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1253 次点击
1 个回复
joonzi 于 2019/1/12 11:55:1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影视评论
    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4年拍摄、20个月剪辑,240小时素材,105分钟片长,票房过700万,豆瓣评分高达8.9分。 可爱的二老,诗意的生活。新京报专访导演谈幕后创作。

    

    《四个春天》海报。

    由陆庆屹导演的纪录片《四个春天》于1月4日登陆全国院线,这部非科班出身的导演处女作在市场上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截至发稿前,票房刚过700万。

    不过该片收获了极高的口碑,豆瓣评分高达8.9分,更有演员黄渤、赵薇、周冬雨、章宇等为该片站台推荐。其实,影片在2018 年就获得了第12 届FIRST 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也入围了金马奖最佳纪录和最佳剪辑两个奖项。

    该片导演陆庆屹以2013至2016年的四个春天为时间节点,以生活在贵州麻尾镇的父母为主角,记录了他们可爱、诗意的生活日常。虽然陆庆屹自己已看过无数遍影片,但每次看还是会哭,“我觉得爸妈实在太可爱了,但又逃离不了时光,看到他们衰老真的很难过。”

    最初,陆庆屹是一个连剪辑软件都不会安装的门外汉,在拍摄过程中发现父母逐渐老去,才激发了他将240 多小时的素材剪辑成105分钟的长片,作为礼物送给父母。对于以后的拍摄计划,陆庆屹透露,“现在正在写剧本,内容是现实题材的,跟自己喜好的方向比较符合。”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陆庆屹,回忆这部纪录片的创作过程。

    

    导演陆庆屹的父母是影片主角,两个老人都非常可爱。

    【初衷】

    人生易老,献给父母

    陆庆屹目前主要从事摄影方面的自由创作,他喜欢用照片来记录周围的世界,包括父母的生活。从2009年开始,他在豆瓣新建了一个相册《回家》,里面陆续上传一些他每次回贵州老家时,家乡的田间地野,父母的日常生活等,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看似日常的生活,在网友中引发了情感共鸣,留下很多评论。但是,陆庆屹后来觉得照片这种形式稍显单薄了一些,正好2013 年因为工作需要添置了一台新装备——可以拍视频的尼康D800。

    “基本上是有触动自己的东西才会去拍,我非常喜欢自己的家庭和父母,离开家乡后再回头看他们觉得挺美的,所以就有了记录的欲望。”陆庆屹最开始还没有想要拍成一部电影的打算,“只是一种记录的自觉”。平时在北京工作的陆庆屹,每年春天都要回家一次,他在家停留的时间会比较长,因为他总觉得平时跟父母从电话、微信的沟通比较片面,“所以我会多呆一个月拍摄父母。我都是呆到春天,所以没有叫《四个春节》,而是叫《四个春天》。”

    一次偶然的机会,陆庆屹看到一篇关于侯孝贤的专访,电影学院的学生问他:“虽然在学导演,但不知道怎么开始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侯导说:“想拍就去拍,你不拍怎么知道如何开始?”这句话触动了陆庆屹,他当时已经拍了两年多的素材,为什么不做成一部真正意的电影呢?并且,当时陆庆屹也发现父亲有了衰老的迹象,就很担心,想要尽快给父母看到,“这部电影是想送给我父母的”,但对于电影上院线,对于陆庆屹来说,“想都没敢想过”,他觉得父母非常可爱,能做出一个完整的片子来就已经很满足了。

    

    日常琐事中蕴含着生活真味。

    【创作】

    参与生活,不受约束

    在拿起摄影机之前,陆庆屹从没接受过系统的电影专业教育,也没有任何电影拍摄经验,完全凭借自己的直觉与判断。或许,正因如此,他的纪录片在拍摄中没有受到规则的束缚,显得更自由、更生活化。有时作为导演的他,会从摄影机后跳脱出来,和父母同时出现在镜头前,或在镜头后与父母对话,这种拍摄方式对于学院派纪录片创作者来说是禁忌,但陆庆屹却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如果是一个纯粹的旁观者,那就要避免自己的介入。但作为生活的参与者,不能完全在一旁观看。”

