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鱼制造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莱温斯基为何把500万的绯闻专访,一分不要给了我
23517 次点击
41 个回复
老鱼制造 于 2018/12/27 15:35: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芭芭拉:克林顿的绯闻女友莱温斯基,为何把别人出价500万的专访,一分不要给了我

    




(首发于公众号:九鸦人物,超长,慎入)

(已加入维权,严禁转载)

    1

    1998年,当克林顿、莱温斯基东窗事发的时候,芭芭拉·沃尔特斯正在西雅图采访比尔·盖茨。

    ABC把消息第一时间通报了她,并发出指令,要使出看家本领,跟进事件,拿下莱温斯基的首次独家专访。

    实际上ABC也把指令同时发给了公司其他重磅人物,所有的媒体公司都是这样做的,那可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事件。

    当年以美国第一位电视新闻节目女主播登场,震动整个美国的芭芭拉,此时早已有美国电视新闻界第一夫人的美称,年近70了,还被ABC抓住不放。

    年薪高达1200万美元,这又是当时美国历史上身价最高的主播。

    ABC对她寄予最高希望,当然是有原因的。

    芭芭拉自从作为唯一的女主播跟随尼克松夫妇访华,就参与了无数美国与世界的重大事件,采访过无数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创造了许多第一,她绝对是美国的一个传奇,杀进男性世界的一位超级黑客。

    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尼克松之后的美国历任总统和第一夫人的大门,都向她敞开。

    不管是多么红火的娱乐明星,诸如赫本、朱莉这类,多么神秘难缠的政治领袖,诸如阿拉法特、卡斯特罗这类,还是多么高傲的王室贵族,诸如侯赛因国王、戴安娜王妃这类,于她,都如探囊取物一般。

    她最知道世界的热点在哪,事件的中心在哪,人的软肋在哪,一剑封喉,是她的绝技。

    这件事虽然费劲周折,她当然也做成了,就是她成功采访过莱温斯基,犯了大忌之后,希拉里也曾将自传的首次独家专访,主动交给了她。

    当时竞争激烈,ABC担心芭芭拉参与,会因为过于敏感,使整个ABC失去机会,但是希拉里,却亲自点名找了她。

    她这魅力,绝对可称无双。

    那次采访中,芭芭拉自然也提到了莱温斯基,但是她的犀利,却被希拉里用官面文章遮挡了过去。

    克林顿告诉我真相时,我快气疯了,很想离开他,但是我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没有人能像他那样让我大笑。

    那么他要是再有下一次呢?

    那会是我们之间的事,我现在对我们的婚姻充满希望,并坚定不移。

    芭芭拉后来在自传中还曾说到她此生最尴尬的一件事,但这未必不是奥巴马的尴尬。

    2007年,即将成为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一次采访后见到芭芭拉说,见到你真高兴。

    芭芭拉说,真希望你能来我的《观点》节目。

    奥巴马说,我上过了啊!

    芭芭拉说,对不起,真遗憾我那天不在。

    奥巴马说,你在的啊!

    ……

    想必大人物见多了,也就那么回事。

    但是芭芭拉对莱温斯基,却永远不会忘记,她见了那么多顶级人物,做过那么多重大采访,却说那场采访,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收获。

    1999年3月3日,长达2个小时的电视专访,无数人在看,曾有媒体报道,好多城市的蓄水量在广告时段急剧下降,因为人们都赶在同一个时间上厕所了。

    是的,那是电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新闻特别节目之一,记录至今没有打破,但是芭芭拉只是因为这个吗?

    如此火爆的热点,许多国家的各种媒体公司及媒体人都在疯狂争抢,不惜砸下巨款,用尽手段,那么芭芭拉是怎么拿到的这个首次独家专访,并一分钱没花?

    她为什么要说,备受媒体责骂的莱温斯基,那个在大众眼中丢尽脸面,稀里糊涂的蠢丫头,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芭芭拉,无疑是那场绯闻事件中,最立场中立,最怀有善心,最知情的一个人,莱温斯基的故事,无疑是一个人生对赌、人生博弈的故事。

    有关人性,有关爱,有关成长,有关耻辱,有关拯救,有关救赎,有关网络暴力,有关媒体现实,有关人的若干若干内容。

    同时是博览世界的一个窗口,所有人的一面镜子,永远不会过时。

    





    2

    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那场性丑闻爆响之后,全球震动,原本默默无闻的白宫实习生莫妮卡·莱温斯基,随之成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女人。

    声名所及,声名之大,就是芭芭拉也难以望其项背,只不过它是一个臭名。

    这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

    22岁时,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美国大总统,24岁,我陷入了一个政治的、法律的、媒体的,巨大漩涡。

    一夜之间,我从一个普通女孩,成了“全世界最丢脸的人”,全球范围内所有人攻击与践踏的对象,“第一个在互联网上被世界上所有人一起羞辱的人”。

    妓女、荡妇、母狗、婊子、贱人……这都是轻的。

    20出头的莱温斯基当年做下的那些事,充其量是一个道德问题,而非犯罪。

    它当然有丑陋之处,但莱温斯基至少没有利用它去要挟、勒索克林顿。

    相反,她还撒谎,作伪证,曾竭力去维护他,还曾为了重生,多年来竭力保持低调,竭力正当、正确地活着。

    然而,事情的发展根本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事发后的那些事根本不是她所能掌控。

    更多人不知道,尤其是当时更多人不知道的是:

    这个被打在历史耻辱柱上,全球耻辱柱上的“坏女人”,却在当年身负百万重债的情况下,为了名誉,把别人出价500万的首次独家采访权,无偿给了芭芭拉。

    这还不包括广告、出书等连带打包条件。

    “我其实和你们一样,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莱温斯基最想让人知道的,恰恰是这个。

    她最终之所以要把首访交给芭芭拉,也恰恰是因为她相信芭芭拉是众多竞争者中,唯一能够看到并接受,也愿意看到并接受,她的立体、多维和饱满,最能帮助到她实现愿望的人。

    她恰恰是太不够厚颜,太不够无耻了。

    她与克林顿那段艳事,确乎是双方自愿,“我的爱情”,一个年轻的错误。

    她实际上最大的问题,的确是不该染上一个不该染的人,美国大总统,让一场荒唐的“情事”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了一场全球瞩目的政治事件。

    这里最意味深长的是,那场丑闻曝光之后,克林顿只有一段时间的难堪,而莱温斯基却像被打入猪笼,判了无期。

    一场全球性的“猎捕女巫”运动中,人们几乎把脏水都泼给了莱温斯基,人们竟把那一段撇开总统,可能只是绯闻的绯闻,变成了一场终极审判,一个人生诅咒。

    莱温斯基当时所遭遇的已是前所未有,外人难知,但她那时还完全没有想到,这会对她今后的人生带来什么。

    人到中年还不能结婚,基本没有人肯雇用她,尽管她一直低调生活,她的事也会被一再翻出,成为全球热点。

    克林顿一家再怎样,也可以光彩地活着,而她,许多年过去,本以为可以翻篇前行,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了,可人们却不能翻篇。

    没有人不需要承担自己的错误,人世间不可重来的,不只有年轻,还有错误,她注定了是“那个女人”,那个活该被羞辱的女人,她为她曾经的错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这是权势的胜利,还是男人的胜利?

