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理闻4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时评|学仿】卅四民
18154 次点击
3 个回复
理闻4 于 2018/12/13 12:07:0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江西会馆
    【时评|学仿】卅四民

    孔子曰:小子识之 苛政猛于虎也 —— 题记

    读新闻【河北曲阳34人违规烧劣质散煤 2人被拘32人被训诫】有感

    为严格贯彻落实《曲阳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劣质散煤管控的通知要求》精神,坚决做好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自2018年11月26日开始,县公安局环安大队配合国土局、综合执法局、恒州镇政府、赵城东村委会等部门共计查处违规燃用劣质散煤人员34人,其中32人为初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对其本人给予治安训诫处罚,家中散煤全部没收;其中赵某某、赵计某2人不听劝导,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给予其治安拘留处罚。严厉打击了城中村散煤燃烧现象。

    下一步,各部门将继续加强对城中村使用燃煤的巡查和整治力度,做到辖区内无死角,无盲区,实现散煤燃烧彻底清零。

    

    千警百官只为强,

    让民一暖又何妨?

    万企排污今犹在,

    不见整治权富皇。

    


    附文:《桐城县志略》载文说,张英在北京朝廷任职时,张在安徽桐城的家人和邻居因建房占地闹起纠纷,互不相让。张家人便给当大官的张英写信讲了此事,请他出面干涉。张英看信后,并没有倚仗自己官威欺压邻居,而是回信说:“千里来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家人看完,便主动让出三尺空地。邻居也深受感动,也将墙退回三尺,两家和好如初,这就是“六尺巷”的由来,至今传为美谈。

    附图:曲阳环保微信公众号-提供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3 12:19:10    跟帖回复:
       沙发
    为了经验我没办法只能遇贴就灌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30 15:09:05    跟帖回复:
       第 3
        人民网-强国社区-强国论坛

        不可忽视!侠客岛:烧散煤被拘留,背后的问题没那么简单    

        

        此前某地的治污标语

        又到一年过冬时。

        每到这个时刻,对于深受雾霾困扰的华北地区而言,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想必都不轻松。地方政府关心的是如何保卫蓝天,人民群众关心的是如何温暖过冬。不幸的是,在环保和民生之间,有时却出现了冲突。

        12月7日,曲阳环保微信公号发布了题为《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的消息后,引起了舆论的极大关注。

        

        次日,曲阳县即作出情况说明,称此消息内容有误,系工作人员失误所致,曲阳县没有对燃用劣质散煤人员进行过拘留,只进行了批评教育。文中2张图片实为12月6日因非法排污接受询问的张某某、王某某照片。

        曲阳县虽已站出来澄清,但这次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却不可忽视。

        三个问题

        类似问题之所以触人心弦,原因大致有三:

        一,地方政府会为了治理目标而罔顾民生么?

        不少岛友应该还记得,去年河北省大力推进煤改气、煤改电工作,却因工作不到位,不少民众因为气荒、供暖时间迟滞等原因受冻,连上课的小学生都被冻的冷嗦嗦。事后,河北省有关部门承认推行气代煤工作太过激进,相关配套措施未能跟上,由此导致了气荒。

        许是对去年的事件印象太深,大家这次对曲阳环保的通报表示质疑,也很正常。

        不过,就曲阳县的实际情况看,显然已经吸取了去年的教训。曲阳县并未大规模推广成本大、政策难度高的“双代”工作,而是选择了成本较低、老百姓也易接受的清洁型煤推广方案。这回避了因“气荒”等宏观调控造成的问题。

        同时,型煤市场是相对可控的地方市场,曲阳县的先期准备工作是比较到位的。查询曲阳县的有关信息可见,早在8月28日,曲阳县即召开了散煤治理暨型煤推广推进工作会议,截止11月底,共置换散煤1147余吨。可见,清洁型煤的供应是有保障的。

        事实上,10月24日曲阳县委书记还在会议中强调,要在保证群众温暖过冬的前提下,完成锅炉取缔工作,加强散煤置换和劣质煤管控。事后,曲阳县有关人员在回应时亦指出,并不是不让群众烧煤,而是不能烧散煤。

        

        二是,地方政府是否涉嫌滥用警察权?

