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fujunnie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新模范军——第一支英国国家军队
9729 次点击
3 个回复
fujunnie 于 2019/1/3 11:28: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新模范军——第一支英国国家军队
                                 ————摘自《西方文明的历程》


    最重要的当然是新模范军议案了,这个议案将之前零碎独立的几支军队整编为一支国家军队。主要想达到三个目的,一,没有区域概念,第二,组建一支专业的军队,不掺杂其他宗教,政治目的,第三,这支军队给养议会首先应给予保证。但是这个议案也使上院的贵族们心中很不是滋味,因为议案规定议员不能担任军队军官,也就是上院的贵族议员也不能担任军队军官,我们知道中世纪的欧洲贵族的职业就是战争,贵族本来就是军队的各级军官,而且贵族人数不多,还都是高官,如今却被剥夺这种权利,自然忿忿不平。不过起草者也预先知道上院可能的不满情绪,议案同时还规定,团级以上军官的任命必须经过上院的批准,但是这条规定又为模范军的创建平添了许多波折。

    在选择新模范军司令官时首先出现了问题,因为议员不能担任军官的排除法案将包括克伦威尔,埃克塞斯,曼切斯特等将军在内的许多人都排除在候选人外,有团级以上经验的候选人寥寥无几。就这样司令官的职位戏剧性地落在费尔法克斯身上,费尔法克斯来自约克郡的一个贵族家庭,不过最早是苏格兰爵位,直至最近才转为英格兰爵位。费尔法克斯家族继承了中世纪贵族以战争为职业的传统,家族三代职业军人,三位叔叔战死在保卫查理一世的姐夫,新教选帝侯弗雷德的欧洲战场上,父亲也是议会军中的一位将军。当时费尔法克斯只有32岁,但是在之前战斗中已经表现出了军队领导人的气质,并且有几次与克伦威尔并肩作战的经历,他动如脱兔,静如处子,处事果断有力,难能可贵的是他为人谦虚,平和,没有野心,这也是他能被大多数人接受成为模范军总司令的主要原因,1月21日在下院的表决中,费尔法克斯的司令官任命以101票赞同69票反对获得通过。费尔法克斯是一位温和的清教徒,并不狂热,也不经常发表有关于宗教方面的言论,但忠于议会事业是肯定的,实际上费尔法克斯也许宗教信仰并不强烈,但是政治立场却很鲜明,他是一个强烈的共和分子,一生为共和,自由,平等而战,他的父亲由于宗教信仰一直是坚定的议会党人,很早就起兵反对查理一世,费尔法克斯也很早就一直在父亲的议会军中服役,当时之所以被认为淡薄于政治,可能是因为被任命时名气并不大,与议会也较少联系的原因。

    模范军的组建过程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上院利用自己的军官批准权否决了费尔法克斯提交军官名单中的57名,而且并不是由于军事而是宗教、政治原因,这57名他们反对的军官中就有35名属于清教独立派或其他小教派,他们还让每位军官都签署合约承诺支持由议会决定教会事务。最后在下院的敦促,伦敦市政委员会威胁撤消财政支持的压力下,外加费尔法克斯自己的爷爷通过代理人投上至关重要的一票(费尔法克斯爷爷也是上院议员,但是很少出席会议,在这关键时刻通过代理人投了一票),最后才通过费尔法克斯的军官名单。不过此时的新模范军仍然是一纸空文,因为上院仍然没有通过对费尔法克斯的任命及自我排除议案,埃克塞斯,曼切斯特等将军也都还没有辞去军职,他们的士兵也不愿在别的将军手下服役,局势异常混乱,有被国王军队抓住机会反击的危险,共和事业处于功亏一篑的险境中。为了打破这一僵局下院做出让步,通过自我排除议案的修正案,虽然同样规定了上下院议员必须辞去军官职务,但是给出四十天的宽限期,允许他们在这段时间内被重新聘用为军官。这个修正案原本是为埃塞克斯准备的,但是最后却被克伦威尔所用,重新担任模范军骑兵司令官,有时候确实是人算不如天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上院才勉强通过自我排除议案,而费尔法克斯的任命也只是以一票的优势在上院获得通过,可以想象没有他爷爷老老费尔法克斯伯爵也就没有模范军。由此可见议会内部斗争之激烈,组建模范军之艰难,用尊严受到伤害似乎很难解释上院极力阻止模范军的建设及对战争最后胜利的争取,这里还牵涉到埃塞克斯等人的阴谋,他们一直希望重新建立中世纪的贵族政治,在国王缺席时,由他担任最高军事指挥官,甚至是摄政的角色,所以他一直违背议会的命令,就是想成为战争的主导者及和平的构建者。即使是辞去军职,埃塞克斯也没有死心一直在追求自己的梦想,而新模范军明显是埃塞克斯的拦路虎,所以他一直利用议员的身份对苏格兰英格兰二国委员会施加压力阻碍模范军的建设。

