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天际吹雨3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发明“糖丸”的病毒学专家顾方舟走了
59961 次点击
609 个回复
天际吹雨3 于 2019/1/7 12:40: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研制“糖丸”消灭我国小儿麻痹症 曾言“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适龄儿童集中服用脊灰糖丸强化免疫 供图/视觉中国

    

    顾方舟教授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了解到,2019年1月2日3时35分,研制疫苗消灭我国小儿麻痹症的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消息,顾方舟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兹定于2019年1月8日上午9时,在北京协和医院东院区内科楼地下二层告别厅举行。

    机缘

    毕业后投入脊髓灰质炎“战场”

    “择一事,终一生”,是顾方舟先生的真实写照。1月3日,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官网发布的、摘编自徐源著《顾方舟传》的文章《护佑国人健康的生命方舟——病毒学家顾方舟的一生一事》,其中提到:顾方舟出生于1926年,祖籍浙江宁波。因为父亲早逝,顾方舟家道中落,少时受到不少歧视。

    顾方舟生前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年少时母亲曾多次教导他“要争气”,“以后当医生是人家求你,你不求人家的。”194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但在毕业前夕,顾方舟舍弃了待遇高、受尊重的外科医生职业,选择了从事当时刚刚起步、基础差、价值低的苦差——公共卫生事业。

    顾方舟曾在自传中谈及,这次“转身”,受到多方影响。其一是公共卫生大家严镜清先生的积极引导;其二是课堂之外对当时国情民情的真切感受;再者是曾在开展疫苗研究和生产的大连卫生研究所,从事痢疾的研究工作的经历。

    而投身于脊髓灰质炎的“战场”,对顾方舟来说,更是机缘巧合下的“必然”。1955年在江苏南通大规模暴发脊髓灰质炎,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小儿麻痹症”。当时,南通市1680人突然瘫痪,大多为0-7岁的儿童,疫情导致466人死亡,且迅速蔓延至青岛、上海、济宁、南宁等地。一时间,脊髓灰质炎如洪水猛兽,人人闻之色变。

    顾方舟生前曾提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年因脊髓灰质炎致残的儿童有几万名,“我们感觉到很内疚,因为没有办法帮助他(们),治不了他(们)。”

    冒险

    疫苗试验阶段

    曾携刚满月儿子测试

    据《顾方舟传》文中介绍,1957年,31岁的病毒学家顾方舟临危受命,开始进行脊髓灰质炎研究工作。此后,顾方舟研究小组首次用猴肾组织培养技术分离出病毒,为预防脊髓灰质炎的进一步传播提供了必要的流行病学资料。

    1959年3月,卫生部决定派顾方舟等人到苏联考察脊灰疫苗的生产工艺。“当时的卫生部也很紧张,唯一的办法就是发明疫苗来预防这个病。”顾方舟生前回忆道。同年12月,经卫生部批准,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顾方舟担任组长,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究工作。

    这项工作在1960年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当年12月,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在全国十一个城市推广开来。投放疫苗的城市,流行高峰纷纷削减。其间,在疫苗临床试验阶段,顾方舟和研究室的同事们不仅冒着瘫痪的危险,喝下一小瓶疫苗溶液做测试,还背着家人,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实验室的同事,也让自己家的孩子参与了测试。

    谈及这次“冒险”,顾方舟曾说,“当时找小孩子的话,就比较有风险,我就没告诉她(爱人),就给我的大儿子吃了。老实说我心里也有点打鼓,这东西说是没问题,但万一有问题我不好交代。最坏的结果可能会麻痹,腿不行或胳膊不行了。但即使有风险,当时也豁出去了。”最终,这些孩子度过测试期,证实了疫苗的安全性。

    成功

    研制“糖丸”助力

    全面消灭脊髓灰质炎

    新的问题接踵而至。当时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怎样才能制造出方便运输又让小孩爱吃的疫苗呢?“所以后来我们就想,孩子喜欢吃糖,干脆就把它做成糖丸。”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很快,闻名于世的脊灰糖丸疫苗问世了。

    2000年,经中国国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委员会证实,中国本土“脊灰”野病毒的传播已被阻断。在“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上,时年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顾方舟回忆说,回来后他跟老伴儿说,“(我国的)脊髓灰质炎消灭了,咱们这几十年没白辛苦。”

    从正值盛年到年逾古稀,顾方舟为脊髓灰质炎的防治工作呕心沥血,最终助力实现我国全面消灭脊髓灰质炎,并长期维持无脊灰状态。

    在2018年5月出版的《一生一事:顾方舟口述史》一书中,顾方舟将自己的人生概括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顾方舟生前还说,“我们觉得很满足,你可以跟老百姓说,我尽力了,你们的孩子再也不得这个病了,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这样,没有别的所求。”(记者 张雅)

