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9 10:14:32    引用回复:
91
转至第70楼第 70 楼 普世夜话 2019/1/25 16:53:35  的原帖: 引:   恻隐之心生“仁”,羞恶之心生“义”,辞让之心生“礼”,是非之心生“智”。仁义礼智,就是文明社会的具体表现。
文明人--心生文明--这样有社会不再是野蛮社会。
----
人的追求是无止境的--物质文明永远在路上。
随着人的无止境的欲望不断膨胀,所谓常说的精神文明会不断萎缩。
随着时间的推移物质积累不断增加,物质文明会不断发展。
有利有弊,物质积累伴随着人欲望的膨胀而使道德不断滑落。
  比如,古人讲一诺千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要知道没有广大的社会环境是不可能留下这样的词汇的。
现代人要签合同,不履行还要上法院。契约也被称为精神了,比古人的守信差远了。
相比对文明的外在追求,更应该追求自心的文明--仁、义、礼、信。
古人讲诚于中而形于外。

转至第83楼第 83 楼 叟虎2018 2019/1/27 10:36:00  的原帖:如果只有物质文明而无精神文明,则物质文明必然消亡。事实上,物质“文明”这个说法,本就是牵强的,是对“文明”一词的滥用。

你说的“心生文明”,也许符合儒家的观念。在儒家观点中,有一个“本源”,所谓“心性之学”,这里的“心性”,就是本源的东西。

一切都生于本源,一切也要回归本源。维持本源本有的状态,就是人性最光明的状态。
说的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9 10:31:31   
92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普世夜话 2019/1/26 12:03:30  的原帖: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古人把怎么做人与怎么做事统一起来,强调做君子。君子所在当然是文明所在。
现代文化相比与古代已经越来越表面化,越来越重包装,越来越重利益。
儒家讲要以仁义为利益。法家从荀子一脉及今,以“性本恶”为起始,无从为善。不得已把文明做托词做手段搞经济开发。
古人的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君子之风,现代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铜锈之气。
这种铜锈气的“文明”是楼主讲的手段式文明,这种君子之风算是楼主讲的目的式文明。可以这么理解吧。
今人天说古人,太穷。古人说今人,太匪。
君子喻于义,知足长乐。小人喻于利,永不满足。
其实这也不矛盾,利的大小是相对于人自身的欲望大小而言的。传统文化都在强调对欲望的约束。或贫或富与做君子没有必然联系。君子可以安于贫,但富贵中也可有君子之风。君子诚于中而形于外,在哪里都是君子。
儒家思想与法家思想对照,古今对比,就容易明了。
自联军打破国门之后,强国梦使人兴奋,结果是极速的外表变强壮了。外强就需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需要强化人的欲望,这样才能促人奋斗进而促进消费进而搞活市场,形成市场经济循环,增加税收,商君书思想起作用了。
一阴一阳谓之道。事情有利的一面同时有弊的一面。
当下利弊凸现,呼唤道德的声音,呼唤仁义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了,好。这也是人类自觉反省总结的必然结果。



转至第84楼第 84 楼 叟虎2018 2019/1/27 10:38:22  的原帖:嗯,你这套观点,是符合中国文化的价值观的,点赞。
坚持荀子“性本恶”主张的一脉至今,认为人就是好不了,所以要严管,强调法制。既然主张性本恶,则高尚道德没有源头,此主张者的任何高尚口号当然都是假大空。
法律是不能约束人心的,这是法家思想的短版。孟子主张性本善,儒家思想比法家思想要宽广且高大。
现代对社会治理,限制有余而引导不足,甚至是不知用什么来引导。体现出了堵不住的漏洞。
中国历史上对道德引导最有力的是佛家道家,主张淡泊欲望。无欲则刚,无欲则无私,这才是道德高尚的源头。中华传统文明是一个完整的道德、思想体系,现实经验告诉我们,需要恢复这个“完整”。
现实中需要“殛鲧用禹”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29 10:33:54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13:43:36   
93
转至第40楼第 40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13 19:03:03  的原帖:东西讲得很好,孟子对仁义礼智的推崇,都融入了文章。

但是,感觉没跳出来;所以,结论,我不认同。

文明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生命的生存繁衍,生命的繁华鼎盛,才是目的。

如果,不明白这一点,我们迟早会再次陷入地狱似的灾难。
转至第44楼第 44 楼 叟虎2018 2019/1/19 11:25:10  的原帖:看来你还是有所思考的,但可惜,你违反了儒家的价值观。

如果文明只是手段,如果“生命的生存繁衍,生命的繁华鼎盛,才是目的”,那么用孟子的一段话来反驳你,就是恰如其分的:

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孟子,告子上》

孟子这句话是说,如果生存成为目的,那么就会为了生而不择手段,为了逃避死亡而不择手段。不择手段的意思,就是人可以作出禽兽不如之事,那么,请问,这样的“生存”状态,能算是人的生存状态吗?