    从上面模范军艰难创建的过程也可以看到克伦威尔在模范军的创建初期对它的影响并不大,作用甚微,也可以看到英格兰政坛的复杂,这潭千年的湖水什么样的沉淀都有。费尔法克斯家族是一个来自约克的贵族家族,在议会中本身就有很大的影响力,约克郡及周边选区的议员也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久不问政事的费尔法克斯爷爷也亲自出马,也正是这些以费尔法克斯家族为中心的主战议员将费尔法克斯推上司令官的宝座。历史上费尔法克斯在克伦威尔巨大的身影下一直默默无闻,实际上他才是英国革命的真正定海神针,也可以说是他一直在主导历史的进程。费尔法克斯是英国绅士的代表,冷静,稳重,矜持,克制,中和,甚至可以说他是英国文明的象征,代表着兄弟之爱与理性,不冲动与极端,永远走在人间正道上。在英国革命第一次内战的后期及第二次内战中,他是模范军总司令,英军总司令,而克伦威尔只是骑兵司令,是他的副手,他牢牢地掌控着军队。

    当模范军受到不公平待遇时,他没有让传统思想束缚自己,而是支持模范军进军伦敦,驱走了议会中的长老派,为更为自由、平等的独立派掌权打下基础。他宽容对待军中的公平派,让他们在军中自由发展没有过分干预,人类自由、平等思想因而得以在英格兰成熟结果。当公平派发动暴乱提出一些脱离实际的要求时,他果断出兵镇压,不过他对暴乱的处理非常宽容,只处死几名领导人,其他人一概既往不咎,他一生在维护公平正义的事业。在是否弑君上他与克伦威尔等人发生分歧,他反对弑君认为英格兰没有国王的话将陷入混乱之中,后来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他朴素的远见,之后他退出军队淡出政坛隐居于约克乡间,他还是一位诗人,我们今天还可以欣赏到他那些淡雅雍容的诗。在查理二世复辟最关键时刻,他再次扮演决定性角色,在查理二世答应保留限制王权的共和政制的条件下,他支持当时模范军苏格兰主将蒙克将军的保王举动,支持查理二世复辟,反对已经不知所措的模范军主将兰伯特,避免了再次内战,使英伦三岛免遭战火的再次涂炭。虽然稳住脚跟之后的查理二世逐渐废除了共和政制又慢慢回归君主制,但此时这些共和理念已经留存于人们心中,再也无法抹除,终于在光荣革命中得到完全实现。由于篇幅有限本书无法对费尔法克斯过多的介绍,但是他与克伦威尔一样都是影响历史进程的关键人物,也是一位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这点毋庸置疑。