        平心而论,仅仅因为燃烧散煤就被拘留,人们本能觉得于情于理不符。事后有法律专业人士解读,群众烧煤行为本身不违法,训诫后二次违规也不构成治安拘留的条件。细究曲阳县的有关做法,还真有值得探讨之处。

        尽管按照县里的说法,本次拘留事件是“乌龙”,但在曲阳县有关地方性文件和会议宣传里面,均明确提及二次使用散煤会采取行政拘留措施。

        

        根据曲阳县公安局的案件通报,公安机关的确在办理环境污染案件中,有对相关人员采取行政拘留措施。不过,涉案人员基本上都是企业负责人,违法情形都比较严重。2014年公安部等有关部门印发了《行政主管部门移送适用行政拘留环境违法案件暂行办法》,曲阳县公安机关应该是根据这个法律依据办案的。

        那么为何还会有闹“乌龙”的事情出现?

        当地虽还没有公布详细信息,但合理解释是,普通群众基于取暖的目的烧劣质煤,是很难够得上行政拘留措施的,公安机关当然很清楚其中的规定,故而顶多是对不配合群众采取训诫措施。当然,如果有群众暴力抗法,那有可能够得上《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

        但是,环保部门并不了解公安机关办案的严肃性,为了制造舆论声势,形成氛围,工作人员可能只是简单地依据“政策意图”张冠李戴。

        第三,地方政府为何频频使用老百姓并不容易接受的运动式治理方式?

        客观上说,运动式治理不仅群众不喜欢,基层干部更不喜欢。但这确实是短期内完成任务,应对上级压力的唯一办法。

        11月2日,曲阳县曾因空气质量问题被省政府督查组公开约谈,县委县政府的压力可想而知。这也就可以理解,曲阳县政府在推广清洁型煤的工作中,会采取运动式治理方式。

        比如一刀切,划定5个乡镇散煤禁燃区,以及7个“电代煤”、“气代煤”村,在这些地区,完全杜绝散煤的流通、使用。同时为了保证政策力度,县委甚至赋予主管副县长和大气办“先斩后奏”的权力,对在环境保护工作中不作为、不担当的,先免职再提交常委会研究决定。

        如此政策传导的结果是,一线工作者对违反政策的行为,亦会采取断然措施,那么就会和群众的实际需求之间存在天然矛盾。

        曲阳在污染防治中面临极其尴尬的境地。曲阳县的经济并不发达,境内主要是山区,至今贫困县的帽子还没摘掉,其支柱产业还是污染较为严重的雕刻,污染防治工作的基础条件是比较差的。

        但是,曲阳又恰恰是保定地区乃河北省大气污染较为严重的县之一,污染防治的任务极重。如此,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推广“双代”。但这项工作费钱,曲阳县未必承受得了;且地处山区,推广工作自然受限。那么,推广清洁型煤就是唯一选择。唯一的麻烦就是,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严防死守”散煤的生产流通和使用。

        可以这样认为,曲阳县是在经济条件比较差的情况下,被迫投入大量行政资源,通过运动式治理方式开展污染防治的。

        

        普遍问题

        曲阳县所遭遇的困境并不是特例,而是全国很多地方的普遍问题。其根本矛盾是,环境治理目标和群众实际需要之间存在冲突。

        客观上,人们当然都希望有一个既环保又实用的生活方式,但实践总是比想象复杂。一旦政府的政策目标过急过快,就很可能忽略老百姓的实际困难,从而导致巨大矛盾。

        仅以清洁能源推广为例,它所面临的问题恐怕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

        首先,高成本如何解决?目前的情况来看,“清洁”往往意味着高成本,如果没有政府补贴,极少有居民会改用清洁能源;事实上,大部分家庭也用不起。因此,推广清洁能源必然意味着政府财政支出的增加。

        根据我们的调研,每个地方的补贴不尽一致,但共同点都是政府出大头、居民出小头,保证居民使用清洁能源的成本不至于太高。比如河北廊坊农村在2017年煤改气时,政府免费给每个家庭安装一台壁挂式天然气取暖炉(标准功率),另外还给予三年的补贴,每年4个月,每个月500元。

        现在的问题是,三年以后怎么办?