所以,为什么儒家有人禽之辨?人禽之辨的本质就是义利之辨。人,是义的;动物,是利的。

生存,本质上属于“利”的范畴。

所以孟子才说“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

孟子说,对于人而言,存在着“高于生存的东西”,那就是“义”;同理对于人而言,也存在着比死更可怕的事,那就是“不仁不义”。

正因此,宋儒讲“存天理去人欲”,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些,都来自于孟子的这段关于“舍生取义”的论述啊。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50楼第 50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19 11:52:22  的原帖:你绝对化了。

文明,是对于一个群体,不是对个体而言的。

对于任何一个群体来说,生存和繁衍,才是最重要的;为了避开灭亡,美丽的女子,甚至是几乎所有成年女子,送去让敌人糟蹋,在我们历史上发生过不止一次;你可以说,非常耻辱,但是,这是事实。

金灭宋,是如此;蒙古亡中国,是如此;清灭明,亦是如此。

个人可以舍身取义,族群绝对不行。

统计意义,和个体意义,是彻底不同的。

孟子教导的是个人修养,个人可以做的事,不代表群体可以做;个人可以灭亡,群体不可以灭亡。

不能以伟大的名义,让种族灭亡。这,是对错的基本标准。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叟虎2018 2019/1/19 12:39:13  的原帖:群体,是由个体组成的。所有个体的修养组合而成群体的修养。个体修养是仁义道德的修养,人人都有修养,那么反映在群体上的表现就是“文明”。

相反,如果人人都没有仁义道德的修养,那么整个群体想要有“文明”是不现实的。

如你所言,金灭北宋,蒙古亡南宋,清灭明,这都是历史事实,但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道德的堕落,由于举国腐败之后而战斗力全无这才导致外敌的侵凌得手。

这种堕落是从个人的堕落然后到群体的堕落,最终导致亡国灭种惨剧的一再发生。

可见,个人的修养决定了群体的文明与否,如果当时的中国人,个个抱着舍生取义的气概(实际上是不可能的),那么试问,蒙元满清之流的能灭亡中国吗?毕竟实际上蒙元灭南宋用了近50年时间,那可是腐败的南宋。

舍生取义确实是一种个人的价值观,但同时也可以成为群体的价值观。以宋末明末为例,面对野蛮人的侵略,为了使得道统永存,举国抱定与夷狄同归于尽之决心,也是完全应该去做的,如果真这么做了,那么以中国之大,人数之多,宋明都不会亡。但问题是,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始终把道义作为至高无上的追求,也就是说历朝历代多违背了孔孟的价值观。

比如历朝历代把皇帝作为至高无上者,那实际上就没了道义,因此最终当外敌来侵时,就只存在“保皇帝”与“不保皇帝”两种选择,早已没有了关于“维护道义”与否的选项,所以最终亡国灭种,也是必然。

可见,道义至上还是皇帝至上,这是个问题。维护道义,人人有责;但维护皇帝嘛,那就未必了。
转至第53楼第 53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19 13:07:49  的原帖:你的道德标准站得太高了。

道德这个东西,不能绝对化,就在于,道德本身是代表的一种利益,而这种利益,不一定值得拿命去维护,甚至都不一定是代表当事人的利益。道德,绝对不是自然真理。

而且,你对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太想当然了。在冷兵器时代,打仗,几万精锐部队,可以杀光上亿人,没任何问题。

冷兵器时代,部队的接触面非常小,只要形成局部优势,就可一直压制下去。所谓以弱胜强,其实是局部的强胜弱,造成的。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老老实实认输,以后还有机会重来;死不投降,重来的机会,都没有。

军队,实际就是要让大家不怕死。所谓“杀之半,天下强军”,说的是训练的时候,杀掉一半自己人,不是指的杀敌人。
如果这样训练的军队,都打不过,光靠道德,更加打不过。

另,人类是一种进化中的生物,不能想着一个“舍生取义”的道德,就让大家永远不惜自己的性命;文明,同样是进化中,过去的文明,你焉知其不是过时的?

把“文明”这个词,拔高到生存繁衍之上,带来的只可能是虚伪和欺骗。
转至第55楼第 55 楼 叟虎2018 2019/1/19 15:59:18  的原帖:所以你这种进化论的观点中,是没有道德可言的。我曾经说过,道德,是唯心的产物。

这里的“唯心”,并不带有贬义,而且只有唯心的道德,才是真道德,因为它是以道德为目的的。唯物的道德嘛,那就是以道德为手段的道德。

以道德为目的之道德,则道德不会因为利益而改变,所以它是真道德。以道德为手段以利益为目的,则道德可以为了利益而改变,所以它是伪道德。

这里呢,对于“真”与“假”我有一个定义:真,就是不变的、永恒的;假,就是变化的、无常的。如果你反对这个定义,可以反驳。

以中国文化而言,道德来自哪?来自于“天”。董仲舒有言,“道之大源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以西方基督教观点而言,道德出于上帝,那是上帝制定的规则,当然也是永恒的。

所以从唯心论的角度看,道德是不变的,是具有普世价值的。普世的意思,就是自古至今被普遍认可之意。

在这些文化中,道德可不是你说的“代表利益”的,正相反,道德就是宇宙本体在现实中的具体显现,何谓宇宙本体?就是指的使得宇宙万物存在的那个东西,可称之为“造物”。也就是说他们之所以会认为道德跟利益无关,就是来自于其“有因论”的宇宙观。

关于宇宙观,大体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因论的,一种是无因论的。前者就是被哲学上称之为唯心的观念,后者则是哲学上称之为唯物的观念。

有因论的宇宙观认为,宇宙的产生是有特定原因的,有因必有果,“果”就是目的,因此宇宙以及人生都是有意义的也是有目的的。那么宇宙与人类的存在,目的是什么?儒家认为,“天生斯民”,人是天生的;“天命之谓性”,人的有别于动物的特性来自于天;“率性之谓道”,人类发展自己的这种天赋的有别于动物的特性,就是“道”;那么对于人类而言,简而言之,其存在的意义,就是以身践道。他们认为,利益只是为了达成以身践道之目标的一个手段,因此如果有时获取利益将妨害道德,那么他们会放弃利益,遵守道德。