    新模范军由6600名骑兵,1000名重骑兵,14400名步兵组成,原则是将之前战斗中表现优秀的军人招致麾下,Fairfax被授予任命所有团级以下军官的权力,他成功地将战斗中血与火洗礼的感情拧成一条绳,将模范军打造成一支专业正规的军队,尽量消除了地域、政治、宗教的影响。不过地域、政治的影响好消除,宗教却很难做到,虽然团级以上军官的选拨标准涵盖了很大的范围,但是由于独立派清教徒在军事、政治上的巨大胜利使他们在人数上有着垄断性的优势。特别是克伦威尔的东部联军骑兵部队,他们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与战绩使最初模范军骑兵的五个骑兵团全部由他们组成,他们在模范军中的人数自然也就最多,影响力也最大。这也是为什么议会原则上一直强调模范军涵盖尽量多的政治理念,宗派教派,可是模范军始终给人感觉是支独立派清教徒军队的原因,有些东西是人为很难强求的。

    新模范军的骑兵相对比较好招募,因为薪资与社会地位都高,甚至很多是军官宁愿降级为士兵也要加入模范军骑兵。步兵就不好招了,待遇低,战损率高,由于一定财产的人可以免于兵役,所以步兵大多来自于社会低层,这也使逃兵率非常高,虽然根据法令可以将逃兵判处死刑,但是这些人很多是无家者,一离开部队就无从找起,1645年模范军步兵最低时人数只有8000人。费尔法克斯曾经向议会报告,他的很多步兵是王军投降而来的,因为这些人已经无路可去,而且随着议会军在战场上的不断胜利,更多的保王党人加入模范军步兵,这是他们保全自己的最好机会。

    新模范军是英国第一支服装统一的军队,红色的外套,蓝色或者灰色的裤子,蓝色是总司令费尔法克斯亲兵的专用颜色,这些已经有了正规国家军队的雏形。而且最主要是军饷不拖欠,给养充足,熏肉,啤酒等当时上好的食品从来不缺,武器装备也较之前的军队为好。这里牵扯到一个有趣的话题,为什么英国有皇家空军,皇家海军却没有皇家陆军?就是因为英国第一支正规的国家陆军不是国王的军队,而且还是国王的死对头,议会的军队,所以传统上也就没有皇家陆军的称呼,不过对这个问题我没有深入了解,是不是这个原因我无法肯定,就算人云亦云吧。

    无论是保王党还是长老党都经常嘲笑新模范军,认为它的军人大多出身卑微,低贱,实际上模范军中相当大比例的军官来自于贵族或者绅士家庭。许多人一直担心模范军的独立派倾向,实际上模范军自己也一直严控表达宗教、政治观点,直到议会由长老派掌控后,才有所放松要求。当然要模范军摆脱独立派的影响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我们知道一开始模范军中独立派所占比例就很高,而且随着战争的发展军事实践的需要,这些对独立派限制的规定更是无法做到,从随军独立派牧师的人数上就可以看到,虽然议会一直严控军队中独立派清教徒的人数,但他们所占比例一直在扩大。

    在全部英格兰军队中模范军的人数还不到一半,但是它承担了几乎全部的战争责任,所以称它为模范军可以说当之无愧。不过由于独立派清教徒几乎控制了模范军,也就发生了一件极为罕见的事,也是人类历史上极为罕见的事,就是军队要求以独立派清教徒自由、平等的理念重新构建国家,推动了英格兰走向共和,也就有了英国革命后半段轰轰烈烈的共和实践。

    随着战事的发展,无论在国王方区域内还是议会控制区都出现了自发的民兵组织,这些人被称为棍棒兵,他们大多是乡村的普通农夫,武器也只是一些棍棒及农具,他们目的只是为了保卫自己的乡村,阻止双方军队的抢劫,掠夺及其他无法无天的行为,1644年12月在Shropshire郡首先出现,而后在全国蔓延开来,在Herefordshire郡曾经发展到15000人,他们要求王军撤出该地区,但是他们也不理睬议会军的招安,他们只想保境安民而己,希望议会军与王军不要踏入他们的土地。虽然这股力量被王军与议会军轻易瓦解,也说明了当时整个社会对战争的厌烦与不满,希望双方尽快结束战争。1645年3月议会通过议案取消国教祈祷书,代以倾向于清教教义的祈祷书,于是在议会控制区的许多教士,乡绅也加入这些棍棒兵表达对议会的不满,对旧国教祈祷书,对圣立甘宗仪式的怀念,他们实际上是一股倾向于国王方的保守力量,也是后来查理二世能够复辟的基础,这些事也给人们一个提醒,任何希望把中产阶层划归给议会方的观点绝对是错误的,英国革命绝对不是一场所谓的资产阶级革命,而是一场与经济基础没有任何瓜葛的宗教冲突,并进而引发政治制度上的大突破。

