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动静聚散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监狱倒塌后放走的934名囚徒(下)
820 次点击
2 个回复
动静聚散 于 2019/2/10 9:57: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跑回监狱的囚徒>

    短短24小时的释放,对于囚徒们来说,要跑回家看望受灾的亲人,时间上是非常紧迫的。很多囚徒的家人被倒塌的房屋压死,或在火灾中丧生,他们要帮助亲人救灾善后,在桥路等严重毁损,许多道路不通畅的情况下要按时回到监狱,难度是非常大的。

    有一名叫做福田达夫的年轻囚徒,他赶回家后发现家人没有受伤,自家房屋受灾也不严重,松了一口气。当他发现没有男劳力的邻居家房屋倒塌有人被压,他立即施救。在严重缺乏救灾劳力的情况下,担心下雨后无处栖身的乡亲们恳求他参与搭建简易棚屋。福田达夫犹豫了。因为这样做他就无法及时赶回监狱报到了。

    福田达夫的寡母和妹妹都支持他帮助救灾,18岁的读高中的妹妹福田早纪不顾灾后各种危险,自告奋勇替哥哥送信。为了把信及时送到,这名高中生少女身穿校服,携带水壶和信件,连续跑了6个多小时,独自穿过山路,穿过废墟和大火,渡过倒塌的桥梁,克服了种种平时难以想象的艰难。赶到横滨监狱时天色已晚,少女双膝都是伤痕和血污,鞋袜被烟灰尘土染得漆黑。见到椎名和看守后,少女递上哥哥写的两封亲笔书信,少女表示愿意当人质留下,直到哥哥回到监狱。

    福田达夫给看守山下信成的信中写道:“山下信成看守阁下,我是第六工厂 第887号囚徒福田达夫,因参加人命救助和建筑修补,2日下午六时半的期限前无法赶回来。明天我一定会回归,请给予宽限。当然,回归后以逃跑罪论处,我无异议。大正十二年九月二日。送信的是我妹妹早纪,夜路危险今夜拜托监狱留宿保护她。”

    椎名打开福田达夫的亲笔信,上面写的是:“椎名通藏典狱阁下,一介囚徒给您写信,请原谅我的无礼。情况我已经向山下信成看守阁下写信说明了,因紧急情况无法在2日下午六时半回归。释放之际典狱阁下训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刻在我脑海里。请求您给予宽限,明日我一定会回归。回归后被处以逃跑罪,我也有思想准备。第六工厂 第887号囚徒福田达夫”

    椎名阅后,掏出怀表微笑着对少女说,“看,你没有迟到。不过,当人质是不合法的,你太辛苦了,今夜请好好休息。”椎名把少女交给了椎名夫人,第二天,少女参加了看守夫人们组织的救灾志愿队,与椎名夫人她们一起为几百名囚犯们准备饭团。

    1923年9月1日傍晚,大地震后得到释放而离开横滨监狱的一共有934名囚徒(其余囚徒有伤病或无处可去而留在原地),按命令24小时内回到原地的有851名。即,有83人未能及时赶回监狱。超过规定的时间赶回横滨监狱的有19人。剩下的64人由于追寻去外地避难的家人而到其他地方的监狱自首,最远的自首到了北海道函馆监狱、鹿儿岛监狱、平壤监狱(当时朝鲜半岛是日本的一部分)。截至同年11月,934名囚徒全部自首回到监狱。

    9月3日,前来横滨监狱视察灾情的大阪控诉院事务局长樱井俊实拍电报给大阪控诉院院长,汇报说:“……米是来自千叶监狱的救援和神奈川县外的援助,一天提供两餐少量的饭团和味噌汁、咸菜和梅干,骑兵旅团提供的帐篷优先伤员使用,其余囚徒均在露天焦土上就寝,现在最怕的是下雨。另外,临时释放的囚徒们大部分已经返回。没有围墙和铁丝网的监狱,我惊叹看守和囚徒们团结一致维持的秩序,我不得不这样想:人的本质是性善。典狱和看守们从9月1日起不眠不休,体力已经极度消耗,而囚犯们的待遇和伙食依然无望改善,须尽快把囚徒们转移到其他监狱。”

    9月8日起,横滨监狱的囚徒被分批运往名古屋监狱等。这些囚徒被转移之前,所有能劳动的囚徒都参加了当地的救灾活动和物资运送活动。转移决定后的9月5日,椎名在给名古屋监狱典狱的公函中写道:“……这些囚徒在灾后本着善良之心救助受灾者,余震中冒着危险为县民们搬运救灾物资,请理解他们中很多人家人在地震中被压死、在火灾中被烧死。移送是我们官方决定的,所以刑满释放之际请负责支付给他们(回到横滨的)旅费。”