    是正义的胜利,还是偏见的胜利?

    是莱温斯基一个人的失败,还是全体的失败?

    许多年来,人们对莱温斯基的道德审判与惩罚已经足够,甚至远远超出了正常范畴,那么在互联网“羞辱文化”日益彰显的今天,我们是不是该换一个角度来看一下这个事件了呢?

    那就是,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3

    莱温斯基出生于富裕之家,父母都是犹太人,她进入白宫之前,曾遭遇过许多问题。

    父母负债、不断争吵、离异。

    同学歧视。

    (好莱坞女星阿伦·斯佩林之女托莉的生日派对,全班同学都邀请了,唯独没有她,这事一度曾成为学校和社区的笑柄)。

    成绩下降、转学、失恋,以及由此引发的多次暴饮暴食等等。

    她的青春可谓阴影重重。

    莱温斯基当年进入白宫做实习生,靠的是母亲的活动,和一篇论心理学家在政府工作的重要性的论文。

    她当时主修的正是心理学。

    莱温斯基靠坚强的个性,和年轻人特殊的修复能力走过“艰难岁月”,这次能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进入白宫做实习生,本来是生命中的一个春天,但是她却把它搞砸了。

    砸得一塌糊涂。

    莱温斯基与克林顿的那场绯闻曝光之后,舆论大哗,天下沸腾,随着细节的逐渐充实,高度充实,人们越发认定了那是一场纯粹“污秽的乱搞”。

    克林顿最大的问题不是“乱搞”,不是占了年轻的莱温斯基“便宜”,而是起先坚决否认,作伪证,扰乱司法公正。

    他被一连串的实锤打脸之后,曾遭遇两次弹劾,但都因为票数不够,得以幸免。

    而差点把总统拉下马的莱温斯基,事就多多了。

    她作为一个实习生“勾引”总统,本就行为不端,居心叵测,可她还做了这样一些事情,来加以“证实”。

    居然把这样一件隐秘的大事告诉了十多个人,向检察官举报的正是她的闺蜜琳达·特里普。

    她“毫不避讳”地道出了她与克林顿的很多“情事”,后来在询问中,曝光的细节之详尽,之丰富,令人瞠目结舌。

    那份《斯塔尔报告》足足有五百页那么多,此外还有十八箱相关证据,那几乎是色情文学的笔触,一大部最写实的色情小说。

    她在与克林顿交往的过程中,还始终保留了一条盖普牌海军蓝裙子,那上面有他们偷情的“遗迹”。

    正是这条裙子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让克林顿终于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道歉、认错,表示以后要痛改前非,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努力工作,让美国人民过上好日子的。

    这样的一个莱温斯基,自然就是一个“无耻的荡妇”,一个想出名,想上位,想金钱想疯了的女人。

    她因为长得并不太好看,向来有体重问题,不像梦露与肯尼迪那样可以原谅,所以就更加遭到疯狂攻击,还是一个自恋狂、蠢货、疯女人。

    一时间所有的媒体人都在竭尽全力讨好她,以便得到更多材料,也一面在毫不留情地编造、歪曲、讽刺、调笑、咒骂、羞辱她,她成了举世无双的大怪物,世界则成了前所未有的怪世界。

    可是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露出水面的是不是就一定是事实,是全部?

    全世界的复杂其实都在水面之下,这类事的世界真相其实也往往只有一个,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是正义的、善良的,也都没空去辨别传言、流言、谣言,都不怕把“那个人”彻底毁掉。

    只有真相剥开,才可能有善良的人三观碎掉,大吓一跳,但寻找真相,道出真相的人实在难找,尤其在热浪之中,漩涡之中。

    







    4

    芭芭拉开始追猎莱温斯基的时候,那场战争已经全面打响。

    这是一场媒体战争,也是一场全民战争,甚至全球战争,几乎一夜之间,地球人都争先恐后地蜂拥进来。

    每一个人都手拿武器,也每一个人都支持这场战争,但大多数人在乎的,却并非是谁将是最后的胜利者。

    窥探与审判的欲望得到满足,就每一个人都是胜利者。

    已经无数次参与重大媒体战争的芭芭拉,对于这一事件的影响力和其中的玄妙自然非常清楚,那时候,她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见到莱温斯基,抢到她。

    而那时的莱温斯基,正处于极大的混乱、恐慌之中,她才24岁。

    这件事正如她后来所说,尽管她暴露出来的艳情是那么不堪入目,但更大的原因,却在与她有染的是总统。

    这种事普通情侣也可能做,发生在普通人之间,一般的上司下属之间,或许根本算不上大事,这种事如果不那么政治,根本掀不起狂风暴雨。

    年轻姑娘崇拜、迷恋有权有势有名的成熟男人,这是常有的事,莱温斯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她有幸的是成功,不幸的也是成功,更加不幸的是,这种成功是见不得光的。

    见光必死。

    莱温斯基当年与克林顿之间的事,其实在事发之前,在白宫就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白宫特勤及另外一些与总统生活工作关系密切的人,也就是那种“努力工作的普通人”,对此当然很忌讳,所以在白宫取得正式工作的莱温斯基,不久就被调离,去了国防部。

    自称很爱总统,总统也很爱她的莱温斯基,对此当然很恼火,她后来因为觉得总统似乎也有意要甩开她,就更加恼火、憋屈。

    莱温斯基之前也曾被一个有妇之夫,一个年龄比她大很多的男人成功捕捉,其中经历过很多波折,父母朋友都曾加以阻止、劝诫,但她根本听不进去。

    她还有一个习惯,就是什么事都不怕对人说,坦率得就像个毫无心机的孩子。

    她更曾深受弗洛伊德影响,对“人无需害怕自己的性欲”非常认同,所以莱温斯基在那段时间就曾跟很多关系亲密的人倾诉,这其中就包括琳达·特里普。

    特里普曾经也在国防部工作,但后来被解雇了。

    然而主修心理学,看得懂别人心思的莱温斯基,却完全没有看懂特里普的心思。这个女人恨克林顿,据说正要写一本书,她偷偷录下了与莱温斯基的谈话。

    不管是当面谈话,还是电话谈话。

    一个是无心,一个是有意,莱温斯基就这样被人套路,忽然有一天,就被FBI请了过去。

    那天之前,因为葆拉·琼斯控告克林顿在担任阿肯色州州长时,曾逼迫她与之发生关系,莱温斯基已经被传唤过一次了。

    她拒绝为琼斯提供佐证,撒了谎。

    那天,特里普约她去五角大楼购物城见面,她本以为还是为这件事,结果就被圈到一个宾馆房间,遭到了盘问。

    她完全没有想到,特里普已经将录音带交给了独立检察官肯尼斯·斯塔尔,她将因为作伪证,由上一个套路,落入一个更大的套路,陷入一场历史的大赌局。

    对朋友的信任、坦白,换来的竟是一场背叛,一场大灾难,这是年轻的莱温斯基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她后来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女人本身就不排斥‘厌恶女人’这件事”,女人经常都在为难女人,这个伟大的真理,她后来才明白——而现在,她的战争不过才刚刚开始。