    此时内战已经进入后期,虽然王军势弱,但是模范军也刚刚创建,如同任何一个新生事物一样,有千头万绪有待处理,所以实力并不强,同时苏格兰人由于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极为不满,他们撤回了大量军队,因此双方都无法一口气吃下对方,局势进入一种僵持阶段。6月8日,费尔法克斯召开军事会议,讨论了二个问题,一个是由谁填补骑兵司令官的空缺,第二个是如何吸引王军作战。对于第一个问题大家一致推荐克伦威尔,而此时克伦威尔也处在自我排除法案的40天重新聘用宽容期内,费尔法克斯马上向议会申请重新聘任克伦威尔为骑兵司令官,对此下院马上同意,但是上院反对,不过下院的同意已经足够使克伦威尔重任军职,也足以让他改变英国的历史,克伦威尔回到军队时,受到了官兵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对于第二个问题,费尔法克斯的战略是围攻国王的大本营牛津,吸引王军主力前来决战,牛津有大量的议员及王室政府部门,许多将领的家眷也在牛津,是一个不得不回防的地方。11日费尔法克斯起兵向牛津方向进军,而查理一世与鲁伯特得到消息后,也向牛津回防,双方在纳斯比一带相遇。由于之前克伦威尔骑兵的赫赫战功使王军胆寒,是战是和王军内部争议也很大,最后还是由查理一世拍板,查理一世明确选择了战争,此时若退的话将受到克伦威尔骑兵的追击,危险与损失都将更大,而且他也几乎无路可退,到处是议会军地方部队的骚扰,只能在此孤此一掷,力求在此战中击败新模范军扭转乾坤,后来史学家也都认为查理一世这个决定是正确的,除了一战外他别无选择。

    这是一场命运攸关的会战。双方统帅都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新模范军集中了1.4万人,其中骑兵6500人,而王军则拼凑了7500人,其中骑兵4000人。

    纳斯比位于北安普顿郡的西北部,是一个古老的山村,有居民七八百人,新模范军的辎重和给养都放在该村,村北约1.5英里处,有一个小高地,这就是模范军的阵地。模范军在小高地上面北列阵,居中的是费尔法克斯统率的步兵,分为两线,骑兵置于左右两翼,克伦威尔在右,艾尔顿在左,在艾尔顿的极左侧还有1000名龙骑兵。王军面南布阵,居中的是国王亲自指挥的步兵,左翼为兰代尔指挥的约克郡骑兵,右翼为鲁伯特指挥的骑兵,两军之间有一块不大的草原。

    14日清晨,新模范军为诱使王军速战,根据克伦威尔的建议,从高地顶部稍微后撤。鲁伯特亲王亲自来到前沿侦察,发现新模范军后撤,为防止模范军“逃脱”,便下令王军快速进攻。10时30分,王军全线出击。鲁伯特率骑兵直扑艾尔顿的骑兵阵地,艾尔顿率部奋起反击,但不幸他本人肩部和腿部都受到重伤,一度还落到王军手中,队伍大乱。但鲁伯特又犯起了老毛病,他追击艾尔顿的骑兵,一直追到纳斯比村,企图夺取新模范军的辎重和给养,不料模范军的辎重有炮队保护。鲁伯特为攻占该村,浪费了极为宝贵的时间。