无因论的宇宙观认为,宇宙的产生是没有原因的,只是偶然,所以宇宙以及人生是既没有意义也没有目的,能想方设法活着就是目的,能想方设法牟取利益就是目的,为了利益可以弱肉强食不择手段。当然有时为了更好的谋取利益,大家会相互妥协达成一些规则,这就包括他们的“道德”。而一旦遵守道德将无法获取利益时,他们会抛弃道德,以无德的方式去获取利益。毕竟,利益才是其目标。

这就是两种不同的宇宙观所产生的不同的道德观。

对于有因论的宇宙观而言,文明,就是目的,而不是手段。人活着,一定要跟动物有本质区别,否则就是错误的人生。人与动物的区别,也就是儒家所讲的“人禽之辨”,辨别的辨。那么人与动物有什么本质区别?

首先,追逐利益,这个首先就被排除了,因为动物也会追逐利益,显然,这不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

在儒家的人禽之辨中,孟子讲,人有恻隐之心,有辞让之心,有羞恶之心,有是非之心。这四心,动物基本没有。所以人就该着力发展这些动物所不具备的特性。这样人类组成的群体才能称之为人类社会。

相反,如果没有这些,那就是动物世界常见的景象了。恻隐之心又称为“不忍人之心”,也就是不忍心看到他人(或者动物)受苦的那种心理,动物比如虎狼是没有这种心的,他们在捕食猎物乃至于同类相残时,都是很残忍的。孟子由此“不忍人之心”又推导出“不忍人之政”,就是不忍心看到百姓受苦的那种政治理念。

辞让之心也是人类特有的,动物中是不讲辞让的,而是残酷斗争的,两条狗可能会为了一根骨头而咬的头破血流;羞恶之心即惭愧心,人在做了缺德事时是会惭愧的,而动物则不会惭愧。是非之心嘛,就是对于一件事情的对与错、善与恶的判断,这种判断只有人类有,动物不会去判断什么是非善恶,对于它们而言,夺取到利益就算赢了。

你讲的那套,就是跟儒家完全相反的理念,按照那套去做,人类社会必成动物世界,这是毫无疑问的。
转至第59楼第 59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19 17:44:04  的原帖:我取儒家的中庸。

道德是人定的,人必然有私心。而且,彻底没有私心的人,更可怕,因为可能会不站在人类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就像地球上,只要是站在其他任何动物的角度,最好的结局,必然是让人类灭亡。

人类世界,本来就是动物世界,只不过是更加高等的动物世界。就像权利斗争,在底层,就极端赤裸,无底线;而高层,就温情多了,高明多了。人类社会,就是一个高明的多的动物世界。这才是本质。

我并不是不提倡道德,而是不认可,将儒家的道德,都拿回来;那会是灾难。必须有取舍,有中庸。

就像孔子说:“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你知道把这条道德执行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吗?必然是,子女无主见,无自我,从而唯唯诺诺,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现代人,更不用说是人才。

当然,我不是说,孔子撒谎了,而是孔子没机会自己做这件事,所以不知道后果。孔子的父亲死的非常早(生孔子的时候年龄很大),孔子的母亲,我没见着记载,但是从他的言语中,可以猜到,肯定不长寿。所以,孔子,没机会把孝道彻底做下去。

另一方面来说,孔子有机会彻底做下去了,那他绝对不可能取得后来的成就。所以,事实上,孔子的父母死得早,反而让他有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人是一种动物,再高级,也是动物。脱离了这个,去谈人,最后,肯定会坠入到玄学中去。神秘是吸引人,但是,离现实,就会差了十万八千里。
转至第73楼第 73 楼 叟虎2018 2019/1/27 10:06:02  的原帖:你显然是猴子变人的信仰者了,我上面已经说,你这种思想,会导致人类社会成为动物世界,其实这么说太轻了,你这种思想必然导致人类社会沦为禽兽不如的恶魔世界。近年的地沟油、毒奶粉、假疫苗等以及幼稚园杀童、公交车放火的各种毫无底线的行径,都是由你这种思想所引发的。这一点,你显然也不会反对。恶果已经出来了,却仍然执迷不悟?

你取“儒家的中庸”?笑话,你根本上反儒,怎么还能取儒家的理念?

道德不是人定的,而是天定的,是天理。你说“彻底没有私心的人,更可怕,因为可能会不站在人类的立场上”?你这是什么混乱的逻辑?你以为人类跟万物是对立的关系吗?恩,这就是你这种持有“弱肉强食”理论的人必然拥有的立场。我告诉你,人类跟万物,并不是对立关系。人是万物之一,人与万物本是一体。这就是中国文化的观点,你当然无法理解。说的简单点,自然界中的任何物种都有其存在的理由,都是不可或缺的,即便是苍蝇老鼠,也是自然界中必要的生物,人是不能消灭这些看似对人“有害”的物种的,否则人类也将毁灭。由于错误的“人定胜天”观点的影响,以前曾有过“除四害”的错误做法,试图把苍蝇老鼠乃至于麻雀都消灭,现在看,这是多么无知而可悲的事啊!!!