    




    5

    那是1998年1月16日,离莱温斯基名满天下还有五天。

    24岁的莱温斯基蜷缩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她面对的是斯塔尔派来的一些盘问官,还需在巨大的屈辱中,被迫细细倾听她闺蜜偷录的那些录音。

    谁22岁时没有做过错事?没有的,请举手。

    后来的演讲中,莱温斯基问,没有一个人举手。

    22岁时,也都可能不知天高地厚,不计后果,稀里糊涂,傻乎乎地爱错人。

    谁能够记住你一年前说过什么?在失意、惶乱、痛苦、愤怒、爱与恨的倾诉、发泄、求助中说过什么?我真是一个愚蠢的女人。

    但是这些非法取得的录音,却不但现在在折磨她,羞辱她,后来还被呈上法庭,上了电视,或者化成文字稿,充斥于各家媒体。

    不准联系律师。

    如果不承认与克林顿有染,就将面临27年刑狱和其他指控。

    如果肯戴上监视器,与总统的两位心腹以及总统本人通话,你就会被释放。

    年轻的莱温斯基何曾经历过这个!然而,她竟拒绝了。

    跟特里普坦白换来的已经是一场背叛,而这一次,“简直就是对所有事情的背叛。我做不到。”

    莱温斯基的这个非常举动当时很少有人知道,就是一年后,芭芭拉获准进行的那次电视采访,也是以不涉及这次盘问内容为条件之一。

    但是莱温斯基那时候已经出了书,芭芭拉机智地避开直接采访,在节目中“狠狠地”选读了相关章节。

    莱温斯基从来不否认是她首先“请”总统看的丁字裤,但是她也从来不承认他们之间只是一场“性事”。

    一个实习生,一个年轻姑娘,居然敢在白宫撩衣服给总统看丁字裤,这得多大的胆子,谁还敢这么做?

    这个问题是芭芭拉的助手,制片人凯蒂,在一次会议上的一个玩笑引出的:“我去过白宫好多次,真想不通,怎么有人敢把内裤亮给总统看。”

    这绝对是一个好问题,很敏感,很神秘,所有人都会想知道,风格犀利的芭芭拉决不会放过,所以她那天就得到了莱温斯基这样的回答:

    “那是调情,是舞蹈,对方心里也有意,于是就冒了险。”

    那么你为什么会认为总统迷上了你?

    “他认为我的出现照亮了整个房间……我告诉总统我爱上了他,他的回答是:‘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他(后来)要和我一刀两断,但是我不肯放手,我想继续见他。”

    那么你的自尊心呢?自尊上哪去了?

    “我没有女人该有的自尊和自重,我认为这就是我错误和痛苦的根源。”

    莱温斯基多年来不管有过怎样的怨恨,都基本在为克林顿说好话,也都从未对他们的这段关系改口。

    她后来所出的书叫《我的爱情》,书中讲述了她最初见到克林顿时的震撼与迷恋,她勇敢的爱情摊牌,总统的孤独,总统的眼泪,总统给她打的几十次电话,送她的礼物……

    克林顿后来承认看了这本书,他说:“莱温斯基是一个好女孩。她的这本书让我很伤感,我向她道歉。”

    的确很难想象如果不是发展到某种程度的话,一个女孩怎么有那么大胆向总统亮出内裤,莱温斯基如果不是出于感情的话,后面会冒那么大的风险拒绝与检察官合作。

    所以当年的莱温斯基显然是一个年轻的傻女孩,犯了很多年轻女孩都可能犯的错误,他们之间正是所谓的“双方自愿”。

    长者克林顿的确是应该道歉的,他趟过了难关,留给莱温斯基的却是长期的苦难。

    而且他本人,也曾是插在莱温斯基心头的一把尖刀。

    爱情有风险,投入须谨慎。

    那么对克林顿如此深情的莱温斯基,后面为何又会袒露那么多细节呢?她的海军蓝裙子又是怎么回事?

    




    6

    1月16那天,莱温斯基跟检方整整斗了12个小时,才获准可以给母亲打电话。

    她母亲当夜迅速从纽约赶到华盛顿,同时也通知了前夫。莱温斯基的父亲也吓坏了,他第一件事是立刻聘请了一位律师。

    那之后,莱温斯基与总统的事全面曝光,当年的莱温斯基,光在美国媒体被提及的次数就不下十万次。

    那可是网络还不发达的时代,传统媒体仍还占据主流。

    莱温斯基全家以及相关都被纷纷挖出,每一个细节,一点点相关都被媒体和大众反复解剖、分析、放大,媒体最初使用的照片,是莱温斯基护照上的登记照,这张照片迅速传遍了全世界。

    人们看到后,都说莱温斯基长得不好看,那意思当然就是与克林顿这种大人物发生关系的女人,得特别漂亮才行,美国名作家凯蒂·罗菲就曾说过,我觉得人们对此愤怒,是因为莱温斯基的长相。

    这事莱温斯基也很愤怒,你会愿意你的登记照全世界秀一遍,让人觉得你就长那样吗?

    这话说在2014年,原因正在想起凯蒂等人的那场谈话。

    那已经是事件曝光的第九天,当时有许多著名媒体人,包括作家、编剧、编辑等等,甚至还有服装设计师,大家欢聚一堂,在曼哈顿伯纳丁餐厅参加了一个鸡尾酒会。

    酒会是《纽约观察家报》组织的,为的就是交换“实习门”事件信息,加以讨论,整理发表。

    这其中大多是独立女性,女权主义者,可是这些名女人谈论的竟是这样一些内容。

    凯蒂不用说了,编辑玛瑞莎·鲍文说,和一个并不怎么出色的女人在椭圆办公室发生关系,这真是有意思。

    作家艾莉卡·琼说,我的牙医说她有牙周炎。

    著名女强人苏珊·夏洛格说,是不是自私且过分,享受了口交服务却没有回报?

    又问,她会逐渐淡出视线还是会出书?或者说,不出6个月,人们就把她忘了?

    作家南希·弗莱迪回答,她可以出租她的嘴。

    艾莉卡·琼回答,人们确实喜欢那些接近权力的“嘴”,想想她跪在他身下时他脑子在想什么吧,“噢,我的天!”

    作家伊丽莎白·本尼迪克特回答,像对总统一样对我!做啊!

