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白纸上涂鸦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现代“古墓派”:六代人守墓130年,阻退几十次盗墓
865 次点击
2 个回复
白纸上涂鸦 于 2019/1/9 18:35: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30年,一位官至一品的清朝提督病故,他的一位下属承诺为其守墓。不想,这一承诺,竟然延续到了现在。如今,守墓的已经是那位下属第六代子孙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无法想像,在宽阔笔直的马路旁,在搭满脚手架的在建工地深处,“藏”着这么一处墓地和墓地边简陋的窝棚,一对老人每天居住在窝棚里,生活艰苦,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痴心不改。

    “我不为别的,只为祖上的承诺,不能在我这里兑现不了。李将军和他的后人很厚道,对我们祖上不薄,既然答应了别人的托付,我们就必须做到,做人要守信用、讲良心。”

    64岁的赵正广,和同年的老伴赵元珍生活在窝棚里守护墓葬,严防被盗,已经整整12年。他口中的“李将军”,是晚清官至一品的两湖、直隶提督李长乐。李长乐1889年病故后“奉旨谕葬”,安葬于此。这里是扬州市西北郊的邗江区西湖镇经圩村,随着城市的扩容,周边已经建成邗江路、台扬路等主次干道,大约3000平方米的墓地周边,是正在建设的一处花园小区工地。赵正广是第6代守墓人,从祖上第一代守墓人开始,他们在这里已经守了130年。而就在两个多月前,附近建筑工地上挖出了李长乐墓的负碑石。这块被妥善安置好的负碑石,和李长乐墓一样,毗邻赵正广的窝棚,都在他的“视力范围”内。

    墓主李长乐生平

    光绪十五年(1889年),江苏盱眙人李长乐病故。李长乐(1837-1889)字汉春,盱眙人。因作战骁勇,擢千总,赐花翎,同治四年(1865年)赐黄马褂。历任湖北、湖南、直隶提督,被封为“勤勇大将军”,死后葬于扬州七里甸附近。李长乐生前在扬州购置宅院定居,去世后,奉旨安葬在西湖镇经圩村赵庄。

    前不久出土的负碑石,准确名称为“赑屃(音bìxì)驮”,赑屃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兽,为龙之九子中的第六子,样子似龟,喜欢负重,是长寿和吉祥的象征。扬州市文物局资料显示,李长乐墓为扬州重要的名人墓葬,具有重要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墓前原有赑屃驮背负的墓碑、甬道和牌坊,文革中遭毁,驮碑的赑屃驮被埋于地下,两个多月前重见天日。

    

    刚刚挖出的赑屃驮

    守墓人已经传了6代

    1月4日,冬雨绵绵,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赶到李长乐将军墓葬处。在赵正广的带领下,从马路走进繁忙的施工工地,走过数十米泥泞的道路,远远就看见用钢管和木材搭建的简易大门上,赫然挂着一面“古墓保护区,闲人免进”的蓝底白字铁皮牌子,上面写有报警电话110和看墓人老赵的手机号,非常醒目。在铁丝网拉成的遮挡围墙边,细心的老赵还堆放着一摞摞空油漆筒,一有风吹草动,这些空筒就会给他“报警”。

    

    古墓保护区,闲人免进”的蓝底白字铁皮牌子”

    紫牛新闻记者走进去,看到墓葬刚刚被水泥粉刷过,墓前石碑上,刻有“清谥勤勇公直隶提督先曾祖李公长乐之墓”等文字。这块石碑,是20多年前李长乐的第四代后人树立的。墓葬正南,是刚刚出土的栩栩如生的石龟状赑屃驮,目测有半人高,三四吨重。

    

    赵正广和李将军墓

    赵正广夫妇居住的窝棚,在不远处。中间散布着一块块蔬菜地,一些地方还长有荒草。和外面泥泞的道路不同,这里一条条小道都新铺了混凝土,干净整洁多了。“有8条小路,200米左右,我买了26个立方的混凝土铺的,以前下雨路上都是烂泥不好走。”赵正广说。

    走进赵正广的“家”,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有些吃惊,高不到2米,面积大约30平方米。里面放着一张床和锅碗瓢盆等简单的生活用品。电接的是工地临时电,没有自来水,用水桶接的工地水。“我很知足了,以前这里没有工地,白天我用电瓶充电来维持晚上照明,只能照明,其它不敢用;水是从家里带,用大塑料桶装,煮饭烧茶才舍得用,淘米洗菜都用河水。后来河塘填了,工人们进来施工了。”老赵说。

    