人类世界不能成为动物世界,否则,它必将禽兽不如而堕落为恶魔世界。关键问题在于,人有恶意。动物世界中,即便是虎狼,也没有恶意,因为动物本就是无善无恶的。恶意,具体有很多表现,比如贪欲,就是人类独有的一种恶意。虎狼有贪欲吗?没有。虎狼无非是吃饱而已,它不会像人类那样贪得无厌。人类会受贪欲驱使而“储存”远超过自己消耗范围的“财产”,但动物不会。所以如果人类社会跟动物世界一样,那么由于这种贪欲的存在,人类社会必然堕落为禽兽不如的恶魔世界。

孟子讲,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那么这种率兽食人的结果,就来自人类的那种难以抑制的贪欲。

人类的另一个恶意,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动物是不会做损人不利己之事的,但人却会。这就是出于一种恶意。由于这种恶意,人类会把屠刀挥向与自己毫无关联者,比如幼稚园杀童、公交车放火等恶行,都是动物不可能做的。

所以人类世界绝不能等同于动物世界,否则它必将堕入禽兽不如的恶魔世界。

谁告诉你“权利斗争,在底层,就极端赤裸,无底线;而高层,就温情多了,高明多了”?你这种毫无逻辑的想象是没有意义的。事实上,底层由于没有多少利益可争,多数情况下反倒是和平的状态。相反,高层由于利益重大,所以其斗争就成万倍的残酷与激烈。比如,李世民是高层吧?玄武门之变,杀兄屠弟,残酷不?而底层又有几人会作出这种事?唐末,朱温跟其子之间的那种权力斗争,残酷吧?底层百姓又有几人会那么搞?历朝历代的皇权斗争的惨烈程度,都远超普通百姓一万倍。这是历史事实。你最好多少懂点历史之后再来。

你说“我不是不提倡道德,而是不认可”,不认可,比不提倡更激烈,懂吗?不认可就是反对的态度。而不提倡呢,则未必反对。这种简单的概念,你能搞清楚吗?

你说按照孔子说的“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执行下去,“必然是,子女无主见,无自我,从而唯唯诺诺,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现代人,更不用说是人才”,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孔子的意思是说,如果认为父母不对时,应该耐心的进行规劝,如果父母不听,那也不要紧,仍要对父母保持尊敬,同时不要违反道义(即人类自古至今普遍认可的价值观),如此态度柔和的反复规劝,这叫“劳而无怨”。

说白了,就是既要遵守“从义不从父”的儒家原则,又不能用简单粗暴的方式破坏与父母的亲情,这样做有错吗?难道你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就能“成为合格现代人”了?难道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就算“人才”了?看来,你定义的“现代人、人才”,跟人类自古至今普遍认可的价值观是相冲突的。

你说“孔子有机会彻底尽孝了,那他绝对不可能取得后来的成就”,你这么说又有什么依据啊?没有依据那就是毫无意义的妄想。中国历史上既能向父母尽孝又能取得很大成就的人并不少见,比如海瑞就是其中之一,海瑞事母至孝,但同时成就了一代圣贤的丰功伟绩,千古流芳。可见你认为的“彻底尽孝就不能取得成就”的说法,是无知的。

人跟动物是不同的,如果依照动物界的标准来搞人类社会,则人类社会必然不如动物界,因为它将堕落为恶魔世界。所以即便从现实的角度看,你那套,也是有害无利的,且其毒害已经很严重了。如上所言,恶果已经出来了,却仍然执迷不悟?
转至第87楼第 87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27 15:12:39  的原帖:海瑞乃万年青草,可以傲霜雪,而不可称栋梁

在道德上,海瑞是顶尖的;但是,在才能上,海瑞远不是。

自古至孝之人,很多;但是,绝对没出过顶尖人才。孔子的孝,是对父母的怀恋;曾子的孝,或许够,但是曾子只是继承儒家和发扬儒家,远不是开创人物,在政治上,其容不下吴起,就注定了其只是守成之人,而不是强国之人。

孟子才能何其霸气,游走各国之时,“后车数十乘,从者数百人,传食于诸侯”。但是,哪怕在齐国再受礼遇,也不会以他的思想治国。其关键点,就在于,儒家乃是守成之学,而不是强国之学

要强国,必须从儒家的思想之外,寻找订立正确规矩的东西,寻找开创性的东西;而日常生活,乃至普通人,庸才,才更合适于儒家。

要明确儒家真正的位置、作用,才不会制造,没必要的灾难。
呵呵呵~你竟然说海瑞才能不足?海瑞夺了退休宰相徐阶侵吞的数十万亩大量田产,使之重归于被剥夺的群众手中;海瑞戏弄胡宗宪、戏弄鄢懋卿乃至于严嵩于股掌,海瑞骂嘉靖皇帝,........凡此种种,不但能全身而退且步步高升,如此本领,你敢说海瑞才能不足?

海瑞不是栋梁?海瑞扶危济贫、锄强扶弱、且断案如神,详见《海公案》等(书中内容虽然未必全真,却也决不可能是扑风捉影)。海瑞生前已成为大明王朝的楷模被万众敬仰,死后被群众封神(门神),而在历史上有此殊遇者不过关羽、岳飞等寥寥数人尔,如此人物,你敢说他不是栋梁?