        在调研中发现,哪怕是群众接受度高的地方,很多农户仍然保留了炕;尽管家里的锅炉拆了,但却保存地好好的。按照群众的说法,一旦政府补贴停止,就要重新烧炕!以至于,有些地方为了一劳永逸,在开展“两代”工作时,顺便把老百姓家的炕给拆了,锅炉也砸了。但这又制造了不少矛盾。

        

        其次,技术过不过关?如此高的使用成本,实际上意味着现有的清洁能源取暖技术是不够好的。就技术考量看,使用清洁能源也许耗费了更多的能源,本身就是不环保的。在这个意义上,大规模推广“双代”工作有点操之过急。

        较为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农户在使用这些取暖设备时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比如,无论是气代煤还是电代煤,都是建立在城市“单元房”的理论假设之上的。但农村的房子普遍比较大,密封性不及单元楼,而且天然气升温、降温都很快,基本上不怎么暖家。

        晋东南某地今年开始煤改气,根据试验,一天开6小时天然气约20元,冬季取暖按4个月算约2400元,政府每家补贴1200,补贴三年。政府补贴不算低,但是很多老百姓还是宁愿选择烧煤球也不愿意用天然气。

        再次,如何与人们的生活方式相匹配?清洁能源的推广看似是一个政策问题,却触及乡土社会的根本,无异于一场生活方式的革命。

        比如,北方农村普遍有炕,家庭的空间布局和社交活动都是围绕炕展开。根据我们的调研,各地在推广清洁能源的过程中,反应最大的是老年人群体。很多老人晚上偷偷起来烧炕,倒不是为了节约,为的就是取暖。

        

        治理风险

        客观上,清洁能源的使用意味着更高的治理成本,也意味着更高的治理风险。

        过去,燃料使用是农民生活方式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融入到了农业生产、生活和观念系统之中。最典型的是秸秆焚烧。

        过去,秸秆焚烧本是就地肥田的措施。但这几年,秸秆禁烧工作成为北方大部分乡镇政府的中心工作。很多地方都已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工作体系,从目标设定、任务分配、人员配置、奖惩措施,乡村干部几乎是通过严防死守的方式(24小时值班,无死角监控)来对待秸秆禁烧工作的。

        华北某省,省政府规定卫星监控到一个县发现一个起火点,就要罚100万;县政府则规定,哪个乡镇被县督查组发现有起火点,罚款30万;乡镇政府没办法,只能将责任压实给驻村干部、村干部和网格员,将考核与他们的津贴挂钩。现在很多基层干部反应工作忙,任务重,实际上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耗在环保等“严防死守”的工作上。麻烦的是,这些工作拖累了基层干部,却并不讨好群众。

        在污染防治工作已经深入到千家万户,不可避免地改变群众生活方式的情况下,我们希望,环保治理目标需要应该适当减慢,因地制宜。尤其是对于曲阳县这样的自然条件不好、经济欠发达,农民生活方式还比较传统的地区,不应简单地用一刀切的环保指标给地方政府施加压力。

        当前的农村社会正处于巨变过程中,农民生活方式亦在发生极大改变,环保观念正深入人心。事实上,只要我们有耐心,农民自己会选择符合环保要求的能源消费方式。

        而政府更需要做的,是鼓励和支持相关企业开发经济实用的清洁能源及设备,并做好基础设施工作,让群众自己去选择更好的能源消费方式。

        文/吕德文(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1 12:42:54    跟帖回复:
       第 4
        网易首页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正文

