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加碘盐123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曹锟贿选的历史故事
1495 次点击
2 个回复
加碘盐123 于 2019/1/12 20:09: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曹锟贿选的历史故事





    1922年,刚好年满六十的曹锟,被历史推到了最前台。两年前,他刚联合奉系打败了皖系,如今又在几天之内大败奉系,把张作霖赶到了关外。此时,直系控制了中国10个以上的省份,成为中国实力最强的军阀。不论当时各政治势力愿不愿意承认,“直系即中央”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北洋一系,皆出自袁世凯门下。自袁死后,北洋派内部分裂为直皖两大系,同时奉系在东北崛起,揭开了军阀混战的时代。北洋各派实力人物把持政局,明争暗斗。在袁世凯一人之下,北洋军阀最著名的是有“龙、虎、狗”之称的“北洋三杰”: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曹锟的资历比这三人逊色不少,但当时王士珍年老退出政界,笃信黄老之道,冯国璋已死,皖系首领段祺瑞新败于曹锟。一时间,曹锟成了主宰中央大权的最大实力派。有了这个实力,曹锟就开始惦记与之匹配的位子,他想当大总统了。不光是曹锟,直系各路干将更急着想跟他鸡犬升天。曹锟的四弟曹锐逢人便说:“我三哥都六十一了(虚岁),现在不让他当,什么时候当?”
    在清除了黎元洪以后,津保派们急于尽快大选,把曹锟送上总统宝座。要操纵选举,首先要搞定国会和议员。众议院议长吴景濂成为关键人物。吴景濂虽然一直跟随孙中山护法,但此时已经彻底倒向曹锟,成为了他的贿选工具。曹锟如何拉拢到的吴景濂?曹的部下王坦在回忆中,把这份“功劳”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王坦与吴景濂私交不错,自告奋勇去吴位于小麻线胡同一号的寓所做说客。王坦对吴景濂夫妻说:“大哥也上年纪啦,现在应该想一想养老的事情啦。大哥现在当着议长,议长不是终身的,更不是世袭的。哪天人家大家一哄,说不要就不要。不如趁着机会捞一把钱回家。现在曹锟势力威望正好当大总统,只要大哥不给从中作梗,他这个总统就成啦。选举的时候,不用议长费一点小事,我们已经联络运动成熟了。只待定好日子,准备好一切手续,到时大哥发通知召开选举会。只要选举成功,要多少钱给多少钱,要哪个官给哪个官……”吴氏夫妇听完沉吟半晌道:“好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王坦的这段回忆绘声绘色,虽不知道有多少水分,但吴景濂从此上了曹锟的贼船,并成为曹贿选总统的急先锋,却是后来的事实。
    只争取到议长,还不足以控制议会。当时,参众两院议员共870人,被媒体戏称为“八百罗汉”。《临时约法》规定,必须有三分之二以上议员(即581人)参加投票,才能选举大总统。经过倒阁、逼宫、夺印后,北京政局混乱不堪,许多议员对直系军阀控制的国会失去了信心,“离京者不绝于途”。6月20日,吴景濂在众议院开茶话会时,到会的议员只有430多名。与此同时,以章士钊、褚辅成为首的反曹派号召议员们到上海重开国会。他们在议员离京的第一站天津成立了一个接待处。凡是离京议员发给500元去上海的路费。至9月15日,在天津领车船费的议员有503人。不过,很多人领了钱就没影了,真正到上海报到的只有385人。留京的津保派当然也要争夺议员。在这个问题上,刚刚投靠曹锟的众议长吴景濂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8月24日,吴景濂在众议院开会宣布,两院每星期开常会,凡出席者发给出席证,散会时议员们凭证可领到100元津贴。本届国会议员的任期到10月10日就届满了,为了吸引更多议员回京,吴景濂又祭出“延长任期”的招数。他主持修改了《国会组织法》,在议员任期三年下面又加了一项云:“议员职务应俟下次依法选举完成,开会前一日解除之。”也就是说,只要不选下届议员,本届议员可以永远干下去。吴景濂以此为饵,派人到南方去拉人,还承诺每人发放400元车马费。就这样争夺了几个月,津保派还是凑不够法定人数。此时,身在保定的曹锟等得不耐烦了。他让人放出话来:老帅双十节要当总统。这下子,津保派们急了。吴景濂让秘书发出议程,9月9日举行总统选举预备会议,凡参加的议员发给出席费200元,抱病在身仍坚持出席的,还发医药费。即使如此,来开会的人还是不够法定人数。这么耗下去,黄花菜都凉了。于是,第二天吴景濂命议院的职员们冒充签名,捏报出席人数。没想到,他这套把戏第二天就被议会职员孙曜给捅到报纸上去了。孙撰文写道:“总数实为四百三十一人,当时三次检查之所得,不可谓不精确。惟秘书长训令再三,使书四百三十六人,曜以此事关系过大,未敢从命,秘书长乃转令其他秘书,遂凑成是日之会。”