看来你对“栋梁”的定义也是另类的,估计你会把一些贪官污吏当成“栋梁”的吧?可笑。

你说儒家是“守成之学,而不是强国之学”,这又是逻辑错乱。‘守成’就不能是‘强国’了?守成也可以强国。守成对应的,是开创。对于一个朝代而言,开国皇帝是开创者,其后的都算守成者。守成就包括强国了。你最好把这些基本概念搞清楚。

所以你关于“强国”的说法都是错的。

关于德与才的问题,司马光有过论述,“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

司马光认为,与其用那些有才无德的小人,不如用那些无才无德的愚人。理由很简单,愚人兴不起大风浪。

而事实上,无才无德的愚人极少,所以在用人问题上,即便得不到德才兼备者,也满可以退而求其次,去用那些“德胜才”的君子。如上所言,“才胜德”的小人是不能用的,因为必然添乱。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对于“德才问题”的比较正统的论述。历朝历代凡是违反此规则的,都因此走向衰败。仍以明朝为例,如果不是嘉靖任用了“才胜德”的小人严嵩,大明怎么会那么快就走向颓废呢?

如果大明朝有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海瑞式的不贪财不贪色且能力超群的栋梁之材,那么大明江山千秋万代也未可知。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

至于你说“庸人适合儒家”,这真是无知的梦呓。中国历史上自汉武帝以来做官的多是儒家,自科举以来则进一步把儒家典籍作为考试科目,历朝历代的名儒能人不可胜数,在你眼里,这都是“庸人”?哈哈哈~

无知者无畏。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2/2 14:53:22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14:15:39    引用回复:
94
转至第88楼第 88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27 15:33:20  的原帖:如果说,推崇儒家,就一定要恢复孝道,那么,我可以说是反对儒家的人。

但是,我也是极少数看清孝道的人。就像有人攻击孝道中“卧冰求鱼”“郭巨埋儿”这些故事,而我是极少数,能明确告诉对方,“24孝只是承载的八卦传播功能,而不是使用功能”,的人。

我曾经想写一篇总结孝道的文章,题目是“使命的终结:传统孝道的消亡挽歌”,提纲我都列好了,结语也写好了,写中间的时候反而犹豫了,导致写作冲动消失,而搁下了。

简单来说,就是,传统孝道,是一个让百姓服从的、社会稳定的工具。

有若说:“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这就是,对孝道,最清醒的认识。

但是,现代社会,需要重新订立合适的社会规矩,需要大家有主人翁的精神;传统孝道,就失去了存在的土壤;记住,我反对恢复传统孝道的原因,是其失去了存在的土壤,强行去做,只会是无用功

我们需要的,是重新订立父母与子女的正确道德关系

或者说,我希望看到一种新的,父母和子女,的道德约束关系。

孝道,是人类天然存在的一种感情。人都是由胚胎到婴儿再到少年青中老年的,所以人都离不开父母的养育。养育子女是一种义务,那么孝道也是一种义务。在古代,父母去世都要守孝3年,为什么?因为“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人从婴儿开始至少要3年离不开父母怀抱,所以应该守孝三年。

至于二十四孝的“郭巨埋儿”等,那都是胡说八道,那是违反儒家基本价值感的变态行为。那是把孝当成了最高价值观了,儒家的最高价值观是“孝”吗?非也!

道义,才是儒家最高价值观。别忘了“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别忘了“舍生取义”,“埋儿”?这是杀人吧?杀死儿子是“义”的吗?不是,相反那是“不义”的。因此所谓“郭巨埋儿”的胡说,本就是不义的劣行。

至于“孝悌者不犯上作乱”,这显然对社会稳定是有利的。一个社会要发展,就需要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所以正常的社会需要“孝悌者”,这有问题吗?

有主人翁的精神,跟孝道有冲突吗?难道在你看来,只有不孝之徒才能做“主人翁”?你看看民国时代的那些大师们,包括胡适在内,哪一个不是孝子?为什么那些民国时代的反传统的人反而多数都是孝子?这就是传统文化的底蕴,那些大师们,都是有着丰厚的传统文化基础的,正因此,他们才能成为大师,懂?

相反,你看看最近几十年,有过民国时代那种大师级别的人物出现吗?没有,为什么?理由很简单,没有了传统文化的滋润,就只能产生你说的那种“庸人”了,毫无灵性的、不知道义只认利益的庸人。

父母与子女的正确关系,只有在大家共有一个高于利益的理念做基础时才能产生。这种理念,就是“重义轻利”的价值观,就是把道义做为最高价值,父母与子女都以此为标准,这时候才能产生正确的亲情关系。

儒家价值观就是这种理念,早就有了,不必你去“订立”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14:38:37    引用回复:
95
转至第89楼第 89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27 15:46:05  的原帖:订立社会规矩,必须从性本恶,出发

虽然,我向来认为,人性有善有恶,当赏善罚恶,当崇善抑恶;但是,本质上,人性就是人性,无所谓善恶。

否认人的动物性,而非要冠上一个伟大的头衔,其实,并不是不好,只是有前提;这个前提,就是,已经立好了合适的规矩,万世一系地照着做,就好了。事实是,现实没那么乐观,我们从汉代以后,一直是儒学立国,不管是阉割过的,还是原味的,至少是儒家独大,但是,我们依然屈辱地灭亡了很多次。

彻底毁灭过去,固然不好;难倒,彻底照搬过去,就会正确

心存取舍之道,才是我对儒学的真正态度。
性本恶是法家的谬论,也是希特勒的谬论,自古至今,凡是持此谬论以治国的,没有得好的。秦始皇用法家,结果两世而亡,嬴政一族被诛灭三族、断子绝孙;希特勒用这套,结果也是短短十几年就身死国灭,秦始皇搞了15年、希特勒搞了12年。

可见这种性恶论的谬论,只能导致亡国灭种之灾。

人之初性本善,这是人类自古至今普遍认可的价值观,无论是儒释道还是基督教伊斯兰教等,莫不如此。你认为性本恶,有用吗?