    赵正广夫妇居住的窝棚

    “孩子呀,你们要好好地看护李将军的墓,要对得起人家。”这是赵正广的岳父经常对他们夫妻说的话。赵正广的岳父名叫赵振宣,今年84岁,是第5代守墓人。12年前,因为身体原因,他将“接力棒”交给了女儿和女婿,女儿身体不太好,重担基本落在了赵正广的肩膀上。

    因为守墓人,

    数十次盗墓均失败

    其实从15岁起,赵正广就开始参与守护古墓,40多年间,他独自或者和前辈们一起,阻退过20多次盗墓行动。

    赵正广和老伴赵元珍是同村人,赵元珍的祖上是李长乐的部下,李将军病故后,其后人和赵家商定,由赵家后人守墓。李家给赵家6亩地和一幢小砖墙四合院宅子,让赵家后人边种地边守墓。

    

    以李将军名字命名的长乐客栈

    “房子我没见过,听老人们说过。这些情况,我岳父的父亲赵万国最清楚。他是30多年前去世的,我儿子小时候是他带大的。我小时候听老人家说过,房子应该是60年前左右拆掉的,这和李家人没有关系。”赵正广回忆,老宅拆了之后建起大会堂,后来大会堂也拆了,这个地方变成了荒地,杂树野草疯长,“树和草都长得很高,密不透风,盗墓的就有了掩护,和你隔一米远你都找不到他。将军墓被盗过几次,洞都挖好了,但地下坚固得很,什么都没有偷到。就在2008年春天,古墓旁又出现了两个大洞,有两米多宽。报警后文物部门赶来勘查,发现地下1米多深的地方是墓葬浇浆,没有被凿开。”

    常被人讥笑,

    为了祖上的承诺坚守

    墓地所在的地方,当地人叫“三道山”,是个十几米高的土丘。赵正广的儿子一家住在镇上,他和老伴白天有时候回去看看,拿点东西,但晚上必须住在墓地旁。老赵本来是个电工,12年前住过来之后,就一心一意地看护墓地。“当时全是杂树荒草,都是没有用的树,直径有将近20厘米,我一棵一棵把它们挖掉,再把一人多高的野草割掉。手上挖出血泡,身上被刺伤、腿跌伤、脚崴伤是经常的事,蛇呀、蜈蚣呀多得不得了,开始怕,后来就不怕了。”赵正广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除了辛苦,自己还要忍受村里的闲言碎语,有的村民讥笑他看棺材发财了,儿子和儿媳妇也反对自己。好在老伴对自己十分支持,“要是没有她的支持,我也坚持不下来。”

    “还有就是李将军后人对我的认可,这让我觉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过去因为成分等问题,李家后人不敢认,这些年他们每年清明祭祖都要赶过来,有扬州的,有外地的。他们都感谢我,尊重我,我感到自己这一辈子干了一件大事。”赵正广说。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本来老赵夫妇靠“开垦”出来的几亩地,一年四季种蔬菜,除了自己吃,还能卖菜挣点钱。这些年附近超市卖蔬菜的多了,进菜场租摊位卖菜也不现实,菜基本上就烂在了地里。赵正广每个月有900元低保,儿子再补贴一些,两个人还养了些鸡改善生活,“老伴暂时还没有低保,等办好了,日子就宽松些了。”老赵说。

    采访中,不时有附近工地的人过来,和老赵聊上几句。工人王建平说,自己是江都的,来工地大半年了,老赵人很客气,看护墓地非常敬业,住的房子连工棚都不如,自己和工友要向他学习。工地保安龚宜明也说,天天看到老赵,开始不知道他在这里干什么,知道情况后,打心眼里敬佩他,“祖上答应的事情,其实到他这一辈,做不做也就这么回事了,不做也没人把他怎么样。他不但做了,还做得这么认真,这么负责,不简单!”

    老赵的窝棚冬冷夏热,冬天冷风呼呼,室内的水都能结冰;夏天如同蒸笼,蚊虫多得吓人;下雨天漏雨,地上潮湿。身材矮小的老赵,身上好像充满了力量:“这些我都不在意,能对付。我估计,像我这样的身体,看到80多岁没问题。现在我很知足,孩子们现在也都理解了,儿子经常来看我,我一天不回去他就来看我了。13岁的孙女小欣欣也经常来看我,我做的事情她也懂。”

    李长乐后人:

    太难得,非常感谢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几经努力,联系上了李长乐将军居住在扬州的后人。扬州古城旅游景点东关街上的“长乐客栈”,古色古香,就是在文物保护单位李长乐故居的基础上修建并以之命名的。记者走进一旁逼仄的问井巷,找到了李家87岁的第五代后人五世孙李勇传和60岁的六世孙李家沂。