        曲阳烧煤"乌龙拘留"背后:村民称清洁煤温度低还贵

        2018-12-17 12:30:10 来源: 北青深一度举报

        理评:每次每个政策折腾的背后,都有权力寻租在捣乱搞鬼。

        分享到:曲阳烧散煤被拘当事人:被曝光很丢人 环保局得道歉

        -

        

        ?煤炉中燃烧的清洁煤

        赵计用家烟筒冒出的黑烟被发现了,他被叫去派出所,按要求写下了保证书、摁了手印。

        几天后,河北省曲阳县环保局发布通告称,在查处违规燃用劣质散煤过程中,对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的赵某某、赵计某2人,给予治安拘留处罚。

        消息一经发布,引来广泛质疑。曲阳县政府随后对此事致歉,并称此前发布的消息系工作人员失误所致。曲阳县没有对燃用劣质散煤人员进行过拘留,只是给予了批评教育。

        在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时,赵计用证实,在前往派出所当天,他就被允许返回家中。他同时解释,当日自己只是用余下的烟煤作为引燃的材料,并非想以此取暖。

        一场“乌龙”拘留通报,将曲阳当地大气治污过程中的诸多现实问题推到了前台。在劣质散煤被禁用后,当地居民反映,作为替代品的清洁煤温度不足且价格偏高。而当地大力推行的“煤改电”、“煤改气”工程,也存在着费用和供气的问题。

        

        村民掰开未完全燃烧的煤球

        两块烟煤引发的“拘留”

        赵计用没想到,因为两块烟煤,他进了一趟派出所,后来这事还上了新闻。

        12月初的一天,赵计用早上起来烧锅炉。在赵城东村,虽然不少人家门前都架设了黄色的天然气管道,但因为尚未“通气”,今年过冬仍需烧煤取暖。

        煤块需要木柴来引燃,可赵计用找了半天没找着。据他说,最后在自家阁楼里发现了两块去年剩下的烟煤,就当作了引燃的材料。按照今年的规定,烟煤属于劣质散煤,不是清洁煤,被禁止使用。

        两块烟煤投进去没多久,检查人员就顺着烟囱里冒出的黑烟找到了赵计用家,他们给锅炉和锅炉里的烟煤拍了照,赵计用也承认了“错误”。

        检查人员离开后,赵计用就出门了。10点多钟,妻子独自在家里扫院子,突然来了十几个人,坚持让赵计用回来,妻子给他打电话的过程,也被认为是拖延时间。“你配合不,你不配合就事大了,必须让他回来”。临近中午,村大队的人也来了他家,让赵计用下午2点去一趟派出所。

        那天下午,赵计用在恒州镇派出所审讯室的椅子上坐了近三个小时,有人给他拍了照,问了他妻子、儿女的名字,还让他抄写了一份保证书。

        “他们问我烧煤对不,我说不对,又问村里要求过没有,我说要求了。”赵计用回忆当时的情景,他做完保证、摁完手印,才被允许回家。

        当天被叫去派出所的还有另一位村民赵计栓。两人的遭遇相似,被发现使用散煤之后,赵计栓交代了情况,他称一名执法人员告诉自己:“你还是态度不错的,再也不能烧了,第二次再烧,咱们就拘留”。

        从派出所回来后,赵计用又遇到过几次有人来检查。那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因为家里老人已经睡下了,“钻到被子里了,外面也挺冷”,他就没给开门。第二天一早,十几个人再次到访,“以为我们又偷着烧煤了”。

        谁也没想到,这场风波在几天后继续发酵。12月7日,曲阳县环保局微信公众号“曲阳环保”发布了一篇题为《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的推文,并配了两张相关人员坐在审讯椅上的照片。

        文章称,为严格贯彻落实《曲阳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劣质散煤管控的通知要求》精神,坚决做好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自今年11月26日开始,当地多个部门共计查处违规燃用劣质散煤人员34人。其中赵某某、赵计某2人不听劝导,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给予其治安拘留处罚。