人性,是神性与兽性的复合体。人类只有“存天理去人欲”,才能存神性、去兽性。天理即神性,人欲即兽性。

灭亡了很多次?灭亡怎么会“很多次”?灭亡只有一次。事实上中华民族始终没有灭亡过,只是亡了几个证券而已。为什么很多民族早已灭亡了?为什么华夏民族至今犹存?这有多方面原因,其中重要一点,就是我上面所言的 “求义得生”的道理,由于以义为本、重义轻利,所以虽然最终未必“求义得义”,但求义得生还是做到了。另外,这也是华夏民族的福报使然啊,说到这,就又是你无法理解的“玄学”了,《易经》讲,‘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家庭如此,国家亦然啊。所以也可以说“积善之国,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国,必有余殃”。从这个角度看,华夏民族能至今存在,那就是“积善之国,必有余庆”的缘故。至于‘积不善值之国’,上面说的秦始皇和希特勒,都是这个范畴,必有余殃啊。

如果照你的那种“现代的”思想去搞,中华民族早就彻底的灭种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14:48:01   
96
转至第90楼第 90 楼 坐在葡萄架下 2019/1/27 16:20:57  的原帖:从动物的基点出发,并不是为了让人回归动物,而是为了让人高于其他动物。

而只有从真实的动物性出发,才能真正找到人类的需求。

我一直认为,老百姓需要欺骗与自我欺骗,并不是想祸害百姓;而是,现实中有非常多的无奈,所以,需要给老百姓,提供逃避的借口,给现世以心灵的安慰,许身后以灵魂的救赎。

只有充满欺骗与自我欺骗的社会理论,才有实现的可能,才有实现的价值。

而这,也可以从人的动物性上,找到根源。人类,进化出了共同想像能力,才让智人站在了所有生物的最顶端。事实上,所有的社会理论,都是以这种共同想像力为基础,而发展出来的。

不管是来自神的声音,还是来自天的声音,我其实都不反对。但是,这么多神,这么多天,我们该听哪个声音?其基本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我找到的判断对错的根本标准是:不能危害种族的生存繁衍。

你能告诉我,你找到的判断对错的根本标准是什么么?

不要告诉我,是到实践中去检验,也不要告诉我,因为那是儒家的天。
你这都是“进化论”的说法,你持有这种谬论,就不可能成为现代的文明人。知道美国的《独立宣扬》吗?“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人因受造而平等,只有这种理念,才能产生现代民主制度。相反,你的那种进化论,只能导致希特勒式十二年而亡的结局,它经不起历史检验。

你说“到底该听哪一个?”,其实造物主只有一个,天、上帝、真主等等只是不同的人群对造物主的不同称谓而已。用中国文化讲,叫“道一而教异”。

关于对错标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标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就是一个关于对错的标准。违反这个的,就是错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2/2 15:00:27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14:51:26    引用回复:
97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普世夜话 2019/1/26 12:03:30  的原帖: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古人把怎么做人与怎么做事统一起来,强调做君子。君子所在当然是文明所在。
现代文化相比与古代已经越来越表面化,越来越重包装,越来越重利益。
儒家讲要以仁义为利益。法家从荀子一脉及今,以“性本恶”为起始,无从为善。不得已把文明做托词做手段搞经济开发。
古人的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君子之风,现代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铜锈之气。
这种铜锈气的“文明”是楼主讲的手段式文明,这种君子之风算是楼主讲的目的式文明。可以这么理解吧。
今人天说古人,太穷。古人说今人,太匪。
君子喻于义,知足长乐。小人喻于利,永不满足。
其实这也不矛盾,利的大小是相对于人自身的欲望大小而言的。传统文化都在强调对欲望的约束。或贫或富与做君子没有必然联系。君子可以安于贫,但富贵中也可有君子之风。君子诚于中而形于外,在哪里都是君子。
儒家思想与法家思想对照,古今对比,就容易明了。
自联军打破国门之后,强国梦使人兴奋,结果是极速的外表变强壮了。外强就需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需要强化人的欲望,这样才能促人奋斗进而促进消费进而搞活市场,形成市场经济循环,增加税收,商君书思想起作用了。
一阴一阳谓之道。事情有利的一面同时有弊的一面。
当下利弊凸现,呼唤道德的声音,呼唤仁义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了,好。这也是人类自觉反省总结的必然结果。



转至第84楼第 84 楼 叟虎2018 2019/1/27 10:38:22  的原帖:嗯,你这套观点,是符合中国文化的价值观的,点赞。
转至第92楼第 92 楼 普世夜话 2019/1/29 10:31:31  的原帖:坚持荀子“性本恶”主张的一脉至今,认为人就是好不了,所以要严管,强调法制。既然主张性本恶,则高尚道德没有源头,此主张者的任何高尚口号当然都是假大空。
法律是不能约束人心的,这是法家思想的短版。孟子主张性本善,儒家思想比法家思想要宽广且高大。
现代对社会治理,限制有余而引导不足,甚至是不知用什么来引导。体现出了堵不住的漏洞。
中国历史上对道德引导最有力的是佛家道家,主张淡泊欲望。无欲则刚,无欲则无私,这才是道德高尚的源头。中华传统文明是一个完整的道德、思想体系,现实经验告诉我们,需要恢复这个“完整”。
现实中需要“殛鲧用禹”



说得很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22:19:07    跟帖回复:
98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个人道德修养,不是终极判据。