    新闻一出,举国哗然,吴景濂闹了个灰头土脸。
    选举预备会告吹。眼看10月5日大选日已经迫近,津保派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9月13日,他们在甘石桥114号俱乐部举行了秘密会议。好笑的是,名为秘密会议,却很快就被报纸连篇累牍地报道出来。据9月20日《北京报》报道,一位参加会议的参议员描述:每天晚上,甘石桥114号都有百十来个议员聚会,主事的熊炳琦、王毓芝更是每夕必到。俱乐部不但为议员们提供了二十多套鸦片烟的烟具,麻将、扑克等赌具也应有尽有。议员们在俱乐部里喷云吐雾、呼卢喝雉,据说每天晚上的输赢都在一万金以上。这样混乱的会场,自然谈不得什么正经事。后来,熊炳琦等人又分期分批地约见可以任事的议员。核心议题是让各位议员凭着自己的省籍、团体和私人关系,尽量拉议员回京参加选举。至于报酬,熊炳琦说:“不妨推开后壁说亮话,每人赠送五千元。”其实,5000元只是最低票价,各团体首领或有特别贡献者还会更多。据说吴景濂一人就得了40万元。这么一大笔贿选经费,曹锟自然不肯掏自己的腰包。于是,他手下分散在各地的督军们赶紧向老帅表忠心。萧耀南、齐燮元各报效50万元,田中玉报效40万元,刘镇华、张福来、马联甲各30万元……尽管如此,贿选资金仍然有很大缺口。此时,曾立过夺印大功的王承斌再次出马:“所有一切应用款项,皆可向予一人索取。”王承斌也不是自掏腰包,而是利用职权干起了类似敲诈勒索的勾当。身为直隶省长的他,派出20多名密查员分赴大名、顺德、广平等县,逮捕了五百余名制造金丹、白丸(毒品名称)的毒贩子。他把这些人抓回天津,枪毙了几个交不起罚款的“小鱼小虾”。其余的大毒贩子忙不迭献上每人数千至上万元的买命钱,合计500余万元。此外,王还以借军饷为名,在直隶所属的170个县分大、中、小摊派1万至3万元不等,搞得直隶全省鸡犬不宁。有了钱,津保派们气势如虹,加快了贿选的脚步。当时,议员每月薪水只有320元,还经常拖欠,因此5000元对他们而言很有吸引力。不少南下议员都回到了北京。拿了钱就真会去投票吗?不见得。当时,政府财政吃紧,经常欠薪。据统计,至曹锟贿选时,议会已经累计欠议员薪水达400万元之巨。许多被拖欠薪水的议员认为,此5000元乃历年被拖欠的薪水,拿之心中无愧。《北京报》采访的一名议员说,“我等此来确是为五千元之票价,此亦不必为君讳……惟我等有须声明者,即金钱可以要,而猪仔实不可以做……”也就是说,钱不能不要,但票他是不会去投的。这位议员打算拿了钱,就携带家眷去南方。殊不知津保派的算盘打得更精,他们早就防着这手儿呢!在确定票价5000元的同时,他们设计了一套付款方案,即把钱存到银行,以收款人的图章作为取款凭据。图章保存在办事人员手中,一旦选举成功,办事员会把图章送到银行。各收款人带着盖有自己名字图章的支票去银行,两个图章对上,即可取钱。对这个方案,有的议员不认可。他们认为,存钱的直隶银行是直系控制的,到时候给不给兑现,还不是直系军阀一句话的事儿?倒不如多存几个银行,最好是存到外国银行里更保险。还有人出主意,选前现付三成,即1500元,选完了,再付余款。至此,选票真的成了件商品,议员和贿选人实打实地做起了买卖:各种扯皮、讨价还价,不必细表。时间转眼到了10月1日,距大选还有4天。此时,甘石桥俱乐部已经发出支票573张,每张面值为5000元。支票签名有秋记(吴毓麟字秋舫)、孝记(王承斌字孝伯)、兰记(王毓芝字兰亭)、洁记(边守靖字洁卿)四种。付款银行分大有银行、盐业银行、麦加利银行三家。支票一律未填日期,须在总统选出三日之后,由开票人补填日期并加盖私章才能付款。据《北京报》报道,有议员拿着支票到大有、盐业等银行鉴定真伪。“持有此票之议员,莫不欣欣有喜色。”
    大选在即,为了最后敲定到底有多少人会给曹锟投票,10月1日津保派在甘石桥俱乐部举行宴会。自下午一时起,甘石桥114号门庭若市,宾客每两个小时一班,流水的宴席一直开到午夜十一时才散。据说,宴前各联络人向议员们强调:这次宴席与往次不同,收钱者务必要光顾。“否则同人等实无法辨别诸公态度。”一天下来,共有400多人来赴宴。《北京报》报道,席间除了几句客套话外,并没有更多实质性的活动。因此,媒体认为此次宴会的目的就是点名。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10月4日,已流会44次的宪法会议,竟然来了550人。这是黎元洪下台后从未有过的盛况。在金钱的诱惑下,许多议员表现得毫无节操。有些平日反直色彩极浓者,也想要钱,又不好公开倒戈,他们跟津保派接洽,选举当天到京,投完票就领钱走人,开出的条件是不能公布他们的姓名。不过还是有心存正义者。就在津保派胸有成竹,准备10月5日上演选举大戏时,收了支票的浙江籍众议员邵瑞彭将支票印成正反两面,向京师地方检察厅告发,请依法侦办起诉,并通电各省,揭露贿选经过。京师均在直系控制之下,检举自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邵瑞彭提供的证据是唯一一份将曹锟贿选案坐实的证据。