    虽然不是专业科班出身,但是在陆庆屹看来,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对拍摄有一些帮助,他之前从事过足球运动员、酒吧歌手、出版社编辑、矿工等多种不同职业,能够更准确地洞悉生活。

    片中有一个镜头,母亲李桂贤出门为外孙送行,导演陆庆屹将镜头对着母亲,母亲有些不好意思,用手一挥:“去摄他们”,转身就走进家门。但这时候导演的镜头却一直没动,还是盯着母亲刚才的位置,几秒钟后,母亲又折回来,再次目送远去的外孙。导演陆庆屹坦言,当时他也不确定母亲会不会再出来,只是猜测有可能,“我觉得拍纪录片不能被很多视觉带走,更多需要自己的判断。”

    

    两位老人都多才多艺。

    【诗意】

    唱歌跳舞,自然相处

    《四个春天》中几乎都是陆庆屹父母两人平时的日常生活,做熏腊肉、香肠,上山采野菜、中药,玩玩乐器,唱唱歌跳跳舞等。但就是这些生活的琐碎,观众却看得一点也不无聊。拍这部纪录片前,陆庆屹曾写过两篇文章《我妈》《我爸》,写母亲李桂贤为了去东北看望女儿,从老家带了“半屋子”东西;写父亲陆运坤是个好奇心特别强的人,爱好广泛、自娱自乐。

    陆庆屹说,母亲特别喜欢唱歌,在当地的“山歌界”小有名气,很多红白喜事都请她去助阵,而父亲会20来种乐器,锯琴、箫、小提琴、大胡、二胡、巨笛、短笛、手风琴、钢琴等,全部都是自学,并且他还是一个特别好的木匠,“家里的家具都是他打的,有的用了50 年还在用,他对所有能接触到的东西都感兴趣,都会去研究,包括网络,甚至去学后期剪辑,做特效,自己还会做MV。”父母身上带的这种文艺气息,也让整部纪录片赋予一种诗意。

    在陆庆屹看来,日常生活中的诗意还有人跟自然的相处,“比如我妈看到春回大地、小苗发芽的感慨也是一种诗意的自然流露。”观众可以在片中看到,每年春天小燕子都会在家里的房檐下筑巢,父亲都高兴得像个小孩子,母亲却说:“我喊你爸少高兴点,到时候这些燕子一走,心又灰几天。”

    

    【成本】

    最大投资,流水时光

    之前,网上流传着这部纪录片的拍摄成本只花了1500元。对此,陆庆屹觉得这不值得一说,1500元只是在拍摄初期买三脚架花的钱,还有很多其他成本,比如时间、交通等不太好计算的成本投入。

    其中,时间成本算投入最大,从2013年到2016年,每年春天都要拍摄一个多月,四年的素材量大概有240个小时,光是看素材就花了一个月。片子拍完后,面对海量的素材陆庆屹有些发愁,他不会剪辑,刚开始找朋友在电脑上装了个剪辑软件,但因为是盗版的没法用,之后直奔中关村买了两本剪辑教程,在北京的租房边学边剪。“聚焦在自己家庭父母身上,很多大环境的素材基本就屏蔽掉了,这个可能就去掉了三分之一,之后就一点点弄。”那时,他基本断绝了所有工作和朋友,最后花了一年零八个月剪辑完成。

    2017年12月30日,《四个春天》在北京尤伦斯艺术中心安排了一场放映,陆庆屹提前几天将父母从几千里外的贵州接到北京。在映后交流的时候,母亲李桂贤很激动:“早知道你真的在拍电影,我就穿得好看点了,你看那个头发乱成什么样子了。”

    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 许乔洋 校对 杨许丽  图片来自网络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2:07:08    跟帖回复:
       沙发
    太油菜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