你始终没有分清楚,个人和统计,的区别。

个人道德修养体系,任何一种文明都是完备的。你始终没有跳出文明来谈文明。这样,大家就没法谈。

你要明白,任何一种文明,都有一个完备的道德体系;而他们的立足点,是各不相同的;互相批判是一种车轱辘话的扯皮,是没有意义的。

而要有评论的前提,是有一个共同认可的基点。比如,能不能打得过野蛮人,就这一点,可以评判任何一个文明的抗揍能力。

你始终希望以儒家的道德标准为终极判据,和我对话,这样,就只能是鸡同鸭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22:25:31    跟帖回复:
99
海瑞是万年青草,这个不是我的评判,是明朝人的评判。

道德楷模和顶级人才不是一回事;雷锋也是道德楷模,但是离顶级人才就非常远。

建议你先看看《万历十五年》,了解下海瑞逼迫徐家退田的事的背景,和最后的结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23:57:57    跟帖回复:
100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3 21:29:10    引用回复:
101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普世夜话 2019/1/26 12:03:30  的原帖: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古人把怎么做人与怎么做事统一起来,强调做君子。君子所在当然是文明所在。
现代文化相比与古代已经越来越表面化,越来越重包装,越来越重利益。
儒家讲要以仁义为利益。法家从荀子一脉及今,以“性本恶”为起始,无从为善。不得已把文明做托词做手段搞经济开发。
古人的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君子之风,现代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铜锈之气。
这种铜锈气的“文明”是楼主讲的手段式文明,这种君子之风算是楼主讲的目的式文明。可以这么理解吧。
今人天说古人,太穷。古人说今人,太匪。
君子喻于义,知足长乐。小人喻于利,永不满足。
其实这也不矛盾,利的大小是相对于人自身的欲望大小而言的。传统文化都在强调对欲望的约束。或贫或富与做君子没有必然联系。君子可以安于贫,但富贵中也可有君子之风。君子诚于中而形于外,在哪里都是君子。
儒家思想与法家思想对照,古今对比,就容易明了。
自联军打破国门之后,强国梦使人兴奋,结果是极速的外表变强壮了。外强就需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需要强化人的欲望,这样才能促人奋斗进而促进消费进而搞活市场,形成市场经济循环,增加税收,商君书思想起作用了。
一阴一阳谓之道。事情有利的一面同时有弊的一面。
当下利弊凸现,呼唤道德的声音,呼唤仁义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了,好。这也是人类自觉反省总结的必然结果。



转至第84楼第 84 楼 叟虎2018 2019/1/27 10:38:22  的原帖:嗯,你这套观点,是符合中国文化的价值观的,点赞。
转至第92楼第 92 楼 普世夜话 2019/1/29 10:31:31  的原帖:坚持荀子“性本恶”主张的一脉至今,认为人就是好不了,所以要严管,强调法制。既然主张性本恶,则高尚道德没有源头,此主张者的任何高尚口号当然都是假大空。
法律是不能约束人心的,这是法家思想的短版。孟子主张性本善,儒家思想比法家思想要宽广且高大。
现代对社会治理,限制有余而引导不足,甚至是不知用什么来引导。体现出了堵不住的漏洞。
中国历史上对道德引导最有力的是佛家道家,主张淡泊欲望。无欲则刚,无欲则无私,这才是道德高尚的源头。中华传统文明是一个完整的道德、思想体系,现实经验告诉我们,需要恢复这个“完整”。
现实中需要“殛鲧用禹”



哈哈,普世傻子被同样的臭味吸引过来了。

高尚口号当然不是假大空,是怕你和楼主这样假大空的人赋予了它假大空的属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3 22:01:37    引用回复:
102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普世夜话 2019/1/26 12:03:30  的原帖: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古人把怎么做人与怎么做事统一起来,强调做君子。君子所在当然是文明所在。
现代文化相比与古代已经越来越表面化,越来越重包装,越来越重利益。
儒家讲要以仁义为利益。法家从荀子一脉及今,以“性本恶”为起始,无从为善。不得已把文明做托词做手段搞经济开发。
古人的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君子之风,现代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铜锈之气。
这种铜锈气的“文明”是楼主讲的手段式文明,这种君子之风算是楼主讲的目的式文明。可以这么理解吧。
今人天说古人,太穷。古人说今人,太匪。
君子喻于义,知足长乐。小人喻于利,永不满足。
其实这也不矛盾,利的大小是相对于人自身的欲望大小而言的。传统文化都在强调对欲望的约束。或贫或富与做君子没有必然联系。君子可以安于贫,但富贵中也可有君子之风。君子诚于中而形于外,在哪里都是君子。
儒家思想与法家思想对照,古今对比,就容易明了。
自联军打破国门之后,强国梦使人兴奋,结果是极速的外表变强壮了。外强就需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需要强化人的欲望,这样才能促人奋斗进而促进消费进而搞活市场,形成市场经济循环,增加税收,商君书思想起作用了。
一阴一阳谓之道。事情有利的一面同时有弊的一面。
当下利弊凸现,呼唤道德的声音,呼唤仁义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了,好。这也是人类自觉反省总结的必然结果。