    10月5日,总统选举如期举行。大选前夜,注定是最忙碌、最紧张的时刻。据《北京报》报道,4日夜,甘石桥俱乐部热闹非凡,通宵达旦。子夜时分,门前仍停着几百辆汽车。俱乐部中有五个大客厅,由于来宾太多,几无立锥之地。与此同时,直系军阀在京城各主要道口和火车站安插了便衣军警,防止议员微服出京。据说,曾尝试溜出北京的议员均被请了回来。此前,津保派们已经设计好了选举当天的组织安排。当天中午,各组组长约集本组组员午餐,午餐后一同乘汽车到议院投票。请客吃饭的钱一律报销,不会让各组长破费。5日清晨,军警们挨家挨户地让北京四九城的商铺挂上五色旗。国会大厦坐落在宣武门外(今新华社大院内),一大早宣武门内外就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上午11时后,象坊桥断绝交通,非赴会者不准通行。众议院门前支起了许多供军警休息的帐篷。当天穿制服的军警有五六百人,便衣暗探数不胜数。北京卫戍司令王怀庆亲临现场,指挥监督。就连女旁听席中,都安插了不少女侦探。8点半,选举会主席吴景濂驱车来到投票现场。沿途军警举手敬礼,吴微点头示意,面有得色。到达现场后,吴景濂先让秘书厅查点有无请假议员,发现有请假者立刻派人去请。当天来旁听的男女嘉宾共有一百多人。议场东边操场搭起四间席棚,供旁听者休息。地狭人多,不少人都站在院中。会场内,安保极其严格,旁听者必须要跟介绍来的议员当面确认,才能进门。当年袁世凯选总统时,由于票数不够,就不放议员们出去,从早上选到晚上,不少议员饿得够呛。这次议院有备而来,为来宾们预备了面包,看样子也是要打持久战了。此外,议院还在隔壁大中公寓设了4个烟榻、8杆烟枪,有大烟瘾的议员向吴景濂领通行证后,即可到隔壁抽大烟。各种荒唐场面,不能尽数。11时52分,吴景濂宣布开会。当天签到人数达593人,超过法定人数。下午2时投票正式开始,4时结束,随后当众唱票。曹锟得480票,如愿当选为中华民国大总统。其他100多票中,有人投给孙中山,有人投给护法军总裁唐继尧,有人投给临城火车大劫案的匪首孙美瑶,还有人投给“五千元”的,可谓极尽嘲讽之能事。
    10月10日,曹锟在吴景濂的陪同下,乘车从保定来京就职。10月22日的美国《时代》周刊生动地报道了曹锟就任的场面:
    10月10日,早上7时45分,北京阳光灿烂,中华民国成立十二周年,当选总统曹锟元帅走下抵达北京的专列。他坐上敞篷汽车,驶过装点一新的大街。精心挑选出来的士兵,站立在凯旋牌楼前,从火车站一直排列至总统府。不同的报道反映了民众不同的情绪。有的说,他们热烈欢呼;有的说,没有听到欢呼。唯一可证实的是一种漠然的东方式好奇。曹锟抵达总统府后,即步入主会客厅。政府的主要官员已经等候在此。曹锟元帅向他们宣读了一份简短的就职演说后,三鞠躬退下。两小时后,他乘车前往春颐园(议会大厅)大楼,由发言人宣读新宪法并正式颁布。曹锟元帅随即宣誓就职,成为中华民国第五任总统。与之前轰轰烈烈的贿选相比,就职场面似乎显得有些冷清。大概曹锟知道,花钱买来的总统,不能太高调。曹锟在大总统的位子上只坐了一年。他用贿买选票这样赤裸裸的低级手段登上了总统之位,几乎注定也会被简单粗暴地从这个位子上赶开。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曾为曹锟贿选总统出过不少力的老部下冯玉祥突然倒戈一击,跟张作霖缔结了密约。10月22日夜,冯玉祥率军潜回北京,未发一枪一炮就囚禁了曹锟,解散了“猪仔国会”。刚刚过了一年总统瘾的曹锟,成了阶下囚,他弟弟曹锐也吞鸦片烟自杀了。直到1926年,吴佩孚在湖北东山再起,而冯玉祥的国民军被奉军打败,曹锟才被释放。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20:21:07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勒个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15:02:12    跟帖回复:
       第 3
    和百分百比弱爆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曹锟贿选的历史故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