    艾莉卡·琼又说,我们没有彻底把她击垮已经算是给她恩赐了。

    这番闲谈后来发表,叫做《总统调皮名媛喜欢》,连名字都非常八卦。看吧,那些女权主义者、独立女性、文化精英,当时就是这样一种自信,这样一种优越感。

    她们照样武断地认为这里面只有性,只有攀附。

    照样要在乎莱温斯基漂不漂亮,还得谈论她的牙齿。

    照样那么阴暗,甚至还觉得有权利把她打死,不打死就是恩赐。

    她们作为精英,照样是“羞辱文化”的一份子,她们好像不是女人,都从来没有过20岁,她们在这时也决不再谈论个人自由,隐私权,男女平等,女人所处环境如此恶劣等等。

    莱温斯基不够漂亮,地位低,就一定有目的,是荡妇,女权主义都在看轻女人,专以漂亮论相配。

    莱温斯基一旦与总统牵扯,女权主义就不再讲平等,讲女权,讲隐私,她就活该被羞辱,被践踏,被政治,被随意贴标签。

    就连最高女权领袖希拉里,也在一面指责丈夫,一面称自己也有错误,自己忽略了他,并称赞丈夫,很好地“控制了一个‘自恋的疯女人’”。

    她都在因为克林顿的不当行为,责怪自己,责怪莱温斯基,羞辱自己,羞辱莱温斯基,羞辱女性。

    女人是祸水,男人犯错的原因在女人,这原来是世界每一个国度,每一个角落,每一个阶层的共识。

    那期间,大多数人“陶醉于幸灾乐祸,还对那些善于羞辱他人的人进行嘉奖”,只有很微小的几个声音在支持莱温斯基,表达善意。

    她的父母在竭尽全力帮助她,保护她。

    她的朋友们打电话开玩笑,安慰她。

    一些路人见到她,或在推特上,会表示尊重。

    著名的碧昂斯和几个音乐人也曾写歌为她大声疾呼。

    但是莱温斯基一面感激,一面又有些不领情:你的意思是“比尔·克林顿脱下了我的裙子”,而不是“莫妮卡·莱温斯基脱下了我的裙子”。

    她确实有些特立独行,到这时候大概也很在乎这种关系的相互、平等,不愿被人当成傻乎乎,被“掠食”的那种。

    她作为一个年轻女孩,本来把责任推给那个高高在上的成熟男人,日子可能好过多了。

    精英阶层与平民阶层既然几乎完全一致,那么莱温斯基和她父母接下来的遭遇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7

    莱温斯基那段时间只能躲在家里,因为她一出门就会招来大批记者,就是到快餐店吃个饭,媒体也会随之将她点过的东西登出来。

    那里面还要冠以“水桶腰女”、“肥椒盐罐子”等名号。

    每一个人都不怀好意,狗仔队、花边新闻、深夜秀、偷拍之类总是广受欢迎,能够毫不费力地引发一次次狂潮。

    没有人真正知道莱温斯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斯塔尔报告》、莱温斯基的书、芭芭拉的专访没有出来前,人们尤其不知道,但是这并不耽误任何人“知道”。

    各种毫无根据的消息与审判满天飞的时候,无所不知的心理学家,与代表正确的白宫官员也出来“知道”了。

    心理学家说,莱温斯基14岁父母离婚,还一直有体重困扰,“这些都让她变得心智混乱”。

    这就等于说离异家庭的孩子,胖人,等于心智混乱。

    白宫官员说,莱温斯基是个偷窥跟踪狂,大骗子,不顾一切想吸引别人注意的人,她的人品和可信度根本靠不住。

    白宫使用的人居然是这个样子,人们那时候早就不说莱温斯基精力充沛,工作勤奋了,为了解决政治危机,有人不怕将莱温斯基打入黑名单,关进疯人院。

    这样的话很多人信,希拉里也信(或许为保护克林顿,维护家族声誉,也不得不信),就是芭芭拉的同事,ABC资深政治记者乔治·斯特凡诺洛斯也信。

    乔治曾经做过克林顿重要助理,他说克林顿是个夜猫子,大半夜或凌晨给人打电话大侃特侃是常事,克林顿给莱温斯基打电话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但是等他知道克林顿曾送给莱温斯基一个陶制青蛙时,就呆住了,他终于相信,“莫妮卡与总统的关系不一般”了。

    莱温斯基自称那期间,只有一二次想过自杀,这在那种铺天盖地、汹涌恣肆的巨大压力与羞辱下,完全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她2014年甚至还庆幸,要是那时候的互联网像现在一样发达,那就更可怕了。

    但是莱温斯基可以心大,她母亲玛西娅·刘易斯却做不到,那段时间,这位母亲担心到要崩溃。

    她没日没夜地守在莱温斯基身边,完全没有指责、抱怨,只担心女儿会因为非议、羞辱、恐惧自杀,就是女儿在浴室,她也要求门开着,她看着。

    这位母亲直到2010年还活在这种恐惧中,她因为听说18岁的泰勒·克莱门特偷吻了一个男孩,被人偷拍,发到网上,遭受谩骂,承受不了压力,从华盛顿大桥跳下去了,打电话给莱温斯基大哭。

    “他的父母该怎么办啊……太可怜了。”

    那一刻,刘易斯回到了1998,莱温斯基则说,这个电话让她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

    她真希望能够在泰勒跳下大桥之前,与他谈谈她的情感生活、性生活、私下的事、她最敏感的秘密是如何被全世界知道并谈论的。

    她希望他知道,我们虽然很艰难,但也能够活下去。

    莱温斯基后来专门从事的工作,正是帮助和拯救那些跟她有过一样遭遇,或可能陷入这种困境的人。

    她为此不惜一次次翻出不堪的过往,撕开血淋淋的伤口给人家看。

    然而已经如此恐惧的刘易斯,自己当年也曾被女儿的事卷了进来。

    检察官因为莱温斯基也曾跟母亲说过与克林顿的事,竟逼迫一位母亲到大陪审团面前为这样的事作证!

