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汪元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我一个月见了5位约会软件上的男士......
1277 次点击
1 个回复
汪元 于 2019/1/11 17:40: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图画人生
    大家好,我是去年去实际体验了一次线下相亲机构(并失败)的ELLEMEN编辑,详情可见《我们暗访了收费36万的婚介所......》。

    是的,一年过去了,我还是单身。这次我将目光投到了线上约会App,毕竟嘛,线下(36万)的收费实在是掏不起。而且线上约会已经如此成熟,2018年最后一个月,我决定进行一次真实的社会实验,在2018年的最后30天,尽可能见一些在线约会软件认识的男性,给各位爱海挣扎的男女们一些(负面)案例参考。

    事先声明一下,我的所有信息,表达,包括照片都是真实的,也抱着真诚交友的意愿,但文中涉及对象隐私信息均做过一定处理,还请大家放松心态,愉快阅读。

    区块链肌肉男

    

    一个月内见尽可能多的男性这件事,讲起来非常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非常难,一些裸露至人鱼线的男性照片几乎是透过屏幕向你呐喊:“我就是为性而来,千万别多想!”报告老板,我是真的很爱工作,但做到这一步也有点过了吧!

    区块链大哥是我匹配的第一个男性,首先他只有一张照片,在此斗胆说一下本人的拙见,比较不事儿的直男都很不爱拍照,并且绝不加任何滤镜。

    大哥也积极得恰到好处,在你来我往套问一下个人信息三轮后,他精准地询问了微信号,大家疯狂地检阅了对方的朋友圈确认不是连环杀手后,大哥发出邀请:

    “周六看天气预报天气很不错,一起吃个brunch吗?”

    懂经人。周末的晚饭约起来太严肃,稍微有点生活的人呢周末晚饭也比较难约,约咖啡又会陷入被质疑小气的困局。Brunch,一个当代人约会的最佳场合,“没问题”,我随即回复,并投桃报李地发去一个自己去过的,人均200左右价格友善的市区餐厅。

    OK,大哥回复。大哥的懂经还表现在确认饭局后,在距离周末的这一段时间内,大哥与我再无任何互动。31岁男人的成熟,可能就表现在面对不确定时绝不投入吧。不过大哥真正的成熟,可能还表现在完全不把约会当回事上。

    约会当天,我大概提早10分钟到达现场,大哥却在迟到5分钟后匆匆到场。“抱歉抱歉,”大哥道着歉,脚踏专业跑鞋,手上一个运动手环:“早上不小心多跑了两公里。”

    “没事没事没事”,我连忙安慰三连发:“我也刚到”。大哥微微颔首坐下,点了美式咖啡和烤鸡,抬眼与我对视,两人沉默3秒后,同时露出了尴尬但带着示好性质的纯社交微笑。

    “今天有点冷哈”,他说。

    “对,不过我看你穿挺少的”。

    “嗯,我一直穿挺少的”,大哥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之前一直在纽约嘛,比较适应了。”

    “纽约”——大哥已经起了如此好的话头,我当然没有不领对方好意的道理。接下来的10分钟,都变成了大哥的纽约回忆录:

    “纽约可真是太冷了,不过生活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纽约地铁可太破了,我还看见过真老鼠,和上海没得比,不过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纽约华人真挺多的,圈子也挺乱的,不过大家玩起来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由此也自然延伸到了大哥某top 5国本大学的经历(原话是:“哦你刚从海淀回来?我大学是xx毕业的嘛,所以对那块儿很熟悉)。

    大哥的确是个坦诚的好大哥。这几分钟效率高到什么程度呢?我感觉自己全盘看到了大哥的LinkedIn,还连带知道了一些他杰出校友的去向,“那大哥您现在在干嘛呢?”我自然发问。

    “哦,我做区块链创业的。”大哥镇定回答,并不打算多做解释,还好就在此刻,服务员把我们点的菜都送了上来,大哥颇具互联网精神地示意我共享一点儿,在我礼貌拒绝后,他迅速开始了徒手撕鸡皮,“鸡皮油脂还是过多了一点”,大哥在注意到我的视线后友善替我答疑。

    我点点头,尴尬地怒吃面前的碳水。而谈话的最大拐点出现在大哥获悉我是一个媒体工作者后,“xx你采过吗?”,“什么样的商业人物你们是觉得有点的?”,“怎么跟媒体聊天”等巨大问题连番扔到我面前,我被砸得头晕目眩,只得一一尽力作答,一顿饭吃下来,我(字面意义上地)完全被掏空,大哥食完面前的鸡胸肉,啜上一口冷掉的咖啡,满意地擦擦嘴说:

    “可惜了,今天运动后直接来的,没带名片,我们下次再约咖啡吧。”

    澳洲公务员

    

    第二位是来自大洋彼岸的朋友,出场方式也非常戏剧化。临见面前一小时发来消息:“可否改时间到两小时后?我现在状况不好。”我立即冷酷回绝,已经在路上了,如果改时间的话就改下次吧,“那咱们还是照常吧”,他机敏回答。

    实际见到面时我才意识到这位朋友为何要申请晚到,他站在路边,呼吸间酒味几乎能传到每一个此刻站在淮海路上的无辜路人们,“我们昨晚去那家有鲨鱼的club玩了一下”,他摸着自己的莫西干头带着些许尴尬笑着说,既然来了上海,当然要体验一下夜生活。