    与此同时,克伦威尔指挥模范军右翼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高地上冲向正在爬坡的兰代尔的骑兵,费尔法克斯的步兵也与国王亲自指挥的步兵交上了手。克伦威尔的骑兵冲入敌阵,猛砍猛杀,将兰代尔的骑兵击溃,但王军步兵却向费尔法克斯的中路步兵发起了猛攻,费尔法克斯高擎战旗,率部拚命抵抗,王军攻势太猛,模范军步兵多缺乏战斗经验,开始后退。在此紧急关头,克伦威尔除留1个团继续监视兰代尔的残部外,集中其余的骑兵向王军步兵的侧后猛冲。王军步兵遭到前后夹击,顿时大乱,迅速溃散。 鲁伯特攻占纳斯比村后,匆匆返回战场,发现王军已溃不成军,他与国王会合后,收集残部,企图再战,但模范军铺天盖地地冲杀过来,王军官兵吓得魂飞魄散,四散逃命,国王率领约 2000名骑兵向莱斯特逃去。此战王军死亡一千多人,被俘4500人,包括500多名军官,而新模范军只有死亡200人。王军全部枪炮、军火、辎重、100面军旗(包括国王本人的大旗)以及国王的私人书信和公文密件全落到新模范军手里。在历时3小时的会战中,王军主力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纳斯比战役胜利后新模范军逃兵的损失比战场的损失还大,这些逃兵拿走了王军中死者,伤者的财物,唯有克伦威尔的骑兵保持严明的纪律,岿然不动。克伦威尔在给下院的报告中,将所有的功劳都归于费尔法克斯,对自己只字不提,他还把这一切归于上帝的荣耀,不过他也没有忘记表扬那些勇敢的战士们,他说,“这些善良的人为了议会,为了国家的自由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们为了良心可以自由信仰上帝而战,为了议会的自由而战。”此时上院才批准了对他的任命,不过只给了他三个月的任期,这也是在提醒他,当战场上的战斗胜利后,等待他将是另一场战斗。

    此时的新模范军不是之前求胜欲望不强,软弱懈怠互相推诿的议会军,新模范军成立的目的就是想使战争尽快结束。于是取得纳斯比战役的大捷后,费尔法克斯率领模范军主力马不停蹄直扑西部重镇Taunton,这里正遭受王军西部主将Goring率军的围攻。在路过Dorset郡时模范军遭到了棍棒兵的阻拦,要求将该地全部交由他们自己驻防,费尔法克斯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不过他的绅士风度与谦卑的态度也使这些棍棒军折服,他们最终还是让模范军通过该郡。在Taunton附近,费尔法克斯与克伦威尔联手轻松击败Goring,至此整个西部基本平定。

    查理一世四处逃窜希望能够集结更多的兵力,但是四处都是议会军的地方部队,以他当时的实力连这些地方部队都应付不了,于是不得不折回大本营牛津。此时他最担心的是布列斯托,布列斯托斯是英格兰南部的最大城市,而英格兰南部是最支持他的地方,此地若失那么他的基础也就彻底塌陷,他让鲁伯特亲自驻守布列斯托。费尔法克斯与克伦威尔率领模范军主力在扫清了外围城堡后彻底包围了布列斯托并发动攻城战,但是进展并顺利,攻城战中骑兵根本就发挥不了作用,而且布列斯托城高墙厚,几天的大炮轰炸城墙尽然分毫无损。不过城内的鲁伯特压力也很大,由于伤亡,逃兵,守军越来越少,而且最主要的是根本就不会有援军到来,这样下去只能使双方官兵的生命无谓地死亡,这是任何一位有良心的统帅都无法接受的事,于是考虑再三后鲁伯特提出投降请求。费尔法克斯与克伦威尔对鲁伯特这一决定极为敬佩,他们也给了投降王军最大的荣誉,允许他们携带没有弹药的武器离开布列斯托,而且这二位新模范军正副主帅亲自将他们送出二英里远后才返回,表达了对这位战场上生死搏杀的老对手的最大敬意。