    那是1998年2月11日,很多人都看到她是被搀扶着出庭的,因为压力太大,她体力不支。

    这件事把莱温斯基气疯了,也把她父亲伯纳德·莱温斯基气疯。

    他担心前妻会牵连到女儿,更对检察官不满。

    “斯塔尔太过分了。他挑唆母亲供出女儿,逼迫她开口,这些勾当让我想起麦卡锡时代,想起宗教裁判所,甚至是希特勒时代。”

    在媒体的描述中,这位父亲是一位富豪,但是芭芭拉通过采访知道,他只是一位“工作卖力的癌症治疗专家”,“也是一个被媒体摧毁了生活的普通人”。

    媒体要摧毁的恐怕更是莱温斯基的母亲,她被描述成一个庸俗的,被惯坏的比弗利山交际花,人们还抨击她不曾阻止女儿与总统来往,甚至加以鼓励。

    但是芭芭拉没有相信这些。

    刘易斯后来嫁给了芭芭拉认识的R·彼得·施特劳斯,那是一个在纽约拥有多家报纸和广播电台的杰出男士,芭芭拉表示没法相信彼得会娶那样一个女人。

    实际上芭芭拉在电话与见面中,看到的刘易斯是一个“柔声细语,很有礼貌”的女人,“她最不愿做的就是曝光”。

    “尽管她当然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卖掉,来偿还她自己和女儿的律师费用,但是她拒绝了所有采访请求,包括我的。

    确实,她没有把自己的故事卖给任何人。

    在我跟玛西娅的谈话中,她听起来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她女儿的幸福。”

    而莱温斯基后来也曾对芭芭拉说,她妈妈曾多次劝她离克林顿远点,但是“我可犟了……”。

    没办法,世界就是如此荒唐。

    




    8

    芭芭拉最先联系上的是莱温斯基的律师,也就是她父亲为她聘请的那位。

    这位金斯伯格先生那时成了社交、媒体的红人,每一个人都在争抢他,照芭芭拉的描述来看,这应该是一位表现欲极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露脸机会的人,所以芭芭拉的联络制片人当时并没有费多大的事。

    这再加上金斯伯格是芭芭拉的粉丝,芭芭拉的好友ABC影评人乔,是金斯伯格的高中同学,就更不算事。

    初次见面中,金斯伯格说,莱温斯基是他从襁褓时看着长大的,他“极度担心这个好孩子会落到不堪的田地”,但他照样也竹筒倒豆子,一下子道出了很多秘事。

    讲完了,他还跟大多数管不住舌头的人一样,要嘱咐芭芭拉她们一个字都不能透露。

    他所幸遇到的是芭芭拉团队。

    那些事随便透露出去,就能引起轰动,但芭芭拉一如既往地遵守了约定。

    她不能辜负采访对象的信任,同时也智慧、耐心,她最终的目的当然是采访莱温斯基。

    芭芭拉为了拉住金斯伯格,把所有的牌都用上了。

    《时代》杂志当年举行的七十周年庆祝会,各界名流齐聚一堂,按规定,芭芭拉只能带一个人到场,她把这份荣耀给了金斯伯格。

    芭芭拉原本是可以坐到很好的位子的,但因为总统在场,她带的是莱温斯基的律师,所以就被安排到了末排。

    “那天我过得糟透了”,芭芭拉说,但这是值得的。

    新闻界满城风雨之际,芭芭拉纹丝不动,金斯伯格一面在极力对付新闻,为莱温斯基争取豁免权,一面也在一个连一个地参加节目,出镜率比芭芭拉都高。

    2月份,当莱温斯基的父亲终于觉得该讲点什么的时候,芭芭拉的第一个胜利出现了,金斯伯格把她隆重推出。

    那场采访2月20日播出,引起广泛关注,芭芭拉让大众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莱温斯基,也了解了她们全家所承受的压力。

    莱温斯基的父亲很满意,相信芭芭拉是一个立场公正的人,这使她离莱温斯基又近了一步。

    4月份,芭芭拉终于成了所有媒体人艳羡的对象,她成了当时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私下会见莱温斯基的记者。

    眼前的莱温斯基面带微笑,很开朗,比照片好看多了,有点圆润,但远谈不上肥胖,正是芭芭拉祖母口中的“富态姑娘”,一种褒义的丰满。

    她买了新帽子,很配,这段时间跟继母学会了打毛衣,靠这熬过官司危机。

    没有抱怨,没有哭哭啼啼,芭芭拉为了不引起反感,直到最后才谈起了案子,她第一句话是:“我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一定非常难熬。”

    莱温斯基说,我以前从未碰到任何丑闻,不抽烟,不吸毒,没偷拿过人家东西,成绩挺好,基本是个乖孩子。

    芭芭拉说,那下回偷一次。

    莱温斯基笑了,那不只是一种幽默,也是一种平等的视角。友情滋生,莱温斯基说,是幽默帮我捱过很多痛苦的日子,那是我接触人们的方式。

    芭芭拉曾经在自传里袒露,她既曾为智力上有缺陷的姐姐杰奎琳,尴尬、羞耻,恨恼、内疚过,也始终深爱着她。

    她卖命工作的原因之一,就是对姐姐的深情,她觉得一辈子照顾她,是自己的责任,这不仅是经济上的尽职尽责。

    正是姐姐给她带来的不安全感,让她无时不刻不尽力表现得与众不同,试图获得别人的认可。

    正是姐姐的遭遇,姐姐对她无条件地爱,让她学会了同情、怜悯、理解和爱,在采访中无往不胜。

    所以,那场激烈竞争中,最终能够赢得莱温斯基之心的,无疑是她的善解人意、人格魅力。

    她因为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也能够为别人着想,所以就不但能赢得莱温斯基,也能赢得无数观众。

    真正怀有善意,能纳百川的人,无敌。

    




    9

    芭芭拉对金斯伯格的评价是,人很不错,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那段时间莱温斯基及其父母最担心的是被捕,但直到6月份,金斯伯格也没有把豁免权谈拢。

    他一再在电视上风光,喋喋不休,这让莱温斯基一家很烦,于是他们终于换了新律师。

    离真正的访谈还远,这两位新律师芭芭拉虽然都认识,但态度也不明朗,这让芭芭拉很担心。

    这年夏天,两位非常强的新律师终于拿到了豁免权,但是条件是莱温斯基必须跟检察官全面合作,提供证供。

    莱温斯基当时承受的压力之大不可想象,媒体与大众在一边倒地质疑、指责、辱骂她,克林顿在坚决否认,甚至还有不利于她的言辞,尤其是,她如果再不合作,就将面临20多年的刑期,20多岁的她,实际已别无选择。

    于是七月份,那条著名的“盖普”牌蓝裙子终于登场,检测证明,那上面的确是克林顿的DNA。

    八月份,豁免权终于拿到,莱温斯基被迫交代了与总统的每一个细节,17日,克林顿终于也不得不站到大陪审团面前。

    他第一次承认了与莱温斯基有“不正当的亲密接触”和“不正当的性接触”,再也不说“从来没有”了,不过他仍旧否认与莱温斯基有性关系。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的性关系,一向只有莱温斯基提供某种服务。

    所以总统也就仍有理由坚决否认作伪证、干扰司法、怂恿他人违背誓言、撒谎。

    这一点检察官们绝不认同,但莱温斯基很认同:我们真的没有真正的性关系,总统还曾说,你还年轻,不知道这种事的后果。

    莱温斯基甚至还感到遗憾,永远不会有了。

    她是爱过他的。她总之什么话都不怕出口。年轻女孩总之会很现代,很新潮,很前卫,很个性。

    当天晚上,总统向全国做了讲话,“我误导了民众,甚至包括我的妻子。我为此感到抱歉。”那一次他绝对没有觉得应该向年轻的莱温斯基道歉。

    莱温斯基后来说,她感到自己就像“一团垃圾”一样,被抛掉了。

    这之后,总统一家,包括克林顿、希拉里、女儿切尔西、小狗巴迪,就一起登上总统专机,飞往玛莎葡萄园岛度假去了,镜头中,切尔西走在父母中间,一手牵着一个。

    而莱温斯基,则随后上了所有的讽刺漫画。

    这的确是一个大笑话。

    九月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份《斯塔尔报告》,那个细节详尽的报告引发了好大一轮狂欢,或许只有芭芭拉这样的人才会感到“骇人”。