        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引了许多质疑,批评当地治理散煤的方式方法。

        12月8日,该文被删,当晚曲阳县政府发布“情况说明”,就此事致歉。说明称,此前发布的消息系工作人员失误所致。曲阳县没有对燃用劣质散煤人员进行过拘留。文中所称“赵某某、赵计某2人不听劝导,二次违规燃用劣质散煤,给予其治安拘留处罚”,实为2人燃用劣质散煤后给予了批评教育。文中图片实为12月6日因非法排污接受询问的张某某、王某某照片。

        

        ?一些村民家中室温只有10℃出头

        1吨补贴400元的清洁煤

        虽然“拘留事件”被证实为乌龙,但在此前曲阳县政府召开的“空气质量会商工作会议”中,确实出现过“拘留”的字眼。

        根据当地政府官网消息,11月24日至11月26日,该县连续召开三次空气质量会商工作会议。会议决定,对发现的劣质散煤全部没收,并且对污染空气环境的人员进行拘留。而赵城东村、许城东村正是上述措施的集中突破口。

        “现在谁还敢烧烟煤,发现了就逮你”,赵城东村的村民王萍(化名)说。

        除了早晚村里广播循环播放着上述规定,王萍还遇到过两次“机关的人”来巡查,“他们就在家里转,查有烟煤不,有的话就让去换煤球”。

        王萍口中的煤球即政府推广使用的清洁型煤。据她说,村民购买煤球,需统一跟大队上报,再由专门的人送到家里来。在赵城东村,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堆放着成袋的橄榄状清洁煤球。

        通过这种方式购买清洁煤球的还包括大赵邱、七里庄等村。在大赵邱村开早点摊的赵丽(化名)说,今年秋后,她到村大队登记了身份信息和所需的用煤数量,大概一个月前,2吨煤球被拉到赵丽家。“谁家的煤不够,再登记去,俺们刚又报了1吨”。

        “他们宣传说煤球不冒烟,没有污染,对老百姓有好处。”但王萍说,新推广的清洁煤球并没有烟煤好烧,这也是当地不少村民共同的看法,煤球用起来不如烧烟煤暖和,火容易灭,且产生的灰较多。

        “以前烧烟煤,用一台锅炉,整栋房子都是热的。”王萍说,今年她家的锅炉闲置了,但因为温度不够,每间屋子都要放一个当地称为“小炮弹”的炉子。而在赵丽家,实在烧不热的时候,她只能把空调打开,再铺上电褥子。

        价格和用量也是村民关心的问题。王萍说,往年买烟煤,可以货比三家,“夏天买五六百元,冬天买六七百元,买两吨差不多了”。而今年,煤球的价格统一定为746元一吨。

        “去年一个冬天用了两吨多点,花了一千四五。这会一下就拉了两吨,已经烧了一吨多了,比去年烧得快”。王萍的邻居说。

        煤球成了赵城东等村村民唯一的选择。根据一份《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曲阳县健硕型煤有限公司在2015年就通过招投标与政府签订合同,生产洁净型煤,今年也是如此。

        针对村民对煤球的诸多抱怨,该厂一名技术人员解释称,型煤的原料是晋煤,800多元一吨,算上加工、粘合剂、场地等费用,成本较高。746元一吨是政府补贴了400元之后的价格。

        “它和烟煤的性质不一样,烟煤挥发分高,有30多个,所以火苗冒得高,但会产生黑煤烟子;型煤的挥发分低,我们是10个左右,符合国家清洁煤标准,不过型煤灰分高,产出的灰也多”。

        该技术人员称,由于政策的原因,他们今年往整个县卖出了10万吨型煤,而在2015年时,这一数字仅为1万。

        