    名古屋监狱佐藤乙二典狱在回复中写道:“……我负责接收阁下宝贵的囚徒,我会努力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请您放心。”

    <《监狱法》第22条的利益权衡和囚徒的地位>

    关东大地震时的《监狱法》第22条规定:“天灾地变之际,监狱内无避难手段时,可将在监者护送至其他监狱。如无法护送时,可临时释放。被释放者可向监狱或警察署自首。释放后24小时不自首的,依刑法第97条(逃跑罪)处断。”

    监狱法这条规定,不是立法者一拍脑袋随便想出来的。1908年(明治41年)制定监狱法之前,发生过这样悲惨的事情:地震中由于监狱管理者没有及时给囚徒们打开牢门,导致多人在倒塌的囚室下被压死、烧死。立法者们决心吸取这些惨痛的教训,于是就有了《监狱法》第22条的规定。这条法律的目的是很明白的:在重大灾难发生之际,国家无法保障囚徒的生命安全时,囚徒的生命权高于国家的刑罚权。

    临时释放囚徒是伴随极大的风险的。如果被释放者乘释放之机干出严重犯罪之事,必然会遭到社会的强烈批评;即便乘机犯罪者极少,也可能在天灾之际引发谣言,引起社会恐慌。此时,下令释放者即便不被追究法律责任,也会迫于社会批评而引咎辞职,甚至会连累上司。这倒不是社会民众的歧视不合理,而是尚未服刑完毕的囚犯大批放出来,其中不乏凶恶犯,这对社会治安会产生恐惧的冲击,绝非仁慈二字可以正当化。

    为彰显仁慈而大笔一挥释放囚犯的事情,在日本古代也没有发生过。明治维新以来,即便是重大庆典之际的恩赦,也需要由专门机构提前审核,并需要履行法定的手续,只有被认定无社会危害性的人,才有可能得到恩赦,而且这些手续都是由专门的官吏负责,天皇不过是最后象征性签一个字。君主立宪制下,君主也无权随意决定释放。而进入现代社会,无论共和制或君主立宪制或总统制或议会内阁制的国家,多数都有特赦制度,但这些制度都是需要提前审核的有计划的举措,并非临时性紧急避难性的措施。

    比如,1657年3月,江户(今东京)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火灾(明历大火)。死者推定在3-10万人之间。江户市几乎全部一片火海,江户的监狱也被延烧。当时法律并未规定可以临时释放囚徒。典狱石出不想让他的囚徒活活烧死,情急之下,石出做好了引咎切腹的思想准备,把他的150多名囚徒都放了。但是当时通讯手段落后,负责看守浅草门的守卫们误以为发生了越狱,慌忙关闭浅草门,结果把逃难的民众也一起关在火海里,浅草门内无处可逃而被烧死的民众多达2万之众,150多名囚徒也几乎全部丧生。

    尽管临时释放囚徒伴随极大的风险,《监狱法》第22条仍作此规定,可见明治时期日本法治尊重生命,哪怕是囚徒的生命,法律也未有歧视。今天,许多国家的监狱法依然没有此类规定。

    我们都知道,所谓的犯罪,是对社会有严重危害性的行为。囚徒之被剥夺人身自由,或参加强制性劳动(徒刑),或被囚禁(禁锢),就是通过剥夺他们的自由来达到改造他们的目的。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把刑罚的目的主要放在改造更生重新回到社会上,而不是放在以牙还牙的报复上。

    东京帝大(今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的椎名通藏受过系统而严格的法律教育,他深深理解刑罚的目的是为了让犯了错误的人重新回归社会。为了忠实贯彻法律目的,他在监狱的日常管理中,频繁召集看守,自己编写教材辅导看守们学习法律。决定释放横滨监狱的囚犯之时,他只有36岁,是当时全日本最年轻的典狱。

    在巨大的灾难前,椎名通藏认识到维持监狱已经不可能,他决心释放囚徒时,对部下们说:“万一事后因此遭到调查或追究责任,你们就说会议上你们都不同意释放,决定释放是我一个人的独断专行。”椎名通藏的理由很充分:我国的监狱法明确把灾害时临时释放的决定权限交给了典狱,而且没有规定征求上司意见,因为大型灾害中事先征求上司意见通常是不现实的。可以说,监狱法的这个规定是以人命为第一宝贵、经过反复推敲的、深思熟虑的成熟的规定。