    我们说过布列斯托对查理一世的重要性,于是此时在查理一世那狭隘的心灵里,没有什么事比失去布列斯托更让他感到耻辱的,他马上撤了鲁伯特司令官的职务,并严厉斥责他希望他离开部队前往海外。这里又体现了查理一世根本就无视臣民生命,冷酷无情的一面,作为基督教国家内部的战争,上千来为了减少战争的伤亡,一直鼓励投降,在援军根本无望条件下,为了保全官兵生命与市民的生命财产而投降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可在查理一世眼里却是莫大的耻辱,只能让人感叹他不上断头台,谁上断头台?

    在苏格兰战场,Montrose率领的爱尔兰王军也遭到惨败,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为历史所不耻,获胜的苏格兰军队对已经投降的爱尔兰官兵及家眷进行了屠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总计有三百多人。英格兰人与苏格兰人对爱尔兰的仇恨是一个历史积怨,一直沿续到今天的爱尔兰共和军身上,Montrose本人倒是逃脱出来,不过从此也名誉扫地。

    在牛津查理一世不愿见鲁伯特,仍然在怀恨他放弃了布列斯托,王军的军事法庭对鲁伯特进行了审判,不过军事法庭为鲁伯特正名,宣布他并没有不忠与背叛,只是过早地选择了投降,法庭还作出了鲁伯特离开这个国家的决定,但没有强制执行的条文,军事法庭能作出这样的判决,只能再次感叹英伦三岛不愧是个文明,理性的地方,于是鲁伯特在牛津离开战场。不过他对查理一世仍然忠心耿耿,在之后查理二世复辟期间,他也鞍前马后,极为忠诚。在撤了鲁伯特司令官之职后,查理一世任命Digby为王军司令官,但是此时已经是日墓西山,根本无力再战,而且也无人可招。

    之后费尔法克斯与克伦威尔继续扫荡余下的王军城堡,大多数城堡守军已经没有了斗志,纷纷归降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但是也有一些城堡抵抗非常顽强。在Basing House战役中,天主教守军顽强抵抗,城破后仍然不肯投降,克伦威尔下命令对守城将士进行屠杀,包括六名教士在内,根据中世纪基督教内部的战争准则,城破后仍不投降,那么全城所有人的性命就掌握在胜利者手中,不过克伦威尔还是饶过了大多数人,只是将余下所有人包括妇女儿童全部剥光衣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羞辱了他们一番。Langford House战役中,王军接受了优厚的投降条款投降,此时克伦威尔军中有六名士兵抢劫了城中的民宅,克伦威尔的军事法庭立即将他们处以极刑。第一个事例无疑与守军的天主教身份有关,但从这两个事例的鲜明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克伦威尔确实是一个精明强悍的军事家,如此恩威分明就是为了鼓励投降,如果不对拒绝投降者进行震慑,那么以后每个城堡都效仿进行顽强抵抗的话,就平添了包括自己官兵在内的许多无谓伤亡。

    自从签订停战协议之后,爱尔兰的局势倒是颇为平静,查理一世的爱尔兰大臣Ormond一直与叛军在谈判,希望能够在完整保有查理一世爱尔兰国王头衔的前提下得到天主教叛军的支持。此时查理一世卑劣的人品再次表现出来,Ormond对他忠心耿耿,他却不信任他,另外派人与爱尔兰叛军谈判,爱尔兰人倒是愿意帮助他,但是条件也很明确,就是他必须给予爱尔兰人宗教自由,也就是信仰天主教的自由,这本是查理一世最不愿干的事,因为可能使他永远失去英格兰,但此时他已是困兽犹斗,无路可走,于是决定秘密接受这一协议。而且此时教皇的特使也来到了爱尔兰,查理一世写了一封亲笔信给教皇,表示只要天主教徒支持他,他愿意做更多的退让,甚至可以让爱尔兰总督由天主教徒担任。只是天意弄人,在一场伏击战中议会军意外得到这份秘密协议的副本,议会马上将它公之于众。我们知道宗教信仰敏感而强烈,天主教一直是英格兰人仇恨的对象,秘密协议一公布马上引来轩然大波,整个英格兰怒气冲天。看到这种局面查理一世马上否认所作所为,表示并没有派出任何代表与天主教叛军谈判,也没有做出任何在宗教方面退让的承诺,只是想召募军队而己,只是如此一来查理一世在爱尔兰的希望也就彻底破灭了。