    “根本没必要描写得如此详细,压根用不了五百页篇幅。”

    “我真替莫妮卡感到难过,甚至也为总统感到难过,很明显他很受罪,与此同时他还得管理国家。”

    这份报告因为太详尽,也曾使美国出版商失去了一次发财机会,因为他们觉得大家不会再对莱温斯基与总统的艳事感兴趣。

    于是那位曾经跟戴安娜王妃合作,披露不幸婚姻的英国作家安德鲁·莫顿,就很容易地插了进来。

    当年11月16日,这消息传出时,美国出版商大摇其头,但是后面的结果证明,人们对那场艳事的兴趣依然异常浓厚。

    书卖得非常之好,莱温斯基仅靠合约,就得了一百多万,这大大减轻了她的财务负担。

    报告公开的当天早晨,总统也终于第一次向莱温斯基及其家人道歉了,甚至还包括其他被伤害的人。

    这应该算是一个很勇敢的举动,他到底没有像别的男人一样,再把责任都推给“那个女人”,甚至丑化她,诬陷她,虽然这肯定有不得已。

    莱温斯基后来也说,克林顿的“暴力”主要在开始那段时间,他曾经坚决否认,让她一个人承担了一切。

    尽管这样,莱温斯基其实原本也不想作证,不想说得如此详尽,但是她身不由己。

    她告诉了那么多人,谁还记得都说了什么?如果说得不一样怎么办?别人说的她没有怎么办?那样她就将失去豁免权,就将坐牢,20多年!

    最可笑的是那条裙子,她本来是不需要拿出它的,可是她由于同样的担忧,仍旧不得不拿。

    这显然是一个很可疑的举动,芭芭拉曾经问她,你为什么会留着那条脏裙子?

    莱温斯基说,她的体重经常变化,需要很多衣服,长胖后,她觉得那条蓝裙子不好看了,就放了起来。她为了省钱,基本都是想穿哪件时,才去干洗。

    那天当她又想穿那条蓝裙子时,才发现它有污渍,居然很天真地拿去给损友特里普看,说,这不是克林顿的,就是溅上去的菠菜汤。

    芭芭拉听后惊叫起来:“老天呐,菠菜汤!要是那玩意儿是菠菜汤,克林顿也不会被弹劾了。”

    有点大路的傻姑娘莱温斯基这时候却“清醒”,我都告诉过特里普了,不拿出来怎么行!

    反正别人知道的就不敢不说,她就是这样把那个自己都稀里糊涂的证据,拿出去的。

    自己都不知道什么玩意儿,也并没心要做什么,裙子怎可能随便不要?

    “我给总统看了丁字裤,那天有过一次口交,两天后去给总统送披萨,又有过一次……”于是丁字裤、披萨,在当年就跟这条蓝裙子一样出名。

    这些事背后的故事和原因,大众当然不知道。

    检察官那边的事终于了了,莱温斯基终于可以“重新”生活,讲讲自己的故事了,于是她的专访争夺战就打得更加激烈了。

    




    10

    莱温斯基是很有必要讲讲自己的故事的,每一个人遇到这种事,都会有澄清、辩护、倾诉的欲望。

    更重要的是,她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不是为了发财的那种需要,而是她有一大堆债务要还。

    一大队律师曾为了她的案子在奔忙,最多时候,一天的费用高达一万五千美元,她已经欠下了超过百万美元的重债。

    这还不包括她母亲和四个朋友的律师费。

    债务要还,声名狼藉之下,工作难找,今后的生活也需要钱,当时她母亲等人都支持她做一场专访,而她自己,也面临着重大选择。

    美国新闻部有严格规定,严禁付费给采访对象,这对芭芭拉是棘手的难事,但对莱温斯基影响不大。

    她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卖给英国或其他国家,美国本身也有脱口秀、访谈节目不在管辖范围之内。

    她如果只为了钱,甚至也不妨去接一些出价很高,但很有些“无耻”的代言和广告。

    像某食品公司要做的这种:莱温斯基穿着那著名的盖普牌海军蓝裙子出场,当产品洒到她身上时,喊一声,哦,别,别再来一次了。

    莱温斯基的委托人一时间忙得像总统,什么样的要求和条件都有,芭芭拉得到的消息是,鲁珀特·默多克开出了500万美元的高价,和一大篮子合同,这种诱惑一般没人能够抗拒。

    但是她还是要试试。

    芭芭拉这时候在自传里讲了一个七年后的故事。

    2007年6月,希尔顿家族的大小姐帕丽斯因为无证驾驶等原因入狱,芭芭拉经过努力,本差不多已拿到首访,但是却被帕丽斯父亲里克·希尔顿的开价挡住。

    NBC和ABC当时都打算用购买帕丽斯照片和录像的方式付款,而里克却嫌ABC出价比NBC低。

    芭芭拉告诉他,我们的价格虽然低,但很合理,你应该考虑一下帕丽斯的声誉,可里克回答,那钱太多了,没法拒绝。

    结果,NBC的报价曝光,引起大众一致声讨,NBC只好撤销了合同,帕丽斯家人只得又回头来找芭芭拉了。

    他们这一次不要钱。

    然而,晚了,芭芭拉因为事情已经变得很龌龊,坚决拒绝,就连公司都支持她的决定。

    芭芭拉想表达的意思就是,钱对帕丽斯的声誉没有丝毫帮助,莱温斯基当时遇到的也是这个问题。

    芭芭拉此后就以此为切入点,与莱温斯基一家继续商谈。

    她告诉她们,莱温斯基现在想拿到大钱很容易,我们丝毫没有低估这一点,但是有一点同样重要,那就是莱温斯基被毁的名誉。

    那些账单,莱温斯基后面总会有办法付清,将来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虽然不会为采访付一分钱,但可以做出一个让步。

    公司只播出一次,并只在美国和加拿大播出,那么莱温斯基就可以在这后面立刻去做另一个。

    这意味着莱温斯基的海外收益依然会非常丰厚。

    芭芭拉无疑给莱温斯基又增加了一个诱惑,因为她自己本身也处于金钱和名誉的两难之地,她并不世故,更不无耻。

    很犟的莱温斯基此时仍不听话,她喜欢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她相信芭芭拉,就如芭芭拉相信自己的那样:我对莱温斯基是出于真心,我还不至于为了事业出卖自己的良心,尽管我很想得到采访权。