    

    李长乐五世孙李勇传和六世孙李家沂

    “几代人如此这般忠心耿耿,真是难得、难得、难得!”年事已高的李勇传老人,一连用了3个“难得”对赵家人尤其是赵正广的艰辛付出表示赞赏。毕生从事财会工作的李勇传心思缜密,记忆力强,1980年,他曾获全国会计知识大赛二等奖。李老告诉记者,李长乐是当时扬州城里官阶最高的武官,曾统率晚清国防军“武毅军”。李家和赵家的渊源,起于李长乐的部下赵长霞,李家托付“看墓”,正是基于双方的互信,“我的爷爷叫李恩官,当过朝议大夫和云南的知州,是李长乐的孙子。小时候,我听大人们经常说起祖上的事情。”

    见到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本来在家静坐的李勇传老人来了兴致,拄着拐杖领着记者参观老宅,不时指着一些一百多年前的老物件,告诉记者祖上的荣光。在老人的介绍下,记者见到了光绪元年(1875年)的金砖(石制正方形地砖),见到了光绪14年(1888年)李将军担任武考官时供考生提举的“头号石”,见到了宫廷御用的万草纹石,还见到了李将军去世后的神道碑碑额。

    

    神道碑碑额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神道碑,指的是立于墓道前记载死者生平事迹的石碑。多记录死者生平年月、所作贡献等。神道即墓道,碑,指的是立在墓道上的碑。记录帝王大臣生前的活动,也指神道碑上的文字记录。神道碑碑额,指的是碑的顶部。记者眼前的神道碑碑额,和碑身一起,本由此前刚刚挖出的赑屃背负,碑身已遭毁坏。李勇传告诉记者,据他所知,目前扬州存有神道碑的,应是唯一。老人自豪地向记者指认碑额上“皇亲诰封,建威将军,直隶提督,勤勇李公,神道之碑”20个篆书刻字,古朴流畅,记载着历史的沧桑。

    刚刚退休的李家第六代后人李家沂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李长乐的直系后人目前分布在扬州、常州、苏州、宁波等地,有一百多人。其中,年龄最大的是现居常州的第四代后人李信芳,95岁,他的父亲李谧斋,曾任晚清陕西工部员外郎。“我们所有的后人对赵家的守墓人,特别是对现在的赵正广夫妇,都非常感谢。他们付出太多,也希望当地政府能在水电等墓地基础设施上,以及生活条件上给予一定的帮助。

    文物部门:

    虽非文保单位,但给予最大化保护

    扬州市文物局副局长徐国兵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等级,李长乐墓完全够得上文物保护单位,但因为有后人或有后人指定人员守护,墓葬为其后人私有财产,文物部门不好介入,也不易被公布为文保单位,相关的保护工作也就不好展开。此前,出土的墓葬物品,也为其后人所有。但尽管如此,对于这样一处具有较大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名人墓葬,文物部门也在职责范围内给予最大化保护。

    徐国兵介绍,文物部门明确提出,规划预留3000平方米保护用地,要结合公共绿地建设,配置进出通道。由于李长乐墓处于开发建设的小区范围内,他们要求周边房屋建设在层高上不应对墓地景观造成压抑之势,以控制在15米以下为宜。对于目前的墓葬守护人员,徐国兵对他们的辛勤工作表示肯定。“小区建成以后会安装监控设施,到时配套的道路和绿化也会建设到位,墓葬看护的压力会小很多,守护人也不会像现在这么辛苦了。”徐国兵说。

    当地政府:

    此地将建设公园,有专人管理

    墓地所在的扬州市邗江区西湖镇宣传委员张浩表示,看墓人赵正广夫妇的情况他了解一些,墓地周边属于待拆迁区域,水电接通有一定难度,他们会向所在村了解情况,和相关部门进行协调,尽可能给当事人提供帮助。

    西湖镇党委书记马九圣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赵正广夫妇不忘祖上的承诺和交代,十多年如一日地坚守,这样正能量的举动值得鼓励。目前,当地党委政府正在对这一片区域进行规划,大约几十亩的土地规划建设一座公园,李将军的墓地也在其中。等将来公园建成了,会安排专人管理。

    紫牛新闻记者|陈咏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9 18:47:12    跟帖回复:
       沙发
    围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9 20:40:09    跟帖回复:
       第 3
    这不算什么,

    你去绍兴大禹墓看看,

    旁边的村民,是大禹的后代,都守墓守了3千多年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现代“古墓派”:六代人守墓130年,阻退几十次盗墓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