转至第84楼第 84 楼 叟虎2018 2019/1/27 10:38:22  的原帖:嗯,你这套观点,是符合中国文化的价值观的,点赞。
转至第92楼第 92 楼 普世夜话 2019/1/29 10:31:31  的原帖:坚持荀子“性本恶”主张的一脉至今,认为人就是好不了,所以要严管,强调法制。既然主张性本恶,则高尚道德没有源头,此主张者的任何高尚口号当然都是假大空。
法律是不能约束人心的,这是法家思想的短版。孟子主张性本善,儒家思想比法家思想要宽广且高大。
现代对社会治理,限制有余而引导不足,甚至是不知用什么来引导。体现出了堵不住的漏洞。
中国历史上对道德引导最有力的是佛家道家,主张淡泊欲望。无欲则刚,无欲则无私,这才是道德高尚的源头。中华传统文明是一个完整的道德、思想体系,现实经验告诉我们,需要恢复这个“完整”。
现实中需要“殛鲧用禹”



转至第101楼第 101 楼 最后的最后ID 2019/2/3 21:29:10  的原帖:哈哈,普世傻子被同样的臭味吸引过来了。

高尚口号当然不是假大空,是怕你和楼主这样假大空的人赋予了它假大空的属性!
最后的IQ,你好啊,我正想你呢,你就来了。
先说声谢谢。
所为何事呢,也很简单。
当初我对你说讲道德讲谦让时,你说我虚伪、伪善,是吧。
开始觉的奇怪,然后恍然大悟。
荀子一脉传承,讲的是性本恶,这种人的思想里没有讲道德的根源,这种人脑子里没有善根儿。这种人就不是好人。没有人品可言。
你启发我了,再次道谢。
我用最大声说:
   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3 22:04:16   
103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普世夜话 2019/1/26 12:03:30  的原帖: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古人把怎么做人与怎么做事统一起来,强调做君子。君子所在当然是文明所在。
现代文化相比与古代已经越来越表面化,越来越重包装,越来越重利益。
儒家讲要以仁义为利益。法家从荀子一脉及今,以“性本恶”为起始,无从为善。不得已把文明做托词做手段搞经济开发。
古人的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君子之风,现代理念所赋予“文明”的内涵更多的是铜锈之气。
这种铜锈气的“文明”是楼主讲的手段式文明,这种君子之风算是楼主讲的目的式文明。可以这么理解吧。
今人天说古人,太穷。古人说今人,太匪。
君子喻于义,知足长乐。小人喻于利,永不满足。
其实这也不矛盾,利的大小是相对于人自身的欲望大小而言的。传统文化都在强调对欲望的约束。或贫或富与做君子没有必然联系。君子可以安于贫,但富贵中也可有君子之风。君子诚于中而形于外,在哪里都是君子。
儒家思想与法家思想对照,古今对比,就容易明了。
自联军打破国门之后,强国梦使人兴奋,结果是极速的外表变强壮了。外强就需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需要强化人的欲望,这样才能促人奋斗进而促进消费进而搞活市场,形成市场经济循环,增加税收,商君书思想起作用了。
一阴一阳谓之道。事情有利的一面同时有弊的一面。
当下利弊凸现,呼唤道德的声音,呼唤仁义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了,好。这也是人类自觉反省总结的必然结果。



转至第84楼第 84 楼 叟虎2018 2019/1/27 10:38:22  的原帖:嗯,你这套观点,是符合中国文化的价值观的,点赞。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92楼第 92 楼 普世夜话 2019/1/29 10:31:31  的原帖:坚持荀子“性本恶”主张的一脉至今,认为人就是好不了,所以要严管,强调法制。既然主张性本恶,则高尚道德没有源头,此主张者的任何高尚口号当然都是假大空。
法律是不能约束人心的,这是法家思想的短版。孟子主张性本善,儒家思想比法家思想要宽广且高大。
现代对社会治理,限制有余而引导不足,甚至是不知用什么来引导。体现出了堵不住的漏洞。
中国历史上对道德引导最有力的是佛家道家,主张淡泊欲望。无欲则刚,无欲则无私,这才是道德高尚的源头。中华传统文明是一个完整的道德、思想体系,现实经验告诉我们,需要恢复这个“完整”。
现实中需要“殛鲧用禹”



转至第101楼第 101 楼 最后的最后ID 2019/2/3 21:29:10  的原帖:哈哈,普世傻子被同样的臭味吸引过来了。

高尚口号当然不是假大空,是怕你和楼主这样假大空的人赋予了它假大空的属性!
转至第102楼第 102 楼 普世夜话 2019/2/3 22:01:37  的原帖:最后的IQ,你好啊,我正想你呢,你就来了。
先说声谢谢。
所为何事呢,也很简单。
当初我对你说讲道德讲谦让时,你说我虚伪、伪善,是吧。
开始觉的奇怪,然后恍然大悟。
荀子一脉传承,讲的是性本恶,这种人的思想里没有讲道德的根源,这种人脑子里没有善根儿。这种人就不是好人。没有人品可言。
你启发我了,再次道谢。
我用最大声说:
   谢-------谢-------
傻子,老子指正你,法律管不了假大空的话,只能管你这种假大空的人!

你就是法盲!另外,你傻子谦让过吗?哈哈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2/3 22:04:52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3 22:11:57    跟帖回复:
104
楼主大傻,因为我指出他不承认“不准反驳,不准辩解”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气得天天用脏话骂人。和普世二傻是一路“君子”!哈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5 10:41:42    跟帖回复:
105
最后,我说儒家适合日常生活,普通人,庸才。

这三者是并列的。就是说儒家适合人际交往,儒家实际上也是最擅长礼法的。另,一般人,才能不是拔尖的人,一辈子用儒家也就足够了。

对于想突破的人,儒家容易有束缚作用,需要跳出儒家。

就是说,儒家可以用于人际关系,用于个人修养;其他的方面就力有未逮,明白?
13585 次点击,131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文明,是手段还是目的?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