    所以有一天,莱温斯基就接受邀请,来芭芭拉家吃晚饭了。

    莱温斯基给芭芭拉带来一条自己织的漂亮围巾,芭芭拉说,她很风趣,很热情,是那种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的女孩。

    闲谈中,芭芭拉继续“诱惑”。

    在访谈中,你必须说实话,可能会很痛苦。

    但是你可以以一个关心事实真相,努力做到诚实的女人形象出现,你也可以变成很多人想要相信的样子,一个贪婪的投机分子,只想出名,只想要钱。

    我可以给你平台和机会,让你展现自己的尊严。

    一个多月过去了,莱温斯基没有消息,这种抉择真的很难,11月,她终于打来电话,要见见采访工作人员。

    莱温斯基再次来到芭芭拉家,这一次是吃午饭。

    芭芭拉为保持新鲜感,通常不喜欢在采访前谈太多,但那天莱温斯基很难打断,她太想说了。

    蓝裙子、菠菜汤的故事,就是那天说出的。

    那天午饭结束,莱温斯基终于答应与芭芭拉合作,这意味着她扔掉了500万,甚至上千万,这种勇气一般人不会有。

    而这,只为了能够展现尊严,以后也能够尊严地活着。

    亦舒在她的小说里曾经说,人可以跪着一张张把钱捡起来,可是声名狼藉的莱温斯基,却为了站着,抛弃了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别想的巨款。

    谁更清白?谁更高傲?谁更尊严?

    从这点来看,莱温斯基那场的“性事”,真的并不龌龊,只可惜,“我的爱情”,没人相信。

    大多数人将她那本书,是当小黄文看的,豆瓣评论上,有读者就是这样说的。

    




    11

    芭芭拉成功了,也为莱温斯基所感动,她说:“我从心底深信,我将为她做一次最棒的采访。”

    那天午饭后,还发生了一件细思极恐怖的趣事。

    芭芭拉请同事马丁·克兰西送莱温斯基回家,他们只走了几个街区而已,马丁就变成了莱温斯基的“神秘男士”。

    媒体登出了马丁的照片,称他为“莫妮卡的圣诞老公公”,并且说,他们来了一次曼哈顿欢乐购物行,每样东西都是马丁付钱。

    “真像是浪漫愉快的二人世界呀。”媒体风趣极了。

    芭芭拉她们看了大笑,但是出于保密需要,没有澄清:采访的事一个字不能透露。

    莱温斯基方面最后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曾经做过麦当娜和迈克尔·杰克逊经理人的弗雷迪·德曼,是莱温斯基好友的父亲,他打电话问,马上要出的书,可不可以与采访同步。

    芭芭拉方面马上答应,不但可以,还愿意帮忙推广。

    我们没法付钱,但不能挡着人家赚钱,我们答应过要帮助莱温斯基的,何况这并不影响采访。

    莱温斯基之后又接受了几个合同。

    英国的付费采访,节目将卖给世界各地电视台,莱温斯基将得到60万。

    欧洲流行杂志《哈喽!》,出五十万买了她一张照片。

    这些与电视首访相比,都算毛毛雨,但莱温斯基的债务基本已没有问题。

    芭芭拉接下来就开始为节目做准备。

    首先是阅读大量资料,包括特里普录音文字稿,《斯塔尔报告》、克林顿声明、其他人的证词,等等等等,堆积如山。

    然后她就以不能太俗气,太性为前提,与团体列出了200多个问题,从中加以筛选。

    可是准备完了,她们又撞上了“冰山”,独立检察官之前与莱温斯基签有协议,“此案最终定论之前”,可以与人合作出书,可以接受非新闻性质节目的报酬,但就是不能与任何“新闻媒体的代表”谈话。

    ABC新闻部恰恰就在那个“任何”里面。

    不理这个协议,莱温斯基就有重新被起诉的危险,ABC只好天天派人去跟斯塔尔谈。但是一天天过去,斯塔尔绝不松口。

    最终,ABC打算请著名律师出马,推翻斯塔尔的禁令,斯塔尔知道ABC很认真,不得不重视起来。

    此事与年底国会发起的克林顿弹劾案同时进行,总统坚决不辞职,ABC也坚决不放弃采访,直到第二年1月,检察官才答应,弹劾案一审结束,就不再阻拦。

    可是这时候新问题又出现,莱温斯基将到庭作证,公众将通过电视看到她本人,听到她的声音,这会不会影响收视率?

    2月12日,克林顿弹劾案遭到否决,检察官也正式发出通知,允许采访,只是不允许谈论任何与检察官行为有关的事情,20日早晨,莱温斯基终于在高度机密和严密安保措施下,来到了演播室。

    3月3日,节目播出,莱温斯基的声音在回响。

    “有那么几次,不光是我一个人想到了自杀,我的父母也陷入深深的绝望。

    人们根本不知道……在‘莫妮卡·莱温斯基’这个名字后面,有个活生生的人,有个实实在在的家庭,这一切带来了多少痛苦……那是毁灭性的。”

    那条裙子,我放在母亲家的衣橱里,妈妈甚至不知道放在哪。

    “我不能不交。保住豁免权对我太重要了……这条裙子,是我最丢脸的事。从那以后,我遇见的每个男人都会问我,‘那裙子到底怎么回事?’真希望我从来就没买过它。”

    (最丢脸主要是因为这有某种不轨的嫌疑,大众和莱温斯基都很在乎这一点,只不过是不同的在乎。)

    芭芭拉:你如果有了孩子,会怎么跟他们说这件事?

    莱温斯基:妈妈做了件错事。

    节目播出那天晚上,芭芭拉很担心,她和朋友们躲在她家看节目,生火后都忘了打开烟道,房间里的浓烟把消防队都招来了。

    有多少人会在看呢?芭芭拉走到窗前,看到大街上一辆车都没有,静悄悄的,她知道她胜利了。

    节目上的莱温斯基很漂亮,节目播出后,ABC接到许多电话和邮件,人们纷纷打听莱温斯基用的亮晶晶的口红是什么牌子。

    “摩纳哥俱乐部”推出的新唇彩“冰釉”,随即在全国销售一空。

    谁知道观众们到底都关心些什么呢?

    




    12

    芭芭拉写自传的时候,莱温斯基事件已过去十年,她对莱温斯基之后的事也基本了解。

    她说莱温斯基既然无法逃脱事件的影响,“便开始尝试借助名声获得收益”,但“没人打算给她真正的工作”。

    “2006年12月,她从名誉极佳的伦敦经济学院获得了硕士学位。她的论文题目是《寻求公正的陪审员:探究第三人效应和审前舆论》。”

    “莫妮卡毕业后,《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理查德·科恩为她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她正是舆论的牺牲品,她的人生就是一场审判,足以颠覆每个人。

    她是个被烙上印记的女人。

    然而,她只不过做了一件那个年纪的许多女孩子都会去做的事情。

    她诱惑了,或者说她认为她诱惑了一个成熟的男人。这就是她的罪。

    她曾是个糊里糊涂的姑娘。但如今,她是个成熟的女人了。

    ……她就快三十四岁了。会不会有个足够勇敢、足够强壮、足够值得尊敬的小伙子,敢对全世界说一句他爱这个女人,哪怕她将一直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标记?