    部分资料来源/《顾方舟传》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42:33    跟帖回复:
       沙发
    维基百科这么说的
        Two types of vaccine are used throughout the world to combat polio. Both types induce immunity to polio, efficiently block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of wild poliovirus, thereby protecting both individual vaccine recipients and the wider community (so-called herd immunity).[52]

        The first candidate polio vaccine, based on one serotype of a live but attenuated (weakened) virus, was developed by the virologist Hilary Koprowski. Koprowski's prototype vaccine was given to an eight-year-old boy on 27 February 1950.[53] Koprowski continued to work on the vaccine throughout the 1950s, leading to large-scale trials in the then Belgian Congo and the vaccination of seven million children in Poland against serotypes PV1 and PV3 between 1958 and 1960.[54]

        The second inactivated polio virus vaccine was developed in 1952 by Jonas Salk at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and announced to the world on 12 April 1955.[55] The Salk vaccine, or inactivated poliovirus vaccine, is based on poliovirus grown in a type of monkey kidney tissue culture (vero cell line), which is chemically inactivated with formalin.[22] After two doses of inactivated poliovirus vaccine (given by injection), 90 percent or more of individuals develop protective antibody to all three serotypes of poliovirus, and at least 99 percent are immune to poliovirus following three doses.[1]

        Subsequently, Albert Sabin developed another live, oral polio vaccine. It was produced by the repeated passage of the virus through nonhuman cells at subphysiological temperatures.[56] The attenuated poliovirus in the Sabin vaccine replicates very efficiently in the gut, the primary site of wild poliovirus infection and replication, but the vaccine strain is unable to replicate efficiently within nervous system tissue.[57] A single dose of Sabin's oral polio vaccine produces immunity to all three poliovirus serotypes in about 50 percent of recipients. Three doses of live-attenuated oral vaccine produce protective antibody to all three poliovirus types in more than 95 percent of recipients.[1] Human trials of Sabin's vaccine began in 1957,[58] and in 1958 it was selected, in competition with the live vaccines of Koprowski and other researchers, by the 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54] Licensed in 1962,[58] it rapidly became the only polio vaccine used worldwide.[5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43:15    跟帖回复:
       第 3
    自己的儿子就可以做人体实验吗?伦理道德碎了一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44:39    跟帖回复:
       第 4
    用科学抵御谎言和谬论

        https://weibo.com/laoheshuasanguan

        http://i.youku.com/i/UMzk4NjM2OTMwOA==?spm=a2hzp.8244740.0.0

        世界史前史与中国 用科学解读历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50:22    跟帖回复:
       第 5
        使用两种类型的疫苗防治脊髓灰质炎世界各地。 这两种类型的引起小儿麻痹症免疫,有效阻断野生脊灰病毒的人际传播,从而保护个别疫苗接种者和更广泛的社区(所谓的免疫)。[52]基于生活的一个血清型,但衰减(减弱)病毒的第一候选人脊髓灰质炎疫苗,由病毒学家柯普洛夫斯基。Koprowski的原型疫苗是考虑到1950年2月27日的一个八岁的男孩。 [53]Koprowski继续在整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疫苗,导致大规模的审判在当时的比利时刚果和对血清PV1和PV3之间的1958和1960在波兰的700万名儿童接种疫苗。[54]第二个脊髓灰质炎病毒灭活疫苗是在1952年由Jonas Salk在匹兹堡大学,并于1955年4月12日向全世界宣布。[55]索尔克氏疫苗,或脊髓灰质炎疫苗是基于小儿麻痹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50:25    跟帖回复:
    6

        顾方舟和研究室的同事们不仅冒着瘫痪的危险,喝下一小瓶疫苗溶液做测试,还背着家人,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实验室的同事,也让自己家的孩子参与了测试。
    ==============================================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54:35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changqiang03 2019/1/7 12:50:25  的原帖:
        顾方舟和研究室的同事们不仅冒着瘫痪的危险,喝下一小瓶疫苗溶液做测试,还背着家人,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实验室的同事,也让自己家的孩子参与了测试。
    ==============================================
    ................................................
    贺某某的祖师爷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54:56    跟帖回复:
    8
    “糖丸”的确是咱们发明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2:57:12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放坏水水 2019/1/7 12:54:56  的原帖:“糖丸”的确是咱们发明的!