    12月5日,查理一世终于不得不向议会表示可以派代表前来牛津和谈,还同意在保证代表安全的前提下,他也可以派出代表前往伦敦谈判,不过此时查理一世的信用已经极其低下,大家都认为他又在拖延时间,没有人去理会他。他又与苏格兰人秘密接触,希望以容许苏格兰长老会在英格兰虽然不是国教但可以特别存在的方式,换取苏格兰人的帮助。他还幻想法国人能从境外直接出兵干预,希望已经在法国的王后能够至少为他带来五千法国精兵,在几百年前威廉一世登陆英格兰的地方哈斯廷登陆。

    但是所有这些挽回不了查理一世失败命运,费尔法克斯继续清扫牛津的外围据点,此时的新模范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他还给予城堡守军极其优厚的投降条件,不只是保证守兵的尊严与生命安全,而且还保证不损坏城内的任何一座教堂,这对当时的人们是最重要的事。这里需要解释一番为什么费尔法克斯要作出这样的保证,否则大多数人都不明就里,我们知道模范军基本上由独立派清教徒组成,而独立派清教徒认为十字架,耶稣像,圣母像,管风琴等等都属于偶像崇拜物,他们经常破坏圣立甘宗教堂中的这些物品,所以此时费尔法克斯作出这样的保证是极其重大的保证。加上查理一世与爱尔兰天主教叛军的秘密协议,给教皇的亲笔信,希望王后带领天主教法国人入侵的通信等被曝光,这些都使他声誉扫地,许多城堡的守军对这些无比心寒也就望风归降,不久牛津就成为一座孤城。

    正当模范军准备攻城之际,在只有随军牧师一个人的陪同下查理一世扮成仆人潜逃出城,他原本想前往伦敦,他也确实来到了伦敦城下,都可以看见伦敦塔了,但是临时又改变了主意,最后来到Southwell,这里是苏格兰军队的司令部所在地,他想寻求苏格兰人的帮助,这里已经有他的大臣与苏格兰人在谈判,而且这个谈判几个月前就展开了。苏格兰人以书面文字白纸黑字的形式保证他的安全,并答应不会让他违背良心做任何事,于是5月5日查理一世走进苏格兰军营,从此他被以囚犯看待。随着查理一世的出逃牛津也就投降了,不久,第二年3月,议会军攻占了王军在威尔士的最后一个据点——哈莱克城堡,至此,第一次内战以议会方获胜而结束。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3 11:28:51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3 11:40:15    跟帖回复:
       沙发
    烧香的不一定是和尚,还可能是熊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3 15:46:58    跟帖回复:
       第 3
        

        本文摘自公众号《西方文明的历程》连载的书籍,​​​​全书约100万字,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总论,英国革命前,第二部分,英国革命,第三部分,美国革命。以散文的笔调,思想的深度,历史的真实描写的了西方文明从纪元时的古罗马英国到美国独立这一千八百年间的历史,全景式,鸟瞰式描写了西方文明在这一千八百年间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描写了这一千八百年间西方文明的风风雨雨,艰难坎坷。​​​​本书公众号也叫《西方文明的历程》,公众号有目录,便于查找阅读。公众号搜索即可得出,扫描文章下面的二维码亦可,欢迎大家踊跃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3 17:30:50    跟帖回复:
       第 4
    .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新模范军——第一支英国国家军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