    我希望能有这么一个人,那该多好啊。那样,就公平了。”

    芭芭拉也有同样的祝愿,听说,这个愿望实现了。

    一位英俊富有且具有博士学位的印度青年艾马吉特爱上了她,两个人经过四年苦恋后公开,并终于结婚生子。

    但是莱温斯基那十几年走过来真不容易。

    2001年,她在纽约录节目,有人曾问她:“有人说你是美国口交女王,你怎么看?”

    莱温斯基说她当时吓蒙了,很多人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她鼓起勇气回答:

    “我觉得这么说很伤人,也很侮辱人……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怎么一下子变得和口交有关了。”

    她盯着那个一边笑一边提问的人继续道:

    “也许你能泰然自若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在经历了这样的问答之后,可能又要接受一年的心理治疗了。”

    那些年,她的事一再被翻出,不论克林顿还是希拉里的新闻都可能与她牵扯到一起,直到2013年,她前男友当初提供给检方的32件物品,还被当做“罕见”之物公开拍卖。

    莱温斯基2005年之所以搬到英国,就是为了避开风暴中心,换个环境,重新站立。

    她之所以一面在努力找工作,努力做事情,很正当地活着,一面也尽量保持低调,是因为她明白:

    “就算我稍微高调一点点,也会被人们说成是借机炒作自己本来就坏的名声。”

    “别人可以随心所欲地评论我,都没有错,而我要是稍微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就会饱受指摘。”

    媒体曾造谣说,她为了报复克林顿,曾打算再次出书,有人许给她1200万,还有人担心这可能会影响到有心脏病的克林顿的生命,但这件事并没有。

    她甚至在希拉里2008年竞选总统时,推掉一些媒体项目,过起隐居生活,直到2012年竞选结束才重启。

    当希拉里要再次竞选时,她表示非常害怕又会成为焦点,“可是,我又要让自己生活在10年、8年前停滞不前吗?”

    莱温斯基真的从来没有借机炒作,出卖自己,她当然不能够,不应该。

    所以她在2014年站出来了,在《名利场》杂志发文,在《福布斯》杂志举办的年会上发表公开演讲,进驻推特,向网络暴力宣战。

    




    这一切完全与政治无关。

    是时候了。

    不再为过去小心翼翼,不再背负过去的屈辱活着。

    是时候讲出自己的故事,重新生活了,是时候给我的过去赋予新的意义了。

    我不是为自己,是为所有被欺凌的人。

    因特网提升了羞辱的范围,对他人残忍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耻辱变成一种职业,羞辱越多,点击越多,广告费越多。

    很多父母在知道自己子女的经历和羞辱时,为时已晚。

    如何消除羞辱、耻辱?同情心加同理心。

    怀着同情心阅读,怀着同情心点击,怀着同情心评论。

    同情自己,我们都值得同情。

    “耻辱在同理心下无法生存。”

    遭受过侮辱的人都应该知道:“你能撑过去。”

    尽管这个过程很难,“但你可以坚持下去,为你的故事写出不同的结局”。

    ……

    莱温斯基成了社会活动家、演讲家,一个帮助别人的人,现在的她不但大方知性,也依旧幽默。

    她在演讲中曾提到,有一次演讲,一个27岁的年轻人居然想“勾搭”我这41岁的老太婆,他很有魅力,知道他的搭讪不成功在哪吗?

    因为,“他说他能让我感到又回到了22岁”。

    世界上不想回到22岁的40岁女人也就我了。

    莱温斯基的演讲赢得了一次次掌声,演讲完毕,好多人站起来鼓掌。

    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蓝裙子早该脱下了,莱温斯基现在有了很多友好的朋友,她正在为她的故事谱写不同的结局。

    资料来源:《芭芭拉:试镜人生》、《莱温斯基自传》,及相关访谈、报道、演讲

    文 | 九鸦

    图 | 视觉中国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15:47:13    跟帖回复:
       沙发
    挺好的,收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16:32:14    跟帖回复:
       第 3
        非常好的文章,好长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16:53:56    跟帖回复:
       第 4
    楼主,晒晒你写的那张500万支票啊?你为何不写5000万呢,反正又不用给的,这样,题目的影响力更大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19:28:04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老狼-03 2018/12/27 16:53:56  的原帖:楼主,晒晒你写的那张500万支票啊?你为何不写5000万呢,反正又不用给的,这样,题目的影响力更大啊。这是芭芭拉在自传里提到的数目,不是我随口说的,你说的数据之类都会出示证物吗?她们没有合作人家会给支票?5000万比范冰冰的八个亿还大吗?你看到谁出示罚单、还款证据了?满脑子全是刺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19:29:29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2楼第 2 楼 资源管理器 2018/12/27 15:47:13  的原帖:挺好的,收了!谢谢,能看完不容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19:32:04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3楼第 3 楼 自燃土地 2018/12/27 16:32:14  的原帖:    非常好的文章,好长啊!是的,太长了,分开发又不方便,只好这样了。其实也可以再精简一下,写累了,不想改了。谢谢读完这么长的东西。
    回帖人:
    wx1103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22:59:47    跟帖回复:
    8
    书籍发行广告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23:06:49    跟帖回复:
    9
    中国人觉得欺诈不是事

    真搞笑的土鳖,那是中国。

    尼克松丢了白宫、克林顿险些丢了白宫、里根也差点被踢出去(国安顾问扛了包),都与欺诈有关。

    一个菊花公主算鸟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23:07:00    android
    10
    俺拜读了,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23:07:09    跟帖回复:
    11
    中国人觉得欺诈不是事

    真搞笑的土鳖,那是中国。

    尼克松丢了白宫、克林顿险些丢了白宫、里根也差点被踢出去(国安顾问扛了包),都与欺诈有关。

    一个菊花公主算鸟啊



    回帖人:
    qx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7 23:54:51    跟帖回复:
    12
    UP!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8 8:11:09    android
    13

    每个人都值得尊重,不管她犯过怎样的错误也不应该诋毁她做人最起码的尊严,芭芭拉是个伟大的媒体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8 8:18:36    跟帖回复:
    14
    克林顿不如科长。
    这就是为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8 8:42:58    跟帖回复:
    15
    把国家利益和个人私生活区分开来,克林顿总统做得很好,莱温斯基做的不太好,这是由于他们的身份不同引起的差别。

    从事后美国人在舆论上的态度看,美国人还是能够弄明白这个道理的,弄不明白的是某负责任大国的人。
    23517 次点击,41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莱温斯基为何把500万的绯闻专访,一分不要给了我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