    1908年制定的这部《监狱法》一直沿用到2006年(平成18年)才被《刑事收容设施法》所取代。明治时期制定的法律,很多都被沿用了100年以上。

    这场大地震中,灾区各监狱中受灾最严重的就是横滨监狱。其他的诸如小菅监狱(今东京拘置所)和少年改造所也发生了围墙倒塌,因秩序尚可维持而没有实施临时释放,但是没有一名囚徒逃跑。

    <椎名通藏的命运,武士道的沉默>

    由于释放囚徒的决定无法及时通知市民,释放后,市民们发现有人穿囚衣出现在市区,有产生恐惧感,不免以讹传讹,引起灾区人心不安定。事后虽经官方澄清,灾后各种忙乱中,依然有人以为有囚徒越狱。但是,没有记录显示椎名通藏受到任何处分。横滨监狱囚犯全部转移后,他转任丰多摩监狱典狱,后历任广岛监狱、小菅监狱、府中监狱、名古屋监狱、大阪监狱典狱。他每到一处任职,皆努力培育懂法守法和善待囚犯的部下。

    太平洋战争结束后,1946年3月,时任大阪监狱典狱并兼任近畿行刑管区长的椎名通藏被要求辞职。随后,他与三名部下被GHQ(盟国最高司令官司令部,最高责任者为麦克阿瑟将军)逮捕,罪名是虐待战俘和帮助战争。

    太平洋战争期间,大阪监狱收容过8名美军战俘,囚徒服刑劳动部分有生产军需产品。虐待战俘的罪证中最主要的一条是饮食虐待。战争后期由于日本无法提供乳制品等西洋人常用食品,菜单逐渐和日本人接近。菜单中经常出现的胡萝卜拌牛蒡丝这道菜,被美国人认为是给战俘吃树根。

    牛蒡是日本人最熟悉的蔬菜之一,胡萝卜拌牛蒡丝是日本家庭餐桌上最常见的一道菜。但是对于没有这种饮食习惯的人来说,也许会觉得很难吃。战后追究“战争责任”之严厉超出人们的想象,一道最普通的日本菜不容辩护地成了虐待的罪证。

    椎名通藏的命运和战后多数高级官员的命运一样。1946年7月,他被判有期徒刑12年。任官期间,精通法律的他为部下学习法律而亲自编撰过许多资料,还有著书(合著)出版《我国的自由刑执行的阶段制度》(1928年)。而战后被清算之际,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话,出狱后直至1964年去世,也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录自身回忆或感想的文字。战后受到清算的高官们几乎毫无例外选择了沉默。由于后来的不名誉的身份,他们曾经做过的高度法治高度人道的善举,几乎全部被抹杀,极少为后人所知。他们必须代表着黑暗的战前。

    囚徒福田达夫的妹妹福田早纪替哥哥送信之际,参加过椎名夫人引领的救援队,一起为囚徒们做饭,福田早纪因此结识并熟悉了椎名夫妇,后来与椎名夫妇一直有深交。

    

    ▲椎名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女儿

    福田早纪作为地震后横滨监狱释放囚徒的直接见证人,她经常对她的孩子讲述当时的事情。她的长女山岸妙子后来当了横滨拘置所的刑务官。1971年,因业务关系,黑羽刑务所(刑务所即监狱)课长的坂本敏夫偶然认识了山岸妙子,并听说了横滨监狱释放囚徒之事,深受震撼。坂本敏夫立即去拜访了福田早纪,详细询问了狱释放囚徒的情况。

    

    ▲《典狱与934名梅洛斯》的作者,前刑务官坂本敏夫。

    此后,坂本敏夫开始了长达30年的调查,采访了多名当事人,多方搜集和查证了珍贵的内部记录,最终写了《典狱与934名梅洛斯》(2015年讲谈社出版)一书。“梅洛斯”是太宰治著名小说《奔跑吧梅洛斯》中,明知会被处罚而为了友情、为了承诺,拼命奔跑的主人公的名字。因为坂本敏夫这部书,椎名通藏和934名囚徒的事情得以被更多的人们所知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0 10:09:09    跟帖回复:
       沙发
    我来自火星刚到地球什么都不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0 14:49:01    跟帖回复:
       第 3
    这帮小偷小摸的罪犯,出来后就成了人间狂魔,进去后到底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监狱倒塌后放走的934名囚徒(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