后小吏贪腐过千万,贪官后继有人这可咋办?
45650 次点击
204 个回复
挑灯看吴钩 于 2018-12-07 17:28:0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会员阅读
    

      

(最年轻贪官张艺)


    12月6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90后干部贪污挪用千万公款的背后》一文,报道了贵州省毕节市织金经济开发区财政局90后出纳王红梅,为博得男友欢心,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先后50余次从单位公款账户划转了1500余万元到自己账户,用于购买彩票和个人消费。其间,为了炫耀自己的挣钱能力,王红梅先后划转540余万元至男友的个人账户。

    据报道,王红梅可是一个1990年出生的小姑娘,90后代表着年轻、力量,是民族的未来和国家的希望。提起“90后”那是多么让人羡慕啊,我们第一反应恐怕都是“他们还是孩子”。可是,谁能想到如今的90后都被培养成了侵吞公款1500万的巨贪!

    王红梅侵吞1500万巨款不是个小数目,据说,若不是2017年8月至9月,毕节市委第四巡察组进驻织金经开区开展巡察,巡察组发现经开区财政局资金管理混乱、大额转款原因不详等问题,并要求经开区党工委进行自查整改,90后巨贪王红梅还难以被发现。

    其实,虽然90后贪官凤毛麟角,非常罕见,但王红梅并不是第一个。就在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被告人罗覃柱受贿27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而这位被判三年的罗覃柱竟然是1992年出生的,比王红梅还年轻两岁。

    不过罗覃柱也不算最年轻的,今年7月,张艺涉嫌贪污案在贵州铜仁市思南县法院开庭。张艺2016年参加工作,2017年就开始贪腐,在担任思南县社保局会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社保资金共计41余元。张艺1993年出生,案发时年仅25周岁,不但是迄今为止铜仁市范围内查办的最年轻的职务犯罪被告人,即使在全国范围内,也未发现有比她更年轻的涉腐干部被处理的报道。

    


                
    王红梅、罗覃柱、张艺……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这三个90后一个比一个年轻,你追我赶,不断刷新了职务犯罪的新记录。出纳不过是普通的国家干部,充其量不过是一名小吏,按理说把她们定义为贪官都有点过了。可是,就是这样的“小吏”,入职不到几年,利用手中那一点点职权,把贪污公款从40多万拉高到1500万,如果让她们再历练几年,岂不是连“大老虎”也望尘莫及了?

    据王红梅交代“我犯错误有反面榜样。”王红梅的“榜样”就是织金经开区财政局原局长谭建珐。谭局长多次从出纳处借走大量现金,年终再要求出纳虚列办公开支来冲平借款。甚至有一次谭竟指示她去私刻一个居委会的公章。从此,王红梅才知道原来公章是可以伪造的,这为她后来贪污公款提供了宝贵经验。

    按理说,这些年轻的90后小吏手中的权力并不算大,比位高权重的“大老虎”差远了,而且犯罪的手段也不算多高明,可为何巨额公款竟畅通无阻进了她们的腰包?按理说,这些年来反腐风暴劲吹神州,从上到下打虎拍蝇,抓了不少贪官。可是抓来抓去,为什么老贪官尚未抓完,小贪官却“人才辈出”,难道腐败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无他,这说明权力依然未受到有效监督,未能真正被关进笼子。公权力难以被民众监督和限制,无论反腐风暴再猛烈,无论打多少老虎,贪官污吏都是后继有人。小贪吏们必然在老贪官的“言传身教”下努力学习先进经验,90后,00后贪官必将茁壮生长,不断刷新贪腐的新纪录!

    微信公众号:吴钩一言堂(wugouyyt)

    备用公众号:吴钩壹言堂(wugyyt)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