        ?永宁煤炭物流园

        县长被约谈与消失的煤厂

        赵城东村村民王萍回忆,去年,村民们还能在县北的大马路上买到烟煤。那时,路边还有卖煤的个体户,拉一大车煤,村民们谈好价格,再专门找人用三轮拉回家。

        仅仅一年时间,从生产到销售,民用散煤的产业链如今正在曲阳消失。

        从曲阳县城驱车向北至灵山镇,在定龙公路约25公里处的道路两侧,可以看到密集分布着的加油站、修车厂和小饭馆。

        受早年高速路不发达、煤炭信息不通畅及地理位置原因,地处内蒙古、山西和山东三地交界的曲阳,成为晋煤东运、蒙煤南下的重要通道。定龙公路两侧,曾分布着近千家煤炭加工厂。而今这里的煤场已所剩无几,它们被集中到几家煤炭物流园区统一管理,而其中加工、销售民用散煤的厂子已难觅踪迹。

        政府对于散煤的管控,直观体现在煤厂数量的变化上,压力由上而下传递。

        据媒体报道,今年8月1日,曲阳县县长石志新和北京通州区、河北石家庄赵县、山西晋城城区、河南新乡辉县市等四地政府主要负责人一起,被生态环境部约谈。

        此次约谈是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实施两轮大气污染治理强化督查后的结果。5个县市区中,保定曲阳县发现问题的数量最多,总共有119个。

        “这次约谈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约谈,感觉压力很大、责任很重”,石志新在发言时称。

        约谈带来的改变“显而易见”。8月4日,曲阳县召开2018年生态环境保护暨环保督查反馈问题整改工作会,决定成立生态环境保护督导组,对环保工作进行督查。此外,授予副县长李银峰、大气办可以先斩后奏的权力,对在环境保护工作中不作为、不担当的,先免职再提交常委会研究决定。

        9月15日,曲阳发布《关于严禁运输经销使用劣质散煤大力推广洁净型煤的公告》,其中提出对劣质散煤实行禁售、禁储、禁运,违反规定经营销售散煤的,依法予以从重处罚。这份公告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被张贴了1300余份。

        李辉(化名)是曲阳县恒泰煤炭物流园区一家煤厂的老板,对于日趋严格的环保管控感受颇深,搬来物流园区之前,李辉的煤厂开在路边,“以前是散,想在哪干在哪干,没人管。现在统一管理,洒水、除尘,管理人员成天转,不让起扬尘”。

        李辉收到了一份《11月14日起河北曲阳清理取缔煤炭物流园区及煤场的通告》,除了恒泰,被限期清除的还有曲阳县永宁煤炭物流园区、曲阳县佰洁达物流园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曲阳煤炭物流园区及其他私设的煤炭园区、遗留的煤场。

        “这个政策来的急,12月份才收到,说必须关停。曲阳县几个煤炭物流园区,差不多是统一建设的,才一年时间,现在说要求在全县范围内取缔这个行业”,永宁煤炭物流园区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称。

        据其介绍,目前园区内还剩下的几家煤场,以供给山东电厂用煤为主,“今年开始已没有民用(散煤)的(煤场)了,一个是在园区里面成本高,没利润,就改行了,不做了。另一个政府也有政策,不让烧烟煤,也没有用户了”。

        “从今年开始环保抓的比较紧,环保局长期有人住在这里,今天上午还来过”,该工作人员指着门前的空地说,“这里原先就是一家厂子。去年园区有100多家厂子,现在就剩下十几家了”。

        煤炭行业的寒冬降临到链条上每一个人的头上。煤老板李辉还没想好,等清理完剩余的库存,下一步该如何打算。他在这一行干了十多年,起先是跑运输,后来自己开煤厂,2008年到2013年是最辉煌的时候,一年能挣四五十万。“其实我们也知道这是夕阳产业,但是你干惯这个了没法改行,再干别的事得从零开始”。

        李辉雇的3个铲车司机、7名工人、1名厨子也面临失业。一名装车工人说,自己来这里干活一个多月了,工作两天两夜,才挣一百多块钱。

        

        ?村民正在整理家中的煤球

        “煤改电”、“煤改气”工程

        在临近定龙公路的东口南村,村民李桂珍(化名)也发现,自从今年全村700多户人家装上空气能之后,村里已经见不到散煤摊贩了。

        今年11月6日,曲阳县政府官网发布《曲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攻坚克难坚决打赢散煤管控“百日会战”》一文,其中提到,以恒州镇等5个乡镇散煤禁燃区和“电代煤”、“气代煤”的7个村为重点监管区域,取缔所有散煤销售和流动销售摊点,严查无照经营和劣质散煤销售行为。