    这位华裔朋友是百分百澳洲人士,昨日刚刚来到上海,却在月初已经通过app与我聊了好几日。一开始我还非常困惑,身在澳洲的他如何能刷到上海的我,通过咨询身边的约会达人,我才刚刚得知,如果你充值了约会软件的vip会员,你就可以精准定位约会对象所在地点。与此同时,约会达人也提醒我:

    “喔唷,这种是外国真·玩家啊,要到一个地方去之前先盘好当地(女性)地陪资源,我认识好多中国女生帮这些人帮叫车帮找餐馆,到头来自己找的餐馆一家没吃上,人家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朋友们,什么叫做“山上一日,山下千年”,这就是啊,现在的路子都这么野,如果不是为了做这个选题,我可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抱持着读千卷书行千里路的思想,我还是与这位澳洲大哥上海市中心约见了。除了喷天的混着古龙水味的酒气外,澳洲大哥事实上是非常憨厚的一个人,在老家墨尔本政府干着一份公务员的活儿,刚刚来上海,就已经参透了一个天大的道理:

    “上海的物价也太贵了吧?!”

    我与大哥的酒气在这一刻完成了和解,并在看到大哥手机上已经做好了一长串必吃餐厅后放下心情轻松聊天。吃完饭后,我陪大哥在附近购入了两百元大型猪肉脯并目送他坐进出租车。不过这份放松的心情仅仅持续到第二天,清晨起来,手机上是大哥发来的消息:

    “Hey Miss,早上好,请你们的外卖是怎么点?

    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帮忙我呢?”

    道德经投资男

    

    投资,三件套西服,格纹围巾,眼镜,from 陆家嘴,第三位姗姗来迟的是符合你一切固有印象的金融从业男。

    作为社会化程度比较低的本弱鸡,其实是非常害怕金融从业者的,但眼看着一个月时间就要到了,自己设立的KPI就要完不成了,也只能迎难而上。但事实上我多虑了,这位大哥非常,非常地好聊天。

    他最惯常使用的修辞是“我非常理解”,接着延伸到自己身上。年底朋友聚会多?——我非常理解,前段时间一些VC的朋友一直组局,也没办法,就得去,还带了一些模特过去。我个人是不喜欢的,但是没办法,必须得去啊。

    身边朋友都玩德州扑克?——我非常理解,这个德扑非常有意思,里面博弈的逻辑与投资非常像,我个人其实不在乎打牌的输赢,但确实胜率还是比较高的,所以玩起来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消费主义陷阱?——我非常理解,其实我去年投资状况非常不错,一个季度,一个月,甚至一天可能账面上的数字就超过一些人一年的工资。我一开始非常想消费,可是当我意识到,我赚的钱,是市场给我的,那就意味着一些人会亏掉同样数额钱的时候,我就不再有消费的想法了,我需要用这些钱,为社会做一些带来正向回馈的事。

    “在投资这件事上,我还是太年轻”——最近我在看道德经,也算是给自己修养上做一些提高吧,陆家嘴大哥总结,云淡风轻地伸手叫服务员买单,左手行云流水地递出自己的手机,“这是抬头,麻烦开下发票。”

    养猴子の宅男科学家和

    对面楼里上班的大哥

    

    在连续见了三位男性后,我事实上已经出现了疲累的症状,感觉社交份额已经大幅超标,在此我实名对长期进行约会和相亲的朋友们表示佩服。但言出必行,剩下的两位还是要见的。本月第四位是一位顶着动漫头像,朋友圈80%以上都由日文组成的朋友,于是我们也顺理成章地约在了日料。

    只是见面时,我才发现,对方似乎比我所预想的宅男程度还要高上许多:他穿着全套类似日本高中男孩的制服,带着发带,看我进来,先下意识用手遮了遮脸,向我问好。

    

    不骗你,真的是这套。

    校服男孩是个博士生,未来的科学家,只是目前主要工作是负责饲养实验室的猴子,尽管不能给实验动物取名字,但他显然对每只猴子非常熟悉,某某猴子喝水很挑,只喝依云矿泉水,某某猴子只喝进口超市的果汁,讲起来时脸上神情显得自得其乐。约会结束时我们站在路口告别,“下次带你去我们实验室看猴子”,科学家向我保证,我点头同意。

    但科学家也耍滑头的,截止发稿日,他仍未发来邀请带我去看喝依云的猴子,只是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新养的猫咪美图,也是,要是我养上猫了,还谈什么恋爱呢?

    收尾的大哥则与这四位都不同。他离我最近,见面时才发现就在我工作的地方对面楼上班,他年纪似乎比其他人都大一些,目的性可能也是最强的。我没办法给出任何属于他的标签,只记得吃饭时全程他不停地询问饭后一起去喝酒,在我数次拒绝后仍然坚持,这是我见了数位男性后,首次真实地感到“有危险感的”的一位大哥。

    (艰难地)与他告别后,我站在路边,感觉到有些虚空: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我突发奇想,选择连续见了5个在线约会软件上认识的男性,虽然很累,但其实很有意思。而这个月让我发现,如果精力足够,事实上这个数字可以无限叠加。

    但这个叠加,却容易给人带来一种科技式的幻象:你永远有无数的,更好的选择,只要一个智能手机,一张笑容满面的照片,你可以联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科技无法实现财富平等,却已经完全实现了幻觉平等——但这是一件好事吗?

    至少这一个月下来,我给自己的答案是:

    我们其实绝没有那么多选择,

    但好在,

    我们根本也不需要那么多选择

    编辑:shp

    图片设计:⚪️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7:12:13    跟帖回复:
       沙发
    指点迷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我一个月见了5位约会软件上的男士......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