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共和长运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非法侵占财产和贪污的区分是历史的习惯产生了规则
14524 次点击
40 个回复
共和长运 于 2018-12-15 05:28:0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每一次伟大的西方革命的口号都出自耶稣对法利赛人的苛责: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你们固执于细节和形式——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而不行了。基督教还有另外一条:憎恶犯罪,但爱罪人,这和基督教人类原罪说是一致的。
    当2003年10月10日是联合国废除死刑日,160多个国家废除死刑。也废除了监狱的强制劳动改造政策。这是强调正义的同时没有违背慈悲原则。

    卡多佐在司法过程的性质一书中说到:我们谈谈那些没有历史就没有进步的领域,不动产法提供了最现成的例子!是历史建立了这一制度以及与这一制度相伴随的法律。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根据抽象的所有权观念,通过逻辑演绎过程来区分属于无限制继承条件之地产的与附属于终生占有期有限制地产的诸多权利义务。在这些问题上一页历史就抵得上一卷的逻辑!只要我们走进土地法的森林里,也到处都是这种情况,土地转让的期限,绝对所有权的暂停,不确定继承·诸多将来履行的财产遗赠,私人信托和慈善委托,所有这些法律的名目只有在历史之光的照耀下才能理解。它们都是从历史中获得促进力且必定会影响他们此后的发展。我并不是说这个领域中,哲学的方法甚至不起作用,。一旦固定下来,就被无情的导出其逻辑结构。如果这些法律与昔日的思想分离,这种概念的形式和含义就无法理解并且是专断恣意的,因为为了合乎逻辑,它们的发展就一定要充分注意到它们的起源。所有的债务伙同,专约合同以及口头合同都是历史的产物。遗产执行人的权力和职能,非法侵占财产和贪污的区分,关于外人非法入侵的现场规则和管辖,这些都是一些杂乱无章的增长例证。它们在历史中产生,历史一定会对之产生影响!是习惯产生了规则!  

    这是小罗斯福时期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卡多佐在司法过程性质这本小册子中说到:法律的终极原因是社会的福利,未达到其目标的规则不可能永久性地证明其合理性。就如同一个人不可能从他的房间和生活中排除至关重要的空气一样,伦理因素也不再从司法正义活动中被排除出去,而正义是一切 民事法律的目标和目的,但我们可能时,我们会影响法律使之符合他们;但只是在一定的限度内。法律所服务的目的将支配这些哲学历史和社会学的方法。有那么一个古老的传说,说是有一天上帝祈祷了,他的祈祷词是:“让这成为我的意愿,我的正义为我的慈悲所支配”。这就是当形式主义的恶魔以科学的秩序的诱惑力来欺骗我们时,我们都不时要发出的祈祷词。所以霍姆斯说法官的立法只能是在法律的间隙之间立法。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