        李桂珍所在的东口南村即“电代煤”试点村之一。今年,李桂珍家装了两台空气能热泵。装机费一台6500,另一台2700。“电烧不起,电费白天五,晚上三毛,一天烧206个字”。

        口南村村民可使用的空气能有三个厂家,具体使用哪个牌子是划片分配,这让李桂珍的老伴颇有不满,“三种机子,我们用的这种噪音最大,有的机子安在屋里面,晚上睡不着觉。现在政策相当好,但是你不能硬派啊”。

        为了节省电费,前段时间,李桂珍请人把其中一台机子里的水放了,“可能没放干净,这两天挺冷的,一开就不转了,已经停了五六天了”。他们又赶紧去找技术人员,但发现维修也需要排队。

        为了处理这类问题,厂家派来的技术人员张庆(化名)这两天忙的没工夫休息。他介绍,使用空气能机子,如果断电超过4小时,就应把里面的水放掉,不然管子就会冻上。“可以关面板,可以关主机,但不能断电(拉闸)”,张庆说,他们给村民贴了使用提示,但村里老年人居多,有些人不识字,读不懂提示,“很多人习惯一出门就拉闸,再加上这两天温度比较低,就容易冻上”。

        与试点村不同,在七里庄村,村民可以自愿申请安装空气能。何勇家以前就装了空气能机子,因为嫌价格贵,又给退了。今年因为烟煤被禁烧,拆掉的机子又被重新装回来,“6天掏了200块钱电”。

        何勇2008年就做的是安装、维修锅炉的生意,最多时一年装百十台炉子。前年,随着环保的政策收紧,客户也开始减少,只安了两三台,到了今年,这一数字变成了零。“这两年小锅炉厂都倒闭了,便宜也没人安了,烧煤球烧不动,烧烟煤不让烧。我们城里老板那还压着二三十台锅炉卖不出去。”何勇说。今年,他转行安装空气能。

        对于七里庄的村民,“气代煤”是另外一个选择。不过,目前使用天然气的户数并不算多。“要说气吧,人们胆小,谁也不想安”。何勇说,村民间一直流传着几年前发生的一件意外事故,当时因为天然气泄漏,一对父子被炸伤毁了容。

        偏高的价格也是绕不开的问题。最冷的月份,李梅(化名)家的天然气费用接近2000元。为了节省开支,天冷时她就开会空调,“白天温度调低点,冷了温度再调高点”。

        而在赵城东村,虽然已经接上了燃气管道,但未供气。恒州镇政府副镇长刘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村燃气设施是去年开始建的,完工时间“不好说”,“因为曲阳县燃气管道过不来,气还在定州”。

        “双代”(煤改电、煤改气)工作推进遇到的诸多问题,体现出曲阳县环保的困境。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吕德文曾参与河北“煤改气工程调研,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投资”双代”成本很高,对财政的压力很大。

        从派出所出来后,赵计用家因为烧煤球温度较低,几天前他找热力公司安装地暖。“连取暖费、安装费,掏了十五六万,透支了九万元的信用卡”,他没料到的是,6号下午,管道刚开始通水就崩了,暖气又停了。9日下午,赵计用家中的温度计显示,室内温度仅为13度。

        赵计用家的小楼出租了一部分,他妻子抱怨,因为取暖费从150元涨到了200元,好几个租客都不愿意交。“今年我们总共收租户2万,自己还贴3万6,去年烧煤总共也烧不了2万”。

        12月11日以来,曲阳连续出现了两三日的蓝天。定龙公路及周边也少了漫天的扬尘,灵山镇一名司机说,“以前路上都过不了人,24小时都是尘土”。

        在赵城东村里,广播依然在循环播放着相关规定:“全天候严禁使用散煤……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时评|学仿】卅四民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