    对就是给药里加点糖,锦上添花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3:00:28    跟帖回复:
    10
    有些人为了给脸上贴金已经完全没有下限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3:05:31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3:08:55    android
    12
    问题是一说就有人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3:10:03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整容怪物小樱花 2019/1/7 13:08:55  的原帖: 问题是一说就有人信从小学到大学的灌输不是乱盖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3:13:18    跟帖回复:
    14
    还有吹的更烟花灿烂的

        因为他,中国的小儿麻痹症被彻底消了                                                                                                                                                                原创:                                                                                                              一棵青木                                                                                                                                                                                                                                                                                            远方青木                                                                                         3天前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小儿麻痹症(骨髓灰质炎症)在全世界突然大流行,中国自然也不例外,你或许不熟悉这个病,但是你一定曾经见过以怪异走势走路的人,他们都是曾患小儿麻痹症导致终身残疾的可怜人。

        

        小儿麻痹症是由脊髓灰质炎病毒引发的一种传染病,多发于小儿,但是亦可传染成人,一旦感染,病毒入侵并损害脊髓和大脑的神经系统,引发肌肉萎缩,神经系统失灵,四肢部分僵直,形如残疾,故称之为小儿麻痹症。

        可以看出,小儿麻痹症是非常可怕的一种病,一旦染病,极易终身残疾,生不如死,这玩意传染性还很强,特别可怕,一人中招,可能全家遭殃。

        1952年,小儿麻痹症疫情在美国大爆发,美国报告病例高达57268例,病死率接近1/5,活下来的也大多带有残疾,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虽然是成人,但是也感染了小儿麻痹症,经过全美最顶尖医疗团队7年的治疗,依然不能站立,瘫痪在轮椅上。

        

        美国总统尚且中招且无可奈何,以美国的防疫条件,小儿麻痹症都能大流行。而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可想而知在当时的中国,小儿麻痹症会有多泛滥,虽然当时因为条件落后无力统计各地区具体数据,当时文献里记载了当时的恐慌情绪,家家户户家门闭紧,轻易不让孩子出门。

        

        小儿麻痹症没有特效药,一旦染上基本只能靠人体自愈,致死致残率极高,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都拿它无可奈何,成为笼罩中国儿童的梦魇。

        顾方舟临危受命,负责组建团队专门针对这个病毒研制疫苗,1958年,我国首次成功分离出活体“脊灰”病毒,1960年,成功研制出“脊灰”活疫苗。

        活体疫苗刚研制出来的时候,没人敢用,当时中国的医学技术特别落后,真的没人对自家研发的疫苗质量有信心,如果疫苗不安全,病毒入体,立马就是瘫痪的下场。

        根据记载,疫苗研制成功后,由于必须要在人体做实验国家才允许大规模普及,所以顾方舟冒着瘫痪的风险,率先亲自试用疫苗,度过观察期发现无异常后,他还用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最终证明疫苗是安全的。

        用顾方舟的话说就是:你的疫苗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用,你敢给别人家的孩子用么?

        最终,顾方舟成功的研制出脊灰减毒活疫苗,为中国人提供了预防和消灭小儿麻痹症的武器。

        此时还有一个问题,脊灰病毒的传播太广了,需要全国范围内推广疫苗才能有效遏制病毒的传播,只有把病毒的数量压制到很低的层次,才能中断病毒的传播链,从而彻底消灭小儿麻痹症,而液态的“脊灰”疫苗保存和运输特别麻烦,小儿也非常排斥,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增大了普及的难度。

        于是,顾方舟异想天开,牵头研制糖丸减毒活疫苗,而且还让他给研制成功了,成为了中国目前少数的几个以糖丸形式可以口服使用的疫苗。这个糖丸疫苗,你和我,小时候都曾经吃过,特别好吃,好吃到很多孩子误认为它是零食。如果你忘记了当初的味道,我放张图帮你回忆回忆。

        

        味道酸酸甜甜,很多幼儿园的孩子吃了一颗之后,追着老师要,还想继续吃。如果你印象比较模糊的话,那么顾方舟后来还研制出了一款糖丸药叫宝塔糖,专门治疗儿童蛔虫和蛲虫感染,使用的技术和糖丸减毒活疫苗一脉相承,味道也差不多。

        

        看到这二个图,我相信你一定回忆出了当时吃糖的味道,这二种糖丸物美价廉,国家当初是免费发放到学校,强制服用疫苗的,没吃过的可真不多。

        曾经有防疫站工作人员的小孩,偷偷翻药箱,直接吃了一百多颗脊灰糖丸疫苗,把工作人员吓的够呛,结果疫苗实在是太安全了,吃这么多也没事,这个小孩吵着还要吃,真把糖丸疫苗当美食了。

        为了根治小儿麻痹症,让幼儿老老实实吃药,特地钻研怎么把药做成美食的医学博士,也就只有顾方舟了。

        在顾方舟的努力下,中国的小儿麻痹症感染率急剧下降,使数十万儿童免于残疾。1993年,国家对小儿麻痹症发起最后的总歼灭战,国家领导人亲自给儿童喂服脊灰糖丸疫苗,对所有基层下令,要一鼓作气彻底消灭小儿麻痹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3:13:58    android
    15
    文中没有“发明”二字
    59961 次点击,609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41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发明“糖丸”的病毒学专家顾方舟走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